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Jade True Immortal Chapter 653

  第655章 元燕境内,外修退避(8.4K为白银盟等你思路加更)

  对fourth rank cultivator 而言,Golden Core 是法力之源。

  this pill 一爆,形若散功。

  除非在二十日内有某种seventh rank spiritual object 替代慢慢恢复第二颗Golden Core 。

  不然,牛奇这位Great Cultivator 铁定沦为一个废人。

  “我的Master 是元燕盟……”

  牛奇表情痛苦的在地上翻滚,还不忘出言恫吓。

  “我知道,踏燕真君嘛!”

  不提还好,一说此道号,Chen Ping 面庞戾气一闪,把牛奇吸入身边,苍劲有力的指头按在了其头颅上。

  堪比Great Cultivator 的Divine Soul 强度对Golden Core 搜魂,几乎不存在什么阻碍。

  “咦,小友还是排名第二十七的Spirit Physique 啊,失策失策,本来应该炼成傀儡伴我Cultivation 。”

  望着碎了一地的Golden Core 残片,Chen Ping 深感后悔。

  刚才冲动了。

  “平儿!”

  就在Chen Ping 颇为懊恼之际,陈向文、陈咏志赶到附近。

  见牛奇此等惨状,陈向文惊骇之余担心起来。

  元燕盟虽只成立短短数载,但论威势,是当之无愧的强大无匹。

  往历史上再看三万年,也从没有过五位Nascent Soul 坐镇的情况。

  即使在外海,元燕盟亦is a huge monster 。

  晁英彦以护短闻名,而牛奇正是他最得意的门生。

  否则怎么会万里迢迢的带在身边磨炼?

  “牛奇废了!”

  相较老成练达的陈向文,年轻气盛的陈咏志是眉色飞舞。

  他早想像Old Ancestor 这样快意恩仇,教训屡次欺压平Cloud Sect 的牛奇。

  但此人的Divine Ability 极强,自知鸡蛋碰不过石头的他,一直将愤恨憋在心底。

  “咏志,牛小友欺辱尔等的时候,周边无人围观吗?”

  Chen Ping 模棱两可的说着,他倒要看看这位自幼栽培的little fellow 通不通他的心意。

  hearing this ,陈咏志面露动容,一口spiritual power 酝酿于dantian ,声若洪钟穿透云霄:

  “Sect 首修归来,众位Disciple 、Elder 速速殿前觐见!”

  此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天衣无缝的同时仿佛朝庭院中扔进了一颗火雷神珠。

  一时间,上千道迥然气息从每个角落波动开来。

  “hehe ,perception 不错。”

  满意的瞅了瞅陈咏志,Chen Ping 仍旧分心搜魂。

  “Fellow Daoist 留情,小徒多有得罪,还请宽恕一命。”

  忽然,牛奇的Sea of Consciousness 中凭空显现一名大腹便便的褐发cultivator 。

  这silhouette both hands forming seals ,抗拒着Soul Searching Technique 。

  正是晁英彦留在Disciple Divine Soul 中的保护禁制。

  如果凶徒realm 远不如他,此禁制就会化为一道攻击,杀掉敌修。

  和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禁制Chen Ping 自是无甚好谈的。

  太一衍Divine Law 微微一震,这禁制便如纸屑般破碎。

  ……

  “奇儿不是在城内吗?who dares to attack 他!”

  几千里外的一座高山Cave Mansion 内,一位身材肥胖的男子从闭关中惊醒。

  他的瞳孔中映着一缕惊疑之色。

  不久前,牛奇受他指使去平云驻地收取财物。

  短短半個时辰不到,disciple 竟遭遇了陨落的危机!

