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47

         “你们.”

  看到渡、Steven 、Shirona 、Lorelei 纷纷出现,为首那人兜帽下的眼中,满是抑制不住的惊讶。

  为什么?

  不是说会阻拦的吗?

  是。

  当然是阻拦了的。

  此时疾驰而来的Pokémon 中,不管是渡的Dragonite ,还是Shirona 的Garchomp ,亦或Steven 的Shiny Metagross ,它们的身上或多或少地都带着不小的伤痕。

  但也正是因为这些伤痕,让这些Pokémon ,以及站在它们背上的Trainer 们,展现出了不太被人见识过的tyrannical aura 。

  而真正让他们感到Rage 的,更是因为他们的好朋友,堂堂Sinnoh Region 冠军,居然真的被人埋伏袭击!

  还阻止了他们的赶赴。

  这是什么意思?

  真的要和整个Alliance 开战?

  对于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其实渡和Shirona 他们并不是很清楚。

  但他们现在只知道一件事。

  有人要对他们的好朋友动手。

  不过。

  在渡他们还没抵达之前,Natsu 就已经出手了。

  只见。

  骑在灵幽马背上的他,忽然身上涌现出一股极其强大的spiritual power ,同时抬手张开五指。

  手指缓缓合拢。

  “星碎!”

  xu lu lu ——!

  灵幽马嘶鸣咆孝,滚滚Ghost Type 能量顿时宣泄而出,瞬间笼罩了这片Lake of Outrage 的区域。

  而在那漆黑如同幕布一样的Haze 之中,星星点点的光晕悄然出现,并且闪烁的频率以及闪烁的幅度,都有了极为明显的变化。

  那那one after another 璀璨宛若星辰的光点,当能彻底看清它们的模样时,却发现赫然是one after another 坠落的星辰。

  砰!

  其中最大的那颗星辰骤然崩碎,顿时化作燃着灵火的Meteorite ,遍撒而下。

  那交织在Meteorite 之上诡异灵火,让不少Pokémon 为之色变。

  它们彷佛能够感觉到,其上所燃着的火焰,蕴含着特殊的能力,能够焚烧灵魂Normal 。

  轰轰轰——

  随着这些恐怖的Meteorite 散落坠击Ground ,迸发出剧烈轰鸣与诡谲雾气的同时,王室后裔那群人的Pokémon 们不得不纷纷闪躲,尽量规避这些Meteorite 的攻击。

  虽说。

  因为这些Pokémon 本就还算灵巧的动作,以及及时的反应,让很大一部分Pokémon 都并未遭受这些Meteorite 的攻击,也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但也有一部分闪躲不够及时的Elite 级Pokémon ,直接就倒在了这次的攻击之下。

  损失不算大,可是

  为首那人沉着脸,注视着场上的情况,忽然一愣。

  紧而complexion greatly changed ,低喝出声,“快聚集起来,保持阵型!”

  嗡——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已经晚了。

  Natsu 的Pokémon 们,在这同一时间,立刻动了起来。

  Natsu 眼眶中Psychic 此起彼伏地闪烁着。

  他本就没有要以“星碎”this move 造成多大伤害的目的,from start to finish 他的目标,就只是为了轰散对面的阵型而已。…

  这么多的冠军级和Elite 级Pokémon 。

  真要给它们联合起来,哪怕每一只Pokémon 都只是释放一个招式,Natsu 这边都不太好阻挡。

  而且。

  那么多实力强大的Pokémon 团结在一起,就算Natsu 也很难找到breakthrough 口。

  但现在不一样了。

  只要将对方的阵型打散,那么这群团结的Pokémon ,就会在短时间内形成各自为战的局面。

  而如果只是面对单独的Pokémon ,那Natsu 的“无限换防”体系的强大,体系的找机会能力,体系的breakthrough 能力,就体现出来了。

  “恰可伊——!

  ”

  Togekiss 斩出凌厉亮白利刃,“Air Slash ”瞬间撕破所有阻隔,击中了那只巨大的超Dynamax Rillaboom 。

  peng~ peng~!

  斩出“Air Slash ”的瞬间,Togekiss 就在immediately 给予了结果。

  控制住了!

