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Jade True Immortal Chapter 654

  第656章 花开一季,人活一世(6.8K为7800月票加更)

  十六个字掷地有声,仿佛一场洗刷污秽的风暴般席卷在所有人的心间。

  傲睨万修,不可一世!

  金蝎头上的那道silhouette 已和阳仙辰洒落的光辉fuse together 。

  一人震慑联盟五大Alliance Leader ,Divine Transformation 不出的Essence Swallowing Islands ,Chen Ping 一言一行,都代表了整个族群的意志。

  杀晁英彦,不留Divine Soul 是立威。

  宣告平Cloud Sect 不是trifling 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就能欺辱霸凌。

  危难当头,正需要晁英彦为Human Race 扛鼎。

  但梁英卓是君子,连他都不开口求情,意喻此人已到了千夫所指的地步。

  何况,正如Chen Ping 所言,解决群岛的顽疾,多一个Nascent Soul 少一個Nascent Soul 毫无影响。

  他随随便便掏出一些傀儡,足以轻易抵消晁英彦的价值。

  所以,这位arrogant and despotic 的外海Nascent Soul 非死不可。

  元燕境内,外修退避!

  “好大的口气。”

  柯羿盯着身旁begin to stir 的傀儡大军,面色阴沉似水。

  在场的cultivator ,除了暨子石,他也算半个外来cultivator 。

  Chen Ping 此言,同样是在警告无相阵宗。

  但他是见过世面的cultivator 。

  无相阵宗每一代的首修,几乎都是半步Divine Transformation ,远非寻常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可mention on equal terms 。

  最初的惊慌消散后,柯羿第一个镇定自若了。

  他敢肯定,这位元燕真君不会真正的杀了他。

  当然,前提是不继续挑衅唱反调。

  阵宗数位同袍熟悉此人的作风。

  惹急眼了,胥Senior Brother 也救不了他。

  “有Fellow Daoist Chen 坐镇群岛,old man 甚是欣慰。”

  柯羿笑意不断的恭维着,并把话语用spiritual power 扩散出去,响彻了衍Ning City 境内。

  “柯Alliance Leader 都服软了……”

  “阵宗也要给陈真君面子。”

  “这就是我平Cloud Sect 的Old Ancestor ,他老人家从来没让人失望。”

  万修心中或惊骇欲绝,或狂喜万状。

  唯一的共同认知,Essence Swallowing Islands 变天了。

  不,是天回来了!

  “柯Fellow Daoist 过誉,陈某只是惦记着故土,心生不忍。”

  Chen Ping 朝柯羿拱拱手,颇为的满意。

  此人审时度势,替他自己保住了小命。

  如若不然,步晁英彦后尘的非他莫属。

  而梁英卓从始至终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不过,晁英彦陨落后,他身背的碧水分Heavenly Sword 发出了无法克制的高鸣。

  ……

  “haha ,陈某技痒难耐吓到各位Fellow Daoist 了。”

  Chen Ping 歉意的一笑,袖袍一旋,做出攻击姿势的傀儡纷纷收敛威压,老实的趴在地上。

  同时操纵数头五阶傀儡!

  这等Divine Soul 强度又令几位Nascent Soul 心颤如麻。

  故意为之的Chen Ping 则面无表情。

  他不惜暴露一些手段的目的很明显。

  在最短的时间里整合群岛Human Race ,与Monster Race 、深渊决一死战!

  勾心斗角那是实力不够才用的权宜之策。

  “梁兄,暨子石的生死由你决定。”

  Chen Ping 笑眯眯的sound transmission 给梁英卓。

  后者没有说话,不假思索的shook the head 。

  “看来姓暨的所作所为不算太过分。”

  霎时明了,Chen Ping 眼神清冷的打量着暨子石。

  迅速拉拢分化了元燕盟高层后,被孤立的反倒是他这位Alliance Leader 。

  “切磋Divine Ability ,败者退位!”

  Chen Ping 简言意骇的道。

  他在逼暨子石让出Alliance Leader 的宝座!

