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1053

  “Teacher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所以,Pokédex 的发布,麻烦你再拖一会吧。”

  庭院里,坐在树荫下的Natsu ,仰望着蔚蓝的sky ,其上飘着一朵朵天鹅绒般的white 云朵,对电话那头说道。

  “.我明白了。”

  电话里,传来了Professor Oak 的声音。

  Natsu 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身旁Sylveon cautiously 地用绸缎按摩着他的身体。

  “渡他们,回去了?”

  说到渡几人,Natsu 顿时又来了精神。

  不由地露出笑容说道:”en. 这次,估计要上演龙王回归,执掌Johto 的戏码了。”

  短暂的停顿后,补充道:“估计Steven 也将会成为史上最有钱的冠军。”

  hearing this 的Professor Oak ,也不由地笑出了声。

  “你倒是交了几个真正不错的朋友。”

  “是吧?”

  对于能够与渡几人成为好朋友这件事,Natsu 也一直非常庆幸。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静静等对方先按捺不住?”Professor Oak 又问道。

  “或许.我应该先找个办法让你尽快恢复。”

  他虽然醒了,但身体的伤势并未完全康复,特备是Mental Force 方面。

  现在只要一尝试调动Psychic ,脑海里就会传来刺痛之感。

  行走虽然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可想要用力气的时候,难免还是会感觉到一丝酸痛。

  按理来说,以他的身体状况,就算那次被截杀之后,身体受损严重,可也不应该在沉睡了一个星期之后还没能完全恢复。

  他可是Psychic 者,又拥有Aura Force ,身体素质早就超越了Normal 的人类。

  但这次伤势就很不对劲。

  Natsu 严重怀疑,是Calyrex 所给的那枚特殊的“Psychic Seed ”的原因。

  没等Professor Oak 接话,Natsu 继续道:“对了,Teacher 。Agatha Teacher 那边,麻烦你多打探打探消息。”

  多方势力寻找Agatha 这么久,却都没能获得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就算对Agatha 的能力再有信心,Natsu 心里还是不免升起了些许的担忧。

  “放心。我大概知道小菊在哪里了。”

  就听Professor Oak 继续说道:“既然你暂时不需要公布Pokédex ,那么我这把old bones ,也可以动一下了。”

  “en? ”

  Natsu 支起身子,眨了眨眼睛,脸上浮现出些许的unexpected expression 。

  “Teacher ,你是说你要亲自出动了?”

  沉寂了这么多年,彻底淡出所有Trainer 视野之中的Professor Oak ,要出手了?

  “hehe ——希望这么多年过去,我这把old bones ,还能发挥点作用。”

  对此,Professor Oak 居然没有避讳。

  Natsu 顿时精神一振。

  对于Professor Oak 的实力,Natsu 一直都有所猜测,却不知道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他可不相信。

  Professor Oak 在弃武从文之后,就停下过对自己Pokémon 的培养。

  这次。

  他居然为了Agatha ,要再次捡起Poké Ball ,捡起Trainer 的身份?!

  这可比“龙王回归,执掌Johto ”给Natsu 带来的震撼大多了。

  而且。

  听Professor Oak 的意思,他好像有找到Agatha 的把握?

  “你也不必惊讶。这本就是我们老一辈所遗留的历史问题,却过去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挑明。现在你们年轻一辈都冲在最前面了,如果我们这些Old Guy 还畏手畏脚,难免真的要被你们看轻了。”

  从他的话语中,Natsu 居然隐隐感觉到了那么一丝曾经那位Trainer Samuel Oak 的imposing manner 。

  “你好好养伤。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能出一份力的。”

  说完,Professor Oak 留下一句“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但就算电话结束了,Natsu 心里的惊讶却还是没能完全散去。

  他侧头望向身边的Sylveon ,喃喃道:“Professor Oak 为了Agatha Teacher ,要重新出山了?这究竟是人性的呃,这就是黄昏的力量?”

  “布咿——”

  Sylveon 也浮现出一抹诧异。

  那个喜欢用放大镜一个劲盯着它看的猥琐old man ,还能战斗?

  Natsu 咧开嘴角。

  缓缓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草屑。

  “那我们youngster ,可不要输给老一辈啊”

  “布咿!”

