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Jade True Immortal Chapter 689

  第691章 Nirvana 灵心,就是猖狂(5.4K)

  一言不合施展sword dao Divine Ability ?

  “不对。”

  Chen Ping 双目一凝,身上的法力刚刚凝聚又克制的回缩起来。

  他发现此女的sword qi 并无攻击之意。

  而是围着他sword heart 所在,一圈圈的上下跳动。

  想着那名男修自报的家门,Chen Ping 强忍镇定。

  中央Sea Territory 元始Sword Pavilion ,Old Monster Xu 招惹的Human Race 巨擘势力。

  一宗数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走的基本是sword cultivator 之路。

  论总体的毁灭力,在Bright Jade Sea Cultivation World ,恐怕无人可及。

  更令Chen Ping 惊讶的是男修称呼胥道青的那一声“Junior Brother ”。

  “风天语的第一世是某个Divine Transformation Sect 门的True Disciple ,胥道青则是其的孙子。”

  这是Chen Ping 之前就了解过的秘辛。

  old woman 身份才是苦spirit root 的初始!

  他曾经还笑话风天语,以女人的身体尝试过鱼水之欢。

  原本,Chen Ping 潜意识的把old woman sect 视作一个普通的sixth rank 势力,有一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镇压便算了不起。

  可谁知其背景竟是如此的强悍。

  面对元始Sword Pavilion ,掌控空间Supreme Treasure 的许无咎都需a strategic withdrawal 。

  “来者不会是Vice Pavilion Lord 梵沧Spirit Venerable 吧?”

  Chen Ping 心念急转,视线主要落在了男子身上。

  因为at first 给他下马威的女sword cultivator ,真实realm 不过和他相当,同样是Nascent Soul Great Perfection 。

  “奇怪,既不是剑spirit root 为何能感悟Innate sword heart ?”

  下一息,苗条女子疑惑的开口,接着,屈指一收,释放出去的sword qi 纷纷破碎。

  ”oh?”

  imposing manner 更强的男sword cultivator 一听此言,马上转头稍稍一瞥Chen Ping ,继而right hand 微微一握。

  下方擂台上,陈芙遥all around sword glow 一荡漾,还未结束比斗的她直接原地消失。

  再一出现,人就已经身处男修的跟前。

  “唧唧!”

  大灰口器横扫,焦急不已。

  “don’t be impatient 。”

  Chen Ping 不动声色的sound transmission 稳住大灰。

  一来,他要先弄清楚男sword cultivator 的具体realm 。

  若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还有反抗的余地。

  cultivation base 再高的话则只能暂避锋芒了。

  何况,胥道青的态度极其关键。

  ……

  两大疑似Divine Transformation 的Human Race Spirit Venerable 突然拜山,直接令如火如荼的庆典陷入停滞。

  各大擂台的比斗戛然而止。

  Human Race 一方的cultivator 倒也罢了,恭敬有加的等待变化。

  反观异族的众多五阶,一个个keep quiet out of fear ,involuntarily 的往一地凑近。

  本来胥道青和Chen Ping 已施加了恐怖的压力。

  这下又来两位,此等oppression 比死斗天雀还胜了数倍!

  尤其是元始Sword Pavilion 的化Deity 族,即便在最繁华的中央Sea Territory 也是一等一的强大。

  此刻,所有人都在观望胥道青的下一步应对。

  “Sword Pavilion 解Spirit Venerable 远道而来,my sect 蓬荜生辉,还请高坐以便this Xu 一尽地主之谊。”

  胥道青双手合十,客客气气的道。

  他的语气从纠结到坚定,只用了trifling 半息时间。

  “Interesting 了。”

  眼帘一挑,Chen Ping 心底微动。

  与那位解Spirit Venerable 的熟络截然相反。

  胥道青话里话外,似乎在表达自己和元始Sword Pavilion entirely different 。

  “Junior Brother 仍在怪罪sect 当年的疏忽?你太执着了,Sword Pavilion Disciple 数十万,impossible 面面俱到的照顾。”

  解Spirit Venerable 轻轻摇头,动作很不以为意。

  “解Fellow Daoist 误会了……”

  胥道青刚想辩解时,只见那解Spirit Venerable 的注意力已全然转移,looked towards 了陈芙遥。

  一副根本未将胥道青摆在同阶的做派。

  “仙竹spirit root 加上剑体,aptitude 绝佳!”

