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Jade True Immortal Chapter 732

  第734章 Poor Daoist ,出山!(8.4K感谢等你思路大佬的Alliance Leader 赏!)

  天外楼,京云Cultivation World one of the very best 的Human Race 势力。

  又因为是Chamber of Commerce 的性质。

  rich and imposing ,无多少顾忌的向外大力招揽高阶生灵。

  注意,是生灵。

  而非单纯的Human Race great cultivator !

  当代的天外楼,算上嫡传的四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另还招揽了一名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的loose cultivator ,以及一头sixth rank 中期的仙裔族。

  会主九钱Spirit Venerable ,更是Human Race 势力唯二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后期,威名赫赫。

  而与Chamber of Commerce 交好的Super Influence 就更多了。

  毫不夸张的说,天外楼若舍得动用人情,在京云Cultivation World 十数大种族中调出两位数的sixth rank 生灵with no difficulty !

  龙羽虫洞的重night spirit 尊一人豢养两头sixth rank 中期的虫皇,被誉为万载内的第一great cultivator 。

  他正是忌惮天外楼的人脉,才捏着鼻子接受Cultivation World 的贸易被其垄断。

  就这样隐隐排在首位的Human Race Number One Influence ,竟被一位陌生的Spirit Venerable 出言挑衅。

  盯着面前,距离自己嘴唇不到一寸的purple robed man ,司白晴一时不知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情绪。

  大概嚣张过头,a frog in well 莫过于此。

  七十载前还要靠sneak attack 带走她逃亡的男修,如此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不再畏惧天外楼?

  他甚至还叫嚣让Chamber of Commerce 覆灭,一人挑十个。

  司白晴眉目隐现清气,觉得可笑。

  “ten breaths 内,从陈某眼前消失。”

  Chen Ping 表情漠然的开口。

  他虽和许无咎英雄所见略同,强掳了一位Pill Saint 。

  可归根结底,与对方的仇怨谈不上你死我活。

  因此,司白晴得以侥幸活命。

  “thanks Senior 仁义。”

  确定这紫袍Divine Transformation 真打算放她离去后,司白晴心中欣喜万分,退几步远远一鞠福。

  接着,此女立刻驾驭起一枚light blue 的云梭飞射出mountain range 。

  “本座一身的霸气竟未让她为之折服。”

  见司白晴头也不回的遁走,Chen Ping 双眉不禁一皱。

  过了几个瞬间,只听”sou” 的一声破空light sound ,一方沾染幽香的手帕倒飞而来。

  “Junior 无恙回天外城后,定将情况如实告知祖父和天外楼高层,希望能与Older Generation Chen turn hostility into friendship 。”

  “另Senior Zhu 道途风顺,triumphant progress 。”

  手帕上书写着两行delicate and pretty 的小字。

  “处危不惊,知进退的小辈……”

  Chen Ping 将手帕化为飞灰,同时心里赞赏的道。

  司白晴被囚禁pill concocting 的several decades 间,与他并无超过十句话的交流。

  但此女的性格却让他颇为欣赏。

  如果司白晴能breakthrough Divine Transformation ,倒是可以招揽进通天阁。

  随着阁友的越来越多,乐心一人根本供应不了庞大的medicine pill 需求。

  当然,此女的进阶资源该由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拿出。

  他等着摘成熟的桃子即可。

  “溜了,溜了再说。”

  眼看司白晴脱离了Divine Consciousness 的扫探范围,Chen Ping 赶紧大袖一挥,卷起各个密室中的东西,一闪不见。

  临去前夕,他手指一点,在山里山外隐秘的几个角落做了些布置。

  ……

  数天后。

  连遁million li 的胜邪Spirit Venerable ,终于在一个Golden Core 家族占据的偏僻山头落下脚。

  新Cave Mansion 中,Chen Ping 想起之前对司白晴放的狠话,面色毫无惭愧。

  他才打破bottleneck 三载,刚刚稳固了一番cultivation base 罢了。

  现在就去硬碰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基本还得落荒而逃。

  放司白晴走,其实是在施舍天外楼一个机会。

  若是九钱Spirit Venerable and the others 还不罢休,待消化完一身的treasure ,便是天外楼道统的覆灭之期!