  “我已经到了。异样Dynamax 的事情,就全权拜托你们了。”

  Natsu 结束了和阿剑的通话。

  值得庆幸的是,虽说Alliance 公布了他“叛徒”的身份,但如今没能拿出实质性证据的情况下,他不管是在Alliance 内还是Alliance 外,支持者和批判者都是对半开。

  而以阿剑和朝日为首的,新组建的Galar Region 国际刑警分部,依旧听命于他。

  收起电话。

  望着眼前这座现代与历史交织的偏远城市,Natsu 深深地吸了口气。

  “好地方啊。”

  现在。

  他处于,Galar Region 相对较为边缘的城镇,米丽法城!

  它屹立在广袤的丛林包围之中。

  从房屋样式看,还是可以看到不少古典式的建筑,比如城中心最高的那栋双塔古堡。

  但站在街道上,就能体会到这座城市现代化的一幕,陷阱的科技遍布在城市的所有角落。

  这大概就是Galar Region 如今不少城镇所独有的特色。

  保留了历史的痕迹,但也填充了现代化的科技,Motostoke 、Hammerlocke 这些Galar Region 著名的城市,大抵如此。

  街道上。

  能够看到这里的人类和Pokémon 们友好相处的一面。

  “垃圾回收。麻烦大家把垃圾直接喂给我的Trubbish ,它能把垃圾分解消化,不会对环境造成任何破坏。哦哦,大家请放心,我的Trubbish 经过专业的训练,它不会散发臭气,更不会释放毒素。请相信,我们是专业的。”

  “Frosmoth 服装。用Frosmoth 所吐出的丝线编织的服装,它能让你在炎热的夏天,感受到冬天的凉意。”

  “冰激凌!Alcremie 纯手工冰激Ryō 由Alcremie 亲手制造的奶油制作而成的雪糕——”

  “.”

  各式各样人类与Pokémon 合作的店铺遍布了整个街道。

  将人类与Pokémon 友好相处,互相合作展现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图书馆门口。

  “我们人类,只有和Pokémon 们通力合作,才能使双方都发挥出彼此最大的作用。”

  “Pokémon 是我们的朋友,亲人甚至是.恋人。我曾有幸在一些历史悠久的古老Region ,看到过记载着人类与Pokémon 相爱诞生后代的故事”

  “其实我们不妨大胆假设。或许,人类本身也就是众多Pokémon 中的,一个相对比较特殊的分支呢?”

  驻足的Natsu 越听越感觉不对劲。

  不是。

  是那个畅所欲言的人不对劲。

  你有ability 把身边那只Gardevoir 换成一只Shiny 母Machoke ,再来宣讲这些言论?

  那可信度必然直线上升。

  带只Gardevoir .

  “布咿?”

  Sylveon 眨巴着眼睛looked towards Natsu ,忽闪忽闪的纷色眸子里,满是好奇。

  人类,真的能和Pokémon 诞生后代?

  “咳。”Natsu 轻咳了声,“但他说的,也不完全都是空话。”

  “布咿?!”

  Sylveon 缠绕着Natsu 手臂的绸缎都紧了几分,震惊盖过了惊讶。

  Natsu 压了压帽子,“我也曾经在Sinnoh 的Canalave 图书馆看到过这样的书。最重要的是我可能还真见过这样的人。”

  他的脑海里,不由地闪过了那个模样帅气,留着头奇特绿发,与Pokémon 天生有着极强亲和力的青年。

  据说,那家伙,就极有可能是人类与Pokémon 所孕育的后代。

  甚至吧。

  Natsu 其实有时候都在怀疑,身体素质远超常人且从未听闻过他father 传言的Ash ,他到底.emmmm

  还有。

  同样有着与Pokémon 极强亲和力,从小被Zarude 收养长大的现实版“狼孩”可可,对他而言,Zarude 可能比人类更像是他的亲人。

  那么多的Pokémon 学Professor ,那么多的研究成果,却始终有一项困扰了无数天才Professor ,迟迟无法获得实质性结果。

  那就是人类与Pokémon 的羁绊。

  羁绊这股力量,unremarkable 的时候是真unremarkable 。

  但如果落在了真正能够运用羁绊能力的Trainer 手中

  爆种仿佛成了他们的常规手段。

  典型的,就是赤红、Ash 这一类人。

  “布布布布——布咿——”

  Sylveon 可劲地摇摇头,它还是有点无法相信人类和Pokémon 孕育后代这件事。

  “布咿!”

