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74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起飞的大象

  第747章 力劈   那名被称为饕餮王的Ancient Race 半圣hearing this 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他对Eastern Wilderness 过往年轻小辈的事当然没有了解过,此时听闻,震惊不已。

  “竟还有如this evildoer 的Human Race Heaven’s Chosen !?”

  他不敢相信,怎么会有人的Heavenly Tribulation 出现这样的牌面,以Thunder Tribulation 化九位Ancient Great Emperor 的少年身来围杀,这真的是人能度过的?

  “他竟能活下来!?”

  饕餮王不解道。

  Ji Family 的一名大能级宿老站出来解释道:“其实当时东Martial Emperor 好像是没挺下来,在Heavenly Tribulation 将散时,被ruthless Great Emperor 的少年身以飞仙决拍在了Immortal Platform ,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当年white clothed Divine King 也在尸骨中寻找过,没有任何收获。”

  “那他是怎么活过来的?”

  不少人听到往事,对如今的Lu Chen 表示怀疑,这会不会是套名之人?   饕餮王looked towards 战场,“怎么活过来的,或许已经不重要了,但如你们所说为真,他在四Ji Realm 就开始渡这般大劫,那他一路修至Dao Severing Realm ,到底……是怎么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一阵寂静,深思这件事,令人心中发寒。

  东Martial Emperor 当年未死,不知潜藏在何处,或许都不在这座古星了,但他切实cultivated to Dao Severing Realm 。

  那岂不是代表,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渡九帝劫!?   “也怪不得能力压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他这些年说不定一直在经受九位Ancient Great Emperor 少年身的围攻啊!”

  有人sucked in a breath of cold air ,终于明白Lu Chen 为何如此强大了。

  “二十多年前,他便已打遍天下youngster 无敌手,如今归来,真正道成,受九帝劫无尽磨砺,到底有多terrifying ,真的不敢想。”

  有人惊叹。

  同时Human Race 的修士,各个都感觉兴奋的不能自已,他们的种族不仅出了一位可与Ancient Sovereign’s Son 交手的Heaven’s Chosen ,而且还在压着他们打!   另一边,叶瞳看着那black clothed man 也是眼中神采波动,“这就是Master 口中的陆师伯吗,果然是一代人杰,将来我也要像Master 师伯一样强!”

  姜妟看着that black clothed 背影,遥想当年,对方在Divine Sun Sect 踏空向天,力战群雄时的场景,嫣然一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Master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大黑狗看了眼小妟儿,也是感慨,这些年来,若说谁心中最苦,肯定就是自己带大的这个girl 了。

  别人都有Master ,她曾经也有,而且还是最强的,所以她心中压着一口气,想要证明自己,证明她Master 当年的名头不是乱起的。

  所有嘲讽过东Martial Emperor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而死的Heaven’s Chosen ,都被姜妟镇压过,也包括和叶凡同代的youngster 。

  时间稍微回推几刻,Eastern Wilderness 南域,Jiang Family 。

  山泉之间,流水之地,一间wood house 立在那里。

  一对中年夫妇正坐在wood house 的台阶前享受午后恬淡的时光,言谈间提起儿子今日出去决战的事,并不担心。

  这么多年过去,姜昆夫妇都以成为绝顶大能,但始终没能Dao Severing ,只能说是innate talent 一词,卡住无数人。

  但他们夫妇也并不焦急,因为儿子和女儿都很出息。

  “岁月悠悠,如今妟儿和瞳瞳都长大了,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

  姜昆感慨道,看着那空幽的deep water ,下方有庞然的黑影偶尔闪动,“可惜了小陆,若他还活着,必然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

  似乎是听到姜昆的话,deep water 下的黑影也动了两下,像是表示赞同。

  ”Ai, 那child ,只能叹大道无情了。”

  叶萍轻叹。

  deep water 下的huge monster 乃是一条Black Water Profound Snake ,此地名为藏龙潭,是Jiang Family 的一处秘地,被分配给姜昆几人所属,在Lu Chen “陨落”后,这条Black Water Profound Snake 便寄居于此。

  刀名弑君,乃Eastern Wilderness Martial Emperor Lu Chen 当年所用之刀。

  当年Lu Chen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身陨,这柄王者Divine Weapon 被带回Jiang Family ,也曾有人心生觊觎,但自被white clothed Divine King 强势清扫了几人后,就再无人敢打这柄刀的注意。