  “先逼出丹毒。”

  sit cross-legged 下,Chen Ping 内视meridian 。

  一千五百多岁的年纪步入Divine Transformation Middle Stage 期,这cultivation speed ,纵使从Ancient Era 算起,也能排得上号。

  但近两百多年来,为了尽快打破bottleneck ,他始终在refining medicine pill 之力推动cultivation base 。

  虽说四Dao Mark 、五Dao Mark 的medicine pill 较为纯净,杂质几乎不存。

  可数量一多accumulated 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 产生的repercussions 也不容忽视。

  若不祛除,将时刻影响Dao Foundation 的稳定。

  目前,Chen Ping 的半数meridian 就被一种五彩斑斓的粘稠物质包裹。

  此乃虫毒。

  司白晴所炼medicine pill 的八成主材便是高阶的虫体。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有澜虚天堑这座insect race 巢穴在,spiritual grass 、灵花反而是替补材料。

  “呲呲”

  接着,Chen Ping 一定心神,dantian 中窜出一朵Innate Ice Flame ,缓缓地飘进主脉络中。

  灵焰是丹毒的克星之一。

  为尽快排出,他也顾不得法力的损耗。

  ……

  就在Chen Ping 专心排丹毒的同时,一百数hundred thousand li 远的天外城。

  因司白晴的回归,天外楼的几位Old Ancestor 再一次碰头。

  Immortal Qi 缭绕的奢华宫殿中。

  一名体型白胖,但不失威严的middle-aged man 高在上首。

  天外楼首修九钱Spirit Venerable !

  一左一右则分别落座一名短须鹰眼老者,和一位俊美异常的youngster 。

  “a trifling 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就敢挑衅Chamber of Commerce ,简直胆大包天之极!”

  俊美youngster cold and severe 一哼。

  双瞳的五彩一闪即逝。

  竟是一位五色瓣的仙裔大能。

  看来,这位便是天外楼招募的外族供奉。

  “数十年前,阳虫Immortal Palace 在澜虚天堑抓捕Ancient Race ,程勋程Fellow Daoist 却莫名陨落。”

  “大家觉得此事和掳走白晴的mysterious person 有无关联?”

  鹰眼老者indifferently said 。

  他往中央躬身站立的女子身旁看了一眼。

  司白晴是他司渊空最宠爱的孙辈。

  一直当做Si Family 的下任patriarch 培养。

  孙女失踪的时间里,最焦急的莫过于他了。

  令司渊空又惊又喜的是,昨日司白晴毫发无损的突然回城。

  “就算杀阳虫Immortal Palace Fellow Daoist 的是他又如何!”

  “程勋的Divine Ability 在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垫底,在场的哪一位斗之不过?”

  “各位不会认为贼修灭我Chamber of Commerce 的吹嘘之言属实吧!”

  仙裔供奉讥了一声。

  他在天外楼的地位极高。

  second only to 会主和副会主司渊空。

  听Si Family 的小女娃将那贼修的原话复述,他立马怒火丛生。

  “本座今日把话放在这里。”

  仙裔供奉用眼神巡视一圈,indifferently said :“那贼修胆敢踏入天外城半步,本座定叫他悔不当初!”

  hearing this ,另三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闭嘴不言。

  仙裔族天资优越,向来看不起Human Race cultivator 。

  这种傲慢是bloodline 中无法剔除的观念。

  何况,追不追究陈姓cultivator 的责任,最终只有会主能拍板决定。

  “各位Old Ancestor ,Junior 觉得Older Generation Chen 肯定是外域cultivator 。”

  司白晴恭恭敬敬的分析道:“他吩咐Junior pill concocting ,多是给高阶的spirit flowers and grasses ,几乎没有虫尸。”

  “白晴你只能炼制一Dao Mark 的Grade 6 Medicine Pill ,他为何有大批量的需求?”

