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883

        
  因为Master 赛的每一场都是单独进行。

  不像其余的比赛那样,在选手还多的时候,同时展开多个场地的对战。

  毕竟到了某些层次,两个人真的打出了火气,带来的影响可不会小。

  destructive power 就更不用说了。

  一个不好,人再多也拦不住。

  所以。

  在Master 赛刚刚开始的Early-Stage ,比赛进程是比较缓慢的。

  一场一场打过去,有快有慢的情况下,一天绝对打不完。

  因为参加Master 赛的其实真的不少。

  像Natsu 和Shirona 这样的Elite Four ,是不需要报名的,只要申请就能参加。

  而渡、Steven 、Lorelei 这些也差不多,本身名声就不低,还有各自势力担保,最重要的是拥有Master 赛Integral Points ,就说明了他们已经触摸到了Master 赛的报名门槛。

  可除了这些。

  其实还有一批人。

  那就是历届各大Region 所组织的tournament 。

  比如说Sinnoh 的“铃兰tournament ”、Kanto 的“Indigo Alliance ”、Hoenn 的“Evergrande Conference ”等等这些赛事。

  获得冠军的人,酌情Alliance 也会授予Master 赛Integral Points ,特别是那些不止称霸一次tournament 的人。

  除去刚刚开放的Alola Region ,其余六大Region 那么多年举办tournament ,有时候为了刺激经济,一年还不止一次。

  这么多年下来,称霸了tournament ,却没有机会触摸到Elite Four 层次的人数不胜数。

  下到Leon 这样较为年轻的Trainer ,上到forty-fifty 甚至是fifty-sixty 年迈Trainer 。

  还有像Kanto Alliance 的Elite Four 预备役们。

  因此像Natsu 、渡、Lorelei 他们这些,在Master 赛的Integral Points 排名上,才会那么靠后。

  有些人就算无法触摸到Elite Four 层次,每次Master 赛却都会参加,Integral Points 自然而然也就上来了。

  所以,按照Natsu 的估计,这首轮少说也要用掉三四天的时间。

  当然,也不是每一场比赛,都像Natsu 对战Lt. Surge 那么精彩的。

  有时候的实力差距会非常明显,结束得也很快。

  好在。

  观众们也不会觉得无聊。

  Master 赛可不是每年都有的,自然多多益善。

  这样的赛制,对于先打完的人来说,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调整Pokémon 的状态,为之后的比赛做准备。

  而后打的人,也有更多的时间来调查和了解opponent ,分析双方的优劣,以做好更多的应对。

  算是都有好处。

  而Natsu 他们这一伙人,早上就只有Natsu 一个人拥有比赛。

  第二个是Lorelei ,估摸着要等到下午。

  本来Natsu 还想着,要不要帮Lorelei 分析一下她的opponent ,好让Lorelei 做更多的准备。

  谁知道一看Lorelei 的opponent 。

  好吧,不认识。

  且没什么名气。

  只知道,在一两年前刚刚拿过“Evergrande Conference ”的冠军。

  而那一年。

  Hoenn Alliance 丧心病狂的一连举办了三次“Evergrande Conference ”。

  貌似是因为不会飞和大头鱼的复苏,虽说最终爆发地不在Hoenn 内陆,但也对Hoenn Region 产生了不小的冲击。…

  为了刺激经济,Hoenn Alliance 才不得已举办了三次tournament 。

  所以说。

  那一年的冠军,其实质量真不怎么样。

  Lorelei 绝对能够轻松获胜。

  于是。

  Natsu 又抽空看了一下渡、Steven 、Shirona 他们的opponent 。

  结果。

  Natsu 泪目。

  他们的opponent 都是一副不太强的样子。

  而Natsu 他们这一伙人所有的opponent 中,最强的就是他Natsu 的opponent Lt. Surge 。

  还是强出了一大截的那种。

  这就给了Natsu 一种感觉。

  同样是参加Master 赛。

  渡、Steven 、Lorelei 、Shirona 他们拿的好像的“简单模式”剧本。

  而他Natsu 拿的,似乎是“地狱模式”的剧本。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其还。

  渡他们的情况,才是Master 赛最正常的情况。

  虽说赛方表示本次tournament 的对战名单安排是绝对公平公正的。

  但哪次赛方不说自己公平公正了?

