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349

  第349章 放心了!【二合一】

  豹老顿时精神一震:“这个倒是容易的多。”

  幻蚕丝的传说,豹老自然是知道的。

  这个continent 上更是有人以幻蚕丝做为武器,纵横江湖,惊艳一时。

  也有不少的auction 上出现过this thing ,可说是在在佐证了Divine Doctor Feng 的说词,真丝不虚。

  而最最关键的还在于,以豹老的人脉关系,足堪在短时间内收得到这个东西!

  这才是most important 的。

  作为源头的幻蚕固然难以寻觅,但若仅止于幻蚕丝……就算世上存量稀少到了极点,但,终究还是有的!

  这就已经足够了!

  “既如此,old man 这就动身收集幻蚕丝之事,不知可还有其他的相关物事,我可以一并收集。”

  希望在前,豹老首度表现出几分急不可待的态势。

  “不要这么着急。”

  Feng Yin 递出一个jade bottle :“这里面的medicine pill 。可以保证豹老身体,一年之内不会出任何问题,即便是全力出手!”

  他加重了口气,道:“豹老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所以请务必在一年之内,找到足够数量的幻蚕丝!若是超过了一年期限,就算我有心相助,也要徒叹奈何、有心无力了。”

  豹老傲然道:“trifling 幻蚕丝,哪里用得了一年这么久的时间。”

  “自然是越早越好,越早成数越高!”

  Feng Yin 满面春风,笑容可掬。

  “many thanks Divine Doctor Feng 指点迷津!”

  豹老尊敬的行礼。

  “有一点需要豹老谨记;这幻蚕丝……世人因其质地殊异,向来以之为利器,却不知此为救命之药。当然,,就算有了这东西,不得其法,也难以应用……”

  Feng Yin seriously said :“this Feng 可不希望为别人再劳作一次……太麻烦了。”

  豹老laughed heartily :“先生放心,old man 也是老江湖了。能够本身承受Divine Doctor 恩泽,已经是侥幸至极,如何还会为Divine Doctor 惹麻烦?那old man 岂不是禽兽不如?先生这等独得之秘,出先生之口,入我之耳,绝不予第三人知悉”

  “豹老言重了。”

  Feng Yin 儒雅从容:“如此,我这就告退了。”

  “恭送。”

  “等豹老拿到东西,跟良心杂货铺的Old Third Xu 兄弟说一声,你回来了,他们自然会转告我,我再来拜访。”

  Feng Yin said solemnly 。

  “明白,明白。”

  “小店就在Universe Building 对面,还请豹老照顾一二。”

  “这都无须说话,应该的事情!”

  豹老言语间尽是爽快。

  “如此,告辞。”

  “Divine Doctor 慢走。”

  Feng Yin 身子一晃,已然消失在密室之中。

  良久良久之后,豹老以一种神情振奋的走了出去,这对于久萎的豹老而言,判若两人。

  Universe Building 中。

  He Bigu 正喝着茶等候。

  看到豹老pleasantly smiled 喜气洋洋而来,不由心中一动,said with a smile :“豹兄,如此神采飞扬,可是已经recover completely 了?”

  豹老喜洋洋的道:“虽然还没有开始治疗,但现在不过是缺了一味药引子而已,而且,并不难找。”

  He Bigu 稍稍愣了一下,看到豹老手中珍惜至极的拿着jade bottle ,倒出来一颗药,正是那黑丸子。

  只是比平常的又要稍大些,正是Divine Doctor Feng 的独门药丸。

  豹老怕泄medicinal power ,急疾一仰头吞了下去,脸色跟着就是扭曲。

  这却是首次服用Divine Doctor Feng 黑丸子的必经过程,迄今为止还没有人例外,毕竟是以黄连为主药的药丸子,如何不苦?

  “真是……苦啊……”

  豹老一直到了行功完毕,才sighed ,喷出一口苦得要掉汁的口气,由衷的说道。

  “良药苦口利于病,向来是至理名言。”

  He Bigu 嘴唇抽搐。

  “那是自然。”

  豹老神情舒展,道:“Divine Doctor 之药,果然有Seizing Heaven and Earth Good Fortune 之功……我的伤势,居然轻松了许多,浑身都舒服了起来。”

  听他夸赞Feng Yin ,He Bigu 也是与有荣焉:“那是自然,否则Divine Doctor 之名,岂非笑话?”

