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4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闲适的午后,阳光透过百叶窗,洒在楠木办公桌上,印出一格格阴影,Little Squirrel 便从格子上越过,来回跑动。

当它往复几个来回后,又停下了脚步,猛地回头,轻嗅鼻尖,欢快的冲向花生酱。

“Principal 很悠闲啊。”

Lu Chen 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一幕调侃道。

Angers 喂完松鼠,抽出纸巾擦了擦手,笑着坐到Lu Chen 对面,“心情好,自然就悠闲些。”

“我还以为Principal 会很遗憾呢。”

Lu Chen 指的是天空与风之王的事,那是Principal Angers 最想杀的龙王。

Angers shook the head ,释然的said with a smile :“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清楚的,况且由你来终结天空与风之王,也算是宿命的轮回了。”

Lu Chen 捧起茶杯,里面是Principal 刚泡好的秋茶,保存完好,还算新,饮了一口,“Principal 倒是看的很开。”

Angers 有些感慨,目光悠然,“曾经我们在Kassel 庄园,Lionheart Club 与李雾月决战,结果除了我全军覆没,秘党的骄傲,梅涅克.Kassel ,最初的Lionheart Club 长,也是败北,那是我一生中最昏暗的一天。”

因为龙王能够结茧复生,梅涅克当然说不上是perish together ,可在以往的时代,这已经是Supreme 的荣光。

Angers looked towards 眼前的少年,当年Lionheart Club 团灭于天空与风之王手中,如今新的Lionheart Club 长带队,击杀了完全体的天空与风之王。

一切只能说是因果循环,冥冥中有着某种巧合。

也不知道天空与风之王陨落前,心中会有什么想法呢?

Angers shook the head ,话归正题,“如今四大君主基本都死在了你手中,仅剩的两位初代种也变成了你的盟友,所剩的敌人只剩最终的尼德霍格,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Angers 的用词是“你的盟友”,他对于龙王的“投诚”仍旧心有芥蒂,但他也相信Lu Chen 最后会处理好这件事。

Lu Chen 放下杯子,咧嘴laughed ,“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我现在只想和复苏的尼德霍格,痛痛快快的战一场。”

Angers 看着Lu Chen ,发现对方身上的氛围变得和以前又有些不同,那不仅仅是武夫的fighting intent ,还有一股无敌的意志。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少年出道至今,无论是何等艰难的战斗,他最终都打赢了。

人的自信积累到一定程度,真的会影响个人的发挥。

尼伯龙根计划成功了,Lu Chen 真的做到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即使是北欧神话中的War God 复苏,也未必会是这个少年的对手吧……

“你的状态很好,我就不多说了。”

Angers 看Lu Chen 充满自信,也宽心了些,又道:“那mountainside 的训练,你准备继续吗?”

自从Caesar 觉醒后,mountainside 的动静变得越来越大,Academy 里的学生上课都受到很大影响。

但也没人会投诉这个,大家都有自知之明,灭世的战争开启时,他们或许连战场的边都沾不到。

唯有supreme powerhouse ,才能踏上最终的战场。

Lu Chen 想了想,shook the head ,“放假后再进行几天就暂时结束吧,大家也都想回家看看,我也准备和绘梨衣出去走走。”

张弛有度的道理他还是懂得,他看得出来,除了Chu Zihang 心系家里外,路明非也有点想回家。

Junior Brother Lu 在避风港经历了许多事,虽然还是经常会满嘴跑火车,但眼神却变得坚毅许多,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照顾的衰仔了。

可那份坚毅背后,也隐隐藏着些许疲惫,Lu Chen 曾经在晚上睡觉时,听到路明非呓语喊着mother ,有时也会喊Uncle 婶婶。

经历了太多,路明非也有些累了,他想回家看看,回那个真正把他养大的……家。

而过了这次天空之城的战役后,Nono 也变得老实许多,最近准备和Caesar 完婚了。

她直言自己并不想去那什么鸢尾花Academy ,Caesar 自然没有意见,家族中敢有意见的Old Guy 都已经被他杀完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弗罗斯特代理校董如今成为了正式校董,Gattuso 家的patriarch 虽然已经变更成了Caesar ,但实际在管事的仍旧是弗罗斯特。

