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175

  第175章 点灵祛毒【为白银大盟烟灰黯然跌落加更6 7】

  “inner core 已经成型,centipede 珠就只有脑珠和脊珠,脑珠一颗,脊珠四颗,其他的都还没成型。”

  胡冷月语气中尽是惋惜之意:“可惜了,咱们来得早了,若是再过十年过来,最少可以收获三十六颗centipede 珠,这可是宝贝。”

  “今天种种尽是机缘巧合,若非Little Feng Ying 的缘故,何来如此之多的收获,单只四颗就已经是大大收益,再过十年,再过十年却又哪里轮得到咱们?”

  庄巍然是真的知足,更催促Feng Ying 将centipede 王整个收起来,可Feng Ying 对此嫌弃异常,不想带着那么丑的皮。

  偏偏Feng Yin 也不说什么,庄巍然只好继续做苦工扒皮。

  Feng Yin 暗暗道,庄叔,您是不知道Feng Ying 的戒指里边都有什么,也许一块地砖,一颗棋子的价值就不比这centipede 王的残躯差了,Feng Ying 拒收centipede 王残骸,虽有败家之嫌,但人家真正败得起,真正不稀罕!

  庄巍然扒完皮才陡然想起一事,转头注目于Feng Ying ,再看扒皮剥肉之余还要比Feng Ying 大出去几十倍上百倍的centipede 王,茫然挠头,脸上尽是look of shock :“这个大家伙,你这little fellow 怎么杀死的?”

  Feng Ying 爪子挥了挥,胡须上下抖动,仿佛在说,就这么杀了的,很简单啊!

  不过就是上去一通风刃,将对方的腿脚尽数砍断,然后再骑在centipede 脖子上,一个劲的砍,砍断砍掉为止……就完事了呗。

  就是这么简单!

  庄巍然瞪眼半天,终于认命了。

  不但是人比人能气死人,这人比妖……竟然是更加的气死人。

  如果是比Sovereign level bloodline 的妖……那就根本不用比了。

  私下里问Feng Yin :“风小子,这头小猫猫……到底是個什么来历跟脚?”

  “捡来的啊……我那知道其来历跟脚,我见识浅薄,我少见多怪,不以为异……”Feng Yin 装傻充愣,渐渐语无伦次,talk nonsense 。

  “tsk tsk ……我特么一万个相信你。”

  庄巍然翻着白眼走了。

  然而在庄巍然看来,这个洞口根本不像是centipede 王所在,centipede 王乃是众centipede 之首,合该离群索居,方不失王者身份,这个乃是兽王attribute 使然,非独centipede 如此。

  事实亦如庄巍然的判断,若非Feng Ying 身量娇小,到处乱窜乱钻,百无禁忌,还真的难以发现centipede 王的所在,众centipede 群居之洞穴,确非是centipede 王居住之地。

  “四颗centipede 珠,咱俩每人两颗吧,先试试对七阴之毒是不是真的有压制。”庒巍然道。、

  胡冷月nodded 。

  直接运功,将centipede 珠催的温软,两人吃下去,默默运功。

  Feng Yin 很关切这一点,默默护法。

  两人的实力,直接关系到这一行的成败,若是能提升一点,在这个节骨眼的用途,将是无比的巨大。

  几个呼吸后,两人睁开眼睛,都是有些惊喜,和神情复杂。

  “真的是太少了。”

  庒巍然咂咂嘴,充满了不甘心的看着centipede 洞。

  “的确对七阴之毒有用,但是用处非常微小。仅限于将七阴之毒稍稍打散;这若是真的有三十六颗centipede 珠的话,还真的有可能将七阴之毒祛除一部分。”

  胡冷月也是nodded :“不错,虽然不能做到根治,但是将之从internal organs 中打散,并且祛除少许,对于我们来说,实力也能跃升一大阶位。可惜了。”

  夫妻二人都是有点遗憾。

  很是有些奢望的看着centipede 洞,如果这么大的centipede ,再来十条八条的,多好?

  现在两人想的,已经不是美味,不是吃了;而是七阴之毒。

  只可惜,这座山的所有够大的centipede ,都已经被Feng Ying 斩杀的干干净净,哪有这么多?

