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74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起飞的大象

  第744章 是他回来了!   半圣不愧为半圣,那名被齐罗斩掉头颅的半圣一瞬间就将头颅接合,连同另一位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杀向齐罗,他spiritual sense 敏锐,躲开了致命一击,头颅掉落不过是小事,Immortal Platform 未收损伤。

  齐罗拉走了两名半圣,猴子直面六位半圣,压力同样不小,他一身Battle Saint 血沸腾,咆哮间连续出手,满身伤痕寸步不退。

  黑皇看到这一幕,咬了咬牙,心知这样下去猴子恐怕撑不了太久,即便能不败,最后也会battle strength 枯竭,若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今日真的来了,恐怕猴子难逃一死。

  它知道不能在等了,于是启动早已布置好的Second Layer 困阵,自己飞向猴子那边操控,将那六名半圣全都困住。

  “天呐,这狗的formation mark 造诣竟这么高了吗,连半圣都可困!”

  远方观战的人震惊道。

  “万族大会时有传言说,它乃是Great Emperor Without Beginning 晚年收养的狗,或许真的得过Great Emperor 真传也不一定。”

  有人说出秘莘,认为黑皇的来历真的不凡。

  场中局势瞬间翻转,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全都被困,剩下的部众多为普通的Dao Severing person ,怎敌得过Saint Prince 之威?   猴子挥舞大铁棍杀来,简直如tiger entering a flock of sheep ,一招杀一名War General ,神勇不可当。

  远处,小妟儿几人所在的战场,那名和她对敌的War General 看到这一幕,面色仍旧平静,这让姜妟觉得事情不对。

  “疗伤秘术不错,但你还能复原几次?”

  golden armor War General said with a sneer ,再次向姜妟杀去,根本不看后方被猴子屠戮的同僚,像是心中已有定数。

  “Dao Severing ninth rank ,merely this 。”

  姜妟一身太阳Holy Power 毫不衰减,Person’ Character Secret 运转,寸步不退。

  被人这般辱她Master ,她今日若大败,那真是无颜面对逝去的Master 。

  “嘴倒是挺硬,想来你那短命鬼Master 当年就教你这些了。”

  golden armor War General 时刻不忘攻心。

  而此时猴子正手持乌黑铁棍slaughter all sides ,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的部众倒也有骨气,没有溃散而逃。

  “呵,看来是底牌用完了。”

  正当观战的人们以为今天是Celestial Court 一方要大胜时,忽然一道清雅的声音响起。

  一名white clothed man 脚踏虚空走出,容颜俊美到令女子都要嫉妒,比昔日的Hua Yunfei 都要更美三分,其imposing manner 如天渊,Bloodline Power 自然显化,五彩divine light 将其衬的如琉璃幻影,谪仙临尘。

  “是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他竟然亲至了!”

  有人看到这名男子后惊呼。

  “Undying Heavenly Sovereign 的亲子要出手了吗?传闻他曾一张口就吞掉一名半圣,伟力无边,Saint Prince 今日危已。”

  有人看着Heavenly Sovereign’s Son ,心神发颤。

  别看此人俊美无双,可血是真的冷,曾屠灭过很多Human Race 的聚集地。

  “我们得再撤远些,可别被波及了。”

  一名老者友善的提醒众人,接下来可能会爆发帝子级大战,光是余波就足以击杀绝顶大能,看戏也是有风险的。

  “后撤千里,old man 有Heavenly Eye formation mark ,可以观战。”

  一名Sect Lord Level 人物站出来,向众人提议。

  众人纷纷后撤,却有人发现一名black clothed man 站在那里没动。

  一名好心的half-step Supreme Being 上前提醒道:“youngster ,快走吧,别说在这儿观战不安全,就是事后落幕,Heavenly Sovereign’s Son lineage 的人心情不好,也可能会乱杀人的。”

  Lu Chen 笑着shook the head ,“senior 且去,我再看会儿。”

  那老者无奈,毕竟互不相识,提醒一句已经尽了善意,直接离去。

  而Lu Chen 却是开始向前迈步了,走向战场。

  有人回头时看到这一幕,十分震惊,“那小子是谁,不要命了吗!?”

  “那可是Dao Severing person 们聚集的战场,且还有帝子级人物要动手,他真是活够了。”

  很多人不理解这black clothed youngster 的动作,但也无人再去劝说,毕竟大家都不认识,你爱送死送死呗。

  可人群中Myriad Beginnings Holy Land 的一名Supreme Elder 看着男人的背影,皱眉嘟囔道:“我怎么感觉他的背影有些熟悉?”

  战场中,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脚踏虚空,手持Undying Heavenly Saber ,一刀斩破虚妄,力压而下,空间塌陷,罡风四起,刀势牵引间,连Foreign Domain 星辰都被撼动。

  “终于敢和我正面一战了吗!”

