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294

  第294章 Supreme 山的噩梦【二合一】

  “你!你这刽子手!竟然还敢出来!?”两人gnashing teeth ,愤恨到了一颗心脏几乎要爆炸的地步。

  但同样是任谁都能一眼看到的,两个人、四条腿都在颤抖,忍不住的颤抖。

  眼神中的惊惧之色,更在愤恨之上,怎么也掩饰不了。

  他们已经完全的terrified 子。

  对方的cultivation base 明明并不算很高,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接连干掉了自己五个brother !

  更有甚者,之前陨落的多位brother ,每个人的实力都要比自己的cultivation base 更高!

  “我如何不敢出来?”

  Feng Yin indifferently said :“你们还没有死干净,此事如何能算了结?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方能不留遗憾,更没后患。我这人啊,最怕麻烦。”

  “恶贼!竟这般丧心病狂?”

  两人疯狂怒吼:“杀人不过头点地,伱如此丧心病狂,你还是个人么?”

  Feng Yin 面色仍旧平淡,有些戏谑的hehe 一笑:“丧心病狂?说我么?立足在这片林间之人,又有那一个不是双手血腥,此前丧命在你们brother 手中的,却又如何?他们在临死之前,是否也这么称呼过你们?”

  长刀一立,indifferently said :“莫要拖延时间了,没用。你们所有brother 都在这躺着,纵然拖延个一刻半刻,有何意义?还是快点吧,免得他们在下面等的着急。有道是,携手九泉,方显brother 意气。你们孤苦伶仃在世上,也挺可怜的。助人为快乐之本,我十分愿意伸出援手,成全你们brother 之情。”

  Feng Yin 压根就没走。

  之前特意营造出恐怖气场,one after another 的杀了这么多人,又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各种安排Nether Soul 蛇出击,这才反向袭杀,构建出来绝对有利于自己猎杀的氛围。

  既占上风,胜券在握,Feng Yin 又怎么可能容许他们走掉?

  再说了,Feng Yin 刚才偷空看了看Great Heaven Mirror ,意外发现之前杀的赫然是五湖明月中上弦月Sect Master 的小儿子。

  既然已经杀了人家Sect Master 的小儿子……

  双方就是无可化解irreconcilable 的死仇,那再多杀几个又有何妨?

  当然,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是,Feng Yin 在这几个人面前,暴露了Nether Soul 蛇这一底牌。

  想要保留这一底牌,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所有知情人尽数湮灭。

  反过来说,若是这些家伙有人生还,更将此事宣扬出去。

  温柔身上有Nether Soul 蛇!

  那将是一个新添的麻烦。

  只会让众人更新增一个猎杀温柔的理由!

  这样子的情况,Feng Yin 自然是absolutely 不想面对的。

  所以……在他确认Nether Soul 蛇的给力程度之后,immediately 就更改了既定计划,动了斩尽杀绝的念头!

  这也才有之后的连续三次Nether Soul 蛇出击。

  借助周遭种种,将对方的所有人,尽数拖在这里。

  先是利用Nether Soul 蛇的appear and disappear unpredictably ,全无痕迹的特点,营造出紧张氛围,让一干人等不敢稍动。

  错误得出,唯有等到天亮才有转机,才有生机的判断。

  之后又让Nether Soul 蛇埋伏在死尸下面,伺机而动,即便不能defeat them separately ,专注其一,却非难事。

  大方向既定,Feng Yin 自然不会不设想最后的三个人就是非要半夜逃走的可能。对此Feng Yin 也早有腹案——Nether Soul 蛇针对其一,失手几率微乎其微,再由自己跟Feng Ying 各自针对一人,一钉一的强杀。

  以自己综合刀子的杀伤力,Feng Ying 大幅度跃进的实力与速度,拿下对方都有相当的把握!

