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180

  第180章 三个宝货

  三个敌人就在自己头顶上。

  庄巍然甚至有一种错觉,感觉对方的脚,已经踩在自己头皮上。

  偏偏对方还毫无发现。

  庒巍然越发觉得,这特么么的,真是……简直是,太特么……刺激了啊。

  那三人落在大树上,其中两人没动,第三人飞身而起,径自上了树梢,居高临下的查看着all around 动静,一盏茶的功夫后才落下来。

  “如何?”

  “没有发现。”

  三人同时sighed 。

  其中一人声音浑厚,道:“this time Great Qin 派来驰援的Divine Doctor ,是一个老江湖啊;嗯,或者说这个Divine Doctor 的保镖。”

  “这点确定无疑。”

  “我综合此地与十字峡谷那边的痕迹,一路回溯,再三搜索之下才发现了一处洞穴,你道里面有什么?竟然是无数的centipede 皮,而且还都是号称妙品食材的七星centipede ,目测个头惊人,数量更多,味道绝对……吸溜吸溜……”

  “七星centipede ?个头惊人?能有多惊人?”

  “最大的一条,保守估计也得有水缸粗细,你想想,这样的centipede 里面的肉,要是精心烹制一番……吸溜……”

  “你说真的?真有水缸粗细?吸溜吸溜……”

  “那你没点收获?你不说数量很多么,卧槽你弄点咱们晚上不就,吸溜吸溜……”

  然后其他两人才吸溜着问道:“赶紧说,还有没?咱们brother 一场,有好东西可不兴一人独享!”

  “没了!真没有!”

  先前那人道:“我连山洞都给掀开了,愣是一条a fish that escaped the net 都没踅摸到……倒是在那洞穴左近抓到十来条二尺来长的……哎,真特么狠啊,丫不是去救马到成的么?不是兵贵神速么?怎么还有空扫荡了整座山的centipede ,这fuck 没早发现这些centipede ……”

  “十来条?二尺来长的?够了够了,够吃上一顿的了!晚上你弄一顿,再去打点野味,还有你拿点酒来,咱仨好好的喝一顿。”

  “我俩全出了,那你呢?光坐享其成?脸呢?”两人齐声反问。

  “……老子可是此次行动的squad 指挥,吃you two 下属的怎么了,不是应该么?believing or not 老子给你俩穿小鞋,说你俩不务正业,重任在肩,却罔顾任务,踅摸食材、饮酒作乐!”

  两人齐齐无语,不禁感叹官字两张口,怎么说都是他的道理,这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为了混顿饭,脸都不要了。

  “……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但老子两人连官都不想做,却又凭什么巴结你?咱们喝酒吃centipede 肉,就不带你,怎么地吧?”

  “我脸皮厚,我就硬蹭,就这么地了!”

  “好有道理!人shameless ,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咱们brother 又开了一次眼界!”

  “知道老子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斗不过老子就好,赶紧再看看动静,确认没问题就赶紧去干正经事,老子已经迫不及待,垂涎三尺了,吸溜吸溜……”

  显然,在这位老大心里,截杀Divine Doctor 这种事,纯属不务正业。

  吃好吃的,那才是第一等正经事。

  不得不说这思想的确是有点……不务正业。

  偏偏另外两位也是一样货色。

  “就是就是。”

  ……

  三人在这等时候,愣是感叹了一番七星centipede ,馋涎欲滴的吸溜吸溜半天,听得下面的Feng Yin 三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落在头顶上三人就已经够意外了,didn’t expect 落在这里的三人居然还是三个奇葩。

  只是听着说话还有点感觉可爱是怎么回事?

  然后这三人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

  “等下喝酒吃肉不能耽误,但任务也不能耽误,根据之前的那些痕迹,基本可以判定,来人身手brilliant ,cultivation base 深厚,最保守估计也得有Earth Grade Grade 4 的水准,至于最高……便是Heaven Grade 修者,也不出奇,Great Qin 那边肯定也猜到了此行凶险,没有相当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在身,岂敢前来。”

  “不错。”

  “还有就是……以那七星centipede 遗蜕推测,来人搜刮了那么多的centipede 肉,身上一定携有空间装备,而且内容空间还很不小的说,否则这等时候,便是七星centipede 肉乃为妙品食材,那么多的份量,终是太占空间,取此而舍弃其他装备补给,就是傻逼了,所以人家空间极大,这一点,极重要。”

  “不错,而以此立论的话,举凡拥有如此巨大内容空间装备之人,绝非泛泛之辈,或者别有来历也说不定,Sect of Hidden World ?Super Sect ?怕是身份还不低哦。”

  “还有就是,这人……不,恐怕不止一人,我判断,他们一行最少也得是三个人,甚至还多。”

  “判断依据为何?”