  倒是Feng Yin 听到‘将七阴之毒稍稍打散’这句话之后,蓦然心中一动。

  若是七阴之毒已经打散……是否可以……

  “下山后,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稍作歇息,然后再继续赶路。”庒巍然放下心中幻想,看着前方的道路,pondered then said 。

  其实前面哪里有什么道路,满目尽是close and numerous 的草丛灌木。

  这里已经触及到Great Yan 的监控范围,同时也是最近的直行行进路线。

  若是迂回绕远的话,等绕过去,不知道得耽误多久时间,唯有笔直前行,才是最节省时间的作法。

  本来高来高去的飞行方式,直抵目的地,最为省时省力,但在这样的环境里,在气机牵引之下,只怕Yan Country expert 很快就会被吸引过来了。

  唯有采取最笨最primordial 的行进方式,借助山林的掩护,一路stealth ,更形稳妥。

  “好。”

  庄巍然道:“我这就去另找个山洞。”

  ”en. ”

  三人一起nodded ,默契在心,Feng Ying 却是满心懵然,不知道为啥要另觅山洞。

  吃东西,在哪不能吃,这里不就是个山洞么,何必再另觅山洞?

  然而实际上吃东西也是有讲究的,哪怕只是吃冷馒头,但也会有味道溢散,引起很多的后续反应,诸如空气的反应,Spiritual Qi 的反应,地面的反应,动物的反应,Insect 的反应,还有最重要的食物香味散发引来的反应……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需要注意到。

  尤其是现在,现在这等danger lurks on every side 的时候,任何一点点疏忽大意都可能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山顶的洞,和山脚的洞,可是大大的不同的。

  三人一猫cautiously 的下山。

  不得不说,Feng Yin 四人组合,很非常相当的给力。

  Feng Yin 是向来小心谨慎惯了的,而庄巍然夫妇更是老的不能再老的老江湖,尤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Feng Ying ……虽然本身阅历浅薄如纸,但它的innate talent 实在太高了,本身速度奇快自不待言,更兼身形娇小,轻若无物,即便是在柔嫩的草丛中奔跑,嫩细的草叶will not 晃动一下。

  这等innate talent 加持,就算是刻意搜寻它的下落,都不是一件容易事。

  现在还没到关键时刻,Feng Yin 倒也没有随意浪费自己的点化能力,毕竟现在身临强敌左近,能省一份力量,就省一份,留待不时之需更佳。

  Feng Yin 打算再往前一些,再点化树木作为臂助,更为划算。

  敌人的重点,合该在天荡山那边,即便能够延伸倒左近,也只得零星人手,构不成什么威胁。

  Feng Yin entire group 一路下到谷底;不但silhouette 没见半条,连snakes, insects, mouse and ants 都是罕见。

  Feng Ying 所到之处,一干Insect 蛇鼠,早早便悄无声息的撤离了,那些手脚慢的,只会落得被Great Princess 一巴掌一个的拍皮球。

  适时,一个幽深的山洞映入entire group 的眼帘。

  Feng Ying 一马当先,大刺刺进去,随着Bloodline Power 的发散,一条Great Python 慌不择路的从洞中出来,才要狼狈而逃之际,早被Feng Ying 一爪子抓个正着。

  老实点,在洞口守门!

  得到指令的Great Python 乖乖的在洞口盘成一堆,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一门心思看守洞口。

  然后这个洞就被Great Princess 带着三个人类给征用了。

  “咿唔……”

  Feng Ying 晃着爪子上的space ring 。

  显然,little fellow 在惦记庄巍然所说的‘Supreme 美味’。

  “须得生火吧?”Feng Yin 不禁一懵。

  处理那玩意,不生火,不加调料,肯定不好吃,大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忙活了那么半天,到头来不合口味,如何肯干休?

  但现在这情况,生火真的好么?

  “倒也不用太过草木皆兵,自己吓唬自己。”

  庄巍然道:“这一路走来,咱们完全没有遭遇过一名燕军斥候,说明Great Yan 的警戒线并没有延伸到这边,咱们现在大吃一顿,不至于引起什么动静。”

  “正是基于这层考量,刚才我才会提议,in the vicinity 找个山洞好好吃一顿,修整一番。因为吃过这一顿之后,再往前,吃下一顿饭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这般待遇了。”

  “真到那时候,不要说生火,就算只是啃馒头,吃的时候也要尽量控制身周Spiritual Qi ,将所有可能溢散的气味都要吞落肚子里去。”

  “来吧,此次机缘巧合得到这批centipede 肉,正可在大战之前吃上一顿好的,gorge oneself 一番。”

  庄巍然言语间尽显轻松,充满了笃定的意味。

  自己entire group 想要抵达秦军大营,期间不打一场或者几场,几率微乎其微。

  必然会有惨烈的战斗,可以预见!