  解Spirit Venerable each minding their own business 的说着,忽然indifferently said :“小女娃,你且随old man 去中央Sea Territory cultivation 。”

  此话一出,Chen Ping 和大灰同时面若寒霜。

  不问师承来历强掳修道天才。

  看来,这元始Sword Pavilion normally 霸道嚣张惯了。

  在不入眼的小Sea Territory 更是跋扈异常。

  “此人一定很强,我要冷静,不能给Master 制造麻烦,带去错误的判断。”

  感受着身边流转的浩瀚sword qi ,陈芙遥暗自告诫,并敬佩的道:“senior ,您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Late Stage 的great expert 吗?芙遥还从来不知有此等powerhouse 的存在呢!”

  “Master 能和阵宗首修平起平坐,证明他不虚普通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如果此人cultivation base 再高一点,我今日恐怕要委曲求全跟随他走了,反之……”

  陈芙遥心里疯狂的祈祷,希望得到的不是笃定的回答。

  “hehe ,little girl 有些天真,sixth rank 后期的生灵是什么概念?你才Essence Core ,与伱说也无意义。”

  chi chi 轻笑着,解Spirit Venerable 肃声道:“old man 虽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但距离再度breakthrough 已不远矣。”

  “那就是Early-Stage 呗!”

  陈芙遥欣喜万分,隐晦的冲某个方向眨了眨眼。

  “原来是在装大尾巴狼!”

  Chen Ping looked steadily forward ,双手却掐的铁紧。

  这姓解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至少已半只脚踏入了sword dao 的Fifth Stage 。

  一身气息被sword qi 包裹,他一时半会还真判定不了其的realm 。

  幸亏芙遥聪颖机灵,旁敲侧击的打探出了实情。

  ……

  “解Fellow Daoist ,此女并非本门嫡系真传。”

  胥道青拱拱手,挡在了陈芙遥身前。

  “她是何人Disciple ?”

  解姓cultivator 不慌不忙的开口,并在脸上一抹。

  顿时,笼罩全身的silver sword glow 顷刻散尽,露出了一张阴沉干瘦的面孔。

  外貌年逾六十,眉心间闪烁着一个指甲盖大小的azure rune 。

  隐约是一个古文刻印的“四”字。

  见了此人的真身后,Chen Ping 目光一缩。

  据Old Monster Xu 透露,元始Sword Pavilion 历代Divine Transformation 的眉心,都有这种数目烙印。

  此印非同小可,代表着Sword Pavilion 中一件至强剑宝的认可程度。

  那剑宝不属于任何一代的首修拥有,也不会随cultivator 飞升星辰界。

  认同度越高,sword dao innate talent 越强,得到的好处越多。

  印“一”者,据传能勉强操纵至强剑宝,凭空增幅巨大的实力。

  与此同时,那位女sword cultivator 的面庞上也一阵波动。

  cold light 闪烁下,一名身材高挑的绝艳女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该女子秀脸如玉,一双明眸似若星辰。

  令人惊异的是,此女静静伫立,却让人感觉是一柄沸腾的Spirit Sword ,正吞噬着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生机。

  玉脂所筑的额前,一枚显目的“二”熠熠生辉。

  “果然是她。”

  took a deep breath ,Chen Ping 稍感忌惮。

  明明只有Nascent Soul Peak 的realm ,但至强剑宝的认可度还在解Spirit Venerable 之上。

  此女的跟脚不言而喻。

  定是那位名震各大Sea Territory 的剑spirit root female cultivator !

  曾经,刘玉泽说这female cultivator 在Nascent Soul Early-Stage 就与中央海的Great Cultivator 过了上千招全身而退。

  当初Chen Ping 还不怎么相信。

  待等自己cultivated 太一spirit root 的专属Divine Ability 后,方才打消怀疑。

  Human Race Ranked First 的特殊spirit root !