  “不管是谁,本座都要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晁英彦忿然作色,divine light flashed ,显化一束red glow 飞射而出。

  同时,为防是Monster Race 、Ghost Clan 来袭,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地给另外几位Nascent Soul 提前发了支援的sound transmission 纸鹤。

  ……

  平Cloud Sect 驻地。

  “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搜魂结束,Chen Ping 的目光里已经全是森然。

  外海三人组,暨子石、晁英彦和牛奇master and disciple 。

  前者的真实心思Chen Ping 并不清楚。

  可晁英彦master and disciple 可没安什么好心。

  不错,外海Nascent Soul 是主动搭救了衍Ning City ,并且守护一方安稳至今。

  但晁英彦、牛奇纯粹是为了利益而来。

  两人不仅收了寿高岑的天价报酬,这些年在群岛胡所非为,敛财无数,把Human Race 整的苦不堪言。

  入城费用翻二十倍,各种treasure 的价格一夜到顶,尽是晁英彦暗地里的杰作。

  趁着永夜前夕大肆敛财,然后拍拍屁股回外海便是晁英彦的计划。

  仅此而已就罢了,无非是普普通通的利己行为,Chen Ping 至多fiercely 的教训一顿,再没收不法所得。

  可近年来,晁英彦已生出了铲除平Cloud Sect 和梁英卓之心。

  “本座的东西,即使看不上眼也轮不到尔等伸手。”

  一甩昏迷不醒的牛奇,Chen Ping 抬脚一踹。

  在City Protecting Great Formation 笼罩的高度,“嘭”的一声巨响,血雨纷纷扬扬的洒落。

  至于牛奇的Divine Soul 则被他先一步摄出,捏在手心揉搓方圆。

  “Old Ancestor !”

  “Senior Brother !”

  血雨落下时,平Cloud Sect 众修接连赶到街外。

  见是那位消失已久的silhouette 迎风俯视,一个个惊喜惶恐,不约而同的拜下。

  姜佩玲,Ye Mofan ,Guan Ni’er ,羊子宇,唯一的honorary disciple 翁牧……

  以及九成的新面孔。

  和Chen Ping 同一个时代的cultivator 陨落的陨落,died during meditation 的died during meditation 。

  譬如魏雪灵逝世后,百巧门就顺理成章的归入了平Cloud Sect 。

  “这disappointing 的小子。”

  在翁牧的脸上多停顿了一息,Chen Ping hate iron for not becoming steel 。

  连middle grade spirit root 的Ye Mofan 都Core Formation 了,this child 竟还是Essence Core Peak 。

  当年临走前,他给两人赏赐的资源明明相差无几。

  “Master 。”

  被那犀利的目光一扫,翁牧羞愧的低下头。

  “本座已是真君之身,从今往后,平Cloud Sect 就是顶级势力!”

  面对期待的众修,Chen Ping 淡淡的吐露道。

  “恭迎Old Ancestor 回归sect !”

  Disciples 异口同声,激动万分。

  “Senior Brother 结婴了,我又要欠他几百万Spirit Stone 的贺礼,可悲可叹。”

  羊子宇内心哀嚎,实际喜不自禁。

  外界奚落他抱大腿结的Golden Core ,他不但不辩解,还得意洋洋。

  想他原是浮幽城一个small sect Essence Core ,靠巴结Chen Ping 和平Cloud Sect 滋润的活到Golden Core ,明明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分!

  Guan Ni’er 、姜佩玲两女互觑一眼,看出了对方的欣喜。

  姜佩玲还好,一心修道,Chen Ping 强则她背景强。

  不过曾经差点成为Chen Ping Dao Companion 的Guan Ni’er 却有苦又涩,感叹自己时运不济。

  “Old Ancestor 手中捏着的是牛奇?”

  几个眼尖的Disciple 看清了那道Divine Soul 的模样,不由身子巨颤。

  晁Alliance Leader impossible 放过sect 了!

  新一代的Disciples 由衷生出惧怕。

  ……

  “几位Fellow Daoist ,陈某在平云驻地设宴款待,限尔等三炷香之内到场!”

  Chen Ping 踩着一朵金云,其声阴森怪气,在半座衍Ning City 内回荡不定。

  嚣张,不讲道理!

  偏偏让平Cloud Sect Disciples 热血沸腾。

  毕竟sect rules 写明,不必对居心叵测的外人客气。

  这是Old Ancestor 亲自订下的规矩!

