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Jade True Immortal Chapter 690

  第692章 全面爆发,拖死她(8.6K求月票)

  一道Divine Ability 中是否蕴含Rule Power ,大部分五阶生灵也许难以判断,但sixth rank cultivator 一眼便可明晰。

  因为渡Divine Transformation 劫就是在和Heaven and Earth Rule 抗衡。

  诚然,在sixth rank ,甚至seventh rank ,各大规则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高下之分。

  可相比基础的Five Elements 、变异三行、体魄等规则,空间、魂道、Destruction Rule 非常罕见,更受人忌惮和推崇。

  所以,一个出身小Sea Territory 的Nascent Soul Peak 同时施展了两种规则Divine Ability ,实是令解Spirit Venerable 惊奇不已。

  “凝!”

  解Spirit Venerable 一指双目,面上golden glow 一闪,瞳孔深处竟隐隐泛出黑、紫两色的异芒。

  整个人瞬间变得has several points of 妖异起来。

  “离元灵睛!”

  胥道青微微侧目,脱口而出。

  Sword Pavilion 共有三门瑰宝术。

  among which is included 了一门无属性的主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一门renowned 的sword dao 之术,以及一门pupil technique 。

  虽然除了sword technique 外,另两门瑰宝法有所残缺,但也是弥足珍贵之物。

  尤其是pupil technique 离元灵睛。

  一来Cultivation World 中pupil technique 本身无比的稀少。

  二则离元灵睛据说是从月仙辰传下的残本,不单单有勘测之效,另衍生了一种极其强力的攻击Divine Ability 。

  此术共分8-Layer ,元始Sword Pavilion 拥有一至sixth layer 的cultivation method 。

  但不是每名cultivator 都能修习离元灵睛术。

  原因不外乎是条件过高。

  辅修之宝竟是碧水golden eyes 兽的双瞳!

  成年的golden eyes 兽可是碧水一族的Sovereign ,实力超越了普通sixth rank 。

  元始Sword Pavilion 为让Disciple cultivation 离元灵睛,费尽suffered untold hardships 才宰杀了一头。

  传到当今,golden eyes 兽的双瞳差不多已耗尽威能。

  “祖母留下的祖训说的不假。”

  “在Sword Pavilion ,不具备sword dao innate talent 的Disciple ,哪怕表现的再突出,也得不到真正的inheritance 。”

  一手压着seventh rank 雷竹,一手握住Nirvana 灵心两大对赌之物,胥道青暗自一叹。

  离元灵睛术非sword cultivator 不可兑换。

  golden eyes 兽的双瞳更是一直掌控在历代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大sword cultivator 手中。

  像他这样的sword dao 庸才,即使breakthrough sixth rank 也不会受到重视。

  虽然胥道青明白,Sword Pavilion 只尊sword cultivator 的传统是由于那件至强剑宝的存在。

  可不妨碍他对Sword Pavilion 没有归属感。

  ……

  “原来Space Rule 不是他的本体所修。”

  施展离元灵睛后,解Spirit Venerable 已能勉强将Chen Ping 的身形捕捉清晰。

  躲闪在各个空间里的那小子,背后一对纯洁无瑕的古怪翅膀惹眼异常。

  “如果old man 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鲲鱼之鳍。”

  解Spirit Venerable 心中一动,冲胥道青笃定的道。

  “Fellow Daoist Chen 一向mysterious ,这个this Xu 一无所知。”

  胥道青闪烁其词的道。

  能修到接近Divine Transformation 的地步,哪个不是身怀天大的机缘。

  只不过Chen Ping 拿出的treasure 和cultivation technique 更夸张一点罢了。

  “鲲鱼可是在大千界消失了百万载的Monster Race 。”

  next moment ,解Spirit Venerable 微微眯眼的道。

  这种Supreme Treasure 现世,remain unmoved 那绝无可能。

  毕竟只要一refining ,等于多掌握了一种特殊的规则。

  “hehe ,抢他的宝贝小心烫掉你一层皮。”

