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346

  第346章 良心杂货铺【二合一】

  “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上位者自然要在这紧要关头担起责任,咱们这些非上位者,当然不用担那么多的责任,咱们也不是耆老,也不是大帅,不用理会那么些有的没的!看热闹就好!”

  “我就等着看他们忙出屁来!”

  Fei Xinyu 一脸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

  跟Fei Xinyu 对接之人,满脸的尴尬。

  有心想说,你可是副帅,你咋不是上位者了?

  可他很知道Fei Xinyu 的那张嘴,终于强忍着将到嘴边的话吞回肚子里,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真要说出来心里话,Fei Xinyu 不但会骂自己,还可能会打自己。

  这货不但骂人功力愈发精湛,cultivation base 实力近来也是暴增到没人性的地步,原本稳稳压他一头的大帅Wu Tiejun ,前段时间被他修理得跟孙子似的,自己上赶着找不自在,那不是傻?!

  北风呼啸。

  万里彤云。

  千山飘雪。

  一夜之间。

  大地一片银白。

  此刻的Yue Prefecture City 内,积雪深达半尺,而大雪还在不断的飘落。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满目尽是朦朦胧胧,整个Yue Prefecture ,处处皆是wrapped in silver and white 。

  Feng Ying 兴奋的跑出来,在院子里雪地里来回奔跑撒欢。

  这是little fellow 这辈子第一次见到下雪。

  cultivation base profound 如她,对这点冬寒不说全无感觉,也是全无影响,此刻的她,欢喜得近乎发狂,雪地上刹那间就布满了梅花也似的小巧脚印。

  猫皇叫了好几次,都没止住兴致正浓的Feng Ying ,直到后来猫皇干脆闪身一掠,强行拎着后脖颈逮了回来。

  嗯,还是上手更便捷,果然是动手远胜哔哔……

  猫皇很是愤怒,little fellow 居然敢不听使唤,无论作为Sovereign 还是mother ,都有被冒渎的感觉,竟生出想要教训之心。

  可都已经将Feng Ying 压到膝盖上了,扬手扬得高高的,最终落下来得仅止于打了几下小屁股,还要是轻轻的。

  比之爱抚孰无两致……

  Feng Yin 在一边看的直撇嘴。

  要是我,大巴掌早就落下去了。

  到底是女人,还是mother ,这不还是心软了吗?!

  你打的这几下子,还不如直接说是鼓励。

  果然一放手,little fellow 又蹿了出去,直接shua~ shua~ shua~ 几下子,俨如一道迅捷的white light ,径自上了Iron Heart Cherry 大树,站在树梢上,扑棱着耳朵,四处观望。

  除了黑漆漆的滴溜溜大眼睛之外,就Feng Ying 的那一身白毛,混在pure white snow 之中simply 无从分辨。

  尾巴微微扫动之际,积雪就扑簌簌一小片一小片的落下来,融入飘雪。

  He Xiangming 披着飘雪进来的一瞬,猫皇与Feng Ying 齐齐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唯余Feng Yin 一人留在凉亭里,black hair 紫袍,雪白狐裘围脖,显得丰神如玉,飘逸出尘,搭配上左近的景致,颇有一种文人雅士,雪中烹茶的高冷范。

  “何总掌来了。”Feng Yin 并不起身,满脸尽是微笑之色的looked towards 她。

  再次看到Feng Yin ,He Xiangming 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与之前差别莫大——

  两人初初相识的时候,He Xiangming 是aloof and remote 的,一派居高临下,平易近人,那是一种‘elder sister 带伱玩’、‘要记得感恩’的心态。

  然后则是Feng Yin 展露实力,以事实逐步完善凌Master 人设,取得平等对话资格。

  等到Feng Yin 因为Gold Token 集训临行的时候,双方关系高下逆转,变成He Xiangming 患得患失了。

  至于说现在,He Xiangming 的态度,那就只能用cautiously 来形容了。

  “……小弟。”

  He Xiangming 试着称呼了一声,见到Feng Yin 脸上的笑容一如当初,高悬了许久的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这一瞬间的感触,竟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心中雀跃的感觉。

  “今天这场雪真大。”

  He Xiangming 走来,在Feng Yin 面前坐下,灿然一笑,竟让人生出nothing more beautiful can be imagined 之感。