  为了转移注意力。

  Sylveon 果断地将目标,转移到了不远处那家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冰激凌店。

  可爱如同鲜奶蛋糕的Alcremie 正站在透明的玻璃柜台前,和它的女主人,一起等待着顾客的光临。

  卜叽卜叽——

  Sylveon 迈着欢快的步子,在Natsu 无奈的注视下,跑到了柜台前。

  “好可爱的Sylveon 啊,你要冰激凌吗?”

  年轻店长看到Sylveon ,一下子就被它可爱的外貌所吸引了。

  “奶仙~~”

  Alcremie 也弯着眼眸轻声叫唤着,欢迎着上门的顾客。

  Natsu 缓步走来,手里再次丢出几个Poké Ball 。

  “恰可咿!!”

  果然。

  最热衷于冰激凌的Togekiss 一看到可口的冰激Ryō 眼睛都放光了。

  apart from this ,还有九尾和Sirfetch’d 。

  “嘎——”

  Sirfetch’d 热泪盈眶。

  Natsu 终于想到它了。

  而看到走来的Natsu ,女店长这才意识到,Natsu 是这几只Pokémon 的Trainer 。

  一下子四只Pokémon ,这可是大客户。

  她连忙开始推销冰激凌的口味。

  “这是焦糖蓝莓口味的,蓝莓中和了焦糖的甜腻但保留了它香甜的口感,也融入了蓝莓的清香和一点点的酸味。这个是奶油花茶口味,由细腻的奶油结合微苦的花茶制作而成,口味非常有层次感.

  最后就是这个,我和Alcremie 的招牌之作,草莓香草口味,它是由Alcremie 以草莓为原料制作的奶油再由我结合香草点缀”

  女店长和热情,Alcremie 也很配合。

  甚至,Alcremie 还悄悄地分泌出了一点点它所独特的奶油,让Togekiss 和Sylveon 它们先尝尝。

  这不尝不知道,一尝几个little fellow 更加迈不开步子了。

  看着它们热切的眼神,女店长和Alcremie 都非常满意。

  Alcremie 能够制作的奶油品质如何,不仅看它的实力,更看Trainer 与其之间的羁绊感情。

  Alcremie 感到越幸福,鲜奶油的味道就越香浓。

  “布咿~~”

  反应过来的Sylveon 赶忙用绸缎缠住Natsu 的手臂,一个劲地摇晃着,嘟着小嘴巴,撒着娇。

  “恰可嘟咿~~”

  Togekiss 也抱着Natsu 的另一只手臂,眨巴着滴溜溜的大眼睛,差点没把“我想吃”这几个字刻在脸上。

  对此。

  Natsu 只能一边勾着怎么也无法平复的嘴角,一边笑骂道:“一群小吃货。”

  hehehe ——

  四个little fellow 顿时纷纷露出得意的笑容。

  它们知道,这一顿冰激Ryō 是跑不掉了。

  “麻烦给我们来最大份的吧。”Natsu 笑着道。

  hearing this ,女店长eyes shined ,“要彩虹?”

  所谓的“彩虹”,其实就是七个不同颜色的冰激凌球,所累成的一支冰激Ryō.

  看little fellow 们那闪烁着星星的眼眸,如同捣蒜一样的脑袋。

  Natsu 只能nodded 。

  见状,女店长赶忙和Alcremie 忙碌起来。

  真是大生意了。

  等待之余,女店长还不忘和Natsu 闲聊几句。

  “先生您是从外地来的吧?”

  Natsu 微愣,“很明显吗?”

  “不,只是因为我对这城里的人都挺熟悉的,还从未见过您。”

  Natsu 恍然地nodded 。

  “不过您来的真是时候。今天晚上有我们米丽法城一年一度的‘烟火Conference ’,您可以和您的Pokémon ,一起在广场上,欣赏美丽的烟花哦。”

  while speaking ,女店长把一支制作完成的彩虹冰激Ryō 递给了Natsu 。

  那甜筒之上的七个冰激凌球,单单只是看看,就让人subconsciously 地咽了口口水。

  而Togekiss 和Sylveon 这几个little fellow 的视线,也immediately 就被吸引了。

  “那倒是不错。”Natsu 应和了句。

  “而且看样子,先生您和您的Pokémon 们,关系真好”

  只见。

  站在地上的Sylveon 一个迸发飞跃,绸缎升得老高,尝试去接Natsu 手里的冰激Ryō.

