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49

  “嘶啤!!”

  绚丽七彩虹光于长针的穿刺之中崩散而开,将其中Pokémon 的模样,毕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Beedrill ,依旧保持着Dynamax 的形态,其上红云环绕,袅袅氤氲Galar 粒子充斥遍布。

  但Beedrill 的模样,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近似机械般的精简羽翅,其上golden 的弧光跳跃环绕,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翅膀仿佛完全由雷电所构成。

  狭长的猩红复眼透露着几分果决,带着些许的凌厉之气。

  巨大Twineedle 宛若震撼骑枪,其上金属光泽熠熠,凶戾气息环绕,枪尖末端青翠green glow 宛如cold glow 一点。

  腹部更加细长,尾针愈发尖锐渗人。

  这.不正是Beedrill 在Mega Evolution 之后的模样吗?

  不能说完全一模一样,但大致上的变化是不多的,更多的还是一些细节上的变化。

  可在别人的眼中。

  此时的Beedrill ,不就是将Dynamax 与Mega Evolution 糅合在了一起。

  史无前例的双重特殊进化!

  渡和Shirona and the others 看着此时的Dynamax Mega Beedrill ,一个个瞪大了双眼,满是难以置信。

  这又是一次打破他们认知和常规的变化!

  而同样目睹这一幕的,由远及近疾驰而来的Giovanni ,以及他身边那只身形飘忽,suddenly left, suddenly right 的Beedrill ,此刻的目光也都落在了Natsu 的这只Beedrill 的身上。

  “嘶啤。”

  Giovanni 的Beedrill 低低的颤鸣了一声,眼神极为严肃且认真,Twineedle 不自觉地缓缓摩擦。

  而对于自己Beedrill 最了解的Giovanni ,在看到它的表情和动作后,不由地露出了笑容。

  “果然。你对它感兴趣了吧?”

  “嘶啤!”

  Beedrill 没有掩饰什么,坦然地nodded 。

  它不得不承认,此刻Natsu 的Beedrill 所展现出的imposing manner 和状态,让它心底沉寂许久的战斗欲望,再次变得澎湃。

  这是它迄今为止,遇到的除了它之外的最强Beedrill 了。

  作为同族。

  它渴望和Natsu 的Beedrill 进行一次对战。

  Giovanni 笑着再度望向Lake of Outrage ,视线在那偌大的Mega Beedrill 身上停留了片刻后,最终还是落在了那巨大Mega Beedrill 身侧,骑在灵幽马背上俯身疾驰的青年身上。

  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缓缓道:“会有机会的。”

  另一边。

  同样看到了这一幕的白老,此刻神情也略微的有些呆滞。

  他活了这么久,并且早就知道了Galar Region 以及Dynamax 存在的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而最让他变得有些lost self-control 的。

  是因为此刻这只特殊的Beedrill ,所展现出的状态和imposing manner 。

  不说彻底超越了冠军级。

  但至少。

  将它单纯地归于冠军级这个层次,已经多少有点不太合理了。

  望着那迅速靠近的Beedrill ,以及骑在灵幽马背上的Natsu ,白老第一次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严肃之色。

  said solemnly :“倒是有点小瞧你了。Chandelure ,Inferno !”

  zi zi ——

  只见。

  悬于白老身前的诡异吊灯,其上所燃烧着的幽幽蓝purple 火焰微微晃动。

  四个小灯上所燃烧的火焰瞬间腾起,与中央主灯之上所缭绕的火焰汇聚纠缠在了一起。

  刹那间。

  恐怖的蓝purple Nether Fire 化作巨大fire sea ,以covering the heavens, shielding the sun 的姿态,moved towards 袭来的Beedrill 以及Natsu 覆盖而去。

  蔽日的fire sea 几乎将整片Lake of Outrage 的区域,渲染成了诡谲的幽蓝之色。

  明明是火焰,所透露出的,却不是炽热的高温,反而给人一种彻骨森寒之意。

  Natsu 锁着眉头。

  就算Beedrill 经过了两次特殊进化,实力有了巨大的提升,但面对Chandelure 无法避免的一点,就是Attribute 上被克制。

  而“Inferno ”招式所带来的效果,是百分之百的灼烧状态!

