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50

  “大地领域!”

  高亢激昂的声音,于那辽阔的平原之上传传递而来。

  “吼——!!”

  只见。

  一只身高超过三米身dark green 甲胄的凶戾giant beast 咆哮而起,漫天的黄沙顷刻间淹没了这一整片广袤的平原。

  紧接着。

  摇曳着柔软腰肢的Lileep ,悄然出现在了Tyranitar 的脚边,盘根错节一样细密的根须没入Ground ,一直蔓延到了肉眼无法企及的遥远距离。

  Ingrain !

  下一秒。

  Lileep 身上顿时散发起浅浅的绿色荧光,化作星星点点的璀璨晶莹,没入到了Tyranitar 的体内,致使Tyranitar 变得更加狂暴。

  但真正令人骇然的,是Lileep 根须蔓延范围内,方圆several li 内,Ground 瞬间枯竭,植被干枯、土壤中的水分顷刻间消散,无视干燥的泥土,在Tyranitar 的作用下,融入到了Sandstorm 之中。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

  原本广袤肥沃的旷野地带,Tyranitar 和Lileep 所处的方圆several li 内,瞬间变成了一片极其干燥的desert 地带。

  那干燥燥热的气息,不断从脚下蔓延而起,仿佛不仅要将土壤中的水分抽干,更是要将空气中的水分、其上生物中的水分,也尽数抽干。

  Storm Drain !

  Lileep 的Storm Drain Characteristic Trait 配上Ingrain 招式,进一步刺激强化了Tyranitar 所创造的Sandstorm 。

  万物寂灭!

  而这片区域内所有的一切,都被纳入了Tyranitar 以及Lileep 的掌控之中。

  此刻。

  屹立于Sandstorm 之中岿然不动的black hair middle age person ,也就是Team Rocket 的Boss Giovanni ,正目光灼灼聚精会神地盯着那狂暴肆虐的Sandstorm 中心。

  《大地Profound Truth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使用过一次了。

  因为没有一个opponent ,值得他拿出《大地Profound Truth 》。

  但这次不一样。

  哪怕不能留下opponent ,讨点利息是肯定要的。

  bang! !

  果然如同Giovanni 所预料的那样,苍茫的Sandstorm 之中,一声乍响轰然出现,伴随着肆虐Sandstorm 被猛然驱散,出现了一片真空区。

  那身着一袭white clothed 的老者,身前一只架着厚重盾牌的Aegislash ,所释放的“Wide Guard ”凝聚而成的Rock 堆块,给老者留下了喘息的空间。

  “Giovanni !!”

  老者的声音显得沙哑低沉,其中按捺着的怒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喷发。

  而隔着凶猛Sandstorm 与之对望的Giovanni ,听着白老Rage 的语气,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你要是全盛,还真不好说。但可惜,你太托大了。”

  用两只Pokémon 试图阻拦截杀Natsu ,结果forcibly 被Natsu 爆种打爆。

  又用两只Pokémon 延缓Reshiram 以及Zekrom 赶路,不仅延缓得不是很成功,还导致派出的两只Pokémon 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一下子四只Pokémon 损失战力,就算白老impossible 只有六只Pokémon ,那他现在的实力又能发挥出几成?

  “那也不妨碍我今天给Pokémon world 拔掉毒瘤!”

  白老彻底怒了,他手臂一抬。

  只是。

  都还没等他再做出什么动作,立于白老身前的Aegislash 忽然的一个转身。

  dong! !!

  坚固的盾牌之上,迸发出了灿烂的fire star ,一道浅浅的裂缝赫然呈现于Aegislash 引以为傲的盾牌上。

  “roar! !”

  这时候才看到,那漫天的Sandstorm 之中,一只身披purple 鳞片宛如恶鲨的Pokémon ,它那猩红镰刀,划过了Aegislash 。

  如果不是Aegislash 的抵挡,或许白老此刻的手臂,就该断了。

  知道这个后果的白老表情微僵。

  但根本不给他反应和继续叨逼叨的时间,穿着Black 紧身背心的Giovanni ,已经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

  环抱双臂的他,眼眸之中泛着淡淡的绿光。

  Viridian Force !

