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hist Cultivation: Starting from Divination Chapter 37

2023-02-15

  第37章 景阳镇,Black Wind Grotto ,大凶象

  济世堂。

  这里充斥着刺鼻的草medicinal smell ,桌上的麻绳纸袋零零散散。

  “行了行了,Old Zhao 弟,你有什么事,不能在外面说,非拉我到里面来。”

  严景被Zhao Huai 拉到了配药室,无奈的patted 自己的衣袖。

  “严兄,你说的事中了。”

  Zhao Huai 看着严景,眼神里都是正经。

  “什么事?”

  严景觉得自己说过的话挺多的,毕竟道上large and small 的消息每天不知有多少,他脑子里的活儿,多呢。

  “赌蹴鞠中了?”

  “还是你被捕快审的事情?”

  Zhao Huai 摇摇头:“都不是,捕快的事儿已经过去了。”

  “伱忘了?demon 的事儿。”

  严景looked towards Zhao Huai ,眼神透露出恍然,这才想起来了。

  “你知道景阳镇吗?”

  Zhao Huai 颇为严肃的问道。

  严景nodded :“知道啊,就是发生了这事儿,所以我才提醒来着。”

  “详细说说?”

  Zhao Huai 挑眉道。

  “嗯事情比较简单,但是有些离奇。”严景思忖道。

  “景阳镇在几日前的一天晚上,突然失踪了好多人,人人都以为是demon 作祟,直接上报了官府。”

  “但是second day 大部分失踪的人又回来了,据他们介绍是说,被一阵demon wind 刮走了,醒来都在丛林里面,至于那demon wind 是不是demon ,最后那些人如何了,我就不知道了。”

  “怎么不一样啊?”

  听了严景的解释,Zhao Huai 不禁whispered 。

  “什么不一样?你在哪里听到别的消息了?”

  严景直接问了,他的消息灵通程度是没的说的,就是准确性时有欠缺,他可不相信有人消息比他快。

  Zhao Huai 道:“你这跟我听的版本确实不一样,我的版本是demon 肆虐,死了很多人。”

  “你听谁说的?”严景frowned ,直接了当道:“那些回来的人都是正常人,也没死啊。”

  “a small sect Disciple 跟我说的。”

  “那Disciple 真是这样说的?”

  Zhao Huai 直接把方才与青裙女子交谈的一幕幕跟严景说了一遍。

  “一个青色长裙的sect disciple ,跟你说demon 在景阳suppress and kill 了很多人?”

  严景touched the chin ,思索道。

  “他们为什么这么说呢。”

  “有没有可能,回来的人全死了,全部都是妖Demon Transformation 的?”Zhao Huai 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严景努努嘴道:“这种probability 很小吧,demon 从未干过这样的事情,他们的目的以吃人为主,卧底伪装的目的也是吃人,你的这种说法完全没意义。更重要的是,回来的人身上也没有weak spot ,一直都相安无事。”

  然后他想了想,comforted :“锦州目前还是安全的,既然有sect disciple 下山了,那应该不用操心了。”

  Zhao Huai 思考道:“会不会出现数量极多的demon 入侵一个镇子的情况?”

  严景哑然一笑,否认道:“现在基本上已经没那么多demon 了,Immortal Sect 为首的势力已经大力清剿了许多,demon 已经没有那般猖獗了。”

  “就连百年前的恶名赫赫的妖窟—Black Wind Grotto ,听说都已经被一位sect 的大能灭了。”

  “Black Wind Grotto ?”

  Zhao Huai 听到个新词,有些稀奇。

  “是的,也是个old monster 窟了,里面有各种Great Demon ,邪魔,吃人无数,不还是被一剑铲平了。”

  正当严景和Zhao Huai 说着话的时候。

  门外,一位急匆匆的仆人跑到了济世堂的门口,大声的叫喊着:

  “严大夫!严大夫!”

  “快救救我家Young Master 吧!”

  “怎么了?”

  严景抬眼一看,这仆人明显是某个家族的家丁。

  “我家Young Master 与老爷吵着吵着,就突然晕倒了!”

  “不管怎么叫就叫不醒,掐人中也无用,face pale ,像是中邪了一样。”

  仆人哭丧道。

  “你是哪家的,你家Young Master 是谁?”

  这仆人心情太过着急,连名字家世都没报,严景也不怪他,早已习惯了。

  人着急的时候就会这样。

  “我家老爷是锦州太守,Young Master 自是Li Family Li Yanqing 。”

  仆人的话一出,Zhao Huai 听到这个消息,也是slightly startled 。

  什么情况,之前他还见到了Li Yanqing 。

  人不是好好的吗?

  这才过了多久,就出事了?

  “原来是李太守的儿子。”

  严景听罢,缓缓nodded ,于是又问道:“还有那些症状,一并说了,我好带一些药过去。”

  “就是昏迷不醒,经常梦呓,表情很痛苦。”

  “听上去是中了迷幻药的样子。”严景初步得了结论,眼角却看到Zhao Huai 的脸色不复之前的那般镇定,试探性问道:

  “怎么,这人你认识?”

  语气中充满了好奇。

  “认识,他曾拜我为师。”

  Zhao Huai 蹙眉道,脑海里还是搞不懂Li Yanqing 好端端的怎么会出事。

  严景看Zhao Huai 的神情,应该是知道点什么的,于是对一旁的仆人道:

  “你且稍等。”

  “是!”

  仆人虽然急,也没有什么办法。

  “他身上有什么毛病,你清楚么?”

  严景对Zhao Huai 追问道。

  Zhao Huai 解释道:“今天刚发现的,他身上入了Monster Qi ,不过已经被我镇压,应该无大碍才是。”

  “这会儿功夫,is it possible that 是失效了?”

  严景嘴角一勾,said with a smile :“Monster Qi 可不好镇呐,看来you brat 身上又有什么ability 是我没见过的。”

  “跟我走一趟?”

  他也没敢让仆人等太久,毕竟人命关天,直接朝Zhao Huai 问了一句。

  Zhao Huai nodded 。

  “走吧,去瞧一瞧。”

  这Li Yanqing 好歹帮过自己,总不能见死不救。

  当然啦,在路上的时候,Zhao Huai 也是习惯性的抛掷起了golden 铜钱。

  【祸福相依,tentatively 看之】

  【福可为祸,祸可为福,思量再三,皆在己心。】

  【卦象一:媚香吸神妖自来,师者无意人无命,跟随从之,你得到的指示是“祸”。】

  追溯指引:demon wind 渐起,凶事繁多

  【卦象二:demon wind 独自飘,斩尽意中人,驻足原地,你得到的指示是“祸”。】

  追溯指引:大凶之难,大凶之役

  “这是什么情况?”

  Zhao Huai 看到手中的结果,不禁愣住了。

  去与不去,全是大凶!全是祸!

  今天的卦象有点邪门啊。

  “改变祸福的结果。”

  面对这种情况,Zhao Huai 也是有经验,打算将今天【鸿运当头】的特殊效果用了先。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卦象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