  “何兄,今晚old man 定要与你一醉方休!”

  豹老病况大好,心事尽去,神态飞扬:“我有珍藏了五百年的老酒,已经成为酒膏,何兄莫走,old man 与何兄共饮。”

  He Bigu :“……你不是不能喝酒么?”

  豹老:“我若是能喝酒,能存成了酒膏?不就是因为这些年不能喝才……一喝酒就胸口疼……哎。”

  豹老sighed then said ,随即道:“但现在可以喝了,何兄若是放过机会,等我伤好了,估计我自己都喝不了几顿就没了。”

  He Bigu 顿时大笑:“那今晚定要一醉方休,好好品味一下传说中的酒中妙物!”

  “好!”

  一时间,新开张的良心杂货铺一跃成为了Yue Prefecture City 最热门的生意,没有之一。

  号称良心,东西却卖的贼贵,收货价格便宜的要死,谈何良心?

  可即便如此,买卖兴隆盛况空前!

  无数江湖人鱼贯而入,排着队等着交易,丝毫不见不耐烦。

  要知这些人手中基本都有为数不少的见不得人资源。

  所谓人在江湖飘,狭路相逢的时候多得很,谁还没杀过几个不能杀的人?

  因而缴获的资源,自量招cannot afford to offend 其背后的势力,难以利用的部分也就只能长久的压在了手里。

  如今出现了良心杂货铺这种店铺,对于大家来说,何异于天赐福音。

  就算收货价格再如何的便宜,终究是一个可以交易且无后患的途径!

  嗯,现在早有明眼人看出良心杂货铺初初上架的许多“货物”,simply 是出自云宫玉剑董笑颜,董Eldest Young Lady ,貌似只有她才能一次过的拿出那么多的spoíls of war ,外加肆无忌惮全无顾忌!

  良心杂货铺,连董笑颜董Eldest Young Lady 的spoíls of war 都敢收,还直接上架倾销……没有大背景,大后台,敢这么干吗?

  收赃的房间……呃,收货的房间在隔壁。

  每次就只允许进去一个人,倒是提供了相对私密的交易场所。

  基本每次里面出来的人,都是一脸的肉疼,加上轻松。

  虽然是白菜价,但到底是把那些玩意处理掉了。

  可良心杂货铺的这些个家伙们,一个个的心是真的黑啊!

  不过一百块middle grade Spirit Crystal 收的货,摆上货架就敢卖一个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的天价。

  虽然市价十块middle grade 等同一块high grade Spirit Crystal ,十个high grade 等同一块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但任谁也知道,十块high grade Spirit Crystal 换不到一块Top Grade Spirit Crystal 。

  而这家店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明码标价,Top Grade 之下的Spirit Crystal 交易一概不受理。

  而那些见不得人的赃物,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全都是外面买不到的好货色!

  这也导致了摆上柜台的货物标价虽高,却不愁没人买。

  如此诡异的良性循环之下,良心杂货铺自然门庭若市。

  不断涌入Yue Prefecture 的江湖人们,口耳相传之下也都知道了这家店,这家店的规矩,愈发的客似云来。

  而良心杂货铺的交易模式,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是什么秘密,几乎就是将一切都放到了on the surface ,比阳谋还狠。

  许多江湖人即便手底下没有私货待出,也乐于前来逛逛,认认门,毕竟这里面可是有许多外面根本没处踅摸、自己遍寻不获的好东西,不趁机买点回去真心说不过去。

  无论是Innate 的Acquired 的人级的Earth Grade 的Heaven Grade 的亦或者更高层次的,大家都表现很低调,外加很有礼貌。

  纵使是因为价格太黑而没有达成交易的,也会做出很有涵养的样子告辞离开,不见丝毫的面红耳赤。

  总之就是生意之兴隆,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

  而这会的Feng Yin 很has several points of 飘飘然的说。

  他之前一番忽悠下来,确认豹老已然入套了,剩下的就是等着豹老将幻蚕丝送过来而已。

  嗯,Feng Yin 所说的什么典故自然不是真的,都是他东搬西凑、张冠李戴……将许多传说强行拼接在一起的。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抬高自己,抬高自己的医道,抬高自己的spiritual medicine 造价等等。

  Feng Yin 在一口气给了Wu Tiejun ten-twenty thousand 黑丸子之余,也有反省,自己的great generosity ,实在是太过莽撞了,不经思量!