  早先弑君是由小妟儿保管,这child 走到哪都背着这柄沉重的黑刃,她也有想过收入轮海,但这柄刀很奇异,有着自主的意识,并且一直处于苏醒状态。

  不管是何人,想要将其收入轮海或storage space ,都难以做到,并且手持弑君,根本无法激活它的特性和威能,只像是一柄普通的兵器。

  Jiang Family 的人也研究过,发现弑君的活spiritual wisdom 慧高的离谱,简直比某些传世Holy Weapon 中的神祇还有spirituality ,完全不像是一柄王者祭炼的兵器。

  但此刀虽然神异,却不给其他人用,渐渐就淡出了人们的目光。

  后来小妟儿长大些,又不能将弑君收起来,出门战斗时不太方便,就将此刀留在了Jiang Family 。

  她听闻藏龙潭的传说,就将弑君投了下去,算是葬掉了这柄刀,也葬了她自己的某些回忆,从此press forward ,要战败各路Heaven’s Chosen ,证明她this lineage 的强大。

  而弑君在进入藏龙潭后,刀身变化,竟渐渐化作一条divine iron 铸就的Black Water Profound Snake ,在其中游走,更令人觉得神异。

  姜昆夫妇交谈时,忽然神色一变,looked towards deep water 。

  只见deep water 如碗状向上升起,是那条Black Water Profound Snake 动了。

  长达十几丈的huge monster 自deep water 中冲出,如龙化天,腾翔于海,那条python 的大口张开,朝天空无声的兴奋咆哮。

  “这是怎么了!?”

  姜昆惊呼,以为是有人想要窃取此兵器,出手要阻拦。

  但弑君的速度speed to the pinnacle ,强势的breakthrough 姜昆法力封锁,直入云霄,再不见踪影。

  夫妇两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要知道小妟儿是很重视Lu Chen 的遗物的,若是丢了,这girl 能将Eastern Wilderness 翻过来找。

  …………

  Fire Spirit 壑,如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成为了一片盆地。

  Saint Prince 连连出击,将Heavenly Sovereign’s Son 数次拍断,勇不可当。

  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连连向那几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求救,但根本无果,到最后他心知只能靠自己,倒也咬牙坚持,绝境中居然还真爆发出几分勇气来,跟Saint Prince 拼命。

  事实证明,真的是兔子急了都会咬人,Heavenly Sovereign’s Son 发现没有希望急了后,也敢搏命。

  附近的战场,Huo Qizi 、Huo Lin’er 、Huang Xudao 几人落在大地上,气息微乱,显然体能消耗不小。

  几人凝重的looked towards 那个脚踏虚空的black clothed man ,都将其认定为了帝路上的绝世大敌。

  “围攻你这样的powerhouse ,并非我本意,但既已开战,我也没有退去的理由。”

  Huang Xudao 撕去残破的daoist robe ,换上崭新的Battle Armor ,战过中盘,他身上的气息却愈发terrifying 了,这边是求Daoist ,他为道而战,为自己的帝路而战。

  围攻一人说出去并不光彩,但Huang Xudao 没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碰见强敌有趣,尽情一战,可磨砺自己的道。

  “你再不让路的话,就是逼我们下杀手。”

  Huo Qizi 看到Heavenly Sovereign’s Son 那边的状况,是不是能帮Heavenly Sovereign’s Son 击杀Saint Prince 无所谓,但他们今日被请出来,若眼睁睁的看着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被杀了,那传出去真是污点。

  战到this step ,已经不单是为了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那点好处了,而是他们Fire Qilin Cave 的尊严问题。

  若他们siblings 齐出手,加上Huang Xudao 都没能保下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不说面子问题,事后也会引发Immemorial Race 之间的猜忌,会有人说他们故意放水。

  Huo Qizi 迈步,自轮海处爆发一缕令人颤栗的气机,像是能毁灭一切,同时blood energy 燃烧,一尊蓝Qilin illusory shadow 与身相合,battle strength 继续攀升,他不再保留,显然是认真搏命性质的爆发。

  远方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change color ,Ancient Race 的生灵冷笑,Human Race 的人担忧。

  “遭了,这些Ancient Sovereign’s Son 身上都有底牌,他们就算取出极道Emperor Artifact 来,也不令人意外!”

  一名Ji Family 的老者cry out in surprise 。

  “可恶,难道我Human Race 一代Heaven’s Chosen ,竟要在这种方式下陨落吗?”