  一旦让主打物攻的Beedrill 陷入“灼烧”状态,它的攻击力必然会被大幅度降低。

  但这个时候。

  选择退缩避让就再也没有靠近的机会了。

  唯有继续前进!

  趁着这次出其不意的变化,趁着白老短暂错愕的刹那,靠近白老以及他的Chandelure 。

  只要能够靠近,不skilled in defense 的Chandelure 才有可能被Beedrill 所击败。

  到目前为止都一直小觑的白老,才能因为他的自大付出代价。

  所以Natsu 心中立刻就有了决断。

  不能退!

  “继续,Beedrill !”

  尽管此刻他们心意完全相通,彼此念头衔接,但Natsu 还是沉声喊道。

  巨大的Mega Beedrill 对此,也以再次震动翅膀,澎湃golden 弧光缭绕全场,速度又一次获得提升作为应答。

  面对那恐怖的fire sea ,Beedrill 毅然直冲。

  “灵幽马!”

  Natsu 紧紧抓着缰绳,再次低喝。

  hearing this 的灵幽马不由地看了眼背上的Natsu ,眼眸之中带着些许的迟疑。

  真的要这么做吗?

  那你人类的身体,未必承受得住啊。

  但Natsu 再次给予的坚定眼神,说明了他的态度。

  xu lu lu ——

  灵幽马的四蹄之上,环绕的灰雾变得更加浓郁,它的速度也迎来了提升。

  同时。

  continuously 的强大psychic energy ,不断顺着缰绳传递到了Natsu 的身体之中。

  “wu! ”

  突如其来的能量一下子就超出了Natsu 的身体承受范围,a groan 不受控制地发出。

  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Natsu 确实didn’t expect 灵幽马居然还压抑着这样的力量。

  不愧是Divine Beast !

  强行按捺下了身体的不适,剧烈跳动的太阳穴所传递的源自身体的警告,Natsu 缓缓抬起手臂,五指张开。

  “星碎!”

  咔——

  一道巨大的裂缝,自那漫天的dim-blue fire sea 之中骤然崩裂而开,狰狞的裂缝那一头,正是白老以及Chandelure 。

  “以人类之躯,强行驾驭Divine Beast 的力量吗?”

  白老几乎只是一眼就Detect 了Natsu 和灵幽马的状态。

  对于Calyrex ,对于灵幽马,他自认熟悉程度不会低于任何人。

  但他很快就露出了几分轻蔑之色。

  “可笑。”

  zi zi ——

  Chandelure 之上的火焰再度澎湃了几分,鬼魅Normal 的火焰也蔓延至了fire sea 之中。

  Natsu 那好不容易崩裂而出的裂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

  “可笑?可笑的是你!old bastard !”

  Natsu 额头青筋骤然隆起,双目之中血丝悄然密布,张开的手掌缓缓合拢,攥紧!

  悄然间。

  Natsu 的身后出现了道虚幻的重影,它虽然身体洁白朦胧,但头顶dark green 的蓓蕾王冠却显得异常璀璨。

  在Natsu 衣服内袋中。

  一枚看似普通的种子,在灵幽马的能量刺激和灌注下,居然悄然发芽,蔓延出了一根根one after another 细密的根须。

  这些根须盘根错节地蠕动中,慢慢没入到了Natsu 的皮肤之下。

  Calyrex 的种子!

  Natsu 身后的illusory shadow 越发凝实。

  xu lu lu !!

  灵幽马嘶鸣出声,它有些意外。

  因为此时它居然感觉Natsu 似乎可以承受它的能量了。

  甚至。

  还能给予它反馈。

  就像

  曾经与Calyrex 一起时的感觉。

  而同样透过裂缝看到Natsu 变化的白老眼中再次闪过些许的错愕,泛起淡淡的忌惮。

  “Calyrex ?”

  Natsu 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现在就只有a single thought 。

  捏爆这片fire sea ,然后让藏在后面的那个Old Guy ,付出他应有的代价!

  “给老子碎!”

  bang! !!

  恐怖的沉闷轰鸣骤然迸发,仿佛整个sky 、整片大地都为之颤抖震动。

  而那蔽日的dim-blue fire sea ,其原本迅速修复的裂缝戛然而止。

  下一瞬。

  那裂缝再次开始剧烈膨胀,以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的姿态,将整片fire sea 以绝对的压倒性优势divided into two !

