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42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绘梨衣喜欢看的话,我再去问问那个Mint俱乐部,看还有没有别的。”

Lu Chen 笑着道,他觉得自己做的棒极了,绘梨衣喜欢的东西,他都去帮忙搞到。

绘梨衣愣住了,那双琉璃般澄澈的眸子中变得浑浊,完全被疑惑给填满。

随后她脸颊微微鼓起,转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这会儿不想和Godzilla说话了!

Lu Chen 挠了挠头,他发现绘梨衣自从变得成熟起来后,心思越来越难猜了,明明自己以前很容易猜到对方在想什么来着。

良久的沉默后,Lu Chen 还是挑起了其他的话题,“绘梨衣知道我们这次要去哪吗?”

绘梨衣还是有些郁闷,但耐不住好奇,对他们要去度假的地方很期待,“会很漂亮吗?”

“这个因为我也没去过不太能保证,但应该很不错吧,毕竟是你big brother 一直想去的地方,之前没跟绘梨衣说,是想给你个惊喜,其实源兄这会儿,正在那边度蜜月哦。”

Lu Chen mysterious 的道,他觉得源兄的品味还是可以的,再说对方一直梦想的地方,怎么会差呢?

“big brother 他们也在?”

绘梨衣有些惊喜,这不就equivalent to 一家人出去旅游了吗,这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都在哦,上杉伯伯和稚女他们也在,蛇岐八家现在是由犬山Old Master 主持,反正日本现在很安定。”

Lu Chen 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不得不说这家人浪的出乎自己意料,连一个人都没在日本留,全跑去了法国度假。

不过如今白王残骸已经被自己处理掉了,复苏的白王计划也失败,夜之食原的死侍全无,又被夏弥取得了掌控权,日本也的确彻底安全了,他们一家人歇歇脚也可以理解。

只是他得知这件事时,才有些恍然,怪不得上次源兄跟自己通电话时,语气格外悠闲,就像整个人都变佛了一般,宛若一个贤者。

就连说“要不要在决战中帮忙”这种话时,也has several points of 悠然。

现在想想,你根本at first 就知道我会拒绝吧!

“是法国吗?我记得big brother 说想去法国看看来着。”

绘梨衣有些期待,她听说法国是个浪漫的国度,就像是病毒在传播,那这种病毒,是否能感染一下……某只大rare beast 呢?

她的确听big brother 感慨过想去法国,只是不知道big brother 具体是想去哪。

当然,源稚生在younger sister 面前是impossible 说自己的具体目的地的,那会破坏他高大的兄长形象,即使绘梨衣完全不懂。

“看来源兄也跟绘梨衣提过,他们好像在那边玩的可嗨了,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应该很放松。”

Lu Chen 也好久没有……不,他好像从来没有专门以度假的目的出去玩过。

如今没有Academy 的任务,也没有空间的任务,他只是带着自己心爱的girl ,随意的出去度假。

准备走到哪,就是哪,好好的看一下,如今还算秀丽的world 。

“好期待。”

绘梨衣刚刚的郁闷已经抛到了脑后,开始期待起这次家人们的度假。

…………

St.Marteen岛,这里处于法国及荷兰共有的加勒比海,有个有名且颇受欢迎的东方海滩,也是clothing-optional的天体海滩。

这个季节是最舒适的,气温在25到29度之间,不冷不热。

长年的海浪将黄灿灿的的沙粒冲刷成平整细腻的肌肤,风的飘逸、月的变幻、山的幽秘、水的拂弄,在这里演练着各种变幻。

沙滩上依稀撒着数点模糊的silhouette ,有的相互追逐,有的窃窃私语,有的躺在沙滩上,都在享受这美好的时光。

游人或租一顶太阳伞遮阳、小憩,谈笑风生,或躺卧沙滩上,享受这别具情趣的日光浴,或到近海中游泳,或乘摩托艇穿行在海面上,一把五彩的太阳伞就好像一把浪漫、一手情趣和一种氛围,unconsciously 地深植于旅人的心田。

也许来这里的人不曾想过浪漫是什么,但浪漫就那么不经意地来到了身边。

海浪拍打着礁石,溅起几尺高的洁白晶莹的水花,涌到岸边,lightly 抚摩着细软的沙滩,又恋恋不舍地退回,一次又一次永远不息地抚摩着,在沙滩下划出一条条的银边……就像此时海滩上的男女。

Lu Chen 脚踏细沙,眼看大海,晨风照面,舒爽怡人,海味入鼻,直动心灵,白浪横接Heaven and Earth ,卷卷而来,翻腾叠起,真是个好……

他转身就跑!

心中庆幸绘梨衣还在宾馆收拾东西,自己先出来踩点,否则岂不是要翻车!?

你所说的天体海滩,原来是这种地方吗!

源兄!

而当他跑到公路上后,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他at first 源稚生打来的,立马接起了电话。

“源兄,didn’t expect 你是这样的。”

Lu Chen 吐槽道,他差点就带绘梨衣一起翻了车。

“怎么了?”

电话对面的源稚生有些疑惑。

“天体海滩啊,天体海滩!”

