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Sky Heavenly Blade Chapter 350

  第350章 帮亲不帮理【二合一】

  猫皇在cultivation 。

  即便以猫皇之深湛cultivation base ,化消一道完整的点灵spiritual power 也耗时良久。

  转眼间就已经是入夜之刻,只不过因为大雪天气,地面被白雪铺满,星辉灯火映照之下,倒也并不如何昏暗。

  功行Perfection 的猫皇缓缓收功,一道pale red 的光晕,从她身上悄然浮现,升腾涌动。

  一直散发至身外several feet 之地,这才在轻轻的‘啵’的一声之余,散去无踪。

  “Your Majesty cultivation base 大复,可喜可贺。”

  庄巍然躬身恭贺道。

  “风小子的珍制Spirit Pill 当真了得,吾之内伤现在已经恢复了八成半有多。”

  猫皇很是有些高兴的说道:“距离完全复原……至多不过十天时间,unimaginable ,不可思议!”

  庄巍然于修途cultivation 远不及猫皇是一回事,但他跟胡冷月内创沉疴久蓄于深,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久病成良医的心得,said solemnly :“Your Majesty 见识广博,远甚我辈,自该当知悉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道理,Your Majesty 在这段时间里就切不可妄动无名,若是伤势at this time 出现反复,后续手尾可就多了。”

  猫皇深以为然的nodded 表示赞同:“不错,此正是最要紧的时候,一日不曾完全复元,便不可掉以轻心。”

  “现今Yue Prefecture 重建,风云际会,固为举世关注,却也波澜难兴,至少在眼下这段世间,安稳得紧,Your Majesty 莫如在此地多修养一段时间,等到完全复原,巩固了当前cultivation base 之后,再图后续不迟。”

  庄巍然给出建议,尽是诚心实意。

  在Yue Prefecture City 这个地界,猫皇是除了自己夫妇之外,对Feng Yin 身份所知最多、助力最大之人,若然自己夫妻二人离开,猫皇也跟着离开,Feng Yin 难免会陷入独立无援,孤掌难鸣之境。

  这才略显冒昧的建议猫皇多呆一段时间。

  以猫皇Monster Sovereign 之尊,庄巍然不过Heaven Grade 初阶修者,贸贸然的给建议,无论如何诚心厚意,总是冒昧。

  所幸猫皇最擅分辨左近之人的用心用意,丝毫不以为忤的干脆答应了下来。

  “那是自然,本皇正打算跟影儿多聚一段时间,一旦离开,就是山长水远,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了,这等安稳时光,本就是难得。”

  言语间,猫皇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感慨之意,用手轻轻撸着怀里的Feng Ying ,尤其是小尾巴,一遍遍的抓住,捋过来。

  嗯,撸可爱小动物,当真不分人妖,大抵世间化形生灵,就罕有能抵抗这等舒心手感的,即便是为人母的猫皇,撸的还是自己宝贝女儿,仍旧如是!

  Feng Ying 呼噜呼噜的乖巧趴着,猫皇撸一遍,她就将小尾巴摆一下换个位置,再撸一遍,再摆一下再换个位置,也不知道是不喜如此,还是乐在其中。

  蓦然,火锅热气升腾而起,香味扑鼻四溢,董笑颜董Eldest Young Lady 翩然而至,来的正正好好。

  “您这是闻到味儿了啊?”

  Feng Yin 翻翻白眼:“否则怎地来得这般精准?”

  “hmph! ”

  董笑颜也不客气,坐下,就自己拿了双筷子:“this Miss 肯吃是给你天大的面子。”

  Feng Yin 再翻白眼:“我谢谢您啊,可是我不稀罕您的面子,要不你换个地方呗?”

  董笑颜hehe 一笑:“你稀不稀罕关我什么事,我是来吃火锅又不是吃伱,你的态度,不重要!”