  Saint Prince fighting intent 沸腾,正面迎击,两人攻击交接处扭曲,受力下双方后撤。

  “Saint Prince ,你今日死定了。”

  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眼中带着murderous intention ,话语落下,在场的无论是正在战斗的,还是远方观战的,都露出震惊的神色。

  几道silhouette 自山野间走出,方向各不同,但都带着威震寰宇的imposing manner ,那是同境无敌的自信,是一个时代Emperor 的结晶。

  黑皇狗脸真正垮了下来,“艹,他喊人了!”

  这回它是真didn’t expect ,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竟能请动三位帝子!

  Huo Lin’er 、火麟子、Huang Xudao 现身,尚未出手,就已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黑皇心中叫苦,今天布置已经够多,但didn’t expect Heavenly Sovereign’s Son 偷摸着喊了人,三位帝子齐至,这怎么打?   本身Heavenly Sovereign’s Son 和Saint Prince 一对一还好说,若再加三位帝子,猴子必死无疑。

  “特么的叶凡咋还不回来,真真日了……”

  黑皇破口大骂,其他几人心头也是沉重。

  远方观战的Human Race 修士也是心中难受,“难道这天下真的要变了吗,Immemorial Race 的Ancient Sovereign’s Son 都太强了,简直不给Human Race Heaven’s Chosen 活路。”

  ”Ai, 如今要和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一战的Saint Prince 虽然对Human Race 友善,但也是Immemorial Race ,难道我Human Race 真的就不行吗?”

  有人叹息,认为Ancient Sovereign’s Son 的存在太过逆天,Human Race 却没有Heaven’s Chosen 可以与之相抗。

  “Flickering Light King 多年前就不再出手了,传闻他battle strength 逆天,或许能同Ancient Sovereign’s Son 一战。”

  有人分析道。

  却也有人反驳,“Flickering Light King 虽强,但始终没有与帝子级人物较量过,我猜测还是稍微差一些。”

  “其实我认为二十多年前有一位Heaven’s Chosen ,若是如今还活着,或许能与Ancient Sovereign’s Son 一战。”

  一名Old Cult Master 思索道。

  “谁?”

  众人好奇的追问。

  Old Cult Master looked towards 远方的战局,看着那个红意少女,“holy light 王的Master ,Eastern Wilderness Martial Emperor Lu Chen 。”

  此言一出,众人失望无比。

  “东Martial Emperor 早已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陨落,说这些算什么,只有活人才能帝路争雄。”

  ”Ai, 当年中皇、南妖、北帝、西Bodhisattva ,加上我们的东Martial Emperor ,Human Race 也是一番盛世啊,可惜他们如今被拉下的拉下,消失的消失,陨落的陨落,导致我Human Race 再无能同Ancient Sovereign’s Son 一战者了。”

  一名活化石级老者无奈叹息。

  “不,你们忘记了Saint Physique 叶凡,他若是还在Big Dipper ,或许能与Ancient Sovereign’s Son 一战。”

  有人提起叶凡,认为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从不弱于人,当年便战遍同代无敌手,如今绝不会输给Ancient Sovereign’s Son 。

  ”Ai, 还是那句话,都离开的人,就别拿出来说了,也不知Saint Physique 是否还会有归来的一天,如今天下大乱,真希望有一尊Great Accomplishment Saint Physique 镇压一切,保我Human Race 平安。”

  有人感慨,他曾经也不太喜欢叶凡,但却真心希望这个年轻Heaven’s Chosen 归来。

  人就是这样,当种族面临危机时,便会逐渐放下以往的小过节,大义驱使人们重新思考。

  “如此黄金大世,难道我Human Race 就没有帝子出世吗?”

  有人在琢磨,像Jiang Family 、Ji Family 这些古老的Ancient Desolate Aristocratic Family 是否还有帝子留存。

  “Ji Family old man 不知,但早年曾经听闻,Jiang Family 的数位帝子,早在黑暗动乱的年代出世,为庇佑Human Race ,早就战的一个都不剩了。”

  一名行将就木的老人说出秘莘,让众人一阵叹息,对Jiang Family 的帝子抱有敬意。

  此时Huo Lin’er 几人朝Saint Prince 和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战场踏去,并未直接出手,这是Heavenly Sovereign’s Son 最初的要求,只是帮他列阵,若是拿不下,再让几人围杀。

  而和小妟儿对战的那名War General 更是大笑:“今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你也去陪你那短命鬼Master 吧!”