  对这一点,夫妻二人早就有所准备,那就索性在遭遇险阻之前,享受一回,放纵一把。

  还有就是,这centipede 肉的spiritual power ,可以配合centipede 珠,若是能够再有一点点的进益,那也是天降的惊喜。

  这一顿饭吃下来,果然吃得小东西眉花眼笑肚皮溜圆,更有begin to stir 之下,想要再囤积多些centipede 肉,留待日后享用。

  真不得不说,这centipede 肉盛名之下果然无虚,真真是美味到了极点,Feng Yin 自己都吃得有些发撑了。

  庄巍然夫妇也是连呼过瘾,满脸尽是陶醉之色。

  虽然对七阴之毒并没有更好的效果,但是,真的是好吃啊。

  “风小子,别让little fellow 再妄动,它之前连centipede 王都给灭了,只怕再难有多少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算来centipede 肉还剩下许多。”

  庄巍然一脸满足,扶着肚皮道:“便是敞开吃也还能吃好几顿,现在手头物事有限,未能尽显此肉风味,这肉不光可以炖煮,还可做汤,可以油炸,也可以烧烤,花样繁多,不胜枚举……吸溜吸溜……”

  Feng Ying 更是珍惜万状的将剩下的centipede 肉都收了起来。

  此刻,在Feng Ying 心里,再也没什么东西能够比这些肉更重要了。

  这肉肉不仅好吃,还能增加spiritual power 。

  若不是space ring 里空间辽阔,就算让Feng Ying 将那些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全部扔出来腾地方,大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也是不会有丝毫犹疑的!

  Feng Yin 揉揉Feng Ying 的小肚子,却意外引起了little fellow 好一阵的不满哼唧,还有些小丢脸的白眼也扔了过来。

  Feng Yin 着实是有些不解。

  因为刚才这一顿,Feng Ying 可是吃了比自己三人加起来还多的份量。

  看着这只比自己巴掌大点的小东西,真的很难想象,那么多的东西,吃到哪里去了?

  Feng Yin 是真怕little fellow 吃得撑了,再加上normally 这种揉肚子的作法不过常态,而且还颇受little fellow 的青睐,今天这是怎么了?

  Feng Yin 疑惑的摸着小东西的小肚子,不顾其反抗,好好地摸了一会。

  “平常……也没见你有拉很多的屎啊。”

  Feng Yin 百思不得其解,subconsciously 的将心中所思所想说了出来。

  little fellow 拼命地挣脱了,羞臊的缩着尾巴蹲在一边,还moved towards Feng Yin 很凶萌的叫唤两声!

  人家可是淑女!

  你乱摸什么?!

  “好了好了不摸了不摸了对不起对不住……hahaha ……”Feng Yin 急忙道歉。

  庄巍然夫妇见状乐不可支,不禁低声大笑,满洞尽是其乐融融,暖意盎然。

  便在这时。

  bang!

  一声隆隆巨响,远远传来。

  声源之地相距此地极远,但山洞洞顶,还是因为余波冲击簌簌的掉下尘土来,可见震动之强。

  三人同时变色。

  “这是有expert 在交战。”

  庄巍然脸色凝重:“距离我们,大约三十li or so 吧,我们现在处在十字峡谷的这边,而战斗应该是在十字峡谷中间位置的高空之上。”

  “看来我们之前预估有所偏差。Great Yan 的警戒线竟不止是天荡山,而是往前推了很多,连十字峡谷的前一半,也被笼罩了进去。”

  胡冷月和Feng Yin 都是脸色沉重。

  这一声爆响,就是在提醒众人。

  往后的路,再也不会这么好走了。

  “交战双方之人的实力大约在什么层次?”Feng Yin solemnly asked 。

  “地级,Peak 。”庄巍然的脸色空前阴沉。

  因为他现在还能发挥的实力层次,达不到现在正在交战的expert 水准。

  “这应该是Great Qin 的expert ,在为了提醒你敌人所在,主动暴露引发的战斗,倒是用心良苦。”