  “难道平儿已经自笃能抗衡晁英彦?”

  Chen Ping 的跋扈举动,反而让陈向文心头大定。

  相处数百载,Chen Ping 是什么性格他understands clearly in the mind 。

  弱时唯唯诺诺,强时heavy sword 出击。

  Chen Ping 刚一回来就敢挑衅元燕盟的威严,明显底气十足。

  晁英彦可不是普通Nascent Soul ,他驯养着一头五阶中期的燕妖。

  “平儿说不定能对付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了。”

  陈向文不太保守的琢磨道。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Essence Core Divine Ability 跨越相对容易。

  但Golden Core 之后,基本是First Rank 一个实力。

  尤其到了Nascent Soul Realm ,能击杀同阶的cultivator 都少之又少。

  ……

  “海昌daoist 回内海了?”

  “不,这种威压,他定breakthrough 了Nascent Soul Realm !”

  破空声一片,茫茫多的遁光往平Cloud Sect 驻地疾驰。

  最先赶到的是城内的Golden Core 。

  原Grappling Moon Sect 殷仙仪、楚清凌,原三绝殿的易依云……

  以及面容憔悴的顾思弦!

  “他真的结婴了。”

  望着悬空的silhouette ,顾思弦mixed feelings 。

  其实Chen Ping 早在Golden Core 中期就能和他一较高下。

  后期、Great Perfection 之后,自己更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彼时顾思弦结婴准备充足,自我感觉能扳回一城。

  岂料他在拥有极恨sword heart 和异术的帮助下,依然breakthrough 失败。

  而对方却是成就了Nascent Soul 之身!

  “Fellow Daoist Gu I trust you have been well since we last met 。”

  Chen Ping 特意朝顾思弦cupped the hands 。

  “senior 折煞啊!”

  顾思弦连道不敢,恭恭敬敬的回礼。

  此人的局促模样令Chen Ping indifferently smiled ,忽然间,他对这位曾经勾心斗角的老友提不起了killing intent 。

  两人的格局已不在一个高位。

  接着,Chen Ping 又冲殷仙仪多看了几眼。

  此女他当真好久没见过了。

  在Heavenly Beast 岛一别后,殷仙仪就被顾思弦派去监督金照恒。

  “陈真君。”

  殷仙仪忐忑的鞠福。

  “殷Fairy 。”

  Chen Ping 和善一笑,继而飞速转过头去。

  这一细节令殷仙仪发怵不已。

  她和Chen Ping 关系不错是因为自己知晓他有一位Nascent Soul Master 。

  at first ,她可是对人家搜魂了。

  “希望他不要牵连sect 。”

  殷仙仪担心受怕的暗暗祈祷。

  至于恩怨不小的楚清凌,Chen Ping 更是看都没看一眼。

  同样是格局问题。

  Golden Core 后期的sword cultivator 罢了。

  一头giant beast 踩死一只蚂蚁as easy as blowing off dust ,但还有那个必要吗?

  ……

  越来越多的cultivator 飞聚于此。

  大部分是Chen Ping 互不认识的人。

  他在与昔日结交的几位Golden Core 打过招呼后,就面无表情的等待起来。

  而下方的cultivator 早已一窝粥般的讨论纷纷。

  Chen Ping ,这个人名太耀眼了。

  他的Legendary 事迹在high-rank cultivator 士圈中流传。

  毕竟在Golden Core Peak 宰杀五阶Qilin 尸,注定Chen Ping 不是普通的Nascent Soul 。

  ……

  众修discuss spiritedly 间,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time quietly pass 。

  “外海的Fellow Daoist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呢,你不是此地的Alliance Leader 吗?”

  Chen Ping 一句话,才淡然的说了一半。

  忽的脸上轻轻一笑,抬手对准several hundred li 外的虚空随意五指连弹。

  登时,数道恐怖罡风包裹的sword qi 一闪喷出。

  随即光华一晃后,就化为了几条盘曲飞舞的蛟龙,fiercely 斩了过去。

  下方的cultivator 们见到此幕,面色齐刷刷的大变。

  元燕盟五大Alliance Leader ,是谁先来了?