  嗡——

  Beedrill 也in this brief moment ,抓住了这由Natsu 所创造的机会,无法错过的绝佳机会!

  霎时间。

  细密golden light 化作一团絮状的电流流窜至全身,Beedrill 也彻底打破了规则对它所赋予的枷锁,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短短一瞬。

  以雷电都要追赶不上它的架势,出现在了惊讶的白老,以及Chandelure 的面前。

  挥舞而出的骑枪lance 之上,一圈圈的土Yellow 光晕环绕其上,以螺纹状盘旋,似潮水般澎湃。

  直冲钻!

  而这一刻,也正是Chandelure 爆发了一次强势火焰之后的短暂间隙期。

  被最擅长把握机会的Natsu 以及Beedrill ,抓住了!

  苍莽骑枪携着丝缕缠柔Normal 交织的电弧与cold glow 一点的azure light ,轰然砸落。

  轰——!!!

  刹那间。

  整个Lake of Outrage 的Ground 迸发出痛苦呻吟,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one after another 狰狞的巨大裂缝伴随着无数碎石瓦砾的迸射,以夸张的幅度蔓延而开。

  轰鸣的颤抖宛如整片区域都在塌陷、崩塌。

  白老的Chandelure ,被尖锐骑枪,fiercely 地砸到了Ground 之下!

  更重要的是。

  Beedrill 的this move 。

  directly attacking the key point !

  “一击流”的essence ,它也不是白学的。

  而且。

  不远处Psychic 闪烁的Mega Alakazam ,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汤匙。

  它刚才,将Beedrill 的Characteristic Trait ,再次替换成了“Snipe Shot 手”!

  目睹了这一幕的渡and the others 一个个瞪大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超越了冠军level existence 的Chandelure ,被Beedrill .干掉了?

  这么强大,与Dusknoir 拥有着同等实力的Chandelure ,丧失combat capability 了?

  要知道。

  此时那只Dusknoir 就跟个War God 一样,于他们的Pokémon 中肆虐。

  这强烈的对比所带来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

  退后了一段距离的白老此刻面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扬起的恐怖尘埃,在他那洁白的衣服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狼狈的土黄。

  “Chandelure ,Overheat !”

  但就当所有人都以为Chandelure 就此落败的时候,白老那满是阴翳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却再度响起。

  没秒杀?!

  渡and the others 陡然一惊。

  Natsu 心里不陡然一紧。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躲不开!

  熊!!!

  恐怖的蓝purple 火焰刹那间爆发,如同汹涌的浪潮Normal ,自那深陷的巨大凹坑之中,冲天而起。

  之前因为Beedrill 的攻击而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的Ground ,那道道狰狞的豁口之中,也瞬间被dim-blue 的火焰所充斥。

  一时间。

  刚刚被打碎的Lake of Outrage 区域,此刻又仿佛置身在了地狱之中,Nether Fire 弥漫。

  而面对这样规模的攻击,首当其冲的,自然是Beedrill 。

  知道躲不掉。

  Natsu 心里一横。

  咬着牙面容变得有些许狰狞。

  “Fell Stinger !”

  原本攻击结束之后要离开的Beedrill 也不离开了。

  腹部末端的尾针贯穿而下。

  dim-blue 的火焰从下方Volcano 喷发Normal 地翻涌而出,疯狂灼烧着Beedrill 。

  如同跗骨之蛆Normal 的火焰,给Beedrill 的身体表面带来了如同寒霜一样彻骨的冰冷,但Beedrill 的体内却仿佛燃起了raging flames 。

  “wu! ”

  Natsu a groan 。

  双眼一翻,差点直接从灵幽马的背上摔下去。

  羁绊进化的缺点就是和Pokémon 心意相通的Trainer 会切身地感受到Pokémon 所承受的疼痛,那种Fire and Ice Two Layer Heaven 的痛苦,差点将Natsu 的意识直接冲散。

  他紧紧拽着缰绳的手上,青筋清楚的隆起颤抖着。

  源自灵幽马的能量,continuously 地灌注到他的身体之中,尽可能地驱散这股疼痛之感。

  “嘶啤——!!”

  Beedrill 和Natsu 同时咆哮出声,锐利的针刺,forcibly 顶着这恐怖的诡Arcane Fire 焰,轰然落下。

  bang! !!