  姜妟心头沉重,怒火上涌,横击苍空,却只是自己洒血倒退,心中愤怒之余,却也有一分委屈和憋屈。

  世人如今只记得younger brother 的Master ,提起叶Uncle 都是威名传世,提起自己的Master 尽是惋惜,如今还被敌人拿出来羞辱,自己这个做disciple 的却打不过!   War General 手中long spear 缠绕圣威,连连出手,加持杀生大术,要一击刺穿red clothed woman 的Immortal Platform ,威势滔天。

  “妟儿!”

  大黑狗见状惊呼,想要回援。

  “姐!”

  叶瞳也是surprised and angry ,也顾不得自己cultivation base 浅薄,直接冲向高空。

  姜妟浑身太阳Holy Power 沸腾,red-clothed 舞动,青丝飞扬,嘴角带着凄美的红,摆出撼山拳势,意贯苍天,即便她知道这一击自己可能不敌,但她也不想狼狈逃窜。

  绝世一枪落下,终究差了四个small realm ,她的拳势被破,long spear 至刺少女的眉心。

  姜妟心中叹息,对不起,Master ……给你丢人了。

  在众人的surprised and angry 和golden armor War General 残忍的笑容中,一袭black clothed 像是漫步而来,手臂轻抬,两根手指夹住了那枪尖。

  轰——

  力量的潮流带起冲击波,朝周围不断扩散,男子black clothed 涌动,长发飞舞,立身长空,风姿绝世。

  “Heavens! 他到底是谁!?竟能挡住Dao Severing ninth rank powerhouse 的一枪!?”

  “不仅如此,他只用两根手指就挡下了,他fleshy body 难道堪比Holy Weapon 不成!?”

  “难道真的是我Human Race 的帝子被解封了,在this life 出世?”

  远方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大惊。

  而大黑狗一众人,看到这名男子,纷纷长大嘴巴,像是见鬼了一般。

  还真是见鬼了,早已死去的人在现,谁都会认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姜妟睁开beautiful eyes ,发现自己并未被刺穿Immortal Platform ,看着眼前black hair 飞扬的男子,眼神恍惚,“师……父?”

  她以为自己是临死前的幻觉,再见到了记忆中的Master 。

  “impossible ,你是谁!?”

  那名golden armor War General 奋力抽动手中的long spear ,却根本收不回来,就像是被Saint 镇压了一般,他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心说这难道是哪位Human Race 帝子不成?

  Lu Chen 神情冷漠,手上发力,in a flash long spear 倒贯,刺穿了golden armor War General 的Immortal Platform ,killing intent 将其Immortal Platform 中的Divine Soul 绞得粉碎。

  “你口中的短命鬼。”

  他indifferently said 。

  转身间,他looked towards 这个浑身浴血的girl ,摸了摸她的脑袋,“妟儿真是长大了。”

  red clothed woman 贝齿轻咬朱唇,想要压抑着什么,却最终还是泪流满面,weeping beauty ,“Master !”

  在场的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当年与Lu Chen 有旧的人都想揉眼睛,但那名golden armor War General 都死了,这显然是daoist 无疑。

  “我看到了什么?holy light 王喊这个mysterious powerhouse Master !?”

  远方的观战者通过口型可以判断出话语,一人才看到这一幕后,震惊的speechless 。

  “holy light 王的Master ……那岂不就是,Eastern Wilderness Martial Emperor ——Lu Chen !?”

  有人联想起当年那位第一Heaven’s Chosen ,不仅是Eastern Wilderness 第一,即便在Big Dipper 全域,也寻不出比他更惊艳的存在了。

  “他不是逆天重修,渡四极大劫时,被前所未有的九帝Heavenly Tribulation 给抹杀了吗?”

  有人疑惑,这是as everyone knows 的事。

  甚至今日来观战者中,有些人当时还在Holy City ,亲眼看到Lu Chen 被Heavenly Tribulation 劈杀,最后功亏一篑,令人叹息的陨落。

  “他……可能当年没死,活了下来,真正重修回Dao Severing Realm ,如今归来了!”

  一名Human Race 的老者声音颤抖,那是兴奋的表现。

  曾经的Human Race 第一Heaven’s Chosen 归来,疑似可Battle Emperor 子!   Lu Chen 擦了擦小妟儿眼角的泪,“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当年的小花猫。”

  说罢,他转身looked towards 战场,“在此疗伤吧,为师去杀人。”

  战场中的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也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他不认识什么Lu Chen ,甚至没听过对方的事迹,但一招之间便随手格杀了一名Dao Severing ninth rank 的powerhouse ,对方绝对是恐怖的敌人。

  而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纷纷调转目光,火麟子Huo Lin’er 蓝发飞扬,一者眸子中带着fighting intent ,雄姿英发,一者带着些许灵动,beautiful eyes rays of light 闪现。

  Huang Xudao 最为深沉,一身灰色daoist robe ,面容看起来平平无奇,他一生只为道活,今日来此,不仅是为了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报酬,也为寻找敌手,磨砺自己的道。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