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52

  

  Natsu 从未跟渡几人讲述过他和Agatha 的计划。

  因为这件事情本身所涉及到的,是Alliance 高层内部的事情,在还没有获得确凿证据,甚至之前都还未准确地指向某人之前,自然不能告诉任何人。

  否则,那就不是信任,而是有可能对他们带来不必要的危害。

  就比如这次。

  可能受伏的,就不只是Natsu 一人,而是他们一群人了。

  但现在没关系了。

  Natsu 差不多已经和Alliance 内部的那些个以白老为首的王室后裔们彻底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

  他们打压Natsu 一个还说得过去。

  可如果要连同渡、Shirona 、Steven 、Lorelei 这几个一起打压,那群众必然无法接受。

  至少。

  也要等解决掉Natsu 这个麻烦之后,才有可能对他们动手。

  所以说。

  只要Natsu 还在,渡他们都是比较安全的。

  况且。

  他们可不像Natsu ,general without an army 一个。

  在他们的背后,可都各自有着各自的底蕴和势力,动起来绝对无法做到像对付Natsu 这么干脆。

  所以,Natsu 将事情的始末,从头到尾地给他们讲了一遍。

  当然,其中一些涉及相对较为隐秘的事情,只是简单地提了一嘴。

  可就算是这样,听着他的讲述,渡and the others 一个个瞪大眼睛,还时不时地拍打桌面表达自己的情绪。

  “所以说。从Saffron City 那个逃走的托姆路奇开始,到不久之前白老率领的王室后裔截杀,都是因为Natsu 你正一点点地调查出他们的身份,慢慢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核心?”

  Steven 在听完之后,长吁一口气说道。

  “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Natsu cautiously 地喝了口粥后,颔首道。

  “didn’t expect ,Alliance 高层里,居然藏着这样一群人,简直就是蛀虫!”Lorelei 有些愤愤然地说着。

  就说明明只是成立了不到百年的Alliance ,本该是势头正盛的时候,却给人一种the sun set behind the western hills ,青黄不接的破败感。

  不知道的。

  还以为Alliance 已经成立上千年了。

  原来,在Alliance 内部有这么一群人,在不断侵蚀着Alliance This big tree 的枝干,现在甚至可能都已经侵蚀到主干了。

  渡抵着下巴,锁着眉头。

  沉思了片刻后说道:“那存在了这么久的王室后裔,为什么会让Alliance 做大?”

  这一点,问出了不少人的心声。

  是啊。

  既然那些王室这么强大,为什么Alliance 还能出现?

  这次Natsu 没有回答,只是looked towards 了一旁的Shirona 。

  Shirona 交换了一下交叠的双脚,短暂pondered a while said :“大概是因为这些人,也并非铁板一块吧。”

  Natsu 赞同地nodded 。

  “你们也知道,权力这东西,有时候真的会让人为之疯狂。在没有外部敌人压力的情况下,那些个曾经的王室们,又有谁服过谁?仅仅只是被撰写在历史书籍上的大规模战役,就不下数十起。…

  在他们最破败最腐朽的时候,Alliance 崛起也确实是有机会做到的。

  而见到局面超出他们的预料,一个名为‘Alliance ’的外敌突然崛起,外部的忧患换来他们现在的团结,也可以理解。”

  “但这样的团结,始终都是暂时的。”Shirona 补充道。

  “等等!”

  渡忽然站起身。

  直视着Natsu 。

  “意思就是说,你真的担任了Team Rocket 的最高Executive ,以及Hunter’s Guild 最高席‘猎人N’的身份?”

  “呃”

  Natsu startled 。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有些僵硬。

  就见渡果然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彭!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也就是说,你们master and disciple 俩在逗我玩呢?!”

  他当初接到Agatha 的命令,调查Hunter’s Guild “猎人N”,忙活了多久?

  那时候他还天真地拉着Natsu 一起帮忙,分析“猎人N”的情况,梳理他可能出现和存在的位置。

  就算他离开Sinnoh Region 了,也把“宝贵”的调查资料,全都留给了Natsu 。

  到头来。

  他在调查的那个人,就是Natsu ?!

  他调查的所谓的“猎人N”,就在他身边?

  当着人家的面说要调查他?

  就没干过这么蠢的事!

  ”pu 呲——”

  同样了解情况的Shirona 顿时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注意到渡的眼神投来,赶忙悄悄遮掩住了嘴巴。

  但当Lorelei 好奇的目光投来时。

  Shirona 还是简单地跟她提了两嘴。

  最后.

  渡的社死环节。

  而面对渡那“吃人”的目光,Natsu 也只能爱莫能助地耸耸肩。

  咱都已经把这件事情轻描澹写的一嘴带过了,你偏偏还要拿出来说。

  现在好了吧。

  社死了吧。

  也慢慢从Lorelei 口中了解到了始末的Steven ,强忍着笑意,轻轻拱了拱Natsu 。

  “你那时候,怎么忍住不笑的?”