  无数道偷偷摸摸的质疑目光集中在身上,令暨子石羞愤难当。

  他是梵沧某个小Sea Territory 的第一散修。

  normally call the wind and summon the rain ,振臂一挥就能组建一个大型势力。

  只不过独来独往的悠闲惯了。

  Chen Ping 召出的几头傀儡,还不能给他带来致命的威胁。

  才坐了数载的Alliance Leader ,因一名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的一句话灰溜溜的让位,他恐怕要成为万修口中的笑柄。

  “暨Fellow Daoist 底气不小。”

  见此人面色变幻,Chen Ping sneered 。

  不错,大部分的傀儡是比同阶cultivator 差了半筹。

  即使是太清玉蝎也伤不了Great Cultivator 。

  除非以始祖bloodline monster beast 、巨灵Imperial Family 、天穹藤等为材料打造的特殊傀儡,方有越阶力压cultivator 的可能。

  可惜,他Chen Ping 显露的也只是曾经的底牌。

  裁Heavenly Immortal 剑、Divine Soul 法、Life Source 傀要留着阴一阴Ghost Clan 的拓跋潜,或是Heavenly Beast 岛的Great Demon 。

  几位Nascent Soul 所见的实力,仅仅是他的tip of the iceberg !

  “两位莫再伤了和气,暨Fellow Daoist 有所不知,Fellow Daoist Chen 在阵宗人脉极广,数位Nascent Soul Elder 都与他关系不浅。”

  这时,柯羿笑容满面的打起圆场。

  hearing this 暨子石眼中的纠结一闪即逝,终于几息后faintly sighed ,兴致寥寥的道:

  “既然本土的number one Cultivator 回归,暨某也不做拦路石了,元燕盟的事务由往后由Fellow Daoist Chen 做主。”

  说罢,一枚Gold Jade 制作巴掌令牌飞射出去,在Chen Ping 身前悬浮。

  “平Cloud Sect 扶摇直上,ascending to the skies with a single leap !”

  “陈Old Ancestor 回归半日,杀Nascent Soul Middle Stage 期,逼暨Alliance Leader 退位,实乃unimaginable !”

  万修一个个激情澎湃,不能自语。

  晁英彦的陨落没有给他们带去一丝一毫的担心。

  更亲近,Divine Ability 更强大几倍的本土Nascent Soul 入主衍Ning City ,这方才是群岛之幸,Human Race 之幸!

  “元燕真君!”

  不知是平Cloud Sect 的哪位机灵鬼起头高呼了一声。

  “元燕真君!”

  “元燕真君!”

  此话犹如平地惊雷,迅速点燃众修心中的情绪点,万音齐鸣,连接一片。

  这一日,注定会被历史记载。

  “哦,那小子不错啊。”

  Chen Ping Divine Consciousness 注意到了一名面露疯狂之色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Late Stage ,他当即sound transmission 吩咐陈向文,保this child 一个Essence Core 。

  “元燕真君!”

  “元燕真君!”

  啸音越来越大,此起彼伏,便连几位Nascent Soul 的temperament 都受到了一定感染。

  众望所归,百川入海!

  “他已成群岛万载来的Number One Person 。”

  酸涩、兴奋之色交杂,顾思弦暗暗把当年那段与之争锋的岁月深深掩埋。

  Chen Ping 身边的任何一头傀儡弹弹手指就能要了他的一条老命。

  差距大到天渊之别,还有什么不服输的资格?

  转念一想,顾思弦露出一抹果决的神情。

  这老友显然是在外海发迹了。

  他身上或许携带着Nascent Transformation Pill 和各种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之物。

  此刻,对Nascent Soul 不抱希望的顾Great Cultivator 心中再次活络。

  ……

  “pa! ”

  Chen Ping 伸手一抓,将Alliance Lord Token fiercely 按住。

  同时,Divine Soul 一震,暨子石留在其上的印记顷刻间融化。

  他可不会给此人多少颜面。

  当初在宝域,直接或间接死于他手底,实力较暨子石强的比比皆是。

  对弱者,Chen Ping 一向是拳头拿捏,绝无废话!

  “旧土沦陷,邪魅横行。”

  Chen Ping 君临高空,一双充满威严的眼睛在每一名cultivator 的面庞分别停留。

  “数hundred thousand li 云和月,大好Spiritual Mountain 百座Sea Territory ,请诸君随我one after another 光复!”

  ……

  梁英卓,暨子石,寿高岑,柯羿,Chen Ping ,五位Nascent Soul 在议事殿正襟危坐。

  “元燕盟不必解散,外来Nascent Soul 统合Human Race ,反倒替我做了嫁衣。”

  Chen Ping 坐在上首,心中寻思道。

  其实,他这次回来也有一些整合各Great Influence 的打算。

  但没料到捡了一个现成的Alliance Leader 当当,着实是无心插柳了。

  “Fellow Daoist Chen ,接下来可有什么计划?”

