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301

  第301章 我们从哪来?

  可吴傲和李展两人现在才知道,真实情况居然是这么一回事!

  刚才亲眼目睹那花生米也似的小东西,以及缺少了相关配件的情况。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自然immediately 就能猜想到自家老大是没有生儿育女能力的!

  但是……后续问题随之而来了。

  老大不但娶老婆,还一个接一个的纳妾,儿子女儿虽然生的不算频繁,但人头数也颇为不少呢!

  至少在外界看来,家庭美满其乐融融,那些女人们一个个容光焕发滋润的很是美妙的样子,这些可都是殊难作伪的。

  可现在的现实是,应该干这活儿的人没有那能力……那么莫远图莫远卿这些儿子女儿们……却又是从何而来?

  不敢想!

  明知道不该想,不敢想,可这个问题一波波的不断侵袭两人,两人不禁头痛了起来。

  这一刻,恨不得刚才自己的眼睛瞎了,啥也没看到还好些。

  两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复杂到了极点的神色。

  “哎……”

  “哎……”

  两人同时长叹。

  “second brother ,这个……真是意外。”李展愁眉苦脸的sound transmission 。

  “老三,噤声,我们啥也没看到!”吴傲吓了一跳。

  “不能再说了!”

  “恩恩……可是这些child ……”

  “我曹你,住口!”

  ……

  莫远图两人终于给自己亲爹处理好了伤口,换完了药,跟着魂不守舍的站起来,一时间居然不知道往哪边走,楞hehe 的站在那里,只感觉脑海中一个宇宙炸裂一般。

  好半晌过去,两人愣是没有恢复半点的思考能力。

  “伱们两个过来。”

  吴傲took a deep breath ,忍住头皮发炸的感觉,beckons with the hand 。

  莫远图两兄弟walking corpse 一般走来。

  “刚才的事情,全部给老子烂在肚子里!知道么?”

  吴傲郑重说道。

  莫远图魂不守舍的nodded ,muttered :“Uncle Wu ,可是我们这……我们,我……”

  他僵直着手指头,指了指莫远卿,又指了指自己,张着嘴,却说不出话。

  意思不言而喻:我俩哪来的?谁过手的?

  吴傲和李展的脸色齐齐一黑。

  我们能知道你俩哪来的?

  老子又特么不是你爹!

  反正不是老子过手的,爱谁谁!

  “闭嘴!”

  吴傲黑着脸:“一切等你爹醒来,自然会给你们交代!”

  pu!

  莫远图一屁股坐在地上,只感觉头痛欲裂,忍不住两只手抱着头,身子蜷缩成一团。

  莫远卿亦是毫无形象的瘫坐在地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一棵树,但眼神空洞,分明是啥也没看在眼内。

  “大家都pull yourself together ,分班警戒!”

  李展咳嗽一声,到现在说话还感觉自己嗓子有些不大正常,沙哑得很。

  “是。”

  地上,一直昏迷不醒的莫晴空似乎颤抖了一下,却又没有更多的动静

  ……

  重新踏足地面的Feng Yin 一路小心而来。

  对于Supreme 山的那位Fifth Peak Peak Master ,莫晴空,Feng Yin 是真的将之恨到了in the bones 。

  即便是将Purple Emperor 与之并列,让Feng Yin 选择,以Feng Yin 当前的心态,多半都会选择后者灭杀之!

  实在是这个搅屎棍,将所有事情都败坏在他的一张嘴几句话里,原本大好的脱困机会,却因为this bastard 的一番话,几乎演变成了Human Race 与Monster Race 之战。

  更导致自己只能这般的鬼祟行事,随时在critical moment 跳舞。

  若是不能搞死Supreme 山几个人,Feng Yin 真真是死都咽不下这口气!

  索性这家伙受伤甚重,机可不失,Feng Yin 咬着牙,一不做二不休,一路找寻Supreme 山之人!

  哪怕是自己再付出一次重伤的代价,也绝不让this bastard 好过!

  for a nobleman to take revenge ,十年不晚!

  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Feng Yin 报仇,一刻嫌晚!

