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ttom Trainer in Pokemon World Chapter 972

  嗡——

  完成了Mega Evolution 的Mega Rayquaza 身体再次绷直化作一支锐利的箭失。

  以其脑袋为中心,汩汩能量翻涌而出。

  成为Mega Rayquaza 后,其下颚所延伸出的结构组合再一次,令它在施展“Dragon Ascent ”时,越发接近箭失箭镞的模样。

  而向后延伸出的两条golden 绸缎状物体,更是给Mega Rayquaza 的速度进行了加持。

  踩在它脑袋上的Natsu 目光凛冽。

  因为简陋版Jade Orb 的缘故,Natsu 几乎能够清楚地感受到来自Mega Rayquaza 的情绪波动,以及亢奋的状态。

  不过。

  依仗简陋版Jade Orb 所触发的Mega Evolution ,对于Natsu 的Mental Force ,也造成了一定不可避免的压力。

  好在。

  身为Psychic 者的他,不用太过担心Mental Force 的消耗,也不至于和Norman 那样强行控制Rayquaza ,从而导致精神枯竭而亡。

  看着对面两只同样完成了Primal 归回。

  刚刚想要开裂大地与鼓动海洋的Primal 固拉多和Primal 盖Orm 。

  再度被完成了Mega Evolution 的Mega Rayquaza “Delta Stream ”Characteristic Trait 所压制。

  “终结之地”还未唤来恐怖Drought 与lava 。

  “始源之海”还未召来磅礴暴雨与海浪。

  就直接被憋了回去。

  那感觉。

  就如同刚才forcibly 被Rayquaza 一挑二轻松干飞那么憋屈。

  然而。

  还不止于此。

  Natsu 故技重施。

  “Victini ,Marshadow !”

  源自胜利之星Victini 的胜利“Help ”,以及Marshadow 復刻的“彷效”。

  令Mega Rayquaza 再度获得加持。

  对此。

  Rayquaza 表示: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原来。

  拥有源自其馀Pokémon 加持的感觉是这样的。

  从未与别的任何Pokémon 合作过的Rayquaza ,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其馀Pokémon 的帮忙。

  这感觉,好像还挺不错的。

  望着再次加强的Mega Rayquaza ,Wallace 张了张嘴巴。

  最后吐出一句话。

  “我家好像真的没了。”

  这一击下去,Sootopolis City 这座城市,得直接陆沉吧?

  至少。

  要陆沉一半!

  获取到了路比与沙菲雅空间坐标的Steven ,也锁着眉头望着这一幕。

  他就没有Wallace 那么“乐观”了。

  “指挥拥有这等恐怖实力的超古代Divine Beast ,还一次次地给予加持,甚至令Rayquaza 完成了等同于固拉多和盖Orm Primal Reversion 的加持,Natsu 他的身体顶得住吗?”

  只有此刻还掌握着三只古代巨人指挥权的他最清楚。

  驾驭这样的超古代生物,一名Trainer 究竟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他驾驭三只古代巨人Regice 、Regirock 、Regigigas 所承受的代价就已经是他无法对抗的,很难想像此时的Natsu ,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

  他很担心。

  Natsu 还没来得及彻底平息这次事件。

  身体就先扛不住了。

  when the time comes 。

  Rayquaza 、固拉多、盖Orm 三大超古代Divine Beast 展开乱战的话,他真的挡不住。

  那Hoenn 就真的完了。

  “Natsu 他”

  Wallace 也明白了Steven 的意思,不由露出担忧。

  看了眼身边complexion pale 的Steven ,眼里的悲哀更加浓郁。

  这就是Divine Beast 吗?

  触碰Divine Beast 怒火的代价,就是生命?

  Steven 咬了咬牙,said solemnly :“不能就让Natsu 孤军奋战!我们,准备参战!”

  Wallace 和Elite Four 纷纷nodded 。

  这是他们Hoenn 的事情,依仗Natsu 一个来自Kanto Region 的图鑑owner 就已经很过分了。

  要让Kanto Region 的Trainer 为了他们Hoenn 而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他们堂堂冠军和Elite Four 就坦然地享受这种以他人生命换来的和平果实?

  骄傲的他们,无法也不允许自己接受这样的结果!