  上首的九钱Spirit Venerable 开口,笑眯眯的道:“all Elders 都是何见解,尽管畅言。”

  一举一动,像极了凡俗界和善的富家翁。

  但这困惑却令众修无法回复。

  一Dao Mark 的cultivation medicine pill 在众人眼里不值得冒险得罪一个Super Influence 。

  “会主,Junior 并未受到任何屈辱,天外Lou Family 大业大,没必要与一位外域的cultivator 计较。”

  司白晴谨慎的提议着,并望了望自家祖父。

  她在尽可能的求得支持。

  “Si Family 小辈,你该不会对那贼人生情了?我仙裔族的历史上就有活生生的例子。”

  俊美仙裔fiercely 一剐司白晴,质问道。

  “Junior 一个Nascent Soul Cultivator ,嫁给Older Generation Chen 算是高攀,况且Junior 是女儿身,慕强不是很正常么?”

  司白晴不亢不卑的道。

  贵为Chamber of Commerce 的大Pill Saint ,又得祖父维护,她有资本vagueness 的回怼仙裔供奉。

  “劳烦尤Elder 注意自己的言辞。”

  司渊空略带不满的道。

  “和气生财。”

  paused ,九钱Spirit Venerable 依旧laughed 的道:“白晴,伱先退下歇息。”

  “是。”

  司白晴乖巧的拱拱手,立马退出了great hall 。

  ……

  “既然白晴这苦主都不打算追究,本会主认为此事暂时揭过。”

  九钱Spirit Venerable 一收笑容,说道:“Ancient Race 遗址的浑水也不要去蹚了,全力筹备十年后的天外拍卖。”

  这话引得众修纷纷赞同。

  每两百年一轮的天外拍卖是Chamber of Commerce 组织的首要盛事。

  在场的Elder 都能赚的盆满钵满。

  的确比浪费精力追杀一个Human Race Divine Transformation 划算的多。

  “一头sixth rank Early-Stage 的Human Race 罢了,仗着遁速act wilfully 。”

  仙裔供奉目光灼灼。

  Chamber of Commerce 准备息事宁人,他却是不敢苟同。

  自己身上有一枚截断遁光的奇门制品。

  只要能见到那陈姓cultivator ,对方绝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对了,司Elder 。”

  见无人反对,九钱Spirit Venerable 恢复笑颜,转头朝司渊空道:

  “白晴沉醉pill concocting ,孤身数百年,本会主今日就为她安排一桩良缘。”

  “天外拍卖正式开启之日,就让她与麒儿结为Dao Companion 。”

  “之后,Chamber of Commerce 将优先安排两人的破境treasure !”

  司渊空听了此言,不禁双目一眯。

  会主口中的麒儿,是他的第九孙,名唤“钱麒”。

  cultivation base 也是Nascent Soul Great Perfection 。

  两人的地位身份倒是非常般配。

  “仙裔的那番猜测难道让会主警惕了?”

  司渊空不好判断。

  以他对孙女的了解,绝impossible 简单的钟情于陈姓cultivator 。

  但会主的撮合也不错,于是司渊空nodded 应下。

  见状,九钱Spirit Venerable 满意之极。

  Chamber of Commerce 培养的大Pill Saint 从不准外流。

  他只是防患于未然。

  剩余的几位Divine Transformation 向两位会主表达恭喜之后,纷纷告退。

  接下去的十年。

  为迎接天外拍卖,庞大的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彻底运转忙碌起来。

  一枚枚high level 的玉质请帖由专人派送,发往各大种族的顶级生灵手中。

  ……

  贫瘠小山,简朴Cave Mansion 。

  当Chen Ping 完全逼出丹毒已是两年之后。

  Dao Foundation 趋于稳定,再无掉落realm 的风险。

  他开始感受这次的提升。

  Divine Soul 极限二百一十数ten thousand zhang !

