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41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云海之上,giant dragon 遨游。

Nono 一脸惊叹的看着周遭的景色,作为爱乱跑的Little Demoness ,她自然见过很多场面。

可唯独这个,她是真没见过。

在轮船上修整了一夜后,众人还是决定乘着芬里厄返校,坐船实在太慢了。

反正维德佛尔尼尔的遗体也不大,芬里厄驮着毫无压力。

“Nono elder sister ,这样真的可以吗?”

绘梨衣对坐在身边的Nono 问道,她在知道对方原来是自己的远方elder sister 后,顿时感觉亲切了不少,不再有“相似”的敌意了。

“没什么不好的,我也没把那个男人当成我father 。”

Nono indifferently said ,看着云海,有些出神。

“一直没去见过我的岳父,didn’t expect 这次去登门拜访,就是要去杀人的吗?”

Caesar 也是有些感慨,他其实之前有说过要去拜访的,因为他听说中国的家庭都很传统,别说结婚了,订婚前都要先见见家长,双Fang Family 长都满意才行。

但Nono 却说没什么好见的,她们家不兴那一套,她也不想见father 。

“如果不是我的特殊性,那个男人估计simply 不会记得我吧……”

Nono 脸色阴沉,她在昨天听Caesar 说了真相后,对那个男人更是痛恨。

“一直没听你说过自己以前的事,在家里过的不好吗?”

Caesar 仔细回想,学校放假时Nono 也只是出去玩,或者就待在Academy ,似乎从来就不回家。

Nono 看着大家,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觉得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而这次惊险的遭遇,也让她稍微有些手心。

“我有54个brother 姐妹,除了少数双胞胎和三胞胎,其他人的mother 都是不同的人。”

Nono 轻声开口,外面的风被芬里厄张开的golden 护罩所遮挡。

“令尊真是……能力过人。”

路明非吃惊下又飙起了白烂话。

Nono said with a sneer :“能力过人?他并没有that many 妻子,也不是我公公那样种马性格的人。”

Caesar 纠正道:“最近才知道,老爹可能没我想象的那么种马。”

之所以是“没想象的那么种马”,是因为Caesar 觉得老爹依旧还是和别的女人乱搞过……起码他人赃俱获(捉奸在床)过。

Nono 也是愣了下,但没追问Caesar ,而是继续道:“那个男人只是觉得他的Dragon Clan bloodline 很珍贵,必须传给更多的人。”

事到如今,她连father 之类的称呼都不想对那个男人用了。

“他觉得自己很优秀,有很多产业,就需要很多的继承人来管理,所以他投资了很多不同的医疗机构,找到那些贫穷愿意代孕的女人,给她们钱,给她们做人工授精,让她们为他生child ,生下child 就抱走,aptitude 一般的child 就交给家里投资的保育院抚养,bloodline 优秀的就由老爹亲自教育。”

路明非在一旁吐槽,“代孕违法啊,多少明星就这么搞没了。”

“你也说了,有钱人总是会玩些别人不知道的花样。”

Nono coldly said ,继续回忆,“我从小就没见过我mother ,但我有个很大的家庭,光是那些我知道的brother 姐妹就有54人,我们一起生活在一栋很大的庄园里,在上小学之前,我们中的overwhelming majority 人已经学完了小学的课程,其中最优秀的甚至可以说几种语言,体能也远远胜过peers ,毕竟都是hybrid species 。”

“那个男人的事情很多,现在看来鬼知道他都在做些什么,但他百忙之中,还会坚持每个周末都会来庄园看望我们,他就像管理他的企业那样,给我们制定了严格的奖励制度,最优秀的几个child 会得到奖励还有他的特别关注。”

“Nono elder sister ,是表现好的吗?”

绘梨衣curiously asked 。

“一直都是第一名,”Nono 冷冷地说,“我没有特殊的language spirit 能力,可我学什么都比他们更快,我打败他们所有人,一直独占着那个男人的宠爱,我曾经也对此洋洋自得。”

“可有一年夏天,我从英国的学校回到庄园,我和差不多年纪的几个brother 姐妹去游泳池打水球,比我们年纪小些的child 在旁边玩曲棍球,我们玩得正开心的时候,曲棍球场那边忽然骚乱起来,还有庄园守卫吹哨子的声音和狗吠的声音,感觉是出什么事了。年长的big brother 们从房子里出来,还提着猎枪。”

