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41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夏弥回想起那天的事,脸上露出一丝怪异,“那天我们七大君主齐聚,准备发兵,只有维德佛尔尼尔不知道这件事,可等我们赶到黑王的所在地时,却发现祂所在的宫殿已经化为了一片废墟,废墟上立着暴怒的黑王。”

她声音said solemnly :“有存在比我们先下手了,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尼德霍格变得十分虚弱,暴怒的黑王毁灭祂眼前看到的一切东西。”

路明非looked thoughtful ,“就像是发脾气乱摔东西?把宫殿给拆了?”

夏弥愣了下,“你这么说也对……”

就是忽然逼格骤降。

夏弥继续回忆道:“从暴怒的尼德霍格口中,我希翼记得一句话,和一个名字。”

“名字指的是奥丁,在现场我还看到了插在废墟中的冈格尼尔,奥丁应该是来过,但又离开了。”

听到这里,Lu Chen 有些疑惑,“奥丁居然能全身而退吗?”

照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自己也有机会?

夏弥shook the head ,“现场有奥丁的divine blood ,以前的奥丁或许比和Senior Brother Lu 你战斗时要更加强大,祂和黑王的那次交手,应该损耗了祂面具的品质。”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走漏了风声,但奥丁和我们选在同一天讨伐黑王,应该不是巧合,尽管祂败退了,但也取得了一点的成果,冈格尼尔在黑王身上留下了创口。”

Lu Chen 略微思索,道:“冈格尼尔的formidable power 能到什么程度?”

他想借此推测下黑王的实力。

提起这个,夏弥的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为那绝对的暴权而感到颤栗,“冈格尼尔……只在只在黑王胸前留下了微小的创口,举例来说,就像是一根针,扎在Senior Brother Lu 你胸口,可能还没有突破肌肉层……”

Chu Zihang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既然奥丁没能造成有效伤害,那为什么黑王会虚弱呢?”

Brother Lu 跟他说过冈格尼尔的效果,凋零主要是针对生物的生命,对太过强大的个体没有作用,不存在什么虚弱效果。

夏弥解释道:“那就要提到黑王所说的那句话了,我们听到祂roar towards the sky ,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目标,口中大喊‘你没死!’,祂似乎极其愤怒,对祂造成虚弱效果,阴了尼德霍格的,应该不是奥丁,而是另有其人。”

路明非不解,“为什么不能是奥丁呢?奥丁在All Gods turn to Dusk 中也陨落了,但祂却重新出现在世间,黑王喊得是祂,也算合理吧?”

夏弥幽幽的看着路明非,让路明非忽然感觉自己问错了话,难道暴露了智商?

但夏弥还是老实说明了,因为她觉得有人可能会有同样的疑惑,“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从未和奥丁真正照面过,但尼德霍格那种级别的存在,和奥丁交手后,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奥丁已经是个亡灵,本质上已经死了,只是面具残留的意志在复仇,Mythological Era 的语言是很分明的,祂指某个生灵没死,那就是真的没死,不是奥丁那种再也无法归来的状态。”

Caesar 眼神变换,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是白王。”

夏弥摊了摊手,瞥了眼路鸣泽,“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就只能是白王了,黑王亲自出手处死了白王,但白王却reappeared 作妖,所以祂才会如此surprised and angry ,相比之下,奥丁的现身只是小事情。”

“可白王即使没死透,应该也没有状态能出来暗算尼德霍格吧?祂是怎么做到的?”

Lu Chen 有些想不通。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祂作为欺诈之神,保命能力被证实确实有一手,各种阴招也属祂最强,或许偷藏了什么能限制尼德霍格的Divine Item 也不一定。”

夏弥looked towards 路鸣泽,意思是你知道的话你说。

路鸣泽带着谦虚的微笑,“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和big brother 还藏着呢,不过夏弥elder sister 分析的对,暗算尼德霍格的的确应该是白王,至于祂用了什么手段,就只有问祂本人才能知道了。”

Lu Chen looked towards Caesar ,Caesar shook the head ,“没跟祂聊that many ,况且祂说的话也不能信。”

路明非好奇的问夏弥,“那你们就是这么打赢的?黑王能虚弱到什么程度?”