  胥道青心中一冷,漠然的转过头去。

  他关注了Chen Ping 两、三百年,this child 什么机遇和作风,他了如指掌。

  甚至有可能是月仙辰的来客。

  解Spirit Venerable 抢宝后,cut weeds and eliminate the roots 的杀了人也就罢了。

  如若不然,至多千年岁月,元始Sword Pavilion 恐怕都难逃一劫。

  自然,这些苦口良言他不会告诉解Spirit Venerable 。

  ……

  高空中,sword light 纵横狂洒。

  单莞晨Human and Sword Unity ,以不变应万变,根本不去主动寻找Chen Ping 的位置。

  Human and Sword Unity 状态下slaughter power 平平,但一般不受Divine Soul 法的影响。

  显然,单莞晨已提前感应出Chen Ping 的Soul Power deep and unmeasurable ,选择了immediately 规避风险。

  “此女的魂魄强度在五十三、四ten thousand zhang 左右。”

  Soul Absorption Technique 一展,Chen Ping 旋即得到一个精确的结果。

  这是他所遭遇的,Divine Consciousness 极限最接近他的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

  在元始Sword Pavilion 那种巨擘Sect ,Heavenly Grade 中阶的Divine Soul 术定是标配。

  再加上refining 各种spiritual object 带来的加成,单莞晨才有了今日的强悍。

  不过,Chen Ping 压根没打算用珊瑚法相试探此女。

  ……

  “太初Soul Absorption Technique 自带规则,应当可破开Human and Sword Unity 术的防御壁垒!”

  Chen Ping 当机立断,浩瀚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席卷而出,无视漫heavenly sword qi 直接罩住了那柄灰色giant sword 。

  “七十数ten thousand zhang 的Divine Soul Power ,且纯净度堪比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

  场下,时刻关注斗法的解Spirit Venerable 又是eyelids twitched 。

  这是Nascent Soul Cultivator 所能修成的魂魄?

  “太一魂体,太一spirit root !”

  next moment ,解Spirit Venerable 身躯一震的失声道。

  细细琢磨,他只想到了this 可能。

  “this Xu 也not quite clear 。”

  一旁,胥道青一脸爱莫能助的吹了吹热茶。

  他只负责看紧解Spirit Venerable 。

  关于Chen Ping 的一切,他都不准备透露分毫。

  “你是this child 的Senior Brother ,何必装做一概不知!”

  解Spirit Venerable 语气一变,声音沙哑的道:“hehe ,也就是太一Demon Sect 灭亡已久成不了气候,否则月仙辰上的高阶生灵岂能容忍他cultivation 太一衍Divine Law !”

  “飞升通道都因规则缺失而关闭了,上面的人想cultivation base 无损的下界简直是痴心妄想。”

  胥道青冷声的接话道。

  就算在Bright Jade Sea Cultivation World ,偷偷cultivation 太一衍Divine Law 的human race Supreme 都有几位。

  妄图彻底断绝Greatest One Sect 的inheritance ,几乎是impossible 的事。

  ……

  “呲呲!”

  浓稠的Soul Power 铺开裹去,单莞晨所化灰剑一声鸣响,魂魄天旋地转后,从空中坠落摔下。

  但只下沉十zhang or so ,就见剑体表面轰隆隆一颤,一团purple 火焰冒出several feet 来高。

  同时一道金弧在火焰中迸射乱跳,将她彻底护在了当中。

  “Junior Sister Shan 竟被直接逼出了Pavilion Lord 赐下的底牌!”

  解Spirit Venerable 脸色骤然一沉。

  Pavilion Lord 道印,是种在单莞晨Sea of Consciousness 里的一道防御术,以此保护这位至关重要的小辈。

  此术寄托在一枚talisman 中,制作的代价不小,以Pavilion Lord 的功力都要耗费三十载才能种下一枚。

  但好在能持续长达一刻钟的时间。

  单莞晨果决的激发道印,明显是承受不住对方的Divine Soul 攻击。

  但解Spirit Venerable 也极为的理解。

  cultivation 太一衍Divine Law 且身怀太一spirit root 的cultivator ,Divine Soul 之术就是其的killing move 。

  只要克制了这等手段,Junior Sister 的胜面将超过九成!

  “此purple 灵火居然融化了魂术?”