  Togekiss 更干脆,直接就飞扑过来了。

  饶是几个little fellow 中相对对于冰食没有那么热切的九尾,此时都延展开尾巴去接。

  见状的鸭鸭抵着下巴,看了眼Togekiss 、Sylveon 和九尾,陷入短暂沉思。

  它知道。

  真要抢,它是抢不过的,没啥优势。

  所以。

  必须要开动它灵活的脑瓜子才行。

  忽然的。

  鸭鸭眼睛猛地一亮。

  紧接着也丝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一个纵身Splash ,无视Togekiss 它们的动作,在它们错愕、难以置信的注视下.

  ”pu ——”

  自下而上,点点飞沫,喷吐而出。

  Natsu :“.”

  女店长:“.”

  little fellow 们:“.”

  啪嗒——

  落地后的鸭鸭双手叉腰,一脸自得和淡定。

  你们抢吧,咱不争了。

  一分钟后。

  顶着两个熊猫眼,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站粘着些许冰晶的高洁Knight ,心满意足地捧着彩虹冰激Ryō cautiously 地舔了一口。

  下一秒。

  一个哆嗦。

  “嘎——”

  露出了幸福得飞起的表情。

  “.呵、呵、hehe ——关系多好。”

  女店长极其尴尬地说完了这句话。

  Natsu 都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

  鸭鸭这个老六。

  但别说。

  它这办法,确实挺管用的,Togekiss 它们也就揍它,不抢冰激凌了。

  甚至。

  之后女店长再递来冰激凌的时候,它们一个个还都变得异常友好,一个个互相推辞。

  生怕再出现个鸭鸭这样不走寻常路的家伙。

  “好了,先生,一共五支彩虹冰激Ryō 一共收您.”

  女店长和Alcremie 同时擦拭额头的细汗。

  制作七彩冰激Ryō 这可不仅仅是手艺活,还是技术活。

  “呃可能是我没表述清楚,我不只是要五支冰激Ryō 我大概要”

  Natsu 摆了摆手指。

  “算了。有多少做多少吧。”

  虽说只是summon 出了四个little fellow ,但这么好吃的冰激Ryō 他也不能厚此薄彼,大家一人一份才叫hold a bowl of water level 。

  “啊?”

  女店长和Alcremie 表情一僵。

  特备是Alcremie ,它略微有些哭丧地看着自己的Trainer 。

  “奶、奶仙?”

  他们想,榨干我?

  半个小时后。

  虚脱了女店长和Alcremie ,疲惫但又幸福地看着离开的Natsu ,以及他那一大堆Pokémon 。

  这单,赚麻了。

  但以后,这样的单就不接了。

  轰轰轰——

  璀璨绚丽的烟花,渲染了朦胧的夜空。

  将黑天鹅绒毛一样的云霞,染成了七彩的颜色。

  “恰可嘟咿——”

  Togekiss 的眼睛里,映照着绚丽的虹光。

  好漂亮啊。

  米丽法城最著名的,就是它的“烟火Conference ”,吸引了不少来自Galar Region 各个地方的人们前来观赏。

  同时。

  在米丽法城还流传着一个传说。

  于米丽法城外,环绕着整座城市的巨大丛林奥可雅森林中,栖息着一只守护森林的Celebi 。

  而一年一度的“烟火Conference ”从最开始,就是米丽法城的人们,为了感谢Celebi 给这座城市,给这片森林,带来了安静祥和的环境。

  只不过。

  也不知道为什么,数十年过去了,作为奥可雅森林Guardian 的Celebi ,却再也没有出现过。

  据说。

  Celebi 只有在真正和平的时代,才会出现。

  而如今米丽法城依旧安静祥和,那就只能说明,于米丽法城外的奥可雅森林之中,有些Celebi 并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正在发生或是持续着。