  Natsu 表情怪异,轻咳了声。

  “当时.我一再克制,渡一再强调,真的差点没忍住。”

  噗——

  听着他们的笑声,渡彻底无语。

  “好了好了,别笑了。”Shirona 抿着嘴唇,肩膀还在轻颤地说道。

  这件事,看似是被Shirona 喊停了。

  但可以预料的。

  以后可能时不时的,还要被拿出来调侃。

  渡忍不住四十五度仰天。

  要不把这几个人都干掉吧?

  摇摇头。

  不现实,被干掉的肯定是他。

  但有时候想想,直接死亡可能还比社死舒服一点。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Shirona 再次将话题,给扯了回来。

  众人也纷纷停下了Play Rough ,认真地looked towards Natsu 。

  这才是接下来的关键。

  “放心。我们已经跟家里打过招呼了。”Steven 说道。

  不知道事情始末的时候,他们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站在Natsu 这边。

  现在都已经彻底弄清楚了,就是Alliance 内部高层中的蛀虫想要陷害Natsu ,那就更加不用考虑了。…

  渡and the others 也纷纷nodded 。

  只要他们一起发声,事情的局面,还是可以扭转过来的。

  至少。

  能让大家真正认识到Natsu 的身份是什么,以及他为Alliance 所做出的贡献。

  但这样一来,恐怕Alliance 的公信力,将会大打折扣。

  当然的。

  就算Alliance 的公信力再重要,也不能建立在污蔑一个好人上,even more how 这个人还是Sinnoh Region 的冠军,如今Pokémon world 声望处于Peak 的那个人,还是他们的好朋友。

  Natsu 喝完最后一口粥,将碗缓缓放回餐桌。

  一边轻轻抚摸着Togekiss ,一边缓缓道:“现在这样.挺好。”

  “en? ”

  四人一愣。

  什么意思?

  Natsu 倒也没再卖关子。

  “当然,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做。首先,肯定要先找到Agatha Teacher ,她是最能证明我身份的人。”

  这点。

  众人倒是不反对。

  Agatha 的存在,就是Natsu 身份最后的保障。

  在Agatha 那里,肯定也保留着Natsu 被她派去做卧底的信息存单以及凭证,那才是最具信服力的东西。

  “其次,虽说他们没有证明我是叛徒的证据。但反过来,我们也没有能证明白老那群王室后裔们,有危害Alliance 的证据。”

  hearing this 。

  众人默然。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但就算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再这样看着他们一点点蚕食Alliance 的力量了。”渡说道。

  就算没法以Alliance 的律法just and honourable 地干掉他们。

  将他们排出Alliance 真正的高层,就成了他们现在的最佳选择。

  他们可以不顾Alliance 律法来截杀Natsu ,但渡他们impossible 也违背Alliance 律法去截杀他们。

  先不说打不打得过,但就这么做,和他们排除异己又有什么不同?

  这其中,排除Natsu 。

  Natsu 可不管那么多。

  别人都这样埋伏截杀他了,不反杀回去,不是他的做法。

  否则念头不通达。

  可他现在为什么选择保持现状?

  听完渡的话,Natsu indifferent expression 。

  他只是缓缓叩击着桌面。

  笃、笃、笃

  过了片刻后,他才再次说道:“但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一点。”

  四人目光再次投来。

  “如果说,白老并非是那群人背后真正的领导者,并非是他们的Boss 呢?”

  “en? !”

  众人一愣。

  随后一个shivered 。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Steven 张了张嘴巴,最后有些颓然道。

  白老是很强。

  但Natsu 却并未见白老拿出过“生命宝玉”,或者说并未察觉到有“生命宝玉”的痕迹。

  那就代表着。

  持有“生命宝玉”的,另有其人。

  那如果将白老踢出Alliance 高层,甚至是干掉白老,就真的断了找到那手持“生命宝玉”的人了。

  届时。

  对方彻底隐藏于暗处,Natsu 他们才真的危险。

  而Natsu 这次故意走进对方的包围圈,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引出白老,也就成了无用功。…

  “那你是准备”

  Natsu 眼睛半眯,眼底深处眸光熠熠生辉。

  “尝试把那家伙,给逼出来。然后再”

  extend the hand 。

  缓缓攥紧。

  “绝地翻盘!”

