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177

  第177章 开始闯阵

  庄巍然兀自happily 的转身去洞中搬洗澡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无心一语将自己老婆得罪的肺都肿了。

  胡冷月clenched the teeth ,一扭腰,径自跟了进去。

  然后洞中就传出来庄巍然压抑的闷哼,低低的求饶,si si 的吸冷气的声音……

  “……给……留点面子……”

  “你还有面子?!你敢让老娘给你面子?”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

  庄巍然扛着两个大缸出来,Feng Yin 正要打招呼,却看到庄巍然嗖的一下子跑远了。

  也不知道将那两个大缸扔到了哪里,反正又飞一样的赶回来,冲进洞,将第三个大缸也扛了出来,跟着仍是嗖的一下子又没影了。

  如是又再过了一会,才见胡冷月从洞中出来,笑吟吟的:“没事了。”

  Feng Yin 装作不知道他们在洞里干什么,也装作不知道庄巍然将大缸扛跑乃是为了不让自己闻到臭味儿,急忙道:“那,咱们这就动身?”

  “好的,这就动身,兵贵神速。”庄巍然迫不及待的应和道。

  然后就收获了他老婆的一个大大白眼。

  看着三人一猫离开的背影,Great Python 激动得流出了泪水。

  终于走了……

  我的God 啊……

  真真太欺负蛇了!

  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安安分分的在这荒山野岭做一条良民蛇,突然这伙强盗就到来了,强占我窝不得止,还将我强行驱逐,之后又强行奴役殴打虐待,更把我的窝弄得乱七八糟,我都流血了……

  终于走了!

  老天保佑你们再也不要回来了!

  及至到了洞里一看,Great Python 竟是大喜过望,我的Cave Mansion ,竟然宽敞了许多,而且味道也好闻了许多……

  不错不错。

  一股恍如隔世外加乔迁新居的感觉,悠然滋生……

  之前的种种不满,瞬间烟消云散。

  就当是出租房间了,不过半天就收回许多房租,外带装修装潢……

  不错不错,值得值得。

  ……

  三人一猫继续上路。

  只是这回重新上路,Feng Yin 基本每走一段就会悄无声息的在身边一棵较大的树上摸一下,施以gathering spirit enlightenment 妙法。

  庄巍然与胡冷月对此全无所觉。

  Feng Ying 却是对每一棵Feng Yin 摸过的大树,都是用尾巴扫了一下,做下2nd layer 标记。

  “庄叔,你们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处于什么阶位?若是强行breakthrough 的话,可有把握?”

  “仍旧没把握。”

  “我现在的cultivation base 层次乃是Heaven Grade Grade 2 中阶,算是回复到了我at the peak period cultivation base 的九成;嗯,我Peak 时处于Grade 2 Peak ,半步天Grade 3 ;你庄婶则是Earth Grade Grade 2 初阶,于当初差相仿佛。”

  庄巍然道:“若是仅止于他们之前所展现的实力水准,我们突然暴起,强行杀过去,问题并不大。但我估计,对方绝impossible 就这点布置,真实实力也不会仅止于此,毕竟这里只是前端,远远can’t be considered 真正较劲的极端。”

  “我明白了。”

  胡冷月sighed then said 道:“小印你千万不要以为,江湖人士的cultivation base 就一定高,Sect of Hidden World 的门人Disciple ,就一定厉害,相比较于一个国家政权来说,江湖势力,sect 势力……不值一哂。”

  “放眼整个安平continent ,除了二宫还可以与这些国家掰掰腕子之外,其他的sect ,包括Ranked First 的Great Heaven Hand 都不行。Great Heaven Hand ,毕竟太散。”

  庄巍然道:“你庄婶说得不错,风小子之前不知道从哪里得出来的结论,盲目以为江湖实力,起码在个人martial power 方面,要强于国家力量……殊不知这种思想是大错特错的。”

  “high position and great wealth 的诱惑,永远要比做一名隐姓埋名做cultivator of painstaking cultivation 更实际。而一个国家的力量,fish and dragons mixed in together ,奇人异士层出不穷,无论是数量,亦或者是质量,都要远远高于所谓的江湖expert 和Sect 。”

  “这一点,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牢牢记住!宁可杀一个Jianghu Sect 派的什么Young Master 什么Sect Master ,也不要轻易斩杀一国的官员,这是江湖客的大忌,懂么?”