主要是Caesar 懒得去管理,而就像他father 庞贝所说的,弗罗斯特除了有时候爱胡乱嘴炮,对家族的重要major event 一概不知外,常规管理还是到位的。

自从Elder Council 全灭后,弗罗斯特那段日子可谓是trembling with fear ,当Caesar 登门拜访时,他还以为是来杀自己的。

可didn’t expect Caesar 只是说Uncle 管理的不错,以后继续,没什么major event 别烦他。

弗罗斯特心绪起伏后,又是有些蛋疼,原来最终Caesar 果然还是庞贝的儿子,没有一个爱操劳的。

Caesar 当然不想拴在家族,在Academy 多有意思,闲暇时他还可以带着Nono 出去浪。

于是因为操劳已经满头白发的弗罗斯特,痛苦又快乐着,继续埋头苦干。

其他人,就连Fengel Senior Brother ,也想说去古巴转转,算是提前考察毕业后的潇洒地点。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绘梨衣,Lu Chen 意识到自己明明说要带绘梨衣出去玩的,但自从绘梨衣入学后,除了他们两人一起出一些执行部的“小任务”外,就一直是one after another 的大战。

他当然不想失信于绘梨衣,所以准备给大家放个假,自己也放个假,和绘梨衣go roam around 。

“这样也好,诺玛会监控全球各地的气象,有元素乱流出现,我们会immediately 通知你们,只要你们别跑出信号区就好。”

Angers nodded ,其实Lu Chen 现在能做的基本都做了,他们找不到尼德霍格,总不能终日惶惶不安。

skill 的磨砺,已经并非是眼前少年最需要做的事情,而身体的强化,也已经到了极限,毕竟已经没什么龙王给他杀了。

“放心,装备部的技术还是可靠的,我在北极都试过,信号不错。”

Lu Chen 笑着道:“况且我也不会去什么很偏僻的地方。”

“那就这样,有什么需求,可以随时联系Academy ,我们会安排好。”

Angers nodded ,他其实今天找Lu Chen 过来,是想问问Lu Chen 愿不愿意成为秘党新的首领。

由最强的屠龙者带领秘党,对于决战前的士气提升,是有不小作用的。

但听了Lu Chen 的话,他又作罢了,这个少年不过是个武夫,他并不想管理各种事情,youngster ,该放松的时候,就去玩好了。

“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跟大家讨论些事。”

Lu Chen 起身,见Principal 没有挽留,就直接走向门口,到门前时,他又顿足回头道:“Principal 还是维持下自己复仇的激情比较好,你有点老了。”

Angers 愣了下,他在天空与风之王陨落后,最近的确比较悠闲,甚至可以说是佛系。

不过随即他又回神,laughed ,“新的Legendary 升起,旧的Legendary 自然会老去,这是inheritance 的交替,去吧。”

Lu Chen 没有回头,摆了摆手,走出门外。

…………

Kassel Academy mountainside ,giant dragon 在原地打了个滚儿,大地一阵颤动。

“饿了,想吃炸鸡。”

芬里厄躺在地上,就像一只咸鱼一般,让不远处的夏弥看的连连叹息。

她觉得big brother 已经快让Senior Brother Lu 和绘梨衣养废了,现在的口味儿也不像以前那么专一。

除了薯片外,祂的食谱上又添了一样炸鸡,越来越像人类的某种圆滚滚的宅型生物靠拢。

“先起来,等大家讨论完,我让食堂加急给你赶一份,先解解馋。”

Lu Chen 上次的确兑现了承诺,包下了某个炸鸡原材料供应厂,进行批量生产,一次性让芬里厄吃了个饱,可祂却好像没有吃腻了这种说法。

芬里厄翻了个身,乖巧的往前挪了几步,和大家凑成一个圈,只不过圈内他所在的这个位置,战地面积极大。

今天来讨论的人不多,比如零Junior Sister 和Fengel Senior Brother 就没来,因为Lu Chen 也不想让两人上最后的战场。

自Lu Chen 顺时针起,是绘梨衣、夏弥、Chu Zihang 、Caesar 、路鸣泽、路明非、芬里厄,一共四人两龙一问号。

“我们来讨论下作战的方针,我说的时候,如果有不妥,夏弥Junior Sister 可以给些参考。”

