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59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起飞的大象

  第599章 First Temple ,Third Young Master 和道人   若是换个temperament 差一些的人,看到这恐怖的一幕,恐怕已经头皮发麻了。

  但Lu Chen 从来不怕什么demons and ghosts ,他只看实力。

  他大咧咧的入城,而那些Yin Soldier 则向他靠近。

  其中离他最近的那名Yin Soldier 头扭转一百八十度,嘴巴露出诡异的笑容,朝Lu Chen 倒着扑来。

  然而他停住了,Lu Chen 抬起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Yin Soldier 的脸,“蹦什么呢?”

  那Yin Soldier 奋力挣扎,喉咙间发出渗人的低吼声,手中破败的long spear 反向朝Lu Chen 捅来,却在流云Battle Armor 加持下的暗夜之风面前断成两截。

  “听不懂人话?”

  Lu Chen frowned ,又换了Yellow Springs 族特有的语言尝试沟通,这是他在进入world 前兑换的语言,可身前的这名Yin Soldier 依旧是不停挣扎,指挥低吼。

  他抓住Yin Soldier 脸的手上感受不到活体的温度,但这也并非灵魂,更像是一具尸体。

  Yellow Springs 族大多是虫形态,少有人形的,并不是说他们没有能力修成人形,而是在很多Yellow Springs 族眼中,人是丑陋的。

  沐天二City Lord 也算是极少的特例了,在他之前,涂山的记录中并不曾见到有完全和人类长得一样的Yellow Springs 族。

  Lu Chen 另一只手探出,轻弹发力,Yin Soldier 身上残破的盔甲破碎开来,那老旧的衣衫尽碎,他一指点在对方肩膀上,直接插入了进去,依旧是冰凉。

  体内没有血液流动的迹象,但在他的感知中,眼前的Yin Soldier 的确是人类没错,只不过是死人。

  其他Yin Soldier 已经杀至,他不清楚这些Yin Soldier 是怎么样被驱使再进行活动的,但对于死人,他没必要留手。

  他连连出手,将这些Yin Soldier 的脊柱打碎,失去了skeleton 支撑,即使是被操控的死人也难以行动,他没有直接把Yin Soldier 们砍成肉酱,因为他并非是来Yellow Springs 找事的。

  当然,也要看Yellow Springs 族怎么做,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

  城内那名牵着十几名人类魂魄的Yellow Springs 族看到这一幕,呆愣了一瞬,扔下手中的铁链转头就跑。

  Lu Chen 视野中扫荡,就看到这一名Yellow Springs 族,自然impossible 放过他。

  身形闪烁,便拦在了那名Yellow Springs 族身前,和森森森有些相似,只不过这只Yellow Springs 族作为肉虫,看起来就瘦了些。

  “你跑什么?”

  Lu Chen 用Yellow Springs 语问道,审视着这个连转世者都抛弃了的Yellow Springs 族。

  这名Yellow Springs 族身躯颤抖,“你……你是欧阳日落?”

  “你认得我?”

  Lu Chen said curiously ,他难道在Yellow Springs 族还很出名?还是说阎末比自己更先抵达了Yellow Springs 族内部,向clansman 们告知了自己来临的消息。

  “认、认得。”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结结巴巴道。

  Lu Chen 露出和善的笑容,“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瞥了眼城内倒了一片的Yin Soldier ,心说你这一来就干到了一片Yin Soldier ,出手very ruthless ,如今堵住我问话,你这解释很没说服力啊!   “你们Yellow Springs 族,怎么会知道我?”

  Lu Chen 继续问道。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四处张望,似乎是期望有人来救她,但Yellow Springs 内地广人稀,这只是一处关口,平时都有Yin Soldier 们把手,哪有同族。

  “我们……都知道的。”

  她颤巍巍的道。

  Lu Chen frowned ,他想起对方刚刚叫自己的名字,是欧阳日落,并非是他this life ,或是十几年前的名字。

  “怎么回事,跟我详细说说。”

  Lu Chen 追问。

  瘦弱的Yellow Springs 族连连摇头,“不行,这件事涉及到大秘,跟你说后,上面会处死我的。”

  Lu Chen 心中疑云密布,他来Yellow Springs 族原本只是想查一下和王权无暮有关的事,看看能不能复活一个高阶打手,陪自己去外面谋划些好东西,谁知道刚进来,就发现了和自己有关的秘密。

  他此时又联想到当年在连巫山的仙阵中找到的那句留言,“转世无穷已,斩之无穷。”

  Yellow Springs 之所自是和转世有关,难道这里隐藏着什么大秘?前人给自己的留言,是和Yellow Springs 族有关?