  甚至。

  不远处的Lileep ,从方圆several li 内所汲取到的Nature Power ,还通过根须不断传递至Giovanni 的体内,让他的Viridian Force 变得更加强大的同时,也能continuously 地放心使用。

  轰隆!!!

  骤然的一声剧烈轰鸣,于白老身后豁然迸发。

  只看到一道巨大的裂缝在整个Ground 之上崩裂而开,那裂缝携着滚滚纯粹的Ground Type 能量,以thunder 之势轰向白老。

  Fissure !

  弥漫的Sandstorm 之中,一只土Yellow 如同狮子一样的Pokémon ,顺着Sandstorm 曳动尾巴的同时,爆发了这速度极快的攻击。

  “桀!”

  无数漆黑的Ghost Type 能量自白老的影子中疯狂蔓延腾起。

  刹那间形成了一道Jellicent 的silhouette 。

  那平时狡诈坏笑的眼眸,此刻却异常严肃。

  澎湃晦暗Haze 化凝聚成数十颗浑圆的Energy Ball ,疯狂地moved towards 那道崩裂的“Fissure ”招式所带来的裂痕轰去。

  轰轰轰——

  不断的碰撞中,随着Ghost Type 能量与Ground Type 能量的一次次纠缠、阻碍、厮杀后,最终才堪堪抵消。

  来自Spirit Beast 形态的Landorus 攻击被再次阻挡,白老终于暗自relaxed 。

  Giovanni 的攻击,多少有点不讲道理了,one after another 的发难,让现在Pokémon 有点捉襟见肘的白老,疲于抵挡。

  但看到白老脸上闪过的一抹轻松时,Giovanni 却也露出了更加自信的笑容。

  而他的笑容,再次让白老心底升起了一抹不太好的预感。

  下一秒。

  肆虐于这片区域的Sandstorm ,一个短暂的停顿。

  Sandstorm 停了?

  当然不。

  而趁着这短暂停顿的间隙,看到那茫茫Sandstorm 之中的一幕时,白老那张老瞬间变得有些呆滞。

  紧接着,他的眼底,第一次升起了一抹恐惧之色。

  就算在面对Natsu 爆种的攻击时,都显得peaceful 的白老,此时居然露出了恐惧?

  堂堂的Pokémon Alliance 总盟Vice-President ,居然会恐惧?

  是的。

  只因为,他看到了

  Nidoking 、Nidoqueen 、Sandslash 、Golem 、Onix 、Marowak 、Rhyperior Quagsire 、Gliscor

  大量,无法细数,数量异常庞大的Ground Type Pokémon 。

  既然和Natsu 商量好了尝试要把这个藏在幕后的家伙引出来,Natsu 作为诱饵,Giovanni 作为最后的收网,他自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而这些藏在Sandstorm 之中的Pokémon ,都是他事先准备好的。

  不用怀疑。

  这些,全都是他Giovanni 的Pokémon !

  Team Rocket 别的没有,但就是资源多。

  而拥有Viridian Force 的Giovanni ,也有着别人所不具备的身体素质以及精力,培养Pokémon 更是他的hobby 与追求,even more how 培养的还都是Ground Type Pokémon 。

  虽说。

  这些Sandstorm 中的Ground Type Pokémon ,都不能算是他的主力Pokémon 。

  可每一只拿到市面上,都必然是会被炒上天的Pokémon 。

  它们的实力uneven ,但耐不住数量的恐怖。

  这一支。

  就是Giovanni 的“大地Legion ”!

  这时候的白老才终于意识到。

  他被plot against 了。

  本以为轻轻松松就能拿捏住Natsu 的他。

  被Natsu 联合Giovanni ,反过来给plot against 了!

  这哪里是突然的截杀?

  这分明是有预谋的埋伏!

  the mantis stalks the cicada, unaware of the oriole behind ?

  他才是那个真正可笑的被hunter 。

  却见Giovanni 朗声道:

  “大地Profound Truth ——终焉!”

  “吼——!!”

  无数怒吼之声齐齐响起,那停滞的Sandstorm 浓度变得更加夸张,几乎宛如实质Normal 。

  而最恐怖的。

  无疑是那从Sandstorm 之中腾起,卷着无数干燥沙铄,携着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Normal 的滚滚Earth Power ,自四面八方地moved towards 白老所处的位置覆盖而来。

  轰隆!!!