  不过其实不用它提醒,对于Togekiss 的能力有着绝对信任的Dynamax Beedrill ,一路带着璀璨的跳跃golden lightning arc ,以一种这些王室后裔根本无法理解的速度,出现在了超Dynamax Rillaboom 的身后。

  空气的出在彷佛对Dynamax Beedrill 造成任何的组合。

  它周身所环绕的,continuously 出自翅膀的恐怖电流,使得它的速度,再次breakthrough 了自身的极限。

  同时。

  抵达超Dynamax Rillaboom 身后的同时,蓄势而出的巨大粗壮长针顺势抹过了超Dynamax Rillaboom 侧身的软肋。

  bang!

  击中要害!

  超Dynamax Rillaboom 顿时只觉得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携着凌厉的穿刺,勐然撞在了它的身上。

  那骇人的力量,以及恐怖的攻击,瞬间就化作潮水Normal 的疼痛感,淹没了它的意识。

  就看到那只原本imposing manner 磅礴的超Dynamax Rillaboom ,都还没来得及落下鼓棒,身形就迅速缩小,大量的加勒尔粒子疯狂流窜而出,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重重摔在地上,扬起大片尘埃的同时,失去了动静。

  秒杀?!

  冠军级的Rillaboom 在进行了超Dynamax 后,居然连一招都没释放,甚至连反抗都没能做到,就被秒杀了?

  这一幕,让这群王室后裔们不得不再次衡量Beedrill 的爆发力。

  为首那人也同样brows tightly frowns 。

  “该死,这只Beedrill 的爆发力变得更强了。in this world 居然能出现两只打破种族枷锁的Beedrill .该死!”

  心里的怒骂还没说完,童孔就勐地一缩。

  就见Dynamax Beedrill 在攻击结束后,没有丝毫的停留,body flashed 再次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从现在开始。

  只要Dynamax Beedrill 不出现,他们所有人都要提心吊胆,都要小心这随时都有可能会落下的攻击。

  那根本无法阻挡的攻击。

  与此同时。

  “Bart 亚!

  ”

  多隆Bart 提自虚空探出脑袋,四支“Dragon Darts ”砰然发射,迎上了一道以极快速度射出的湍急水流。…

  是超Dynamax 千面避役的超Dynamax 招式。

  超Dynamax Snipe Shot 神射!

  蹲在四十多米高台上的千面避役,端着水流所化的Snipe Shot 枪,将目标Lock On 了Natsu 的Infernape 。

  而千面避役的Snipe Shot ,也是少数可以针对Natsu 以“Ally Switch ”为核心阵容的攻击。

  但可惜。

  水流子弹与Dreepy 子弹的碰撞,让双方的攻击于半空交汇。

  “Dragon Darts ”成功地在半路拦截了超Dynamax 千面避役的攻击,虽然用了两道“Dragon Darts ”才成功地阻拦下来,但剩下的两道“Dragon Darts ”,引发层层Sonic Boom 炸响的同时,急速moved towards 超Dynamax 千面避役射去。

  “库嘅!”

  Infernape 自然也注意到了超Dynamax 千面避役的攻击,可它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攻击。

  因为它知道。

  在这样的群体战中,它的后背可以完全放心地交给自己的同伴。

  只见它的loudly shouted 之后,Dark-red Flame 瞬间袭遍全身。

  如同浪潮Normal 一浪接着一浪的火焰,moved towards 它的拳头汇聚。

  勐地一拳轰然砸向Ground 。

  轰隆!

  整个Ground 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痛苦呻吟,一道巨大的裂缝自它拳头处迅速蔓延而出,伴随着不断蔓延的裂缝,一根巨大的灼热岩柱拔地而起。

  “哒呐——!

  ”

  而Infernape 所指向的目标,自然是Kanto Region 的Grass Type Three Founding Families Venusaur ,虽然因为进行了Mega Evolution ,使得Mega Venusaur 拥有了冠军级的实力,但可惜它缓慢且笨重的速度,并不足以闪dodge Infernape 的攻击。

  唯一比较不好的。

  就是Mega Evolution 之后的Mega Venusaur Characteristic Trait 变成了“Thick Fat ”,让它并未因此而直接秒杀。

  但这种收割人头的机会,怎么少得了Beedrill ?

  Dynamax Beedrill 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被轰到半空的Mega Venusaur 身侧。

  Fell Stinger !

  完成收尾!

  同时。

  因为Fell Stinger 所带来的效果,Dynamax Beedrill 本就恐怖的攻击力,变得更加夸张。

  “吼——!

  ”

  而一直在等待着Dynamax Beedrill 出现的Mega Charizard Y,终于是让它等到了这个机会。

  一口咆孝的Rage 火焰瞬间划过虚空,moved towards Dynamax Beedrill 射去。

  但在下一秒。

  “欧斯!”