  身形一稳,Chen Ping 重新从虚空现身,面色有点难看。

  太初Soul Absorption Technique 若是被另一种更强的魂道Divine Ability 击溃还算可以接受。

  可遭这灵火烧掉,却是不可思议了。

  更不妙的是,单莞晨已脱离了Human and Sword Unity 状态。

  她的魂魄仍然被紫焰笼罩。

  all directions 灌入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完全近不得身,泯灭的干干净净。

  “专克Divine Soul 的灵火么,倒是unheard-of 。”

  为验证心中的猜测,Chen Ping 张口一喷,一团土黄spiritual power 迅速膨胀。

  再化成一面hundred zhang 高的土墙,朝单莞晨fiercely 压去。

  ……

  “如非不是Pavilion Lord 赐予的紫极Heavenly Fire 道印,我已落尽下风。”

  单莞晨目中一闪,对这位偏远Sea Territory 的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又重视了几分。

  阴影从天而降,她随手一挥衣裙,一道弧形sword qi 旋转飞射,将看似浑厚无比的土墙劈成齑粉。

  “这奇怪的purple 火焰果然只对Divine Consciousness 起效。”

  当自身的土spiritual power 穿过火焰安然无恙后,Chen Ping 大relaxed 。

  若连fleshy body 都能防御,此战还真不必继续了。

  “Fellow Daoist Chen ,我如今很好奇,你的sword dao 是不是也如魂道一般的强劲无双。”

  单莞晨面无表情的说着,遥遥的extend the hand 臂冲云雾中一指。

  阵阵贯穿Heaven and Earth 的尖鸣盘旋罩下。

  Chen Ping 扬首朝高空望去。

  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什么时候起被大片的灰影遮蔽。

  这片黑影boundless ,模糊异常。

  给他一种moon reflected in the water 镜中花的诡异感觉。

  那无穷无尽的剑啸正是从黑影深处传来!

  ……

  “Innate sword heart !”

  盯着头顶出现的剑云,Chen Ping 面色阴沉。

  许久之前,他就怀疑剑spirit root cultivator 感悟的也是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第一把Spirit Sword ,Innate 剑!

  这一刻,单莞晨暴露sword heart 之后,猜测几乎被完全证实。

  “请Fellow Daoist Chen 领教剑spirit root 的专属Divine Ability ,Opening Heaven Sword 域!”

  单莞晨缓缓合眼,仙裙风中飘荡。

  突然,一望无际的灰色剑云向两边一分。

  里头夹杂的sword qi 宛如找到了一个出水口似的,densely packed 倾倒而下。

  来不及多想,Chen Ping 将Divine Sense cautiously 的朝高空扫去。

  但尚未接触那片sword qi ,就一下疼痛的收敛退回。

  这让他心中更是一凛。

  纯粹sword cultivator 斗法喜欢自报招数。

  在知此乃剑spirit root 的Divine Ability 后,Chen Ping 深深一吸气,化为一道刺目white glow 向远方激射。

  “Sword Domain 禁空!”

  单莞晨一声轻叱,“滋啦”“滋啦”,方圆千里的区域大片灰光闪烁。

  one after another 刺目耀眼的Space Crack 凭空显现。

  下一息,Chen Ping 的身子forcibly 的从空中分离,上半身的daoist robe 早已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pu 呲!”

  双肩和背部,一条条about one inch long 的剑纹龟裂,鲜血四溅。

  眼下,他无空关心伤势,朝着刚刚破开的space channel fiercely 一砸。

  “轰隆!”

  一片空间齐齐塌陷。

  隐约可见里面追踪来的无数sword qi 也随之崩裂。

  解决完“追兵”,Chen Ping 的警惕心提到了极致!

  他本欲凭借movement method 躲闪掉单莞晨的这一剑。

  可Sword Domain 遍布的范围内,早早遍布了数以千万计的灰色sword qi 。

  Nascent Soul Peak 的fleshy body 都扛不住此strikes ,可想而知强行穿越的后果,只有粉身碎骨一种结局。

  除非同一刻施展咫尺星空术遁走,彻底搅乱原生空间。

  但那样一来,等于间接输掉了this fight 。

  ……

  “单Fairy ,可不止伱一个人拥有Sword Domain Divine Ability !”