  “知道了,必然铭刻心底,不敢或忘。”Feng Yin 连连nodded 。

  this time 他是真的受教,庄巍然所说的那种‘江湖大于Imperial Court ,martial power 大于一切’的思想,实际来源于前世所看的话本小说。

  在Feng Yin 前世看过的所有话本小说里,基本一个人有了力量就可以act wilfully 的。

  哪怕初始不能,但是随着其掌握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一点点的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

  即便是面对Monarch of the entire Country ,也能居高临下,颐指气使。

  一言不合,便可以改朝换代,皇朝更迭。

  但随着越来越深入的了解this world ,Feng Yin 慢慢的体悟到,现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并不如话本小说中的那么理想化。

  学得文武艺,卖与Emperor Family 。这句话,可不是nothing serious 。

  但就算如此,被无数话本小说磨砺镌刻出来的思想,仍旧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流露出来。

  而庄巍然与胡冷月作为老江湖,早已经对Feng Yin 的这种思想警惕万分。

  之前受了Feng Yin 恩惠,sorry 直言说出来,但是现在,随着彼此越来越熟稔,也就没啥可顾忌了。

  夫妻二人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间段说出来,却是因为,这一战,两人并没有什么把握能全身而退。

  若是两人陨落在这里,这些早就该说的话没有来得及跟Feng Yin 说明,恐怕Feng Yin 在以后的岁月里,迟早要因为这种思想吃一次大亏。

  而这样的亏,一个人一生中,但凡吃上一次,极大可能不会再有二次来过的机会了。

  若是那样的话,他们夫妇便是死而有恨!

  所以在这个并不算很恰当的时间点郑重提出来,口气空前严肃,声音难言的凝重。

  Feng Yin 心中凛然。

  庄巍然的郑重一语,已经彻底将自己心中那种‘一人可以凌驾世俗皇权’的思想,打得烟消云散、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一路走,一路低声谈论,庄巍然夫妇将自己毕生的江湖经验,倾囊相授。

  此刻不说,或者,日后就没有机会再说了!

  如此走出去二十多里地,三人确定了一件事,现在这状态,不对劲,很不对劲儿。

  空中one after another Divine Sense ,无影无形的来回扫荡。

  远方山林间,更隐有fast as lightning 的模糊silhouette ,来回穿梭,时有出没,infinite cycle ,络绎不绝。

  三人不禁愈发cautiously 起来。

  胡冷月与庄巍然不断的互相sound transmission ,时刻谨慎的构建规避路线,非止走一步看三步,而是走一步看十步。

  终于终于,entire group 越过了十字峡谷的中段,即将抵达十字峡谷tail section 末端。

  只要越过这里,就是天荡山地界。

  然而来到这里,三人愕然发现,即便是看十步走一步,也不可得了,绝impossible 如之前一般的无声无息潜入了。

  因为在这里,赫然已经是Divine Sense 成网,疏而不漏。

  “事到如今,需要咱们发出消息了。”

  庄巍然深深道:“老婆,你先出手,尝试先剪除一波敌人,打破他们的包围网。吸引注意力。”

  “好!”

  胡冷月就要飞身而出,husband and wife two people 当年百死尤生,对于四面围剿处处皆敌的状况很是熟悉,示敌以弱,乘势剪除敌方人手,正是针对并不了解他们之人的最优解。

  “且慢。”

  Feng Yin 低声郑重嘱咐道:“庄叔庄婶,临敌对战的经验,你们是Old Senior ,我不赘言,但我多给你们一个保障,你们定要记住,若是遭遇到危险需要逃亡的话,咱们这一路走来遭遇的所有大树……都可以借力,或者,寻求帮助。”

  “大树?”两人hearing this 尽是惊讶不已,浑然不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详细情况咱们以后再说,现在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些大树被我以某种特殊手段沟通过,都是自己人……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我们,尤其是我每隔一段距离,就随手摸过的那些大树。”

  Feng Yin seriously said :“此事,性命攸关,千万要记住。”

  两人见Feng Yin 说的这般郑重,虽然仍旧不明白大树能够提供什么助力,便不遗余力又能如何,但接连目睹Feng Yin 身上诸多不可思议之事,不觉宁可信其有,牢牢记in the heart ,便是备而不用,也是好的。

  随即,胡冷月化作一团灰影,扑簌簌的贴着草皮激射而出。

  庄巍然与Feng Yin 贴在地面,紧张的看着前方,他的手,已然牢牢的抓在Feng Yin 腰间。

  Little Feng Ying 也感觉到空前沉重的气氛,早已经钻进了Feng Yin 的口袋,两个小爪子抓着口袋口,小耳朵竖的笔直,两只大眼睛,紧张兮兮的看着外面所有的风吹草动,眼珠子spinning 的转。

  胡冷月那边已经传来动静。

  “who ?站住!”

  有人在厉声大吼。

  胡冷月身形如电,一闪而过,随即一声惨叫,血腥味登时弥漫而起。

  随即一道响箭,冲天而起,在空中轰然爆炸。

  一个凄厉的声音厉声高呼:“有人闯关!”

  话音未落,all directions 皆有无数条silhouette whiz whiz whiz 的腾身而起,向这边杀过来。

  眼见对方四面来袭,胡冷月心下无惊无怖,movement method 如电,以刚刚恢复了全部cultivation base 的她,即便只用出五成实力,也已经是极高水准,所过之处,直若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

  但见身周冷电流溢,rays of light 闪烁,一团灰色的气流,跟随她如闪电般的silhouette ,一路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triumphant progress 。

  所过之处,手下竟无一合之将。

  ……

  【上午我吸取了昨天的教训,说,今天的菜不咸不淡真好吃。居然还是被吼了:我做的菜是让你吃的不是让你评的……哎,不得不说男人真难。】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