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176

  第176章 cultivation base 恢复

  然后,庄巍然的身上开始continuously 往外排出来腥臭的各种颜色的污垢。

  这种污垢不但气味难闻,中人欲呕,更夹杂着强烈至极的腐蚀性,甫一接触到洞壁的immediately ,坚硬石块便即change color ,little by little 的往下掉powder 。

  “Damn !”

  Feng Yin 不虞此变,累得brow beaded with sweat 之余,眼看到这一幕,仍旧难免倒抽了一口气,瞪圆了眼睛。

  这般猛毒,居然在庄巍然和胡冷月的身体里存在着这么久?

  而且两人还能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保留那么强大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

  震惊完了之后,旋即惊觉自己刚才吸的那一口冷气,简直是味道复杂到了正宗的地步!

  刹那间,刚刚吃下去的美味差一点就要翻江倒海的涌出来。

  幸亏幸亏,刚才一番运功之下,已经将大部分的centipede 肉消化掉了。

  Feng Yin 庆幸之余,thoughts are revolving ,急疾左手一伸,一把将Feng Ying 抓过来,在她柔软的身上fiercely 地将自己鼻子埋了进去。

  “咿唔……”

  Feng Ying 张着两个小爪子,瞪着两个大眼睛,一动也不敢动,一脸茫然,两眼懵逼,not knowing what to do 。

  适时,一股幽香入鼻,Feng Yin 终于缓过一口气。

  “我滴个天啊……”

  “我Feng Yin able to move unhindered in the whole world The Smiling, Proud Wanderer ,竟然差点被庄叔的一身味儿给送走了……”

  Feng Yin 收回right hand 中指,只感觉体内运聚的所有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力量,已经尽数的人去楼空。

  浑身虚弱到了极点,久违的身体被掏空感觉,再度袭来。

  一边闭上眼睛运功调息,一边instructed :“小影,去把庄grandfather 唤醒。”

  Feng Ying 一个小爪子非常嫌弃的捂着鼻子,三只脚蹦过去,看着庄巍然浑身的那种污秽,咬了咬牙,狠了狠心,却还是下不了手。

  尾巴一扫,石壁上一块石头顿时被打落下来,pu’ sound 砸在庄巍然胸前膻中。

  “吁…………”

  庄巍然悠悠醒来,然而还没有睁开眼睛,却已经感到浑身舒泰,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感,流溢全身。

  庄巍然感受到体内空前轻松舒畅之余,内息已然随着他之苏醒自行流转,如他这样子的Cultivation 大行家,内息流转早已习惯成自然。

  可是这一内息流转,登时让庄巍然感到一直盘踞在身体内、与自己Spiritual Qi 丹元纠缠偌久,近乎植根为一,难以驱散的异种阴寒Spiritual Qi ,竟然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唯有warm ,流转不息的自身spiritual power ,好似怒潮一般的澎湃汹涌。

  那是一种久违了的舒畅感觉,浑身meridian 畅通的感觉!

  自身的spiritual power 流转,再也不见任何桎梏的畅快感一发而不可收拾。

  “呼……”

  庄巍然心中惊喜,轻轻exhales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之余,立即闭上眼睛开始调动dantian Spiritual Qi ,逐寸逐分的搜寻起来,以最谨慎最细微的方式接触可能隐蔽起来的七阴之毒……

  结果发现,七阴之毒,竟然真的消失了,不见了,荡然无存了!

  七阴之毒既去……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岂不是恢复有望了!?

  可是再仔细感应之下,竟觉……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竟然已经恢复?!

  “我的God 啊!!!”

  庄巍然睁开眼睛失声惊呼,已是忍不住热泪盈眶。

  “恢……恢复了!”

  狂喜之余,恍然闻到自己身上的味道竟如同茅厕一般……

  若是茅厕有灵绝对会委屈的speechless :这绝对是老子被黑得最惨的一次,这Old Guy 身上的味道,绝对绝对,比老子要臭得多,断断incomparable ,老子从来没见过这般厚颜shameless 之人!

  庄巍然何等的老江湖,瞬间就想明白这肯定是自己身上排毒之余的结果,竟是丝毫也不以为异,甚至还伸手抹了一把在鼻子上闻了闻,两行眼泪,不受控制的流落出来,身子都有些颤抖。

  看得Feng Yin 跟Feng Ying 大摇其头——

  Feng Yin :真真是活久见,didn’t expect 庄叔竟然好这一口,真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Feng Ying :这老儿太那啥了,他以后要抱我的话,得赶紧闪开,不闪开没准就得再次体会到那极致味道,闻到一次已经太多,太多了!

