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 The World Starting From Dragon Clan Chapter 74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2 作者: 起飞的大象

  第748章 刀来!   blood mist 飞洒,又在男子周身的高温下被蒸发,他在长空间横击,迈步时如一尊莽到极致的War God ,出手便是霸绝Heaven and Earth 的杀法。

  轰——

  又是一拳,直接击碎了一名Eight Troops Divine General 的Immortal Platform 。

  in a flash ,连毙三名半圣!   三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ancient scripture 禁忌篇齐出,再次杀来,他们不信拦都拦不住。

  可令人震惊的是,Lu Chen 竟没有闪避,也未向几人出招,将背后留给三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直奔三名剩下的半圣。

  他并手为刀,苍茫Blade Intent 浩荡万里,直贯长空,斩向三名半圣,直指根源,没有丝毫留手。

  猴子那边已经快分胜负,他不能让旁人插手。

  三名半圣回身抵挡,却在那霸道的一击下几无还手之力,Blade Intent 侵入Immortal Platform ,将Divine Soul 斩灭。

  此时Huo Qizi 几人的杀招到了,Lu Chen 身上升起一道阴阳圆。

  轰——

  震耳欲聋的rumbling sound 响起,几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全力出手下,像是连大道都在发颤。

  一缕鲜血在空中洒出,场景被烟尘和虚空乱流所遮掩。

  远方观战的人紧张不已,“东Martial Emperor 托大了,怎敢无防备的硬接三名帝子级人物的杀招!?”

  “完了完了,刚刚我看见东Martial Emperor 终于挥洒鲜血了,恐怕是被打爆了啊!”

  “Lu Chen 此人的确有狂傲的资本,但以身躯硬接,即便他的防御之法再强,恐怕也要身受重伤。”

  不少人都觉得Lu Chen 太想帮Saint Prince 击杀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了,自己在作战中犯了错误。

  “Master ……”

  姜妟紧攥双手,显然内心也不太平静,无论她怎么相信Master 同境无敌,可那是三位古皇亲子啊。

  您这也……太莽了吧?   当烟尘散去,虚空乱流之中,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眼神中都透着一丝荒谬,就像是看到了in this world 最impossible 的事。

  Huo Qizi 的拳头在Lu Chen 的左胸,Huo Lin’er 的素手拍在Lu Chen 的左腰,Huang Xudao 的一拳则打在Lu Chen 脸上,这是三人full strength attack breakthrough 阴阳圆后的成果。

  可……仅此而已了。

  那一缕飘散向空中的赤红鲜血,是Lu Chen 口中喷出的,Huang Xudao 的一拳震碎了他头骨不少部分,Huo Qizi 的一拳震裂了他的心脏,Huo Lin’er 拍碎了他的腰子。

  即便有着阴阳圆,也impossible 挡下三位帝子的禁忌杀法,但的确极大的消减了三人杀招的威能。

  而在血煞战魂的加持下,他fleshy body 的抗打击能力和恢复能力,无疑到了一个极端恐怖的程度。

  男人的衣衫在三位古皇亲子的杀法下尽数爆碎,露出他雄壮赤果的胸膛,每一根肌肉线条都充塞着爆炸的力量,虬结的肌肉如龙蛰伏,透着荒莽的气息。

  Lu Chen 在三位古皇亲子讶异的目光中,咧嘴露出满口沾满血丝白牙,侧头时压着Huang Xudao 向后退,“就这?”

  远不如ruthless Great Emperor 或Great Emperor Without Beginning 同境下一击给自己的威胁大。

  远方的人看到这一幕,惊讶的合不拢嘴。

  “东、东、东Martial Emperor Lu Chen ,他,他居然没事!?”

  “他以身躯硬抗帝子级的禁忌杀法,居然没有爆开!?”

  “他受伤了,但只是吐了一小口血,不像是会影响battle strength 。”

  一众老辈人物,看到这一幕,惊讶的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怎么可能,没有人可以同境硬接Ancient Sovereign’s Son 的禁忌杀法,他起码也应该被击断才对!”

