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179

  第179章 出现意外

  听到这句话,胡冷月远遁的身子稍稍一停,却跟着就在茂密草丛中消失了踪影。

  衣袂破空的尖啸响起。

  两道灰影左右回旋而来,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什么Eastern Sea 西海,爷们是Shadow Guard !”

  其中一人拦住那black clothed person 大打出手,另一人则是鬼魅也似的来回飞掠,将这一段的Flying Wing Court expert 尽数拦住,阻止一干人等追击胡冷月的意图万二分明显。

  “都不要跑!难得狭路相逢,来来来,咱们哥俩陪你们飞翼众好好玩玩。”

  one after another 火箭信号再度冲天而起。

  “那闯关之人已经从我处闯过!三号五号七号三个方位注意!闯关人实力profound mystery ,万不可大意!”

  那black clothed person 一边与Shadow Guard 灰影缠斗,一边厉声大吼。

  胡冷月突围而过,却没有再往前冲,仅止于一个往前的假象之余,即刻悄无声息的后退原路;然后身子诡异的越来越小,化作一团影子,在草丛中贴着地皮飞掠疾驰,却是去跟庒巍然Feng Yin 汇合去了。

  而随着战斗持续,来援的飞翼expert 越聚越多,两名Shadow Guard 见状一声长笑:“走!前路再战吧!”

  但见两人身子齐齐一旋,一团water-blue 的rays of light ,好似天女散花一般的四散射出,大笑声中,两人冲天而起。

  这一下联手出击,formidable power 甚巨,非但将冲过来的飞翼black clothed person 生生砸落地面,两人更是借力飘身上了稍远处的一棵大树,随着树梢一晃,两人就不见了。

  下面两声惨叫,那一波hidden weapon 突袭,终究令到两名飞翼expert 中招,一个伤在胳膊一个伤在小腿,尽皆麻痒难当。

  两人complexion changed ,焦急shouted :“是Shadow Guard 焚心针!”

  还待要追击的black clothed expert hearing this 一个盘旋冲下来,sword light 如电,连闪两下。

  却是一条胳膊被齐肩砍落,一条小腿齐膝而断,blood light 迸溅,鲜血纷飞。

  两人a groan ,摔倒在地,却连声道:“many thanks big brother 出手相救。”

  Shadow Guard 焚心针,向来中者不可救;内蕴毒力之猛烈,几个呼吸之内就能流入心脉。

  而black clothed person 这两剑,看似制造了两个残疾,实则却是救回了两条命。

  实在是当机立断,干净利落。

  “赶紧包扎伤口,你,送他们赶紧回营。”

  black clothed person 急促吩咐:“以后战斗,你们俩都不要再参与;回去后我给你们报功安置,其他人,跟我走!”

  好一阵破空声接连响起,black clothed person 率其余翼众急急而去。

  这边的战斗虽然止息,all directions 的战斗却仍在继续,越来越见激烈。

  Shadow Guard expert 们纷纷出现,在各个方向制造事端,意图掩护真正的Divine Doctor 通过。

  骤然间……a long whistle 起自高空,Shadow Guard 们突然尽数收手,四散突围。

  阶段任务告一段落。

  因为那闯关者,已经disappeared ,接下来,将是在更前方的战斗。

  Feng Yin 在树杈处端坐,庒巍然则在身边护佑,看着彼端的战斗停息,全然没有动静,两人不禁提心吊胆,好大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

  半晌之后,侧后方传来gu gu 的小鸟叫声,只是异常微弱,就好像一只鸟儿受惊之后,躲在一个地方发出委屈的低低的叫声一样。

  庒巍然脸上神情陡然一松,口中也发出同样的叫声。

  一条灰影在灌木中faintly discernible ,向这边看过来。

  庒巍然再次发出gu gu 声音,灰影一闪不见。

  next moment ,胡冷月已经警惕万状地出现在树左后方几十米的地方,伏在草丛中两个呼吸,没有发现敌人,随即便是凌空虚渡,到了树上。

  咧嘴一笑,低声道:“这First Level ,算是过了。”

  庒巍然仔细的在妻子身上打量了一圈,确认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relaxed 。

  胡冷月听到他松口气,眼神向着他飘了一眼,眼神很是柔和。

  Feng Yin 笑容满面的道:“庄婶,辛苦了。”

  “没事没事,这算什么。”

  胡冷月摆摆手。

  “飞翼的具体实力如何?battle strength 又如何?”

  庒巍然问道。

  这句话都问得有学问了,对他们这样子的老江湖而言,实力并不等同于battle strength ,便如胡冷月以及与之对战的那名black clothed person 。

  胡冷月的cultivation base 层次乃是Earth Grade Grade 2 ,纯以cultivation base 比较,全力出手,该当可以轻易秒杀对方,但胡冷月空窗期偌久,cultivation base 乍然恢复,能够发挥出来的battle strength 有所折扣,而对方无论cultivation base 技巧还有battle strength ,都属极限发挥,哪一战虽然是胡冷月胜了,但过程非是一帆风顺,甚至运出杀招仍旧未能击杀对手,便可见一斑。

  “无任实力battle strength ,都相当的可观,这才是First Level ,可负责这一关的,便已经是Earth Grade Grade 3 ,而且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颇为不俗。”

  胡冷月脸色凝重,道:“他率领七个人与我战斗,但我能够感觉中对方绝对不止七个,启战期间,首尾的飞翼都没有驰援。我推测,这区域的总兵力,只怕要有十五六个到二十个之间。”

  “这是飞翼的惯用伎俩。”

  庒巍然沉吟一下,道:“若是这么说的话,我们从这边走的话,一旦暴露……”

  “战斗必然惨烈异常。”

  胡冷月道:“所幸Shadow Guard 此次助战,也都是expert 。虽然现阶段的人数看起来比飞翼要少不少,但综合实力方面,却要更强一些。”

  “Shadow Guard 层次助战的目的便是帮手突围的,自然是贵精而不在多。”

  “准备行动了!”