  眼见天上的剑云越灌越烈,隐隐将他逼入绝境后,Chen Ping 从容的一挥手。

  接着,一条huge monster 从mountain range 中缓缓探出,并朝天上徐徐压去!

  狰狞的Sword Dragon !

  Sword Domain 的表现形式Myriad Transformations ,追根究底却是用本身凝聚的sword qi 压缩一方空间,让敌手的各方面大受影响。

  “sword dao 规则!”

  解Spirit Venerable 不觉两手抓紧座椅,一脸的阴寒。

  短短的几息内,这Nascent Soul 小辈带给他的震撼比千百年中的还要多!

  即便是life essence 近万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精力亦是有限的。

  trifling 一名活了几百年的边陲Sea Territory Nascent Soul ,同时领悟sword dao 与魂术规则,若非亲眼所见,他只当听了一个笑话。

  “hehe 。”

  一瞥解Spirit Venerable 的神情,胥道青心底奚落且感同身受。

  他当初也是这副难以相信的样子。

  “三sect rules 则加身,怪不得敢和Junior Sister Shan 叫板。”

  一顿后,解Spirit Venerable 嘴中冷笑的道:“他日后该如何Divine Transformation ,old man wait and see 。”

  并且,他已给Chen Ping 打上了没有强Master 承的标签。

  好比单莞晨,她不是不能在Nascent Soul Realm 领悟second 规则。

  但Sword Pavilion 的几位Supreme Elder 为了她顺利度过Divine Transformation 劫,始终立场一致的反对。

  ……

  两片色泽截然相反的剑云腾空而起,迅速地撞击在一起。

  Chen Ping 与单莞晨出手太快,瞬间就撞击上千次,每一回都震荡出恐怖的冲击波!

  饶是远离战场的无相山都刮起了剧烈狂风。

  cultivation base 不到Nascent Soul 的生灵纷纷吐血,气息萎靡。

  阵宗Elder 见状,立刻开启了几座Level 5 Defensive Array 。

  持裁Heavenly Sword 的Chen Ping 激荡出透白sword qi ,单莞晨则是仅用sword heart 催化着灰色剑海。

  “Fellow Daoist Chen ,烦请自报此Divine Ability 。”

  依照sword cultivator 对决不成文的规定,单莞晨coldly said 。

  “陈某早言明,在下并非sword cultivator !”

  Chen Ping 才不会理会死板的规矩。

  太初Sword Domain 由太一spirit root 衍生。

  八竿子打不着的两者结合,说出去不知将引发如何剧烈的风波。

  至少Divine Transformation 前,他都必须咬定Sword Domain 是他自己所领悟。

  “Fellow Daoist 小心了,Opening Heaven Sword 域只是剑spirit root Divine Ability 的基础。”

  既然话不投机,单莞晨也不愿多说。

  嘴唇incantation 一念后,忽然,潮水般涌下的sword qi 骤然凝聚,fiercely 一绞,就将太初Sword Domain 的范围斩成两截。

  但white 剑云瞬间又合成一股,但imposing manner 明显弱了半分。

  “bang bang bang! ”

  Opening Heaven Sword 域连续震荡,发出了惊人且凌厉万分的sword qi ,从all directions 轰向裁Heavenly Sword 。

  一时间,后者被打得spirituality 乱颤,里面传出了Spirit Sword 的哀鸣。

  ……

  “这娘们的sword technique 攻击当真不弱于Divine Transformation cultivator 。”

  裁Heavenly Immortal 剑的节节败退,以及体内spiritual power 的急速消耗,令Chen Ping inwardly grumbled 不迭。

  别看两人打得不相上下,但他at first 就took out 了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

  反观单莞晨一直空手捏sword qi 。

  所以obvious at a glance 。

  Opening Heaven Sword 域的凶悍绝对远在太初Sword Domain 之上。

  不过,Chen Ping 倒是没有自轻自贱。

  一则剑spirit root 赋予的sword dao Divine Ability ,超过太一spirit root 毋容置疑。

  另外,他的太初Sword Domain 才步入First Layer 。

  而单莞晨的Opening Heaven Sword 域很可能修成了Second Layer ,甚至Third Layer 。

  单比sword dao ,他会毫无犹豫的承认自己处于弱势。

  “开天!”