  “是啊,重回Yue Prefecture 的First Stage 雪,didn’t expect 就这么大。”

  Feng Yin 也心下感喟,顺口接话道。

  “Yue Prefecture 这边就是这样。”He Xiangming 道:“初初开始下雪的时候就难得停下,今年这场雪,比往年要来得晚一些,雪势却要大不少。”

  “想必是上天看到Yue Prefecture 受灾,还没有准备好的缘故吧。”Feng Yin leisurely said 。

  “还是小弟心善,Heavenly Dao 常佑善人。”He Xiangming 笑眼弯弯。

  她此刻却是想到了叔爷爷说的话,若是能和小弟成为夫妻……

  但这么一想,心下sorry 的感觉油然滋生。

  看着Feng Yin 俊秀的面容,He Xiangming 不禁想到了自己可是要比他大上好几岁,再说了,这样的handsome man ……自己能把握得住?

  再说了,我心里……

  她心中one silhouette 悄然浮起,仍是那么的清晰,忍不住苦涩的laughed 。

  勉力压下了心中的念头,满面堆欢道:“小弟真是好兴致,值此大雪纷飞的时候,孤身一人,凉亭煮茶赏雪。好自在啊。”

  Feng Yin laughed ,道:“晚来天有雪,一算有客来;且将茶当酒,共赏Yue Prefecture 寒。”

  “小弟文采斐然。”

  “不过一首打油诗,何姐这句夸赞端的言不由衷,敬谢不敏,敬谢不敏啊,hahaha ……”

  “哪里就打油诗了,委实是写得好,真的好。”

  “得得,咱们之间何来这般客气,何姐向来one doesn’t visit a temple without a cause ,可是找到什么好苗子了?”

  “这场雪对咱们Yue Prefecture City 已是负担,对elder sister 来说,更是不合时宜。”

  He Xiangming 一脸愁容,道:“要知道在这样子的风雪天气里,想要捕获monster beast 幼崽,何异于难如登天。”

  “汗!”

  Feng Yin 道:“何姐都说难,那就肯定是真的难了。”

  “其实真正关键的是,Monster Race 霸道,所有高阶Monster Race 的幼崽,经历前次蛇王卵被窃之变故,都看得空前严谨起来,再加上就算偷来了未必不是巨大麻烦,自然难以适从。”

  He Xiangming 对这一点是真的很想吐槽。

  整个continent 自古到今如此,monster beast 幼崽买卖,本就是大家约定俗成,绵延inheritance 下来的。

  若非如此,Beast Control Sect 从何而来,利益何往?

  可现在的Monster Race 全然不顾这些,动辄就是打上Beast Control Sect 兴师问罪。

  前者更是发动妖潮,意图覆灭Yue Prefecture City 。

  不,前次的势头,覆灭Yue Prefecture City 不过是小意思,若非Purple Emperor 吸引了对方绝大部分的注意力,以及He Bigu 的强出头,凭Yue Prefecture City 弹丸之地,早已覆灭久矣!

  你说这还怎么玩?

  要知道,诸如“你们Beast Control Sect 居然偷我们的child !”的理由,在以往simply 是不成立的好么!

  靠!

  我们是Beast Control Sect 啊。

  不干这个我们干啥?吃啥?凭啥过活?

  “现在Human Race 势弱,九色Supreme 常年不出,据说其中多人失踪,whereabouts unknown ……已经许久不曾现迹于人间。两宫三山说好听的是不作为,说不好听的就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时至今日,人类对于Monster Race 的威慑性,近乎丧失殆尽……尤其是近来,Heavenly Sword 云宫强势威压三山,固然霸道无匹,压得三山抬不起头,可详细分析,这Human Race 内讧,岂不平白折损自家实力……”

  He Xiangming 哀叹一声。

  “嗯,这事要我说,或者是你们自己搞错了针对的对象,何姐。”

  Feng Yin 道:“这里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或者说要提醒你们的是,你们是Beast Control Sect ,不是御Monster Sect 。这一点认知,是你们迫切需要搞清楚的。”

  “Beast Control Sect ,针对的合该是monster beast ,而monster beast ,可不是Monster Race 啊,这个中差异,差天共地!”