  寿高岑lightly coughed ,主动询问道。

  若说在场谁最急迫,必是此人莫属。

  毕竟他的life essence 寥寥无几,再拖个several decades 的话,怕是要带着遗憾died during meditation 。

  “陈某刚至群岛,劳烦各位跟我讲讲深渊和Heavenly Beast 岛的具体实力。”

  谦虚的抱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Chen Ping 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他所知的情报主要来自陈向文。

  但一些核心的信息,文叔不一定知晓。

  “Monster Race ,阴灵一方各有数位五阶,大部分不需忌惮。”

  话音一落,柯羿就起身说道:“独独拓跋潜,昊圣猁妖是我等不能对付的存在,所以,Human Race 这些年只能死守衍宁一城。”

  “那头昊圣猁妖原先乃是梵沧Sea Territory 赫赫有名的Great Demon King 。”

  “天雀崛起后,猁妖投靠了冥魂一族,并被派遣到Heavenly Beast 岛统领各Great Demon 族。”

  “我等之前还心生侥幸,认为猁妖只是保Heavenly Beast 岛不受阴灵的祸害。”

  “但岂料此妖一来就发动了史无前例的兽潮之灾,直接冲毁了浮幽城!”

  “若非寿Fellow Daoist 及时赶到阻止,群岛Human Race 已经灭绝。”

  听罢,Chen Ping 也是眼睛一缩,颇感棘手。

  昊圣猁,顶级的真妖bloodline ,寻常Great Cultivator 遇之都要a strategic withdrawal 。

  何论是衍Ning City 内的几位Nascent Soul 。

  幸亏柯羿精通Formation ,勉强能和Monster Race 打打阵地战。

  至于寿高岑回群岛,则是在某位阵宗Nascent Soul 口中得知了元燕的糜烂局势。

  进阶Divine Transformation 无望的他立刻广邀帮手,支援故土。

  然而,老友们一听祸乱元燕的居然是一头五阶后期的仙裔Ghost Clan 后,绝大部分cultivator 一口回绝。

  只剩晁英彦、暨子石两人应了下来。

  当然,二者也都各怀心思。

  “相比昊圣猁,更要顾虑Ghost Clan 。”

  梁英卓忧心忡忡的道:“三十载前,我等凭借Formation 之利才与拓跋潜战了个平手。此鬼的气息隐隐有了breakthrough 的迹象,下一次很可能……”

  他的担心令众修表情一凛。

  五阶Great Perfection 的仙裔Ghost Clan ,铁板钉钉就是半步化Divine Grade 别的实力。

  “Ghost Clan 吞噬生灵之气进阶,success rate 可达九成。”

  暨子石眼睛一眯的道:“各位Fellow Daoist 不用质疑,暨某与梵沧Sea Territory 的某位Ghost Clan 略有交情,对此种族还是非常了解的。”

  “Fellow Daoist Chen 如果在外海结交了不少Fellow Daoist ,或可诱之以利拉进群岛共同抵挡。”

  “不错,Fellow Daoist Chen possess great magical power ,应当认识Great Cultivator ?”

  寿高岑满怀期待的道。

  他只是一位普通的Nascent Soul Late Stage ,手段稀松平常。

  因而,拉拢的基本也是一个等次的同道。

  暨子石这种偏强的Thunder Spirit Physique Nascent Soul ,已是他好友列表中的Number One Person 物了。

  “我所认识的东域Nascent Soul 大体都完犊子了!”

  没来由摇头一笑,Chen Ping 绝口不提他的经历。

  寿高岑、暨子石and the others cultivation 的Sea Territory 离Eastern Sea 遥远至极。

  与他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

  而且,他在群岛现身的消息传回去,Nine Cauldrons Chamber of Commerce 说不定会冒着得罪阵宗的风险来追捕他。

  “阚Old Demon 没死还差不多。”

  需要人手的紧要关头,Chen Ping 竟想到了貌合神离的阚big brother 。

  “恕old man 直言,Fellow Daoist Chen 是否有了不惧Great Cultivator 的实力?”