  唯一的顾虑,就是动作难免过大,可能会招来其他的敌人。

  所以,这只能是备选。

  Feng Yin 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事情基本按照Feng Yin 的计划,一步步进行,这三人为策万全,没有贸然突围,一直挨到了天亮。

  天明时分,三人以为曙光再来,难免略略松懈,Nether Soul 蛇乘隙而动,再次奏功,顺利干掉一人。

  而剩下的最后两人,还是七人之中实力较为靠后的两个,即便是以真实实力比较,形式也已逆转。

  再无顾忌,自是直接现身绝杀!

  相比较双方的实力落差,Feng Yin 落在对方两人眼中的形象,只有更恐怖,更危险,直若黑巾蒙面的Death God !

  “拼了!”

  两人情知死关临头,唯有尽力死战,才有a glimmer of survival ,angry roar ,齐齐扑了上来。

  然而白影一闪,Feng Ying 已是抢上一步,对上了老五。

  嗯,说对上其实是大大高抬了老五,才一接触,Feng Ying 一爪子就让老五的胳膊少了一条,跟着尾巴一扫,又将其打个跟头,风刃随着而现,无声无息,过处无痕,早已经从脖子位置切了过去。

  秒杀!

  而另一边,Feng Yin 一刀悍然,极尽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之能事,连续三刀,momentum is big, power is deep ,生生将老八压倒在地。

  Feng Yin 完全都没打算动Nine Heaven Opening Styles 。

  只是霸主Blade Technique ,足矣。

  一刀奠定胜局,两刀进入死局,跟着又是一刀,身首异处!

  亦是稍一接触,便是碾压,仅比Feng Ying 稍慢!

  至此,对方八个人死的一个不剩,标准团灭。

  Feng Yin 迅速的收拾料理了一下周遭尸体,确认并无什么痕迹留下,快速离开了。

  ……

  “温柔又出手了!?这家伙不是隐藏起来了吗?”

  “this time 倒霉的是上弦月,三个目标都被干掉了。”

  “在哪个方位?”顿时有人振奋起来。

  “不知道,”

  “这特么……”

  “……我记得上弦月他们entire group 是八人一组吧?is it possible that 竟被团灭了!?”

  “现在确认死亡的是上弦月中人,但其他随行人绝无可能坐视这几个人殒命,多半是被团灭了!”

  “有求救么?”

  “没发现。”

  “……”

  “找找。”

  “我怎么记得Great Heaven Mirror 是有显示任务目标方位的,怎么会没有?”

  “Great Heaven Mirror 的目标还活着的时候,自然有显示其当前方位的,但任务目标已经被诛杀,自然就再不显示方位,这是Great Heaven Hand 对杀手的保护。”

  “仔细想想,目标活着的时候,谁会在意他们在哪?毕竟是上弦月的人,谁能想到他们会被杀?”

  “罢了,不管那些有的没的了,温柔再现,就是有了踪迹,搜!”

  ……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好多人,再度爆发活力,致力于搜寻温柔,温柔的再次出现,无疑给了所有人一记强心针。

  这货,还活着。

  他身上的那些个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优质资源,还没有被抢走!

  那就意味着,我还有希望,我一定就是那个天选之人!

  这个消息,实在是来得太好太让人振奋了!

  之前一直了无音讯,时不时就要怀疑他已经死在别人的手里了。

  他没死,还在呢,还在等着我呢?

  而以莫远图为首的Supreme 山诸人,此刻的神色可就复杂得很了。

  “这支上弦月的八人squad ,我们曾经遭遇过。”

  莫远图现在空前冷静,吹雪剑的折断,令到他从深沉的仇恨里惊醒。

  Legendary 级别的宝剑折断,让他意识到,若是自己再那般盲目的疯狂下去,迟早会死在温柔手里。

  温柔,早已不是自己可以随手捏死的寻常对手了!