Nono 望着云海,思绪回到那年夏天,“我也赶紧跑过去看,居然只是一个中年女人,不知道怎么误闯进来了,那是我见过的最脏最臭的女人了,大概我家的女仆跟她比起来都像是Princess ,她似乎是走了很长的路,鞋子早就弄丢了,赤着脚,脚上都是血泡。”

女人的容貌在她脑海中再次清晰,那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幕,“……她的眼神很呆滞,看起来神智还有点问题,年长的几个big brother 提示我们别靠近她,等守卫赶来把她赶出去就好了,我也不想靠近,她真的太脏太臭了,那个女人看起来也挺害怕我们,但她居然盯着我们,一个人一个人使劲地看,看得我们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有几个玩曲棍球的younger brother 拿着球棍赶她,女人尖叫,说着某种我听不懂的话。但我有个big brother 听得懂,他说那是一种印度方言,女人说她是来找child 的,我想这里怎么会有你的child ?那片庄园周围几百公顷的森林都是我们家的,就算你丢了child ,他也没机会跑到我家的庄园里来。”

路明非插话道:“不会是mental disorder 吧?”

Nono 的口才很好,他似乎也想到了那一幕,觉得有些渗人。

Nono 淡淡的看了眼路明非,没有解释,继续道:“当时我心里有点不忍心,我就喝令那些younger brother 不要动她,我当时是最受宠爱的child ,我说话他们不敢不听,但那个女人忽然间看到我,眼睛一下子亮了,她慢慢地靠近我,跪在我面前,甚至伸手要摸我的脸……”

说到这里,Nono 的声音有些颤抖,Caesar 也有些诧异,他还是第一次见Nono 这个样子。

“……我的big brother 赶紧叫我离那女人远点,可我居然没有躲开,因为我从没见过那种眼神,那么温柔,那么欢喜……她又哭又笑的,跟我不停地说话,我听不懂,就看那个懂印度方言的big brother ,那big brother 愣了好久才跟我说,她说……你就是她的女儿。”

听了Nono 的叙述,路明非有些尴尬,他刚刚好像accidentally 踩雷了。

但Nono 并没有追究路明非,只是淡淡的叙述,就像在记忆中重回了那一天。

“我一下子懵掉了,在那之前,我没怎么想过mother 这回事,我隐约知道我是怎么生下来的,但我怎么来的其实不重要,反正我是Chen Family 的女儿,我在brother 姐妹中最出色就会最宠爱我,我只要那个男人就可以了,至于我mother ,大概是什么为了钱可以卖出自己的子宫怀个孕,拿了钱就走的女人吧?是谁我不在乎,原本我是这么以为的……”

Nono 话音一转,“……可忽然间这么肮脏的一个女人跪在我面前,说她是我mother ,她抱住我,很大声地哭了起来,我没闪开,但也没有回抱她,我的brother 姐妹,跟我关系好的几个很焦急,不喜欢我的都在冷笑。”

“看来brother 姐妹多,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Caesar 微微感慨,终于明白自己和Nono 为什么有些地方互相能理解了,说到底,他们在家族中都是不幸的。

Nono 家更好,五十多个brother ,都能凑个宫斗剧了,讨好老爹欢心什么的。

“这时候守卫带着狗赶来了,庄园里养了几十条比特犬,非常凶猛的斗犬,成年的甚至能跟野狼打,守卫一松开狗链它们就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Nono 的声音很冷,“守卫上前把我给拖开,可能是守卫拖开我的动作有点粗暴,那个女人误会了,她已经被比特犬咬得浑身是血了,忽然挣扎着冲过来对那些守卫大吼,应该是在咒骂他们,她又looked towards 我,眼神很焦急。”

她勉强的laughed ,“真好笑呢,分明是她在被狗咬,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在说……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她带着笑意,可笑的是那么冷,从齿缝中露出的字符,像是一根根冰针,不知要刺向谁。

“那一瞬间我忽然就信了,信她是我mother ,因为我从来没看过那种……那么爱你的眼神,那一天我才明白,原来爱不是各种奖励,而是更特殊的东西。”

Nono 的目光冰冷,“于是我挣脱了守卫,上去就掐断了一条比特犬的喉咙。”

“那Nono elder sister ……你的mother ,后来怎么样了?”

绘梨衣有些担忧。

“没救回来。”

Nono 解释道,“不是因为咬伤,而是mother 是脑Pocket Insect 患者,我很幸运的没有感染,但mother 在得到救治后,依旧没活下来。”

“在mother 死后,我在她床前守了七天,在那天,我第一次Spiritual Consciousness ,看到Death God 带走mother 的灵魂,那天mother 去世了,但我却获得了新生,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家族的庄园,我只是陈墨瞳,不再是Chen Family 的首位继承人。”

Nono 讲完,looked towards 众人,“我的事情很简单,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一时间芬里厄的背上,有些沉默。

最后还是Lu Chen 先开口了,“你看到的Death God ,是什么样子的?”