  又是一声沉闷的声响。

  那不断喷发的dim-blue 火焰戛然而止,彻底失去了动静。

  看着这一幕白老密布着褶皱的脸颊微抽。

  Chandelure 居然真的被这个年轻的冠军,和他那只Beedrill 给干掉了?

  涨红了脸,身上彻底被浸湿了Natsu ,猛地抬起凶戾的双眸,死死盯着白老。

  沙哑道:“Beedrill 干掉他!”

  hearing this 。

  同样强忍着全身疼痛的Beedrill ,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没有片刻迟疑地再度迸发golden 弧光,moved towards 静静站立的白老直冲而去。

  但此刻的白老,在经过了最初的无法接受后,神情也逐渐变得平淡下来。

  那深邃的眼眸,满是深意地looked towards Natsu 。

  忽然的。

  白老轻笑出声。

  嘴唇微微翕动,吐出最后两个字。

  “不错。”

  噗——

  Beedrill 最后的骑枪长针,将之洞穿。

  但在洞穿白老身体的刹那,Beedrill 和Natsu 的神情却都为之一愣。

  因为Beedrill ,并未感受到有半点攻击在了实物上的感觉。

  随后就见。

  那安然站立的白老身形如同雾气一样缓缓消散,丝丝缕缕的white 雾气缭绕破幻。

  “幻、幻觉?”Natsu 瞳孔猛地一缩。

  他终于明白。

  为什么他的猎人身份,他的Team Rocket 最高Executive 身份,会被辨认出了。

  原来这白老,居然也是一个擅长使用幻觉,擅长变幻身形的人!(提醒:Second Volume 第85章提及)

  如果说,他借助Zorua 所制造的幻觉伪装,能够骗过overwhelming majority 的人,那么在同样擅长this method 的人眼中,甚至是在比他更擅长这一手的人眼中,或许就只是个笑话了。

  而就在Natsu 愣神的同时。

  另一边。

  被渡和Shirona and the others 纠缠住了的Dusknoir ,突然以一种近乎“自杀式”的方式发起攻击,无视了他们其余Pokémon 的牵制。

  这样的突然的打法变化,饶是渡and the others 也不得不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万一被Dusknoir 换掉他们之中的一个,那就真的血亏了。

  所以。

  凭借着这种硬抗伤害的打法,Dusknoir forcibly 地从他们的包围中,打开了一道豁口。

  然后直接冲了出去。

  “Natsu ,小心!”

  渡and the others 心里陡然一惊,赶忙提醒出声。

  刚才Natsu 和白老的对碰他们都看在眼里。

  虽说Natsu 和Beedrill 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击溃了那只强大的Chandelure ,但他们也知道,此时的Natsu 和Beedrill 绝对是囊弩之末。

  如果Dusknoir 硬要换,Natsu 未必活得下来。

  望着化作黑影掠来的Dusknoir ,脑袋已经有点昏沉的Natsu 不得不再次强打精神。

  但是。

  看似要Sucker Punch Natsu 的Dusknoir ,它突然一个出其不意的拐弯。

  moved towards 之前那群彻底被Natsu 打怕了的王室后裔们掠去。

  看到Dusknoir 动作的Natsu 非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心里再次一惊。

  对方要保护那群王室后裔?

  屁!

  剑盾!

  Rusted Sword 盾!

  虽然Natsu 不知道对方要弄到Rusted Sword 盾做什么。

  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的是。

  如果没有剑盾,Zacian 和Zamazenta 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一旦Eternatus 彻底复活,那谁还能阻止它?

  要知道。

  这次的Eternatus ,可不是原著中的那只Eternatus 。

  而是经过了这群王室后裔们,暗地里操作过不知道多少次,灌输了不知道多少生命能量的Eternatus !

  Natsu 一勒缰绳,同时低喝,“Beedrill !”

  嗡——

  和Natsu 一样强打精神的Beedrill ,身形在短暂的停顿后,羽翅再次一颤。

  身形电射而出。

  灵幽马也载着Natsu 奔袭而去。

  同样发现了对方目标并非Natsu 的渡and the others ,虽然心里同样疑惑,但还是纷纷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指挥着Pokémon moved towards Dusknoir 拦截而去。

  只是。

  此刻如同魅影的Dusknoir 速度之快,根本不是渡and the others 的Pokémon 所能追赶上的。

  就算是Beedrill ,此刻它拖着疲惫的身体,多少也有点不堪重负。

  眼看着Dusknoir 就要靠近那群王室后裔。

  几人面色紧绷的时候,Natsu 却忽然再次一勒缰绳,勒停了灵幽马。

  他的脸上,艰难地露出了一抹faintly discernable 的笑意。

  笑?