  众人再次默然。

  过了好一会。

  Shirona 才再次开口,“那你.太危险了。”

  这样的安排和计划,如果顺利将那人引出来,当然是最好的。

  可是。

  在这个计划中,Natsu 无疑是最危险的那一个。

  他被彻底暴露在了对方的视线之中。

  却见Natsu 宽慰地moved towards Shirona laughed 。

  “其实还好。”

  paused 后,他继续补充。

  “这次白老虽然被被干掉,但损失惨重。多的不敢说,一身实力起码去掉了大半。他再敢来截杀我,when the time comes 谁胜谁负可就不好说了。”

  说着,Natsu looked towards 窗外。

  万里无云的cyan sky 上,几只蓝鸦晃晃悠悠地飞过。

  “而且,其实我这次还是刻意留了一手。”

  “这样你都留了一手?”渡眼睛微瞪。

  他们都差点以为Natsu 要死了。

  但其实。

  Natsu 只是因为过度透支身体和Mental Force ,并未受到太大的实质性威胁,离死还是挺远的。

  这一点,Natsu 还是很有分寸的。

  没有人比他更在乎自己的性命。

  而他所谓的“留了一手”,其实就是指骑拉帝纳它们。

  大部分的人都只知道Natsu 是“真实的英雄”,获得了来希拉姆的青睐。

  就算白老他们知道了Natsu 的身份,顶多就再加一只Zekrom 。

  可他们并不知道,与Natsu 关系密切的Divine Beast ,也不止来希拉姆和Zekrom 。

  如果说。

  之前他们还担心Natsu 和别的Divine Beast 关系密切,那么经过白老他们截杀一役后,或许就能将其余的Divine Beast 都排除了。

  毕竟。

  在他们看来。

  这次Natsu 面临身死而威胁,也就只有来希拉姆和Zekrom 前来救援。

  那别的Divine Beast 和Natsu 的关系,未必就有多亲密。

  殊不知。

  Natsu 这次完全是选择在刀尖上跳舞,将底牌彻底藏了起来,将真正的大礼,留给了那个手持“生命宝玉”的人。

  当然。

  在别人看来的危险,其实都暂时还在Natsu 的掌控之中。

  至少。

  当时他能把守护在不远处的Giovanni 喊过来,而放弃对白老的反埋伏。

  这就是Natsu 借助着这次被埋伏,beating somebody at their own game 之后的大部分计划。

  “所以,不用紧张,让舆论再飞一会。”Natsu said with a smile 。

  这也是他敢放心昏迷的原因。

  运用舆论的力量,他才是真正的一把好手。

  只要渡and the others 背后的势力发声,再加上Professor Oak 那边的Pokémon Pokédex 公布,就能瞬间扭转局势。

  所以说。

  Natsu 一点都不急。

  他现在就是要钓鱼。

  反正对方手里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看他死不掉还在那里活蹦乱跳,迟早会忍不住。…

  毕竟,尹戈尔已经用事实证明,单靠拳头打,那是行不通的。

  找出真正幕后的那个人,才是关键。

  “你们只要稍微帮我控制一下舆论,保持在五五开,或是六四开的局面就可以了。但绝对不要让事情的热度下去,时刻让它成为人们心中的焦点。”

  四人looked thoughtful 地nodded 。

  舆论是一方面。

  他们想做的,其实还有更多。

  比如。

  成为某个Region 的冠军,再以冠军的身份驰援Natsu ,那话语权以及可信度,无疑会高很多。

  而成为冠军,也能让他们更好地Help Natsu 。

  “好了。说点开心的事情。”

  Natsu 拿出了四块形态各异的化石。

  看到这四块从未见过的化石,Steven 的眼睛瞬间一亮。

  “这是四块独特的化石,它们两两组合,能够复活出不同的Pokémon 。”

  然后Natsu 主动将四块化石两两组合。

  “这是Water Type 和Dragon Type 的Dracovish 。”

  渡的眼睛也随之一亮。

  Water Type 的龙

  不怕ice attribute 啊!

  这就是Natsu 所说的,从未出现过的稀有Dragon Type Pokémon ?

  看样子,好像确实不错。

  “这是Electric Type 和ice attribute 的Arctozolt 。”

  hearing this 的Lorelei 眼睛也同样一亮。

  Electric Type 和ice attribute ?

  岂不是都克制Flying Type ?

  而且,Electric Type 还能针对不被ice attribute 所克制的Flying Type 和Dragon Type Pokémon 。

  Natsu 的一翻简单介绍,瞬间引起了三个人浓烈的兴趣。

  旁边的Shirona 抵着脑袋,看看桌上的化石,再看看笑容中带着些许戏谑的Natsu ,最后停留在渡和Lorelei 两人身上。

  默默shook the head 。

  Natsu 这家伙,这时候都不忘使坏。

  不过

  也不知道为什么,Shirona 居然也隐隐有点期待。

  搞不好,到最后又要变成渡的社死时间。

  果然。

  被Natsu 带坏了。

  ——————

  PS:今日份1.1w!虽说今天是这本书的一周年,但可惜明天要出一趟差,早上六七点就得起床,所以今天就到这里吧。

  感谢“鸠鬼”、“青古丶”、“单刀得雪糕”三位大老的万赏,感谢~~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