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741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0 作者: 起飞的大象

  第741章 欲回Big Dipper   “tsk tsk ,Big Brother Lu 你真是离谱,硬是把六个Great Emperor 少年身给杀没了,真是给人启发,下次我也试试。”

  叶凡赞叹道,Lu Chen 像是给他打开了New World 的大门。

  虽然他借助三世身能够苟活下来,但能获得更多的磨砺,同Ancient Great Emperor 争锋,是每个修士的梦想,他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逆斩大道,感觉今后的Heavenly Tribulation ,多半也都是这样了,可有的练。

  “还是悠着点,走,先回去吧。”

  Lu Chen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成功,心情大好,准备陪叶凡回一趟家,他闭关十年,期间只有几次去叶凡家。

  两人在家中又是拿鳄祖的肉当下酒菜,喝的很开心。

  小住一段时日后,叶凡留在家中,说要教导下新收的小disciple ,也就是那只萌萌哒的purple Little Squirrel 。

  而Lu Chen 则是返回了Immortal Ascension Land ,他要巩固自己的法。

  他如今所修已经不是Sun Sutra ,而是独属于自己的新经文,自Sun Sutra 跳脱,走出自己的路。

  Lu Chen 为自己的经文命名为武Emperor Scripture ,若是Brother Chu 听闻,恐怕会觉得自己中二。

  但他没有太多想法,一则本心始终向武,二则有着证道的气魄。

  经文初成,大道起始,还有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Lu Chen 会在今后的战斗和realm 提升中将其补完。

  事实上他即便不想创法走自己的路也不行,Sun Saint Sovereign Old Master 只把Ancient Sun Scripture 给到自己Dao Severing Realm ,就是不想让自己走他的老路。

  算算时间,叶凡回到Earth 已经过去十年半,Lu Chen 在Earth 已经待了二十三年,比他在紫微和Big Dipper 待得时间长多了。

  他将breakthrough 后的一身cultivation base 稳固,离开Immortal Ascension Land ,找到叶凡。

  叶凡开门后,看到Lu Chen 的眼神,就明白了其来意。

  两人坐在酒桌上,相顾沉默。

  “Big Brother Lu ,你是不是准备走了?”

  叶凡叹息一声。

  “你呢?”

  Lu Chen 反问道。

  “我……”

  叶凡有些纠结,父母在,不远行,可他在,又怎能让父母不在?   “叶brother ,Earth 的Immortal Ascension Land 的确是很好的cultivation 之所,但你应该也明白,帝路尸山血海,成Emperor 都是战出来杀出来的,你在这里很难成道。”

  Lu Chen persuaded 。

  见叶凡犹豫,他又道:“其实以药王再次调理,辅以仙家手段,或是令伯父伯母踏上cultivation 之路,让他们去Immortal Ascension Land cultivation ,都可延寿,安排得当,你也可以无忧上路。”

  叶凡沉默一会儿,饮了口酒,叹息道:“Big Brother Lu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我心中总有些不安,或许是第一次的分离让我太过忐忑,始终放不下。”

  Lu Chen hearing this 默然,didn’t expect Heavenly Emperor Ye 还真准备在家中啃老了。

  他也没什么能说的了,总不能让叶凡抛弃父母去追求大道,只是他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我不会把Heavenly Emperor Ye 弄没了吧?

  Lu Chen 将这一想法驱逐出心头,觉得impossible ,未来的果以在那,是不可撼动的,没有人可以自时间长河上游影响一位祭道之上powerhouse 的因。

  is it possible that 今后还有什么变故,会让叶凡失去父母,再次上路?   “Big Brother Lu ,我知你渴望帝路争雄,而sister-in-law 如今也不在Earth 了,你若想上路,便先行一步,我会想想……”

  叶凡laughed ,“有朝一日,或许等我安排好一切,就会返回Big Dipper ,追寻你的脚步。”

  Lu Chen 与叶凡碰杯,“会很久吗?”

  叶凡饮下酒,沉默了下,said with a smile :“不会很久的,等我。”

  他放不下父母,却也放不下星空另一端的朋友,尤其是他这次临走前,Ji Ziyue 那满脸泪痕的模样,扔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他只是需要时间来思考,Big Brother Lu 的提议不错,等指引父母踏上cultivation path 后,他便可以考虑再次上路了。

  等未来cultivation base 高了,想返回Earth 一次,也并不难,毕竟一回生二回熟,他依旧知道Star Domain 的坐标和节点,还有Big Dipper 和Earth 这条Ancient Road 的星图。

  “也好,念头不通达,即便人离开了,心也不在。”