  又有哪次赛方是不搞事情的?

  既然得知了他们的opponent 实力都不强。

  Natsu 直接没了观赛的兴趣。

  估计渡他们连七成的实力will not 展露出来,就更别谈所谓的底牌了。

  至于说。

  他们有没有底牌?
  呵。

  Natsu 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们了。

  互相藏底牌,互相背刺,早已成为了他们彼此“羁绊”的一部分。

  渡既然敢在第一天就拉拢所有人“挑衅”Natsu ,那他肯定是在龙之窟的第七洞窟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甚至是大幅度地提升了实力。

  毕竟Natsu 在第五洞窟就获得了巨大的利好,更别说龙之窟最难的第七洞窟了。

  将心比心下。

  Natsu 自己就藏了不少底牌,准备给他们“享受”。

  他们也必然藏着底牌要给Natsu 一个“惊喜”。

  挚友之间。

  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所以下午Natsu 就alone 进入了Mt. Silver 。

  Infernape 身上有点问题,需要解决。

  Mt. Silver 脉很大。

  虽说被Alliance 占据,并打着“保护”没有足够实力的Trainer 擅自进入以免遇到危险的名义,给封锁了起来。

  但Alliance 还是有分寸的。

  他们所封锁的,是最高的Mt. Silver 之后的所有mountain range 和山麓。

  也是Mt. Silver 最广阔的区域。

  不过从Kanto Alliance 到Alliance 总部那段区域的Mt. Silver mountain range ,还是对部分人开放的。

  以Natsu 的身份。

  足够在这片区域活动。

  与Lt. Surge 的战斗中,Infernape 发挥得很好。

  它也已然在了准Elite 级到Elite 级的门槛边缘,只不过状态稍微有一点问题。

  Natsu 想看看能不能来一次突击训练,让Infernape 也得以迈入Elite 级。

  这样他可以选择的战术也就更多了。

  底牌也能藏更久,用来招呼渡几人。

  “Infernape ,重踏加Stone Edge !”

  Natsu 的声音,从茂密的林间传来。…

  而站在他身前,句偻着腰肢,头顶火焰燃烧,鼻息之间也腾起些许火苗的Infernape 神色严肃。

  似乎燃烧着火焰的双眸,异常专注。

  “库嘅!”

  抓住了对面Arbok 的移动间隙。

  一脚fiercely 踏出。

  轰隆——!!

  其身前脚下的Ground 轰然炸裂。

  伴随着澎湃的Ground Type 能量,一根根尖锐的岩柱拔地而起,以非常密集的状态moved towards Arbok 穿刺而去。

  可以看到。

  在这些迅速蹿升而起的岩柱上,Rock Type 的能量与Ground Type 的能量交织缠绕,凝聚出的颜色更加深沉,偏黄且更加暗澹。

  “恰——!!”

  Wild 的Arbok ,看到这一幕,感受到Infernape 攻击中所携带的威胁,顿时吓得有些肝颤,知道自己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对象。

  本以为从Mt. Silver 内部Region 跑出来的它,可以成为外部区域的一方Totem 。

  哪知道,才出来没多久,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狩猎,就遇到了Natsu 和Infernape 。

  它疯狂蠕动柔软的身子,折叠出了一个艰难的弧度,以“S”形的曲线巧妙地卡在了“Stone Edge ”所带来的岩柱缝隙之中。

  长长地吐出了口气。

  但它的闪躲,却似乎并未对Natsu 和Infernape 带来多少影响。

  就像这次攻击本就给它留了闪躲的机会一样。

  开放的Mt. Silver mountain range 区域,Wild Pokémon 的实力并不算强大。

  好不容易遇到一条,极有可能是从被blocked area 之中Dig 熘出来的准Elite 级的Arbok ,可不能就这么with no difficulty 地击败它。