  Natsu 的反应,让渡and the others 不明所以。

  却只见他嘴唇微微翕动,没能再发出声音,但仅凭嘴唇的变化,还是能够读懂他所说的是什么。

  是两个字。

  青.焰!

  熊!!!

  陡然间。

  一道藏azure 的炙热火柱,自天上轰然落下,瞬间击溃了封锁这处Formation Barrier 的同时,轰然坠落strikes 在了那只迅速掠去的Dusknoir 身上。

  轰——!!

  猛然迸发的恐怖火焰,卷起滔天热浪,澎湃起恐怖威势。

  席卷的热浪,更是将Lake of Outrage 中的湖水蒸发了一大半,蒸腾起了大片大片的浓浓Mist 。

  而在这些逐渐升起的Mist ,于阳光的照射下,不断折射出细密的七彩之色,最终于半空上凝聚出了一道绚丽的彩虹。

  在那彩虹之中,洁白无瑕的存在展开着双翅,柔软的white 毛发于空中曳动飞舞,湛blue 的眸子里,透露着慢慢的严肃之色。

  Reshiram !

  “呜——!!”

  看到此刻Natsu 惨状的Reshiram 眼中,瞬间升腾起了浓浓的Rage 之色。

  涡轮状的尾巴之中发出“Bzz Bzz ”的声响,璀璨的火焰于其中不断翻涌蒸腾。

  超频!

  嘴巴翕动间。

  再次吐出一口藏azure 的恐怖火焰。

  并且双翅收拢,自上而下地落来。

  火焰尽数灌在了那只Dusknoir 的身上。

  甚至Ground 都为此融化、蒸发。

  “够了,Reshiram 。”Natsu 的声音变得很微弱,但Reshiram 还是听见了。

  它停下动作,fiercely 地瞪了眼焦褐废墟之中奄奄一息的Dusknoir ,震动翅膀,落在了Natsu 的身侧。

  blue 的眸子,透露出柔和之色。

  white 柔软的脸颊,轻轻蹭了蹭面色惨白的Natsu ,呜咽了两声。

  唏律

  灵幽马刚想嘶鸣一声,却被Reshiram 一个眼神直接给瞪住了。

  导致灵幽马嘶鸣到一半卡在了喉咙里,人性化地露出了讪讪之色。

  Reshiram Bite Natsu 的衣领,轻轻将之从灵幽马的背上,放到了自己的背上,用柔软的white 毛发将Natsu 包裹。

  见状的灵幽马低了低脑袋,也不再说什么,迈开蹄子,“cautiously ”地踏入到了升腾起的漆黑之中。

  “呜”

  Reshiram 再次转头looked towards 背上的Natsu ,眼里带着浓浓的愧疚和心疼。

  它如果能够早点到,Natsu 或许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看到Reshiram 的神情,躺在它背上就像躺在柔润鹅绒床垫上的Natsu 稍稍舒展了一下身体后笑着轻声道:“我知道的,你们被拦住了。”

  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在Reshiram 翅膀末端的点点漆黑上。

  白老impossible 只有两只Pokémon ,那他其余的Pokémon 都去做什么了?

  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其实不管Reshiram 它们是不是及时赶到,结果都是一样的。

  “wu wu ——”

  Reshiram 伸出温润的舌头,轻轻舔了舔Natsu 的脸颊。

  还别说,被它这么一舔,原本疲惫万分的Natsu ,此刻好像稍稍恢复了一定的力气。

  或许。

  这就是龙涎的作用吧.