  此种程度,把专修魂道的定元Supreme 都抛在了身后。

  能否与能利用Black and Yellow Qi 增加Divine Consciousness 的太上阁Pavilion Lord 比肩还不好判断。

  但估摸两人相差不了太多。

  毕竟阴阳Black and Yellow Qi 四个等级之间的效果the difference 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

  对方又没有golden bead 这类的Supreme Treasure 。

  至于法力的增长尚是其次。

  服用了大批的高Dao Mark 特殊medicine pill ,也就勉强与一般Divine Transformation Middle Stage 期mention on equal terms 。

  “待救完白素后,要将更换主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提上日程了。”

  Chen Ping 眼神一闪的暗忖道。

  他的太一spirit root 中自带三attribute 。

  火、土、木。

  最合适的无疑是此三attribute 俱全的瑰宝法。

  当然,世间若存在集空间、雷、魂、火、土、木于一体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那便再好不过。

  可惜他大概率是在臆想。

  星辰界恐怕都无这些attribute 俱全的主修cultivation technique 。

  ……

  斟酌一番,Chen Ping 一抹storage ring 。

  从中飞出一枚巧夺天工的五彩印章。

  渡天珊瑚印的仿制品苍须印!

  兑换这么久时间,终于到了能初步refining 之际。

  “希望此物能给本座带来天大的惊喜。”

  Chen Ping 隐泛着一丝激动,左手一挥,Innate 冰火滴溜溜的朝苍须印一罩。

  与此同时,无边的Divine Soul Power 也随之渗透进去。

  一种被吸空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

  this treasure 的品质太高!

  为强行refining ,Chen Ping clenched the teeth 捏碎了两百块Top Grade Spirit Stone 。

  使得法力continuously 地涌入当中。

  否则只要中途一断,很容易前功尽弃。

  ……

  整整四个月后。

  石榻旁。

  Chen Ping 头发凌乱,一手扶着床沿,脸上做出痛苦的表情。

  空洞的瞳孔泛着灰色,发白的嘴唇微抿,发丝一根根垂落,掉的满地都是。

  Spirit Stone 的残渣更是漫天飞舞。

  Chen Ping 心疼不已。

  为了refining 手里的这枚印章法宝,他足足耗光了自身数量一半的Top Grade Spirit Stone !

  开界Supreme Treasure 仿制品苍须印!

  方才,伞灵一见到this treasure ,仿佛受到bloodline 压制一般,颤抖尖叫的缩回本体。

  就连Chen Ping 自己这个主人,在注视苍须印过久后都压抑之极。

  “绝对是Void Refinement 生灵level of treasure !”

  Chen Ping 一脸的震撼。

  若是渡天珊瑚印的本体,怕是单纯的spiritual pressure 释放都足以来回震死他十次。

  ……

  意识沉入苍须印本体。

  虚空,断章的通Treasure Art 也随之清晰。

  出现了前fourth layer 的cultivation 口诀。

  但后续部分以当前的Soul Power 强度还是解不开。

  拿到通Treasure Art 后,Chen Ping 马上进golden bead 入定起来。

  依托fleshy body ,需运转meridian 循环的Divine Ability ,golden bead 的时间流逝帮不上大忙。

  可领悟Sword Art 、魂术、通Treasure Art 却是一等一的便利。

  静坐两百余载,外界仅仅流逝不到一年罢了。

  Chen Ping 便顺风顺水的修完了fourth layer 通Treasure Art 。

  ……

  将苍须印摄在半空。

  Chen Ping 面露欣喜。

  正如太上阁Vice Pavilion Lord 辛琬秀手中的那件仿制品蕴含Space Rule 一样。

  苍须印内,主要的Rule Power 是魂道。

  但另蕴含了一定的Space Rule 。

  而且和白鳍、鲲鱼尾擅长遁速,开辟长途的通道不同。

  苍须印中的Power of Space 更注重于攻击。

  随手一挥,就是大片的space storm 、space turbulence 砸下。

  威能之恐怖,Divine Transformation Middle Stage 期的body cultivator 也难以承受!