  单莞晨乘胜追击,身如鸿雁的遁飞而下。

  一蓬蓬的剑雨在她身边泯灭新生,随即爆发更强盛的威势。

  “剑四!”

  感受到了一丝致命的威胁,Chen Ping 默念一声的甩飞裁天。

  顿时,天上一道灰色光柱,地下一道white 的剑莲,旋转着迎击相撞。

  巨鸣连绵,耀眼的强光照射四方上下,刺得众修睁不开眼。

  两Great Divine Ability 足足对轰了万余次,方才消弭无形。

  阵宗布置的Formation 全力开启,泄露的丁点sword qi 扩散乱窜,把保护区之外的大半山系给射的千疮百孔,碎石崩塌。

  等到光线黯淡下去,众人就看到Chen Ping 手持法宝,complexion pale 的悬浮于空。

  而单莞晨脚踩一柄three chi long 的琉璃宝剑,双眸透出sword qi divine light ,气息惊人。

  “Master !”

  “Youth Ping !”

  “陈Old Brother 好像落在了下风。”

  陈芙遥、沈绾绾、风天语and the others 不约而同的面露焦急之色。

  “元始Sword Pavilion 是中央Sea Territory 的Peak Human Race 势力,比底蕴,平儿着实差距甚大。”

  连一向对Chen Ping 信心十足的陈向文都faintly sighed 。

  而且,观战的各族生灵也与他的想法大同小异。

  那位女sword cultivator 的威势已与一名真正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相差无几,怕是胥Spirit Venerable 都讨不了丝毫的好处。

  “紫极Heavenly Fire 在月仙辰都赫赫有名,Greatest One Sect cultivator 曾对此灵火深恶痛绝。”

  “Chen Ping 的魂法被紫极Heavenly Fire 阻挡,失去了最强的矛,寻常手段的确斗不过剑spirit root 。”

  倚在一根灵木上,舒穆妃目光灼灼的自语道。

  当然,有这份眼界的全场点不出几人。

  毕竟连斗法主角之一的Chen Ping 都认不出紫极Heavenly Fire 的跟脚。

  ……

  “胥Junior Brother ,那根seventh rank 灵竹一会就要易手了。”

  解Spirit Venerable unperturbed 的抿了口spirit tea ,笑吟吟的道。

  “不急。”

  胥道青calm 的道。

  “你Junior Brother 难道还有其它的手段?”

  听罢,解Spirit Venerable 嗤laughed 。

  “Junior Brother Chen Divine Soul 强大,会兼修什么小道你心中有数。”

  胥道青一抬眼皮,indifferently said 。

  “傀儡?”

  解Spirit Venerable 稍稍一愣,迂缓开口:“五阶傀儡丢人现眼,Junior Sister 犹如砍瓜切菜。”

  “就算是一头Rank 6 Puppet 也于事无补。”

  “你梵沧Sea Territory 的sixth rank 生灵都没几个,总不至于能一口气亮出两只。”

  傀儡师是强力的代名词不假。

  可同样很依赖资源。

  便是在中央Sea Territory ,那几位闻名已久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傀儡师,身上也不见得能同时拿出两头以上的Rank 6 Puppet !

  “谁知道呢,Junior Brother 总喜欢藏着掖着。”

  苦笑的摇摇头,胥道青indifferent expression 。

  ……

  一波纯粹的sword dao 比拼后,单莞晨和Chen Ping 迅速拉开百里,遥遥对峙。

  “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

  盯着单莞晨脚底的Spirit Sword ,Chen Ping 眯了眯眼。

  刚刚,就是这一把three chi long ,半青半红的琉璃宝剑把他的太初Sword Domain 杀得溃不成军。

  毋容置疑,此乃一柄品质不低于裁天的剑宝。

  元始Sword Pavilion 底蕴深厚,即使赏赐单莞晨一件真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也很正常。

  “莞晨剑,normally 我极少动用,因为我本人就是一把最合适的Spirit Sword 。”

  单莞晨轻笑一声,悠悠的道:“剑中原本的Artifact Spirit 也被我刻意抹去,因为我本人就是它的Sword Spirit !”