  柯羿心中一动,笑吟吟的问道。

  这话马上让另几位元Soul Transformation 了变脸,狐疑不已。

  在他们的情报中,Chen Ping 一个middle grade spirit root ,能cultivation 到Nascent Soul 并且实力远超同阶已经unimaginable 了。

  抗衡Great Cultivator ,就算一般的特殊spirit root 也难以做到。

  见状,柯羿笑而不语。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念头太夸张。

  但之前Chen Ping 对sect 首修胥道青分毫不怕的口气,使得他联想翩翩。

  “一群old fox 。”

  被人试探口风,Chen Ping 神色稍微冷了几分,indifferently said :

  “Great Cultivator 也分三六九等,陈某和垫底的斗一斗,大概是没有性命之虞的。”

  “什么!”

  暨子石body trembled ,呼吸凝滞。

  他不认为此人会口出狂言。

  是驴是龙,与Monster Race 打上一场就能揭晓,Chen Ping 没必要吹嘘。

  还好刚刚柯羿用阵宗的名号阻止他斗法,不然估计也是同晁英彦master and disciple exactly similar 的结局。

  “陈Alliance Leader 有如此Divine Ability ,群岛Human Race 的保障又多了数成。”

  反应回来的几人纷纷恭维道。

  “哪里,还是要各位鼎力协助。”

  Chen Ping 挤出一丝笑意,谦逊的道。

  他依旧在藏拙。

  珊瑚法相专杀Human Race 、Monster Race 、Sea Clan 。

  在这Three Great Races 面前,他和一尊半步Divine Transformation 没什么区别了。

  因此,Chen Ping 更倾向于先收拾Heavenly Beast 岛。

  昊圣猁妖是炼制傀儡的好材料。

  得手后再围剿拓跋潜,便多了一丝胜算。

  “old man 赞同Fellow Daoist Chen 所言,sixth rank 天雀在外海被几大种族严防死守脱不开身。”

  柯羿nodded ,分析道:“杀了昊圣猁妖,就可解决衍Ning City 两面受敌的窘境。”

  ……

  一连两日,元燕盟的几个顶级人物都在great hall 密谈。

  但最终的结果尚未定下来。

  一口气灭掉Heavenly Beast 岛和深渊显然不现实。

  筹备资源人手,布局各处徐徐图之。

  这些属于陈Alliance Leader 不擅长的范畴。

  于是,柯羿、寿高岑领命负责。

  “Fellow Daoist Chen ?”

  暨子石奇怪的道。

  他方才问了一件事,但Chen Ping 却坐在椅子上,脸色变得阴沉的样子。

  “穷鬼装蒜,天理难容!”

  眼中severe expression flashed ,Chen Ping 心底冷笑。

  趁着众人商讨局势,他分心解开了晁英彦的二十个storage ring 。

  岂料每一个戒子里都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low grade Spirit Stone 、低级talisman 一大堆。

  明显是在衍Ning City 仓促收刮的财物。

  身为Nascent Soul 大能脸都不要了,连Qi Refinement 、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小辈们的身家都觊觎没收。

  “入城费降到两千Spirit Stone ,城内各种虚高的物价也压下来。”

  Chen Ping 不容置疑的instructed 。

  如今的衍Ning City 居住着近百万cultivator ,上亿凡人。

  也是群岛Human Race 的最后一片净土。

  即便他再缺资源都不至于打他们的主意。

  当然,晁英彦的财物属于spoils of war 。

  Chen Ping 可没打算奉还给各Great Influence 。

  ……

  送走几位Vice Alliance Lord ,Chen Ping 留下梁英卓一人。

  对着暨子石的背景凝望了一阵,他收回目光。

  这种利字当头的外来Nascent Soul ,他一直不放心。

  因而,方才强迫此人签订了一份为联盟效力三十载的契约。

  若暨子石不识趣,他不介意多宰一个联盟高层。

  “梁兄,感谢你一百多年来对平Cloud Sect lineage 的照拂。”

  Chen Ping 拱拱手,诚恳的道。

  陈向文几度提起,在阴灵席卷内海之际,剑鼎宗曾派遣cultivator 帮助突围。

  要不然陨落的sect disciple 会多上一倍。

  之后在衍Ning City ,梁英卓又继续庇护,让晁英彦始终未下定决心抹除平Cloud Sect 。

  “Fellow Daoist Chen 的人情我还欠着两个。”

  梁英卓indifferently said 。

  hearing this Chen Ping 随之一笑。

  他清楚,梁英卓指的是当年自己护他Nascent Soul ,所欠下的三个条件。

  “一笔勾销了,梁兄勿放于心上。”

  Chen Ping 不以为然的道。

  他现今可敌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压根不再需要梁英卓的承诺。

  “对了,梁兄的Dao Foundation 没有想办法恢复吗?”

