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60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4 作者: 起飞的大象

  第601章 不在within reincarnation

  手中的众生录并没有给予反馈,Lu Chen 心中一沉,换了个名字默念:“Human Race ,独孤日落。”

  欧阳日落是他设定中的前世,若不存在于这众生录之上,倒也不算奇怪。

  可等了片刻,众生录依旧没有给予其他反馈。

  Lu Chen frowned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使用方式不对,默念道:“狐妖一族,涂山雅雅。”

  这次众生录给了反馈,立马呈现出雅雅姐的详情,只不过也很特殊,因为他发现雅雅姐没有前世,她的起点就在于涂山,于苦情树下降生。

  Lu Chen 思索了下,觉得可能和苦情树的来历有关,又换了个名字,“Human Race ,王权霸业。”

  众生录内容更改,呈现出王权霸业this life 的生平,以及前几世的名字和事迹概况。

  看来这众生录没毛病,Lu Chen 又尝试了下,“Human Race ,南宫日落。”

  没反应。

  “Human Race ,东方日落。”

  还是没反应。

  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根本不在众生录上,这本书并没有记载自己。

  也就意味着,他根本不在狐妖world 这所谓的within reincarnation ,打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没有痕迹。

  可令Lu Chen 疑惑的是,previous life 他转生时,为何涂山的转世续缘名册上会出现自己的名字?

  涂山对于转世者的追溯,看来和Yellow Springs 族无关,是基于苦情树的。

  但他this time 转世,为什么续缘名册上就没了名字呢?他依稀间可是记得自己死后朝苦情树飞过一次,转了一圈的。

  还是说,因为他和绘梨衣的骚操作,打乱了正常的“转世”,所以涂山无法记录了?

  他平心静气,又默念了一个名字,“狐妖一族,涂山依依。”

  众生录上没有他的名字,虽然有些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本就是外人,可能是空间在安排身份时,没有物理干涉此world ,有了些出入。

  next moment ,Lu Chen 表情呆愣,因为众生录上的内容转换了。

  出现了绘梨衣的资料!   和雅雅姐仿佛,都是只有当前this life 的,视为起点,各种事迹概况大致无误,是绘梨衣在this world 做过的事。

  这是怎么回事?绘梨衣有记录,我为什么没有?   还是说原本有,后来被抹去了?   信息太少,他怎么也想不通,他和绘梨衣本应是一样的才对,有就应该都有,没有就应该都没有。

  此时殿外有不少Yellow Springs 族的卫兵赶来,但没有人敢入殿进攻,Lu Chen 坐在长案前,捧着众生录翻阅。

  “Human Race ,王权无暮。”

  这才是他来Yellow Springs 最初的目的,要找下对方的灵魂此时在哪。

  众生录给出了反馈,显示王权无暮的资料。

  “咦?”

  Lu Chen 疑惑的出声,因为他发现,王权无暮,也没有前世。

  他似乎是第一次降临在世间,又再不轮回。

  Lu Chen 感觉有点脑门儿疼,按照他之前查看人员的规律,圈内的众生应该是在不断重复轮回的才对,也就是说,总体是永远“守恒”的。

  但他此时察觉到这里面有一个悖论,那就是……最初的灵魂是哪来的?

  若这Yellow Springs 和轮回体系,是有存在刻意打造的,那最初的灵魂,是其筛选出来参与轮回的,还是创造出来的?

  Lu Chen 心中不确定,又接连查看了几个和王权无暮同时代的人名,这些人都有着前世今生,只有王权无暮是特例。

  初生的灵魂,唯一纯洁,不经轮转,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Lu Chen 脑海中灵光闪现,又连忙查看了东方月初、王权富贵两人的信息,结果惊人,these two people 也没有前世!

  同样是初生的起点!

  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是“主角”?   莫非初生的灵魂,special existence ,就会innate talent 极其逆天,还带有气运光环?

