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石密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当黑石安全扩招的消息immediately 散播出来之后,很多安全机构以及陆军都开始了人事调整。

也许有人认为“黑石安全是high level 军校”这只是一个笑话,可国防部里穿着夏季军装,吹着空调,喝着咖啡,对着镜子整理自己头发的军官们却突然间发现,为什么不呢?

战略指挥部提交的《world 安全评估报告》中指出,在未来六年内,world 内不会再发生任何大规模的,波及到多个国家的战争。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各个国家也只是完成了重建工作,他们还需要累积几年的力量才有资格去发动新一轮的战争。

那么这也意味着,短期内没有练兵的机会。

练兵,很重要。

思想放开之后国防部其实也不是整天都闲着,他们也在推演,也在反思,失去了上一次参加world 大战的机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the entire world 有百分之八十的国家已经经历过战火的考验,无论他们最终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至少他们经过了锻炼。

但联邦没有,这将会是一个terrifying 的问题,士兵们如果承受不住压力,很有可能会引发连锁反应。

这就像在这次world 大战中发生的那些“趣事”,前线士兵的崩溃很有可能直接引发后方士兵的畏惧情绪。

如果前方有人能坚守住,顶住压力,后方准备上前线的士兵也能比平时表现的更加英勇。

联邦迫切的需要一支经历过战争的士兵,还有指挥官。

推演永远都是推演,在海战的推演中联邦海军还能正面击溃盖弗拉的海军呢,要是潜水艇立了功,现在都没有联邦什么事情了。

一些比较有潜力的中层军官突然办理了退伍手续,一些部队里的尖兵也纷纷退伍,而他们每个人在退伍的同时,都拿到了一封国防部的推荐信。

“这就是所谓的‘门票’?”,刚从海军冲锋队回到家里的士兵瑞恩在休息了两天之后,就拿着介绍信和战友一起,来到了黑石安全训练营。

门卫要求他出示介绍信,他把介绍信拿在了手中,他的口气里充斥着一种调侃,“我的上官告诉我你们这里伙食不错。”

瑞恩在海陆冲锋队属于刺头,他的个人业务能力很好,各项训练都保持着最好的成绩。

在这个没有战争的年代里,训练成绩,就代表了一个人在军事能力上的表现。

这或许不能代表一个人真正的军事素养,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优秀的能力让他对自己的新“任务”有那么一些不满,在他看来,安排自己进入黑石安全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能力。

他应该加入境外外勤单位,到world 各地去执行任务,而不是在黑石安全上班,虽然这里的工资的确挺高的。

门卫斜睨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像是一张雕刻出来的脸,死板,僵硬。

检查了一下介绍信后,门卫把介绍信的一角撕扯掉,然后连同一个吊牌一起递了回去,“你可以进去了。”

他没有回应瑞恩的挑衅,这没什么意义,他自己也是军队出来的,知道这些军事成绩好的人有多么地难搞,可没关系。

再难搞的人,在黑石安全里,都会变得好搞起来。

这里可不是联邦陆军,还有着严格的规范制度,还保留着某些规则,这里是私人的企业,军方的那套东西,在这里不那么行得通。

瑞恩看门卫不接受自己的挑衅,他twitched his lips 背着自己的背包走进了训练场。

看着那些熟悉的器械,他没有丝毫的紧张,这些东西,他都已经玩的非常熟练了,他可以说这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不如他玩的好。

进入了营地后有人招呼他,对方看了他的吊牌之后,给他分配了一个帐篷,里面已经住着一些人。

大家对瑞恩的到来表示出了有限的欢迎,他们只是看了一眼瑞恩,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他们整理好自己的床位后,就去适应外面的环境。

这里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些陌生。

中午的时候,一直没有人来喊他们吃饭,这让一些人有些骚动起来,瑞恩和他以前的战友也有些奇怪,但考虑着可能是对他们的刁难。

军队中有这样的传统,刁难新兵,有时候他们会恶作剧,而且很恶劣,新兵只能默默的忍受。

反抗的大多没有什么好下场,这种刁难实际上是让新兵明白一个道理,在军队中谁说了算(上级)。

只是饿一顿而已,大家都能撑过去,晚上的时候终于有晚餐号了,可是当瑞恩他们来到了餐厅的时候,却对他们晚餐露出了恶心的表情。

“天主,这都是……什么东西?”,瑞恩的一个战友站在餐车前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他看着餐车中的那些食物,用手指翻了一下,粘稠的血液就留在了他的手指上。

“厨子呢,他们制作晚餐的时候是不是忘记开火了,这全他妈是生的!”