  Chen Ping 转言问道。

  “梁某哪有机会去外海。”

  摇摇头,梁英卓苦涩的道。

  他何尝不愿更进一步。

  可Grade 5 的还Heavenly Pill 在梵沧Sea Territory 都少之又少。

  小小的元燕岂见this pill 的踪迹。

  “一Dao Mark 的还Heavenly Pill 陈某这有一粒。”

  忽然,Chen Ping 眼皮一挑,手心中多出了一个pill bottle 。

  “this pill 的售价与普通的high grade Spirit Treasure 相差无几。”

  说着,他把pill bottle 径直抛去。

  梁英卓一愣,却没有接过medicine pill 的意思。

  “梁兄不必推辞,分五十年慢慢还吧。”

  Chen Ping 吐了口气,悠悠的道:“再过一段岁月,群岛老一批的cultivator 都死光了,届时,偶尔看到梁兄,或许还能让我记起自己的曾经。”

  ……

  “禀Old Ancestor ,sect 目前有Essence Core cultivator 三十人,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四百六十七余人。”

  陈向文仔仔细细的汇报着平Cloud Sect 的情况。

  “连年大战导致损失惨重,却还有这么多苗子。”

  Chen Ping 稍感欣慰的道。

  其实群岛cultivation 水平的大幅提高,一是因为长年累月的族群之战。

  压力即动力。

  更关键的是,无相阵宗开放了兑换体系。

  像清虚化漏丹、守Soul Pill 、通灵Dao Item 等等珍稀的资源,大批量的被cultivator 用战功兑走。

  譬如Ye Mofan 晋级服用的三转离陨丹,便是sect 凑够战功为他换取的。

  倒不是陈向文偏心。

  而是Ye Mofan 统领的寻矿舰队功劳赫赫,收获了几百块fourth rank 矿石,以及二十几块五阶矿石。

  陈向文谨遵Chen Ping 临走前的叮嘱,给予了Ye Mofan 最大的扶持。

  “阵宗无休止的投入资源,究竟是出于何目的呢?”

  眉头一蹙,Chen Ping 想不明白。

  Essence Swallowing Islands 穷乡僻壤,按理来说,没有必要拼死守护。

  虽然一些低级的资源阵宗并不在意。

  可长达几百年的消耗,饶是富敌Sea Territory 的无相阵宗也不会无视。

  事有反常必为妖。

  ……

  随后,陈向文带Chen Ping 去了宝库。

  一百多年的积累,单单发放给Old Ancestor 的俸禄都是一个恐怖的数目。

  Chen Ping with no difficulty 地把所有矿石兑换一空。

  对他来说,fourth rank 矿石几乎无作用了。

  而寻矿堂的使命也到此结束。

  能演化五阶矿石的矿脉,Essence Swallowing Islands 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文叔,尽快将sect disciple 融入元燕盟。”

  Chen Ping said without thinking :“盟里的deacon 、Elder 位置不少,全部让能信任的Junior 领职。”

  “这……另几位副盟那边会不会有意见?”

  陈向文语气谨慎的道。

  “元燕盟就是日后的平Cloud Sect ,文叔懂了吗?”

  Chen Ping 毫不掩饰他的目的。

  “明白。”

  一nodded ,陈向文再无顾忌。

  Old Ancestor 一回来就killing the chicken to warn the monkey ,不正是为了平Cloud Sect 铺路。

  ……

  两代陈氏首修站于殿外。

  “Old Ancestor ,芸儿的衣冠冢已移到衍Ning City 。”

  陈向文随即讲道。

  “嗯,具体位置知会给我。”

  说着,Chen Ping 记起了某件事,道:“薛半雪that girl 呢,怎么不见她?”

