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295

  第295章 猫皇到来【为白银Alliance Leader 海魂衣加更10完毕】

  当前当务之急,还是先提升一下战力最好,而点化,乃是不二之选。

  立竿见影成效显著。

  Feng Ying 急忙耳朵一耷拉,pu’ sound 跳进了口袋里。

  显然,现在还是不需要的状态。

  Feng Yin 从善如流的便将手指变幻了一下,转为gathering spirit enlightenment 。

  着!

  一指点落在Nether Soul 蛇的头上。

  Nether Soul 蛇登时兴奋得险些晕过去。

  这等天大的机缘,不意这么快就来了一次。

  主人真是天底下第一的大好人啊!

  Nether Soul 蛇认真体悟,只感觉一股神奥至极,难以言说的力量进入了身体,刹那间似乎连根基底蕴,都在缓缓增加,有所超脱。

  Nether Soul 蛇小绿豆眼眨了眨,然后,泥巴一样的软倒,从一个圈圈,变成了一根筷子型。

  四仰八叉。

  再然后……身上的蛇皮,开始干燥起来。

  Feng Yin 一把捞起来,随手装进了另一边口袋。

  跟着就是拿出来一堆吃的喝的,放在树洞里。然后展开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开始cultivation 。

  Feng Ying 也从口袋里爬出来,到了他胸前,彼此依偎,再度进入共同cultivation 的模式状态。

  原本一进入cultivation ,时间会过得很快。

  但这次貌似才过了也就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

  外面突然陷入吵吵嚷嚷,轰轰轰的战斗声音氛围之中。

  Feng Yin 心念陡转,眼珠一转。

  突然想起来那些被毁坏的大树。

  猛提一股spirit essence ,急疾在树身点了一下,然后带着一蛇一猫,整个人潜到了更深的地下去。

  事实证明,Feng Yin 此举实在是明智——

  Feng Yin 与两小才刚沉入地下一丈不到一刻钟的光景……

  随着轰的一声爆响,露在地面之上的大半截树身,被战斗余波波及,直接给打飞了。

  那可是承受过Feng Yin 点化,几乎有三人合抱那么粗的硕巨树身,被forcibly 打得稀烂。

  几与大树fuse together 的Feng Yin 分明能够感觉到,大树的疼痛。

  地下的所有树根,尽都在剧烈痉挛。

  纵使得到了Feng Yin 提醒,早已将本身精华与能量都转移到了根系这边,但整个主干加上树冠,瞬间化为无有,。对于This big tree 来说,仍旧痛彻心扉,无以复加。

  就好像一个人被削成了人棍,就算未来还能再长出失去的手脚,但就当下而言,仍旧是痛不欲生,难以忍受。

  “放心,我会帮你恢复的,马上就好。”

  Feng Yin 用手撑着左近的树身,柔声comforted 。

  同时再度运转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的力量,将之导入树根中,这般作法其实收效甚微,超过六成的spirit essence 点滴逸散,但却能让这棵古树消去许多疼痛感,缓缓安静下来,Feng Yin 便觉得值得了。

  外面的战斗仍旧持续,且有愈演愈烈之相。

  Feng Yin 小心分辨片刻,发现外面乃是三个人围攻一个。

  “温柔!obediently surrender 吧!”

  “放你娘的屁!你才是温柔!伱老子温柔!你grandfather 温柔!你全家老小都是温柔!”

  “jie jie jie jie ……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相信你不是温柔么?brothers 加把劲!”

  “……”

  Feng Yin 在树洞里,啼笑皆非的同时,却又感觉到了愤怒和无力。

  这场变故,演变至今,竟然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怀疑你是温柔就直接下手!

  不由分说!