是的,餐车里全是一些他们看不出来什么动物的血肉堆叠在一起,没有一块熟的,全都是生的,被切成了像牛排一样的一公分厚度的肉片。

餐车下面还在滴血,刺鼻的血腥味冲天而起,让凑紧的人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天气这么热,只是一小会时间,似乎就有了一些怪味。

“有人吗,有没有人,见鬼,谁来告诉我们这是怎么了?”

有些人喧哗了起来,饿了一天,晚上就给这些东西,任何人都不能适应。

也就at this time ,外面传来了整齐的皮靴落地声音,伴随着一声“立正”,所有人都subconsciously 的挺胸抬头,注视着餐厅的大门。

接下来,一名看起来30 六七岁的家伙走了进来,“你们可以叫我的名字……,也能叫我少校,我将是你们这些人的长官,我刚才听见有人在喧哗,谁来告诉我你们在喧哗什么?”

30 几岁就能到少校,这个家伙肯定背景惊人,餐厅里的新员工心里很不爽,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们知道军队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军衔代表了一切。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对方似乎也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就在这样僵持的时候,瑞恩站了出来,“报告,长官,我们在讨论晚餐怎么解决。”

少校看了他两眼,“你叫什么?”

“瑞恩,长官。”

“很好,瑞恩,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敌占区,这个地区遍布着敌人的暗哨,兵力上我们也处于劣势,同时我们需要完成艰巨的任务,长期隐藏或者穿越敌占区,不能被敌人发现。”

“请问,你现在怎么解决晚餐问题。”

瑞恩不假思索的replied ,“我可以多带一些食物,长官!”

“你带的食物吃完了。”

“我可以吃水果和一些植物的叶子,长官!”

“在你附近有一些有毒的植物,你不知道如何分辨它们。”

“我可以……”

瑞恩还没有说完,少校抬起手制止了他,然后looked towards 自己的副官,“同样的问题,你怎么解决?”

副官一转身,走到了餐车边,挑选了一块看起来稍微干一些的生肉,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切成条,然后吞进了肚子里。

“我会吃了这些肉,长官!”

少校很满意的nodded ,“很好……”,他再looked towards 其他人的时候,说道,“这就是你们的晚餐,生肉,你们可以不吃,但明天上午我们有二十公里的全负重越野,希望你们能有力气。”

“如果有人掉队了,做不到,你们就可以真正的退伍了!”

“现在,解散……”

军官离开之后,餐厅里的人看着餐车里的生肉发呆,还有人干呕着,连牛排都要全熟的年代,谁他妈喜欢吃生肉?

第一天,瑞恩就在腹泻和呕吐中度过。

2nd day 上午八点钟,瑞恩有些萎靡的来到了操场上,接下来就是全负重越野,让瑞恩有些头皮发麻的是,他比别人多了十磅的负重。

他看着那些军官,攥了攥拳头,“报告,长官。”

少校looked towards 了他,示意他说下去。

“为什么我的负重比别人多了十磅,长官?!”

刺头总有刺头的优势,哪怕面对着长官,他也敢于对抗,他得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有了和别人不一样的待遇。

如果真的就是想要用他来立威,或者对他有什么意见,他也无所谓在不在这里继续干下去。

看着瑞恩满脸的桀骜,少校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你昨天说你带了更多的食物,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多出来的十磅就是你多带的食物,这有问题吗?”

在三五秒后,瑞恩大声回答到,“没有,长官!”

少校nodded ,“很好,还有人有问题吗?”

没有人出声。

“我必须提醒你们,我们现在已经进入敌占区,所有能暴露我们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

“你们可能会觉得我在刁难你们,但实际上这就是我们在安美利亚遇到的真实案例,我们被围困在反政府武装的包围圈里,如果我们暴露了,我们将被数不清的敌人围住,然后被消灭。”

“我需要为你们的未来负责,我情愿你们在我这里被刷掉,也不希望你们死在战场上。”

“这不是军事基地里的演习,不是军事训练,我们即将实弹前往境外执行军事任务,你们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死在那,包括我。”

“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你们拥有更多活下去的机会,掌握更多自救的手段和能力。”

少校说完这些话,他的目光在每个士兵的脸上都停留了片刻,“出发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