  不论温柔的实力是原本就高强如斯,隐匿至今,还是因为某些机缘跃升至此,现阶段的实力强横,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而这份实力,足以杀死自己,若是对方保持这样的cultivation speed 的话,恐怕覆灭自己率领的这支Supreme 山squad ,也未必impossible 。

  认清了这一现状,这一事实的的Supreme 山entire group ,比起之前要老实了许多。

  再不敢像之前的那般肆无忌惮,转以稳扎稳打为主。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离奇,自从上次受了打击,折损一位Heaven Grade expert ,一把吹雪剑之后,即便Supreme 山的动作已经空前低调,老实了许多。

  却反而one after another 的遭遇强敌。

  先是遇到了两宫的人手,甫一照面就折损了四人,若非莫远图看出对方路数来历,及时亮出身份,伤亡只怕还不止于此。

  即便彼此双方都蒙着脸面,都心知肚明对方是谁,但亮开身份就不好再下手,只能各自退走。

  跟着又碰到与自己同级的万岁山人手,双方战力差相仿佛,而且还是多少年的竞争对手,却是谁也不想退却,一番怀疑你是温柔的套话之余,大打出手。

  双方各自折损十几人之余,知悉无法将对方歼灭,不得不收手而去。

  可Supreme 山的噩梦才不过刚刚开始——

  Supreme 山entire group 与万岁山人手大战一场,损兵折将,本想找个地方,养息一下伤势,恢复元气,却不想迎面正碰上了董笑颜。

  更不凑巧的事,Supreme 山entire group 中,有不少都是Great Heaven Hand 的任务目标。

  董笑颜呼啸而来,不由分手,便是强势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十九次。

  这位大妞可不管什么Supreme 山不Supreme 山,真正的下手无情,接连不断的斩杀了十九个任务目标。

  然后,仍旧是不由分说的不见踪迹,匆匆而去,便如她的匆匆而来,全程突兀。

  莫远图带着剩下人手,竟不敢妄动,发出Supreme 山独有的求援信号,与莫远卿两边汇合,愣是没敢再分开。

  Supreme 山此行初初从Yue Prefecture 过来的时候共得一百一十八人,到了现在,还有不到八十人。

  可说是损失已经很惨重了。

  但前路茫茫,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实力锐灭超过三成的Supreme 山众人,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心气。

  即便此刻突然听到了温柔的消息,甚至都没有兴起来诸如‘接着去追杀’的情绪。

  纵使表面上还能表现得镇定自若,仍旧是fearing nothing in Heaven or Earth ,我出身Supreme 山我怕谁的imposing manner ,但是,那种strong in appearance but weak in reality 的感觉,却已经开始点滴散发,众人各自心知。

  颓唐的气氛,在蔓延。

  散发。

  第一次感觉,Supreme 山这三个字,其实……分量并没有那么足。

  “上弦月这几个人……实力比我们差得远。最强的夏静云,也不过Earth Grade Grade 3 而已。”

  莫远图脸色阴沉,道:“但这么多人尽数丧命在温柔手中……那么温柔的实力,是在这短短几天里面,又有精进了。”

  “最保守估计,现在的温柔,已经具备了灭杀Earth Grade Grade 3 ,甚至Grade 2 的实力。”

  莫远卿与其他人都是面沉如水。

  以覆灭上弦月八人squad 之事得出以上结论,他们许多人都能判断得出来,并不须莫远图解释。

  但是,这个消息,委实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以此为立论点的话,那么在场的77 个人之中,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十五六个有自保之力,甚至是胜而胜之,但这非是重点,因为其他的六十来人,竟无一人是温柔的对手!

  一旦落单照面,就有可能被瞬时狙杀。

  “老三,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的是什么吗?”莫远图眼看天色渐亮,但周遭氛围依旧倍显得阴森暗沉的jungle 。

  “……我现在最后悔的是,这一趟不该出来。”莫远卿有些颓然道。

  “你是被我牵连。”

  莫远图凄苦的一笑,sighed then said ,道:“我现在最后悔的是……当初,father 让我们三人assiduous cultivation ,我却没有努力……能偷懒的时候,就一定不会放过。”

  “咱们brother 三人,一起cultivation ,只有老二始终脚踏实地,步步精进,现在已经是Heaven Grade Grade 7 的Great Expert 了!而我……号称Heaven Grade 修者,但说到真实战力和cultivation base 根基,不过Earth Grade Grade 1 Peak ,名不副实。”

  “而名不副实的最直接结果,就导致了现在,陷于如此困境,束手无策。妻儿被杀,竟然没有复仇之力!”