  就在Feng Yin 意欲静心感应外面四人的真实实力如何,正在思考是否要再做一次渔翁的时候……

  外面突然重归安静。

  身在地下树洞里的Feng Yin ,却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窒息。

  心脏也几乎停跳。

  上面正在战斗的四个人,更是不堪,齐齐倒在地上,一个个浑身发抖,face deathly pale 。。

  那是一股浩瀚的威势,骤然降临,几乎令到Feng Yin 的心脏就此停跳!

  擦,这是什么存在来了?

  只听上面一个清雅的声音道:“你就是杀手温柔?”

  “不……不是啊!大人,我不是温柔!我是……啊!”

  突然一声惨叫,想必那人已经被后面来到的那位Great Expert 抓到了手里。

  随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

  随着扑通一声,如同一滩烂泥被扔在地上那种动静。

  那清雅的声音带着明显失望,indifferently said :“搜魂结束,不是温柔。”

  随即就听见一阵阵‘得得得’的声音,却是之前原本围攻的那三人在颤抖,牙齿在打颤。

  “你们三个,他分明不是温柔,你们为何说他们是温柔?”

  那清雅的声音问道,声音not happy nor angry ,似乎很是平静。

  dong dong dong 的声音响起,是那三人在不停息的磕头求饶:“大人饶命,我们只是怀疑他是温柔,此处密松林loner 极少,谁也不知温柔的真实相貌为何……”

  “怀疑就可以随意杀人么?”

  那清雅的声音淡漠道:“你们三个,是叫什么名字?”

  随即就听见报名。

  那清雅的声音nodded ,道:“原来都是Great Heaven Mirror 的任务目标……那就好说了。”

  随即就听见“大人饶命啊……”

  然后则是crack crack 的声音响起,似乎是什么折断了。

  求饶的声音就此戛然而止,只余咕嘟嘟的轻微声响,似乎是鲜血从颈腔流出来的动静。

  显然,这几个家伙已经被完成了任务。

  那清雅的声音满是怅然意味,喃喃叹息道:“世间丑恶除不尽,人间魍魉已遍布;何时方能清寰宇,如何才会靖天下?”

  “我辈,任重而道远啊。”

  然后地面上就没有了声音响动,那人似乎是离开了。

  Feng Yin 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屏息凝神,concentrated attention completely ,就只在地下默默的运转功体,连怀里的Feng Ying ,也得到了Feng Yin 指示,肚皮不再呼噜了。

  上面这个清雅声音的主人,不知道是谁,但那一身cultivation base ,显然已经去到了超出自己认知的恐怖级数。

  以Feng Yin 的判断,之前上面战斗的四个人,其中最低的也有Earth Grade Peak 层次,或者就是Heaven Grade 修者也大有可能,但那清雅声音到来,但只是用imposing manner 就将那几个人给压倒了。

  那几人根本不敢反抗,连待宰羔羊都算不上,最后不过随手一捏,就全部捏死了。

  如此不难想见这个人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该有多么恐怖。

  “难道是九色Supreme 之中的某人到了?”

  Feng Yin 心里嘀咕。

  虽然对方说的话,似乎是大仁大义,更是Great Heaven Hand 杀手中的Peak 人物。

  只言片语间,尽是胸怀天下,顾念苍生……

  但Feng Yin 现在可是谁都不敢相信,难以尽信!

  就算对方真是大义之人,他也不会信!

  鬼知道对方走了还是没有走?

  一个cultivation base 实力超出了他认知的Great Expert ,近在咫尺,这就已经是一件再恐怖不过的事情了。

  如此过了大one hour 之后,突然又有一股如同青天塌陷的imposing manner 降临。

  Feng Yin 的一颗心再度跳到了嗓子眼。

  擦,怎么又来一个?

  不对,后来者直往此地,岂不是说明……之前那人根本没走,还在此地?!

  跟着Feng Yin 就听见一个声音道:“白虹,原来是你在这里杀人。”

  这个声音,充满了锐利的味道。

  只是听声音,就如同看到一把cold light 绝世的利剑,纵横披靡。

  Feng Yin 心思兜转之余,浑身冷汗冒了出来,片刻功夫已是汗透重裳。

  原来没走那人竟是九色Supreme 之中的白虹!