  Feng Yin 脸色沉重,缓缓nodded 。

  这一节,庄巍然不说,他也想得到。

  因为若是真的战斗,不会这么近,而且响动也不至于这么巨大,expert 之间的战斗,素来不以声势浩大优选,因为搞出这般的大动静,势必会造成不必要的消耗,expert 对撼,稍多一分的消耗,就有可能造成自身的败亡,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用在这里亦是恰如其分。

  按照Shadow Guard expert 的能力,尤其是对敌能够发出如此强大震荡能力的地级expert ,无论如何也不会在进入天荡山之前,就暴露的如此彻底。

  在所有通讯手段全部失效的现在,这种爆响,只有一个目的。

  提醒,传递消息。

  “以庄叔和庄婶你们的当前实力,与正交战两人的实力对比,可有胜算?”Feng Yin 认真问道。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庄巍然与胡冷月都是脸色阴沉:“somewhat not up to par 。”

  随即道:“若是这样的人只得三人的话,我们想要逃生绝非难事。但若是人数再多些……就算实力稍弱,我们仍是逃生无望。”

  “风小子,此行,只怕是有点悬了。”庄巍然sighed then said 。

  他对于自己夫妻二人的安危并不如何在意,却万二分的担心Feng Yin 安稳。

  Feng Yin 沉吟着,道:“倒也不用绝望,敌人实力太强所形成的桎梏,我们未必就无法跨越,只要,我们变得更强不就好了么!我近来cultivation base 有所breakthrough ,可以尝试让你们的cultivation base 底蕴,在原有的基础之上,有所进益。”

  他沉吟着,道:“刚才庄叔不是说,七阴之毒,已经被centipede 珠,稍稍打散了一部分么?”

  “啊?真的?”

  两人的问话声音充满了不敢置信。

  gathering spirit enlightenment ,Feng Yin 无法在两人身上施展,因为these two people 的cultivation base ,超过Feng Yin 实在太多。

  Feng Yin 一直都很后悔,之前为什么要给予两人medicine pill ,而没有直接进行点化,毕竟那时候的二人,cultivation base 微乎其微,fleshy body 更是孱弱,完全可以进行gathering spirit enlightenment 。

  可待到两人借助medicine pill 之力,使得cultivation base fleshy body 大大回复之后,Feng Yin 发现,自己无法为二人实行点化了。

  嗯,这也是Feng Yin 对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的全新认知,此cultivation technique 虽然逆天,却也不是全无限制。

  但现在,Feng Yin 已经晋升到了点灵realm 论,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今状况险恶,难有对应良策,便是行险,也要试一试了。

  “我这method ,对于针对对象的cultivation base 颇有限制,即便cultivation base 有所精进,仍是力有未逮,尚需庄叔和庄婶自封cultivation base ,还得进入晕厥状态,才能实行。”

  Feng Yin 道:“实在是我实力太低,决计无法在你们清醒的状态下,breakthrough 你们的body protection Spiritual Qi 。”

  “对了,在昏迷前,还得散去护心Spiritual Qi ,即便是些微的护御之力,也会对我之施为形成莫大阻滞。”

  Feng Yin said solemnly 。

  上一次点化Xu Family brother ,就因为这个差点吃了大亏。

  庄巍然和自己之间的差距,可要比Xu Family brother 要大得多了去了,即便只余护心Spiritual Qi ,也能给Feng Yin 造成backlash 重创。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但散去护心Spiritual Qi 这种事,何异于自缚双手任人宰割;若不是三人的关系熟稔到了彼此无所顾忌的地步,Feng Yin 怎么也不会贸然提出来。

  “这又what difficulty is there 。”

  夫妻二人相视一笑,随即便主动散去body protection Spiritual Qi ,护心Spiritual Qi ,尽散dantian 元气。

  peng~ peng~!