  Feng Yin 有为而动,心有所向,可是寻觅Supreme 山众人踪迹的沿途走来,一路却是超乎寻常的平静。

  九色Supreme 和Monster Sovereign 们降临此地的消息,不知怎地已经传开了。

  原本还很嚣张的各Great Sect ,一个比一个快的熄火了。

  各Great Sect 门都是最识趣的存在,既然有这等powerhouse 到来,便意味着众人再没有任何机会了。

  即便有人逮到了温柔,打死了温柔,可收获到了的那些东西,也必然会被收走。

  不给?

  你不给试试!

  作为屹立于Human Race 顶峰的九色Supreme 甚至都不用伸手要,只要问一句就可以了:温柔是谁杀了?

  那就已经意味着一切尘埃落定了!

  更遑论Human Race 九色Supreme 之外还有Monster Race Monster Sovereign ,他们都是为杀手温柔站台的!

  且不论这个说法true or false ……这个不重要,这其中的风险实在太大,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要知道,各Great Sect 此行收获得盆满钵满,不虚此行,光是抢劫,就不知道抢劫多少次。

  迄今为止,陨落在这里面的Earth Grade cultivator ,已经超过万人;而陨落的Heaven Grade cultivator ,亦超过了两千大关!

  此次变故,足足堪称Human Race 修者的一场浩劫!

  刚开始的时候,Heaven Grade cultivator 在这片丛林中,就足以称王称霸,纵横披靡。

  杀孽却也因此而起,修者陨落良多。

  而随着各Great Sect 的人、尤其是二宫三山四方无边的人到来之后,几乎是专门挑着独行的Heaven Grade 修者来杀!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人身上最肥:已经在这里提前好多天抢劫了那么久,身上肯定有许多的好东西!

  以这样的目标落手,定然无虚。

  而事实上也的确就是如此。

  基本每次成功抢到一个的收获,即便是让Great Sect 中人也要眼前一亮、兴奋不已。

  亦是从那开始,Heaven Grade cultivator 的噩梦到来了,完成从hunter 变成被hunter 的角色转变。

  其中尤以那些跑单帮的为甚,每天被人喊着‘温柔你别跑’这样的话追杀,天天都是东躲西餐,比真正的杀手温柔更惨。

  毕竟,他们可没有Feng Yin 的诸多底牌,被盯上了,便是跑都跑不了。

  可想要从这里出去,就只有一个可能:温柔死去!

  唯有确认温柔死讯,Chu State 和各Great Sect 的禁制才会撤销,否则……你就慢慢的等着吧!

  好多Heaven Grade cultivator 后悔得肠子都肿了,却又只能被动接受。

  所幸九色Supreme 和Monster Sovereign 到来,这种由上而下的猎杀动作才收敛了大部分,但若是不好彩的迎头撞上,却也还是抢你没商量的,dead men tell no tales ,你不死谁死?!

  Feng Yin 一路疾行,蹑足潜踪,沿途还是遭遇了两场大战!

  尽都是打得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此方森林都打崩了几百亩的那种大战。

  而且这两场大战,对战双方都是同样两伙人:熊皇率领熊族和白虹大战!

  此时此刻,不但狐皇和猫皇不知道哪里去了,蓝丹绿影同样不知道哪里去了。

  只余熊皇仗着己方人多势众,哦不,熊多势众,往来整个区域围剿白虹。

  单以battle strength 而论,自然杂合了整个熊族高端battle strength 以及熊皇本身实力更为优胜。

  但是,说到克敌制胜,反而没啥用处,没有受到掣肘的白虹,傻了才跟你正面硬抗,死战不退。

  白虹并不刻意躲避,遇到了就是大战一场了,斩杀几个熊族expert ,在你熊族完成合围之势之前遁走,堪称轻而易举,自在从容而去。

  熊sovereign aura 得肚子都要爆炸了,越打越怒,越怒越想打,可就是拿不下白虹,你能奈何!

