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45

  “看来是被我说中了。”

  看到Natsu 短暂错愕,之前开口那人的轻笑之声再次响起。

  “不过你不用等了,知道为什么他们现在都没有出现在Galar Region 吗?因为他们今天来不了了。”

  对此,那人似乎很笃定。

  话语之中也满是轻松。

  似乎此时他们所面对的,并不是堂堂Sinnoh 冠军,只是一个can be seen everywhere 的普通Trainer 。

  而Natsu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也迅速回过了神。

  手指逐一点过。

  算上之前出现的索德和西尔迪,一共八个人。

  其中六个人穿着黝黑的斗篷,看不清楚模样,甚至连性别都不太好判断。

  “所以,就你们八个了?”

  Natsu 语气平缓地问道。

  “en? ”

  而Natsu 的沉着和冷静,也让对面的人为之startled 。

  “人家好歹是Sinnoh 冠军,吓是吓不住的,好歹得给人家看看我们的实力。”

  这次说话的,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

  仅凭声音,Natsu 估计这个女人年龄应该不大,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其缓缓抬起的纤细手掌中,握着一枚Ultra Ball 。

  “别废话了,迟则生变,动手!”

  而这道声音就显得相对比较尖锐刺耳很多,也无法通过声音获得更多信息。

  但他的话,却让其余几人的态度都为之一正,似乎他在八人中,有着比较特殊的地位,就算嚣张的索德和西尔迪,也都没有反驳和唱反调。

  只见。

  数枚Poké Ball 从几人的手中threw away 。

  在这数道red light 之中,随之出现的Pokémon ,也立刻让Natsu 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哒呐——!!”

  “吼——!!”

  “咔昧——!!”

  首先出现的,赫然是Kanto Region 的传统Three Founding Families ,Venusaur 、Charizard 以及Blastoise !

  而这三只Pokémon 的出场,immediately 就将它们的imposing manner 毕露无遗。

  其中,Venusaur 和Blastoise ,都是Elite 级的Pokémon 。

  但如果和其余Natsu 见识过的Elite 级Pokémon 做比较,还是能明显确定这两只要更强一点。

  这是距离冠军级仅有一步之遥的Elite 级!

  而最令Natsu 不得不侧目的,是那只站在正中间的Charizard 。

  毫无疑问。

  这只Charizard ,是妥妥的冠军级!

  紧接着。

  又是绿、红、蓝三种颜色的Pokémon 登场,所展现出的aura 与慑人的imposing manner ,居然丝毫不逊色于之前所出现的三只Kanto Three Founding Families 。

  它们分别是,Rillaboom !Cinderace 以及千面避役!

  Galar Region 的Three Founding Families !

  其中,达到了冠军级的是之前那个发出年轻女人声音的Rillaboom 。

  Cinderace 和千面避役则也都是Elite 级,距离冠军级仅有一步之遥的Elite 级。

  再加上之前索德和西尔迪所派出的两只Sirfetch’d 。

  此刻呈现在了Natsu 面前的,赫然是两只冠军级,六只Elite 级的配置。

  最重要的是。

  他们都才各自summon 出了一只Pokémon 。

  一旦全员summon 。

  可想而知Natsu 所需要面对的,究竟是什么。

  那至少,是八名Elite 级Trainer !

  更甚至,其中至少有两人,能够媲美Region Elite Four 。

  或许还不止两人。

  Natsu 是成功地打通了“Victory Road ”,一路打赢了三个Elite 以及一个冠军,风头无两。

  但这种一对一的车轮战,和眼前这种对方明显不准备一对一,试图一共而上的难度是不太一样的。

  如果说,Natsu 以车轮战的形式,能够一串四个Elite Four ,那如果这四个Elite Four 一拥而上,他肯定打不过。

  甚至都不用四个,两个或者三个,就会很难打。

  现在呢。

  八个!

  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对面那群人接下来的动作。

  “Venusaur ,Mega进化!”

  “Charizard ,Mega进化!”