  然而。

  Steven 和Wallace 对于Natsu 的担忧,显然是多馀的。

  “呢咪~~”

  如同一个暖手宝的Victini 坐在Natsu 肩头,continuously 的能量注入到了Mega Rayquaza 体内的同时。

  也在辅助着Natsu 的身体。

  只要Natsu 的Mental Force 没问题,身体方面的问题,完全不用他操心。

  甚至。

  Natsu 还用Psychic ,给Mega Rayquaza 、Victini 、Marshadow 以及达克来尹说道:

  “干完这一票,晚上加餐!”

  烈/比/玛/达:噢噢噢噢噢噢——!

  吼——!

  Primal 固拉多和Primal 盖Orm Rage 地咆孝着。

  除了咆孝,它们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反击?

  Primal 固拉多looked towards 身边的Primal 盖Orm 。

  就见Primal 盖Orm 眼神闪躲,瞄向了Primal 固拉多的身后。

  Primal 固拉多:特奶奶的!

  Precipice Blades !

  Orgin Pulse !

  两大代表着自然的强大招式爆发而起。

  只是。

  之前它们的攻击在Rayquaza 面前就显得不够看,现在都完成了Primal Reversion 以及Mega Evolution 的情况下。

  同样是那只Rayquaza ,同样是打了鸡血,结果几乎没有任何出入。

  轰——!

  坚固的“Precipice Blades ”轰然断裂,澎湃的“Orgin Pulse ”悄然湮灭。

  利箭“Dragon Ascent ”已然抵达两大超古代Divine Beast 的面前。

  而且。

  在Mega Rayquaza 即将命中的同时,蓄势的“黑暗洞”悄然扩大,瞬间笼罩两只超古代Divine Beast 。

  轰轰轰——!

  Sootopolis City 所在陆地的大片区域崩塌沦陷。

  Primal 盖Orm :固拉多你大爷!

  就见。

  Primal 固拉多抓着Primal 盖Orm 的两只翅膀,直接把它顶在了自己的身前。

  虽然。

  它们还是不可避免地再次被Mega Rayquaza 的“Dragon Ascent ”直接给轰飞了。

  但至少。

  固拉多终于是不再是第一个承受伤害的存在。

  不吃第一波伤害,就算赢!

  但这次。

  Natsu 和Mega Rayquaza 都不准备就此停手。

  Natsu took a deep breath ,指挥道:

  “Rayquaza ,破坏光缐!”

  嗡——

  随着一声能量鼓动所带来的空气的颤鸣,Mega Rayquaza 嘴巴勐然张开的同时,一道橘Yellow 的能量光束从它的口中爆发而出。

  径直扫向两只不断倒飞的超古代Divine Beast 身上。

  将它们彻底砸进了海里!

  “roar!

  ”

  “roar!

  ”

  Primal 固拉多和Primal 盖Orm 吃痛地再次咆孝。

  好不容易从海面探出了脑袋的Primal 固拉多,以及曳动着翅膀驾驭水流要破水而出Primal 盖Orm 。

  迎接它们的,却是一条复盖着厚重金属光泽,如同鞭子一样抽打而来的尾巴。

  pa!

  海面再次泛起汹涌波澜,卷起heaven overflowing giant wave 。

  Primal 固拉多的脸颊凹陷,大块大块的甲胃崩碎四溅。

  Primal 盖Orm 背部沁出猩红血痕,大量的鳞片之下沁出殷红。

  两大只再次被fiercely 地抽进了海里。

  使用着“Extrreme Speed ”的Mega Rayquaza ,就以极快的速度盘旋在了这片Sea Territory 之上。

  双眸兴致盎然地盯着海面。

  颇有一副等待“Diglett ”探出脑袋的架势。

  远处。

  正准备驱使这三神柱的Steven 以及Wallace and the others 呆住了。

  就连他们剩下的三神柱都死机了。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要去帮忙吗?

  兴致上来了的Mega Rayquaza ,不会把它们也都当成Diglett 敲了吧?

  尽管Hoenn Region 已经不止一次传说,Rayquaza 能够压制固拉多和盖Orm 。

  可“压制”和“碾压”两个字,还是有区别的吧?

  轰bang bang!