  Feng Yin 道:“你们大刺刺的擒捉Monster Race 幼崽,等于将现成的把柄送到对方手中,simply 是在自找麻烦,自寻烦恼……自己courting death !请何姐细想,我此说是否在理,若是这一点成立的话,我感觉所谓的人类与Monster Race 冲突,并不成立。”

  He Xiangming 悚然动容,沉吟半晌才道:“是,小弟你说得对。”

  “monster beast 与Monster Race 的根本差异在于spirituality ,虽只一字之差,但个中差距难以道里记。”

  “那我们今后……”

  “今后肯定是要改变一下方向,应地制宜才是长久之道。”

  Feng Yin 道:“那样子,至少麻烦会少很多。”

  “至于说如何避免收到Monster Race 幼崽……那就是你们的事了,我不希望再有妖潮来袭之类的变故发生了。”

  “嗯,我会尽量想办法规避的。”

  “按说monster beast 的battle strength ,未必就比Monster Race 差了,臻至Sovereign level 的monster beast ,同样可以与Monster King 一战;而更high level 别monster beast ,也不乏足可媲美Monster Sovereign 的存在……比如Great Venerable Azure Abyss 的Azure Wolf 。”

  “说的也是。”

  He Xiangming 目光灵动了起来,道:“若是这样的话,我那边像样子的monster beast 倒还是有了几头。”

  Feng Yin 见状不禁失笑,他既然主动提及此点,自然知道He Xiangming 也知道这其中的差别,而此刻提及,就是意在主动点破这点,said solemnly :“那就过几天拿过来吧,我也是一路兼程赶回,想要休息几天。”

  “好。”

  He Xiangming 很痛快:“那就十天后好了,你多休息几天无妨,我也想要休息几天……”

  “咦,何姐你这段时间怎地清减至此,发生什么事了?”Feng Yin 有点好奇。

  “哎……一言难尽。”

  He Xiangming 明显不想说自己的受苦受累的苦难史,简直想想就想要叛出家族啊!

  “对了,the past few days 里你要注意一下,可能会有人找你谈事,对方直接打听到我这里来,我无法拒绝,只能推诿说你还没回来,但此说现在已难奏效。”He Xiangming 道。

  Feng Yin 目光一动:“对方是who ?何姐似颇为忌惮啊!”

  “对方是四方无边中的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之人,但我怀疑此人和蛇族有所关联。”

  He Xiangming 道。

  “嗯,我知道了。”

  He Xiangming 匆匆踏雪而去。

  几天后。

  Yue Prefecture City central area ,一处由三棵大树成品字形拱卫,若是仔细观察,俨然有Sky, Earth, and Human Three Talent Array 的雏形一般。

  而在三树拱卫之下,乃是一个很大的门面房,目测起码有七八间那么大,三层楼高。

  在它的对面,正是Universe Building 。

  只是现在这门面房,就只留下中间的门开着,其他的门都堵了起来,转为纯然的墙壁,再之后乃是一个大院子以及厢房。

  待到来年spring and blossom ,大树枝叶繁茂之时,估计整个门面房与大院子连半点阳光都见不到了。

  而这个地界,向来是人流最多最密集的地方,商家抢破头也要竞相租赁的优质位置。

  但因为前次变故,一朝沦为废墟,而今又重建了起来,却是Yue Prefecture 重建以来第一个开业的商铺。

  要知道,在当前这等大雪纷飞的恶劣天气里开张,真正需要莫大勇气的。

  但见商铺门匾之上,golden light 闪闪的五个大字——良心杂货铺!

  虽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五个字,却是Heavenly South Path 总督大人的亲笔题字,身价陡然不同。

  to-and-fro 的人对此都感觉诧异莫名,就一个杂货铺,用的到这么大的地方么?

  再仔细一看,这杂货铺,门庭若市,满目尽是来恭喜的。

  而且,貌似来的全部都是great character 呢!

