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42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众人的职责安排好后,气氛轻松了许多。

只有芬里厄倒是忧心忡忡的跑开了,祂准备从今天起work hard ,可别when the time comes 被黑王给拍死了。

“Brother Chu ,想什么呢?”

Lu Chen 调侃道,他发现Chu Zihang 有些心不在焉,不如说自今天下午起,他就总是容易走神。

也不难理解,毕竟难得主动一回,正面进攻,可didn’t expect 居然被拒了了,Chu Zihang 处于怀疑人生状态中。

而他现在主要是在想,夏弥所说的下次再来,到底是什么意思,Junior Sister 到底有什么要求呢?

Chu Zihang 隐晦的看了眼夏弥,又looked towards Caesar ,“晚间我们吃夜宵的时候再聊,Caesar 兄也一起来。”

“哦?那倒是不错,我也好久没在食堂吃过夜宵了。”

Caesar 心领神会,怕是Chu Zihang 要跟他汇报结果了,他还是有些自信的,只是有些奇怪,今天也没见夏弥Junior Sister 和Brother Chu 变得更亲密啊,可也没有那么尴尬,不像是表白失败了。

被Chu Zihang 转移了讨论场地,Lu Chen 自然也不会再问了,转而looked towards Caesar ,“听说Caesar 兄最近准备订婚期了?”

Caesar 说起这种事倒是很洒然,“原本是想今年结婚的,但又觉得形式比较紧迫,战争在即,我还是要先优先锻炼自身,处理好各种事物,和Nono 的话,等和尼德霍格决战后,我们就结婚。”

当他说完后,众人都一脸怪异的看着他,让Caesar 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他的话有什么问题?

最终还是路明非忍不住了,“Caesar Senior Brother ……我觉得你这个安排和说法都很有问题,十分ominous 。”

“ominous ?”

Caesar 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听说中国人还是很信风水黄道吉日等东西的,自己可要谨慎点,可不能在不知情的状况下踩了雷。

“这是死亡Flag啊,Caesar Senior Brother ,这说不得的。”

路明非解释道。

“死亡旗帜?什么意思?”

Caesar 依旧不解,他在想这个单词难道还有别的含义?

“哦,Caesar 兄影视剧和番剧估计不怎么看,不知道也正常,死亡Flag就是指在作品中,人说出一些很有既视感的话,算是为自己的死亡悲剧埋下伏笔,俗称插旗。”

路明非怕Caesar 还不理解,举例子道:“比如,战争片里,一名军人,在和战友讨论,说他的child 就快出生了,也不知道是男child 还是girl ,等这场战争打完,我就能回去抱抱她他了。”

“再比如,战场上有人说,我从军十几年,已经快记不清mother 的样子了,等这次突击战打完我就能退役,可以回去看看mother 了。”

路明非看着Caesar 的眼神怪异,“但这都不是最经典的,最经典的死亡FLAG,就是Caesar 兄你说的这种……打完这场仗,我就回家和她结婚。”

Caesar 听了有些感慨,“作家们总喜欢用this method 来塑造人物形象,和推动剧情发展,但我觉得这些剧情也挺感人的啊,哪里ominous 了?”

Chu Zihang 在一旁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因为说这些话的人,一般在战争中就会死掉,成为遗憾,所以被称为死亡FLAG。”

“有这种事?感觉不符合逻辑和科学依据啊?”

Caesar 不解,“我举得在一个人有决意的时候,battle strength 不是应该最强吗,状态好的话,应该不容易死的吧。”

Chu Zihang faintly muttered to oneself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我也觉得不符合逻辑和科学依据,但Caesar 兄……我觉得你还是don’t say this 和做比较好,因为有些事……”

他顿了下,继续道:“是挺邪门儿的。”

Caesar 被路明非和Chu Zihang 轮番科普了一番后,顿时有些犹豫了,is it possible that 这真的很邪门儿?

“那我……这几个月,找个好日子?”

Caesar 也忽然意识到,如果什么都没做,自己在终末之战中陨落的话,那岂不才是真正的遗憾?