  何况苍须印的空间Divine Ability 只是附带。

  最强的攻击仍旧是魂法!

  借此印施展的任何魂术,威能都直接增加了四、五成之多。

  一道珊瑚法相砸死一头普通的sixth rank 生灵,已成事实。

  ……

  爱不释手的操控两、三击后,Chen Ping 心有余悸的甩开苍须印。

  此印威能巨大不假。

  但每驱使一击都会抽空浑身小半的法力。

  包括Divine Soul 也消耗夸张。

  这意味着,在Divine Transformation Great Perfection 前,苍须印不能成为像太一璇玑剑那般的惯用手段。

  “hehe ,本座还有第二件小星辰破界Supreme Treasure !”

  Chen Ping slightly smiled ,一面五彩的轻纱凭空而现。

  此乃便宜Master 化灰后留给他的遗物。

  Dao Child Avatar 当年莫名的风化陨落。

  他有着一番推测。

  太一衍Divine Law 的分魂Avatar Technique 极其霸道。

  本体一死,Avatar 也难存活。

  究竟是golden bead 出手,还是衍Divine Law 的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最大的好处落在了他身上。

  接着,他Divine Sense 一动,Divine Consciousness 刺入五色薄纱中。

  这回,由于Soul Power 暴涨,他看清了其内的一幕。

  “通Treasure Art !”

  Chen Ping 咽了咽喉咙,眸中喜色狂闪。

  原本还以为薄纱中没有Artifact Spirit ,他得循循渐进的重新培养一头感悟通Treasure Art 。

  absolutely 没料到,Master 居然如此的讲究。

  把一份ninth layer 的完整通Treasure Art 刻印在了法宝中。

  “颜仙纱,小星辰破界Supreme Treasure ,采渡天珊瑚印释放的十缕True Qi 打造。”

  嘴里念叨着介绍,Chen Ping 不由hav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

  这颜仙纱竟和珊瑚印have the same origin !

  equivalent to Monster Race 高低bloodline 之间的关系。

  而此物的防御已经够他惊为天人。

  竟也只是渡天珊瑚印trifling 十缕True Qi 为主材炼出的法宝!

  跟着,Chen Ping 意识下移。

  还有第二行字迹。

  “颜仙纱,Torch Dragon 星辰之主极夏道尊炼。”

  不必说,这留下信息的是来自星辰界的某位炼器Great Saint 。

  Torch Dragon 星辰之主。

  Chen Ping 眼睛一缩,他已能肯定的确认,道尊之号应该是Void Refinement cultivator 的标志。

  再往上不用想了。

  恐怕Dao Child 的本体也接触不到那等威慑整个星辰界的great character 。

  breathed deeply ,Chen Ping 照例喷出一团Innate 冰火,开始祭炼this treasure 。

  数月后。

  望着又是一地的Top Grade Spirit Stone 碎渣,Chen Ping 已能ancient well without ripples 。

  小憩一阵,他魂入golden bead 。

  外界三年的时间,颜仙纱的通Treasure Art 一路畅通的修至Sixth Layer 。

  后面三层需Divine Transformation 后期、Peak 、以及Void Refinement Early Stage 期的realm ,他目前差了很远。

  ……

  一处静谧的mountain range 地带。

  不知何时降起了Overflowing Heaven Sword Peak 和狰狞穿梭的青雷。

  “轰隆!”

  in a flash ,深达hundred zhang 的沟壑迭生爬满。

  大片大片的山体脱落,滑进了深渊。

  在这惊人的攻击下,居然有一身披五色薄纱的youngster 正闭目悬浮。

  凡是落在其身边十丈内的sword light 、雷电仿佛失去了所有威能,一下化为齑粉。

  通Treasure Art Sixth Layer 驾驭的颜仙纱,其防御之力竟能抵挡Divine Transformation 后期程度的攻击。

  难怪当日Dao Child Avatar 把Saintess 的Divine Ability 轻松化解。

  他至少是Eighth Layer 的通Treasure Art 。

  而且,颜仙纱还具备不俗的隐匿气息之效!