  正好借此次之事为难一下求诊之人,立下一些个不成文的规矩,而这么做还能借机会占点便宜,却也不失one move, two gains ,一箭三雕,一局四获。

  再说了,豹老固然对Yue Prefecture City 有周护之恩,Feng Yin 可不承他的人情。

  而Feng Yin 又不是什么大气的人,更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当时被那个爪子印吓得trembling in fear 那么久,此后又是被跟踪,又是怎么样的,没被吓得掉了魂儿,都是Feng Yin 命大,更因为那件事在Yue Prefecture City 便如老鼠一般不敢露面。

  好一阵都是天天绞尽脑汁的琢磨怎么对付Universe Building 的追踪过去。

  如今知道了乃是豹老搞的鬼,良机在前,哪里肯放过?

  就算最终还是要治病的,却绝不妨碍Feng Yin use official authority for private interests ,为自己弄点心心念念很久的幻蚕丝,更为自己出这一口恶气。

  “不吓死伱也要好好的折腾折腾你这个old fellow !”

  Feng Yin 心头涌动居心不良的恶趣味之余,拿出了好些天没动用的Great Heaven Mirror

  Great Heaven Mirror 一如既往的不断刷新,不曾因为任何人的不动用而止息。

  Feng Yin 在自己房间里研究了好半天的Great Heaven Mirror ,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触。

  “不得不说,这一波来的真不少,怪不得憨憨天天在外面转悠,寻找下手目标。”

  Feng Yin sighed then said 。

  经过他的翻阅,即便Yue Prefecture City 风云际会,无数的江湖人士云集,但不代表就有无数的目标可供他选择,处于Gold Token 之上的King Level 之下阶段的目标,并不是很多。

  也就是说适合Feng Yin 的针对目标,并不多。

  反而是King Level 的目标也就是契合董笑颜的任务级数目标来了不少。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this time 前来的,很多都是那种得了损伤本源、危及life essence 伤势的求医者,但有这等伤势加身,还能保持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状态,至少还有一战之力的……岂有等闲之辈。

  这种伤和这种状态,simply 不是realm 稍低之人有资格拥有的。

  cultivation base 稍低一些,不是残疾就是早死了,亦或者是觅地养伤,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类似当初的庄巍然夫妇,早将以往累积的身家消耗殆尽,欠缺看病的资本,自然不会来找Divine Doctor 。

  而那些cultivation base 高、有积蓄、不影响出手、还在江湖活跃,还有能力获得immense wealth ,但是损了本源、更高层次无望的这种存在,大规模的涌过来Yue Prefecture 。

  对于这个级数的人物而言,有这样的救命稻草,不但要把握更要抓住,任何a glimmer of survival 都是不容错过的。

  这种人,纵使是伤了本源,仍旧不是现在的Feng Yin 能对付的。

  甚至其中很多都不适合董笑颜,下限都得是Heaven Grade 八Grade 9 ,乃至超出Heaven Grade 的Ultra Grade 存在。

  憨憨那Heaven Grade Grade 3 即将breakthrough Grade 4 的cultivation base 根本不够看。

  所以this girl 现在也很谨慎。

  新一天的Yue Prefecture City 天空仍旧是阴云密布,neither too big nor too small 的细雪飘扬,似乎没有止息的尽头。

  就在Feng Yin 搜寻目标的时候,庄巍然夫妻二人黑着一张脸,从外面回来了。

  “怎么了?”

  Feng Yin 对于二人的状态心生诧异。

  “没事没事。”

  庄巍然勉强laughed ,旋即就自行回转了房间,整整一天都没有再出来。

  胡冷月也没有再露面。

  Feng Yin 跟这俩人相处了不短时日,如何感觉不到这事,貌似不太对劲儿呢!

  庄巍然向来很是开朗,似乎什么事情都不taking seriously 。

  怎么今天脸色这么难看?

  is it possible that 是出了什么事情?

  Feng Yin 皱frowned ,心中默默思索盘算。

  以自家在Yue Prefecture City 的势力气候论,等闲人绝不至于让庄巍然夫妇犯难,而且他们夫妇也极少跟外界接触,能够让他们这么变颜变色,犹有难言之隐,难以对自己开口的……只有一种可能——

  most likely 是遇到老仇家了!