  “依照咱们的事先推演,Great Qin 那边来援的医者,most likely 是那Kong Gaohan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的Great Qin Divine Doctor ;而以这次实际情况看来,就只得一人动作,显然意在beat the grass to scare the snake ,引出此地的敌人,而更深层的用意却是由另一人带着Divine Doctor 偷渡,安然过关!”

  “嗯……确实是这样才合理。举凡医道有所成就者,罕有非是专心浸淫医道无数寒暑,即便是那Kong Gaohan ,虽有号称有Earth Grade 实力,但说到实战,真刀实枪的搏命,绝非擅长,若无够档次的护卫护持,凭strength of oneself 闯关,courting death 而已。”

  “不错。”

  “所以他们一行,最少最少也得是三个人。”

  “是的。”

  “那这么推算下来的话,之前出手的那个女人,很有可能不是护持此行中cultivation base 较高的那个。”

  “不错,因为最高martial power 一定会跟随在Divine Doctor 身边,策应万全。”

  “嘶……”

  “一行至少三人,但在最近的这一段距离中,除了centipede 洞的那点意外,竟然再没有其他痕迹,我曾仔细甄别,来路连一根嫩草树叶都没有被人为压折的痕迹。

  这般的不留痕迹,除了表明其轻身Wire Raising Art 相当了得,还要在每次换气之时,都得精准着落在光滑石面,才能做到全然的不留痕迹;更遑论其连异样气味都没有残留,光是这份控制力,以及对细节之处的把控,都在在彰显其老江湖的特质。”

  “putting it that way ,这几人不但是硬手,更是老手,不好对付啊!”

  “此刻再回想总部传来的消息,曾郑重说明,若然确认被护送Divine Doctor 乃是Kong Gaohan ,那么对战之时,若是实在事不可为,那么抽身撤去、让其通过也无妨;毕竟Kong Gaohan 未必能治马到成的伤。但若然被护送者乃是一个youngster ,却要让咱们at all costs 格杀之,却是大有深意,耐人寻味啊!”

  一语未竟,三人竟同时陷入沉默,半晌无语。

  as everyone knows ,Kong Gaohan 乃是公认的Great Qin 第一Divine Doctor 。

  但命令为何这般有违常理,不惜手段格杀的对象竟不是Kong Gaohan 呢?

  这又是什么道理?

  又意味着什么呢?

  树心之内,胡冷月径自拿出来不少东西,开始给Feng Yin 化妆,脸上整出来皱纹,头发弄得花白,然后又将一根根胡须仔细黏贴……

  Feng Yin 听着上面的谈话,默不作声,但心里却浮现出一个人名:Bai Yiwen !

  上面三人的讨论仍在继续。

  他们纵然是再老道的老江湖,却怎么也想不到,就在自己脚底下,这看似生长了千百年的完好无缺的大树树干内中,竟然藏了三个人一只猫,将他们的所有交流尽数收入耳中!

  现在分析的越是有道理,就越是为敌人拾遗补缺。

  “这会战事虽息,但他们现在应该在……就在左近区域隐藏,未必会贸然动作。”

  那浑厚的声音道。

  其他两人都没吭声,显然在默默计算。

  片刻后才道:“应该还到不了这里吧?”

  为首那浑厚声音道:“现在仅有的痕迹,乃是在那边……距离这里大概两千一百三十丈的地方,那边有一处蹬了一脚的明显痕迹。”

  “那已经是这片区域,留下的唯一痕迹了。”

  “若是以‘Heaven Grade 修者带着一个人’的速度来推算,应该是在一千五hundred zhang 左右,一口气力竭落下……也只有那一带,有个悬崖,更兼地势复杂,各种洞口数不胜数;灌木高大,高低不平……”

  “我推测,他们现在九成隐藏在那边。”

  此人伸手一指。

  赫然是庒巍然带着Feng Yin 横向趟过悬崖的地方:“他若是趟过悬崖继续前冲,唯一能够做隐蔽的地方就是我们脚下This big tree 。但这显然是impossible 的,稍微有些江湖经验都知道,这种大树,绝不可恃,反而会成为靶子。”

  “如此算来……彼端的那片区域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他们若是找到机会再来一次横掠,类似Floating Light Sweeping Shadow 的movement method 穿过这一片区域的话,必然是沿着这个方向,直插天荡山!”

  树洞里。

  庄巍然三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这三个货,脑子居然如此好使?

  推测只有少许差别,但基本大致正确,将三人的行动,说的clear and logical ,甚至连接下来的打算,也是分析的pretty close 。

  这也是三个老江湖啊。

  越是这种人,就越是难对付。正如他们感觉庄巍然难对付一样,庄巍然现在也感觉,这三个家伙,不好对付。

  忍不住头痛起来。

  怕的不是你们聪明,现在怕的就是你们犯懒在这不动了。

  但现在看来,这三个家伙不仅聪明,而且确实很懒。

  这就糟了个糕了。

  Feng Yin 也有些傻眼。

  怎么就遇到了这样的三个宝货?

  你说你们离开这儿四处巡逻一下,不好么?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