  经历前次妖潮来袭,Yue Prefecture 军政官员齐齐上阵,普通民众对之认识再非之前的闻其名不知其人,即便是传说中mysterious Rainbow Heavenly Cloth ,Yue Prefecture 百姓不说个个都认识,也认识得bits and pieces ,大差不差。

  此时此刻此地,Rainbow Heavenly Cloth 中Heavenly South Path 的Chief Manager 们竟是一个不缺,齐齐莅临。

  Azure Cloth ,white clothed ,black clothed ,血衣,yellow cloth ,purple clothed ,blue clothed ,花篮锦簇,上面写满了恭贺的词句。

  Yue Prefecture City 主府,各衙门,甚至还有Shadow Guard ,尽皆有大花篮奉上。

  还有其他人送来的花篮,基本都是那种在Yue Prefecture 有头有脸,而且还是跟Yue Prefecture 官员们比较熟稔的那种人,才能在这里留下花篮。

  里面是一排排的货架,一个个white-clothed girl ,在里面身形婀娜的招待客人,温言软语,招待客人,介绍着里面的货品。

  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少女,居然每一个都是cultivator ,尽皆容貌娟秀,身材高挑。气度沉稳,居然cultivation base 都是不俗。

  两个壮汉,穿着花团锦簇的员外袍子,这会正在门口笑脸迎客。

  那一脸笑容,两嘴大牙几乎都笑出来了,见人就是拱手作揖,执手相让。

  大家纷纷祝贺:“恭喜恭喜,贺喜贺喜,恭贺两位Shopkeeper Xu ,财源滚滚,日进斗金。”

  “托福托福,大家快请进,招呼不周请多包涵。”

  Old Third Xu 和Old Fourth Xu 笑得眼睛都找不到了,真真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两人居然成了大shopkeeper ,而且还是这等大店铺的大shopkeeper 。

  虽然里面的white-clothed girl 们一个也不认识,但是,虽然里面货架上的货物每一件都令人眼馋,但是两人却丝毫没有动一动心思的想法。

  “只是代为看管而已,可不是我们自己的,大shopkeeper 跟店主人,两回事两回事啊!”

  但是外人问起来就不同了。

  这就是我们自己的,你有什么疑问吗?!

  你猜我believing or not ?

  believing or not 管我毛事。

  兄弟两人自然不会想到,Divine Doctor Feng 的动作居然这般神速。

  一觉醒来,两人茫然的,啥也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带过来,就成了这么大店铺的主人,这变化,这机遇,恍如隔世好么?!

  更有甚者,诸如货物,人员,销售,财务,货源全都准备好了,储备得超级充足,很长时间都不用进货的那种充足。

  而对外对顾客的原则竟是,有货就卖,没有就不卖,您爱买不买,不买拉倒!

  当这样的店铺的shopkeeper ,真真是不要太轻松。

  兄弟俩都不禁生出了‘受之有愧’的微妙感觉。

  明明是这般天寒地冻的大雪天气,却是这般的人潮鼎沸,往来祝贺的还都是Yue Prefecture City 的顶级人物,寻常民众自然讶异至极,震撼莫名。

  虽然因为前次Yue Prefecture 变故,大家识得了差不多整个Yue Prefecture 高层,但这么多great character 同时来为一家小店开业祝贺,仍是unprecedented ,unheard-of 的稀罕事!

  这家店,到底得是什么来头?

  才能有这么大的排场呢?!

  “这是who 的店?如此牛了个叉呀哒?”

  “不晓得哟。”

  “店里具体干撒子的哟?”

  “不晓得哟。”

  “杂货店……啷个是杂货哉?”

  “不晓得哟。”

  “毛球都不晓得,那你到底晓得啥子嘛?”

  “老子晓得这家店劳资阔能cannot afford to offend 嘚。龟孙,还问个锤子?”

  “……”

  另一边。

  几个江湖人在Inn 的顶楼上注视着这边。

  “良心杂货店,这是个杂货铺?”

  “干什么的?”

  “听名字就是杂货铺啊!。”

  “我想也是。”

  “你这话说出来不脸红么?”

  ”Fuck, 啥都不知道,又不过去看看,老子怎么知道是干什么的,你当老子未卜先知吗?”

  “总感觉这家店,不一般。”

  “废话!这么多great character 都去祝贺,要是一般了还得了?”