  而且,这位陈真君好似一点不客气般,直接动手逼人现身。

  简直是在扇联盟的脸啊!

  “轰隆隆!”

  几声巨响后,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的sword qi 斩去了一座阁楼。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在被击毁的阁楼废墟中,浮现出一名肥头大耳的褐发道士。

  此人满脸横肉,浑身上下golden light 灿灿。

  褐发fatty 正举挺双臂,架着一面半人高的golden 盾牌。

  Spirit Treasure 放出一抹金罩挡下了sword light 之后,他满面吃惊难看的望向Chen Ping 。

  “晁Alliance Leader !”

  万修集体失声的脱口而出。

  晁英彦在联盟内虽不是最powerhouse ,可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的realm 也足够让小辈们顶礼膜拜了。

  “在这等贫瘠之地,晁Fellow Daoist 都能吃的白白胖胖,委实令陈某佩服。”

  目光牢牢盯着这fatty ,Chen Ping 幽幽的道。

  此人的十根指头上竟然佩戴了二十个storage ring !

  “牛奇是晁某的final disciple ,Fellow Daoist Chen 请三思而后行。”

  晁英彦憋住怒气,coldly said 。

  Chen Ping 此人的战绩他略有耳闻。

  不过,因为外海cultivator 天生的优越感,晁英彦并没太当回事。

  小Sea Territory 宣传出来的Human Race 英杰而已,摆在梵沧Sea Territory 翻不起任何的浪花。

  可今日一见,晁英彦立刻心生警惕,推翻了原本的定论。

  此人年纪轻轻修至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不提,竟一眼勘破了他Heavenly Grade 的隐匿Divine Ability 。

  而且,刚刚试探性的几道sword light 也非同凡响。

  居然逼得他全力应对!

  “他能击败我!”

  晁英彦琢磨出了一个可怖的结果。

  当然,他倒不是怕了Chen Ping 。

  击败和击杀是两个概念。

  他豢养的燕妖一展翅便是五千里。

  在同阶cultivator 面前,他一直立于不死之地。

  况且,暨子石也是外海Nascent Soul ,断impossible 眼睁睁的看着他被this child 欺压。

  “你的Disciple 想娶我的Junior Sister 。”

  冲人群中的姜佩玲一指,Chen Ping 讥笑的道:“佩玲月貌花容绝代风华,请问这姓牛的东西哪一点配得上她!”

  “Senior Brother ……”

  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下,饶是姜佩玲此般心如死水的女子也浮起一酡嫣红。

  “没有自知之明,本座就让他照照镜子认清自己!”

  话一毕,Chen Ping 一摸storage ring ,仙裔傀的定光spirit mirror 悬飞出来,将牛奇的五官面容照的清清楚楚!

  与此同时,惨叫声急奏。

  法宝光辉一罩,牛奇的Divine Soul 仿佛泡在了油锅中,临死前品尝了一番人间剧痛。

  “什么,陈真君当着晁Alliance Leader 的面斩杀了其Disciple ?”

  “牛奇作恶多端,不知祸害了多少female cultivator ,死的好!”

  “完了,牛奇好歹是联盟的Elder ,平Cloud Sect 彻底得罪了元燕盟。”

  Chen Ping 当众击杀牛奇,迅速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奇儿!”

  爱徒在眼前陨落,挑起了晁英彦压抑的怒火。

  他当即从腰间摘下一只小巧精致的Spirit Beast Bag ,往空中一抛,口中低鸣。

  ”xiu!”

  一只浑身银芒闪烁的十丈灵燕从袋中箭矢般飞射而出,将晁英彦的身躯抬了起来。

  他转首看了远处的Chen Ping 一下后,目中murderous intention 一闪。

  灵燕的银翅轻轻一扇,就化为一道银弧在原地消失。

  虽然Chen Ping 距离他几百里,可他只闪动了一次,浩瀚的demon spirit 力就ghost-like 的迎面扑来。

  “五阶中期的小燕,勉强收为傀儡吧!”