  Natsu 来到米丽法城,来到奥可雅森林的目的很简单。

  在米丽法城之中,于茫茫森林内,有一棵非常独特的神树。

  从那神树之中,会不断流淌出一种奇特的泉水,最终汇聚成环绕于神树的湖泊。

  那湖水,被称为“治愈之泉”,拥有着极强的healing ability 。

  据传,在三千年前,传说中的英雄Zacian 和Zamazenta 在击溃了“闇夜”,斩杀了Eternatus 后,受伤严重的它们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往了Circhester 的一处温泉,恢复了受伤的身躯。

  那处温泉,被后人称为“英雄之泉”。

  但经过后来人的测试,他们发现其实“英雄之泉”并没有真正的治愈功效,必然是当时的Zacian 和Zamazenta 做了特殊的处理。

  Natsu 猜测。

  当时的Zacian 和Zamazenta ,其实是往那“英雄之泉”中,添加了奥可雅森林中获取的“治愈之泉”的泉水。

  既然连Zacian 和Zamazenta 的伤势都能恢复,Natsu 觉得他这么点“小伤”,如果能进那泉水里泡一泡,估计很快也就能恢复了。

  不过。

  想要进那泉水里泡一泡,估计还得先过Guardian God 树的Zarude 一族那关才行。

  当然。

  更大的前提是,先找到神树。

  这对别人来说或许难度不小,毕竟奥可雅森林可是一片非常庞大的丛林。

  但对于Natsu 而言,倒是不难。

  当最后一朵烟花于夜空之中绽放,绚丽过后剩下的,只有凝儿不散的硝烟,以及人们和Pokémon 脸上所挂着的笑容。

  “看完了。我们也差不多该出发了。”

  Pokémon 们纷纷心满意足地nodded 。

  难得享受了短暂的平静。

  接下来,就要为帮Natsu 恢复而努力了。

  “灵幽马。”

  Natsu 轻声喊道。

  xu lu lu !!

  da da da ——

  朦胧的Haze ,于Natsu 身后迅速蔓延扩散,清脆的马蹄声与嘶鸣,也随之响起。

  神俊的黑马灵幽马,自Haze 之中踏出。

  “xu lu lu ——”

  站定后的灵幽马打了个响鼻。

  然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收起了一脸的傲然,cautiously 地环顾all around 。

  虽然闭着眼睛,却将perception ability 开到了最大。

  看到这一幕的Natsu 顿时忍俊不禁,哑然失笑后说道:“放心吧,Reshiram 不在。”

  hearing this 。

  灵幽马暗自relaxed 。

  不过它赶忙摇摇头,昂着脑袋,表示自己才不是因为害怕Reshiram 才这样的。

  Natsu eyebrows raised 。

  “是吧?我也觉得。所以我还是把Reshiram 喊来吧,毕竟有它在的话”

  “xu lu lu !!”

  灵幽马一个shivered ,蔓延而起的庞大spiritual power 赶忙承托起Natsu ,将之放到了自己的背上。

  然后迈开蹄子,moved towards 奥可雅森林深处走去。

  作为perception ability 超强的Divine Beast ,灵幽马对于周围环境的灵敏程度本就非常高,当Calyrex 骑上它的时候,甚至它们的perception ability 可以蔓延至五十公里远的距离。

  而且,灵幽马所凝聚的Haze 能够吞噬生灵的生命能力,它对于生命能量的感知,也远超其余Pokémon 。

  “hahaha ——”

  Natsu 一边笑着,一边骑在灵幽马的背上,带着Pokémon 们走进了奥可雅森林。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唐僧,骑黑马的自称一句‘黑魇Knight ’不过分吧?Darkrai 。”

  【你就must 把‘魇’这个字带上吗?】

  “没办法,老爷有的是‘钞能力’,我只有Psychic 。勉为其难地改一下他的名头套过来用了。”

  一行,迅速地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受伤了,并且还时刻存在着可能突然出现的mortal danger ,但Natsu 的心情却很不错。

  大概

  是受到了米丽法城中,人类与Pokémon 和谐相处氛围的影响吧。

  ——————

  PS:抱歉,今天出差回来晚了,所以更新晚了点~~下半年了,家里事情也要忙起来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