  任谁都看得出Huo Qizi 爆发出的那股气机,和极道Emperor Artifact 有关,别说杀Dao Severing person 或是半圣,就算是初入Saint 的存在,也要在这一击下陨落。

  Lu Chen 微微皱了下眉,他想起来了,这几个家伙身上是带有Forbidden Item 的,能爆发出亿万分之一缕极道帝威,抹杀刚刚成圣的人都足够,这是他们自家势力预防Ancient Sovereign’s Son 出意外给带在身上的东西。

  所以他要想把这几人斩杀,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叶凡有绿铜鼎,绿铜鼎自主防御,可抵消这股力量,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

  不仅如此,他连兵器都不在手中。

  Huang Xudao 看着Huo Qizi 的动作,皱了下眉,没有多说什么。

  以他的性格,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死活,面子什么的都不重要,只想在powerhouse 的压力下磨砺,搏命一战尚可,但要以Forbidden Item 直接杀人,他做不到,说来或许有些愚蠢,但这就是他Huang Xudao 的骄傲。

  Huo Lin’er 见兄长动手,也迈步上前,催动自己轮海内的Forbidden Item ,以他们的实力也催动不了几次,且无法发挥最huge might ,但斩杀初入Saint 者却是足以了。

  这位东Martial Emperor 的确很强,但绝不到Saint 的领域,Forbidden Item 足够杀他。

  “让开,别逼我这样杀你。”

  Huo Qizi coldly said ,“这对你不公。”

  Lu Chen 看来眼Saint Prince 那边,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还要多久?”

  猴子回话,“不行今日就撤,他今天Dao Heart 已经崩了,有的是机会杀。”

  猴子是担心Lu Chen 的情况,能独挡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已是不易,若对方动用Forbidden Item ,没有相同的手段,是很难抗衡的,即便Lu Chen battle strength 逆天,被那种Forbidden Item 来一下,不死也要半残。

  因为那equivalent to Saint 一击,身为Dao Severing person ,谁敢说能挡下Saint 一击?   而且他见微知著,是真的怕,这些Forbidden Item 说实话对于几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的势力来说只是bauble 儿,天下无圣目前大家还遵守,所以没给他们准备太离谱的东西。

  但谁又敢百分百肯定,他们真的不会带极道Emperor Artifact 来?

  Huo Qizi 其实内心也纠结,他的确敬佩Lu Chen 这位同境powerhouse ,如果可以,他不想以这种方式结束战斗,所以才会再次提醒,让Lu Chen 让路。

  但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坐看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这样死,那太打脸了。

  Lu Chen 对猴子sound transmission ,“再给Brother Hou 十招的时间,若不行,那我便……”

  他的sound transmission 没有结束,异况就已发生。

  只见一道强大的气息自天际冲来,以玄法在外破除了困阵,将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都放了出来。

  那男子容貌英伟,身躯挺拔,周身缠绕四象异像,神武不凡。

  这是所有人都意外的变故,远方观战者中喊破了此人的名字,“是北帝王腾,他居然也来了!”

  有Human Race 老辈怒骂道:“他也是Human Race ,怎么能在这时候帮Heavenly Sovereign’s Son !?”

  可却没多少人接话,虽然愤慨王腾的行为,但不是不能理解。

  他和叶凡的Celestial Court 一众人有生死大仇,家族都被灭了,他还在乎当不当traitor ?

  王腾现身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明确,就是要相助Heavenly Sovereign’s Son ,搞死一众叶凡的故人。

  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中的六位是始一脱困,便朝这边杀来,要去援助Heavenly Sovereign’s Son 。

  Huo Qizi 几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放下了心,觉得无需用下作的方式诛杀Lu Chen 了,如今立场翻转,他们只需要挡住Lu Chen 就可以,Saint Prince 血战到此时,绝挡不住六位半圣加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围攻。

  “我看谁敢过去!”

  Lu Chen 迈步上前,斗战胜法加持,Invincible Fist 意击退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背后血Fiend Demon 神一般的异像升起,able to support both heaven and earth ,那异像和他本人样貌相同,只是浑身赤果,下身缠绕甲片,一声战吼咆哮,张开大口,就吞下了一名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

  “嘶——”

  观战者中又是一阵倒吸凉气。

  “Lu Chen 这到底是什么physique ,异像如此terrifying ,竟直接生吞了半圣!”

  而Lu Chen 的动作还没有停止,他招式大开大合,以无匹伟力震开几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勇不可当。

  “他怎么这么强!?”

  Huo Lin’er 内心震惊,Lu Chen 此番悍然出手,周身缠绕上了一层血衣,简直如同Blood Fiend Asura ,War God 临世一般!   那不是出力层次上的提升,是fighting intent 杀法的蜕变,比他们之前交手时还要强上三分。

  血煞战魂开启,Lu Chen 如War God 再生一般,击退几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后,一手便抓住了一名半圣。

  撕拉一声,在长空之上将其力劈了!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