  “此female cultivator sword cultivator 疯了。”

  听了这略带自鸣得意的言论,Chen Ping 蓦地表情一变。

  此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必然有流传已久的尊号。

  可单莞晨硬是改成了她自己的名字。

  观其语,见其心。

  此女平素定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性子!

  “这种女的沾惹不得。”

  一瞬间,Chen Ping 目光转冷。

  大庭广众下,他本不准备让单莞晨输的太难看。

  以后两人指不定还有发展友好关系的空间。

  可现在,他是一点不存此想法了。

  万一哪天阻碍了此女的sword dao ,两人还得拔刀相见。

  “你刚刚施展的Sword Art 还有后续吗?”

  单莞晨没有察觉到Chen Ping 的神情变化,兴致勃勃的道。

  “本座说了多少遍,sword dao 只是伴身技之一!”

  话毕,Chen Ping 双手一张,弹射出几团苍焰。

  “Heaven and Earth 赋予了你如此强横的sword dao innate talent ,你却不以为意,实在让我无法苟同!”

  单莞晨黛眉一挑,平添几分怒气。

  Sword Pavilion 嫡传,最见不人辱没sword dao 。

  这和Sea Clan 敬祖一致,是刻在in the bones 的坚持,与cultivation base 、身份高低统统无关。

  “没办法,在下出彩的innate talent 太多,只能稍稍放弃sword dao 了。”

  打嘴仗Chen Ping 从不惧任何人,Innate sword heart 疯狂颤鸣,裁Heavenly Immortal 剑的光华已breakthrough 进剑云中。

  “那就用出你自认为最强的手段!”

  玉脸一寒,单莞晨对此人at first 的良好印象渐渐转无。

  难得遇上一个拥有Innate sword heart 的异性sword cultivator 。

  然而,他竟对sword dao snort disdainfully 。

  单莞晨漠然的一哼,一道璀璨的剑华吞噬压下。

  ……

  “轰隆!”

  next moment ,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加持的一道sword qi ,竟是在半途自动泯灭。

  看了此幕,单莞晨先是一惊,随即凝神细望下却脸色稍变。

  那架住剑宝的乃是一个giant beast 的爪子。

  通体幽黑,露出的部分就有十几丈之巨。

  仿佛一座巨山正从虚空中浮现。

  虽然擒住莞晨剑后,兽爪吃力异常,动作无比缓慢。

  但就是这样,giant beast 尚未完全探出,一股庞大的demon spirit 力便先将下边的剑云激荡的越发狂暴。

  one after another 火焰飓风冲天而起,hundred zhang or so 高的气浪比比皆是!

  “roar! ”

  半息后,那只咆哮的giant beast 终于显露。

  长有一双飞翅的黑虎,周体浓郁的Monster Qi 盘旋不散。

  “sixth rank 穷奇!”

  单莞晨、解Spirit Venerable 两人纷纷一皱眉。

  除两者外,无相山上的其余众人倒是无一丝意外。

  Older Generation Chen 一路显圣过来,该见识的都已见识。

  ……

  “他还真打造了一头Rank 6 Puppet 。”

  解Spirit Venerable indifferently said 。

  语气里没有过多的担忧。

  此兽的另一只海blue 翅膀,显然是拼接上去的,扛不住单莞晨几剑。

  “元始sword qi !”

  单莞晨轻轻一点,spiritual power 沸腾而出。

  感应到危机降临,Chen Ping 再也不敢迟疑。

  背后双鳍一展,一下化为一道银弧disappeared 。

  接连闪动十几次后,Chen Ping 扭头一望。

  只见在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中,他原先所待的虚空竟像是一座沉入seabed 的岛屿。

  飞速凹陷的同时,一个覆盖方圆几百里的sword qi 旋涡浮现而出。

  卷在其内的岩石、流云等等寸寸破碎。

  片刻就填满了周遭。

  凌厉之极的剑啸传出,还有一层层的black lightning ,在雾中不停的跳跃闪动。

  穷奇傀儡仿佛被牵引似的,moth flies into the flame 般的往sword qi 旋涡中吸附而去。

  “元始Sword Pavilion inheritance 的一门瑰宝Sword Art 是Bright Jade Sea Cultivation World 的攻击Divine Ability 之最!”