  Feng Yin 再三盘恒,除了这个可能之外,貌似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了吧?

  看来……

  Feng Yin 意念一动,让Iron Heart Cherry 去查查。

  Iron Heart Cherry 骤然得到命令,惊喜之极,终于有了出力的机会,兴奋的摇晃的积雪都落下来了一坨。

  地下面的深层树根开始不断的传递消息。

  “查!”

  “主人要查Ximen Family 是不是来人了!”

  “快!”

  顿时Yue Prefecture 所有古树闻声而动!

  ……

  庄巍然return to house 间,面如沉水,目光森然的对胡冷月sound transmission 道:“我今天见到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的人了。”

  胡冷月一惊,却是脸色不动,sound transmission 道:“来的是谁?”

  “是他们!”

  庄巍然gnashing teeth :“就是他们!一个不少!”

  胡冷月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沉吟半晌才咬牙sound transmission 道:“你的意思是?”

  庄巍然took a deep breath ,道:“当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这些年,我只要一闭上眼睛,brothers 的面容就在我眼前问我。”

  “为什么不给我报仇?”

  “为什么不给我报仇?”

  听到丈夫的话,胡冷月的脸上也随之呈现出痛苦地痉挛,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自己的father ,mother ,家人,庄户,Senior Brother ,朋友,姐妹……

  那一个个亲人,被抓住,杀死,尸体吊在山口,那一张张狰狞可怖的面容,一如丈夫一般,无数个日夜,无数次午夜梦回中出现。

  都是因为自己夫妇的一时意气,杀了那个该死的Ximen Family 崽子!

  为了一个毫无人性丧尽天良的家伙,自己所有的亲人,被屠戮得干干净净。

  便是自己两夫妻,若非Feng Yin 的缘故,便还能苟活于人世,也不过是苦苦挣命,无能为力!

  庒巍然的脸色在灯光阴影中,faintly discernible 。

  “自从cultivation base 被废,重伤本源……我本已绝了报仇的念头,倚着无能为力的借口,将这一辈子混过去,让我不得不忘记,不能不忘记。”

  “即便是因为风小子的缘故,伤好了,也是打算先报答恩人的恩情,再图其他。毕竟西门势大,我们的盲目妄动,极可能能将风小子也连累进去。”

  “风小子根基太浅,实力太低,孤身一个人在这江湖闯荡,实在是不放心。”

  “究其根本,这些不过是借口,是咱们不敢对上Ximen Family 的借口,纵然有千般理由,仍旧是借口!”

  “而今,那西门怀德一家人,居然都来了Yue Prefecture ,咱们还能继续那些个借口吗!”

  庒巍然双目如血色,血贯瞳仁。

  胡冷月面色忽而专为平静,半晌才道:“你想如何?”

  庒巍然站了起来,缓缓踱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飘扬的大雪。

  缓缓的说道:“风小子现在的根基已经非往昔可比,Divine Doctor 之名,震动整个安平continent ,以后只会与日俱增,无论是敢得罪他的,乃至能得罪起他的,不过寥寥。他本身的cultivation base 实力亦是advanced by leaps and bounds ,在跟咱们相识的这一年之中,从Acquired 到了Earth Grade 上Grade 3 。这份cultivation base ,放诸此世,足堪自保。”

  “尤其是在Yue Prefecture City 这地界,有Rainbow Heavenly Cloth ,Shadow Guard ,和军部三方面力挺相护,稳若大山。”

  “……只要不出Yue Prefecture ,举世之间,罕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在外援方面,董笑颜that girl 明显对风小子动了心,有Heavenly Sword 云宫这个强大外援,乃属此世顶峰,哪怕是九色powerhouse 前来,也未必敢轻动,更别说现在还有Feng Ying 的mother 猫皇在此坐镇,风小子无论如何,都将是一方势力之首,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

  “而这也意味着,我们夫妇能为他做的不多了,无甚重要,再滞留在此,反而是被保护而不是为他提供助力。”

  “这么算下来,咱们可以完全放心的离开了。”

  “若不离开,咱们一动手,牵累了Feng Yin 对上Ximen Family ,那可不是好事。咱们夫妻不在乎性命了,但是风小子现在可cannot afford to offend 西门。”

  庒巍然的目光,留恋的看着房间里一应设施。

  这里一床一榻,一桌一椅,都是自己夫妻亲手置办,虽不过一年时光,却已两夫妇恋恋不舍。

  胡冷月仍旧安静地坐着,良久良久之后,muttered :“你说的对,咱们对风小子确实无甚重要,可以放下心了。”

  放心了!