  想到这里的Natsu 不由笑容扩大了几分。

  他缓缓道:“那群王室后裔,一个都不能放走。我有问题要问他们。”

  短暂的停顿后又继续道:“我这次,可能会睡得时间比较久。Alakazam ,你照看好大家,都别Slack Off 。”

  “呼嘀。”

  解除了Mega Evolution 的Alakazam 出现在了Natsu 的身侧,郑重地nodded 。

  其实不用他说,经此一役,Pokémon 们切身地感受到了自身实力的不足,肯定会更加努力地训练,寻找变强的机会。

  交代完这些,Natsu 又艰难地扭过头,looked towards 渡and the others 。

  表情肉眼可见的虚弱,让渡和Shirona 四人满脸的担忧,不掺杂任何多余情绪的担忧。

  Natsu 勉强道:“你们.相信我吗?”

  渡and the others 一愣。

  “废话!我们认识这么久了,who you are 我们难道还能不知道吗?”渡说道。

  Shirona slightly nodded ,认真道:“你好好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

  “放心Natsu ,我会给你全world 最好的医疗团队。”Steven 保证道。

  这倒也不用。

  Natsu 感觉疲惫,一方面确实是因为这次又超负荷了,另一方面还有和Beedrill 一起承受了Chandelure “Overheat ”所带来的伤痛。

  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因为Natsu 发现了,Calyrex 所给予的那枚Psychic Seed ,发芽了。

  那肯定不是普通的Psychic Seed 。

  但Natsu 相信Calyrex 不会害他。

  具体的结果怎么样,要等他再次醒来才有机会一探究竟了。

  他缓缓looked towards 蔚蓝的sky ,眼睛不受控制地缓缓闭合。

  不过此刻他的眼前,却仿佛projection 出了白老的silhouette 。

  以此刻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虚弱声音缓缓低喃,“来了,你真的以为这样就能轻易离开吗.”

  虽然这次没能把白老留下。

  但Natsu 却也不是什么战果都没留下。

  至少。

  那两只超越了冠军级的Chandelure 以及Dusknoir 被他留下了,超越冠军级的Pokémon 想要breed 出一只代价有多大,他现在多少也有点体会到了。

  损失两只Pokémon ,哪怕是对白老来说,也绝对是一次沉痛的打击。

  就当做是利息了。

  但这利息,是他Natsu 收的,也仅代表他Natsu 。

  可不代表就没有别人,也来一起收利息了。

  “you did good 啊。”

  和Landorus 一起站在云上的Giovanni 看到崩裂的Lake of Outrage ,以及其上渐渐平息的动静后,他也已经靠近了他的目的地。

  啪嗒——

  随着他的落下,一名身着white clothed 的老者缓缓出现。

  可不正是白老!

  当看到来人是Giovanni 时,白老frowned 。

  “Giovanni ?”

  不过Giovanni 并未直接发起攻击,而是said with a smile :“我真要好好谢谢你们。”

  “en? ”

  白老微愣。

  却见Giovanni 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正愁找不到机会让那小子脱离Alliance 。你们倒好,那样的人才说丢就丢。你们不宝贝着,那自然有人替你们宝贝。

  我谨代表Team Rocket .谢谢你们全家!”

  嗡——

  空气的颤鸣,伴随着细微的律动。

  Giovanni 身侧的Beedrill ,陡然消失。

  而看到Beedrill ,再加上之前Giovanni 那些满是嘲讽的话,以及在Natsu 手中吃瘪的结果,让此刻的白老终于是保持不住peaceful 的模样了。

  他fiercely 地刮了眼Giovanni 的Beedrill ,身上red light 闪烁的同时,厉shouted :

  “老夫开始厌恶Beedrill 这种Pokémon 了。”

  “呵——”

  Giovanni 轻笑了声。

  “正好。你不喜欢的,正是我们所热爱的。”

  一次次被Giovanni 挑衅,白老积蓄着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了。

  “那这次正好把Team Rocket 这个毒瘤,给摘了!”

  可面对白老的威胁,Giovanni 却毫不在意。

  “只要我依旧屹立于这大地之上。”

  他的手上一翻,出现了数枚Poké Ball ,尽数打开summon 。

  身后。

  不断扬起大片尘埃,伴随着Ground 的剧烈轰隆,那声响仿佛要将整个时空都震碎。

  Giovanni 脚踩大地,望着白老,浓浓的自信exhibit one’s feelings in one’s speech 。

  缓缓勾勒嘴角。

  “就没有人是我的opponent !”

  霎时间。

  整个Ground ,于特殊的运用下,迸发出了特殊的律动。

  感受到周围的变化,白老那本就阴沉的脸,变得如同一汪死水。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