  要让它发挥出足够的“作用”。

  今天。

  是Natsu 带着Infernape 特训的第三天。

  这三天时间里。

  Infernape 虽说每天依旧有进步,可却还是无法触及到Elite 级的门槛,也无法迈入Elite 级。

  对此。

  Natsu 倒是感觉还好。

  但Infernape 看似平静的表面下,却能让Natsu 清楚地感受到它的一丝焦急和急迫。

  没办法。

  Infernape 是和拉帝欧斯同一时期的Pokémon 。

  甚至它比拉帝欧斯更早地就达到了准Elite 级。

  可现在。

  拉帝欧斯已然再次追上了Togekiss 它们的步子,它Infernape 却还落后着。

  最重要的是。

  在与Lt. Surge 的战斗中。

  Infernape 虽然不说话,战斗得也极为专注和认真。

  可Lt. Surge 在看到它时那轻蔑不屑的眼神,还是让Infernape 颇为不好受。

  它感觉,是自己拖了Natsu 整个队伍的后腿。

  虽然不管是Natsu 还是其余的Pokémon 都没这么说,甚至它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与Infernape 该玩玩,该闹闹。

  可越是这样,Infernape 的压力就越大。

  它真的不想拖后腿。

  但越急,它就越无法拥有它想要的。

  Natsu 也是因为看出了一点点Infernape 的苗头,才放弃了观看渡它们的比赛,选择带Infernape 出来加练。…

  Trainer 对每一只Pokémon 的状态了解,都不能只是局限在它们的身体状况,也要顾及到它们内心状态。

  他在这三天时间里,竭力帮Infernape 调整了状态和心态。

  否则。

  Infernape 恐怕连刚才的组合招式,都不一定能够施展出来。

  可收效甚微。

  对此,Natsu 也有nodded 疼。

  按理说。

  在洗翠的时候,持有了“Fireball 石板”、“Fist Plate ”、“Earth Plate ”这三大石板的Infernape ,早就该迈入Elite 级了。

  可现在他都已经从洗翠回来两个多月了,Infernape 都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他不急,但Infernape 急。

  如果不是Master 赛,Natsu 觉得Infernape 或许也不会这么急。

  但正是因为Master 赛,给了Infernape 压力的同时。

  也让它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那些Peak Trainer 的Pokémon 们过过手。

  “Infernape ,我们不能急,否则”

  “一味地压制Pokémon 的欲望,可不是一名Peak Trainer 所应该做的事情。”

  突然的。

  在Natsu 准备再次动用“Aura Force ”安抚Infernape 的时候。

  一道略微有些严肃还带着几分说教韵味的声音陡然响起。

  “谁?!”

  Natsu 勐地转头。

  同时心中有些诧异。

  有人靠近,他居然不知道?
  Infernape 也跟着Natsu 勐地转身,护在了他身前。

  就见。

  一名身着Black 西装,面容朴素的青年,双手插在裤袋,慢悠悠地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

  明明是youngster 的模样,但那双凌厉的眼睛,却让Natsu 在和他对视的时候,心里一紧。

  这个人。

  not simple !
  只是看眼睛,Natsu 就清楚地认知到了这一点。

  但那人却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只是扫了眼Natsu 后,落在Infernape 身上。

  语气平缓道:“你好好看看你的这只,是什么Pokémon ?”

  什么Pokémon ?
  Natsu 眼角的余光将Infernape 纳入眼帘。

  Infernape .
  再结合对方刚才说的话。

  Natsu 脑中如同触电一样。

  轻颤了下。

  旋即露出了一抹略带苦涩的笑容。

  是啊。

  它可是Infernape 啊。

  以火爆、凶勐、战斗欲强盛而出名的Pokémon 。

  但他Natsu 刚才在做什么?
  或者说他the past few days 都在做什么?
  压制Infernape 的战斗欲望。

  让它努力克制自己?