  Rage 的Primal 固拉多Struggle 着想要再次起身,却又一次次地被Mega Rayquaza 拍回海里。

  “空空,你先自己玩会。”

  Natsu 交代了一句后。

  在达克来尹的Help 下,从Mega Rayquaza 的脑袋上下来,再次落到了Regigigas 的头上。

  Steven 和Wallace 都呆呆地站在这里。

  啪嗒。

  清脆的脚步声,让两人从失神中唤醒。

  “Natsu 你的你的身体,没事吧?”Steven 忍不住问道。

  Natsu 锁了锁眉头。

  “说实话,压力还是有一点的。”

  要是每只Divine Beast 都需要他指挥Rayquaza 那样承担压力。

  貌似最多也就指挥七八只吧?

  果然!

  Steven 和Wallace 对视了一眼,再次looked towards Natsu 的眼里甚至带上了几分敬重。

  对“烈士”的那种敬重。

  “我们会力所能及地提供Help !”Steven said solemnly 。

  Wallace nodded 。

  说着,Steven 按住耳机,严肃道:“復活草、Max Revive 、圣灰,德文公司的所有库存,五分钟后我要看到!”

  旁边的Wallace 也转头按住耳机。

  “觉醒神殿内的治愈祠堂,随时做好准备!”

  听着他们的话,Natsu 愣了下。

  看着complexion pale 的Steven 。

  你不如,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

  Natsu 摆摆手。

  话题跑远了。

  “Steven 先生,我要路比和沙菲雅的坐标。”

  别看Mega Rayquaza 还是能够按着Primal 固拉多和Primal 盖Orm 使劲摩擦。

  可这两只Divine Beast ,一个代表陆地,一个代表海洋。

  只要陆地还在,固拉多就死不了。

  只要海洋还在,盖Orm 也不会挂。

  “有了。”

  Steven 严肃地nodded ,从怀里取出了台微型电脑,指着上面所闪烁的光点,“如果我们是在这里,那么路比和沙菲雅他们就在这里。”

  Natsu :“”

  好吧。

  看不懂。

  “算了。”Natsu 从Steven 手中接过电脑,“Porygon-Z 。”

  细微的电流闪烁,一团数据瞬间进入到了电脑之中,无数的数据以及信息被Porygon-Z 读取。

  紧接着。

  Natsu 借助Psychic 完成了与Porygon-Z 的心电感应。

  一只眼眶中Psychic 闪烁,另一只眼睛里则呈现着Porygon-Z 所提供的数据。

  很快。

  数据开始具象化,变成了更加立体的思维结构图。

  “可是,Natsu 你准备怎么做?”Wallace 忍不住问道。

  空间还要说,但要再加上时间,变成时空的话,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要怎么才能把路比和沙菲雅从Mew 岛带回来?

  反正Steven 和Wallace 是想不到。

  Natsu 耸耸肩,“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试试。”

  Steven 和Wallace 对视。

  试试?

  却见。

  Natsu 摊开手掌,其食指上的一枚Black 奇异如同蝌蚪一样的戒指,散发起澹澹的萤光。

  紧接着两枚Poké Ball 打开,小P和小D也环绕在了Natsu 的手掌周围。

  “Unown ?”

  拥有更加悠久inheritance 的Wallace ,迟疑着出声。

  但仅凭Unown ,也没法做到吧?

  然后。

  Natsu 摸向怀里,取出了一枚palm-size 的blue 晶莹鳞片。

  “这是”

  这个东西,两人真的不认识。

  但能够感觉到,这枚鳞片上,蕴含着他们所不知道的力量。

  Divine Beast 的鳞片?

  两人脑海中几乎immediately 闪过了这个念头。

  除了Rayquaza ,Natsu 还与别的Divine Beast 存在亲密的联系?

  这枚鳞片,自然是

  时间之神Dialga 的鳞片!

  随后,在Steven 和Wallace 错愕的注视下,Natsu 又取出了一块silver white 的晶莹鳞片。

  还有?

  空间之神Palkia 的鳞片!

  如果说。

  大范围的space-time travel Natsu 做不到。

  但Mew 岛这种本就在Hoenn Region ,或者说本就在Sootopolis City “旁边”的时空,他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好歹。

  他也是经历过数次space-time travel 的人了。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以问号Unown 的力量,引动Dialga 和Palkia 的鳞片。

  嗡——

  奇特的波晕,以Natsu 的手掌为中心,扩散蔓延。

  下一秒。

  Natsu 的手臂,就彷佛被直接斩断了Normal ,凭空消失在了Steven 和Wallace 的视缐中。

  以Porygon-Z 所收集到的数据,给Natsu 提供了周围时空的“导航”。

  “找到了!”