夏弥和芬里厄对视一眼,继续回忆道:“我们赶到现场,身携刀兵,以诺顿为首的君主们各个带着决意,尼德霍格当然一眼就能看出,君主们不是来‘勤王’的,逆臣们集中在了同一天造反。”

说到这里,夏弥有些感慨,“黑王起初是离奇的暴怒,那双眸子中带着的火焰,像是能吞噬一切,但我也感觉到了,祂眸子中还藏着几分欣慰,祂looked towards 诺顿,过了最初的诧异后,愈发欣赏,诺顿的行为出乎了祂的意料,却让祂感到满意。”

“被造反还开心?你们这是什么家教啊……”

路明非吐槽道。

路明非在一旁揶揄,“big brother 这你就不懂了,这就是皇帝的气量啊,祂对儿子的造反当然气愤,可那也说明儿子有着令他满意的品质,起码敢向祂兴起刀兵,就已经让尼德霍格对儿子刮目相看了,如果big brother 熟读史书,就会发现人类史上也有这样的例子。”

“这就是,等你们来拿我的皇位吗……黑王或许等了很久了吧?”

Lu Chen 感慨道,“可祂也还是会遗憾吧,因为你们的力量并未有成长。”

夏弥nodded ,“是的,如果诺顿是自血与海中厮杀出来,击败了七位brother ,再像尼德霍格的皇位发出挑战,那祂或许才会更满意,诺顿是野心和欲望以及勇气到位了,但实际上还是个battle strength 孱弱的家伙。”

听到这里,Chu Zihang 也忍不住兴起八卦之心,“和Junior Sister 你比起来怎么样?”

他想知道同作为掌握权的那一方,诺顿与夏弥who is weak and who is strong 。

夏弥撇了撇嘴,瞪了眼Chu Zihang ,“没打过,不知道,但不是我乱说,都有dragon body 的话,祂可能还不是我的对手。”

“这点我勉强信。”

Lu Chen nodded with a smile ,虽然他觉得夏弥并不强,可诺顿也不怎么样,不考虑language spirit 因素,只是近身厮杀的话,夏弥还是有点优势的。

夏弥有点急眼了,但想了想,还是继续回忆那天的事:“继续说,其实尼德霍格虚弱时也是很强的,我当时主要是躲在后面辅助一下其他的君主,没敢正面上,在战局外围所以看的比较清楚。从力量层次方面,仍旧是完压七大君主。”

“海洋与水、青铜与火以及芬里厄五名君主正面与黑王交手,说是围攻,但实则黑王在压着祂们打,赫拉斯瓦尔格尔则是在战局周围骚扰,准备找时机尝试斩下黑王的头颅。”

夏弥一脸后怕的样子,“所以我不敢想象黑王的Peak battle strength ,祂当时明显状态不对,却仍旧能带给我们无边的压迫感,君主的联军们节节败退,可正当我们要出现伤亡时,黑王却诡异的停手了。”

Caesar 思索道:“是因为白王又出手了吗?”

“并不是这样,我们虽然不如尼德霍格和白王,但如果战局内有其他存在插手,我们还是能发现的,黑王停手,没有受到任何外在因素的影响,只是祂单纯的停下来了,随后赫拉斯瓦尔格尔抓住机会,用暴怒斩断了黑王的头颅。”

夏弥神情追忆,“在那之前,黑王的dragon claw 握住诺顿的脖颈,只需要发力,就可以终结‘叛军’的头领,诺顿一死,只要再杀死芬里厄,就是绝对的胜利,可祂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祂那威严狰狞的龙首,表情是很难观测的,但那一瞬间我好像有点读懂了……”

她顿了下,继续道:“……祂好像是感觉……没意思。”

“没意思?这算什么!?”

路明非感觉有点太离谱,这世间还真有觉得寂寞无敌,就不想活了的?