  一名Immemorial Race 的老人不愿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他是亲近Fire Qilin Cave 的一族,相信Huo Qizi 与Huo Lin’er invincible in the whole world ,怎么会合击一个Human Race 男人,连攻破防御都那么难?   “我想起来了,东Martial Emperor 当年四极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时,就曾经出现过那阴阳圆,是他开创的一种绝世防御道法,曾经借此在九位少年Great Emperor 的围攻下周旋,defensive power 无双!”

  Jade Lake Holy Land 的一名美妇人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而还有懂王面色平静了下来,“要知道东Martial Emperor 平时可是和九位Great Emperor 交手的,如今被三名帝子围攻can’t be considered 什么。”

  “不对,不是他阴阳圆防御无双,而是他身上缠绕的那层血衣有古怪,他的fleshy body 抗打击能力像是被放大很多倍,堪称Inextinguishable Golden Body 。”

  那名半圣Ancient Race ,饕餮王开口分析道,看出了些mysterious 。

  战场中,上身赤果的男人雄壮如蛮,发力间震退几人。

  Lu Chen 扭了扭脖子,发出一阵骨爆声,伤势在Person’ Character Secret 和God’s Secret Blood 不灭的特性下瞬间复原,血煞战魂状态下,他的恢复力堪称恐怖。

  他的笑容,在几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眼中却像是恶ghost cultivator 罗的嗜血微笑,此时他浑身的凶煞感攀升到了极点。

  而在方才那一击后,不得不说,包括Huang Xudao 在内,一时间都有些Dao Heart 不稳。

  怎么可能有人fleshy body 如此强大?

  他们可都是继承了father Bloodline Power 的古皇亲子,论physique ,即便传说中的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强度也未必比得过他们,怎么会有人fleshy body 如此坚硬,简直都快赶上普通的Holy Weapon 了!   Huo Lin’er beautiful eyes 看着男人雄壮的身姿,没有对异性的欣赏,眼中尽是凝重,回想着自己同Ancient Desolate Saint Physique 交手的经历,在想叶凡同境下,和这个男人的fleshy body 到底哪个更强?   “道兄救我!”

  此时Heavenly Sovereign’s Son 悲呼,他被Saint Prince 险些拍断身躯,真是被打的胆寒了,再无方才那种高呼我父怎样的“豪情”

  可Huo Lin’er 他们哪还有功夫兼顾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这名如蛮神一般的男人动了。

  起手便是杀向Huo Lin’er ,oppression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

  同境之下,Ancient Sovereign’s Son 何曾感受过另一人带给自己的强大压力?

  但今日,他们都感觉到了,男人的silhouette 像是在被无限放大,fighting intent 可撼苍天,那战血沸腾间,不经意泄露的murderous intention ,更令人心底悚然。

  他们像是嗅到了血腥味儿,对方不是如自己一般成长到一定程度便被Imperial Father 封起来的帝子,他一路走到现在,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

  unimaginable ,他到底战胜了多少强大的敌手,与生死一线间游走,才会缠绕上这份惊人的baleful aura 。

  Lu Chen 一拳屏退Huang Xudao ,以背部硬接Huo Qizi 一招,口齿溢血间,并手入刀,斩向Huo Lin’er 白皙的脖颈。

  “younger sister !”

  Huo Qizi surprised and angry 不已,battle strength 攀升至绝颠,可穿过男人的防御之法后,打在他的背上,竟只留下一个掌印。

  “莽夫!”