“我们就等着喝喜酒喽。”

Lu Chen said with a smile ,他听说Caesar 准备在中国办一场,意大利办一场,这两场会召集朋友,其他地方看情况再来,权当旅游。

“只是我的全球婚礼计划可能要取消了。”

Caesar 有些遗憾,他原本想着等所有事情落幕,没什么事的时候,他带着Nono 跑多少次地方,举办多少次婚礼都无所谓。

但眼下情况微妙,他可不能想着出去玩一年,空余时间要抓紧Full Mastery 自己的力量。

“正经的办过就好,你们想出去玩的话,等战争结束后,可以尽情的出去游历world 嘛。”

Lu Chen 提议道。

路明非在一旁幽幽的吐槽,“Senior Brother Lu ,你这也属于死亡FLAG发言……”

Lu Chen 愣了下,想想还真是,他当然不是Caesar 兄,自己看了不少番剧,这些东西还是懂得。

大战在即,貌似这种“战争结束后就去XXX”的话都不太吉利。

他摆了摆手,“当我没说,不过……”

他又玩味的looked towards Chu Zihang 和夏弥,“Junior Brother Lu 说的有道理啊。”

暗示给到,看你们自己。

然而夏弥和Chu Zihang 都looked towards 别处,仿佛没明白Lu Chen 的意思。

事情讨论结束,下午就是日常的训练。

Lu Chen 又多教了路明非些卸力的method ,Chu Zihang 又夏弥一对一辅导,他就没去打扰,从做teacher 方面,夏弥比自己要合格。

对于渴望martial arts 秘籍的Caesar ,Lu Chen 只是传了他几套Blade Technique ,又指点了他九宫守(Surging Waves Subtle Steps )的一些运用。

此后几日,众人基本都是在mountainside 度过。

因为Lu Chen 说了寒假大家可以稍微放松下,这段日子当然要用工。

很快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日子,但这和几人没什么关系,Lu Chen 现在连考场都懒得去了,反正没有teacher 会挂自己的科,他也不太在意。

而芬里厄在the past few days ,除了好好练习defensive language spirit 外,还很勤快的,把mountainside 圈了进去。

是的,祂终于想起来,祂还可以执行圈地运动。

借用Academy 提供的诸多炼金材料,夏弥为辅,芬里厄为主,在Academy mountainside 上建造了一处尼伯龙根,进攻众人日常训练使用。

这么做的好处有几个,其一自然是Academy 的学员不用在每天动不动就听见rumbling sound 被吓一shivered ,可以好好上课了。

如果Lu Chen 他们将来能成功,那秘党想要进执行部的学员们,大多可能就要失业了,所以某些社会性文化课还是必要的。

第二个好处则是,尼伯龙根之间其实都是可以互通的,尤其是两处尼伯龙根都是一个主人时,开启两座尼伯龙根的通道再容易不过。

在Academy 建立一座尼伯龙根,就equivalent to 有了个固定锚点Transmission Gate ,有时候可以便捷的返回Academy 。

比如夏弥和Chu Zihang ,夏弥只要在Chu Zihang 的家乡找个尼伯龙根,或者自己建立一个极小型的作为通道,就可以快速的带Chu Zihang 返回Academy 。

这可比飞机快多了,能够让他们最快的应对事态的变化。

当然,这种福利暂且只有和龙王一同行动的人能享受到,Lu Chen 和绘梨衣出去后要想用的话,就必须带着芬里厄,但这家伙目标太大,天天藏地里,也太委屈了。

而且芬里厄的快乐也很简单,祂也没想出去跑着玩,只想待在Academy ,待在自己那座大屏幕前,左边薯片,右边可乐,中间握着手柄打游戏,快活似Divine Immortal 。

关于路明非,Lu Chen 给出的建议是让他务必和路鸣泽一直待在一块儿。

虽然他觉得尼德霍格这等龙物,正面失败一次后,impossible 拉下脸来再偷路明非的鸡,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还是要注意安全的。

如果真的出现意外,路鸣泽可以保住路明非不被内入,同时他也可以像夏弥那样,通过尼伯龙根带路明非回Academy 汇合。

Lu Chen 和绘梨衣就比较灵活了,如果有黑王复苏的消息,他们可以直接前往事发地,其他人先在Academy 汇合,然后在乘着芬里厄跟过来就好。

当然,如果距离过远,他也可以看情况让芬里厄通过尼伯龙根来到离自己最近的地方,再把自己送过去,总之有了Academy 这个居中策应的尼伯龙根,他们的行动变得灵活了许多。

…………

窗外的云海沉浮,空旷的机舱内只有一男一女,相对而坐。

而每个人手中都还拿着一台PSP,正进行激烈的对战。

今天是假期的第一天,Lu Chen 和绘梨衣便已迫不及待的出发。

伴随着那妖娆的陨落喊叫声,显示屏中的不知火舞倒下了,Lu Chen 放下PSP,战术后仰,许久不打拳皇,并未生疏嘛。

但今天的绘梨衣却没有很好胜的说“再来一盘”,而是也放下了手中的PSP,目光自Lu Chen 的脸扫到窗外的流云,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绘梨衣,怎么了?”