  他查看过王权霸业,前世今生都有,并不特殊,上辈子是个艺术画家,最终是饿死的。

  “呼——”

  Lu Chen 长出一口气,切换回王权无暮,生命他大致看了下,和自己了解的没什么差别,死法也和记忆中相同,众生录上标注有信息,是其当前的位置。

  King Qinguang 在判完死者的善恶功过后将其发落,会在众生录中留下记录,有着批语,比如某某某于King Chujiang 静候十八年,于XX年XX月XX日送往Tenth Temple 投胎。

  这里没有什么地狱刑罚,但有些人会根据情况被延期投胎,而这些判断,也并非是根据善恶功过,而是因为一些Lu Chen 所不懂的理由。

  王权无暮的批语一栏,却是只有一句简单的:“Tenth Temple 等候发落。”

  这是很奇怪的,Tenth Temple 是Wheel King 的地盘,那里是投胎的地方。

  如果要让人去投胎,那便会注明投什么胎,何时投胎,一切都是有规定和章法的。

  “等候发落”算什么?等到什么时候?   他顿时明白了,Yellow Springs 族在王权无暮的转世上弄了鬼,这些Yellow Springs 族根本不想王权无暮回到Yang Sector 。

  Lu Chen 将众生录收入storage space ,虽然无法认证,但他此时还有用,有什么想确认的事,随时能查。

  至于殿外那些等候宣判的灵魂,只有让他们等一会儿了,大家应该不急着投胎吧?   走出殿外,他随手抓了名Yellow Springs 族逼问Tenth Temple 怎么走,确定了方位他并没有放人,而是挟持着对方一同行动。

  原先他觉得这里不过是个Underground Tribe ,一群和谐的公务员帮忙办理转世业务,但现在看来,Yellow Springs 族坑大着呢。

  他可不想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或是轻易听信对方的指路,万一给自己弄到“迷宫”里出不来怎么办?   …………

  black 的河流贯穿灰色的大地,阴冷的迷雾缭绕。

  河水之畔,山领之间,一方明台,数道silhouette 相聚。

  “阎末,下去领罚吧。”

  一名脸庞被迷雾遮挡的Yellow Springs 族站在明台边,淡淡开口。

  “是。”

  阎末心中relaxed ,果然如他所料,族内并未对他严厉处罚,欧阳日落的到来,是大人们想要的结果。

  他来之前已经违规插队送肖天昊去往生,心中已无遗憾,不过是在末夕阁中被镇压百年而已。

  阎末离去后,one after another 阴冷雾气缠绕的silhouette 交谈了起来。

  “会不会有些草率?”

  站在中段的一道silhouette 开口,身穿黑白长袍。

  “他现在不是Peak 期,是最好的机会。”

  有人道。

  “可阎末说,他斩杀了人造Monster Sovereign ,即便不是Peak ,也绝对是Monster Sovereign 级的battle strength 了。”

  有个身穿azure daoist robe 的silhouette 犹豫的开口。

  “乱罪之人,不在轮回之中,按照那最初的约定,他不应该存在这world 上,会让一切都被打乱。”

  有道雄壮的silhouette ,声音中气十足,身穿yellow robe 。

  “他是来寻王权无暮的,是那只死猴子,已经发现了吗?”

  有道silhouette 开口,声音透着担忧。

  “发现又如何,当年他自持battle strength 无双,将Yellow Springs 捅穿了天,如今他想做的事,我等自然要阻拦。”

  有人不屑。

  “那欧阳日落也不过是棋子罢了,一举一动都在安排中,还不自知,真是可笑。”

  说话的人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光,雾气遮绕,举手投足间发出恐怖的力量。

  “不可轻易断言,他应该是知道了些什么,径直前往First Temple 。”

  有人摇头。

  “无妨,他想看便看,众生录吾留下了。”

  First Temple 的Palace Lord ,King Qinguang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所以,我们该怎么处理,要将他困死在Yellow Springs 吗?”

  瘦小的silhouette 开口说话,他像是阴于虚空之中,与黑暗同行。

  “不,那会和当年一样的,按照Yellow Springs 主所留下的话,不在Reincarnator ,终会令this world loss of life ,也会让一切的体系崩坏,我们必须主动处理。”

  “King Taishan 说得对,他如今还不满十二,东方Spirit Race 的spiritual power 尚未激活,是我们最好的机会,此人年寿虽短,却会在后面短短数年到达Peak ,我们不能等。”

  “他破不开Yellow Springs 的壁障,除了Aolai Country 令我们厌恶的那位外,若要强行出去,至少要有两人,一人生,一人死。”

  “吾还是认为不应坐等,他看了众生录,一定会察觉到异常的,King Qinguang ……你是在逼吾等吗?”

  “哦?你可以这么认为,但你们真以为,他不看众生录,便不会去寻王权无暮了吗?便不会强行离开Yellow Springs 了吗?”