  “Blastoise ,Mega进化!”

  Kanto Three Founding Families 同时被七彩的Mega Evolution 虹光所笼罩,它们的模样逐渐发生变化,imposing manner 获得恐怖攀升!

  本就已经有着极其接近冠军级实力的Venusaur 和Blastoise ,在Mega Evolution 的过程中,imposing manner with no difficulty 地就达到了冠军级。

  而那只本就已经达到冠军级的Charizard ,此刻更是展露出了分外惊人的恐怖aura 。

  一下子。

  三只冠军级!

  紧接着。

  拥有Galar Three Founding Families 的三人,拿着Ultra Ball 的手腕处,white 腕带之上,绯红流光瞬间汇聚,其上能量充盈完备。

  又同时将Rillaboom 、Cinderace 以及千面避役尽数收回。

  极巨腕带之上所积蓄的Galar 粒子化作流光注入到了Poké Ball 中。

  只见。

  那三枚Poké Ball 以一个极其夸张的幅度不断变得,Spider Web Normal 的white 纹路遍布其上,仿佛诉说着此刻那三枚巨大Poké Ball 中,所积攒的恐怖能量。

  三人没有片刻犹豫,同时将巨大的Poké Ball 再次丢出。

  三道碗口大小的流彩光柱射出,所summon 的Pokémon ,已然模样大变。

  变化最大的,自然是它们的体型。

  统统超过二十米开外,头顶绯色能量旋涡盘亘,缕缕红云缭绕。

  超Dynamax !

  木鼓横立,鼓声震彻耳鸣,手持四根鼓棒的超Dynamax Rillaboom 。

  脚踏巨Archfiend Fireball ,卷起炽热炎浪,双臂环抱而立的超Dynamax Cinderace 。

  水流盘旋而上,宛如参天高塔赫然耸立,澎湃水汽氤弥漫,架着手臂静静等待好似Snipe Shot 手的超Dynamax 千面避役。

  它们所获得的,不仅仅只是体型上的加持,还有Galar 粒子所带来的能量加持与增益。

  一时间。

  居然也让这三只Pokémon ,全部呈现出了冠军级的imposing manner !

  一下子,就从两只冠军级,六只Elite 级,变成了六只冠军级,两只Elite 级。

  除了索德和西尔迪两人既没有进行Mega Evolution ,也灭有进行Dynamax 外,其余六人都在immediately 将自己的Pokémon 强化到了极致。

  滚滚气浪迎面而来,让Natsu 身边的Sirfetch’d 和Kubfu 绷着脸一动也不敢动。

  饶是不久前刚刚迈入冠军级的Togekiss ,此时也是小脸紧绷,表情严肃。

  从对面这六只Pokémon 身上,它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或许。

  this time 的战斗,将会是Natsu 成为Trainer 后,迄今为止最难打的一场。

  同时。

  Natsu 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选择在Lake of Outrage 这么个地方埋伏他。

  因为在Lake of Outrage 这块地方,Galar 粒子似乎有些充盈得过分了。

  这很不正常。

  不过Natsu 稍稍一想,大概也就猜到了缘由。

  估摸着是因为索德和西尔迪两人。

  而他们是怎么弄到那么浓郁Galar 粒子的,可能就要等这次事情结束,再找洛兹好好聊聊了。

  但问题是。

  这一战,真的能这么轻易结束吗?

  或者说。

  Natsu 能够顶得住这次的袭击吗?

  至于说,逃走。

  抱歉。

  做不到了。

  在他踏足Lake of Outrage 这片区域后,已经有一股莫名的立场将周围的区域完全笼罩,不仅隔绝了外部对立场内的感知与观看,同时也阻碍了Natsu 的离开。

  硬要离开的话当然也能做到,但期间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估计都能让对面把这几这边来回摩擦十数遍了。

  所以。

  只有做过一场了。

  “现在!Natsu 冠军,你觉得我们八个人够了吗?”

