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51

  Motostoke 郊区。

  Steven 所购买的别墅花园中。

  呼——

  一只Charizard 吐出炎白鼻息,粗壮的尾巴用力抽动,空气迸发猎猎劲响,末端的火焰剧烈膨胀。

  而在它的对面,摆开了金鸡独立架势的Infernape 同样神情严肃,额顶的Dark-red Flame 律动起伏,潮水Normal 翻涌蔓延。

  下一秒。

  peng~ peng~!!

  Charizard 展开双翅飞扑而出,湛blue 锐利“Dragon Claw ”覆盖包裹,另一边的Infernape 也猛踏Ground ,Sonic Boom 炸响的同时,拳头之上所缭绕的火焰凝儿不散。

  嘭——!!

  爪子与拳头碰撞发出沉闷声响,two figures 也在对碰之后迅速后退。

  紧接着。

  Charizard 怒吼咆哮,scarlet 火焰宛如咆哮Fire Dragon ,翻涌而出。

  Infernape 也not to be outdone ,厉shouted in a low voice 之时,眼中火光熠熠的刹那,同样一道凶Blaze 柱爆发射出。

  两团火焰再度爆发激烈碰撞。

  这样的比拼,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庭院中上演了。

  也并非每次都是Charizard 和Infernape ,而是不同Pokémon 交替上场。

  比如在Charizard 与Infernape 之前,是Dragonite 和Dragapult 的対彪。

  再之前,是Alakazam 和Shiny Metagross 的Psychic 碰撞。

  与此同时,在花园的角落。

  身着blue 劲装,披着酒red cloak 的渡,正一脸凝重地拿着手机。

  “我知道。Natsu 还没醒,等他醒了我就回来。但不管怎么说,我相信他绝对impossible 是Alliance 的叛徒,总盟高层有问题,我觉得他们有很大的问题。所以.”

  渡短暂地paused 后,认真道:“grandfather 你说的我想好了,我也同意了。但要求是.我们御龙一族,在真相还未彻底大白之前,必须支持Natsu !除非真的确定Natsu 是Alliance 叛徒,否则.

  总之,我就这一个条件。”

  “好。”

  沉默了许久,电话内传来的话,让渡稍稍relaxed 。

  这才挂断了电话。

  他不由地looked towards 庭院另一角的Lorelei ,抿了抿嘴唇,眼中闪过了抹耐人寻味的失望之色。

  同一时间。

  Johto Region ,Mahogany Town Rage 湖。

  林荫之下。

  两名年纪颇大的老者,正坐在这令不少人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的Rage 湖旁,拿着鱼竿,优哉游哉地垂钓着。

  其中一人,坐在轮椅上,膝间一只乖巧的Swinub ,默默趴着。

  而另一人,慢慢放下手里的手机,原本严肃的脸上,倏地浮现出了带着淡淡“得意”的笑容。

  these two people ,正是Johto Region 如今的冠军Pryce ,以及御龙一族的patriarch 御龙信玄。

  看着御龙信玄的笑容,平静如同deep water 的Pryce 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了一抹嫌弃。

  “你这算是,坑孙子Number One Person 了吧?”

  hearing this 的御龙信玄眼睛微瞪,“我这怎么能算坑孙子?别人不知道老夫为了御龙一族付出了多少心血和精力,你Pryce 还不知道吗?”

  “hehe ——”

  御龙信玄额头浮现出一根青筋,但又很快平复了下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Pryce 嘴里发出的“hehe ”,他感觉味道变了,不再是单纯的笑了。

  望着泛着波澜,荡漾着粼粼波光的Rage 湖,御龙信玄似自言又似解释地轻声道:

  “Kanto Johto 分家,说到底Johto 才是我们Blackthorn City 御龙一族真正应该重视的地方。Kanto .不要也罢。”

  Pryce 自然知道身旁这位old friend 的谋划。

  斜了他一眼。

  “当初要不是你多次找我,还用各种好东西‘贿赂’我,给你们家那小子占个位置,我也不会复出。”

  “那怎么能叫贿赂?我们好歹也是several decades 的朋友了。我送点东西给朋友,那叫贿赂?”

  “但你上次使唤我,这次又用我学生做文章,让你家那小子乖乖回Johto ,总该给点解释吧?”Pryce 的话语,变得有些微冷。

  御龙信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没办法啊,我家那小崽子就跟你学生Natsu 关系最好,我都怀疑我这次要是不同意他的条件,他会不会second day 就宣布退出御龙一族.”