  想到战前胥道青的警示,Chen Ping 不敢大意。

  裁Heavenly Immortal 剑临空一震,五道粗大的剑柱从剑尖激射而下。

  犹如五根supporting heaven giant pillar ,一下没入了旋涡中。

  随即裁天一抖,五道巨柱在旋涡内搅动不已,仿佛要翻江倒海。

  “Fellow Daoist Chen ,这可是你自创的剑招?”

  单莞晨beautiful eyes 一闪,朗声问道。

  “剑五!”

  Chen Ping 用一道招式名回应了此女的疑问,紧跟着,五道巨柱fiercely 的一压,如春鱼产卵般数之不尽的sword qi 滚落打下。

  “轰隆!”

  遮蔽天空的sword qi 旋涡很快凭空不见。

  两者交汇的Space Crack 自行弥合。

  “这小子的sword dao innate talent 不错,摆在我Sword Pavilion 也排的上号了。”

  下方,解Spirit Venerable 心中寻思着。

  然后,他一扫胥道青。

  看来要改变居高临下的态度了。

  若是收编无相阵宗,元始Sword Pavilion 将来就能多数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battle strength ,称霸Human Race 指日可待。

  ……

  破掉单莞晨的sword technique ,Chen Ping 身子一转,落在了穷奇头颅上。

  此时的傀儡,从脖颈到尾巴,尤其是双翼,都布满了horrible to see 的剑伤。

  元始sword qi 的犀利程度可见一斑,绝不在未修至Great Accomplishment 前的专属Divine Ability 之下!

  “紫极Heavenly Fire 道印最多持续一刻钟,我拖住此女即可。”

  收到胥道青的sound transmission 提点后,Chen Ping 眼睛一缩,九青冠从dantian 飞出,稳稳的悬浮于头顶。

  接着,both of his hands 十指快速弹奏。

  每一次落下,就有一Puppet 出现。

  in a flash ,二十数头五阶傀儡将其牢牢护住。

  Monster Race 、Sea Clan 、巨灵……

  颇有种scattered beans turns into soldiers 的场景。

  ”go! ”

  Chen Ping 袖袍冲单莞晨一拂,口中冰冷吐道。

  所有傀儡一动,马上化为各色光虹,直奔而去。

  “oh la la !”

  单莞晨神情不变,Transcending Spirit Treasure 纵横的一挥。

  前排的两头巨灵傀儡立刻all split up and in pieces 。

  “Junior Sister Shan ,小心!”

  就在这时,解Spirit Venerable 一拍座椅的sound transmission 高喝。

  “解Fellow Daoist 违规了。”

  胥道青不痛不痒的道。

  “你先前莫非不是在给this child sound transmission ?”

  解Spirit Venerable 反斥一句,有点紧张的盯着斗法之处。

  “轰隆!”

  果不其然,在解Spirit Venerable 出口的刹那,一只玄black 的手臂从虚空莫名伸出,毫不迟疑的把单莞晨抓到了手中。

  但超乎意料的事发生了。

  黑臂方一接触此女的身子,她周身突然sword glow 大放。

  模糊之下遁入了几百里之外。

  让那black 手臂一把抓了个空!

  单莞晨身形一停,似乎有些惊怕的样子。

  方才若不是解Senior Brother 提醒,以她的Divine Consciousness 很难发现暗藏all around 的埋伏。

  “Old Guy ,多嘴!”

  Chen Ping 冷冷的朝下方盯了一眼,手一按,一头half black and half white ,浑身荡漾demonic energy 的傀儡飞了出来。

  正是那头失而复得的sixth rank Demon Race 。

  刚刚Sword Domain 碰撞的时候,他就将此傀儡悄悄布置在了某个隐秘空间。

  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中。

  哪知解Spirit Venerable 临时插手,让单莞晨避过了一劫。

  ……

  “sixth rank Demon Race !”

  解Spirit Venerable 呼吸一滞,牙齿咬的一阵light sound 。

  还真是两头Rank 6 Puppet !

  这一战的结果又变得不明朗了。

  “上。”

  Chen Ping 一声令下,穷奇傀儡和Demon Race 傀儡一马当先,朝单莞晨淹没了过去。

  ……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在小辈们的眼里,高空的锋利sword glow 威势汹汹。

  每回一转就可打碎一头五阶傀儡。

  但另一方的Chen Ping ,看上去却更加的轻松惬意。

  只要站在原地pointing fingers ,单莞晨便被牵制的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傀儡师厉害至此!”