  最开始叫嚣的那人再次开口。

  话语之中,充斥着浓浓的得意和嘲讽。

  为了这次对付Natsu ,他们准备了很长的时间,为此还特意将Natsu 的实力往高处进行猜想,以防万一。

  六只冠军级的Pokémon ,就是他们所交出的部分答卷。

  没错。

  只是部分答卷。

  Natsu 面无表情地将手掌轻轻拂过腰间,数枚Poké Ball 逐一打开,一只只的Pokémon 也随之出现。

  Beedrill 、Alakazam 、Dragapult 、Infernape 再加上Togekiss ,一共五只冠军级的Pokémon !

  以及,Aegislash 、拉帝欧斯、Sylveon 、冰九尾、Zorua 还有Sirfetch’d ,六只Elite 级的Pokémon 。

  而像Volcarona 、Milotic 、Salamence 、Goodra 这几个暂时还只是准Elite 级的little fellow ,就没必要出来凑热闹了。

  甫一出场。

  Beedrill 它们就感受到了对面所给予的压力,以及对面那明晃晃的六只冠军级Pokémon 的aura 。

  不过。

  Beedrill 它们却没有因此露出半点退缩和害怕的神色,反而显得有些be eager to have a try 。

  呲——

  它的两根长针轻轻摩擦,发出刺耳酸牙声响的同时,致使其本就锃亮仿佛泛着金属光泽的长针变得更加锋利。

  Alakazam 轻轻握紧手里汤匙,眼眶之中氤氲Psychic 波动缓缓浮现,湛blue 的眸子内,仿佛藏着一片璀璨星辰。

  Dragapult 脑袋上所栖息的四只Dreepy be eager to have a try ,它们都不带怕的,随时做好了被超过音速的速度弹射而出,于Dragapult 身上所萦绕的缕缕晦暗雾气默默交织。

  Infernape 猛地一个以拳击掌,迸发出点点星火,眸中、头顶、双拳,火光渐渐腾起,滚烫炽浪盘亘而起。

  Togekiss 微微震动三角翅膀,眼中狡黠之light flashed 而逝,额顶薄薄粉色雾气悄然扩散。

  五对六?

  那好像看起来不是很难的样子啊。

  Pokémon 们心里不由想道。

  可当对面的八人看到Natsu 所summon 出的Pokémon ,特别是当看到Natsu 的冠军级Pokémon 从四只变成五只时,气氛都略微显得有些凝重。

  他们可不会真的傻到用冠军级Pokémon 的数量,来衡量双方的实力差距。

  仅仅只是看此时场面上的几只Pokémon 的话,他们甚至觉得还是Natsu 那边更强一点。

  “不要托大,全员summon !”

  尖锐沙哑的嗓音再次响起。

  八人纷纷再次拿出Poké Ball 。

  但下一秒。

  几人穿着的black robe 悄然一抖,转而猎猎作响。

  跟你们玩呢?

  还等你们summon Pokémon ?

  Natsu 的眼眶中,Psychic 之色早已澎湃四起,随之而动的,还有他的Pokémon 们!

  野战。

  真以为过家家?

  嗡——

  弧光四起电磁缭绕,震动羽翅化作golden 电流的Beedrill ,以肉眼无法捕捉的极快速度挣脱空气束缚,迸发Sonic Boom 的同时,已然出现在了八人的身后。

  并且,immediately 就将目标Lock On 在了这八人的身上。

  只要能够干掉这些个埋伏他的人,剩下的这些Pokémon 根本不足以担心。

  而这些人,如果真的都和索德以及西尔迪一样,都只是群用资源堆出来的贵族后裔,那么其实就算他们所展露的实力再强,于野战中也不过就是战五渣。

  但显然。

  这次的人,并非全都是索德和西尔迪这样的货色。

  嗡——

  悄然扩散的Psychic ,交织而出的Psychic 丝线。

  一道Yellow silhouette 从六个black robed man 的其中一人身后走出,其手中摆锤无规律地晃动着,强大的Psychic 阻碍了Beedrill 的sneak attack 路线。

  引梦貘人!