  Pryce 脸上闪过一抹笑意,看了他一眼,给了个“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御龙信玄没好气地rolled the eyes 。

  “不过我们御龙一族也不会白占你们master and disciple 便宜。”

  Pryce 脸色稍缓。

  “你最好足够有诚意。”

  “这点你放心。”

  御龙信玄保证道:“我们御龙一族别的没有,底蕴这方面,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两人之间,在Pryce 的slightly nodded 之后,陷入了沉默。

  过了好一会,御龙信玄稍稍sighed ,再次打破了平静。

  “Alliance 内部的问题其实大家心里早就心知肚明了.”

  “但是一个个都守着自己的piece of land ,不敢做出头鸟。”Pryce 打断了他的话。

  御龙信玄表情微滞,露出些许尴尬。

  Pryce 口中的那些人守着自家piece of land 的人,其中又何尝没有他,没有他们御龙一族。

  “不过事实也证明,这个出头鸟不是谁都可以做的。didn’t expect 这件事情居然还牵扯到了Old Man Bai ,要不是这次事件的中心是Natsu ,换个人你觉得谁能承担起这次事情的发展和发酵?”

  Pryce 陷入沉默。

  又过了一会,他才缓缓sighed 。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找到Agatha 吧。”

  “我已经派出人手了。”

  同一时间。

  Hoenn Region ,Rustboro City ,德文公司总部大楼顶层的办公室。

  德文公司现任董事长,Joseph Stone Old Master 手里拿着电话,表情略微的有些严肃。

  “Steven ,你考虑好了?”

  ”en. ”

  电话里,传来了Steven 斩钉截铁的答复。

  “老爹,你也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作为生意人,要有投资的眼光,所有人都不看好的项目,并不代表它不是个好项目,或许只是因为项目的风险太高。而风险越高的项目,它的回报也往往越高。

  even more how .Natsu 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对他很了解,也对他有足够的信心,这是别人都不敢投,但必然会成功且获得高回报的一次项目!tentatively 称之为‘项目’。”

  hearing this ,Joseph Stone 苍老的脸上,泛起浅浅的笑意。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决定了,所以我也早早地秘密安排了一群公关团队,在网上大肆宣传对Natsu 有利的消息。”

  “老爹”

  但很快Joseph Stone Old Master 的表情就变得有些严肃。

  “但Steven 你要知道。哪怕我们德文公司再强大,拥有的资产再多,在庞大的Alliance 面前,也显得非常脆弱,就算只是Hoenn Alliance 。”

  “我懂,老爹。所以我已经考虑好了,也做好了准备。”

  Joseph Stone 眼睛微闪,稍稍坐直身子,“想好了?”

  ”en. 等Natsu 醒了,我就回来,然后挑战Victory Road !”

  Steven 的声音,极其认真且严肃,并且充斥着浓浓的信心和决心。

  “好!”

  另一边。

  Kanto Region ,Pallet Town ,Professor Oak Laboratory 。

  in a frenzy 忙碌的研究室内,穿着白大褂的Professor Oak 一边积极地做着某项实验的测试,一边还要应付到访的一些人。

  “Samuel ,你到底怎么想的,给个答复?”

  白银Academy 的院长,居然亲自赶到了Pallet Town ,找到了Professor Oak 。

  “grandfather ,Natsu Teacher 是你的学生,你难道不站出来给他说一句话?”

  抱着平板的Gary 涨红了脸。

  the past few days 。

  他几乎都是抱着这台平板度日的,每天不是在和那些小黑子们对线,就是在对线的路上。

  Gary 实在搞不懂,Natsu Teacher 的身份,是不是Alliance 叛徒这一点,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哪怕。

  这条信息是由Alliance 总盟发布的。

  可是,难道总盟就不会错?

  如果Natsu 是Alliance 叛徒,那他所做的那些事,保护的那些Region ,对抗的那些灾难和Divine Beast ,是为了什么?

  还有。

  Natsu 所参与和发表的论文,不论是亲密度、伊布进化型,还是Fairy Type Pokémon 的诞生,甚至是Mega Evolution 的发表,又是为了什么?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impossible 把Natsu 当叛徒。

  否则他还要为Alliance 做那么多事,做那么多事实,贡献那么多,不就成傻子了吗?