  Lu Chen 手放在瘦弱Yellow Springs 族肩膀上,语气温和,面带微笑,“说说看嘛,反正这附近又没别人,我不会乱说的。”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瑟瑟发抖,“不……不能说。”

  Lu Chen 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现在的魅力应该很高才是,都快有50点了,结果你还这么don’t give face ,看来只能换一种交涉方式了。

  于是next moment 放在Yellow Springs 族肩膀上的不再是他温暖宽和的手,而是一柄漆黑的利刃,“现在可以说了吗?”

  这名Yellow Springs 族虫脸上冒着汗,“阎大人会杀了我的。”

  Lu Chen 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他有些嫌弃的退开一步。

  似乎这名Yellow Springs 族很怕死,怕自己,更怕那名“阎大人”,当然“阎大人”只是自Yellow Springs 语翻译过来的说法,反正他理解起来是这样的,Yellow Springs 族并不是人。

  他有些头疼,自己一介莽夫,并不会Soul Searching Technique ,不然还能强行逼问一番。

  见问不出来什么,他就换了个问题,“人死后的灵魂,你们都安排在哪里?”

  这回Yellow Springs 族回答了,“刚来的在秦大人那里,等待转生的,在转轮大人那里。”

  Lu Chen 微微思索,和他的认知对照,“你说的可是King Qinguang ,和Wheel King ?”

  Yellow Springs 族nodded ,似乎有些意外,这些事迹在人间可不曾传说,不知对方是如何知晓的。

  Lu Chen 心中微定,看来这里的Yellow Springs 地府,和中国传统Myths and Legends 相符,只是这里的种族为Yellow Springs 族罢了,应该各种司职和场所都差不多,这对他探查有一定帮助。

  “Wheel King 那里怎么去?”

  他不觉得王权无暮死了这么多年,还会在King Qinguang 那里。

  这也是他一直疑惑的地方,根据他的推测,既然说王权无暮还可复生,那就说明他simply 没有转世。

  王权无暮为什么没有转世?   按照他对this world 的了解,Yellow Springs 族办事还是很讲效率的,通常一个人死后到再出生,相差最多不过几天,如果世间不曾有大规模战争死去生灵数量太多,很可能会是几个时辰内就安排好了,甚至刚死瞬间就出生的也不是没有先例。

  他在涂山待了很长时间,通过往年转世续缘的案例,可以看出不少东西,最lucky person ,基本是恋人刚死,涂山的续缘名册上就出现了新的名字,当然,能不能续缘成功,还要看child 长大后如何。

  而作为涂山红线仙,凤牺在位时就定了一条铁律,不得在转世对象十四岁之前,帮妖怪开始续缘。

  倒不是什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主要是为了某种平衡,如果每个妖怪都知道自己的续缘对象转世后是谁,那全都去抱回去当童养媳或童养夫了,那怎么行,会全部乱套。

  所以透露转世对象是否转世,和this life 叫什么名字,对于涂山红线仙来说是违规行为。

  唔……其实涂山几位当家为了他的事,也算经常违规了。

  比如他previous life 南宫日落,某涂山Great Demon King 若不是根本不清楚南宫这个姓氏在人类中是哪的,找不到人,早就把他给抱走了。

  也有许多妖怪并不甘心,就会想贿赂Yellow Springs 族,套出转世续缘者的名字。

  和涂山不同,因为转世者就是Yellow Springs 族安排投胎的,他们不仅知道名字,甚至清楚对方转世后投在了哪一家,要精准的多。

  之前雅雅姐就是找Yellow Springs 族,想问他的情况,想知道他到底是还在“排队”,又或是真木得了。

  “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秦大人那里怎么去。”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颤抖着道,生怕自己的回答对方不满意,next moment 被斩杀。

  见Lu Chen 目光狐疑,她又连忙道:“我真不知道,十殿各司所职,我只是负责拘留魂魄,将其送至First Temple 审查,和其他殿的Yellow Springs 族不认识。”

  Lu Chen 见这个Yellow Springs 族都快被吓晕过去了,似乎不像是在说谎,便退一步不再追问,“First Temple 怎么走?”

  “这座ancient city 自东门出去后,再向前五十里,会有一面似门的牌坊,穿过后便是了。”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慢吞吞的道。

  “你没骗我吧?”