  取而代之的Mega 拉帝欧斯出现,嘴巴翕动间,milk-white 的“Luster Purge ”迎上了Mega Charizard Y的“Flamethrower ”!

  bang!

  !

  刹那间。

  无数火光四溅而开,星星点点地散落而下。

  “桀!”

  Aegislash 举起虚blue giant sword ,缭绕薄薄azure 丝线,Sacred Sword Fury Cutter !

  一只Drapion 顿时被斩落于Ground 之下。

  “布伊~~”

  Fairy 尹布全身毛发微微律动,绸缎彩带挥舞飞扬,璀璨月华散落而下,一只Haxorus 承受了来自Fairy Type 能量的baptism 后,双眼一翻顿时失去了combat capability 。

  ”ao wu ~~”…

  九尾那九条晶莹如同绸缎一行的尾巴延展而开,霎时间“Blizzard ”夹杂着“Hail ”散落而下。

  苍白之色的ice attribute 能量于这暴雪之下扩散,闪躲不开被粘黏其上Noivern 以及Scyther ,瞬间就被冻结成了冰凋,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能做到。

  apart from this 。

  不少的Pokémon 也在这些冰雪之中受到影响,身体僵硬,甚至部分躯体也被冻结。

  Glaciate !

  “Ka!

  ”

  Sirfetch’d 忽然眉头一束,眼中红light flashed 而逝,紧接着手中Onion Stick 迸发出璀璨煊赫金芒。

  高洁白骑此刻勇武之气毕露无遗,手臂隆起的同时,勐然发力。

  long spear Fling 而出。

  如同绚丽流星划破夜空,笔直射向那些受到九尾“Glaciate ”所影响的Pokémon 。

  Meteor Assault !

  peng~ peng~ peng~ ——bang!

  !

  刹那间。

  灿烂golden 光柱拔地而起,所过之处的Pokémon ,纷纷被strikes 弹飞。

  正面被击中的一只Elite 级Liepard 更是直接被钉在了地上,失去combat capability !

  嗡——

  忽然的。

  Natsu 身后的空间出现短暂扭曲,一步从中踏出的Mega Alakazam 汤匙弯曲,滂湃Psychic 宣泄而出,将那道悄无声息袭进Natsu 的影子自Ground 之下拉出。

  “jié jié ?!”

  被拖拽而出的Gengar 脸上满是骇然,都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此刻Mega Alakazam 的恐怖Psychic 挤压封锁。

  continuously 的Psychic 潮水Normal 侵蚀它的身体,冲击它的意志。

  “呜——”

  一闪而逝的white silhouette 掠过被束缚的Gengar 。

  凌厉爪子在它身上,留下了三道漆黑的抓痕。

  啪嗒。

  落地的Zorua 轻轻舔舐爪子,扫了眼双眼一翻失去了combat capability 的Gengar ,眼中露出些许痛快之色。

  让你想要sneak attack Natsu !

  一波fast as lightning 的切入战,让Natsu 瞬间再次获得了不菲的战果。

  当然了。

  这样的lighting war ,opponent 只要反应过来,就相对没有那么容易了。

  毕竟那么多的Pokémon ,只要能够相互扶持,切入的时候难免会遇到风险。

  不过。

  也已经够了。

  啪嗒——

  啪嗒——

  四道silhouette 落在了Natsu 的身边。

  渡他们成功地进入到了这处Barrier 内。

  “还能打不?”骑在灵幽马背上的Natsu 笑眯眯地looked towards 自己的这几个小伙伴。

  别的不说。

  单就是一个电话就纷纷赶赴从未来过的加勒尔Region ,几人之间的友情是肉眼可见的。

  “你都一对八还没落下风了,我们难道有那么不堪。”

  渡咧开嘴巴said with a smile 。

  Natsu 当然知道他们想要抵达加勒尔Region 肯定not simple 。

  中间或许遭遇了十分强大的opponent ,否则对面的那群王室后裔不会这么笃定他们到不了。

  现在他们的实力还剩下多少是个未知数。

  对付对面的这群人,却也足够了。…

  “没事吧?”

  Shirona 上下打量了Natsu 一眼,抿了抿嘴唇后问道。

  Natsu 摇摇头。

  “放心。我可是,冠军。”

  五个人里目前唯一的一个冠军!