  不论真伪,定然都强的terrifying 。

  “单莞晨。”

  female cultivator 冰冷冷的吐出姓名。

  她的目光从始至终未离开Chen Ping 。

  即便是仙竹spirit root 也不能让她转移分毫。

  “无相阵宗麾下Nascent Soul Chen Ping ,见过单Fairy 。”

  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Chen Ping 简单的introduced 。

  他非常头疼。

  从此女的身上,他感应到了一丝丝清晰的fighting intent 。

  sword dao 的较量,大sword cultivator 初次见面的正常现象。

  ……

  “胥Junior Brother !”

  解Spirit Venerable 口中法力一震,重复的道:“这女娃究竟是谁的门人?”

  说罢,他眸光凌厉的附近一扫。

  dozens Nascent Soul 纷纷低头避开。

  “禀Sword Pavilion Spirit Venerable ,她是陈某的direct disciple 。”

  就在胥道青犹豫之际,Chen Ping 大袖一挥的飞身上前。

  大灰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一挠口器,但被解Spirit Venerable 一盯后,绒毛倒竖的钻进主人衣襟。

  “你先前自称阵宗麾下,那便是依附胥Junior Brother 的旁系势力了。”

  解Spirit Venerable nodded ,冲胥道青道:“Junior Brother ,old man 此次远赴梵沧,是奉了Vice Pavilion Lord 之令,招你与Martial Nephew Ji 回宗认祖!”

  “恰好把这unexpected harvest 的小女娃也带回去。”

  “陈小子,你sword heart 不俗,倒是也符合本门招收Elder 的标准,干脆一同入宗吧。”

  一番话直接让胥道青、Chen Ping 、以及风天语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他说到“Martial Nephew Ji ”时,特意朝风天语看了一眼。

  明显指的是第一世了。

  “好算盘。”

  Chen Ping 不禁冷笑。

  梵沧Sea Territory 被天雀祸害,Human Race 苦苦支撑,直至胥道青Divine Transformation 后才缓解了局势。

  元始Sword Pavilion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凑着这时候。

  脱不开摘果子的嫌疑。

  他,胥道青,风天语,以及陈芙遥!

  一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Spirit Venerable ,三名特殊spirit root cultivator 。

  姓解的一句话就想把四人收入sect ,当真shameless 之极。

  更让Chen Ping 难堪的是,他还是陈芙遥的附带品。

  “胥Senior Brother ,你决定吧,Junior Brother 在哪cultivation 都一样。”

  Chen Ping 轻飘飘的道。

  此话一出,风天语、舒穆妃、柯羿、沈绾绾and the others 均是figure trembled 。

  之前,Chen Ping 的所作所为可是很暧昧的,从未明确表态加入阵宗。

  但在元始Sword Pavilion 的压力下,两方需联手应付了。

  “一个Nascent Soul Cultivator 与Divine Transformation 同辈?”

  解姓Spirit Venerable 和单莞晨互视一眼,略带惊讶的求证胥道青。

  “Junior Brother Chen 的意见亦很关键。”

  琢磨半晌,胥道青半推半就的承认了Chen Ping 的临时投效。

  这样一来,Chen Ping 便知胥道青压根无回Return to Origin 始Sword Pavilion 的打算。

  “究竟发生了何事,让他对堂堂顶级Divine Transformation 势力心如死灰?”

  Chen Ping 既困惑又好奇。

  但眼下不是刨根问底的时机。

  “陈小子,你与sixth rank 生灵抗衡过?坚持了几招?”

  解Spirit Venerable 万分不信的质疑道。

  要知道,在Nascent Soul 阶段,能跨一个小阶击败对手,都已算是值得栽培的种子cultivator 了。

  而great realm 之间的差距夸张的unimaginable !

  天才辈出的中央Sea Territory ,能在Nascent Soul Peak 与Divine Transformation 放招斗法的cultivator 也寥寥无几。

  他身旁的剑spirit root 单莞晨就是其中之一。

  也是近千年来,Sword Pavilion 培养的only one 个能跨大境的Nascent Soul !

  可问题在于,元始Sword Pavilion 比之无相阵宗,无论哪个方面都是碾压之势!

  单单瑰宝cultivation technique ,阵宗就impossible 掌握!