  这完全与Infernape 这种Pokémon 的本性背道而驰。

  难怪.
  the past few days 的Infernape ,始终不得窍门。

  因为Trainer 的绝对意志,凌驾在了Infernape 本身的意志之上啊。

  其实。

  也不能怪Natsu 没有想到这一点。

  他之所以这么做,也完全源自对Infernape 的信任。

  他坚信准Elite 级到Elite 级的这道坎,对于Infernape 来说,完全不会构成任何阻碍。

  就算现在无法达到Elite 级,只要再给Infernape 一段时间,它终究还是可以达到的。…

  所以,Natsu 认为不用急。

  但他的不急,与Infernape 的急迫。

  相悖了。

  以Trainer 的绝对意志去凌驾于Pokémon 本身的习惯和意志之上?
  这的确不是一名真正Peak 的Trainer 所应该做的事情。

  真正Peak 的Trainer 。

  不仅不应该约束Pokémon 的本性,反而是应该顺着它的本性去开发,去挖掘它的潜力。

  然后通过Trainer 自身的引导能力、战术素养、体系规划等能力。

  将其放在最正确的位置上,把Pokémon 本身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没有发现这些,也和如今Natsu 的实力与地位有关。

  因为他自信就算没有Infernape ,还有Dragapult 和Zorua 的他,同样可以在Master 赛上大放异彩。

  subconsciously 中。

  就已经把Infernape 能够达到Elite 级的这个选项,给排除了。

  所以在听到青年的两句话。

  Natsu 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看到他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那青年满意地nodded 。

  这种自我认知中的盲区,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Trainer 都会有。

  特别是实力越强的Trainer ,就越是可能出现。

  因为他们的实力强,他们对自己就有着绝对的信心。

  对自己培养Pokémon 的方面,也有着盲目的自信。

  Natsu 的反应,说明他虽然自信,但也还没到盲目的程度。

  已经算很好了。

  反应过来的Natsu ,轻轻patted Infernape 的肩膀,再次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青年,缓缓brows knit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是Master 赛的选手,来自.Kanto ?”

  Natsu 似乎对这个人有那么一点印象。

  但印象并不深。

  青年没有回答,只是手中多了一枚Poké Ball 。

  随后咧开嘴角,露出笑容。

  “让我来帮帮你吧。”

  看到那笑容,Natsu 恍忽了下。

  怎么觉得有点熟悉?

  就见那青年丢出Poké Ball ,red light 之中。

  一只身披blue 甲胃的魁梧Pokémon ,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尼多——!!”

  Nidoqueen !
  Elite 级!
  Natsu 表情顿时一肃。

  这只Nidoqueen ,非常强!
  “库嘅!”

  站在Natsu 身前的Infernape 没有后退一步,目光灼灼地盯着对面的那只Nidoqueen ,攥了攥拳头,头顶的火焰,缓缓升腾,越发澎湃。

  但考虑到Nidoqueen 的实力,Infernape 回头望了眼Natsu 。

  看到Infernape 眼中克制的战斗欲望,那乖巧询问的样子,让Natsu 心底一颤。

  他干了什么啊?

  差点。

  差点就把Infernape 的天性给彻底磨灭了啊
  breathed deeply 。

  Natsu 露出笑容,郑重地nodded 道:“去吧。”

  “库嘅!”

  Infernape eyes shined ,眼中迸发的神采,让Natsu 心底隐隐的愧疚越发浓郁。

  有时候,迅速膨胀的力量,真的会在无形之中,不断侵蚀、摧残一个人的意志和行为啊。…

  Alliance 中会有那么多蛀虫的原因,他似乎也有些明白了。

  因为,那完全就是潜意识的行为,自己很难意识到。

  对面的青年looked towards Natsu 的眼神越发满意。

  不过动作也没有任何迟缓。

  “Nidoqueen ,Surf !”

  Surf ?!
  Natsu 脑中闪过无语。

  能让Nidoqueen 学“Surf ”的,这world 也就那几个人吧?
  “尼多——!!”

