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345

  第345章 紧锣密鼓【二合一】

  “这天下苍生嘛……he he he ……”

  Feng Yin 嘲讽的laughed :“这个Bai Yiwen ,看错我了。不过这段时间,的确是一个机会。”

  “这段时间,你需要准备一下,我应该需要你的呼应。”

  Feng Yin 对不偷天可说有十足的把握。

  而事实也证明,不偷天的确可靠。

  “白云苍狗,世事变化,尽皆不过是一场红尘历练。”

  Feng Yin 留下一句话后,就走的无声无息:“丁员外,世事一场大梦,红尘一场历练,太走心不成,太不taking seriously 也不成啊,进退自如,行之有据,方才是有道之士,慢慢的悟吧,he he he ……”

  “many thanks teacher 指点。”

  看着Feng Yin 离去的背影,丁猴深深行礼。

  他对这位年轻的teacher 可以说是发自内心的敬仰,每次见面总有一股子不可抑制的激动。

  immortal 啊!

  这可是immortal 啊!

  上次我送teacher 过去的时候,teacher 也就不过Earth Grade Grade 9 还是啥来着?

  反正cultivation base 不高,浅薄如纸的那种!

  但现在赫然已经Earth Grade 上Grade 3 了!

  这满打满算才多长时间?

  这是正常人cultivation speed 吗?

  要说不是reincarnate and recultivate ,拥有前世的cultivation 经验,外加超卓innate talent ,以及无数high-quality 资源,可能吗?

  这就是活着的Spiritual God !

  这就是话本小说中的金大腿,这就是God 赐给自己的Supreme 福源啊!

  不抓住,不抱紧,不死死的揽在怀里,那还不如一头撞死去!

  跟在这样的人身边,岂能没好事?

  而且,这位貌似一回来就来找自己,显然,对自己也很是看重。

  毕竟自己是这位immortal 在红尘俗世之中,在面前暴露身份的Number One Person 。

  想起当初那鬼使神差的相遇,丁猴越发感觉,自己定然有Great Destiny !在那种情况下,居然遇到了immortal !

  hehehe ……

  而且这位Immortal Master 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也已经有了打算。

  自己只需尽量配合,尽量配合好,务求尽心竭力就是。

  眼珠转了转,丁猴又下令steward :“等下去将这条街的铺面都买下来,溢价无妨,尽速办好交接。”

  steward :“???”

  “照我说的做,无需考量其他。”

  丁猴道。

  “是。”

  “先从这条街开始,打造成专属自己的势力范畴领域,营造出一个Immortal Master 可以放心的,可以随时见面的场所,要是每次见面都这么cautiously ,难免会出现纰漏。”

  “先将这一片变成自己的,然后再慢慢的闹中取静,最为妥当。”

  “能够用世俗金银办成的事情,何须思量许多,尽力尽速办好才是正经!”

  丁猴转而开始想Feng Yin 将要交给自己什么事情,touched the chin ‘我应该需要你的呼应’,这句话啊,很有点意味深长的意思啊!

  会是造势么?

  丁猴摇摇头,倍觉全无头绪,索性不再考虑。

  Immortal Master 行事,profound mystery ,自有其节奏趋势,自己只需尽力配合就好,上位者可是最忌讳手下人猜测其心思!

  这一天的晚上,又有一桩怪事发生——Xu Family 兄弟不见了!

  Wu Tiejun 的暗桩汇总的情报是:Xu Family 兄弟进入Inn ,如常回房休息,却再也没见出来。

  Wu Tiejun 听了回报,如何还猜测不到是Feng Yin 出手,现在的Yue Prefecture City ,还真没有太多这般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之辈。

  嗯,主要也是Xu Family 兄弟的身份地位太过渺小,惹不动实力太强的expert 针对。

  “尔等且稍安勿动,大惊小怪,待确定Xu Family 兄弟安全之后,伱们就撤回吧。”

  “是。”

  Wu Tiejun 交代一声。

  他之前派人护持,就是怕当初Flying Wing Court 那批人会从Xu Family 兄弟身上下手,探寻Divine Doctor Feng 的线索。

  此刻虽然基本可以笃定是Feng Yin 接走了Xu Family 兄弟,却还是决定再等等,以策万全。

  而在大院子里,庒巍然夫妇那边,Xu Family 兄弟正一脸激动的看着Doctor Feng 。

  一别多日,风采依旧的风大郎中,满面春风的笑着:“两位,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

  “Doctor Feng !”