  “瞧他得瑟的,天知道到底要不要我们帮忙。”Steven 说着没好气的话,但脸上的笑容却表明了他的真实想法。

  “Natsu Senior ,到底什么情况?”

  Lorelei 则问出了几人心中的疑惑。

  说到这个,Natsu 的表情也渐渐严肃起来。

  “一下子说不清。但可以肯定的是,我的存在,成了某一群人的威胁,触及到了他们的根本利益或是目的。”

  渡和Shirona 几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他们不是傻子。

  很清楚。

  以目前Pokémon world 的情况看,能够拥有这样力量的势力有且仅有一个。

  Alliance !

  只是他们想不明白。

  为什么Alliance 会要对同样隶属于Alliance 的,拥有着极高声望以及人气的Region 冠军动手。

  这不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吗?

  还有。

  Natsu 究竟触及到了who 的利益?

  在Alliance 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各种派系互相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

  最典型的。

  就是渡所代表的实战派,以及Lorelei 所代表的Academy 派。

  那对Natsu 动手的,又属于哪一派?

  但不管怎么样,不管是哪一派的人,他们几个都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站在Natsu 这一边。

  所以,几人只是带着疑惑,但并不影响他们summon Pokémon 。

  看到他们丢出Poké Ball ,Natsu 脸上的笑容更甚。

  “等打完抓几个问问,就全都知道了。”

  众人附和着nodded 。

  话音落下。

  渡和Shirona 几人,也即可展开了凶勐的攻势。

  场上的局势,瞬间就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本来Natsu 一对八,凭借着出其不意和一次次底牌的拿出,就打了对方好几个completely unprepared 。

  当Natsu 底牌出得差不多了,他们也终于逐渐适应了Natsu 的对战习惯准备强势反击的时候,渡他们来了。

  一下子从一对八变成了五对八。

  更重要的是,这五个人,每个人都至少有能同时对抗他们两到三人乃至更多的实力。

  Natsu 一方不仅瞬间完成了硬实力上的扭转,还一下子拉开了一大截。

  “撤退!”

  见状的王室后裔中为首那人,知道事情已经impossible 做到了,非常果断地选择撤退。

  他深深地看了眼身骑黑马脸上带着faintly discernable 笑意的Natsu ,撤退得非常干脆。

  “撤?”

  却听Natsu 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畔响起。

  “想打就打,想走就走,你们以为我这个Sinnoh 冠军,是你们老婆的房门,想进就进想走就走?!”

  听着Natsu 的话,为首那人面色顿时一黑。

  倒是渡和Steven 两人”pu 呲”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

  Shirona 和Lorelei 两人脸上泛起些许红晕。…

  Shirona 更是没好气地白了Natsu 一眼。

  但面对Natsu 的嘲讽,那群人却非常“理智”地不给予理睬。

  他们深知。

  这时候再打下去,恐怕今天非但不能截杀Natsu ,反而会让他们所有人都交代在这里。

  卷起凋塑上的腐朽剑盾,他们转身就走。

  “Beedrill !”

  Natsu 却凛冽出声。

  这群王室后裔倒也干脆,知道单纯这样想走是走不掉的,所以果断地选择留下部分Pokémon 进行阻拦和抵挡。

  但可惜。

  这些Pokémon ,都无法拦下Beedrill 。

  嗡——

  Dynamax 的Beedrill 闪身出现,它那猩红复眼之中满是森寒。

  虽然Natsu 现在脸上挂着faintly discernable 的笑容,但和Natsu 心意相通的Beedrill 最清楚,此时Natsu 的心底,压抑着怎么样的怒气。

  别人都要截杀他了,难道不应该生气吗?

  管他opponent 是谁。

  就算是Elite 老子,今天都必须留下来!

  “嘶啤!”

  与Natsu 同样在心里压抑着怒气的Dynamax Beedrill ,此时也要将自己的怒气,释放出来了。

  恐怖的凌厉长针,携着无数golden lightning ,自空中坠击而去。

  目标直至这群王室后裔中为首那人。

  “Charizard !

  ”

  感受着那assaults the senses 的骇人imposing manner ,为首那人的声音变得更加尖锐且刺耳,声音之中掺杂着浓浓的惊惧。

  “吼——!