  “婆娘,我恢复了……我恢复了啊。”庄巍然泪流满面、语不成声。

  对胡冷月说了好几句话,才发现胡冷月还处于昏迷状态。

  “庄叔……您能不能先出去洗洗……”

  Feng Yin 捂着鼻子。

  “啊对对,啊对对……洗洗,洗洗……”

  庄巍然好似一阵风般的冲出了山洞,差点没一脚将瘫软通道处的Great Python 踩成了尸体。

  出了洞,庄巍然即时施展Divine Art ,抽取空气之中水气,rustling sound 的清洗起来。

  现在的庄巍然,一边清洗,一边笑容满面,惟其泪水却混着污秽与水流一起洒落。

  庄巍然出去后,Feng Yin 与Feng Ying 也没闲着,开始削洞壁,削地皮,将所有沾染到污秽的部分都清出去,然后又运功排气,好半晌之后,洞中才恢复成原本的清爽氛围。

  “咿唔……”

  Feng Ying 摆着头,摇晃着尾巴,小鼻子皱皱的,到处闻。

  四下里问了个遍,貌似才终于满意,重新跳到Feng Yin 怀里趴起来。

  Feng Yin 手里握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藉此快速的恢复元气,毕竟还有个胡冷月,需要再来一次点化。

  又过了好半晌,就在Feng Yin 将将功行Perfection 的时候,庄巍然一身清爽的从外面走进来,脸上尽是容光焕发,虽然容貌依旧,但给人的感觉,至少年轻了十几二十岁。

  进来后,看到Feng Yin 睁开了眼睛,突然推金山倒jade pillar ,在Feng Yin 面前直接跪倒:“风小子,many thanks 了!!”

  天知道这个桎梏将庄巍然折腾得多难受,端的是日复日,年复年,跗骨之蛆,merely this 。

  此番激动得已经是语无论次,感觉不大礼参拜一下子,根本无法表达自己的感激心情。

  “嗨,庄叔,您这是干嘛!”

  Feng Yin 吓了一跳,侧身避让:“咱们可是一家人,你给我行这么大的礼,咱们爷们今后还咋处?”

  说话间赶紧将人扶起来。

  庄巍然脸色激动得通红,chuckled ,没有再说话,但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

  接下来就是胡冷月了。

  “庄叔,我估计庄婶的情况跟您差不多,一会等我完成后,我马上带着Feng Ying 出去,你准备好水没?”

  Feng Yin 出言提醒道。

  “肯定已经准备好了,我给放到外面了。”

  庄巍然大步流星的冲出去,一只手一个,端进来两个石头做成的比人还要高大水缸,里面满是清水。

  “还有一个,这三个怎么也够了。”庄巍然再次出去,又抱进来一个。

  “……”

  Feng Yin 心下转为无语。

  也亏了这个山洞够大,否则我看您这个架势,还不得拆山哪!

  再休息片刻,感觉已经足堪应付一指点化恢复,Feng Yin 更无犹疑,即时付诸行动。

  ……

  又是良久之后,Feng Yin 坐在洞口,手里握着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恢复元气;Feng Ying 则是蹲在他怀里,一边蹭cultivation ,一边护持Feng Yin 的安全。

  Great Python 则是委屈万状地躲到了一边,盘成了蛇阵,将脑袋藏在蛇阵核心位置,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窝。

  这还是我的家么?

  刚才那个两只脚站着走路的怎么还扛进去了那么多的大石头啊!?

  好一阵子过去,胡冷月与庄巍然夫妇联袂而出,看到Feng Yin 之瞬,尽皆一笑。

  这次却没有再行什么大礼。

  两人神态也没有太多转变,但looked towards Feng Yin 的眼神,却比之前又要亲切许多。

  胡冷月走到Feng Yin 面前,亲昵的理了理衣领,埋怨道:“累坏了吧?其实完全可以分两拨,隔几天再来一次,你瞅瞅你这小脸煞白煞白的。”

  Feng Yin chuckled :“没事没事,这不是大敌当前、事急从权么,此行还要依仗庄叔庄婶的大力呢。”

  “哼哼。”

  胡冷月嗔怪的瞪他一眼:“不把毒去了,庄叔庄婶就不保护你啦?”

  “我的错我的错,我词不达意,口误口误!”Feng Yin 赶紧道歉。

  “你错在哪了?哪里口误了?”胡冷月问。

  “……”Feng Yin 求救的看着庄巍然。

  “……”庄巍然转过头去,欣赏着荒山,愣是装作没看到。

  “……”

  就好像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装傻的人,你同样指望不上!

  Feng Yin 只好苦着一张脸:“我哪儿哪儿都错了。”

  “胡说,你哪儿都没错!”

  胡冷月笑的亲切,patted Feng Yin 衣服的尘土,道:“你这child 就是实在……不过这是你的优点,可别跟你庄叔学,大男人就应该硬气一些,跟他学,怕老婆,忒没骨气。”

  庄巍然一脸懵逼:“……???”

  咋地了,咋地了,咋还是把我带上了呢?

  我装傻都不行了吗?

  “cough cough cough ……”

  Feng Yin 连声咳嗽。

  胡冷月:“咱们这就动身吧,兵贵神速,这一耽搁,却也耽搁了不少时间。”

  说着laughed ,道:“也该将山洞还给人家小蟒蟒了。”

  开心之下,连Great Python ,到了胡冷月的嘴里也成了小蟒蟒。

  小蟒蟒?

  庄巍然看了看Great Python 狰狞可怖的样子,不由的一阵恶寒。

  急忙转身去洞里,从善如流的道:“老婆,我把你那洗澡水给小蟒蟒搬出来去,要不然,将小蟒蟒臭死了就不好了。”

  话音未落,周遭氛围陡变,好似从炎炎夏日化作了数九隆冬!

  胡冷月面如冰雪,两个眼睛,看着走进洞口的庄巍然,刹那间如要吃人一般。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