  纵使放眼月仙辰,Sword Pavilion 亦属于大型势力的行列了。

  单莞晨前后消耗的资源起码可准备五份breakthrough Divine Transformation 的treasure 。

  所以,一个连冥魂天雀都解决不掉的小Sea Territory ,他绝对不信能诞生堪比Junior Sister Shan 的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

  “坚持几招?”

  Chen Ping 被问的有些哑然。

  他正面对抗过的sixth rank 生灵着实不少。

  但要么是实力受限的穷奇、Demon Race ,要么是与人一同抗衡的道猿、Old Mu 鬼……

  真真正正单挑的sixth rank ,似乎还从来没有。

  “和单Fairy 斗个有来有回,理应不是难事。”

  斟酌了小会,Chen Ping ancient well without ripples 的道。

  “狂妄!”

  不等单莞晨回复,解Spirit Venerable 低低的笑了数声,揶揄的道:

  “a frog in well 的小子,你可知晓Junior Sister Shan 在二十载前就与一头sixth rank Early-Stage 的Sea Clan 平分秋色!”

  “倘若不是后继乏力,她甚至能逼退那头Sea Clan 大能。”

  听罢,Chen Ping 无动于衷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法力continuously 的话,陈某自觉也可轻松做到。”

  如此猖狂的回答,顿时令解Spirit Venerable 双眉大蹙,瞳孔里cold glow 狂闪。

  按这小子的自卖自夸,哪怕是他Sword Pavilion Spirit Venerable 亲自出手,短短几招都拿之不下的!

  “Fellow Daoist Chen ,我想向你讨教sword technique 。”

  单莞晨的within both eyes ,散发着一丝奇异的神采。

  “可以。”

  hearing this ,Chen Ping blunt 的nodded 。

  晋级Great Cultivator 后,他还未酣畅淋漓的动用过Divine Ability 。

  毕竟梵沧Sea Territory 太小,合适的对手少之又少。

  譬如天雀,因为一些利益关系,双方甚至达成了一定的合作。

  而眼前的单莞晨、解Spirit Venerable 正是检验实力的极佳对象!

  “不过,陈某的Sword Art 只是擅长的手段之一。”

  paused ,Chen Ping “好心好意”的提醒道:“待会斗起来,还望单Fairy 莫见怪。”

  “天下Divine Ability ,sword dao 独尊。”

  单莞晨不冷不热的道。

  一旁,听到这话的胥道青极其反感的一皱眉。

  “你俩便斗上一场,也让old man 开开眼界,瞧一瞧梵沧Heaven’s Chosen 的风采。”

  解Spirit Venerable 声音漠然的道。

  让Junior Sister Shan 敲打一下众修也好。

  无相阵宗的翅膀硬了,竟不把Sword Pavilion 抛来的橄榄枝当回事。

  “Fellow Daoist Chen ,你有几成把握?Sword Pavilion inheritance 的一门瑰宝Sword Art 基本是Bright Jade Sea Cultivation World 的攻击Divine Ability 之最!”

  见几乎已经确定比斗,胥道青担忧的sound transmission 问道。

  “替我看好姓解的,别让他插手即可。”

  Chen Ping 的话令胥青道slightly startled 。

  ……

  “Fellow Daoist Chen ,请!”

  在众修的目光众,单莞晨身化灰色Flying Sword ,遁入高空。

  登时,一片乌压压的sword qi 风暴狂压Spiritual Mountain ,引爆了方圆百里的Spiritual Qi 。

  皇庭、巨灵powerhouse 俱都为之骇然。

  一名同阶Nascent Soul Cultivator 的威压竟让他们心生胆寒!

  上一次感受此幕,还是不久前Chen Ping 骑乘穷奇登山之际。

  “她果然已经触摸到了Fifth Step 的门槛。”

  临空一望,Chen Ping spat out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

  不愧是剑spirit root cultivator ,在几百岁的年纪居然隐隐有breakthrough Heaven and Earth 为剑境的趋势。

  虽然他的Sword Dao Realm 也弱不了多少。

  可自家事自家清楚。

  一是得益于太初Sword Domain 的加持,二则是golden bead 的神效。

  尤其是后者,省去了他一万余载的练剑岁月!

  但单莞晨却是forcibly 的一步步爬到此地步。

  innate talent 之强,只能用离谱来形容。

  “等会!”