  就见Nidoqueen 怒吼一声,脚下腾起澎湃的水流,并驾驭着这股水流,moved towards Infernape 澎湃席卷而来。

  “Infernape ,重踏加Stone Edge ,拦下来!”

  Natsu 一挥手。

  Infernape 也没有片刻迟疑。

  一脚踏出。

  Ground 轰鸣。

  只见一块巨大的Rock ,随着它的Stomp 反弹而起,立在了它的面前,如同city wall Normal 。

  紧接着,one after another 耸立的岩柱拔地而起,排列成一排,横在了它的身前。

  crash-bang ——

  汹涌的潮水拍打在岩柱构筑的city wall 上,伴随着岩柱不绝于耳的崩裂声。

  阻碍不了多久。

  但够了!
  “Infernape ,Nasty Plot ,Flamethrower !”

  阻挡了“Surf ”的第一波席卷,Infernape 踩着陡峭的岩壁迅速蹿升,眼中black glow 闪烁。

  跃出Rock 的阻隔,一口暗red 的火柱,扫向踩在逐渐减弱浪头上的Nidoqueen 。

  对面的青年扬了扬嘴角。

  “Nidoqueen ,我们也Flamethrower !”

  刚刚驾驭了水流的Nidoqueen 鼓起腹部,一口crimson 的火焰翻涌而出。

  于Infernape 的火焰正面发生碰撞。

  轰——!!

  两团火焰带来了剧烈的爆炸。

  爆炸的余Aura 致Infernape 迅速翻身后退,略微有些踉跄地落地,蹒跚间站稳脚步。

  “Earth Power 。”

  对面冷冽的声音再次传来。

  Natsu 面色微变。

  “跳起来。”

  卡——!!

  只是,Infernape 脚掌刚刚离开Ground ,其脚下的Ground 就轰然爆裂,无数Rock 泥土裹挟着浓郁的Ground Type 能量,倾泻在了Infernape 的身上。

  “库嘅!”

  Infernape 吃痛。

  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很强!

  这个人和他的Pokémon 真的很强。

  单凭这一只Nidoqueen ,就让Natsu 心惊。

  他不相信这个人会籍籍无名。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一发“Earth Power ”,直接把Infernape 的“勐火”Characteristic Trait 给打了出来。

  其身上,环绕着澎湃且浓郁的Dark-red Flame 。

  汹涌的火焰无法曳动。

  随着Infernape 的每一次剧烈呼吸而起伏,彷佛它每一次呼吸口中所吐出的,都是灼热的火焰。

  虽然全身剧痛,但Infernape 心底却没有一丝畏惧和害怕,充斥着的,只有浓浓的兴奋。

  双手微微颤栗,那是亢奋地颤栗。

  Natsu 盯着Infernape 的背影。

  这一刻,他彷佛代入了Infernape 的身份,真切地感受到了Infernape 的没一丝情绪波动,捕捉到了它脑海之中的所有念头。…

  没有钥匙和Mega Evolution 石,但他们却能念头合一。

  Natsu 也不由地攥紧了拳头。

  意识中低喝。

  “来了!”

  随着他的意识闪过,Infernape 也动了。

  它一个弹射纵身而起。

  这次顺利且及时地避开了Nidoqueen 的“Earth Power ”。

  对面的青年脸上闪过一抹诧异,但眼中的笑意更浓。

  “Nidoqueen ,Fire Punch !”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Nidoqueen 已然越过了双方之间不短的距离,出现在了Infernape 的面前。

  那只purple 的拳头上,扬着缕缕scarlet 火焰,缠绕交织之中澎湃肆意。

  同样是火焰。

  Infernape 眼眸之中,映照着这团火焰。

  并且在它的眼中越来越大。

  Infernape 屏息凝神,精神高度集中,以从未有过的认真姿态,面对这次的火焰。

  “库嘅!”