  而且还是冠军级!

  “事先我就告诉过你们,Natsu 是实战派出生的Trainer ,不要托大,不要轻视,也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说话的,还是那尖锐刺耳沙哑的声音。

  而他,也是本次行动的主要Chief-In-Charge 。

  Natsu 估摸着他,绝对有Elite Four 的实力,甚至可能比Normal 的Elite Four 都还要强一点。

  这就是那群贵族积攒千年的底蕴?

  但真正让Natsu 惊讶的,还不止这点。

  真正让他惊讶的,是他清楚地感知到了,那六个black robed man ,其中三个人的身上,居然泛起了Psychic 的波动。

  三个Psychic 者?!

  是了。

  当初袭击Rayquaza 异空间,击溃拉帝欧斯和Latias 的那群人,就是Psychic 者。

  而Psychic 者与Psychic Type Pokémon 的组合,会有怎么样的效果,Natsu 同样清楚。

  所以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说道:

  “Beedrill ,退!”

  在看到突然出现的引梦貘人以及那缭绕的Psychic 后,Beedrill 在immediately 所作出的判断,和Natsu 是一模一样的。

  迅速抽身后退。

  但引梦貘人的脸上,却泛起了狡诈诡谲的笑容。

  其摆锤之上,更是荡漾起了一圈圈催眠光束。

  不过。

  引梦貘人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是一僵。

  “呼di! ”

  不远处的呼嘀眼中满是不屑,手中汤匙微微望去,悄然遍布全场的Psychic ,成功地阻碍了引梦貘人试图对Beedrill 的催眠。

  而Alakazam 所展现出的强大Psychic ,以及with no difficulty 阻碍自己招式,让引梦貘人对Alakazam 产生了极大的忌惮。

  Psychic Type Pokémon 彼此之间的强弱关系就是这么简单可以判断。

  Alakazam 的Psychic 更强,技巧也更强,能压得引梦貘人无法做出任何动作。

  但Natsu 的攻击,怎么可能只有Beedrill ?

  要是能在对方还未全员summon 之前干掉一两个,那也必然会轻松很多。

  嗡——

  几人身后的虚空悄然洞开,缭绕Haze 的Dragapult 曳动着尾巴从中探出了三角状的脑袋,狭长双眸之中满是凛然之色。

  “Dragapult ?”

  “怎么会?”

  几人不懂。

  Dragapult ,不是一直安静地待在Natsu 身边吗?

  却只见。

  处于Natsu 身侧的“Dragapult ”化作缕缕Mist ,泡影Normal 悄然消散。

  Zorua 的幻觉!

  peng peng ——peng peng ——!!

  四支锐利“Dragon Darts ”交织丝丝Haze ,澎湃着璀璨Dragon Type 能量,撕破空气阻碍Sonic Boom 炸响,以极快的速度攒射而出。

  接连的袭击,并且次次都是瞄准Trainer ,已经让八人对于Natsu 的忌惮,飙升到了顶点。

  再经过为首那人的一再提醒,几人也不再迟疑地纷纷summon Pokémon 。

  随之出现的数道red light ,阻碍着“Dragon Darts ”的攒射方向。

  bang!

  偌大拳头挥出的火焰,Mega Charizard Y与Dreepy 正面碰撞。

  同一时间。

  又有几只Pokémon 纷纷迎着“Dragon Darts ”赫然发起进攻。

  pēng pēng pēng ——!!

  可是。

  让他们傻眼的是。

  这几只Pokémon 所造成的阻碍,却仿佛一拳砸在了空气上Normal ,那几只看似aggressive 的Dreepy ,在接触到攻击的刹那,就直接爆裂而开了。

  连带着的。

  那探出了脑袋的Dragapult ,也轰然消散。

  还是幻觉?!

