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黑石密码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间幽暗的房间里,桑切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他的胳膊和半边胸口都包扎着绷带,里面还有一些红意在向外蔓延。

伤势很重,但抢救得当,也很及时,他活了下来。

现在马里罗人在找他,马洛里人也在找他,几乎所有人都在找他。

马里罗人认为他想要通过种族融合的方法消除这么多年来马洛里人施加在马里罗人身上的罪恶,他们认为桑切斯是充满罪孽的混蛋和骗子。

他就是一个刽子手,甚至他自己亲自杀死过很多马里罗人,现在他开始装好人了,马里罗人不接受他的想法,并且要杀死他来证明他是愚蠢的,错误的。

另外一部分,马洛里人,则认为他是马洛里人里的叛徒,居然想要和卑贱的马里罗人混在一起,他们中一些极端种族主义者,也对他发出了必杀令。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清楚,刺杀他的到底是那些马洛里人和马里罗人,还是刺杀了将军的那些人。

但无论如何,他现在很安全,又很危险。

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联邦人都把他救了回来,并且一直在保护他的安全,这也让他意识到自己有多重要。

联邦人不会放任他死亡或者消失,特别是在他知道了伊莎贝拉失踪,他的两个younger brother 一死一逃后,他就更加确定了这一点,联邦人死也会保住他。

这里,就是联邦人提供的一处安全屋,在外面局势动荡,战火频发的时候,他还能悠闲的看着电视就是最好的证明。

电视上报道着的就是昨天这里发生的事情,这里是马里罗靠近联邦边境的一个小城市,也受到了一些战乱的波及。

本地的两个帮派……好吧,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帮派,认为自己也是军阀,昨天在市中心发生了火拼,造成了数十人死亡的惨案。

市长在晚上的新闻发布会上严厉地斥责了他们的行为,并且向民众保证一定会将这些人驱逐出去,让民众们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

结果今天一大早,就有人发现市长和他的妻子以及三个child ,被吊死在市政厅外的路灯上。

五个人都赤果着身体,那些人用刀子在他们的皮肤上刻下了“这里属于我们”这样一句话。

市民……麻木,没有震怒。

因为这种事情在马里罗很常见,自从傀儡政府不再反抗,认命一样接受了现在马里罗的军阀统治的事实后,各地政府对当地的控制能力都在下降。

相反的是,那些帮派,军阀,开始成为society 的主流,因为他们有枪。

当军人不听从国家的意志,当武器泛滥成灾,这个society 就完蛋了。

市长用自己的正直和勇敢再次告诉了人们,这里是马里罗,谁拳头大,谁说的话就有道理。

桑切斯无聊的切换了一个频道,他亲手杀死的市长就有五个,或者六个,他记不清了,总有些人想要反抗他那个死鬼father 的统治。

无论他们是想要收买民众还是想要真的做点什么,这都触动了军阀们的利益,他们不允许有人那么做,谁做,就杀谁。

切换的频道里正在播放着选美的节目,联邦的选美和健美风潮也刮到了马里罗,很多统治稳定的地方都在搞这种活动。

马里罗不缺少美女,也许是bloodline 的关系,很多女孩都挺漂亮的,这也让选美节目有了很大的市场。

看着那些女孩穿着简单的衣服在人们面前展现着自己身体的美丽,每个男人都会为这些女孩欢呼。

选美冠军大多数都会被当做礼物送给大军阀,她们的命运不会太凄惨,虽然说被大军阀或者大军阀的儿子们糟蹋的确有点那个什么。

但总好过突然有人因为听闻了某个姑娘的美名闯进家里,施暴后从容地离开好得多,甚至有些人还会制造屠杀。

一个病态的society ,可这里的每个人都觉得……这很正常。

又换了几个频道,都是一些洗脑的节目和征兵广告,现在各个军阀都在积极扩充实力,他们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有可能想要一次性解决所有的问题。

桑切斯关掉了电视,他抱怨着,“你们的人什么时候来?”

他本以为联邦的联络人会告诉他“再等等,再等等就好了”,他已经听了不下几十遍。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联络官看着他,脸上露出了一些久违的笑容,“我们的人已经在路上了,最多后天下午就会抵达这里,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想一想谁是靠得住的人,我们很快就会开始战斗。”

桑切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也出现了癫狂的惊喜,他来回走了几步,嘴里用着马里罗口音foul-mouthed 的说了一会什么,然后问道,“是陆军吗?”