  猫皇看着这两个憨憨giving tit for tat ,忍不住露出笑意,更觉温馨。

  几坛酒拍开泥封,大雪纷飞中,烫好的酒,氤氲腾腾,香味更甚。

  一盘盘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肉片落入汤锅,一滚就出来,鲜美至极。

  觥筹交错之间,气氛十分热烈。

  庒巍然夫妇亦是开怀痛饮,说话说得也格外的多,整个宴席气氛融洽到了极点。

  如此酒过三巡。

  庒巍然忽而laughed ,举杯道:“Divine Doctor Feng ,多承相救,无以为报。这段时间,相聚甚欢。我夫妇明日想要启程,回家祭祖一趟。趁着今晚夜宴,这杯酒权当告别。”

  他笑容满面,与胡冷月齐齐举杯:“喝过这一顿,等我们归来再喝了,山高水长,we’ll meet again some day 。”

  猫皇并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对,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回家祭祖乃为such is human nature ,至于说得这么郑重。”

  旋即举杯喝掉,道:“贤伉俪一路顺风。”

  Feng Yin 却停杯不饮,眉头轻轻皱起。

  胡冷月said with a smile :“风小子,你怎地不喝?难道还不准我们的假啊?”

  这句玩笑话也似的话一出,董笑颜首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Feng Yin 原本满面春风的笑脸为之一敛,将酒杯放落桌面,仰头用脸承接天上飘落的雪花,只感觉思绪一阵清明,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道:“这段时间,Yue Prefecture City 热闹的很啊!”

  “经过前次变故,Divine Doctor 之名,震动整个安平continent ,身罹沉疴且has several points of 实力势力的,莫不云集,而这些人基本都带着随从,光是这些人的人头数就不下万人了;而且,几乎人人都是expert ,身负不俗cultivation base battle strength 。”

  他并不接庒巍然夫妇请假的话,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speaking of which 这个话题,不但文不对题,更是奇峰突起,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庒巍然的脸色却是为之一变,目光凝结在Feng Yin 脸上,倍显凝重,胡冷月敬酒的手,也停在了半空,半晌不动。

  他们夫妇今夜有为而动,更兼颇为了解Feng Yin 的为人头脑,瞬间有所clear comprehension 。

  恐怕是露馅儿了……

  “其中不少人的来头很大,背后的势力更大。”

  Feng Yin slowly said :“貌似不乏当世名门Great Sect 中人,诸如四方无边中人,Ximen Family 之人?”

  胡冷月与庒巍然脸色登时为之一变,变得惨白如纸,不见血色。

  “风小子,我们的事与你无关,希望你不要介入这段因果。”庒巍然断然道。

  Feng Yin 却不理他,径自道:“听闻Ximen Family 的元老级powerhouse 西门千秋,当初因为与Nangong Family 的Nangong Yun 抢夺Ancient Ruins 珍物而大打出手,最终both sides suffer ,尽都伤了本源,令到两家寄予厚望的不世天才,修途一朝夭折,再无寸进。”

  “那Nangong Yun 已然仙逝多年,西门千秋虽尚苟活,却已是垂垂老矣,挣扎捱命而已。本源之伤,素来是安平continent 最难修复之伤,lifespan 只能缓缓消弭,难有回heavenly technique 。”

  “而今次Divine Doctor 传闻,震动continent ……不甘放下这一救命稻草的西门千秋immediately 就赶来了Yue Prefecture City 。”

  “而与他同行的还有,Ximen Family 护卫六十人,其中为首带队乃是西门千秋的堂弟西门千战;其下是四位天之上护法,再之下则是西门千秋的三个儿子,以及一部分族中expert ,声势之隆,堪称是目前为止,来Yue Prefecture City 求医的最甚者。”

  “西门千秋正房大妇共得三子,eldest son 西门怀德,次子西门怀柔,三子西门怀道。”

  Feng Yin indifferently said :“其中西门怀德的儿子西门fine jade ,号称是Ximen Family 的不世出天才,innate talent 之高,几乎与其祖西门千秋前后辉映,当年小小年纪就臻至Heaven Grade 之境,享誉一时。”