  “半雪,她……她死在了一头尸族口中。”

  陈向文面色一黯,长叹道。

  薛半雪,自陈咏志后曾经的两位Earth Spirit Root Junior 之一。

  此女是White Leaf Island Xue Family 的bloodline 。

  当年,Chen Ping 特意飞信sound transmission ,要尽量保此小辈一个Golden Core 。

  然而human’s calculation are inferior to the heavens calculation 。

  薛半雪那支队伍逃离时遇上了一头fourth rank 尸族的袭击。

  最后无一人生还。

  “命中劫难罢了,文叔不必自责。”

  看出陈向文的愧疚,Chen Ping 宽慰道。

  “平儿。”

  陈向文目光直视,吞吞吐吐的道:“你应该去看下宫Fellow Daoist ,她时日不多了。平儿现在是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如果有能力的话……”

  “文叔先退下吧。”

  摆摆手,Chen Ping 仰头陷入了沉吟。

  ……

  red glow 一闪,Chen Ping 出现在了地下的一座密室中。

  此房间布置的倒也优雅。

  除了一张用white jade 雕刻成的床榻外,还有一些桌椅和几盆exotic flowers and rare herbs 。

  玉榻上躺着一名闭眼熟睡的女子。

  “谁?”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翠绿宫装,相貌秀眉,云鬓高挽的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female cultivator 转过身来。

  待看清了无声闯入的男子面容,Foundation Establishment female cultivator cried out in surprise ,立马倒头跪下恭敬的道:“Junior 宫晶拜见Supreme Elder 。”

  “你是灵珊的who ?”

  Chen Ping 面无表情的道。

  他刚才没有restraining aura ,特意让female cultivator 发觉了存在。

  “禀Old Ancestor ,她是Junior 的姨祖奶奶。”

  宫晶has several points of 胆怯的道:“姨祖奶奶昏迷后,都是Junior 在此侍候。”

  “难怪。”

  Chen Ping slightly nodded 。

  他观此女的容貌与年轻时候的宫灵珊has several points of 相似,所以才提了一嘴。

  “下去。”

  Chen Ping indifferently said 。

  “是!”

  宫晶急忙起身,往外退去。

  但在门口她clenches the teeth ,竟是又跪了下来,带着哭腔的道:

  “请Supreme Elder 救救姨祖奶奶,她这辈子过的太苦了,为了助sect 迁移几次身受重伤,否则也不一定会连续两次倒在Golden Core 劫下。”

  “下去。”

  重复二次的Chen Ping ,其语气已变得冷漠无边。

  宫晶心头一跳,抹去泪水关上了stone gate 。

  ……

  离玉塌two zhang 之近,却好似天涯隔阂般,让Chen Ping 走了五步。

  冰冷的玉床,躺着一名冰冷的人儿。

  慢慢坐下,Chen Ping 低头仔细打量。

  在life essence 的尽头,她的容貌不再秀丽。

  乌黑的发丝一半灰白,皮肤上的黑斑清晰可见。

  “old woman 了。”

  Chen Ping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笑了。

  他努力回忆着与宫灵珊的共同时光。

  竟意外的发现,当年在崖顶相处,此女化名“苏妍”隐藏身份和他勾心斗角的岁月最是有趣。

  “Aunt Su 莫害怕,陈某并非恶人。”

  “senior 你意欲何为?”

  “好色贼子,还自称不是恶人!”

  “我辈cultivator ,不以外貌交真心,Aunt Su 天资纵横,说到底,可能还是陈某高攀了。”

  一幅幅分割的模糊画面在Sea of Consciousness 闪过,Chen Ping 像当初那样佯装不愉,捏了捏宫灵珊的脸蛋。

  不过中途动作戛然而止。

  轻轻勾住宫灵珊的right hand ,一道虚弱至极的意识传递过来。

  “你……”

  Chen Ping complexion changed ,一切的言语最终化为一声无奈的幽叹。

  贴着宫灵珊躺下,两人就这样静静的闭目,仿佛凡俗间一对普普通通的夫妻。

  一夜。

  两夜。

  宫灵珊的生机在迅速消退。

  一头白丝盖面,红唇漆黑似墨。

  她渐渐松开了紧紧勾在一起的指头。

  Chen Ping 浑身一震,望着嘴角噙笑的安详女子,声音沙哑的道:

  “花开一季,人活一世,不至True Immortal 难免一死。”

  “灵珊,Husband 应你的,就不折腾了。”

  第二日,Chen Ping 携一片莹灰独闯深海。

  方圆万里内的monster beast 统统绝迹。

  (散散心,今天就这些了。)

   宫戏份杀青,明天直奔主线了。

    感谢WwlWss大佬的Alliance Leader 赏,感谢林中栖息的鸟大佬的Alliance Leader 赏!感谢好朋友就是我呀5000点币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