  Lu Chen said with a smile ,心知叶凡估计不会停滞很久。

  之后的几个月,Lu Chen 没有再回Immortal Ascension Land ,而是在叶凡家中住下,偶尔还和叶父叶凡三人一同出去钓鱼。

  …………

  Big Dip­per Star Domain ,风云再起,一个时代终结,一个时代兴起。

  这是黄金的大世,是万族的盛世,却也是Big Dipper Human Race 黑暗的时代。

  南妖中皇西Bodhisattva ,这三人不知为何像是自Big Dipper 消失了,再也无人听闻他们的事迹。

  而曾经的北帝王腾自败给叶凡后,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一蹶不振,尤其是又被叶凡带着Eastern Wilderness Barbarian Race 马踏Northern Plains ,将他们Wang Family extinguish sect 后,曾经的一代Heaven’s Chosen 成了家破人亡的loose cultivator 。

  更惨的是,前些年不知北帝王腾是怎么惹到了摇光,被摇光只身追杀三million li ,最后险而又险的才逃掉。

  令Big Dipper 的人感慨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的王腾是多么的英姿勃发,令无数Heaven’s Chosen 仰望,在二十多年前,摇光simply 不是王腾的对手,如今却被追的像条狗。

  也有人说,王腾得了乱古Great Emperor 的inheritance ,这样一路败一路战,将来也未必没有证道的机会,不是能令人小觑的角色。

  很多人认同这种说法,毕竟王腾如今再不济,也绝对是一流Heaven’s Chosen ,除却败给了Flickering Light King ,年青一代仍旧少有人能敌。

  而作为Human Race 新星的摇光,也已经闭关多年未出了,偶有在世人面前露面,也都是他的一具道身,并非本体。

  单只是那具道身,便足以战败群雄,令众人越发猜不透其cultivation base 到底有多么恐怖。

  Eastern Wilderness 落霞坡,诸多修士朝那里聚集,因为那边正爆发着一场terrifying battle 。

  有两位Immemorial Race 的老者身披Battle Armor ,手持long spear ,朝一名毛脸雷公嘴的猴子杀去。

  猴子自然便是Battle Saint Sovereign 存世的唯一子嗣,Saint Prince ,他今天又被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部众所追杀了,最后逃至落霞坡,被Formation 所牵制,大战了起来。

  “Saint Prince 真是terrifying ,明明才Dao Severing 没多少年,但连半圣想拿下他都这么难了吗?”

  有一名围观的活化石级人物惊叹。

  “可不是吗,唉,这就是古皇Great Emperor 的子嗣啊,Bloodline Power 惊人,难以揣度,若其修至Dao Severing 后期,恐怕连半圣都不是其对手喽。”

  有老者感慨。

  “还后期,我看现在半圣已经不是Saint Prince 的对手了,这可是二打一,若是捉对厮杀,Saint Prince 可不惧。”

  一名Immemorial Race 的youngster said with a sneer ,显然不太看得惯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行事的作风,但他可不敢明说,不然Immemorial 万族共尊Undying Heavenly Sovereign ,可是要被“人”口诛笔伐的。

  人群中,一名亲近Battle Saint Sovereign lineage 的Ancient Race 暗中在人群中发声,“Saint Prince 快走,他们还有其他布置!”

  猴子手持乌黑大铁棍,战斗起来大开大合,明明是一打二,却在猛攻中,听闻这道声音,心头阴沉,他今日确实落了套,恐怕会有危险。

  果不其然,在那人还未提醒后过多久,令一道气息降下,手持一柄Purple-Gold Hammer ,直压猴子的Immortal Platform 。

  与此同时,从侧翼出现一道silhouette ,立身war chariot 之上,周围四个方位有着Sacred Beast illusory shadow ,分别为九Vermilion Bird 、九Azure Dragon 、九Black Tortoise 、九White Tiger ,端是气象非凡。

  男人立身war chariot 上,宛若一尊少年Great Emperor ,出手时便是乱古Great Emperor 的禁忌杀法,要对Saint Prince 绝杀。

  “是王腾!他沉寂多年,怎么又再现了!?”

  有人惊呼。

  “完了,Saint Prince 今日危已,three half-Saint ,加上王腾,他很难走脱。”

  有人为Saint Prince 默哀。

  但就在此时,一条大黑狗窜了出来,破开了落霞坡的封锁formation mark 。

  而风铃声响起,落霞染红,一只素手对上了王腾,勉强挡去了乱古Great Emperor 的禁忌杀法。

  “是holy light 王!她也来了!”

  有人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她不是刚Dao Severing 不久吗,怎么就敢来和王腾交手,不怕死吗!?”

  有人不解,王腾毕竟是老“Heaven’s Chosen ”,原本realm 就走在上一代前面,如今已经是Dao Severing Realm 第六个小台阶了,比Saint Prince 的realm 都要高一个小台阶,又岂是holy light 王能敌的?