  连续听到这些名字,庒巍然夫妇身子轻轻颤抖,面色愈发的不好看了。

  “只可惜那西门fine jade 在多年前,不知何故丧命于仇家之手,一代Heaven’s Chosen ,西门远望,一朝夭折。其后,其父西门怀德暴怒,Ximen Family 全力动作,将仇敌全家whole family 乃至九族亲朋,尽数屠戮,杀得干干净净,even chicken and dog doesn’t remain 。”

  “如今,西门怀德以为早已陨落的祸首夫妇竟而未死,而且就在Yue Prefecture City ,彼此狭路相逢,如何善了……”

  Feng Yin 展颜一笑,目光凝然望向庒巍然:“庄叔……你们夫妇此行非是回家祭祖,而是打算在这里祭奠,用仇人之血,告慰九泉之下的亲友英灵,我,说得对吗?”

  听罢Feng Yin 的一席话,庒巍然只感觉喉咙好似被堵住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出来。

  他是never expected ,Feng Yin 居然将事情始末调查得这么清楚,甚至连Ximen Family 来到这里的人的名字实力,都已经了然心中,精确无误。

  Feng Yin 一派温煦的说道:“所以啊庄婶,您的请假不准,咱们大仇来到,还需要你们出力,你们怎么能走呢!”

  众人absolute silence ,琢磨了一下才琢磨过味来,Feng Yin 这是将庄巍然夫妇的仇家,揽到了自己身上。

  “当初西门fine jade 为何被杀?”董笑颜好奇问道。

  “他因何被杀关我什么事?!”

  Feng Yin 沉沉的道:“就算是无辜被杀又如何,我这个人,向来是帮亲不帮理,is it possible that 还有人以为我是好人吗?”

  猫皇不禁为之莞尔。

  Feng Yin 的这句话,听起来似乎蛮不讲理,丧心病狂,肆无忌惮。

  但一言听罢,一股hard to describe 的感动,陡然涌上众人心头。

  这样的亲人,家人,朋友,谁不想拥有呢?!

  庒巍然苦笑着,眼圈已然泛红。

  胡冷月勉力将已然僵直的手臂收了回去,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睛。

  “当初,我们夫妇带着brothers 以Bounty Hunter 为生过活,那日子,刚刚经过一场厮杀,取得了monster beast 护佑着的一株Heaven and Earth Treasure ,大家都很高兴,因为这株spiritual grass 价值不菲,拿出去卖掉,所得足堪满足brothers 相当一段时间的资源用度。”

  “殊不知西门fine jade 早已在旁觊觎多时,在我们得手之余,strength great injury 之下,突施sneak attack ,一出手就杀死了我three brothers ……将我们刚刚到手的宝贝夺走,兀自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言说我们再敢啰嗦,就将我等全灭……”

  “我等激愤之下,群起攻之。那西门fine jade cultivation base 果然精湛,实力强极,当时虽然不过刚刚breakthrough Heaven Grade ,但Ximen Family 家传martial arts 独步江湖,纵使我当时cultivation base 已是Heaven Grade Grade 1 ,竟也隐隐不敌……”

  “若非其斗心不坚,阅历也浅,更欠缺我与之搏命的imposing manner ,那一战the one to emerge victorious ,殊难预料。”

  “但也正因为如此,根本没有留手的可能,分胜负的同时,必然也是分生死。”

  “那一战,西门fine jade 一行三人尽数丧命在我们手里……可我们的噩运,也随之开始。”

  庒巍然简单扼要的将事情介绍了一遍,gnashing teeth said :“我们所有的家人朋友,所有亲朋故旧,乃至江湖故交……尽都被Ximen Family 杀得干干净净。”

  “每一家都是全家老幼,even chicken and dog doesn’t remain 。”

  “就因为我们夫妇的那一次冲动杀人……Ximen Family 前前后后足足戮杀六千七百四十五条性命,有的跟我们是实在亲戚,朋友故旧,可也有许多不过是一面之缘,甚至是连照面都没有照过面的乡亲!”