  Chen Ping 面无异色的一咧嘴,单手一抬,大片的苍焰脱手射出。

  化为一座Flame Mountain 向下aggressive 的压去。

  in his soul 识扫测下,五阶灵燕的移动根本无处遁形。

  “住手!大家都是庇佑Cultivation World 的human race Supreme ,何苦拔剑相向。”

  这时,一名灰影从远处闪来,堂而皇之的拦在两人斗法的中间地带。

  光华一散,露出一名干干瘦瘦的矍铄老者。

  正是无相阵宗的Nascent Soul 柯羿。

  “柯Fellow Daoist ,this child 先杀了晁某的disciple !”

  晁英彦身形suddenly stopped ,催使Spirit Beast 悬停在半空,愤慨万分的道。

  见晁英彦给足了他的面子,柯羿朝Chen Ping 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laughed 的道:“Fellow Daoist Chen 如今也是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莫做置气之举,平白让小辈们看了笑话。”

  “陈Old Ancestor 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了?”

  “他好像才四百多岁,去了一趟外海竟修到此等realm 。”

  “梵沧Sea Territory 人杰地灵,ancient books 诚不欺我。”

  柯羿的话又掀起了众修心中的波涛。

  特别是平Cloud Sect 一众,眉飞色舞高兴至极。

  “哎,当年old man 要也闯一闯黑沙流海,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局。”

  顾思弦面色黯然的叹息。

  ”fuck off! ”

  让下面万修和柯羿absolutely didn’t expect ,Chen Ping 竟伸手打了笑脸人,苍焰所化的火焰大山依旧moved towards 原目标压落。

  晁英彦无奈下,他只能一张口,喷出一柄rune 飞绕的long spear 斩向火山,又急忙掐诀的命令灵燕避开此攻击。

  “Fellow Daoist Chen 这是要站在整个联盟的对立面上了!”

  柯羿嘴角抽搐,浑浊的眼珠中精芒爆射。

  他虽只是副盟之一,可由于无相阵宗的背景,Alliance Leader 暨子石normally 也对他客客气气。

  想他striving to the utmost 的奉命守护群岛Cultivation World ,可在别人心里一文不值,当即激发了柯羿的肝火。

  mutter incantations 的一喝,两枚imposing manner 惊人的红白formation flag 从袖口飞出,射入天空。

  紧跟着,笼罩在城内的两座Level 5 大阵飞快运转。

  “喀嚓”

  一束宽十丈的雷柱和一柄五光十色的大剑illusory shadow 幻化而来,帮助晁英彦的long spear Spirit Treasure 打向那座火焰大山。

  “轰隆!”

  几道攻击碰在一处,一圈圈的冲击波灌入Heaven and Earth ,摧毁了附近的所有障碍。

  楼阁倒塌,道路翻滚,烈焰lightning sword shadow 死死交杂。

  瞬间齐齐哀鸣的消失。

  “此人的Fire Attribute Divine Ability 这般强悍?”

  柯羿、晁英彦同时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两座Rank 5 Array 的full strength attack 加上一件high grade Spirit Treasure 勉强和对方攻击perish together 。

  属实是叫人不敢置信。

  “融入了五阶spiritual object 后,仙土典的Divine Ability formidable power 逼近了Heavenly Grade 上阶cultivation technique 。”

  Chen Ping 心下大定,掐诀一捏。

  “oh la la ”

  本被击溃的苍焰死灰复燃,再次化作一张巨手朝晁英彦抓去。

  Fire Element Divine Ability Chen Ping 轻车熟路。

  配合他with no opportunity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捕捉,就是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见了,也要平添几分忌惮。

  “Chen Ping ,你切莫一错再错!”

  见此人又凶悍的施法,柯羿也无心平气和,催动大阵凝聚出一片雷柱和大剑。

  这两座Rank 5 Array 都是他亲自打造。

  启动起来,便是普通的Great Cultivator 也得掂量掂量。

  “狂妄,今日就是胥道青在此也阻止不了本座!”