  况且。

  Team Rocket 把这样的人派去当卧底,这样的人才都舍的拿出去,真当Team Rocket 的Boss 没脑子?

  这种事情,连他一个不满十岁的小孩都看得清,even more how 是那些大人。

  一个个在Natsu 成“神”的时候疯狂吹嘘,在Natsu “落魄”的时候恨不得补一脚,这种人在Gary 看来,确实可恶。

  但是,面对白银Institute Head 以及Gary 的追问,Professor Oak 却没有给予任何答复。

  只是不断加快了手里的速度,认真得连汗水滑进了眼睛都不自知。

  整个研究室内,Professor Oak 的助理们,也一个个地埋头苦干着。

  仿佛in this brief moment ,他们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备考书生。

  这让Gary 彻底忍不了了。

  他一把抓住Professor Oak 的衣服,吼道:“grandfather .呸!old man !你的学生被人陷害了,你不站出来说句话?你这样算什么权威?算什么Pokémon 学博.”

  “成了!Teacher ,数据已经完全导入,测试没问题!”

  被Professor Oak 喊来的Professor Elm ,兴奋地喊道。

  “我这边也好了,Dynamax 以及Galar 的补丁数据也全都没问题。”

  擦着汗水此时看起来非常疲惫,但眼神却格外兴奋的樱木Professor ,也大喊出声。

  一时间。

  整个研究室内的所有研究人员,纷纷露出振奋地狂喜之色。

  终于成了!

  咔——

  一台精密的仪器缓缓打开,伴随着腾起的些许Mist ,其中所放置着的一台palm-size 的red 精巧装置,呈现在了Professor Oak 以及Gary 和白银Institute Head 的视线之中。

  “成了!”

  Professor Oak 挣脱Gary 的束缚,cautiously 地拿起了这台仪器。

  研究室内的研究们,一个个热切地看着Professor Oak 手中的精密装置。

  历时数十年的筹备,经过数个月的精心计算和打磨,终于是将这东西给研究出来了。

  Gary 愣愣也愣愣地看着Professor Oak 手里的东西,忍不住问道:“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你们一个个这么兴奋。”

  “Pokédex !”

  Professor Oak 也终于开口了,looked towards 和白银Institute Head 以及Gary ,认真道:“Pokémon Pokédex !”

  “Pokémon .Pokédex ?!”

  Gary 作为Professor Oak 的孙子,兼时不时的助手,对于Professor Oak 一直在研究的东西,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只不过自从成为Natsu 的学生后,他慢慢地将原本对研究的重心转移到了Pokémon 培养和对战上,不知道这段时间Professor Oak 在忙什么。

  但现在听到“Pokémon Pokédex ”这几个字,他终于明白Professor Oak 他们在做什么了。

  同样的。

  白银Academy 的院长,也知道Professor Oak 所说的“Pokémon Pokédex ”,代表着什么,对整个Alliance 乃至整个Pokémon world ,有着怎么样的含义。

  “测试一下。”

  说着。

  Professor Oak 就带着一众研究员,以及Gary 两人,前往了后院。

  “哒呐~~”

  一只慵懒的Bulbasaur 正在池塘边休憩,浅浅地打了个Yawn 。

  对准这只Bulbasaur ,Pokédex 精准的汇报出了这只Bulbasaur 的情况,它的培养状态,以及建议的培养方向。

  甚至。

  Pokédex 还给出了关于Bulbasaur 的一应对技巧,以及它擅长搭配的阵容以及战术体系。

  “这”Gary stared wide-eyed 。

  关于Bulbasaur 的信息和数据也就算了,怎么还有培养建议和战术体系?

  这是Pokédex 计划中应该配备的功能?

  然后Professor Oak 又将Pokédex 对准了不远处的一只壮硕的Kangaskhan 。

  很快关于这只Kangaskhan 的数据,也呈现在Pokédex 的屏幕上。

  之前对Bulbasaur 的信息评价,这次也同样讲述了对Kangaskhan 的评价以及建议。

  更重要的是。

  Pokédex 最后居然还显示出,Pokédex 具备Mega Evolution 选项,以及Mega Evolution 之后的Mega Kangaskhan 的特点,包括Attribute 变动、Characteristic Trait 变动等等。

  详细的程度,让Gary 都为之咋舌。

  “Mega Evolution 都有?”