Lu Chen 开口挑明今天的话题。

其他人都没有插话,Lu Chen 就继续说,“首先是我,自然是主攻的人,同时也负责牵制尼德霍格,会尽量保证祂没有余力脱出战场对你们发起攻击。”

他牵着绘梨衣的supple as if boneless 的娇柔小手,“绘梨衣负责远程进攻,审判看准时机释放,为此之后还需要多练习下打无人机,提升精准度,不用在意黑王会取消,祂取消也是需要分心的。”

审判是极其特殊的language spirit ,并非是earth, water, wind, fire 的元素类,而是属于精神向的法则类,是切割的规则attribute ,是死亡的意志,属于局部范围内,offensive 最强的language spirit 之一,甚至在点和线上的杀伤力,要比终极language spirit 还要强。

毕竟龙王的灭世language spirit ,多半都是极广范围的AOE,或许能毁灭一座大型城市,但局域内的杀伤力,还不如审判。

Lu Chen 也没指望审判能对黑王造成很大的创伤,但如果黑王不解除这个language spirit 的话,吃上一记,他觉得起码是能破防的。

“我会努力。”

绘梨衣乖巧的nodded ,心想放假前must 好好练习打飞机。

Lu Chen 犹豫了下,又道:“如果情况有必要,绘梨衣也可以进行暴血,以及开启龙骨状态。”

绘梨衣这次没有不情愿,捏了捏Lu Chen 的手心,柔声道:“我知道啦。”

她的确觉得龙骨状态很丑,但如果Godzilla遇到危险的话,她当然会拿出最强的实力。

有些事她没有和Godzilla说,但其实她已经尝试过三度暴血,情况危急的话,她甚至准备进行……四度暴血。

Lu Chen 又looked towards Chu Zihang ,“Brother Chu 的话,君焰也可以看情况释放,莱茵你掌握的怎么样了?”

Chu Zihang 沉吟道:“没有再尝试过,但如果是三度暴血的话,大概能使用一次。”

他上次虽然昏迷了,但经过Vice Principal 的调养,因祸得福,精神又有少许的提升,加上他不间断的暴blood essence 炼bloodline ,如今释放一次莱茵还是能做到的。

但Lu Chen 却又摇头道:“算了,这个language spirit 你还是别用了,打不到尼德霍格的,意义不大,Brother Chu 就在战局周围游走,看情况释放君焰骚扰,有好机会的话,也可以尝试用七宗罪的懒惰和妒忌进行攻击,但要优先保证自己安全。”

可不能小看如今的Chu Zihang ,他在带上雷神的面具后,加上三度暴血,绝对算是个猛人,已经是初代种级别的强度。

反正他见Chu Zihang 和夏弥切磋过几次,在夏弥不龙化的情况下,都是Chu Zihang 赢……

作为力学Master ,夏弥的四两拨千斤技术当然是一流的,可总架不住Chu Zihang 太大力的冲刺突进,她人躯形态下,基础力量太薄弱。

“我会谨慎的。”

Chu Zihang 面无表情的道,他清楚和尼德霍格近身的风险,别看他现在各方面身体素质都不错了,但就算是在雷神面具的加持下,开启雷神language spirit ,估计被黑王拍一下,不死也残。

Lu Chen 神情严肃,“Brother Chu 要记得自己的话,别担心我,我的命比大家想象的硬。”

他对Chu Zihang 很熟悉,这个家伙看起来面瘫高冷,逻辑清晰有条理,但实际上有时候他是很情绪化的。

Chu Zihang 只是nodded ,表示他明白了。

Lu Chen 有些无奈,转头looked towards Caesar ,“Caesar 兄的话,你还是要完全掌控自己身体的新变化,我也会教你些卸力的method ,和一些简单有效的Blade Technique ,但还是和Brother Chu 一样,不到完全有把握的时候,不要尝试与尼德霍格近身。”

Caesar said curiously :“Brother Lu 那里还有什么Martial Arts Secret Book 吗?适合现在身体强的时候用的,有没有?”

他上次借着“Surging Waves Subtle Steps ”,击败了白王的意识体,愈发肯定中华martial arts 之mysterious 。

Lu Chen 有些头大,“别想了,我这儿没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主要是教给Caesar 兄,用来保命,提升团战的容错率。”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