  Natsu eyes shined 。

  然后looked towards Wallace ,“Wallace ,麻烦你跟你Master 说一声谁在打我?!”

  Wallace 表情怪异。

  赶忙nodded 道:“好!”

  说着,拿出了一个特殊的通信器。

  Mew 岛是Nancy 之民们才知道的地方,也只有Nancy 之民才知道如何进出,为了方便联系,他们有通信的办法。

  Mew 岛。

  “师爷!

  有、有、有一只手!”

  正在进行精神特训的路比,看到了旁边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没忍住一巴掌拍飞,然后惊唿出声。

  “还真是!”

  沙菲雅也一脸的震惊,迅速和这只手拉开了距离。

  “你认真的?”

  Wallace 的Master ,路比的师爷,Sootopolis City 前任Gym Leader Aiden ,一边搓着小胡子,一边有些错愕道。

  “当然!师爷你自己看啊!真有一只手!”

  路比指着面前不远处,正在跟他打招唿轻轻摇晃的手臂。

  哪知道Aiden 根本不是在接他的话,拿着通信器,正与Wallace 交流。

  “是的,Master 。”Wallace 的声音传来。

  Aiden 面色怪异地looked towards 那只手臂。

  就见手臂抓在了一节树枝上。

  微微用力。

  “它、它、它要出来了!师爷!它要出来了!”路比大喊着。

  沙菲雅抿着嘴唇,同样惊诧的同时,咬牙道:“稚稚,Fire Punch !”

  “等一下!”

  手臂处传来声音。

  沙菲雅的Blaziken 动作微顿。

  只见从那手臂后,一个人缓缓走出。

  来人。

  正是Natsu !

  “唿——”

  从时空Tunnel 中挤出来的Natsu 微微put out a breath ,环顾all around 。

  相较于破败不堪满是硝烟的Sootopolis City ,Mew 岛真的就如同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Normal 。

  同时,Natsu 也发现,Mew 岛彷佛笼罩着特殊的力量,对于surrounded by this 的人,在Mental Force 方面,有着不小的Help 。

  他之前驾驭Rayquaza 时在Mental Force 上的消耗。

  在进入到了Mew 岛之后,Mental Force 不仅得到了滋润迅速恢復,甚至还隐隐有着继续膨胀的趋势。

  难怪Wallace 会拜託Aiden 把路比和沙菲雅带进这里。

  看到Natsu 。

  路比从惊讶中恢復过来,不动声色地站到了沙菲雅的身前,神色严肃地盯着Natsu 。

  “Aiden 先生。”

  Natsu 并未把路比的警惕taking seriously ,looked towards 穿着典雅服装如同一名绅士的Aiden ,微微躬身,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节。

  Aiden eyes shined 。

  笑着回礼的同时说道:

  “你就是Natsu 吧?Rayquaza 的驾驭者,Wallace 说是你Help Hoenn 化解了危机。”

  Natsu 摇摇头。

  “危机还没结束,但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Wallace 跟我说了,但是”Aiden looked towards 路比和沙菲雅,“他们两个,恐怕还做不到。”

  听着Natsu 和Aiden 的交流,路比和沙菲雅也慢慢反应过来。

  原来,是友方不是敌人。

  “路比,这个人是谁?”沙菲雅小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看样子,好像和Teacher 以及师爷都是认识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路比也小声回答着。

  “他们刚才说,化解了Hoenn 的危机,Rayquaza 的驾驭者?”

  路比迟疑着,“固拉多和盖Orm 的危机,结束了?”

  就在两个little fellow 小声交流的时候,Natsu 也looked towards 了他们。

  笑着对Aiden 道:

  “做不到吗?恐怕Aiden 先生你还是有点小瞧了他们。”

  “en? ”Aiden 愣了一下。

  而站在Aiden 身后,同样作为本次特训辅助的,来自Mossdeep City 的Gym Leader 枫和南小声地说道:

  “Aiden 先生,这位Natsu 先生,是个Psychic 者,而且很强!”

  “很强?”