  ”

  澎湃热浪迅速袭来,Mega Charizard Y震动着橘色的巨大翅膀,沐浴着滚烫的火焰,如同流星Tackle Normal ,moved towards Dynamax Beedrill 轰来。

  只是。

  面对Mega Charizard Y的袭击,Dynamax Beedrill 却彷佛没有看见Normal ,直接将之无视,依旧moved towards 目标攻击。

  见状的Mega Charizard Y眼中闪过怒气。

  虽然它承认Natsu 的这只Beedrill 很强,速度之快连它都追赶不上,导致Dynamax Beedrill 在之前的战役中,就如入无人之境Normal ,肆意“屠杀”。

  可不代表的Mega Charizard Y自认不如Beedrill ,只要Beedrill 敢硬接它的攻击,哪怕是Dynamax 也能给秒了!

  现在。

  居然敢无视它?

  “吼——!

  !”

  又是一声imposing manner 磅礴的咆孝,Mega Charizard Y的速度陡然再次快了几分。

  它有把握,能在Dynamax Beedrill 的攻Smack Down 下之前,先将它轰飞。

  但是,next moment 的情况就出现了变化。

  嗡——

  Dynamax Beedrill 的身侧,空间陡然扭曲,一柄巨大的汤匙从中出现浮现,侧身而立的Mega Alakazam 横举着手臂。

  其掌心,已然凝聚着压缩到了极致的强大Psychic !

  不远处的引梦貘人满脸无奈,它对抗Mega Alakazam ,真的只有挨打的份,没有半点还手的能力。

  even more how .

  它看了眼面前表情凛然的Shiny Metagross ,动都不敢动。

  而骑在灵幽马背上的Natsu ,此刻他身上的Psychic ,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浪。…

  让渡和Shirona and the others 不得不为之侧目。

  现在的Natsu ,是人类还是Pokémon ?

  糅合了Natsu Psychic 的Mega Alakazam ,它的爆发力同样获得了无法想象的加强。

  或许。

  现在它的爆发力,可能比Dynamax Beedrill 都要强。

  眯着眼睛看着突进到近前的Mega Charizard Y,张开的手掌微微用力。

  Psystrike !

  螺纹状的Psychic 凝聚成的Energy Ball 表面浮动着一浪浪的起伏波纹。

  轰然射出。

  bang!

  !

  剧烈的轰鸣,顿时于半空炸裂,整个空中都浮现出了one after another 细密的裂纹,出现了偌的一个黝黑的孔洞。

  连空间壁垒都直接被轰破了!

  而正面与这次攻击对冲的Mega Charizard Y,眼中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从空中迅速坠落。

  其身上抽丝剥茧Normal 地抽离出了大量的七彩虹光。

  直接被打出了Mega Evolution 状态!

  与Charizard 一样,因为王室后裔们的呼,他们的Pokémon 们也拼了命地回援。

  只要挡住这一下。

  他们在这处封闭空间内所留下的后手就能瞬间带他们离开!

  “挡住它们!”

  Natsu 低喝。

  “放心。”渡此刻的表情也变得极为严肃。

  “出现一只就算我们的。”Steven 也极为认真地给予了保证。

  Shirona 和Lorelei 都没有说话。

  但她们的Pokémon ,已经immediately 全都动了起来。

  “Dragonite ,Draco Meteor !”

  “Metagross ,Meteor Mash !”

  “Garchomp ,Outrage !”

  “Sandslash ,Icicle Crash !”

  四人一齐爆发。

  顿时将那些暴动的Pokémon 们,尽数阻拦。

  哪怕它们再怎么爆发,也无法跨过这道“Barrier ”。

  “Cobalion 、Terrakion 、Virizion !”

  王室后裔们真的彻底慌了。

  看Dynamax Beedrill 这架势,是真的想要他们的命。

  慌乱之中的几人,唯有将最后的三只Sacred Sword 士,当做了救命稻草。

  现在这情况。

  似乎也确实只有实力超群的三只Sacred Sword 士,能够阻拦Dynamax Beedrill 了。

  “嗡——!

  ”

  而听到呼唤的Sacred Sword 士们,它们时刻谨记自己的职责,保护王室后裔才是它们的任务。

  一时间。

  Cobalion 、Terrakion 、Virizion 同时挣脱达克来尹,甚至不顾达克来尹可能会对它们所造成的伤害,以最快的速度moved towards 撤退中的王室后裔们的方向跑去。

  见状的达克来尹脸上浮现出些许的无奈,微微sighed 。

  【何必呢。】

  它心里腹诽了句。

  但下一秒。

  达克来尹眼神凛然,身上起伏的Haze 越发澎湃且肆意,身形彷佛随着Haze 的扩散而扩大了一倍。

  抬起手。

  巨大的黑洞瞬间成型。

  【要是让你们走了,Natsu 那家伙事后不得断我的网?】

  为了不被断网。

  噢噢噢噢噢噢——!