  Chen Ping 眼中dull light flashed ,浑身皮肤雷丝狂溢。

  “sou! ”

  他身如鸿雁,不闪不躲的击向Formation 。

  一路间,所有的攻击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般化为灰烬。

  即将撞到Formation 的护盾上时,Chen Ping 一甩手中积攒的青雷旋涡。

  “呲呲”

  威压十足的power of formation 遇之即溃,竟在lightning 的闪动中轰然爆炸。

  一个瞬间,两座Rank 5 Array 毁于一旦!

  这一幕不仅是两位Nascent Soul ,便是下方的万修都看傻了眼。

  “那是什么thunder technique ,专克阵道?”

  柯羿心疼Formation 的同时,刹那间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瞬息摧毁Formation Great Grandmaster 指挥的两座Level 5 大阵,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cultivator 压根impossible 做到。

  所以,Chen Ping 施展的雷术一定对Formation 有极强的毁灭性。

  身为阵method 派的Nascent Soul Elder ,他登时滋生了强烈的威胁感。

  “足足两、三百载未能解决裂谷深渊的动荡,本座对贵宗失望至极!”

  Chen Ping 居高临下,冷不丁的一瞥柯羿。

  “轰隆!”

  柯羿Sea of Consciousness 一痛,as if was struck by lightning ,径直在半空扭曲起来。

  昏昏沉沉中,他惊惧的suck in a cold breath of air 。

  简单的Divine Soul 震慑让他Divine Soul 大伤,这起码是Great Cultivator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

  ……

  “看在胥道青的薄面上,今日我饶你一命,有什么需要讨教的地方,让他尽快从前线退离来群岛和我协商。”

  从柯羿身旁飞过,Chen Ping 轻飘飘的道。

  太一魂体使得他的Divine Soul 纯净度提升了数个档次,已不逊色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多少了。

  即便是普通的Divine Consciousness 震慑,也非一般的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能够承受!

  对柯羿此人,Chen Ping 从未taking seriously 。

  两道Divine Soul 法解决的事,就是这样的横行无忌。

  容此人活着,只不过是看在那几位阵宗老友的面子上罢了。

  当然,柯羿如果还不知进退,休怪他屠了阵宗Nascent Soul !

  “现在只有Elder Xu 能治他了。”

  柯羿complexion ashen ,举着formation flag gloomy and uncertain 。

  而下方观战的万修躲避波及的同时,集体哑然,流露look of shock 。

  不过,令人惊呆的还在后头。

  ……

  见操控全城Formation 的柯羿都瞬间受伤,晁英彦目瞪口张,终于惊恐的认清差距。

  “快跑!”

  情急之下,他哪里还顾得上为disciple 报仇,一张嘴,不惜true essence 的喷出一团blood essence 。

  此血团一出口,迎风化为大片blood mist ,将脚下的燕妖罩在其内。

  燕妖的浑身羽毛blood light 大盛,一下将附近的blood mist 一丝不剩的吸入其内。

  银羽银尾也化为了赤红。

  随后他使劲一拍燕头,燕妖眼中绿光急闪,双翅一展之后,就要冲出城外。

  “捞足好处就欲逃离,此是你罪一!”

  Chen Ping 不慌不忙的说着,随身sword array 一开,无穷无尽的sword shadow 悬飞打去。

  ”xiu!”

  燕妖鸟喙流血,狂啼着掉落。

  双翅已被罗生剑斩断,血淋淋的羽毛从高空洒落。

  “罪二,你晁英彦欺凌内海,索取无度,平Cloud Sect 是本座一手创建,谁辱杀谁!”

  于是,半座衍Ning City 的天际都下起了densely packed 的sword shadow 。

  二十八柄Spirit Treasure 组成的周天万Peerless Sword 阵“creak ”“creak ”的旋转,将一妖一人impenetrable 的笼罩。

  Spirit Treasure ,碎!

  护盾,破!