  “最后一战,我们夫妇重创在身,绝望之余跳落荡天崖,虽然侥幸未死,却也失去了所有martial power ,从此隐姓埋名,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本已绝了复仇之望……一直到遇到了风小子,竟得以恢复,世事无常,莫过于此……而今仇家近在咫尺,被我们夫妇牵连的亲朋故旧,音容宛在,这段因果,终究难消。”

  庒巍然胸膛起伏,显然胸中情绪激荡,显然已近无法遏制的地步。

  但他仍旧口齿清楚地将这件事情的始末因由说了一遍。

  当然,这主要是解释给猫皇和董笑颜听。

  Feng Yin 虽然明说了帮亲不帮理,但是庒巍然却绝不肯让Feng Yin 为自己背上恶名。

  庄巍然夫妻二人决意离开,本意是不希望这件事连累到Feng Yin ,Feng Yin 以家人待二人,二人自然不希望Feng Yin 步其他亲朋故旧之后尘。

  即便只是一种probability ,即便Feng Yin 的身份背景来历实力势力非其他人可比,二人仍旧要杜绝这一点。

  可如今,Feng Yin 不知怎地好似什么都提前知道了。

  一番言语,将两夫妇往昔之变故始末、用意如何,尽皆道破,更直言帮亲不帮理,与二人同一阵线!

  可这么一来,二人更加不愿也不能让Feng Yin 为自己两人的缘故,有所损失,无论是名声还是其他。

  纵使猫皇和董笑颜现在可以说是绝对的自己人,但还是要解释清楚个中因由。

  至少在庒巍然夫妇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didn’t expect Ximen Family 的行事,居然如此丧尽天良,简直丧心病狂!”

  董笑颜怒道:“他们儿子杀人越货抢劫人家东西,被人反杀,居然成了他们复仇的理由?若是想要那东西,以他西门Aristocratic Family 大Young Master 的身份,在你们出手之前自己出手对付monster beast 的话,你们也不敢真正和他争。但是别人得手之后出来捡便宜被杀,那便是活该!”

  猫皇亦道:“就算是帮亲不帮理,可牵扯了这许多的无辜之人,委实是过了!”

  庒巍然惨笑一声,道:“当时这件事的动静闹得着实不轻,整个江湖沸沸扬扬,西门fine jade 的为人行径,在当年实在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秘密,所谓杀人越货不过常态。

  他的天才之名也的确不是吹嘘,非出身名门Great Sect ,没有上乘inheritance 在身的同级修者,罕有是其敌手的,彼时我以更胜其一筹的cultivation base 与之死斗,也是几历生死,surrounded by perils ,若非凭着一股子不怕死的斗志,早死过不知几回了。

  便如西门fine jade 自己所言,他之劫掠于他而言乃是历练,我们够资格成为他的劫掠对象,成为他之Legendary 一页,该当感到荣幸……

  其人往事,Miss Dong 打听打听就能知悉,绝非咱们夫妇的一面之词。”

  不用他说,董笑颜已经拿出来Great Heaven Mirror 查看,这姑娘真正不管场合立场关系远近亲疏,说查证就当面查证。

  而这样做却也有一个好处——迅速锁定目标,确定真伪。

  “Ximen Family 许多人,均已列名Great Heaven Mirror 榜上多年,那西门怀德最甚,其罪行最著者,乃是滥杀无辜三千三百人一项,其中开天手、中平Sabrewielder 的家眷……这些……”

  庒巍然缓缓合上眼睛,两滴泪水从眼角滴落:“姑娘口中之人……便是old man 当年的结拜兄弟了……”

  胡冷月口中牙咬得咯咯作响,缓缓低下头去,两地滚烫的泪水落在雪地上,竟然灼出两个小孔。

  “江湖小镇,便是原本的庄家堡故址遗地所在……”

  庒巍然惨笑一声,道:“也就是我家!”

  Feng Yin 恍然:“难怪庄叔庄婶会选择在江湖小镇隐居……so that’s how it is 。”

  报仇无望,落叶归根,以此方式与亲人团聚,可悲可叹!