  兄弟两人竟然pu’ sound 跪在了地上。

  这点连Feng Yin 都没有想到,大惊:“这是干撒子!”

  殊不知在Xu Family 兄弟心里,两人就只得一个想法,Doctor Feng 为自己兄弟两人洗经伐髓,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可说是爹娘之外的第二大恩人!

  此刻乍然见到,不约而同的齐齐下拜,跟着就是嘴巴一歪,差点没哭出声:“可算是找到您了……”

  想到这一路的艰辛,忍不住就掉下眼泪来。

  “都还活着,那就挺好。”

  彼此唏嘘一番,好不容易都平静下来。

  在说到以后两个字的时候,兄弟两人不约而同的出口:“以后我们就跟着你了,哪也不去了!”

  “反正就跟定你了!”

  两人一脸的铁血丹心,倾心相随,誓死不弃,此志不渝。

  Feng Yin 不禁想到,现在的我缺人吗?

  缺!

  缺是肯定的,自己现在比谁都要缺人手。

  但这个“缺”却有一个前提条件——得是可靠人手!

  然而Xu Family 兄弟,可靠是再可靠不过,却又实在是太可靠了一点:这俩人,至少在燕人眼中,基本就等同于Divine Doctor 本人。

  Divine Doctor 的最铁杆伙计,往昔Conscience Clinic ,除了Divine Doctor 之外的仅有员工。

  speaking from a certain perspective ,Divine Doctor 加Xu Family 兄弟,等同Conscience Clinic !

  那这是否说明,Xu Family 兄弟在什么地方,就等同Divine Doctor 也在什么地方呢?!

  这事儿整的。

  Feng Yin 思量着,收下两人是肯定的,但是该怎么安排呢?

  猫皇眼珠一转,插言道:“与其被动,莫如主动。Xu Family 兄弟既然已经做了这么久的义工,何妨做到完工呢?”

  “怎么说?”

  “Xu Family 兄弟来到Yue Prefecture 的来意早已昭然,就是来寻找Divine Doctor 的,若然买间铺子,以此为根据地,等待Doctor Feng ,是否是顺理成章的情理中事呢?”

  “顺理成章又如何?”Feng Yin 表示不解。

  “Xu Family 兄弟存在本身已经深具用意,他们开设的铺子,势必引来all influence 的关注,暴风vortex 的中心,反而安稳异常,且必然可以把水搅混,只此一项,就已经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庒巍然一听猫皇开了个头就明白了。

  这是高招啊。

  你们找Doctor Feng ?

  那就给你们俩绝对能找得到Doctor Feng 的人出来。

  相信再没有比Xu Family 兄弟更惹人眼球的存在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们过几天天去你们的铺子,正好将缴获的许多乱七八糟物事,以后放在铺子里出售,铺名就叫……恩,我想想。”

  Feng Yin 蓦然感觉,开一间杂货铺貌似挺不错。

  “我们俩?开铺子??”

  “我们哪有铺子?”

  “就是啊。”

  “我们行吗?”

  “你们肯定行啊,不行也行,嗯,你们只做Boss 就好了,其他事自然有专门之人去着手。说白了,那边你们俩在就是一个靶子。”

  “靶子?”

  “对。”

  “迷糊。”

  “不要紧,等下自然会有人和你们都交代清楚。”

  “还是迷糊……”

  “没事没事,很快你们就不迷糊了。”

  “咱们先喝酒叙旧,吃过这顿饭再说后续。”

  稍倾,一片热闹景象,开怀畅饮,不亦乐乎。

  庒巍然与Feng Yin sound transmission 两句,Feng Yin nodded 。

  确认没有weak spot 。

  那就好。

  “铺子在哪?”庒巍然问。

  “有的是。”

  “但是你以后不能负责联系了。你这目标真心有点大。”

  Feng Yin 也觉头痛。

  毕竟庄大Auctioneer 的身份,在Yue Prefecture 已经很响亮了。

  就算再如何的易容乔装,日子久了,总归会被有心人发觉。

  这时候,Feng Ying 从mother 怀里跳出来,小爪子一阵比划。

  指着地下:“喵哇!”