  莫远图充满了懊悔的sighed then said :“若是当初听了father 的话,今天何至如此?”

  莫远卿默默地sighed then said ,低下头去。

  对这句话,他亦感同身受,因为,brother 三人中,莫远卿最小,偷懒,比之莫远图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三brother 之间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也是最弱。

  纵使得到了Supreme 山海量资源的栽培,现在也不过只得Earth Grade Grade 3 而已。

  比起自己big brother 都是差距遥远。

  此刻听了this remark ,心底自然也是百感交集。

  若是我当初再努力一些……

  为什么,总是在遭受重大挫折的时候,在遭遇命运转折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后悔?

  在此之前,但凡早醒悟几年呢?

  brother 两人脸色沉郁,同时sighed then said 。

  就在两brother 神思不属,心境不复澄明的一刻——

  sword light 陡然一闪。

  “敌袭!”

  莫远图与几位Heaven Grade cultivator 齐齐跃起,全力出手。

  但是,他们……迟了。

  一道白影在in midair 一个轻巧盘旋,白生生的双掌劈出两道palm force ,似早有预判的与莫远图and the others 剑风甫一接触,便即借力反弹而出。

  一个跟头便已去到了数十丈开外,再一闪,silhouette 彻底disappeared 。

  slightly 幽香,一闪而过。

  而身在最外围的一位Supreme 山Disciple ,Earth Grade Grade 7 cultivation base ,却因为其Great Heaven Mirror 任务目标身份,在这一剑之下,咽喉位置喷出Blood Sword ,身子软软扑倒在地。

  根据Great Heaven Mirror 资料显示,此人曾经因为自己的家族与地Fang Family 族争执,酒后仗剑灭了对方整个家族。

  亦因此,他出身的家族,在当地雄霸一方,不可一世。

  然而今日此刻,一剑之余,却将一切都还了回去。

  没有了martial power 支撑,这个因外力介入,强行提升起来却并没有太多实力底蕴的家族,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可想而知。

  “董笑颜!”

  莫远图一声厉吼:“有种的出来正面对战!”

  远远地传来一声彪悍的回答:“this Miss 这世人注定不会有那种东西,莫远图你不是脑残吧?”

  随后,任凭莫远图and the others 再如何的骂阵,或者出言讥讽,彼端都是一声不响,似乎这位云宫玉剑已经离开了。

  可jungle 幽幽,不时有阴风鼓动,纵使天色大亮,Supreme 山众人仍旧大感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不寒而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夺命之剑,一瞬枭首。

  “还……还去搜温柔么?”有人颤巍巍的问。

  “先结成三角阵,先对付这位云宫玉剑再说!”

  莫远图面如沉水。

  ……

  Feng Yin 疾驰狂奔,在空中好似幻影一般的急疾掠过。

  Feng Ying 生成七尾之后,对于风之掌控,更上层楼,可以自有掌握风力为己方之人movement method 加速加成,再搭配Feng Yin 此刻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以及Stealing the Heaven to Substitute Sun movement method ,极限狂飙之下,几乎是肉眼难见。

  但纵使是这样的移动速度,沿途仍旧还遭遇了两波劫杀。

  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的大环境就是如此,举凡是单独行动,几乎照面就会被判定为温柔本柔,灭杀了再说,至于担心误杀什么……不存在!

  所幸Feng Yin 当前的速度委实惊人,立即变向逃走,轻易便摆脱了追兵。

  纵使后面高声疾呼温柔休走,契而不舍,但现在几乎整个jungle 随处都是这种喊声,听得喊得实在太多,大家反而不会相信:谁知道你追的是谁?反正不是温柔!