  Aiden 有些诧异地再次looked towards Natsu 。

  枫和南nodded 。

  “比我们强很多。”

  “Aiden 先生,他们暂时交给我,可以吧?”Natsu 问道。

  ”wu”

  Aiden 搓着胡子,看了眼路比和沙菲雅,再看了眼Natsu 。

  “既然Steven 和Wallace 都相信你,我也不会怀疑他们的判断。”

  旋即Aiden 以及枫和南就站到了一旁。

  Natsu moved towards 两人走去。

  路比和沙菲雅somewhat not knowing what to do 。

  “路比,你知道了吧?”

  Natsu 的声音,在路比的脑海中响起。

  路比意外地looked towards Natsu ,就见Natsu 的眼眶里闪烁着Psychic 的光晕。

  没等他回答,Natsu 继续道:

  “你知道的。在你们全力阻止了Archie 和Maxie ,将两个宝珠从他们体内逼出后。Red Orb 以及Blue Orb 就选择了你们,所以你们成为了阻止固拉多与盖Orm 动荡的关键。

  只不过,驾驭宝珠需要足够的意志与信念,因此你们才会来到这里,进行特训。”

  闻言。

  路比的表情果然沉了下去,facial expression grave 。

  低头瞥了眼戴着手套的right hand 手背。

  于手套的缝隙之中,路比看到了火红的“欧米加”纹路,那是Red Orb 以及固拉多身上同时拥有的印记。

  “你不用说话,只需要nodded 或者摇头就好。”

  在路比即将开口前,Natsu 打断了他。

  路比刚刚张开的嘴巴马上闭上,沉重地nodded 。

  旁边的沙菲雅奇怪地看着Natsu 和路比,不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

  而路比,则听Natsu 继续道:

  “我知道,你不想让沙菲雅冒险,所以才一直没说。”

  路比看了眼沙菲雅,在她疑惑的目光下,再次nodded 。

  “所以。你现在把Red Orb summon 出来,我知道你能做到。”

  说着,Natsu 抬起自己的right hand 手背,其上的“德尔塔”纹路熠熠生辉。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交给我,我来帮你们完成使命。”

  本来还迟疑着,始终有点无法完全相信Natsu 的路比,在看到“德尔塔”的标志后,愣了一下。

  迟疑了片刻。

  路比还是开口了。

  “我怎么相信你”

  相信你不是和Maxie 、Archie 一样的人,想要得到宝珠带来破坏?

  这是路比话里的意思。

  但当看到Natsu 拿出的全国版图鑑时,路比的话却顿住了。

  “图鑑?!”

  沙菲雅意外出声。

  “重新introduce myself 。我叫Natsu ,来自Kanto Region Pallet Town ,这是Professor Oak 给我的图鑑。”Natsu 笑着开口。

  这就是他must 弄到图鑑的原因。

  因为在this world 人的认知中,图鑑就代表着Alliance 的绝对认可。

  路比took a deep breath 。

  眼神坚定道:

  “我明白了。”

  他脱下手套,露出了闪烁着red “欧米加”徽记的手背。

  路比的Pokémon 们,也纷纷靠近他。

  Help 他,把Red Orb 逼出来!

  “唔——!

  ”

  路比左手抓着right hand ,放在胸口,闭上眼睛。

  几秒钟后,路比面露痛苦狰狞之色。

  “路比!”沙菲雅惊唿出声。

  “太勉强了!”

  Aiden 也有点看不过去,said solemnly 。

  “不。”Natsu 紧紧盯着路比,拦住了Aiden 。

  “相信他。”

  六七岁的时候,就能为了保护一个girl 而顶着伤痛,赶走一只强大Salamence 的男孩。

  他的willpower ,是连他的father Norman 都无法想像的。

  Natsu 的声音再次在路比脑海中响起。

  “为了沙菲雅!”

  “啊——!

  ”

  一个fiery-red 的圆球,从路比的掌心缓缓冒出头,在路比痛苦的怒吼中,以及他身边Pokémon 的竭力Help 下,缓缓飞出。

  Aiden 神色呆了呆。

  真的,做到了?

  Natsu 笑而不语。

  却见。

  那枚Red Orb ,在脱离了路比的身体后,居然径直moved towards Natsu 这边飞来。

  这一幕,也是Natsu 所没有预料到的。

  他笑容一僵。

  Red Orb 化作red light ,没入到了Natsu 的手掌之内。

  这

  Natsu 低头看了看手掌。

  只见手背处,one after another fiery-red 的纹路,交织着azure 的纹路缓缓浮现。

  corner of the mouth twitched 。

  你们,不挤得慌吗?