  仅仅一个呼吸间,五阶中期的燕妖就气若游丝,半死不活的在街道上挣扎翻滚。

  晁英彦心中的惊悸已无法形容。

  一套几十柄Spirit Treasure 构成的sword array 对方一念即可布置完毕,彻底封死了坐骑的遁光。

  这是寻常第四步sword cultivator Nascent Soul 都难以施展的Divine Ability !

  在晁英彦ashen-faced 的目光中,一张火焰滔天的大手五指诡异一张,仿佛巨大蒲扇一般,一把将其激射出去的身躯抓住。

  一声惨叫发出,大手上的苍焰立刻高涨数尺。

  晁英彦转眼间化为一个燃烧的火人。

  见此情形,已经降落的Chen Ping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secret art 一催,大手用力一捏。

  ”pu ”

  火人身躯破裂。

  二十枚storage ring 叮ding dong 咚的依次滚入Chen Ping 袖袍。

  火光中golden light flashed ,晁英彦的Nascent Soul 就想趁机遁走。

  但Chen Ping 早等着这一刻。

  thoughts move ,罗生剑一分为四的戳下,一下将Nascent Soul 小人困在其中。

  “汝之罪三,本座封号元燕真君!”

  单脚点在剑柄上,Chen Ping flicks with the finger ,sword array moved towards 燕妖煌煌砸落。

  “你犯了忌讳,本座今日便叫你无燕可踏!”

  阴沉的大笑间,燕妖头颅重重砸落。

  其Monster Nascent 和妖魂也被sword light 逼入角落,随即吸入了封经瓶内。

  ……

  围观的人群一下变得寂静无声,cultivator 们均大气不敢喘的低头咽喉。

  五息!

  如此短的时间,Chen Ping 一人战两位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以及一头五阶燕妖。

  并且还轻轻松松地统统击溃!

  这是一名四百多岁的Nascent Soul 能够展现出的Divine Ability ?

  “文叔……Old Ancestor ,Old Ancestor 他是不是隐藏了cultivation base 。”

  陈咏志激动万分的道。

  “Old Ancestor cultivation 至今,一直是同阶无敌!”

  陈向文胡须飞颤,眼眶湿润。

  平Cloud Sect 的几千名Disciple in this brief moment 无人指示的跪下,向着那位已经神化的Old Ancestor 磕头俯拜!

  陈Old Ancestor 每一次cultivation base 大涨,背后的势力都会跟着腾飞。

  this time 也不例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憋屈,即将一扫而空。

  衍Ning City ,双城Sea Territory ,内海,Essence Swallowing Islands ,是他们本土cultivator 的天下,容不得外修胡作非为!

  “元燕,他自封元燕……”

  揽月、三绝殿的几名Golden Core 心中又酸又喜。

  以一Sea Territory 为封号,Chen Ping 的野心和自信昭然若揭。

  如果此名号将来能传遍Bright Jade Sea ,走出群岛,别人都会involuntarily 的把他们视为真君麾下。

  “有好戏看了,不愧是seeking revenge for the slightest grievance 陈真君,一回来就得罪了整个联盟。”

  当然,也有小部分喜欢看热闹不嫌事大的cultivator 。

  ……

  “this child 在外海究竟得到了多大的机缘,竟修得一身如此恐怖的Divine Ability 。”

  柯羿双拳紧握,formation flag 里的spiritual power 早退散干净。

  召出燕妖的晁英彦都unable to withstand a single blow 的落败了,他absolutely 不敢再去维护。

  身为外海首宗的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他的眼界远比Golden Core 小辈们高了不知凡几。

  如Chen Ping 这般,杀同阶如宰牛羊的cultivator ,在整个阵宗的历史上也不多见。

  ……

  “哎,Fellow Daoist Chen show mercy ,晁英彦欺压贵宗,是在下监管不力。”

  就在下一息,天边三束色泽不同的遁光激射下来。

  相较靠前的是一名孔武有力的高壮男修,刚刚说话的正是此人。

  身后一左一右,分别是一位senile 的绿裳老者和一位身背玉剑的白袍cultivator 。

  暨子石、寿高岑、梁英卓!