  配合一蜕的魂道,Chen Ping 在定元Supreme 面前都能轻易伪装。

  ……

  “Divine Transformation Peak 之下,谁还是本座的敌手!”

  惊叹一声,Chen Ping 胸中翻腾不已。

  苍须印。

  颜仙纱!

  one attack, one defense ,把他的一身Divine Ability 推到了一个令人惊骇的地步。

  “鹏天殿!”

  “太上阁!”

  “太易Immortal Sect !”

  Chen Ping Sea of Consciousness 里浮起几个血色的名字。

  据他所了解,大千界sixth rank Peak 的生灵寥寥无几。

  有白鳍、鲲鱼尾和咫尺星空术的护持,即使正面敌不过,对方也拿他毫无办法。

  大千界无敌言过其实。

  但纵横四海、无人能制却是板上钉钉。

  在这弱一筹的京云Cultivation World ,怕没有生灵再能够阻挡他的脚步。

  “久违的寂寞感觉……”

  仰头望天,Chen Ping 本想痛快长啸一声。

  但随后却猛地一收表情,深藏功与名的飞回Cave Mansion 。

  ……

  golden bead 空间。

  “十块seventh rank 矿石!”

  望着新出现的一个地罩,Chen Ping 头皮发麻。

  他感受到了来自golden bead 的深深恶意。

  但此地罩中的treasure ,他必须尽快获取!

  “看来Ancient Race 遗址是要去一趟了。”

  Chen Ping 盘算着。

  距离和古醉薇的百年之约尚有不短的时间。

  他可以先找虫阳Immortal Palace 、龙羽仙洞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们聊一聊,让Two Great Influences 知难而退。

  “en? ”

  就在这时,Chen Ping frowned 。

  pupil technique 一展looked towards 身上。

  一缕缕深black 的气流如影随形,挣脱不散。

  丹仙图的backlash ,死之规则。

  这些年他提纯了海量的Grade 6 丹,浑身早被死气侵蚀。

  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沦为当年的许无咎,真身不能轻易动弹,慢慢地生机干涸而亡。

  不过,这局面也是他故意为之。

  死之规则凌驾于普通规则之上。

  谁不贪图它的诡异力量?

  一吐浊气,Chen Ping 意识清明,开始尝试感悟死之规则。

  他一点点回忆道途中遭遇的几次nine deaths and still alive 的经历。

  半年……

  一年……

  一年半后。

  Chen Ping 缓缓地睁开眼皮。

  白白忙乎了这么久,没有一丝触摸死之规则的迹象。

  简直比Space Rule 难了不止数倍。

  他倒是未自轻。

  经历生死且天资纵横的cultivator 如crossing river carp 。

  若死之规则容易领悟,也不会在大千界成为传说了。

  稍一叹息,Chen Ping fleshy body 入golden bead ,很快驱除掉了让许无咎无法处理的死气。

  ……

  夜间,月仙辰高悬。

  幽冷的月光洒入mountain range 。

  地上全是斑斑点点,景致独特。

  一名purple clothes 人负手走出。

  “为何还要易容?从今往后,这大千界怕是没有能让本座藏头露尾的地方了。”

  Chen Ping 自嘲一笑,停止了施术。

  躲躲藏藏半辈子。

  他的谨慎心态多少有点转不过来。

  “oh la la !”

  一蓬月华被Chen Ping 抓住,捏成一面about one zhang wide 的镜子。

  他仔细打量镜中的自己,不由痴了。

  接着,身上的紫袍寸寸破裂。

  一件五彩流转的薄纱取而代之,罩住身形。

  太一璇玑剑呼啸而出,紧紧贴于后背。

  “可惜无了九青冠。”

  空荡荡的头顶令Chen Ping 不太满意。

  与他幻想的Divine Immortal 中人总感觉欠缺些什么。

  “Poor Daoist ,出山!”

  Chen Ping 嘴里蹦出四字,继而一步步的挪向天际,掌拨乌云瞬息万里!