  “既然是开店的总不至于赶人吧,想要知道,直接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见不得光的那几个还是别去了。”

  “其他的都备份礼物,有了表示,就显诚意,过去凑热闹也不会太惹人注意。”

  “好主意!”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少人都是打着这样的主意,纷纷准备动作。

  但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的时候……突然听见鞭炮齐鸣。

  众人循声看去,就见在这家店左右两侧,又各自开了一家店。

  这是……

  所有人都迷了。

  咋回事?

  什么情况?

  今天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什么黄道吉日吗?

  结果凑过去一看——

  一家是“Great Qin Rainbow Heavenly Cloth Heavenly South Path 办事处!”

  一家是“Great Qin Shadow Guard Heavenly South Path 办事处!”

  “嘶……”

  无数人suck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

  Damn ,什么时候Great Qin Shadow Guard 居然明着出现办事处了?

  这特么是欺负我们不懂事么?

  这两家,摆明就是作为这家杂货铺撑护场子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

  到底什么店才能让这两家来出面撑腰护场子?

  这么的明目张胆,毫不遮掩?

  其中一人脸色发白:“你们说,这会不会是Divine Doctor 的店?”

  “!!!”

  这么一说,不少人登时都郑重了起来。

  “我听Great Yan 的朋友说……那位Divine Doctor 在江湖小镇开clinic 的时候,名字就叫做……Conscience Clinic 。而这家店的名字,叫做良心杂货店!你说……这其中有没有什么联系,是不是……暗示?”

  “嘶~~~”

  一阵寂静。

  所有人脑中都是猛然间如同一道霹雳闪过。

  这,就没错了吧?

  换成任何人……哪怕是Great Qin 的亲王在这里开店,Rainbow Heavenly Cloth 和Shadow Guard 也绝不会这样拍flattery 的!

  这都不用想!

  普天之下,就只得一个人有这样的影响力。

  暗示,这哪里还是暗示,分明就是明示!

  乍然,不远处号角声响起,这边原本的几个大院子,属于上一波造反派那伙的,在此次蛇灾后沦为废墟,一直闲置至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圈了起来。

  嗯,居然成了Yue Prefecture 守备军的军营!

  而且而且,目测怎么好像是最高指挥部的样子呢……

  须臾,下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明明冬寒大雪天,兀自一脸的汗水,神情兴奋。

  “打听到了……这家店的两名shopkeeper ,正是当初Divine Doctor Feng 开clinic 时候的两个伙计,Old Third Xu 和Old Fourth Xu ,据说还是两个Great Heaven Hand 的杀手!”

  “旋风刀Xu Qingtian ,雪花刀Xu Dadi !”

  “目前cultivation base 不过人级Peak ,勉强不算庸手,嗯,他们的Great Heaven Hand 杀手等级为Silver Token 。”

  “不对吧,到底是Silver Token 还是Bronze Token ?”

  “有区别吗?他们在这当shopkeeper ,你敢动他们吗?动的了吗?我劝您慎重!”

  “……滚!谁说要动他们了?动他们,courting death 吗?”

  “赶紧,准备礼物!厚礼!”

  “还是不要太重吧,咱们的目的就是去Divine Doctor 那边挂个号,混个脸熟就行。”

  “但也不能太随便,诚意还是要有的。”

  一时间,大雪笼罩下的Yue Prefecture City ,本该萧瑟,迅速的沸腾了起来。

  无数的江湖人都兴奋了起来,尤其是那些远道而来看病的,一个个热泪盈眶,欢喜鼓舞。

  找到Divine Doctor 了……

  原以为要颇费波折呢!

  didn’t expect 这么快就有线索了!

  就是不知道后续操作如何!

  不管了,先去跟那俩shopkeeper 的混个脸熟,以后多买这家店的东西,适时透露自己身有顽疾,再拜托俩shopkeeper 的想想办法,这一套下来,怎么也能有点收获吧!

  仍旧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有聪明人有心人脑筋活泛的人都萌生了类似的念头!

  猛然间,Yue Prefecture 的百姓们眼见种种,愈发的看不懂了。

  随着Yue Prefecture City 的当官的,有头有脸的人都来过之后,那些刚刚到Yue Prefecture 的陌生人们,一个个背刀跨剑的江湖大爷们,居然成群结队的向着这边集中了过来!

  一个个手里都明晃晃的提着礼盒。

  …………

  【嗯呐】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