  Huo Lin’er tenderly shouted ,面带怒容,她也不知道为何男人一改之前的作战方式,流露了murderous intention ,冲向自己。

  她双手演化Sun, Moon and Stars ,满头秀发飞舞,一尊蓝Qilin 推动而出,却在那一刀下轰然爆散。

  情急之下,她不得不催动轮海内的Forbidden Item ,一缕极其微弱的极道帝威传出。

  轰——

  Lu Chen 身形暴退,胸前被击穿一个大洞,那还是他以阴阳圆血煞战魂防御的结果。

  至于他为什么要杀向Huo Lin’er ,是因为对方打自己腰子。

  “终于还是用了吗,也好,family property 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Lu Chen blood energy 震世,胸前的大洞recovery speed 却并不快,因为尽管很弱,那也是从极道Emperor Artifact 中炼出来的气息,能灭杀本源。

  不能再被Forbidden Item 打到,不然即便是如今的他,也可能会重伤失去battle strength ,甚至直接死亡。

  “Brother Lu ,挺不住就先退,我们还有机会。”

  猴子见状,打法愈发刚猛,但Heavenly Sovereign’s Son 的Bloodline Power 太强了,即便是当沙包,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打死的。

  Lu Chen 吐了口带血的吐沫,“还是Forbidden Item 够劲儿。”

  这话让三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的面色都很难看,这不就像是再说,他们不给劲儿吗?   Lu Chen 胸前伤势还未治愈,便大开大合的向前杀去,以拳势将三人笼罩,竟让三人避无可避,只能正面相抗。

  rumbling sound 不断响起,让远方的人看的瞠目结舌,Human Race 修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陆师伯也太莽了吧!”

  叶瞳感慨,“好强!”

  Lu Chen 能力压三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不知是因为和Ancient Great Emperor 的多次对练,让他的同境battle strength 如今磨砺到了一个极高的realm ,更是因为他的综合attribute 仍旧压几人一点。

  到了this realm ,一点的差距就已经很明显,加上他的作battle skill 巧,自然不难办到。

  实际交手后,Lu Chen 感觉几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还是不差的,若真是“同境”,他顶多打两个。

  许久未与活人交手,与同代的Heaven’s Chosen 厮杀更是来到this world 后的第一次,Lu Chen 的精神极其亢奋,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嘴角始终带着一丝狂热的笑。

  看在几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眼中,Huo Qizi 觉得这人有病,Huo Lin’er 觉得这人是变态,Huang Xudao 觉得对方和自己有点像,只不过是个Martial Lunatic ,超级莽夫。

  逆境之中,见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被Saint Prince 拍成两段,Huo Qizi 心中叹息,激发轮海内的Forbidden Item ,准备终结这场战斗。

  Lu Chen 战血沸腾,blood energy 撼动Heaven and Earth ,无敌的意在旷野上纵横激荡,于战斗中悟道,磨砺自己的法,战到痛快处,他忽然感觉心神一阵空灵,某种枷锁像是被解除了。

  一缕“微弱”的极道之威冲向Lu Chen ,看的大黑狗and the others 惊呼,担忧Lu Chen 的情况。

  但上身赤果的男人却站定在那里,忽然不动了,再次睁眼,大道气息流转,如有诸天星辰在其中盘旋。

  他周身的血衣如爆炸般膨胀,躯体的肌肉更是膨胀三分,双眸赤红如鬼,开天拳意向前打出,这一刻Fight Character Secret 、All’ Character Secret 全面运转。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他竟将那一缕Forbidden Item 释放的威能给击散了!

  “神……禁……”

  Huo Qizi 看到这一幕,声音有些许苦涩,他也曾进入这个状态,那时感觉自己甚至能屠灭Saint ,可今日没有触发,对方却是进入了。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Lu Chen 竟击溃了Forbidden Item 的威能,那应该连初成圣者都能斩杀啊!”

  远方观战的人惊呼。

  “难道东Martial Emperor 已经become a saint ,所以才能力压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

  有人猜测。

  最后还是饕餮王站出来分析,“他……应该是进入了神禁,那是Ancient Great Emperor comprehend Sovereign Dao 法则之前,常驻的领域之一,到了神禁状态,各种限制不再加身,battle strength 将呈几何式的攀升,唉,几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运势不佳啊。”

  饕餮王惊叹于Lu Chen 的强大,也面带忧色,怕Lu Chen 做出什么不智的事,若今日他格杀了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再把Heavenly Sovereign’s Son 也杀了,那真是捅翻天。

  什么天下无圣,when the time comes 都不好使了。

  他虽亲善Human Race ,却也不想看到几位皇子陨落。

  哦,Heavenly Sovereign’s Son 无所谓,这货看着不爽。

  “道兄,一起吧。”

  Huo Qizi 神情凝重,对Huang Xudao 说道,他知道对方不愿动用Forbidden Item ,可他不敢保证对方此时进入神禁,会不会恶向胆边生,直接击杀自己几人。

  Huang Xudao 凝重的nodded ,他还想更多的悟道,而不是被一个忽然进入神禁的对手抹杀。

  “遭了,这几个人被打的没节操了,要一同动用Forbidden Item !”