  场中,果不其然,那飞来的red clothed woman 身形暴退,朱唇溢出鲜血,她只有Dao Severing 3 Heavenly Layer ,即便立身八禁领域,也不是王腾的对手。

  “妟儿!”

  黑皇大喊,怒骂王腾,“我儿王腾好shameless ,尽会对小辈出手,有种来跟本皇过过招!”

  王腾面色阴沉,身下war chariot 隆隆出行,朝黑皇所在的方向飞去,手中演化一柄大斧,力劈而下,并不轻敌。

  Eastern Wilderness 很多人都讨厌这条大黑狗,但所有人都得承认,它的formation mark 造诣很高,若是不郑重应对,很可能阴沟翻船。

  “先退,他们还有人!”

  Saint Prince 挥舞大铁棍,力劈而下,将几名半圣暂且击退,他自己也大口咳血,拉上不远处的小妟儿就进入黑皇准备好的棋台Transmission Formation 纹。

  几人一番周折,才算逃离了追杀,期间姜妟再次和王腾过了几招,仍旧不敌。

  但看在路人眼中,却也感慨姜妟的强大,“该说不愧是无敌of common origins 吗,holy light 王要成气候了,前些年王腾几次追杀她,将她追的上天无路,如今竟可接上几招了。”

  有人looked towards 那绝代少女的背影,somewhat dreaded ,“要知道,她修道至今,好像还不满三十载吧,便已Dao Severing 了。”

  “可惜当年我们Eastern Wilderness 也是有个天资逆天的powerhouse ,就是holy light 王的Master ,被尊称为Eastern Wilderness Martial Emperor ,却在四极Heavenly Tribulation 中陨落,令人叹息。”

  一名老者叹气道,他看着如今的姜妟,便想起那个当年younger generation 无敌的男人。

  Eastern Wilderness 南域,黑皇带着几人穿梭空间,总算逃到了安全的地方。

  小妟儿如今真正出落成了absolute beauty ,一袭red-clothed 令人心折,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有些不雅的朝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口水,“我儿王腾merely this ,再过五年,this Miss 亲手斩他!”

  来接应大黑狗的几名小土匪听到这句话,看着小妟儿的神态动作,感慨岁月无情,当年可人的little loli ,如今怎么就变成如此的暴力女了呢?   看看这神态动作,一点都不淑女啊,简直比我们都像土匪。

  他们又looked towards 黑皇,觉得是这厮带坏了child 。

  “姐,你不要紧吧?要不要疗伤?”

  一名英俊阳刚的少年走来,looked towards 姜妟有些担心。

  “小事儿,不信我们对练下。”

  姜妟looked towards 自己的younger brother ,嫣然一笑,风姿绝美,若让Eastern Wilderness 的年轻Heaven’s Chosen 见了,怕是心都要化掉。

  可在瞳瞳看来,简直如魔鬼的微笑,连连摆手,“还是不了不了,姐你先疗伤,我忽然想起爹还交代了我事。”

  姜妟拦住younger brother ,“瞳瞳,你这样可不行啊,你不是要代叶Uncle 战出名头吗,要有无敌心才行,怎么能回避切磋呢?”

  叶瞳欲哭无泪,心说老姐啊,你大我十几岁,哪有这么玩的?你那是切磋吗,分明就是没打赢王腾不爽,这会儿找你弟出气呢。

  他们家生了两个child ,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也算合了他Master 的姓氏,以代表Revered Master 重道。

  大黑狗几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是会心一笑。

  同叶凡一起从Crape Myrtle 来到Big Dipper 的Human Desire Path 传人,历天看着叶瞳道:“小瞳瞳,你得支棱起来,让你姐明白,你是个a real man 了,怎么能怕切磋呢?”

  叶瞳rolled the eyes 儿,怎么什么话跑淫贼Uncle 嘴里,就变味儿了呢。

  一番切磋后,叶瞳揉着胳膊腿,见老姐又凑过来,打了个shivered 。

  但姜妟没有再动手,反而坐在她身边,低声道:“我怎么觉得……你最近看婷婷的目光不太对劲儿?”

  叶瞳本来在切磋中都一直很淡定,听闻这句话,却瞬间有点破防了,支支吾吾道:“哪、哪有?”

  Jiang Tingting 是elder sister 的好闺蜜,早年也受过自己Master 叶凡的大恩,一直住在Jiang Family ,他们后来搬进去后,一来二去就混熟了。

  小时候叶瞳可喜欢跟在Jiang Tingting 屁股后面跑呢,觉得这个elder sister 人特好,每次elder sister 揍自己的时候,都护着他。

  黑皇听着小辈的谈话,狗嘴巴咧到耳后根去,随后又looked towards 星空,“十几年了,you brat 到底回家没?”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