  元燕盟的顶级cultivator 全部到齐!

  “梁兄long time no see 了。”

  sword intent 肆虐,Chen Ping 点在无念剑上,冲梁英卓抱了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一尘不染的白袍,憔悴沧桑的面孔,眼中尽是疲惫的神色。

  不必多猜,梁英卓为了群岛Human Race 背负了太大的担子。

  “Chen Ping Fellow Daoist 。”

  梁英卓nodded ,身后Spirit Sword 嗡嗡一鸣出鞘,与罗生剑轻轻点在了一处。

  点剑礼!

  碧水分Heavenly Sword 不过是middle grade Spirit Treasure ,在罗生剑的威压下哀鸣不断。

  “梁兄放心,陈某回来了。”

  Chen Ping slightly smiled ,把目光转向暨子石、寿高岑两人。

  此刻,两位Nascent Soul Late Stage cultivator 心中没来由的一咯噔。

  先前,Chen Ping 大败晁英彦,二人不是不想阻止。

  奈何此人的Divine Ability 过于离谱,赶路的几息时间,就把晁英彦斩落。

  根本不给丝毫救援的机会。

  “一场误会,在下觉得Fellow Daoist Chen 不如放他一马,眼下Monster Race 、Ghost Clan 步步紧逼,一位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cultivator 是绝对的顶梁柱!”

  暨子石态度诚恳的道。

  “暨Fellow Daoist 言之有理,Fellow Daoist Chen 需deep plans and distant thoughts 。”

  寿高岑说着,一阵剧烈的喘咳。

  “他的大限就在近several decades 了。”

  面对这位临died during meditation 前还回归群岛参战的老一代本土Nascent Soul ,Chen Ping 心中还是比较复杂的。

  请动一名Nascent Soul 的代价有多大他心知肚明。

  寿高岑并不愧于群岛。

  “Fellow Daoist Chen 饶命,是晁某错了,日后定把心思放在诛杀Monster Race 和阴灵上!”

  见众人都开口为他求情,晁英彦也眼巴巴的插话道。

  “Fellow Daoist Chen 要顾全大局!”

  暨子石indifferently said ,话中暗暗带着一丝自得。

  Chen Ping 的手段虽然强,可他是Nascent Soul Late Stage 的Thunder Spirit Physique cultivator ,在同阶之中也outstanding ,否则怎能挤下寿高岑、柯羿,come out first 。

  简而言之,他不怕此人。

  “梁兄的意思呢?”

  Chen Ping eyebrow raised ,问道。

  “随便你。”

  梁英卓不冷不热的道。

  “haha !”

  听罢,Chen Ping 怪异的低笑两声,接着毫无征兆的掌心一按,罗生剑fiercely 戳入Nascent Soul 小人,将晁英彦劈了个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笑话,有陈某坐镇群岛,何须一名小小的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定鼎大局!”

  在暨子石惊怒交加的暴喝中,Chen Ping 袖袍一挥,一片multi-colored 的事物快速落地。

  “ao !”

  一条金斑刺目的巨蝎咆哮狂吼。

  十几丈的蝎勾乌black hair 紫,让人看了就不寒而颤!

  在其周边,七、八头Sea Clan 、Monster Race 、ancient beast 族、甚至Djinn Race 傀儡赫然挺立,将几位Alliance Leader 团团包围。

  清一色的五阶傀儡!

  尤其中央的太清玉蝎,更是从头到尾扩散威压至极的阴寒气息。

  这是一头即便摆在无相阵宗也能当成护宗底牌的五阶Top Grade 傀儡!

  一直是散修的暨子石、寿高岑何时见过此等场面,顿时凉气附体,subconsciously 的退到边缘。

  “本座炼傀skill 小有成就,一人如一军。”

  身子轻盈一跳,Chen Ping 站于蝎头上,摊开双臂一字一顿的道:

  “元燕境内,外修避退!”

  “如存异心,execute without any mercy !”

   感谢书友926的1500点币,锋锋肥肥1500点币,小风筝的1500点币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