  “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的许多岁月,每每午夜梦回,偌多亲朋故旧的音容浮现,纵然不曾指责,咱们夫妇心何能安,可一身cultivation base 尽废,仅能苟活,谈何复仇……

  之后因缘际会之下识得了印小子,更得其相助恢复了cultivation base ,复仇火焰也随之重炽,但想着先为印小子出些力,还了恩情……

  如今,印小子羽翼渐渐丰满,偌多助力在身,咱们夫妇能够出的力愈发的有限起来,适逢西门怀德一家人聚集Yue Prefecture 。

  old man ,old man 实在是忍不住心头痛恨……便欲告辞,husband and wife two people ,了断这段因果……却想不到……”

  庒巍然叹息,对Feng Yin 道:“这趟浑水,你实在不该趟的。”

  Feng Yin laughed ,道:“庄叔你这话越说越外道了,就不算咱们叔侄的个人关系,以那西门怀德一家人的德行为人,岂不早早就列入我的必Must Kill List 之中。

  您都不觉得我这段时间太闲了么,早就想找点事儿做做了,您看,这么算下来,有没有你们的仇怨,貌似也没什么关系,您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道理。”

  庒巍然苦笑连连。

  还是不是这个道理,这叫什么道理,生拉硬拽都没有这么理论的好吗?!

  董笑颜也是drink a mouthful of wine ,道:“还有我,我也不是因为你们的仇怨,as everyone knows ,我乃是Great Heaven Hand 杀手,嫉恶如仇,专门以will enforce Justice on behalf of the Heaven 为己任,这几个人名列钧Heaven Ranking 上,我肯定是要执行任务的……

  嗯,放任这样子的狼心狗肺之徒住世偌久,是我的失职,是我的失误,是我的……反正就是我的不是,我get involved 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谁敢不让我参与,就是跟我做对,就是我的生死大仇!”

  Feng Yin laughed heartily ,举起酒杯,和董笑颜一碰杯,道:“说的好!来干了这杯酒……憨憨!”

  “hahaha !好……”

  董笑颜一饮而尽之后,才听到Feng Yin 故意拖长了声音留在最后的两个字,憨憨。

  顿时slim eyebrows :“你才是憨憨!你全家都是憨憨!”

  Feng Yin 举手投降:“好吧,我全家都憨憨,你说得对,你discerning eye ,你法眼如炬,你最了不起了!”

  董笑颜这才满意,snorted ,感觉自己占了上风。

  满脸尽是得胜归来的笑容,high-spirited and vigorous ,小眼神睥睨着Feng Yin ,心道,我才自己是憨憨,你全家都是憨憨,putting it that way ,乃是我胜了一局。

  猫皇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西门千秋……当初已臻半步云端的人杰,后人竟然如此不肖么?”

  她虽然没有承诺帮忙,但是口气之中,却也流露出对Ximen Family 的轻视,丝毫不加掩饰。

  说真的,Human Race 知名powerhouse 尽是不肖后代,这对于Monster Race 而言……真心是好事来着!

  “Your Majesty ,您可知Ximen Family 高层实力如何?”Feng Yin 问道。

  “Ximen Family 能够列名四方无边,势力自然不容小觑,就以其祖辈论,有多名shocking and stunning 之人。诸如西门云上,西门云端,西门云霄,西门云海,四个人都曾经挑战过九色Supreme 的尊位。”

  猫皇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道:“虽然这四个人都是以最终落败收场,但本身实力半点都不容小觑,拥有挑战九色Supreme 尊位,本身就是一件高不可攀的殊荣,非此世顶峰实力者不可。”

  听得此言,董笑颜与Feng Yin 不差先后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Ximen Family 祖辈四人,尽皆拥有挑战九色Supreme 的实力,甚至有付诸行动,只是未能成功而已?!

  就如猫皇所言,纵使最终落败,但大家都已经是老江湖,哪里还不明白:若是这四人不具备相当的本钱与自信,凭什么去挑战?!

  换言之,这四人在当年,本身实力最盛的阶段,都拥有与九色Supreme powerhouse 差相仿佛的实力!

  将心比心,如果我是那四人,如果我实力不到那个地步,我会不会去inviting humiliation to oneself ?

  那是绝对没可能的!

  ……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