Lu Chen 近乎咆哮的道。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阵,“……Brother Lu ,你不会跑到天体海滩那边去了吧?”

这回轮到Lu Chen 疑惑了,“不是你总念叨着,想去法国的天体海滩卖防晒油吗,你说你在法国的海滩浴场度假,我当然直接来这找你!”

“你不会带绘梨衣一起去了吧!?”

源稚生连忙问道。

“那倒没有,得亏我谨慎的先来踩了下点,这些法国人也太开放了吧!?”

Lu Chen 心有余悸,随后又道:“原来源兄,你渴望的就是这些啊……”

“……Brother Lu ,别乱说,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源稚生沉默了下,也不知身边是不是有人,连忙辩解道。

他也didn’t expect Lu Chen 会直奔天体海滩,这事要是也的确是自己的锅。

天体海滩,其实就是……果体沙滩,是人们可以合法、自由地果体的沙滩。

果泳是公开果体最常见的一种形式,由于沙滩通常在公共土地上,任何成员有权使用公共设施,无须任何会员资格、或认同任何哲学观。

果体沙滩通常不需要是会员或接受检查,一般使用裸体沙滩设施是随意的,不用事先预订。这里的果体沙滩自然是正式的,得到当地法律承认的,算是东方最有名的几个天体海滩之一。

源稚生之前想跑来这里卖防晒油,一方面是为了逃避,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承认,觉得这个地方,有点Nice……

“行行行,那你们现在在哪?”

Lu Chen 不想再跟源稚生讨论这个话题了,主要也照顾下已婚人士的难处,男人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啊——我们在天体海滩向东,三十里外的另一处海滩浴场。”

源稚生回复道,似乎说话前还喝了口含气泡的饮料,十分痛快。

Lu Chen 有些狐疑,不确定的问道:“你们那地方它……正经吗?”

“Brother Lu 你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我们一家人都在啊,怎么可能不正经。”

源稚生unspoken implication 是,我带着老婆呢,当然很正经。

“公共地点吗?”

Lu Chen 确认道。

“当然,你以为这是在日本啊,我怎么可能那么腐败。”

源稚生表示即使是在日本,他也很少滥用私权。

“那等一下,我问问有没有别的好地方。”

Lu Chen 又开始纠结了,他以为源稚生都已经安排好了呢。

“Brother Lu 不是我说……你也太,好吧,你来安排。”

源稚生顿时明白了Lu Chen 的意思,这是不想给别人看绘梨衣的泳衣啊,这比他想象的还传统,简直都快回归Lu Chen 祖国的封建时代了。

有时候他也很好奇,Lu Chen 的某些行为方式,真的很像中国的古人,也不知道是从哪挖出来的活化石。

Lu Chen 挂断了电话,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会长?听说你去了法国,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Milana 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知道我来法国了?”

Lu Chen 记得自己好像没跟绘梨衣提前说过啊。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阵,“……猜的,好了,会长是想度假,需要我推荐地点吗?”

Milana 其实只有一半是猜的,作为“mother 粉”,她当然有特殊渠道。

“St.Marteen岛附近,有没有私人海滩浴场?”

Lu Chen 不抱期望的问道,毕竟这事得看运气,实在不行他就去找Mint俱乐部,Caesar 兄说很好使。

“我们家刚好有一处,我发给会长地址,您直接过去就好。”

Milana 的话让Lu Chen 眼前一亮,心说不愧是酒店行业的巨头之一,旅游方面总有几个私藏地点。

一小时后,Lu Chen 带着绘梨衣,和源稚生他们碰头。

“这地方很不错,就是太僻静了。”

上杉越点评道。

源稚生在一旁欲言又止,心说father 你分明就是想在公共海滩上看美女吧?

“上杉伯伯好。”

Lu Chen 礼貌的跟上杉越打招呼,看着这处海滩浴场,风景还要比那处天体海滩好一些,就是地方小,他很满意。

绘梨衣被樱拉了过去,少妇与少女要说些私房话,如今樱的肚子已经有些轻微隆起了,在冬天来这么个温暖的地方度假,养胎也是极好的。

“小子知道劳逸集合,不错,不能总带着绘梨衣出去忙吧。”

上杉越说着,给Lu Chen 使了个眼色,把Lu Chen 拉到一旁。

到了稍远一点的地方,上杉越搂着Lu Chen 的肩膀,低声道:“小子,你没有违反我的安全手册吧!?”

Lu Chen 愣了下,回神后才明白Old Master 说的是什么,他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当然没有,我甚至都没上路。”

上杉越一脸狐疑的看着Lu Chen ,有些不信,他觉得若是换了自己,保不准那份礼物第一天就用光了,“真的假的?”

我闺女生的exquisite beauty ,你居然都没被迷倒?

他随即有些警惕,“你不会是……不行吧?”

Lu Chen 脸色顿时严肃了起来,连忙摇头,“断然不是!”