  几人不由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一刻。

  他们终于是体验到了,只有渡和伊戈尔曾经体验过的,所谓的“帽子Trick ”。

  也终于是明白了。

  为什么仅凭这一个战术,就看吐了成千上万人。

  “Bart 亚——”

  而真正的Dragapult ,已然出现在了几人的身前,真正的四支“Dragon Darts ”,这才悄然洞出。

  与此同时。

  之前明明已经在Alakazam 的Help 下退走的Beedrill ,赫然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而Beedrill 出现的原因。

  居然是.

  以Alakazam 的Psychic 作为中转,以Dreepy 作为交换点的“Ally Switch ”!

  将Dragapult 的“Dragon Darts ”,当做了“无限换防”战术的一部分!

  这脑洞大开的操作与行为,任谁都想不到。

  但别说。

  既然Dreepy 是Pokémon ,哪怕它们只是被Dragapult 暂时当做“武器”发射了出去,也无法掩盖它们本身就是Pokémon 这一特点。

  而让Dragapult 的“Dragon Darts ”与“Ally Switch ”结合,也是Natsu 在不久前才想出的战术。

  reappeared 在近前的Beedrill 铿锵锋鸣环绕,凌厉长针携着必杀的致命穿刺而来。

  明明是八个人围攻Natsu 一人,并且展现出了直观上的硬实力压制,却随着战斗的开始,直接被Natsu 按在地上打?

  瞬间就进入到了Natsu 的节奏之中。

  导致八人居然不得不被迫进入到了防守的角色。

  就感觉.

  Natsu :你们八个已经被我包围了。

  这种感觉。

  bang! !

  瞬息万变的转变,最终以对方及时summon 的一只Arbok 被Beedrill 秒杀为代价,抵御住了Beedrill 的这次Sucker Punch 。

  但同样射出的,可不仅仅只有Beedrill ,还有三支“Dragon Darts ”!

  嗡——

  三人身上Psychic 瞬间爆发,千丝万缕的Psychic 丝线,编织出偌大的一张Psychic 兜网。

  他们已经见识到了Dragapult 和Beedrill 配合的难缠,试图用Psychic 将这三只Dreepy 拘起来。

  可是。

  见到这一幕的Dragapult 眼中却泛起淡淡的嘲讽。

  “什么?!”

  身为Psychic 者中的一员,眼看着Dreepy 居然with no difficulty 地就breakthrough 了,三名Psychic 者结合他们的Psychic Pokémon 所编制的Psychic 网兜,不由错愕出声。

  反物质之力!

  “小心!”

  bang! !

  随着一声乍响。

  其中一个身着black robe 的人,他的肩膀直接洞开,整只手臂炸裂。

  刹那间drenched with blood ,殷红遍地。

  那人更是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砸在了地上。

  对面的Natsu 脸上不由露出了些许的惋惜。

  可惜了。

  虽然对方没料到Dragapult 所具备的反物质之力,在一定程度上湮灭了Psychic 对“Dragon Darts ”的阻碍。

  可毕竟是Psychic 者,对方也并非一点反应都来不及做。

  特别是为首那人。

  要不是那只忽然冒头的Gengar ,恐怕绝对不只是洞穿摧毁那人的肩膀那么简单,他整个人都会瞬间炸裂。

  first round 出其不意的一次强袭,只是秒了对方一只Pokémon ,重创了一个人,这让Natsu 并不是很满意。

  他还以为最少能做掉一个人呢。

  可惜了。

  但Natsu 感觉可惜,对面的人却是充斥着滔天的怒气。

  而在那浓浓的怒气之下,还有一抹撇不开的惊惧。

  这人什么鬼?

  面对他们八个人,面对他们所展露出的实力,不仅不怕不准备逃跑,居然还主动发起进攻?

  最重要的是,居然还让他的进攻,奏效了!