  在场的都是明白人,特别是白银Academy 的院长。

  他太清楚一旦这样的Pokédex 批量生产,发行至整个Pokémon world 后,会掀起一场怎么样的浪潮。

  好不夸张地说。

  如果能够获得一台这样的Pokédex 。

  那么他将会极大的拉平两个出生不同Trainer 之间地差距。

  甚至。

  不考虑资源方面的问题,那么每个人都将有资格成为Trainer !

  因为,就算没接受过system 的教育,都不用担心因为对Pokémon 不够了解而无法成为Trainer 。

  “Alliance 百年历史以来,甚至可以说Pokémon world 存在一来,最伟大的一个发明!”白银Academy 的院长,在看完数次测试后,忍不住感叹道。

  对此,Gary 倒是没有提出异议。

  只是

  “old man ,研究做完了,你可以给Natsu Teacher 说句话了吗?”Gary 没好气地说道。

  却见,Professor Oak 、Professor Elm 以及樱木Professor 三人,脸上都不由地露出了笑容。

  “Gary ,这Pokémon Pokédex ,就是我们对Natsu 最好的发声。”Professor Elm 解释道。

  “en? ”Gary 一愣。

  旁边有些邋遢的樱木,跟着解释道:

  “Gary ,你要知道,这Pokédex 真正做出贡献最大的人是谁。”

  “不是这个old man 吗?”Gary 嫌弃地看了眼Professor Oak 。

  “hahaha ——是,Professor Oak 为了制作出这一台Pokédex ,已经付出了大半辈子。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Professor Oak 却并不是这台Pokédex 唯一贡献最多的人。”

  “什么.意思?”Gary 的心脏有点不太争气地跳了起来,他隐隐预感到了什么。

  “很简单。这台Pokédex ,其实是Teacher 和你的Natsu Teacher ,一起研究出来的。Natsu 为此提供了Pokédex 的模板、功能等多个模块,以及最重要的.近半乃至更多的数据。”Professor Elm 说道。

  Gary :“!!!”

  他慢慢stared wide-eyed ,难以置信地looked towards Professor Oak 。

  却得到了Professor Oak 笑容满面的nodded 回应。

  见状的Gary 顿时露出rejoicing expression 。

  他甚至已经可以脑补出。

  Natsu 被诬陷迟迟未曾发声,未曾出面解释,被人猜忌、诟病,惹来无数非议。

  但当人们得知,Natsu 是因为在专心于Pokédex 制作,根本没工夫理睬外面的言论,一心一意为整个Alliance ,整个Pokémon world 做出贡献时,那群黑子们吃了屎一样的难看嘴脸。

  还有什么,是比再次为Alliance 、为Pokémon world 做出巨大贡献的实际行动,更能证明Natsu 身份的?

  叛徒?

  哪家的叛徒会这么用心的不断做出贡献?

  even more how 是Pokémon Pokédex 这种造福所有人的工具。

  when the time comes 。

  哪怕总盟一再强调Natsu 是叛徒,只要拿不出什么实质性且强有力的证据摆到所有人的面前,就算说话的人是总盟的Vice-President ,那也不管用!

  一旦Pokémon Pokédex 发布。

  Natsu 的声望能够直追Professor Oak ,甚至凭借在Pokémon 对战方面所作出的贡献和表现,平齐乃至反超都未必没有可能。

  这种声望的人物。

  已经不是Alliance 仅凭一句话,就能彻底定罪的存在了。

  翻盘!

  Gary 猛地攥紧拳头,心里怒吼出声。

  真真正正的大翻盘,大反转!

  难怪,这些天Professor Oak 几人夜以继日地忙碌着研究方面的事情,两耳不闻窗外事。

  原来。

  这才是他们为Natsu 真正做出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旁边的白银Institute Head 也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做。

  Lorelei 的一再强调,让他不得不重视。

  但Academy 毕竟不是他一个人的,所以不得不找几个更具权威的人来一起发声,以个人身份发声。

  不过现在。

  他决定了。

  就要以白银Academy 的名义,给Natsu 发声!

  就不明白了。

  这妥妥的Alliance 未来顶梁柱,为什么会被诬陷为叛徒?