  朝上方拱拱手,Chen Ping 笑吟吟的道:“陈某要添点彩头。”

  被一群cultivator 围着当灵猴撕打就罢了。

  他这一战暴露的手段必然不少,怎可能不捞点好处。

  “赌战?”

  解Spirit Venerable 立刻意会,casually 的道:“你能拿出什么东西,old man 跟上便是。”

  “陈某怎敢和元始Sword Pavilion 的Fellow Daoist 斗富。”

  Chen Ping 谦虚的说着,手腕一翻,一根lightning 闪烁的巨型Azure Bamboo 煌煌浮起。

  以他为中心,一mountain range 都沐浴在了雷海之下。

  “seventh rank 灵竹!”

  “还是二十数万的年份?”

  阵宗Nascent Soul 以及来贺寿的Fellow Daoist 们立刻惊呆,不敢置信。

  就连胥道青、解Spirit Venerable 两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都startled ,Divine Consciousness 不断扫出刺探真假。

  “Master 他还藏着这种大宝贝!”

  陈芙遥激动的双手拧结。

  “你别多想了,这是他的命根子之一。”

  大灰适时的泼去一盆冷水。

  这雷竹乃是主人取了芙遥体内的几缕仙竹之气方才提升成功。

  但它自然impossible 如实告诉陈芙遥,以免伤了master and disciple 间的感情。

  “这小子竟有这等treasure !”

  解Spirit Venerable 嘴角微微抽搐。

  他本以为sixth rank 之物就差不多了。

  毕竟seventh rank 雷竹,即使是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也会视若珍宝。

  “解Spirit Venerable ?”

  Chen Ping lightly coughed 的提点道。

  他把将来打造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的main material 都拿出对赌,自然希望姓解的不要退缩。

  “过度的胸有成竹是自负!”

  冷冷一瞥,解Spirit Venerable right hand 的storage ring 微微一亮后,将一枚palm-size 的半透明玉丸催至手心。

  此玉丸并非浑圆,表体透着一抹流动的光华。

  这物现身后,大部分的Nascent Soul 皆一脸疑惑。

  少数识货的则倒吸了口凉气,胸中炙热。

  “Nirvana 灵心!”

  Chen Ping 咽咽喉咙,fiercely 压制着心里的火焰。

  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自然诞生Artifact Spirit 的几率极低。

  但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有种seventh rank spiritual object ,能近乎十成概率的催生出Artifact Spirit 。

  那就是眼前的这颗Nirvana 灵心。

  此物其实是一种灵木的果实,每三万年才结一次果。

  “满意否?”

  解Spirit Venerable 带着一丝讥讽的道。

  较真而言,Nirvana 灵心的价值还在seventh rank 雷竹之上!

  Chen Ping 岂有不应之理,flicks with the finger ,把雷竹抛给了胥道青:“麻烦Senior Brother 做个见证。”

  ”hmph ,怕old man 输不起吗?”

  见状,解Spirit Venerable 眼睛一缩,不假思索的把treasure 扔了过去。

  Sword Pavilion 的几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威压Human Race ,他丝毫不担心无相阵宗有胆子昧了Nirvana 灵心。

  ……

  重宝相诱,Chen Ping 浑身是劲,精芒四溢的高shouted :

  “单Fairy ,陈某人来也!”

  next moment ,双臂一展,苍火化为一对羽翼,朝高空飞射而去。

  “火法?”

  单莞晨面无表情的一哼,皙白的手指虚空一划。

  “ka-cha !”

  与此同时,Chen Ping 刚刚凝结的灵火翅膀顿时寸寸破碎,切口如出一辙的neat and tidy !

  “她掌控的Heaven and Earth 为剑境居然能影响我释放的灵焰。”

  Chen Ping 稍稍一震,在一柄灰色giant sword 扫中身形之时,诡异的white glow 一闪,从单莞晨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下隐匿无踪。

  半个呼吸的功夫,他再度现身,背后一双白鳍猛扇数下,接着,双目中划过一弯黑幽幽的水液。

  “空间、魂道双规则?”

  场下,解Spirit Venerable 还没来得及落座,脸色当即狂变起来。

   抱歉,今Heavenly Eye 睛休息了几次。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