他又补充解释道:“上杉伯伯你想哪儿去了,我是很传统的中国人好不,当然要婚礼后才能按照你的安全手册来。”

上杉越满意的nodded ,“嗯,传统好,传统好。”

说着,他又sighed ,“可惜你们的bloodline 都太高了,不然我还能抱个外孙。”

Lu Chen 有些尴尬,didn’t expect 自己的岳父竟会如此直白。

明明之前还像防猪一样,保护他家的白菜,现在就开始为不能抱外孙感到遗憾了。

可Lu Chen 不知道,上杉越的心路历程自然也是复杂的。

在发现傻闺女已经死心塌地后,他也没什么办法,而Lu Chen 作为女婿来说,基本算是完美了,他也没什么好挑剔的。

现在四大君主都被他砍死了四分之三,剩下的那两位,一个成了他的“坐骑”,一个成了他的military advisor ,可以说尼德霍格不归来的话,他已经无敌于天下了。

个人实力以及背后势力都是Peak ,而且还专一老实,这种女婿去哪找,是什么宝藏男child 啊!?

想通后就很简单了,有了源稚生那一茬,他自然是体会到了要做grandfather 的喜悦,就动了别的心思。

只不过想到一半,才意识到以Lu Chen 和绘梨衣的bloodline ,是impossible 的。

“这些都等以后再说吧,黑王的复苏估计也不远了。”

Lu Chen 转移了话题,他其实偷偷问过夏弥,夏弥也不确定,因为他们两个人的bloodline 都太特殊了。

夏弥说最大的probability ,并不是生下死侍,而是类似次代种的纯血Dragon Clan 。

但Lu Chen 担心的imposing manner 还不是这个,他是担心自己有问题。

他也是从军后才知道,秘血Martial Artist 其实……很难生育。

秘血Martial Artist 和ordinary person 结合,能生下child 的都很罕见,至于秘血Martial Artist 与秘血Martial Artist ,好像貌似只有自己这独一例。

所以他simply 没想后代的事,反正他是要回空间的,有that many 冒险等着自己,that many 的powerhouse 等着交手,生child 不现实。

“小子,所以你是怎么想的?”

上杉越朝自己闺女所在的方向努了努嘴。

“什么怎么想的?”

Lu Chen 不解。

上杉越感觉不知是不是自己老了,血压怎么这么容易变高呢,但想了想,又作罢了,“算了,你们youngster 自己安排。”

说完,他摆了摆手,像是驱赶,准备自己一个人躺在海滩上静一静。

Lu Chen 有点迷惑,但还是乖乖离开。

上杉越看着youngster 们聚集在一起说笑,想到这都是自己的家人,嘴角露出会心的笑容。

他前些日子去了小时候的教堂,想在mother 带自己祈祷的地方,revisit an old haunt 。

但沧桑六十七十年,早已things have remained the same, but people have changed ,那座教堂已经翻修改建过一次,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了。

他不求mother 能原谅自己,但如果mother 看到她的grandson and granddaughter 们如今过的健康安乐,会……开心吗?

另一边,Lu Chen 没有打搅源稚生和源稚女两brother 的较量,带着绘梨衣在浅水中散步。

“刚刚上杉伯伯跟我聊了些事,我也想了想……”

Lu Chen 牵着绘梨衣的手,忽然转身,两人相对。

绘梨衣今天穿着淡blue 的泳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轻纱的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般随着海风流动,添了几分雍容柔美,酒red 的长发散开,耳畔挂着silver 的樱花耳坠,一缕红丝荡在山峦前。

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天光游移,在少年的注视下,她双颊边faintly discernible 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great grandfather 好像对big brother 的婚事,和sister-in-law 的宝宝即将诞生,都很开心呢。”

绘梨衣微微侧目,looked towards 源稚生那边,交流的话驴唇不对马嘴。

Lu Chen 转头looked towards 源稚生那边,他好像听源稚生说他younger brother 也准备完婚了。

最近要结婚的人的确挺多,Caesar 兄也提上了日程,绘梨衣还看了不少婚礼例子录像……

Lu Chen 忽然愣了下,他这才反应过来,明白绘梨衣之前和自己的几次对话为什么会生气。

他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痛斥自己的愚蠢,“绘梨衣之前看录像,是觉得很羡慕吗?”

绘梨衣将手放在胸口,微含着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眸子,泛着珠jade-like 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此时的大海,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樱花般柔软的唇瓣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

那弧度中带着喜悦,带着感动,带着……真不容易。

Lu Chen 这次终于读懂了,随后目光专注的looked towards 绘梨衣,“等和尼德霍格打完这场……”

绘梨衣伸出纤长白皙的柔荑,如削葱的玉指放在了Lu Chen 嘴前,她的心脏止不住的跳动加快,脸上的绯红在日光下更加明显,用濡穤美好的声音道:“Godzilla,你的语式……不对哦。”

Lu Chen 意识到自己差点进行了死亡Flag语式,他took a deep breath 。

此时海风吹拂,少年额前的碎发拂动,少女的长发轻舞,海浪的声音宛若跃动的音符,欢快的跳动。

浮云游移,rays of light 洒下,又于海面折射出金粼,映照在两人身边。

少年的声音不大,但海风却带着思念传入少女的耳中。

“绘梨衣,咱们结婚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