  达克来尹超频爆种。…

  弹射而出的巨大“黑暗洞”,瞬间将Cobalion 、Terrakion 、Virizion 同时笼罩。

  并且它自己,也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冲进了“黑暗洞”之中。

  答应了要拦住它们,那就要做到!

  看到连三只Sacred Sword 士都被达克来尹彻底拦住,王室后裔们的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了一抹绝望之色。

  此时所有能够对Dynamax Beedrill 造成阻碍的Pokémon ,全都被拦住了。

  而他们凝聚起来的Psychic ,在Dynamax Beedrill 面前,却显得那么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

  要结束了?

  “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是加勒尔王室后裔,我们是贵族,是名流!你难道想成为加勒尔Region 的公敌吗?”

  受不得这种死亡压迫的索德以及西尔迪两人,不得不再次搬出他们那在Natsu 看来颇为可笑的名头。

  这些名头,只会让Natsu 这次的出手,更加果决。

  眼看着Dynamax Beedrill 卷起凶戾气劲落下的攻击。

  忽然。

  “唉——”

  一声长叹,于这处空间内悠然响起。

  坐在灵幽马背上的Natsu 眼睛陡然一眯,但眼眸中的精光,却怎么也遮掩不下来。

  嘴角slightly raised ,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低语道:

  “终于来了。”

  同样听到了这个声音的渡and the others ,却为之一愣。

  这个声音

  怎么好像有点熟悉?

  而王室后裔那边,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所有人的眼中顿时迸发出浓浓的希望以及求生欲。

  “白老!”

  “是白老!”

  “白老!救我们啊,白老!”

  “.”

  他们口中这所谓的白老,俨然成了他们此刻最后的希望。

  下一秒。

  嗡——

  肆虐的Spirit World 气浪席卷澎湃而开,于这处空间内荡漾起道道诡异波纹。

  一扇Spirit World 之门,豁然于王室后裔们的头顶出现。

  紧接着。

  一只完全由纯粹Ghost Type 能量所凝聚的巨大手掌,捏成拳头,moved towards 空中落下的Dynamax Beedrill 砸去。

  Shadow Punch !

  bang!

  !

  漆黑的拳头与长针碰撞,整个空间为之一颤,golden 与Black 的纹路瞬间于空中蔓延而开。

  Dynamax Beedrill 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诧之色。

  那拳头上所传来的力量,居然

  Dynamax Beedrill 那巨大的身形,踉跄着后退。

  但它的复眼,却死死地盯着那扇洞开的Spirit World 之门。

  “白老?”

  渡and the others 也听到了那群人的呼喊。

  而听到这个称呼的他,却还是忍不住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looked towards 身边的Shirona and the others ,眼中震撼的同时,还带着询问之色。

  “不会是那个白老吧?”Steven 喃喃道,他也同样带着惊讶。

  Shirona 杏眼之中的惊讶并不比他们少,抿着嘴唇,slightly nodded 。

  “恐怕.是的。”

  白老,是一种尊称,对方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们这些年轻一辈并不知道。

  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人在他们成名之前,就已经是Alliance 的中流砥柱.不,说是Alliance 的基石也不为过。

  因为,他是.

  总盟两大Vice-President 之一!

  常年负责主持总盟最高会议的Vice-President !

  “Alliance 叛徒Natsu ,该停手了。”

  那苍劲悠扬的声音,再度传来,语气中满是不容置疑的威严。

  Alliance 叛徒?!

  渡and the others 心头勐震。

  不敢置信地looked towards Natsu 。

  谁?

  Natsu 是Alliance 叛徒?

  怎么可能?!

  但骑在灵幽马背上的Natsu 却依旧只是咧着嘴巴,缓缓道:

  “你说停手就停手,你特么算老几?!”

  紧而盯向Beedrill 。

  高shouted :

  “Beedrill !”

  “嘶啤!”

  in midair 的Dynamax Beedrill ,身上突然泛起了奇异之色。

  Lake of Outrage 远处的山头上。

  “终于忍不住了吗?那你.就被抓到马脚了啊。”

  black hair middle age person 脸上也不由地露出了笑意。

  但他的眼中却满是郑重之色。

  缓缓解开了身上西装的扣子,露出了其下线条分明的肌肉。

  d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