  两人同时出手,将对方打晕过去。

  他们对于Feng Yin 的信任,早就已经到了性命相托的地步,even more how 是为了疗伤。

  若是换成其他Divine Doctor 为两人治病提出这等条件的话,估计两人在考虑之后,八成会拒绝。

  庄巍然下手有数,只是将胡冷月打晕过去。

  胡冷月的下手却有失分寸,将庄巍然一巴掌拍在山洞壁上,脑袋砰地一声撞在石头上。

  庒巍然晕厥前stared wide-eyed ,一脸的憋屈。

  “……”

  Feng Yin 看的嘴唇抽搐:“女人,果真是不能惹啊。”

  貌似在吃饭的时候,庄巍然说了一句‘你可不能再吃了,再吃恐怕要胖几斤’。

  当时Feng Yin 就感觉庄叔要不妙了,但胡冷月并没有发作,现在却是报应来了,果然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而已。

  眼看着两人都已经陷入深度昏迷,cultivation base 尽去,可以任由自己施为了。

  Feng Yin 于是took a deep breath ,开始全力运转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

  他一路上并没有出手,不但没有耗损Spiritual Qi ,更因为吃下大量的centipede 肉,此刻正处于full of vigor and energy ,精力弥漫的时候,是故不过片刻功夫,dantian 之中的点灵经光团已经成型、充盈欲破。

  Feng Yin 左手按在庄巍然肩膀上,right hand 抬起,聚集全副精神,right hand 食指rays of light 闪烁。

  缓缓的,坚决的,义无反顾的点在庄巍然的额头上。

  一股extremely mysterious and abstruse 的力量,透额而入。

  瞬时之间,一团光辉闪烁清Holy Spirit 光,散发出星辰也似的光彩,缓缓向着庄巍然体内渗入……

  这股力量,充满了至圣至洁的氛围,对于世间生灵拥有难以抗拒的诱惑。

  这一瞬间,即便是Feng Ying 也目不转睛看过来。

  洞口那已经被Feng Ying 赶出去的Great Python ,也是呼的一下子舒开身子,向着洞内冲过来。

  “喵嗷!!”

  Feng Ying 弓起身子,两条尾巴随之展现,强势而出,一巴掌,就将Great Python 给呼了出去!

  鲜血喷泉也似的洒满了山洞。

  Great Python 被一下子打得清醒过来,哀鸣着求饶,脑袋死死地贴着地面不敢稍抬。

  Feng Ying 小爪子抬起,往外一指:“咿唔嗷!”

  动作举止之间尽显霸气。

  Great Python 哀鸣一声,大脑袋点了点,身子横着滚了出去。

  Feng Ying 威风凛凛的两个后腿直立,两条尾巴蓬松起来,两个耳朵竖的笔直。浑身上下的白毛根根往外炸着,闪烁着瑰丽万状的隐约rays of light 。

  如同遥远的星空,即将看不到的星辰,依旧闪烁着顽强的光彩。

  Feng Yin 心无旁骛,持续将点灵点化之庞然Spiritual Qi ,向着庄巍然体内源源输入,隐约能够感觉到,庄巍然体内meridian 中传来异常巨大的反挫之力。

  但相比较来说,还算可以负荷。

  庄巍然的meridian 之中,隐伏着一股子阴Cold Attribute 的能量,似乎是好几股力量凝结而成,汇流编结成了类似麻绳那种状态,此际失去庄巍然cultivation base 的主动压抑,以空前活跃的态势,此起彼伏的激荡而出,更有欲抵消点灵效果的趋势。

  但是,正如庒巍然之前所说,被centipede 珠打散了,并非是聚于一体。

  Feng Yin 心中relaxed ,果然如自己所料。

  点灵点化威能的强大,超乎想象,甫一接触就将冲出来的阴寒能量,一点点的尽数击溃,全无抗拒之能。

  而随着那股阴寒力量的溃散,点灵威能全力冲进去,沿着meridian 的横压过去一途,一路去到心脉。

  体内的一应阴寒力量,被点灵威能极速化消,俨如沸汤融雪,尽数化作氤氲,浮动在dantian 中,随着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的点灵点化的力量一并融入dantian ,终于消失。

  Feng Yin 脸色肃穆,全力施为。

  在这世间无人理解的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formidable power 之下,这举世之间公认的绝对无解的七阴之毒,终于被无声无息解掉。

  ……

  【上午吃饭,我就说了一句,这排骨太淡了,这汤有点咸……就很平常的点评,被thunder 怒吼了四十分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