  Qi State 的擎天white jade 柱,架海Purple Gold Bridge 。

  但是,他刚才为什么不走呢?

  他刚才杀了人,完成了任务,左近再无生息,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在这里安安静静的等了足足one hour ?

  这个问题,细思极恐。

  Feng Yin 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浑身出汗出到虚脱。

  只听白虹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诧异的说道:“蓝丹?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以你的脾气,不应该对这些事情感兴趣才是。”

  蓝丹!

  Feng Yin 眼前一黑。

  赫然又是一位九色Supreme 中人。

  但听那蓝Pill Dao :“刚宰了那centipede Monster Sovereign ,才待回家看看,正巧打从这里路过,意外发现你这有强烈气机波动,不知道是那位old friend 在此,一时好奇就下来看看,却撞见了你这old fart 在这里开杀戒!”

  白虹laughed ,道:“绿影怎地没跟你一道?”

  蓝Pill Dao :“她也是顺着这个方向走的,按照她的脚程,此刻应该距离这里不是很远,稍后自有因应。”

  白虹笑吟吟的道:“相请不如偶遇,这番因缘际会,大家都是destined person ,你下来陪我一起吧。”

  蓝丹摇摇头:“算了,机缘这个玩意,难以多人分润,但让我好奇的是,你刚才站在这里不动,可是有为而作吗?”

  白虹faintly smiled ,道:“不过就是一种感觉而已。”

  “感觉?”

  “不错,我之所以来到这边,就是感觉左近似乎有股质地远胜寻常修者spirit essence 隐蕴。但查遍了附近方圆之地,连地下我都没有放过,尽皆用Divine Consciousness 扫过了一遍,却没有任何发现。”

  白虹以一种拿捏不准的语气说道:“为何会如此,委实是难以想通。”

  蓝丹大笑:“这世上,还有能逃过你Divine Consciousness 探测的手段secret technique ?更遑论是距离这么近的区域?白虹,你近来不会是因为操劳过的,以至于生出了幻觉吧?”

  “操劳过度?或许吧。”

  白虹犹豫的说了一句。

  蓝丹的声音爽快的说道:“对了,你最近可有Azure Abyss 他们的消息?”

  白虹顿时眯起了眼睛:“Azure Abyss ?他们whereabouts unknown 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怎地有此一问?”

  “我纳闷的是他们五个人怎么会一起失踪?”

  蓝丹皱着眉头:“我总感觉,这里面有事。”

  他开玩笑地说道:“白虹,不会是你用诡计摆了他们一道吧?”

  白虹苦笑:“我多么希望真是我摆了他们一道,只可惜不是,我没这通天的手段。”

  蓝丹没有说话。

  白虹道:“对了,前段时间看到Purple Emperor ,还专门说起这件事情……”

  蓝丹截口打断,带着一股厌恶说道:“在我面前别提这个名字,我看他不顺眼已久。”

  白虹摇头失笑。

  “走吧,一边走一边聊聊天。”

  蓝丹拉着白虹:“哎,不要看了,这里没人!你说你这疑心病,什么时候能轻点?现在什么情况,咱们俩齐集一地,咱俩都发现不了的那种存在,当真现身,你能打得过人家?”

  “走了走了走了。”

  蓝丹不由分说的拉着白虹走了。

  感觉到那种滔天的imposing manner 逐渐离开,Feng Yin 缓缓松下了一口气。

  终于走了!

  但是接下来,他又一次的傻眼了。

  因为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远方响起,夹杂着凌厉的killing intent :“白虹,你来这里做甚?”

  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还是cultivation base 极高。

  更要命的还在于,这个声音的主人,Feng Yin 很熟悉。

  他曾经听过。

  正是Feng Ying 的mother 。

  猫皇!

  猫一妙!

  …………

  【累毙,吃饭去。】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