  仿佛整个Ground 断裂的闷响,伴随着旷野地带大地的疯狂颤抖,Wild Pokémon 的慌乱逃窜,白老被淹没在了这可怖的袭击之中。

  不过随着攻Smack Down 下,Giovanni 的表情却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知道。

  这必然杀不了白老,所以接下来,才是这场战役真正的关键。

  窣窣——

  平复了沙子,忽然迅速蠕动。

  眨眼间,一座完全由沙子所堆砌而成的城堡,出现在了Giovanni 的视线之中。

  Palossand !

  而在那堡垒的city wall 上,满是狼狈之色的白老,剧烈喘息着,脸上带着浓浓的后怕。

  差一点。

  就真交代在这里了。

  他阴冷的眸子,扫向Giovanni 。

  却见Giovanni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手中多了枚迸发着seven colors light 的石头。

  Key Stone !

  白老再次一惊。

  嗡——

  就听见空气传递而来的细微颤鸣,从头到尾都在寻找机会的Beedrill ,这一刻势如闪电。

  Flying 途中Mega Evolution 的能量瞬间包裹又飞速被它所挣脱驱散。

  Mega Beedrill !

  ka ka ka ——

  在那凌厉的骑枪之下,厚重的金属盾牌之上,迸发出了one after another 细密的裂纹。

  架着盾牌的Aegislash ,在最后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它引以为傲的盾牌,居然forcibly 地被轰碎了?

  而也正是这一幕。

  让白老终于做出了决定。

  打不了!

  这次真打不了。

  被埋伏加上Pokémon 不齐备,还有Giovanni 准备充分,这先决条件就相差太大了。

  浓浓Haze 瞬间腾起,刹那间将他笼罩包裹。

  下一瞬。

  于Mega Beedrill 长针的再度挥舞下,那团Haze 消散。

  哪里还看得到白老的silhouette 。

  逃了!

  见状的Giovanni 微微摇了摇脑袋。

  “果然,活了这么多年的Old Guy ,在无法封锁时空的情况下,想留下他希望还是比较渺茫的。”

  不过。

  Giovanni 很快又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再度露出笑容。

  “但这次,怕不是伤筋动骨那么简单了。”

  说着说着。

  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和浓郁。

  倒不是说打爆白老让他心情舒畅,念头通达。

  主要还是因为

  那小子居然真的要被Alliance 给逼退了。

  这两天。

  Giovanni 可能晚上Rest 都会笑醒。

  柔和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射在了一张干净俊俏的脸上。

  婉转悠扬的悦耳鸟鸣也随之响起。

  眼皮的轻颤。

  这仿佛沉睡了许久的青年,缓缓地睁开了有点懵懂的双眸,抬手subconsciously 地挡住了那对他而言有些刺眼的光线。

  整个动作保持了几秒钟,青年的眼睛眨了眨。

  焦距才终于慢慢出现,那双黑瞳才终于恢复神采。

  “你醒了?”

  突然的。

  门口响起一道熟悉的惊喜声。

  循声望去,就见那瀑散着golden 秀发的女生,正端着餐盘,立于门口。

  如果此时画面定格,那必然是一副足以流传于世的精彩《侍女图》。

  可惜,女生穿着valiant and formidable looking 的Black 风衣。

  她端着餐盘大步走了进来。

  可以发现,餐盘上所放置着的,是一碗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炖出来的汤,单凭味道,嗅起来有点.

  而这刚刚苏醒的青年,以及端着medicinal soup 进来的女生,自然就是沉睡了不知道多久的Natsu ,以及Sinnoh Elite Four 之一的Shirona 。

  “你做的?”