  ……

  短短数月时间。

  京云Cultivation World 北部的monster beast 巢穴被mysterious person 荡之一空!

  sixth rank Early-Stage Monster Sovereign 陨落两头。

  五阶之下更是死伤无数。

  暴雨如注的一日,冷漠杀戮的Chen Ping 回到老Cave Mansion 。

  这里是他曾经关押司白晴的地方。

  “分。”

  只见Chen Ping 指尖一弹,从四面八方射出几缕黯淡的魂丝。

  “sixth rank 仙裔的气息。”

  Chen Ping 目光平静。

  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好像是有一位sixth rank 中期的仙裔供奉。

  还学着Human Race ,取了一个surnamed You 的名字。

  “是想扼杀本座?”

  Chen Ping 瞳孔中迸射一抹murderous aura 。

  他已经给过天外楼机会。

  既然不加珍惜,休怪他vicious and merciless 了。

  恰好因refining 两件小星辰破界Supreme Treasure ,他的身家缩水了数倍。

  ……

  即将迎来两百年一度auction 的天外城热闹非凡。

  外城、内城张灯结彩,布置了极多的喜庆之物。

  各族生灵如潮水般的涌入天外城,参与盛会。

  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有明确规定。

  在auction 期间,任何交恶的势力都必须放下成见。

  否则就是对Chamber of Commerce 的挑衅。

  所以,经常能在城内见到两方人马怒目而视,然后悻悻的离去。

  越接近下月初七,街道to-and-fro 的生灵就越密集。

  天外trade fair 的主场地已经定下。

  在城中心一座新修建的sixth layer great hall 内举行。

  而拍卖殿的左侧,竟有一座小型的阁楼,漂浮在离地三十zhang or so 的高空。

  此楼阁通体red light 璀璨,散发淡淡的荧光。

  好似某块超大的翡翠,实在惹眼。

  “司Fairy 此时便在其内等候出阁吧?”

  “她和钱麒Fellow Daoist Qian 煞是般配,我等羡慕不来。”

  两位路过的Nascent Soul Early Stage 期彼此交谈道。

  忽然,一团五色的silhouette 径直步入楼阁。

  normally 名震一方的两名Nascent Soul expert ,却是没有任何警觉。

  ……

  阁楼内。

  四处装饰奢华无比。

  一名天姿国色的female cultivator 盘腿打坐,脸上毫无表情。

  cultivator 结为Dao Companion 一向从简。

  但恰逢Chamber of Commerce 举办盛事,在九钱Spirit Venerable 的吩咐下,她司白晴要风风光光的嫁给钱麒。

  曾被掳走数十年,清白不清白对Nascent Soul 而言压根不算问题。

  除非极个别挑剔的人。

  Qian Family 要把她这个Pill Saint 归入嫡系,司白晴心知肚明。

  但她未有抗拒的心思。

  钱麒此人有望Divine Transformation 。

  与他结为Dao Companion ,自己和Si Family 在Chamber of Commerce 的地位将更加稳固。

  “还剩七日。”

  司白晴红唇一抿的自语。

  “迫不及待的想嫁出去,丫头你日后的地位堪忧呐!”

  忽然,司白晴耳畔一动,听到一道熟悉中夹杂揶揄的声音。

  她当即秀肩一震,难以置信的转过脸庞。

  “是你!”

  只见梳妆台上,一名翘脚男子正旁若无人的拿起瓜果啃食起来。

  五色薄纱下的强壮fleshy body 隐约可见。

  司白晴却是惊得连连后退。

  auction 开启在即。

  天外城已汇聚了多达dozen 的sixth rank 生灵。

  此人究竟是怎么瞒过Old Ancestor 们的感知,大摇大摆进入她的闺房?

  “你Dao Companion ,钱麒那小子会什么手艺?”

  Chen Ping 一边咀嚼瓜果,一边indifferently asked 。

  “禀senior ,Husband 他一心cultivation ,不通外道。”

  司白晴从慌乱中清醒,镇定的道。

  钱麒受九钱Spirit Venerable 庇佑。

  整个Chamber of Commerce 的资源触手可得。

  根本不用浪费精力的去专研小道。

  “那就是废物了!”