  Feng Yin 眼前陡然一亮,顿时心内有数,万般明了。

  而等到寒暄结束,Xu Family 兄弟惊喜过后,便即遭遇到了inhuman 的特训。

  “别人问Divine Doctor Feng 下落,问就是不知道。晓得啵?”

  “晓得,我们也在找。”

  “然后就是各种应对,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嗯,嗯……”

  可随着对话的持续,Xu Family 兄弟懵逼时刻到来。

  听着滔滔不绝、连续不断的训话,兄弟俩莫名感觉到了委屈。

  这些,竟然全部都要做到?

  is it possible that 竟要咱们哥俩去考状元吗?

  不行,太多,记不住,打死也记不住这么多啊!

  庄巍然再三引导,却见两人的回答愈发驴唇不对马嘴,这样反而容易露出不该露出的weak spot ,却是frowned ,计上心来——

  “罢了,不用你们记那么多有的没的了,你们兄弟的aptitude ,装傻充愣才是应对探问的最佳method !”

  “装傻充愣?就是咱们应付那吴大帅的手段,这个会!这个咱们熟得很!”

  “那就好,你们只要谨记凡是跟郎中相关的事,就说不知道,你们开铺子的目的就是在这等郎中闲着没事干点小活儿,若是郎中来了,咱们就撤,就这一条,懂了没?”

  “懂了,懂了。”

  这要是再不懂就没法懂了。

  “哎……”

  “还有什么事?”

  “别的呢?伙计,卖啥?柜台……”

  “这些都不用你们兄弟操心,接下来还是好好继续干你们的活。等你们把活都干完活了,自然就成shopkeeper 的了。”

  “好勒……”

  “我送你们出去,接下来的时间你们一切仍然照旧就好,就当没见到Doctor Feng ……等when the time comes ,自然让你们干Boss 做买卖了。”

  “好勒。”

  这两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心大,任由庄巍然调教摆弄,说什么是什么的。

  如此计较论定,庄巍然将两人送离small courtyard 。

  待到与庄巍然分手,两人从一道隐蔽小巷子里并肩而出,迎着夜风吹拂,倍觉心情舒畅莫名,竟有想要赋诗一首的那种冲动。

  满足。

  “这是哪儿?”

  “你管这是哪儿……打听打听……算了还是别打听了。”

  “以后万一需要找找啥的……”

  “你没听说咱们以后……哪里还用咱去费事跑腿。”

  “不需要咱们主动联系。”

  “恩,正理。”

  “万一被人抓了,咱们现在的糊涂,正好啥都不暴露。明白啵?”

  “啥意思?”

  “还没怎么地就高了?你说咱们自己都不知道去了哪,别人怎么能知道?审问都审问不出啊。”

  “高啊!难怪哥你一晚上就只是喝酒,也不问人家姓什么叫什么的……”

  “这才叫expert !expert 莫问!”

  “这又是什么说法?”

  “我知敌欲来愚我,故先自愚之。吾先愚弄自己如傻逼,君何愚我也?”

  Old Third Xu 摇头晃脑:“此便是愚者千虑,亦有一得,在这world 上,做个啥都不知道的糊涂虫,有什么不好呢?!”

  “还是big brother 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大愚若智!小弟由衷佩服!”

  “你奶奶!那叫great intelligence may appear to be stupidity !”

  兄弟俩吹牛打屁中,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他们自然非是全然蠢笨,尤其是在这种时候,知道或者说确认一个道理就可以:现在,知道的越多,遇到的危险,也就越多。

  什么都不知道,便如现在这般,才是最最安全的。

  两人果真就喝了一晚上酒,second day 高高兴兴的去上工了,与之前丝毫无异。

  除了他们自己心里有了点底之外,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感觉自己与之前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错非如此,如何能没有痕迹落在有心人的眼中!