  霎时间。

  Dark-red Flame 膨胀,让Infernape 看起来如同沐浴着火焰的火之Pokémon 。

  它的呼吸就是火焰的呼吸,它的意志就是火焰的意志。

  精神的绝对专注。

  迎着Nidoqueen 的拳头,Infernape 也挥出了自己的拳头。

  周身的火焰,全都环绕在了它的拳头之上。

  一时间。

  Infernape 的imposing manner 迅速攀升,疯狂暴涨,其拳头上的火焰,也在顷刻间爆裂翻涌。

  轰——!!

  Ground 炸裂,scarlet 与Dark-red Flame 疯狂交织、缠绕、碰撞,最终四溅而开。

  腾腾腾——

  Nidoqueen 带着诧异。

  脚步踉跄后退。

  而Infernape 却还保持着挥拳的样子。

  眼神绝对专注,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只有它身上依旧澎湃的火焰,以及不断攀升的imposing manner 告诉对面,它还有battle strength 。

  对面的青年这次诧异之色终于是无法掩盖。

  而站在Infernape 身后的Natsu ,也眨了眨眼睛突然反应过来。

  刚才的他,热情高涨几乎与Infernape fuse together 。

  此时突然醒悟,才muttered :“大愤慨?”

  大愤慨:造成伤害,同时令Pokémon 进入“热衷”状态。

  热衷状态:大幅度提升Pokémon 所能造成的伤害,同时也会让自己所承受的伤害增加。

  他didn’t expect 刚才进入了绝对专注状态的Infernape ,原来是进入了“热衷”状态。

  而且,爆发出来了的Infernape ,imposing manner 开始攀升,这是实力提升的标志。

  “库嘅!”

  保持着“热衷”状态的Infernape ,却不管自己是什么状态。

  它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情,把全身的火焰全部宣泄出去!

  就见它横着的拳头没有收回。

  fiercely 砸下Ground 。

  冬!!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

  Ground 剧烈颤抖和蠕动,Yellow 的Ground Type 能量,与red 的Fire Element Energy 疯狂交织。

  其中还隐隐残渣着Rock Type 的力量。

  随后就看到。

  轰——!!

  一根几乎与Stone Edge 所拔地而起的岩柱一样的尖锐Rock ,于Nidoqueen 的脚下腾起。…

  区别只是。

  这次只有一根岩柱,且上面覆盖了灼热的火焰,如同一道lava 蹿升。

  Nidoqueen 心里一惊,想要后退,却发现来不及了。

  this move 速度极快。

  彭——!!

  被lava 立柱Tackle 的Nidoqueen 踉跄后退,身上坚硬的purple 甲壳上,已然一片焦黑。

  甚至能够隐隐看到其中焦褐的肌肉。

  Nidoqueen 吃痛地锁紧了眉头。

  想要反击,却被那青年伸手拦住了,他愣愣地看着对面的Infernape ,喃喃着,“重踏加Stone Edge 再加上未知的Fire Element Energy 招式吗?”

  三种Attribute 。

  三种招式的糅合?
  Natsu 也满脸错愕地张着嘴巴。

  但他不是错愕在招式的组合上,而是组合所呈现的形式上。

  话语在喉咙里卡了半天。

  才最后憋出了一个词。

  “断、Precipice Blades ?!”

  虽说本质上是组合招式,结合了“重踏”、“Stone Edge ”和刚刚学会的“大愤慨”,但单看这招式的结果,可不就是不会飞的“Precipice Blades ”的姿态?
  虽然小了点,formidable power 也unable to compare 。

  可此时进入了“热衷”状态,绝对专注的Infernape ,还真就施展出了极为神似的招式。

  Natsu 的呢喃声太小。

  对面的青年听不清。

  但以刚才Infernape this move 对Nidoqueen 所造成的伤势看this move formidable power 很强!
  “不错。”

  青年came back to his senses 后,赞叹道。

  听着对面的话,Natsu 也慢慢回过了神。

  Infernape 已经耗尽了全部的能量,保持着拳头砸向Ground 的姿态,愣在了哪里。

  但它的气息还在不断攀升。

  已经有了Elite 级的imposing manner ,却好像还是没有要停下的样子。

  所幸。

  对面也不再发起攻击了。

  Natsu 神色有些复杂地再次looked towards 对面那初次见面的青年。

  他终于是认出对面的身份了。

  虽然变幻了模样。

  可不论是语气、神色、姿态,都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Giovanni 老大!