  “Chen Ping senior 一人操纵数十头傀儡,难怪胥Spirit Venerable 和他平辈论交。”

  此战之后,梵沧Sea Territory 专研Puppet Technique 的cultivator 一下多了三成。

  两大Divine Transformation 沉默观战,也没什么可评价的。

  那两Nascent Soul great cultivator 的实力皆不输sixth rank 。

  斗法的一招一式挑不出任何毛病。

  “this child 的手段比Junior Sister 全面太多,日后若晋级Divine Transformation ……”

  解Spirit Venerable 手指点空,反复斟酌。

  ……

  “第十六头!”

  当单莞晨斩碎一只monster beast 傀儡后,Chen Ping 默默记下。

  即便有两头Rank 6 Puppet 牵制,此女的sword qi 也能轻易杀溃五阶傀儡。

  虽然损失是大,但他没有觉得可惜。

  只要拿下Nirvana 灵心,五阶傀儡统统毁掉也无关痛痒。

  “剑五!”

  趁着Demon Race 傀儡拖住单莞晨之际,裁Heavenly Immortal 剑从一个刁钻的位置钻出,倾斜的使劲一劈。

  一圈圈散发毁灭力的波纹震荡开来。

  单莞晨多方受压,闪避不及的被一道sword qi 贯穿腰间。

  不过,她身上的仙裙光华一凝,立刻融掉了侵蚀入体的攻击。

  难得的防御ancient treasure 。

  “恰好一刻钟。”

  本该惋惜的Chen Ping 却毫不在意,幽水般的黑目中波光粼粼。

  笼罩单莞晨魂魄的purple 火焰无声熄灭!

  “本座的sword dao 真的很一般。”

  Chen Ping 狞声一笑,六座宝气满盈的珊瑚法相砸入单莞晨的Sea of Consciousness 。

  “sword intent 融神!”

  单莞晨临危不惧,眉心的印记一闪一烁,浑身突然爆绽一股极其恐怖的剑之法则。

  这一刻,在Chen Ping 的Divine Consciousness 下,此女仿佛变成了一柄直插云霄的万Ancient Immortal 剑,给他施加了一道为之色变的压力。

  “够了!”

  同一瞬间,解Spirit Venerable 的意识在两人Sea of Consciousness 里乍现。

  ”oh?”

  Chen Ping expression moved ,控制珊瑚法相徘徊在外。

  “至强剑宝的Sword Spirit 正在渡第三劫的关键节点,一场不分生死的比斗罢了,Junior Sister 轻易不可借助它的力量。”

  解Spirit Venerable 的话一字一字敲击在单莞晨的耳畔。

  紧接着,单莞晨犹豫了半息后,眉心印记的光华一消而散。

  Chen Ping 所感触的巨大压制也同时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sou! ”

  单莞晨持剑急遁,顷刻间到了beyond a thousand miles 。

  而后回眸一扫,indifferently said :“Divine Transformation 再战!”

  此音一落,她的气息便归于远处,不见芳踪。

  “Junior Sister Shan 第二次被同阶逼出剑宝印记,其实在她看来,自己已经输了。”

  凝视着单莞晨的不辞而别,解Spirit Venerable 幽幽的叹了叹。

  “解Fellow Daoist !”

  Chen Ping 竭力控制着六座珊瑚法相,面目带煞的道:“刚刚所言是否为真!”

  “一块Nirvana 灵心而已,在这小地方是尔等抢破头皮的东西,但于我Sword Pavilion 之中,以Supreme Elder 的特权,每隔三百载就能换取一枚!”

  解Spirit Venerable 第一次冲Chen Ping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笑吟吟的道:“Fellow Daoist Chen sword technique 非凡,刚好本门暂缺一位守山Elder ,old man 愿意担保将你引荐给Pavilion Lord 。”

  “守山Elder ?”

  眉头一拧,Chen Ping 嘴角抽动的subconsciously 反问:

  “那不就是看大门的总头子!”

   感谢湖东张学友的6000点币打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