  另一边,不偷天这会已经准备好了店铺,一切行止皆是顺理成章,行云流水,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此后,不但庄巍然不会出面,不偷天也不会出面,还有Feng Yin ,更加的不会出面。

  以上几条线,即便是挖到断,也是挖不到Feng Yin 或者庄巍然和不偷天and the others 的身上去。

  因为完全独立于外界,扛着Doctor Feng 大旗的人已经出现了,只是开的不是clinic ,而是杂货铺,如此而已。

  良心小店。

  或者良心杂货铺。

  还未开张,Feng Yin 已经将名字想好了。

  听说,道德绑架都给我准备好了?

  那就让你们来试试,我这个Divine Doctor 的良心吧!

  就是不知道我的这份良心,是不是能经得起你们所谓的道德检验呢!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结果究竟如何,谁知道呢?!

  He Xiangming 那边知悉了凌Master 归来,毕竟宠兽生意Feng Yin 可是不想放弃,御兽Master 的存在,未必不是当前转移Divine Doctor 焦点的极佳手段,但对外的具体时间还是要往后压一下的。

  Divine Doctor 与御兽Master 同时驻留Yue Prefecture 的噱头,已经足够引人注目,被有心人利用可以预见。

  那两者现身的时间点,还是错开的好,必须要有所把握。

  更深层次的理由还有:要说妖宠质量的话,还真得是那些强Great Demon 兽的bloodline 为根基更为适宜。

  若然寻常monster beast 被自己点化之后,直线攀升妖孽的地步,每一个都拥有成皇做祖之根基……这种事情,Feng Yin 感觉,自己翅膀没有硬起来之前……不是少干为妙,而是直接不干!

  He Xiangming 对此自然也是至为上心的,当即就表示自己会四处搜寻那些上好aptitude 的幼兽,为凌Master 归来做准备。

  绝不让Master 陷于归来手头却无好货的尴尬境地……

  而以往货源论,莫过于那位mysterious 的影子,也就是一口气给出四百蛇王卵的那位超级大客户。

  只可惜人家始终就没露过面,欲觅无从!

  这不禁让He Xiangming 更觉挫败。

  一个干黑活儿的,居然能很顺利把锅甩到自己这个名门Disciple 身上,然后自己逍遥快活,全然一身轻。

  这事说出来简直毁三观,与常理截然相反。

  不同于寻常的Yue Prefecture 百姓民众仍旧致力于重建事宜中,Yue Prefecture 高层,对于Yue Prefecture 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每个人都是心情复杂异常。

  在燕人全然不遗余力的宣传之下,Divine Doctor 之名响彻整个安平continent ,相信就算是最北端和最南端的Monster Race 恐怕都知道了。

  数国Imperial Family 都有风声传来。

  更有甚者,有九色Supreme 家族放出风声,言明欲请Divine Doctor 往家族一行,为Old Ancestor 治疗,且非止一家。

  如斯声势,各方尽皆震动,脑筋转得快的,早已在听到消息的immediately ,就已经身在路上。

  眼看着这新一波的如潮大势已成。

  Bai Yiwen 站在城头遥望Yue Prefecture 的方向,心下只有一个想法:如果我是那个Doctor Feng ,我还能隐藏吗?

  他以Doctor Feng 的身份立场思量了许久,始终都没有想出来破局的办法。

  在这世上混,九色Supreme 家族,七Great Empire Imperial Family ,三山两宫,那一个都不是个人之力可以抗衡的……

  只要人在红尘中,就要面对这些,或者人情世故,或者威逼利诱,亦或者……

  真真的从来没有人能够例外!

  纵使这位Doctor Feng 真的手段通天,impervious to sword and spear neither water nor fire can approach ,但你要在这world 上存在,总要有人情往来吧?

  否则Great Qin Heavenly South Path 、Rainbow Heavenly Cloth 、Yue Prefecture 驻军又如何与之勾连的?

  你之前那么大方,可以付出了那么多,现在却又一面难见,是瞧不起谁呢!

  当真拒而不见,得罪的是who ,什么势力,你自己心里清楚!