Lu Chen 看出了绘梨衣的不对劲,以前绘梨衣打游戏可都是很专心的,怎么今天不在状态。

“我只是在想……”

绘梨衣朱唇轻启,目光看着窗外,“金毛Senior Brother 好像也快结婚了啊。”

“是挺早的,毕竟大学还没毕业嘛,Caesar 兄好像定在了三月十六号,是Nono 选的日子,准备在国内举办。”

Lu Chen 也微微感慨,Caesar 兄做事swift and decisive ,在路明非进行死亡FLAG的科普后,他回去没过两天就定下了日子。

“大学生不能结婚吗?”

绘梨衣疑惑道。

“倒是没有这种规定,只不过挺少见的吧,因为一般学生还没有自我经济独立,但对于Caesar 兄来说,这都不是事,他想结婚,那就结婚好了,我们当然会送上祝福。”

其实Lu Chen 知道这都是次要的,那天战略会议结束后,晚间他们三个男生一起去吃夜宵。

Chu Zihang 叙述了自己表白的过程后,Caesar 捶胸顿足,一幅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的样子,然后……又给Chu Zihang 提了新的方案。

这次Caesar 可谓是手把手教学,给Chu Zihang 准备了集浪漫、庄重、大场面,ceremony 感拉满的表白计划。

Caesar 又自信满满的保证,这次……必拿下!

Chu Zihang 也对Caesar 兄的新计划充满了信心,据说是准备回国后连环套实行起来。

而聊完了Chu Zihang 的事,就回归到Caesar 身上,有些事恐怕整个Kassel Academy 都没人知道。

原来自认为是恋爱带师的Caesar .Gattuso ,我们的学生会长,意大利顶级贵Young Master ,居然还是个……未开封的原装货!

当然这在几人间成不了什么好议论的话题,大家都别五十步笑百步。

而Caesar 兄也觉得很正常,毕竟他从小就很厌恶老爹,尤其是老爹的行径,所以他是个极其传统自律的人。

曾经有that many 女明星想要爬上他的床,都没有得逞,但有些却走了未曾设想的道路,爬上了他老爹的……床。

虽然真相为何,Caesar 如今也不敢确定了,但他还是觉得自家老爹有着种马特性。

Caesar 为人正直,但也不敢说自己对Nono 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结婚就结婚嘛……那不是刚好!

“最近结婚的人好多哦,big brother 才刚和樱elder sister 完婚,金毛Senior Brother 也要也Nono elder sister 结婚了。”

绘梨衣微微低头,长长的睫毛遮挡她的眼神。

“毕竟Junior Brother Lu 说的也有道理嘛,不能留遗憾,Caesar 兄和Nono 好像都挺高兴的,而且Gattuso 家制备的席,估计会不错。”

Lu Chen 已经开始想着吃席了,他记得Caesar 家的御用厨师,有几道拿手的意大利菜系,十分美味。

“Godzilla上次拿给我看过金毛Senior Brother 的结婚计划推荐录像,真的看起来很不错呢,那个Mint俱乐部,好神奇。”

在上次返校后,绘梨衣didn’t expect Lu Chen 真的把Mint俱乐部推荐给Caesar 的各式婚礼录像给她拿过来了,她当时鼓着脸结果,反手就把寝室门关上了,只留下在过堂风中凌乱的Lu Chen 。

而她panting with rage 的坐回床上后,还是忍不住拿起录像的光盘,进行播放。

于是女生寝室中的三人,纷纷向好rare treasure 宝一般,排排坐着看着projection 中的婚礼录像,就像是一起……打开了New World 的大门。

就连零也在projection 光线的反射下,眸子中露出别样的神采,那双冰川般的眸子,仿佛在融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