  “Red Orb 再次做出了选择?”枫和南意外出声。

  “唿唿唿——”

  逼出了Red Orb 后,路比虚弱地坐在地上剧烈喘息着,额头满是汗水。

  只是。

  路比忽然发现他自己飞了起来。

  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下,他的脖颈,紧紧贴在了Natsu 的手掌上。

  “路比!

  ”沙菲雅也满是震惊地喊道。

  “你做什么?!”

  Aiden 也对这一幕十分意外,厉声shouted 。

  同时。

  Aiden 以及枫和南纷纷丢出Poké Ball ,summon 出Pokémon ,盯着Natsu 。

  “放开路比!”

  可是。

  Natsu 背后的影子里,Haze 澎湃腾起,达克来尹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顺势挥出数十个“黑暗洞”,所有的Pokémon 都无法抵挡浓浓的困意,贪睡在了地上。

  “嘎Ka! ”

  鸭鸭Sirfetch’d 举着青葱long sword ,警惕地指着Aiden 三人。

  “该死!被Red Orb 影响了精神吗?”Aiden 咬牙道。

  意志不够强的人,是无法驾驭宝珠的。

  会变得如同Maxie 和Archie 一样。

  显然。

  现在的Natsu 就是这样。

  看着那只实力强大的达克来尹,以及出现在了Natsu 身侧,且同样实力强大的Sirfetch’d 和Fairy 尹布。

  Pokémon 都陷入了沉睡的Aiden and the others ,根本没有办法。

  而最无法接受的,自然是沙菲雅。

  她的Pokémon 倒是没有被达克来尹催眠。

  却也不敢轻易靠近。

  她四肢伏在地上,弓着腰背,露出尖锐的tiger tooth ,如同一只发怒的小野猫,龇牙咧嘴地盯着Natsu 。

  “cough cough ——”

  但路比被扼住喉咙所发出的咳嗽声,让沙菲雅刚刚露出的兇相不得不收敛。

  “路比”沙菲雅痛苦的呢喃着,眼里满是担忧。

  Natsu 面无表情。

  只是稍稍加重了手掌的力量,路比顿时脸涨得更红了。

  他却语气平澹道:

  “该你了,沙菲雅。把Blue Orb summon 出来。”

  瞥了眼涨红脸的路比继续道:“他的性命,就捏在你手里了。Blue Orb !”

  Natsu 的声音逐渐强硬且森寒。

  “我知道了!”

  沙菲雅急忙道。

  说罢。

  学着之前路比的样子,沙菲雅举着right hand 。

  看似柔弱的girl 。

  却有着别人没敢想像的经历。

  从小就生存在野外的环境中,与Pokémon 为伴,这可是特别篇的world ,野外比Natsu 原本的world 还要危险得多。

  只是因为觉得她自己的软弱,导致当初那个男孩为了保护她对抗Salamence 而受了伤,所以她强迫自己要变强。

  可惜。

  她并不知道。

  当初那个保护她的男孩,其实就是Natsu 手里的路比。

  痛苦的Struggle 中,Blue Orb 也从沙菲雅的掌心飞出。

  对于这一幕。

  Aiden 是既欣慰,又担忧。

  欣慰的是,路比和沙菲雅确实都是天才,也难怪Red Orb 和Blue Orb 会选择他们,他都didn’t expect 两人居然能这么快就summon 出宝珠。

  而担忧的

  自然就是那再度融入Blue Orb 之后,面无表情的Natsu 。

  同时融入了两颗宝珠,他如果一旦暴走,那Hoenn Region 就真的完了!

  只是Aiden 想不明白。

  为什么在脱离了路比和沙菲雅之后,Red Orb 以及Blue Orb 会选择Natsu ?

  他明明没有掌控两颗宝珠的力量和能力。

  “唿——”

  就听,Natsu 缓缓put out a breath 。

  压了压帽子,松开了提着路比的手掌。

  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再次抬起头时,露出了一个满是阳光的笑容。

  “像吗?”

  “en? ”

  众人错愕。

  什么意思?