  相交于Bai Yiwen 笃定Doctor Feng 无法安然应对即将到来的howling wind and torrential rain ,关心Doctor Feng 的一干人等亦是忧心忡忡。

  即便是对Feng Yin 信心满满的不偷天丁大员外,都难免心情忐忑。

  至于He Bigu ,Wu Tiejun 等……更是心急如焚。

  反倒是当事人Feng Yin ,the past few days 里唯见心情平稳,甚至还偷空点化了一窝的老鼠。

  还抽空去了一趟城外,看望了一下Little Pine 树,还顺带点化的另外几百棵树。

  这会的Feng Yin ,几乎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富家Young Master ,带着随从,going on a scenic tour ,肆意挥洒青春,全然没有半点忧虑萦心。

  他,仿佛就没将这件major event taking seriously 。

  对此,连猫皇都表示了不解。

  他,为什么这么淡定?

  凭什么啊?!

  再三天后,Yue Prefecture City 墙全面完工,一面面红旗飘扬在Yue Prefecture City city wall 上,直若将Yue Prefecture City 天际染红,巨大的city gate 随之缓缓关上合拢。

  久违的一幕再临,城上城下,无不发出震天的欢呼声响。

  至此,Yue Prefecture 的重建工作暂时告一段落。

  城中自然还有许多满目疮痍,沦为废墟的地界,但短时间内注定是不能再施工建设了。

  因为属于冬天的严寒天时,已经全方位的侵袭了整个Yue Prefecture !

  之前之所以近乎不分黑夜白天昼夜加班加点,就是为了抢在在严寒到来之前,解决失去家园民众的温饱问题,而今既定目的不仅达到,甚至还颇有超出,情况远比预期的乐观。

  仅余的部分废墟虽然还没有清理完全,但仅止于疥癣之患,并不影响正常的经济民生,大可等到开春之后,再行处置。

  Yue Prefecture 的居民都已经安置妥当,可以确保每一个民众都能安稳渡过这个冬天,不会挨冻挨饿。

  这个方案,可是经过了He Bigu 等驻Yue Prefecture 高层再三研究之后,于六天前确认放弃余下的城内废墟,全部转入其他工地,确保在冬寒全面侵袭Yue Prefecture City 之前完工。

  而那许多俨如疮疤一般的许多被舍弃废墟,Wu Tiejun 大帅给取了个名字——江湖。

  那些即将来到,来自天南地北的病人们,江湖人们,没有下榻之地的时候,请考虑这里。

  没地方干仗的时候,也请可以选择这里。

  这种作法,堪称Yue Prefecture 上下对这些不速之客人的不欢迎态度,丝毫也不加掩饰!

  咱们也不拒绝你们,但是来了之后,食宿自理,咱们可不负责。

  Yue Prefecture 现在就这样的条件,您能呆就呆,不能呆就走人,反正肯定没人伺候outsider ,没有商量余地!

  又是三天过去,气温一路走低,北风刀子也似的接连不停,只刮得刚刚建造好的city wall ,如同变了心的女人心一般硬。

  漫天白雪,终于驾着北风,飘扬而落。

  眼看着已经是傍晚时分,在一片雪花刮到脸上的那一刻,正逢Fei Xinyu 轮值盘查各city gate 。

  如今正在南门汇总,军方与政方核查的名单。

  “目前合共有一百一十五批远道而来的江湖人,正在陆续通过Yue Prefecture 的city gate 检验。目前人头数合计,两千三百六十六人进入。”

  “这不算多。”

  “但这只是第一批而已。”

  “那也不多。”

  Fei Xinyu 满脸的无所谓:“真不多,这些不过是距离最近的一波,你看着吧,这个冬天啊,将会热闹得很。Yue Prefecture 人口不增加一百万以上……我当街表演脑袋朝地走路。”

  “……不至于吧?!”

  这位Yue Prefecture 官员头都大了:“您知道骤增一百万人口是个什么概念……真到那地步,Yue Prefecture 不得乱成一锅粥!”

  “这已经是最保守估计了!你我都是官人,不甚了解江湖人的心思,可我说的这最保守估计,全都指的江湖人。”

  Fei Xinyu 咧嘴:“也就是那种不大讲理的江湖人!”

  “……”

  “事到临头,恐惧无用,暂时把心放肚子里,这事跟你们关系不大,也就是Old He 匹夫和吴犟种比较倒霉而已,估计得被这些人连屎都催出来!”

  Fei Xinyu 一脸的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

  【已经基本好了。many thanks 大家关心和理解。情节很顺,休养一下就差不多能爆发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