  大黑狗看到这一幕,急的跳脚。

  “Brother Lu 手中甚至没有兵器,这对他太不利了,即便进入神禁,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的Forbidden Item 全面爆发,或许也难挡。”

  Xia Yiming frowned ,早知道今日会是这般情况,他就想办法把Supreme Sovereign Sword 带出来。

  而Lu Chen 此时立身长空,没有一丝畏惧,反而豪爽的大笑,神禁之下,他直觉有无尽的mysterious ,心中豪情ten thousand zhang 。

  他单手侧于虚空,朗声道:“刀来!”

  只见天际划过一道漆黑的divine light ,少有人能看清那是什么,只有几名半圣看到,那是一条凶残的black python 。

  black python 临近时,由实化虚,纵横several thousands li ,凶威盖世,最终于Lu Chen 手中定格,化为一柄漆黑的凶兵,那python illusory shadow 盘踞Nine Heavens ,中间拱卫着雄伟的男子。

  “是弑君!”

  “是Brother Lu 的刀!”

  大黑狗那边的人惊呼。

  “才想起,东Martial Emperor 是擅长用刀的!”

  而远方的观战者也恍然回神,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Lu Chen 此前,甚至并未用自己趁手的兵器,就压制了三位Ancient Sovereign’s Son !   在Forbidden Item 威能爆发的一瞬,Lu Chen 出刀了。

  “杀。”

  平淡的战吼声,冲霄的fighting intent ,纵横旷野的murderous intention 。

  当碰撞之时,极致的威能令大地下沉不知几何,天上Starfall 不知几颗。

  在Huo Qizi 几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三Forbidden Item 合起来可杀Saint 的一击,竟被那苍茫的Blade Intent 破开了。

  会死!

  这是几名Ancient Sovereign’s Son 瞬间的感受,this blade 落在他们身上的那一刻,便是此世终焉。

  Huang Xudao 新的灰衣鼓动,Huo Lin’er 秀发向后飞扬,火麟子身上的Battle Armor 鳞片剥落。

  他们不甘,却真的挡不下this blade ,除非也进入Divine Restrictions Boundary 。

  刷——

  虚空在this blade 下塌陷,Huo Lin’er beautiful eyes 睁开,满头蓝发向后定格,发现自己并未身死。

  几人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才意识到,this blade 并非是斩向他们的!

  “啊——”

  身后several hundred li 外,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

  漆黑python illusory shadow 划过,饱饮绝世bloodline ,一刀划过,Heavenly Sovereign’s Son 身首两立,Saint Level 的Blade Intent 瞬间摧毁了他的Immortal Platform 和Divine Soul 。

  Undying Heavenly Sovereign 的亲子,世间Bloodline Power 最强的Heaven’s Chosen ,怎么也didn’t expect 自己陨落的是如此突然。

  临死前的那一刻,他还在呼喊几位道兄来救援。

  刀过,云散,星辰落,Heaven and Earth 清明。

  如War God 般的男子立身长空,睥睨四方,霸道的无敌之意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激荡。

  那些观战的Human Race 们热血沸腾,无论过多少年,他们都无法忘记今天的这一幕。

  孤身一人,战三Ancient Sovereign’s Son ,一刀灭杀Undying Heavenly Sovereign 的唯一bloodline !   可也有人兴奋后感到忧心,意识到今天真的……捅穿天了!    才发现进了起点battle strength 年榜前十,tsk tsk ,象是五月才上架的,亏了啊,说不定能进前五的,haha 。

           (本章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