  好一通的极速狂飙,有惊无险,终于又找到了一棵曾经点化的大树,一如之前般的潜入树身,查看收获。

  this time 打劫,收获可谓寥寥。

  也就是收缴来的兵器,还有随身携带的一些伤药以及几块Spirit Crystal ,能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半点都欠奉。

  但Feng Yin 对此并不气馁。

  因为他现在已经知道,space ring 乃是稀罕物,估计那八个人的随身物资,全都放置在自己抢来的那个戒指里边。

  “那小子既然是上弦月Sect Master 的儿子,估计这个戒指的内置空间不小。”

  “所有人东西都在里面,怎么也可以期待一二吧?”

  Feng Yin 对这次的收益,充满了期待。

  除却Feng Ying 手上的那枚超大空间的space ring 之外,Feng Yin 手上也有一枚space ring ,嗯,就是之前熊皇夫妇给的那枚。

  那枚戒指里面装满了谢礼,价值相当的不菲,但内容空间却没多大——作为一个适合送礼的space ring ,你能指望它有多大?!

  当然,这只是Feng Yin 的个人想法,有猫皇给予自己女儿的超大space ring 珠玉在前,其他的space ring ,真的难以入眼了。

  其实熊皇夫妇所送的space ring ,内容足足一立方的空间,虽不敢说多稀罕,却也绝非等闲人能够拥有的。

  偏偏Feng Yin 现在……自觉rich and imposing ,两袖金山,那点空间,自然越发的看不上了。

  这又有好货入手,自然稳定心神,immediately 破解space ring 禁制。

  所谓的破解禁制,套路基本如一,就是spirit strength 逐步渗入,点滴抹去原主的Divine Soul Seal 记。

  本来在Feng Yin 想来,自己轻易狙杀Sect Master 儿子,破解他手上的space ring ,is this not just reaching over to snatch away the grain ?

  可是这一抹一尝试,才知道自己想当然……现在自己simply 抹不掉抹不动;因为上面的Divine Soul Seal 记,赫然是Heaven Grade 的,而且品阶不低。

  自己原本以为的Sect Master 之子夏静云的spirit strength ,仅止于依附在上面,拥有使用权而已。

  换言之:这枚戒指的真实主人,simply 不是这位Eldest Young Master !

  “也不知道是他爹,亦或者是他妈的。”

  Feng Yin 忍不住扭曲了脸,喃喃道:“这事儿真是他妈的!”

  space ring 是到手了,但是现在……不能用!

  这结果真是让Feng Yin 郁闷。

  但现在这情况,Feng Yin 是真的束手无策,就只能用自己的神Soul Power 量慢慢磨。

  但这就变成一个水磨工夫,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彻底完工。

  Feng Yin 抹了一会之后,心气耗尽,很不耐烦的将之交给了Feng Ying 。

  有主之物,除非对方死了。

  否则就是拥有超出对方很多的spirit strength ,才有可能迅速抹除。

  而这枚戒指的原主明显是上弦月高层所有,就Feng Yin 现在的这点spirit strength 与人家相比……不提也罢!

  “兴冲冲的冲过去抢了一个戒指,兴高采烈的尝试为己所用,结果却是不能用!”

  Feng Yin 这个郁闷就甭提了:“这岂不等于是花了大价钱找了媳妇,却是个石女。”

  Feng Ying 很活泼的将戒指收起来,小脸儿仰起来,充满了洋洋得意。

  嗯,你没有怕什么,我这不是有么,咱俩共用一个就行了,还更亲密些。

  要是你自己也有了……我这个还有啥用?

  哼哼。

  “咿唔咿唔……”

  Feng Ying 兴高采烈的安慰Feng Yin ,但内涵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味道,丝毫也不加掩饰

  Feng Yin 如何听不出来那一股子味道,忍不住白了Feng Ying 一眼。

  在一边的Nether Soul 蛇,愈显安静乖巧,盘成一个袖珍玲珑可爱的茶杯口大小圆圈,小眼珠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充满了小意与讨好。

  不管是对Feng Yin 还是Feng Ying ,都是大佬,都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Feng Yin 休息一会,感觉精神已然足满,于是伸出来手指,手指开始闪光……

  …………

  【晚上还有一更。预计十点左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