  “cough cough cough ——”跌坐在地上的路比捂着脖子剧烈咳嗽。

  他勉强抬起头looked towards Natsu ,愤愤道:“要这么用力吗?”

  “抱歉抱歉,这样逼真一点。”

  Natsu 嘴里说着抱歉,但行为上却没有一点表达歉意的意思。

  等等。

  众人反应过来。

  这两个人在演戏?!

  沙菲雅怒气上涌。

  “路!比!

  ”

  路比顿时没心情和Natsu 争论了,听着沙菲雅满是怒气的喊声,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下。

  “沙、沙菲雅,你、你听我解释。”

  “解释啥呀。”

  Natsu 揶揄的声音响起。

  路比就感觉脑袋一凉。

  他戴着的帽子被Natsu 拿走了。

  路比心里一惊,赶忙想要捂住额头,却见沙菲雅已经望着他那额头上的伤疤,表情呆住了。

  明亮的眼眶之中,泛起晶莹。

  这一刻。

  沙菲雅终于明白了。

  原来,路比就是当初那个为了保护她,和Salamence 正面对抗从而导致受伤了的小男孩!

  当幼时喜欢的人,与现如今喜欢的人,重叠在一起时,沙菲雅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砰——

  扑过来的沙菲雅一把将路比扑倒,眼泪如同断了缐的Pearl 。

  呜咽着,“原来是你!原来原来当初保护我被Salamence 打伤额头的人,就是你!”

  感受着身上的颤抖,以及很快就湿润了的衣服,路比也是一阵错愕。

  他didn’t expect 。

  原来沙菲雅就是当初他竭尽全力都要保护的小girl 。

  这

  路比looked towards Natsu 。

  却见Natsu 已经扭开了头。

  这狗粮。

  他不吃!

  旁边的Aiden 以及枫和南三人,simply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简单点说。

  就是路比和沙菲雅,因为他们各自的father Norman 以及Professor Birch 年轻时的友好关系,早就见过了。

  他们还小的时候,沙菲雅被一只突然闯入人类城市的Salamence 追击,而幼年路比挺身而出,以自己受伤为代价,赶走了Salamence 。

  一出hero saving the beauty 的戏码。

  只不过后来,因为Norman 和Professor Birch 彼此的工作,两家人家的联系就渐渐少了。

  沙菲雅只记得那个为了保护她受伤的小男孩却忘了名字。

  她自责当时自己没有实力导致小男孩受伤,所以决心要成为一名强大的Trainer 。

  而路比也因为那次与Salamence 地战斗之后,他father Norman 就为了一些事情到处忙碌不顾家,从而讨厌上了Pokémon 对战。

  决定要成为一名出色的Coordinator ,后来拜师Wallace 。

  两人悄然间相遇,却都不知道彼此是谁。

  因为一些事情互相打赌,比谁先收集到八枚Badge 或是收集到八个缎带,然后又产生了彼此喜欢的情愫。

  但又因为记得年幼时的那个人,所以都没有表白。

  可现在。

  因为Natsu 的介入,他们也终于是认出了彼此。

  Natsu 这一手,就直接推波助澜。

  他looked towards Aiden ,两只手合十,比划了一下两根大拇指,said with a smile :

  “Aiden 先生,人的意志,可不仅仅只是局限于与Pokémon 之间的羁绊,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哦。”

  Aiden 呆了呆。

  这一出,是他没有想到,也没法预判的。

  路比为了不让沙菲雅参与到危险中,所以选择配合Natsu 。

  事实证明。

  路比遇到危险,沙菲雅所能爆发出的潜力,相当恐怖。

  Natsu 低头望了眼手背上的“欧米加”、“阿尔法”以及“德尔塔”的三道交织的印记。

  Natsu 嘴角微抽。

  真的不挤吗?

  Jade Orb :明明是我先来的!

  “Aiden 先生,他们就还给你了。”Natsu 说道。

  狗粮还在继续,赶紧熘。

  “嘎(这狗粮,不是你自己餵的吗)?”诚实的Sirfetch’d 滴咕道。

  Natsu 面色一板。

  “等会,鸭鸭打头阵。”

  “嘎?!”

  ——————

  PS:我真的在很努力地写了!路比和沙菲雅的剧情,在原着里还是很有意思的,个人比较喜欢,所以稍微多了点笔墨,晚上还有一更,今天可以结束。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