  Chen Ping 眉头一蹙,冰冷的道:“本座不准你嫁给他。”

  通天阁看中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必须拥有一门擅长的skill 。

  司白晴未来的Dao Companion 也在他的考察中。

  偏偏钱麒此修没有skill 伴身。

  通天阁自然不会收进来拉低平均水准。

  “senior 所言何意?”

  司白晴愕然的同时,大感无语。

  Si Family 、Qian Family 长辈都一致同意的婚事,一个外人竟意欲阻止?

  何况自己和他当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字面意思。”

  冲女子咧嘴一笑,Chen Ping 五指屈开,发动了Soul Searching Technique 。

  ……

  十数息后。

  Chen Ping 眉宇的阴色消散了一些。

  他未直接大开杀戒,是因为一路上未收到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通缉他的消息。

  果然,从司白晴的记忆里,他得知九钱Spirit Venerable and the others 似乎没有对付他的打算。

  “莫非是那头仙裔自作主张?”

  Chen Ping 脸庞的killing intent 一闪即逝。

  而司白晴已是面泛惊容,仿佛看到了无法理解的一幕。

  被劫之后,祖父为防万一,在她的魂魄中打入了一枚禁制。

  可这Chen Ping 对她施展了Soul Searching Technique ,禁制竟都没有一点反应。

  难道他的Divine Ability 已远远超过Divine Transformation Middle Stage 期的祖父?

  “放心,你若不愿,天底下无人敢逼你嫁给谁。”

  Chen Ping 笑笑,站起身。

  “senior ……”

  司白晴欲哭无泪,她自己明明很中意这门亲事!

  “不必感激。”

  走到窗边,Chen Ping 嘴巴一张,一声洞穿金石的厉啸之声滚滚传出。

  这啸音如巨浪滔天,一波比一波高昂,一波比一波来的凶猛。

  直震的天外城内的禁制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所有cultivator 都面露astonished expression 。

  “哪位Fellow Daoist 在管控之地生事!”

  next moment ,一名距离最近的Divine Transformation Early Stage 驾驭遁光,朝阁楼方向飞来。

  但他还没挪移多久,就双手抱头,痛不欲生的栽倒在地。

  两侧的房屋轰塌了不知多少!

  “大胆贼人,还敢来我天外城?”

  迎空,一名俊美的仙裔大能居高临下,双臂一抖,一片densely packed ,Thunder Fire 冰风交织的光柱打向阁楼。

  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从阁楼中飞出一道silhouette ,只见其闲庭信步,不闪不避。

  任何落在其身上的spell 统统溃散,毫无凝结的迹象发生!

  “这……这……”

  仙裔大能目瞪口呆,胆寒心悸下,背后陡然生出一片golden light ,撒腿便逃。

  “就是你嚷嚷着追杀本座?”

  Chen Ping cold and severe 一指,附近千里的空间迅速变动。

  挤压出的裂缝朝仙裔fiercely 地围拢而去。

  “Fellow Daoist Chen 住手!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对你并没有恶意!”

  东方,一名鹰眼老者手持long sword 的赶来。

  此人正是司白晴的祖父司渊空。

  “恶意?”

  Chen Ping 不由嗤笑,牙缝里冷蹦:“你们敢么!”

  话毕,他再挪一步。

  一道azure light 璀璨的Nine Heavens Divine Lightning 从天灌下,精准的击中司渊空!

  与此同时,挣扎在Space Crack 里的仙裔浑身浴血,忽然肩膀一痛,被一双大手forcibly 的拖拽而出!

  千万柄呼啸大作的sword qi 沿着其头颅贯穿下去。

  一共三步,一步一锤!

  短短一息之内,天外楼Chamber of Commerce 的半数高层被Chen Ping 一个照面击溃。

   感谢等你思路大佬的Alliance Leader 赏!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