  白虹的实力,是真正意义上的凌驾于熊皇之上,而且还高出去不止一筹。

  虽然熊皇率领群熊,综合battle strength 更在白虹之上,但前提必须如之前的Purple Emperor 一般,一战到底,死战不走,才可能会悲剧。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面对综合实力比自己更强的熊族联军,白虹可能会死战到底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白虹在满森林的找温柔,找Nether Soul 蛇,找little kitty ,三者其实如一。

  而熊皇同样再找以上三位,却还另加上一个目标:找白虹,理由类似蛇王于Purple Emperor 。

  而猫皇与狐皇在之前的混战之余,悄然隐去形迹,对于森林中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再参与,任何战斗,都没兴趣。

  除非是温柔的名字出现,她们才会隐身在旁观察,发现不是即时离去,绝不恋栈。

  而绿影和蓝丹,则是不知道为何原因,彻底的消失了踪影。

  从那之后,虽然Peak powerhouses 都知道这两位九色Supreme 并没有当真离开,却再也没有人得见尊颜。

  下午,in the sky 几乎不见半点云彩,斜阳晚照,令到整片树林都铺满了阴影。

  树叶反光,golden light 烂然,树下却唯有幽深的阴暗,如同一棵棵的大树,分隔了阴阳两重天。

  而Feng Yin ,也终于找到了Supreme 山entire group !

  “扑簌簌……”

  一棵大树摇晃着枝叶,一根树枝,远远的指向一个峡谷位置。

  为了得到Supreme 山众人的确切下落,Feng Yin 可是下了不少力气,点化多株大树,广布眼线,却也是不久前才确定了Supreme 山众人的下落,而今,下落更详尽了——

  Feng Yin 清晰地感应到了大树传来相关Supreme 山的消息:主人,你要找的人,就在那个峡谷里面。

  Feng Yin 精神一震,却让大树与彼端的大树取得联系,传递消息。

  有好处有好处!

  主人来了!

  那边的大树自最外围位置转而向内里联系。

  然后,Feng Yin 采用最稳妥的方式,一路稳扎稳打,从这边到了彼端最外围,并不冒进,选择点化树木,然后从外围作为跳板,到了中间,一路点化,隐藏,再前进,如此一步步往里面靠近,堪称一步一个脚印,再稳健不过了……

  终于,在峡谷一侧,一棵扎根在石头缝里的降龙木大树,成了Feng Yin 最新的安置场所。

  隐身在这里,可以尽览峡谷中Supreme 山所有人的位置!

  距离最近的,也就是最外围的,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

  这个距离,于Feng Yin 而言,已经不能算是距离了。

  Feng Yin 进入树身之后,当机立断,啪啪两指头点在大树身上。

  这株降龙木登时差点就幸福晕了过去。

  外面,Supreme 山这伙人的情况,似乎有些诡异?至少气氛是分外的沉闷压抑!

  但Feng Yin 对此却不以为异。

  毕竟为首者莫晴空突然伤成这个样子,气氛不沉闷压抑才怪了呢!

  这也就导致了Feng Yin 也没往别处想。

  但就在Feng Yin 绞尽脑汁思量下一步怎么办的时候,只听见那边一个人说道:“我去解个手去……big brother 你去不?”

  Feng Yin 顿时都愣住了。

  这特么……解个手还要约着一起?你们……挺会玩哈!

  接着就听到另一人道:“好极,我也去解个手去,一起吧。”

  声音虽然有些沉闷,但是Feng Yin 仍旧能听得出来。

  这是莫远图的声音。

  Feng Yin 不禁替这两兄弟啼笑皆非了。

  “你们兄弟俩,撒尿也要一起?”

  真是……

  只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these two people 居然向着这棵降龙木而来!

  Feng Yin 都愣住了。

  你们俩,特喵的找的挺巧啊。

  脚步声就在近在咫尺的位置停下。

  簌簌的声音响起。

  显然弟兄俩一起解开了裤子。

  “big brother ,我们到底从哪来的?”只听莫远卿的声音,充满了苦恼的问道。

  这句话让Feng Yin 都迷惘了。

  听着chi chi chi 飞溅到树皮上的水流声,Feng Yin 就隔着一层树皮在里面,都能感觉到尿骚味儿了。

  但还是被这句话闹了个一头雾水?

  你们从哪来?

  你们不是从Supreme 山来么?

  这家伙脑子有病吧?

  …………

  【有人说这情节没意义,咳,布置个家庭作业:我为何要写这两章?呼应的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