  夫妻二人对望一眼,都是异口同声,似乎在为自己下定决心,道:“很放心!”

  “那等晚上就跟风小子辞行吧。”

  胡冷月慢慢道:“需要一个过得去的理由!这child 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很不近人情,很冷冰冰的,但那是对外人,对于他认可的人,对于身边人,他可以不讲情不讲理不问是非不顾立场的站队,一颗心比谁都热,对他而言,拥有过的东西就不想再放手,若没有过得去的理由,以他的聪慧,怎么会放任咱们夫妻二人离去,甚至会猜到咱们离去的真实原因,主动置身于内。”

  “就说倦极思动,想回家乡看看,顺便祭奠祖宗,快则一月,慢则百天也就回来了。”庒巍然早就想好了理由。

  “……也好。”

  “今晚,好好地喝一顿吧。”

  “好。”

  “我去买菜。”

  “好。”

  胡冷月出门了。

  庒巍然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抽出自己的剑,横剑膝前。手指头轻轻摩挲过去。

  sword light 森寒,如同有一道光影,在剑身来回穿梭,倍显幽冷,安静。

  “Old Partner ,不要急。”

  庒巍然轻声说道:“马上带你去饱饮仇敌之血,伴我共行这最后一程。”

  快足一月,慢则百天,自己夫妇真正未必能够活那么长久了!

  ……

  身着一身雪白的衣袍,端坐在Iron Heart Cherry 树顶,吸收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疗复自身伤势。

  只有这些profound cultivation base 者才知道,在这种大雪的天气里,Heaven and Earth Spiritual Qi ,尤其浓厚精纯,甚少杂质。

  如此良久,直到下午时分,这才飘身落地,长let out a long breath ,竟然带着鲜血也似的pale red 泽。

  “如何了?”

  Feng Yin 在一边问道。

  “进度超乎估计,目前已经恢复了一半。”猫皇显得很是高兴。

  一共没几天的光景,伤势已经从三成进展到了一半,这样子的进度便是做梦都不敢设想的好事。

  “这是我针对Your Majesty 你伤势珍制的一粒medicine pill ,你试试效果。”

  Feng Yin 递出来一颗刚刚才制作好的超级Healing Pill ,这颗medicine pill 之中蕴有一道完整的点灵Spiritual Qi 。

  这是Feng Yin 关于点灵Spiritual Qi 的一次全新尝试,随着cultivation Spirit Transformation Sutra 日久,Feng Yin 越来越越惊诧这部玄功的神异,当真是Seize the Worlds’s good fortune ,化无限为可能!

  “好。”

  猫皇也没有客气,左右欠人家Feng Yin 的已经太多了,再说客套话不过虚伪。

  需要的时候,不吝出力便是。

  一张口就将那medicine pill 吞了下去。

  跟着便是complexion changed ,飘身端坐在凉亭里,开始运功催化药性。

  不愧是专门针对自己伤势的珍制Spirit Pill ,内蕴之medicinal power ,竟比上次还要精纯,庞大!

  这等unimaginable 的庞然medicinal power ,若非亲身尝试,真真不敢置信!

  吱呀一声。

  院门打开。

  胡冷月拎着不少各种菜肴走了进来,一脸笑容:“难得的大雪天气,今晚上喝点酒。”

  Feng Yin 脸上露出来looked thoughtful 的神色,满面春风的道:“好啊!”

  ………………

  【虽然经过铺垫,但是总觉得骤然开始西门剧情稍稍有些生硬,你们看呢?我觉得没那种‘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的感觉。】

   写到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四个字,突然有些感悟。

    我一直感觉哈,写小说,就像是长流水;遇到石头就溅起水花,遇到弯道就拐弯,遇到宅处就激流,遇到宽处,便和缓。有悬崖便成瀑布,有深坑便成湖海。

    where water flows, a canal is formed ,水着水着,情节unconsciously 就进入了下一个情节,才是好书。

    本章,本想写一段庄与西门相遇的情节,和西门到来的原因。

    然后再展开。

    但是想了想略去了,直接开始。

    但是直接开始,反而有一种刻意。

    我想想,更新后需要不需要中间再添加一段……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