  庒巍然道:“你休息的怎样?”

  胡冷月脸上露出来一丝柔和:“我没事。”

  庒巍然拿出刚才Feng Yin 给自己的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这块你收着,战斗时用来回气,以我现在的实力,对这样的小场面,用不着这个。”

  Feng Yin 以手扶额。

  这老直男真是直的让人佩服,做得分明是关心人的举动,结果却是把人给得罪了。

  果不其然,只见胡冷月slim eyebrows ,杏眼圆睁,咬牙道:“你什么意思,是嫌弃我cultivation base 低微,给你拖后腿了么?”

  庒巍然傻了眼:“……我何曾有这么说了?”

  “可你的意思分明就是这个意思!”胡冷月大怒道:“我不需要!”

  庒巍然托着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一头雾水:我……我又怎么得罪她了?我自己都没舍得用,怎么反而还……

  Feng Yin 急忙出来打圆场:“Aiya ,这怎么话说的,是我的不对,是我的不对,我不光给庄叔准备了,也给庄婶准备了!”

  急急忙忙的拿出另一块递给胡冷月,道:“庄婶你拿着,虽然你肯定用不到,但总是我的一点孝心啊,请您笑纳。”

  胡冷月眉花眼笑的接过来,道:“还是小印子最好,和我最贴心,不像那个old bastard ,什么话一到他的嘴里就走样,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庒巍然:“…………”

  只感觉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难道我刚才也要说这是我的孝心才行?

  对你好还好出错来了?!

  “嗯,还有两颗medicine pill ,无任疗复内伤,还是恢复元气,效果都是很不错的,你们也每人先收着,留待不时之需。”Feng Yin 拿出来两颗medicine pill 递过去。

  胡冷月接过了。

  庒巍然将自己的那颗medicine pill 也递过来给胡冷月,道:“这颗你也拿着,虽然你多半用不到,但总是我一点孝心啊!”

  pu’ sound 闷响,胡冷月fiercely 一脚跺在庒巍然脚上,一只手拧住庒巍然腰间一团软肉,一用力,就拧了一圈半。

  庒巍然的脸直接就扭曲了,却是半点也不敢做声:“……si si 嘶……”

  Feng Yin 几乎就要笑出声来了。

  庒巍然哀求的眼神下,胡冷月终于放手,冷着脸转身,却没有接庒巍然的medicine pill 。

  庒巍然看着手中的medicine pill ,感觉着腰间的剧痛,龇牙咧嘴,却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又哪错了。

  为什么我也是这么说的,却反而挨了收拾?

  我错在哪了?

  一口无声的叹息:“……”

  真是搞不明白啊,女人啊女人,你们天上就是来收拾男人的。

  Feng Yin 暗暗摇头:东施效颦啊,同样一句话从两个人嘴里说出来的效果怎么可能一样。

  三人一猫正待动身之际,突见几条黑影自远方急速飞掠而来,沿途所过,imposing manner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

  地面草丛,整齐的贴住地面倒下。

  而他们几人的目标,赫然便是自己几人容身的This big tree 。

  庒巍然脸色陡然一变。

  “怎么这帮家伙反而到这边来排查了?”庒巍然皱着眉。

  这三人断断没有发现自己and the others 踪迹,若是发现,绝不会是现在的这等做派,但自己and the others 也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怎么被人注意到了这边?

  如果是单纯的巡逻排查的话,这也太过巧合了吧。

  “早说不要选这种目标明显的大树吧……哎……”

  庒巍然sighed ,已经开始运功蓄劲,准备一出手便是绝杀,尽速了结这几人。

  “无需大动干戈。”

  Feng Yin 眼见有不速之客到来的第一瞬间就沟通大树,就在庒巍然夫妇满眼不可思议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大树树杈之下,眨眼间就appear out of thin air 了一个树洞,全程无声无息,不见波澜。

  三人一猫,悄然落入洞中,空间居然颇有富余。

  然后,树洞自动的生长,填补缺口,从外面看,仍旧是一棵完整的大树,没穿没破。

  只要是正常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大树的肚子里面居然藏了三个大活人,外加一只猫!

  庒巍然的眼珠子几乎没瞪出眼眶,一直到落入了大树肚子里,仍旧没有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这,这特娘的是怎么回事?

  老子走了一辈子江湖,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啊。

  蓦然,树身出现轻微的震动。

  庒巍然只感觉自己头顶上,貌似是略略沉重了一下。

  那三名Flying Wing Court 的expert ,目标落点赫然便是This big tree 。

  而且他们当前所在的位置,正庒巍然和Feng Yin and the others 刚刚驻足的地方。

  换言之,对方现在就在他们的正上方。

  相差,也就不超过半米的间距!

  一时间,三人一猫齐齐屏住了呼吸。

  …………

  【今天是丝丝柳絮Alliance Leader 生日快乐,祝福她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咳,今天没挨骂。舒爽!】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