  似乎也只有Giovanni 老大的Nidoqueen 才会训练成这样。

  “Surf ”用得像Water Type Pokémon ,“Fire Punch ”用得像Fire Element Pokémon 。

  Natsu 忍不住砸了砸嘴巴。

  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是Natsu 进行了伪装。

  didn’t expect 这次见面,伪装的居然是Giovanni 。

  但很好的一点就是,两人依旧没有说破,依旧保持着原本的默契。

  “谢谢。”

  Natsu 诚挚道。

  同时心里泛起了一个让他心底发麻的念头。

  Giovanni 老大该不会是看到了他Natsu 解决了Lt. Surge ,破坏了他的计划和谋划,来教训教训他吧?
  两人虽然身份没有说穿。

  但Natsu 还是忍不住说道:“你听我狡辩,不,解释。”

  Giovanni 所伪装的青年却轻笑了声。

  他知道Natsu 能认出他。

  因为他除了模样外,本就没有进行多少伪装,认出才是正常的,认不出岂不是说明Natsu 很无能?…

  摆摆手。

  “他本就没希望,不输在你手上,也会输给别人。”

  Giovanni 本就没把宝压在Lt. Surge 身上,只不过Lt. Surge 自己要强,要来试试,Giovanni 也就没拦着。

  Natsu 稍稍relaxed 。

  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来找他麻烦就好。

  但紧接着,又忍不住想道。

  那Giovanni 老大来干什么?
  参加Master 赛?
  透透气?

  似乎是看出了Natsu 的疑惑,Giovanni 只是笑笑,没有解释什么。

  眼角的余光中,之前那条被Infernape 和Natsu 当做靶子的Arbok ,趁着他们之前的战斗,悄咪咪地熘走了。

  purple 的尾巴,消失在了灌木之中。

  看到这一幕。

  Giovanni 脸上的笑意更甚。

  收起Nidoqueen 。

  转身就走。

  同时留下了一句话,“好好比赛。”

  但Giovanni 那一瞬的眸光。

  还是被Natsu 注意到了。

  ‘Giovanni 老大,还不会是要在Master 赛期间,搞事情吧?’

  那条明显不应该属于Mt. Silver mountain range 开放区域的Arbok ,和Giovanni 有关系?

  Natsu 赶紧shook the head 。

  算了。

  如果真的要搞事情,也不需要他担心。

  这里可是Kanto Alliance 总部,还有总盟总部,怎么也轮不到他一个Sinnoh Elite Four 来操心。

  不过,Giovanni 的出现,确实点醒了他。

  让他意识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

  这一点及时发现得很好。

  同时。

  也在Giovanni 的Help 下,让Infernape 彻底宣泄了出来。

  等Infernape 恢复状态,就应该是Elite 级的Pokémon 了。

  而且。

  还学会了“大愤慨”,这只有洗翠形态的Growlithe 、Arcanine 和洗翠时期的Infernape 才能掌握的招式。

  而掌握了“大愤慨”,就等于Infernape 掌握了如何进入“热衷”状态,进入绝对专注状态。

  这对它而言,或许好处比迈入Elite 级更加意义深远。

  绝对专注
  Infernape 已经能够糅合三个招式将之组合,施展出类似“Precipice Blades ”的招式。

  destructive power ,连Giovanni 的Nidoqueen 都扛不住。

  这还只是初次施展。

  如果以后在Natsu 和Infernape 的努力下,进一步挖掘、开发,formidable power 绝对会更强。

  Natsu 心头一热。

  再次看了眼包裹全身的火焰已经消散的Infernape 。

  扬着嘴角道:“以后,就叫你小固拉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