Lu Chen 却是陷入沉思,他有点能理解黑王当时的心态。

祂创造了八位君主,不管其中是否有自身感到孤独的原因,但很grand competition 重中,祂应该是想要创造新的对手。

黑王或许也有能力直接创造更加完整的龙王,自出生起就是Life Level 极高的完全体,甚至比完全体龙王更强,但那不是祂想要的。

正如祂自身的经历,祂认为只有经过血与火的试炼,一路杀到最后,历经无数的战火,最终合一的龙王才是最强的。

和祂的练手终究只是练习,毕竟祂不会真正杀死君主们,如果祂创造单独强大的个体,积年累月的“殴打”,对方的战斗水准或许能有一定提升,但fighting intent 方面就不行了。

所以祂练习为辅,主要还是想让君主们互相厮杀,最终的胜者携着自信和经验及技巧,才能和祂进行一场说得过去的战斗。

练习和实战不同,Lu Chen 怀疑在后期,夏弥这些龙王们,对于黑王的传召都已经消极对待了。

反正impossible 打得过,有些估计就是想着“早死早回家”,当成令人厌烦的任务。

但造反就不一样了,君主们心里都清楚失败就是真正的死亡,所以会拿出自己的全力。

黑王终于在那一天看到了自己儿女们的真实水准,可结果却令祂很失望。

祂的养蛊计划失败了,而创造龙王所需的“材料”或许已经没有了,祂难道要永远忍受没有对手的寂寞时光吗?

所以祂停手了,或许只有祂隐去,才是君主们厮杀的开场,祂可以静静等待品尝最终的美食。

“我之前以为,可能是祂觉得就这么把我们都杀掉,以后就没得玩了,但这件事也说不准,我今天不是去了趟Ming Sect 吗……”

夏弥脸色很是怪异,“我发现……Ming Sect 中本该存在的一些神祇的灵魂,不见了。”

“卧槽!”

路明非觉得自己奈何没文化,只能这两个字走天下。

“祂下去打架了?”

Lu Chen 也有些诧异,那黑王可真是未曾设想的道路。

Chu Zihang 则是关注理论方面,“诸神死后也会进入Ming Sect ?”

夏弥先解答了Chu Zihang 的问题,“Ming Sect 收容灵魂有几种情况,一种是普通生灵,自然死亡后就回归Ming Sect ,另外则是像尼德霍格、白王等这些Life Level 极高的生灵,死后是可以抗拒Ming Sect 的summon 的,也就能在世间找到转世的机会。”

“有些强大的神祇在战斗中灵魂并没有破灭,死后就按照Heaven and Earth 的法则进入Ming Sect ,但更多的神祇在战斗中都被特殊的武器或手段彻底杀死了,连进入Ming Sect 的机会都没有,总之,Ming Sect 内还是有一些较为勇武的神祇的。”

说着,夏弥又looked towards Lu Chen ,解释道:“这次我进入Ming Sect ,虽然没仔细感应观察,但却发现强大的灵魂基本都消失了……只可能是黑王下的手。”

“诸神可真是惨啊,死了归于Ming Sect 都不安生……”

路明非吐槽道,这真是死了都要追着打啊。

“你们没有什么Devouring Soul 还能变强的说法吧?”

Lu Chen 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灵魂的确可以互相融合吞噬,但到最后会迷失自我,一般都是Ming Sect 内的一些小鬼在做,黑王是不屑做这种事的,而且对祂来说也是弊大于利。”

夏弥表示这点不用担心。

Caesar said with a smile :“那尼德霍格这小日子过的不错啊,外面放着八大君主,等你们决出胜负,祂在Ming Sect 也有乐子找。”

夏弥看着Lu Chen ,一脸无奈,“可我们打了几万年都没能决出胜负,不如说苏醒的时间十分巧合的都错开了,这些年临近预言中的日子,四大君主按耐不住纷纷苏醒,但我们没互相厮杀吞噬成功,却出现了新的monster 。”

“Junior Sister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哪里像monster 了。”

Lu Chen 表示自己看起来还是很像个阳刚英俊的好少年的,怎么能说是monster 呢。

夏弥笑眯眯的道:“好吧,口误,Senior Brother Lu 你是终极的屠龙者,你说不定比我们决出胜负后诞生出的龙王,还要令尼德霍格满意……”

Lu Chen 依靠在椅子上,看着天上的星空,“满意吗……”

我要的,可不是祂满意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