  “grandfather .”Gary looked towards Professor Oak ,满脸的sorry 。

  Professor Oak 笑着patted 他的脑袋,“刚刚还一口一个old man ,现在又变成grandfather 了?”

  一时间。

  后院内响起整齐的笑声。

  让Gary 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Galar Region 。

  “话说,今天大家怎么都不见影子?”Natsu 扶着Togekiss ,一步步慢悠悠地从床上走下来。

  “恰可咿~~”

  Togekiss cautiously 地护着Natsu ,生怕他摔一跤。

  不过它也给出了答案。

  都跑去训练啦。

  hearing this ,Natsu 欣慰地nodded 。

  别说。

  有时候他多遭重几次,其实还是有好处的。

  就比如说,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起Pokémon 们对训练的热情,也能刺激它们对变强的追逐。

  这次估计对little fellow 们带来的刺激不小。

  “你怎么没去?”Natsu 带着些许戏谑地问道。

  “恰可咿!”

  Togekiss 却一下子跳了起来。

  去了!怎么没去?你看我这汗,羽毛都湿完了,还没收呢!

  说着,一个劲地向Natsu 展示着自己的“成果”。

  它真的有很努力地训练,比之前都要努力。

  “hahaha ——”

  看到Togekiss 这认真的模样,Natsu 忍不住笑出了声。

  “逗你玩呢。”

  “恰可咿——”

  Togekiss 顿时嘴巴一嘟,一副“我很不高兴,你必须马上哄我”的架势。

  “好好好——我错了,错了。”

  Natsu 马上“求饶”。

  安抚的话还没说出口,他身上的特殊communicator 反倒是震动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确定是Giovanni 的来电。

  Natsu 没有任何避讳地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Giovanni 老大。”

  电话那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声音才终于响起。

  “.嗯。醒了?”

  Natsu 咧开嘴巴,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in this brief moment 也终于是不用再藏着掖着了。

  “那个old bastard ,干掉了吗?”Natsu 问道。

  “做不掉,跑得很干脆。不过利息我算是收了一点,留下了他三只Pokémon 。”

  Palossand 、Aegislash 以及Gengar ,就是Giovanni 收到的“利息”。

  对此,Natsu 倒也不意外。

  一边扶着Togekiss 缓步下楼,一边说道:“也正常。真那么容易被干掉,那他们真不配做opponent 。”

  Giovanni 的轻笑之声,于电话中响起。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Giovanni 收起笑容后问道。

  “Giovanni 老大你的建议呢?”Natsu 反问。

  “我?Team Rocket 的副Boss ,旁友要不要?”

  Natsu :“.”

  听着Giovanni Mimic 自己之前跟他说话的语气,Natsu 瞬间感觉Giovanni 可能被他带坏了。

  “不过看你现在的架势,还有你做事的性格,应该早就做好应对的准备了吧?”

  “嘿。准备倒是没多少。无他,就是朋友多。”

  “呲——”

  Giovanni 不屑地笑笑。

  “不过彩虹Team Rocket 的事情,我应该会趁着这段时间,着手建立起来。”Natsu 又说道。

  ”oh?”

  “对了。老大我Teacher ,麻烦你帮忙找一下了。”

  “放心。早就安排了。不过以Agatha 那个Old Witch 的能力,在野外能干掉她的人,真不多。”

  “那倒是。”

  一边说,Natsu 慢慢走到了一楼。

  看见那四个坐在大厅餐桌旁的熟悉silhouette ,以及他们所投来的“吃人”目光。

  Natsu 顿时笑容一僵。

  干咳了两声。

  “cough cough ,下次、下次聊。我这里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那你好好准备。如果实在解决不了,Team Rocket 都永远欢迎你。”

  挂断通讯。

  Natsu 讪笑着looked towards 四人。

  “那个.今天的天气,好像挺不错的哈?”

  但四人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甚至变得越发严肃。

  pa!

  渡猛地一拍桌面,吓了旁边正在玩闹的Pokémon 们一跳。

  他喝问道:“Natsu ,你今天高低要把事情都给我们交代清楚,否则”

  “家法伺候!”

  Steven 看渡说话卡住了,赶忙补充道。

  “嗻!各位爷儿,你们且细听分说。”

  ——————

  PS:到今天,正好这本书一周年诶,365天,写了415w字,发现我有点厉害啊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