  Natsu 看着那浓稠的medicinal soup ,cautiously 地问道。

  hearing this ,Shirona 那白皙的脸上攀上了些许的红晕,抿着嘴唇shook the head 。

  “不是,Steven 聘请的营养师做的。”

  听到这句话,Natsu 暗自sighed in relief 。

  还好。

  但他很快眉头一蹙。

  刚才subconsciously 地要使用Psychic ,脑海里却立即传来了阵阵刺痛,让他瞬间回想起了那天透支完了身体后的痛苦感受。

  “我喂你吧。”

  见状,Shirona 赶忙道。

  旋即cautiously 地拿起汤匙,先放在自己薄薄的嘴唇前轻轻吹了吹,然后再递到Natsu 嘴边。

  只是那嘴巴却没有顺势张开。

  当Shirona 疑惑地抬眼朝Natsu 望去时,却发现Natsu 正有些呆滞地看着她。

  不由的,脸上的红晕又浓了几分。

  “咳。”Shirona 轻咳了声。

  “哦哦.”

  Natsu 这才突然反应过来,赶忙张嘴一口吃下。

  “嘶——”

  只是刚刚下肚,Natsu 瞬间倒took a deep breath 。

  “烫?”Shirona 微惊,她刚刚端着碗的时候感觉过,应该还好啊。

  却见Natsu 皱着一张脸,艰难道:“Shirona ,还是你做的好吃。”

  他本来还以为可能是苦的,心里做好了准备,哪知道居然那么酸,那么涩,simply 不是苦的味道。

  hearing this 。

  Shirona 呆了呆,然后忍不住”pu 呲”笑出了声。

  “我睡了多久了?”

  好不容易把一碗酸得不行的浓汤喝下,Natsu 问道。

  但别说。

  这碗汤还真有点作用,喝下去后他瞬间就感觉肚子warm 的,原本疲惫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甚至因为刚才贸然动用Psychic 而刺痛的脑袋,也恢复了少许。

  “七天。”

  “才七天吗?倒是比想象中的要短不少。”Natsu 砸了砸嘴巴道。

  或许,那一刻Calyrex 的种子,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Natsu 还以为自己最少要躺个half a month 一个月的。

  “这是哪?”他又问道。

  “Galar ,Motostoke Outskirts 的一栋别墅里。Steven 买下的。”

  Natsu 恍然。

  不愧Steven 。

  问了点简单的问题后。

  Natsu 终于问到了事情的关键。

  “现在,Alliance 是个什么情况,什么反应?”

  但this time 。

  Shirona 却陷入了沉默。

  “震惊!堂堂Sinnoh 冠军,Alliance 史上最年轻的Professor Natsu ,居然是Alliance 叛徒?!他居然是Team Rocket 的最高Executive ?!”

  “我早就说他有问题。一个平民出生的家伙,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还知道那么多的Pokémon 知识?现在就解释得通了。”

  “马后炮也不是这么放的。如果你是Team Rocket Boss ,会把这样的人才送去当卧底?那Team Rocket 怕不是早就被覆灭了。”

  “可这是Alliance 发出的最高通告啊,连red 悬赏令都发布了,Alliance 难道还会错?”

  “Alliance 错不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Natsu 冠军就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Alliance 的事情,不论是他所参与的各次事件,还是他在研究方面所作出的贡献。

  他是绝对是Alliance 年轻一辈中的楷模。”

  “那你怎么解释,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天了,他还不现身,也不解释一句?”

  “不仅他没有现身,貌似现在Sinnoh Alliance 在发布了一条公告后,都变得异常安静啊。”

  “被抓现行,做贼心虚了呗?”

  “你特么才心虚!Natsu 冠军用得着你们这群小黑子在这里泼脏水?”

  “提醒一句,他的冠军,在Alliance 意义上,已经被革职了。”

  “我才要提醒你一句,懂不懂‘停职’和‘革职’的区别?”

  “不管怎么说,Natsu 冠军就是Natsu 冠军,我是这么认定的!”

  “.”

  坐在电脑前,看着这些数都无法细数的评论,Natsu 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

  转头looked towards 身边担忧的Shirona ,指着屏幕道:

  “七天时间过去了。现在网上挺我的和黑我的才对半开。这届小黑子,不给力啊。”

  Shirona :“.”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黑子给力不给力?

  “Natsu 。”Shirona 忽然认真地看着他,“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真的和Team Rocket ,和Giovanni 有过不止一次的密切接触?”

  看着Shirona ,Natsu 眨了眨眼睛。

  最后吐出一个字。

  “是。”

  ——————

  PS:今日份1.2w+!求月票~~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