  剩余的七人看着倒地那个痛苦呻吟中的同伴,一个个头皮有点发麻。

  他们很难想象。

  如果刚才的攻Smack Down 在他们身上,承受伤害的人变成了他们,他们会感受到多大的疼痛。

  出生高贵的他们,可无法忍受这种伤残所带来的伤害,特别是在伤残之后,同clansman 们的异样目光。

  “不愧是Agatha 的学生,不愧是Natsu 冠军,不愧是被称为冠军之中野战Number One Person 的存在。”

  为首那人沙哑尖锐的嗓音再度响起,话语之中满是沉重。

  现在他们所summon 出的Pokémon 数量已经足够多了,倒是不用再那么担心Natsu 突然的再次袭击。

  八九只冠军级的Pokémon ,再加上数十只Elite 级Pokémon ,硬实力灌,都能把Natsu 给灌死了吧?

  但见识过了Natsu combat ability 后的他们,不敢再有任何的小觑。

  特别是在为首那人已经对Natsu 升起足够的忌惮后。

  就见。

  他颇为郑重地再次拿出了三枚通红之色的贵重球,神态极其严肃。

  “还好,我们这次真的很重视。”

  随后他将这三枚贵重球同时丢出。

  而当Natsu 看到这三枚贵重球打开后,出现的Pokémon 时,Natsu 瞳孔骤然收缩。

  脱口而出道:“Sacred Sword 士?!”

  出现的。

  是全身湛蓝外形似羊的高傲Pokémon ,钢之Swordsman ,Cobalion !

  以及身体雄壮全身棕灰外形似牛的魁梧Pokémon ,岩之Swordsman ,Terrakion !

  还有最后,全身jade green 外形似羚羊的灵巧Pokémon ,草之Swordsman ,Virizion !

  正是传说中的Pokémon ,三只Sacred Sword 士!

  只见为首那人张开双臂,颇为自得道:

  “不要把它们当做你所认识的存在。它们,是Royal Family 曾经的卫士,是后裔们的庇护,是我们最忠诚的护卫!”

  一如索德和西尔迪所拥有的Galar 勇士Sirfetch’d 一样,Sacred Sword 士也是曾经Royal Family 们的Knight 卫队之一。

  Sacred Sword 士确实不是唯一的Pokémon 。

  在Unova Region 有Sacred Sword 士们的传说。

  在Galar Region 的Crown Tundra 中,其实也有Sacred Sword 士们的传说。

  甚至Natsu 不久之前还在木兰Professor 家中那偌大的书架上,就扫到过一些关于Sacred Sword 士们的书籍。

  只是Natsu 确实didn’t expect 。

  眼前这些所谓的Royal Family 后裔,居然有Sacred Sword 士这样的Pokémon 。

  不过。

  从对方的态度来看,对于这三只Sacred Sword 士,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指挥权。

  但这就是所谓的贵族们的底蕴?

  Natsu 真切地感受到了。

  如果每个Region 的贵族都有这样的实力,Natsu 可能要再次衡量那群人手握的力量了。

  但他估计。

  应该不至于。

  这次,主要or for 了对付他,才拿出了这样的宝贵底蕴。

  否则Alliance simply impossible 起得来。

  所以.

  Natsu 半眯起眼睛。

  自言自语道:

  “如果能把你们这群人都留在这里的话,你们这群盘亘在Alliance 内的蛀虫,所谓的贵族后裔,王亲贵胄,应该会.很心疼很肉痛吧?”

  他感知过了。

  三只Sacred Sword 士出现固然让他惊讶,但这三只Sacred Sword 士并非真正的Divine Beast ,不具备Divine Beast 的职责和权柄。

  没权柄的Divine Beast

  怕个锤子!

  “Darkrai ,给闹姿睡了它们!”

  同时。

  Natsu 手中缰绳猛地于空中一抽,发出”Pa” 的一声脆响的同时,朦胧Haze 携着滚滚spiritual power 于他身后蔓延而出。

  da da da ——

  清脆的马蹄声,也随之响起。

  “xu lu lu ——”

  漆黑之中,嘶鸣赳赳。

  神俊黑马,踏步而来。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