  Lu Chen 目光如刀。

  “不敢不敢。”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连连摇头。

  Lu Chen 转身朝前走了两步,又顿住脚步,令那名Yellow Springs 族心里一咯噔,“哪边是东?”

  他有方向感不假,但鬼知道Yellow Springs 内的East, West, North, and South 定义。

  瘦弱Yellow Springs 族指了个方向,Lu Chen 确认后才动身。

  这家伙应该不敢说谎,而五十里的距离对他来说很近,一探便知。

  主要他不想带着这个臭烘烘的家伙一起走,膈应得慌。

  过了一会儿,Lu Chen 看到了Yellow Springs 族所说的那道“门”,有些类似日本神社的鸟居,但要恢弘的多,柱子颜色为暗淡的灰色,顶部的牌匾上刻着两个大字“壹殿”

  他略作思索,跨了过去,他倒要看看,这Yellow Springs 中藏了什么秘密。

  …………

  人间,月夜下,大漠中。

  一气道盟和Monster Race 的人都已离去,在沐Tian City 遗址上,出现了一道silhouette 。

  white 的daoist robe 在风中敞开,露出他胸前浓厚的毛发,手中一壶酒,对月而饮。

  “你居然没有拦他?”

  一个声音响起,仿佛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其他嘈杂都消逝了。

  那silhouette 笼罩在一团golden light 中,令人看不真切,只能依稀看到他懒散的盘着腿,一只手肘撑在膝前,手拖着腮,似乎对一切都感到无趣。

  道人没有转身,“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为了王权无暮的复活,你做了不少事吧?”

  golden light 人indifferently said :“这只是下下策,复生之法中,最烂的一种。”

  “哦?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比起涂山之法,这还是要稳固许多吧?”

  道人laughed ,回身looked towards 那团golden light ,双眸微微眯起,“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不亲自督办?”

  golden light 人,或者说是Aolai Country Third Young Master ,this world 间cream of the crop 的powerhouse ,语气变得不善起来,“你在乱猜些什么?”

  “我没有乱猜,只是有些好奇,当年你这么做过,如今却……做不到了吗?”

  道人的语气平淡,还又喝了口酒。

  “世人皆以为Yellow Springs 可入不可出,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Third Young Master indifferently said 。

  “原来是这样,是我想岔了,你确实做不到了。”

  道人理解了对方的话,并非是Third Young Master 入Yellow Springs 而不可出,而是他现在……根本进不去了。

  至于原因,有很多种。

  道人似是有些感慨,收起酒壶,“你那么看好王权无暮,当年why not 出手救他?”

  Third Young Master 沉默了下,“晚了一步,我那时候在疗伤。”

  道人laughed ,“错过了便是错过了,何必那么深的执念,而且你现在又有了新的目标吧?”

  Third Young Master 摇头,“不一样,他是特殊的,作为第一个发现王权剑意的人,他是开创先河着,后来者只是受其Good Fortune ,他才是使用那柄剑的最好人选。”

  “那王权富贵呢?”

  道人反问。

  “可做备选。”

  Third Young Master 的目光穿透天穹,神目似乎能看到那远去人群中的child 。

  “所以你心中只有那个可以驱使王权剑的人,只有王权无暮这颗最优种子是吧?”

  道人的衣衫在夜风中瑟瑟作响。

  Third Young Master 看了眼地上留的洞,“yes and how ?”

  “你太看重那柄剑了,需知人比剑重要。”

  道人摇头,似乎不认同Third Young Master 的思想。

  “所以我才给欧阳日落线索,让他去寻回王权无暮。”

  Third Young Master 没有肯定对方的话,也没有否认。

  “那欧阳日落呢,只因他不用那柄剑,你便让他去送死吗?”

  道人语气中终于透露出一丝不满。

  Third Young Master 嗤笑一声,“Immemorial 之后,无人可再过线,无论是他或是王权无暮都做不到,我只需要能用那柄剑的人。”

  道人叹息一声,“你太偏执了,会败的。”

  Third Young Master 在in midair 舒展身躯,站了起来,一双神目似乎能洞穿一切,无形的威压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激荡,茫茫苍天,似乎都染上了一层golden light ,如夜中日出。

  “hahahaha ——”

  他潇洒的狂笑了一阵,“我会败?”

  他眼中像是燃烧着远超纯质阳炎的神火,紧紧盯住面前的道人,“败给谁?”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