“我听说警戒区的陆军比较厉害,会是他们吗?”

他说着自己shook the head ,“不,警戒区要拱卫Bupen ,应该是其他军区,南方军区吗?”

联络员shook the head ,“不,是黑石安全的人。”

桑切斯愣住了,“你没和我开玩笑吗,黑石安全,企业?”

他听出这个词应该是一个私人企业,他脸上也出现了夸张表情,“我等了那么久,就等来一个私人企业的军事援助?”

他气笑了,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

联络员解释了一下,“我们不会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也不会插手境外的军事冲突,这是联邦的外交政策。”

“但企业不受到这些规则的限制,黑石安全拥有精锐的战斗人员,以及指挥人员,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比联邦陆军,更适合你这边的情况。”

“当然,我还要通知你,桑切斯先生,你现在欠了联邦一点六亿联邦Sol ,等我们帮你稳定了局势之后,会想办法把这些钱以我们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收回来。”

桑切斯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看自己的联络员,他差点就没有问“我他妈什么时候欠了你们that many 钱”了。

也许通过他的眼神看出了他此时内心的问题,联络员提醒了他一下,“这是支付给黑石安全的费用,federal government 帮你垫付了……”

“Fuck! ”,桑切斯踹了一脚沙发,紧接着疼的他直咧嘴,动作太大牵引了伤口,他现在只想拿着一把枪对着什么东西扣动扳机。

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shameless 的政府,可突然间,他又安静了下来,他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并且问了出来,“是不是在我还完这笔钱之前,你们不会随便让我死去?”

联络员想了想,“你这样理解也可以。”

桑切斯舒坦了,花了以后的一点六亿联邦Sol 保住自己现在的命,似乎也不错。

他重新坐到沙发上,调换到选美频道看了起来,他发誓,等他拿回了自己的那些东西,他must 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大约两天后,一大早,他被联络员叫了起来,经过简单的伪装之后,两人摸着夜色离开了他们隐藏的房子,来到了城市的外围,在这里,他见到了fully armed 的“雇佣军”。

他是这么理解的,这就是雇佣军,雇佣军在马里罗也有,那些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杀人,劫掠,屠杀或者是焚烧,只要给钱,他们没有忌口的东西。

眼前的这些人……看着不太像那些疯子,因为他们的穿着打扮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有威慑力。

特别是他们带着的帽子上的徽章和胸口的胸徽,black 哑光的三角形中流淌着golden 的丝线,莫名的,就给人一种信任的感觉。

“我是这次行动的Chief-In-Charge ……”,一名军方的上校站了出来。

他是国防部挑选出来的人之一,未来的将军,除了他之外还有不少军官都加入了这次行动,稍后伊莎贝拉那边还会安排人。

扶持一个势力不保险,为了避免出现不可预测的问题,所以他们肯定要找到伊莎贝拉。

至于找不到?

那impossible ,肯定会找到!

桑切斯偏了一下头,示意自己受伤了,然后伸出了左手,“你好,我是桑切斯,你们来了多少人?”

“3,000 人。”

桑切斯looked towards 后面,“这看起来可没有that many 。”

“其他人都在城市外,我们人太多进来容易被发现,接下来我们怎么做?”,上校looked towards 了联络员。

后者没有太多的表示,“按照计划进行吧,我们先把这座城市里的反抗势力清洗掉,你们有过巷战的经验吗?”

这段时间联络员一直待在这边,他发现战争不像是很多人想象中的那样,或者是电视电影作品里的那样。

在开阔的场地或者jungle 里战斗,不是,现代战争中主要的战场还是在城市里,巷战其实非常的terrifying ,因为你不知道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会不会飞过来一颗子弹。

哪怕是搜过的房间都还存在危险的可能,他害怕这些人可能会有些麻烦。

上校表现的很有信心,“我们有安美利亚那边过来的老兵,他们在那边参加过巷战和山地战,相信我们,我们很专业。”

“你只要告诉我们,谁是自己人,谁是敌人,这就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