  “King Qinguang 言之有理,此人行事regardless of the law and of natural morality ,他不会甘愿在Yellow Springs 终老而死的。”

  “诸位或许多虑了,this child 不在轮回之册,其绝不是东方Spirit Race 的后人,他的转生只是障眼法,十二岁对他来说没有特殊意义,但吾依旧赞同King Qinguang 的看法,我们必须主动出手。”

  “赞同。”

  “赞同。”

  “赞同。”

  ……

  一连九人连续nodded ,最后全员通过,对这次会面的议题下了定义。

  他们要遵循约定,也要防止那名少年将Yellow Springs 捅破天。

  就让有些秘密,永远的沉眠吧。

  …………

  Lu Chen 抓着那名Yellow Springs 族,一路赶至Tenth Temple ,Wheel King 所在的地盘,据身边的Yellow Springs 族所说,此处是轮回台所在之处。

  穿过那种如鸟居一般的牌坊,他眼前的场景变化,是一片无垠的荒土。

  在视野的尽头,迷雾中屹立的是一座great hall ,在荒土的东侧边际,是那条贯穿Yellow Springs 的black liquid 河。

  魂魄,数不尽的魂魄站在这片荒野上,各个木讷无神,排着队向前走着。

  天空挂着血色的暗月,人群向前迈步,仿佛是走入了迷雾中,又像是被迷雾所吞噬。

  每一列魂魄身边,都有着数名Yin Soldier 巡视,他们是无智的,但似乎是在遵循着什么规则,将偶尔走出队列的魂魄带回去。

  按照众生录所说,恐怕王权无暮就是在此等待,可这片荒野大不知几何,魂魄数量更是数之不尽,要怎么找?   “王权无暮在哪?”

  Lu Chen 揪着身边那名Yellow Springs 族问道。

  这名Yellow Springs 族虫脸发青,“我……我不知道。”

  “没有查询方法吗?”

  Lu Chen frowned ,手中的弑君架在对方的脖子上。

  Yellow Springs 族浑身冒着冷汗,“没有,只有在过桥前,会有clansman 持镜观其记录,以防出差错。”

  Lu Chen 手中刀没有收回,looked thoughtful 。

  对方恐怕没有骗自己,对于这些Yellow Springs 族而言,送人投胎是流程式的工作,各殿都已经处理过,轮回往生是最后一道程序,他们才不关心这些魂魄是谁。

  最后一关的监测,也只是为了防止前面有殿出了差错,比如还轮不到他,却插了队。

  Lu Chen 见这名Yellow Springs 族快虚脱了,心知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在荒土上穿行,对照寻找。

  他先查看了一列,没指望能找到王权无暮,行至尽头,看到了那座传说中的Bridge of Helplessness 。

  在转轮殿后,有一座桥梁,跨越black liquid 河,那之后便是轮回台了。

  在black liquid 河畔边,入眼是一片嫣红,在迷雾中那些red 的花朵摇曳,散发着点点微光,那是Resurrection Lily 。

  一个人形的old woman 正站在桥前,手捧着一个土碗,每个过桥的人经过她身前,都会被灌一口汤。

  Lu Chen 快步走去,带着好奇,而那名Yellow Springs 族的old woman 见到Lu Chen ,也并不慌乱,依旧在给她面前的魂魄灌汤。

  这里的魂魄都是木讷无神的,像是walking corpse ,好似本就失去了一切记忆,而他们也并非自主接过汤来喝,是被那old woman 强灌的。

  奇异的是,喝下这汤后,魂魄反而会变得有Spiritual Qi 起来,就像是原本空洞的灵魂,又被重新赋予了spirituality ,双目变得有神。

  怎么回事,传说中不是喝了孟婆汤才会忘记前尘吗?这里好像不一样?   他走至old woman 身前,问道:“这是什么汤?”

  old woman 并不转头看Lu Chen ,只是持着碗,送到一名走上前来魂魄的嘴边,另一只手掐住魂魄的下巴,将汤灌下去。

  “孟婆汤。”

  old woman 声音沙哑,像是厉鬼磨牙,她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young man ,要来一碗吗?”

  “我尝尝。”

  Lu Chen 的回答似乎出乎old woman 的意料,而他的行为更是惊人。

  在old woman 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直接出手,将那土碗夺了过来,直接用空间的鉴定功能查看。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