Nono 皱眉回想道:“看不清,黑乎乎的,隐约看着像是包着裹尸布。”

Lu Chen 几人对视一眼,算是完全确定了,Nono 的确见过奥丁。

至于奥丁当时为什么没杀Nono ,Divine King 已身死,恐怕这件事就成了永远的谜团。

Nono 双手向后,伸了个懒腰,又抖擞了精神,“所以没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除了我那些同样可怜的brother 姐妹,我觉得Chen Family 的高层没有一个无辜的,都杀掉就好。”

Caesar laughed ,这才是他认识的Little Demoness ,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一开口就是“都杀掉”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路鸣泽开口了,他也一同随行,主要他不敢走,怕陆大侠误会,“Chen Family 的话,我这边已经解决了哦。”

Nono 愣了下,“怎么解决的?”

路鸣泽阴恻恻道:“当然是我的人办的喽,该死的一个都没跑掉。”

Lu Chen 想起了自己见过的那几个“正义的朋友”,问道:“酒德麻衣,还有我在日本玩密室逃脱时见过的那个,都是你的人?”

路鸣泽又换上了制式的笑容,“那当然,所以我可是没少给陆大侠帮忙啊,咱们一直是盟友。”

Lu Chen nodded ,“那我的确要承你情。”

在日本的时候,如果没有酒德麻衣她们来送情报和助攻,以他的“聪明才智”,搞不好可能会翻车。

到时就算他能把窃取圣骸力量的赫尔佐格chopped up ten-thousand times by a thousand blades ,也无济于事了。

而Nono 听了路鸣泽的话,则是有些怅然,“已经结束了吗……”

“有点遗憾?”

Caesar 以为Nono 是想亲手来。

Nono shook the head ,“算了,我也不想再回去,无论是因为什么目的。”

夏弥坐在Chu Zihang 身边,似乎一直在想事情,回神后向路鸣泽咨询道:“你对黑王复生的时间和地点以及身躯人选,有头绪吗?”

路鸣泽shrugged ,“猜不到。”

随机他又带上了笑容,“但你们家族的人我已经处理干净,big brother 、Nono elder sister 、以及上杉elder sister 都在我们身边,能够作为复苏容器的目标不是那么好找的,我们还有不少时间。”

他叫起elder sister 来嘴可甜了,不愧是杰出的推销员。

“而且,strictly speaking ,我们之中只有big brother 是最合格的,其他人无法完全承载祂的力量,即使尼德霍格找到能够使用的容器,祂复苏后,也需要悠久的时间来重构dragon body ,要恢复到at the peak period 的话,时间是以年记的。”

路鸣泽补充道,意思是这段时间他们可以多做准备。

“没有提前找到祂的办法吗?”

Lu Chen frowned ,如果等的太久,他的停留时间恐怕就要不够了。

“安啦,只要黑王复苏,在那祂进入容器的一瞬间,是无法自控的,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会出现最恐怖的元素乱流,也就暴露了祂的方位,那是我们战胜祂的最好机会,只要即时赶过去的话,就能抢占先机。”

路鸣泽讨好的看着Lu Chen ,“以陆大侠强化过后的实力,战胜刚刚复苏的黑王,还是有机会的。”

“希望如此吧……”

Lu Chen 将弑君横在膝前,looked towards 逐渐清晰的大地,他们已经抵达Kassel Academy 。

“这可不像Brother Lu 你会说的话啊。”

Caesar said with a smile 。

Lu Chen shook the head ,“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指的是,希望黑王能快点复苏,如果对方游荡个一年,自己人都passed away ……

…………

三日后,Kassel Academy 地下,装备部。

Lu Chen 自木桶中爬出,舒展身躯,发出一阵crackle 的骨爆声。

一回生二回熟,他这都好几回了,总算是有些适应强化时的那种痛苦。

力量的提升总是那么美妙,让他对未来的决战更添几分信心。

来到浴室,清凉的水冲刷着他身上残留的药液,与此同时他打开了空间中的个人菜单。

【探索者63570591号,您的基础attribute 如下:】

physique :68点(+3)

力量:67点(+3)

敏捷:67点(+3)

精神:72点(+7)

魅力:25点(+4)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