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10

  第310章 接管!

  埃森科尔犹豫着。

  他想跑了。

  就如同当年一样。

  只是当年的他才二十岁,long sword 在手,就认为天下都在手中。

  而现在呢?

  他已经五十岁了。

  三十年的时间,他增长了实力、阅历,但也磨平了雄心壮志。

  他,舍不得卡尔加隆岛。

  他,舍不得这份基业。

  他,舍不得自己的妻子们和child 们。

  “首领?”

  岛上的税务官轻声询问着。

  埃森科尔这位曾经的贵族扭过头,looked towards 了自己的下属,他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闪烁,更看到了一丝饱含期待的兴奋与残虐。

  对方想要干什么,埃森科尔心知肚明。

  卡尔加隆从来不是什么hidden land of peace and prosperity 。

  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在他的纵容下从未停歇。

  很明显,他如果选择逃避的话。

  眼前这个忠诚的下属一定会把自己卖了不说,还会immediately 将他的子嗣全部杀绝,就如同往日里,他做得那样。

  瞬间,埃森科尔做了决定。

  “跟我来!”

  这位曾经的利达尔贵族,现在的卡尔加隆岛之王说着,就向着一侧礁石滩而去。

  而在看到Goethe 的瞬间,埃森科尔没有任何犹豫,躬身小跑,来到Goethe 面前后,径直就one-knee kneels 地。

  “埃森科尔has seen the Lord 。”

  说着,这位卡尔加隆岛之王就单手放在胸前,行了一个利达尔贵族礼。

  打不过。

  不能跑。

  当这两条路被堵死后,自然就只剩下一个解决办法:加入。

  或许会失去stand by one’s word 的权利,但也总比一无所有,乃至丧命的强。

  埃森科尔one-knee kneels 地。

  这位卡尔加隆岛之王的下属立刻随之跪下。

  但最虔诚的却是那些剩余的土著。

  得到Goethe 命令的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将土著们屠杀殆尽,而是围而不杀,此刻更是驱逐到了这里。

  在看到手持Trident 的Goethe 的瞬间,这些土著就双膝跪地,不停祷告、跪拜。

  脸上的虔诚,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

  即使在他们的身边聚集着刚刚猎杀他们的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也是一样。

  埃森科尔看着这些土著,看着被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环绕的Goethe ,头低得更低了,而他身后的那些人则连连颤抖起来。

  这些人见识过这些幽灵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的terrifying ,那是一口、一爪子就能够让他们丧命的存在。

  现在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他们身边,怎么可能不心惊?

  更心惊的是,这些暴虐的幽灵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在那个男人面前,温顺乖巧到好似家犬。

  原本还有点小心思的他们,立刻变得无比温顺。

  Goethe 目光扫过这些人。

  他重点打量着埃森科尔。

  他知道对方。

  在决定前往Faber 的时候,他就尽可能的收集着资料,其中自然包括卡尔加隆岛这个在‘内湾’里,举足轻重的岛屿。

  卡尔加隆岛恰好位于北境、Faber 的中间。

  距离Ludex 、雅图克、利达尔虽然稍远,但也远比从北境出发来得近。

  所以,这里成为了一个中转站。

  大部分人都会在这里补给。

  也因此,这里相当繁华。

  当然了,也不是没有人想‘独霸’这里——除了海军力量一般的北境外,Ludex 、雅图克、利达尔都动过心思。

  尤其是海军力量最强的雅图克,更是不止一次谋划。

  可惜的是,任意一方谋划这里,都会被其余几国群起而攻之。

  久而久之后,卡尔加隆岛就成为了一个‘三不管地带’。

  且……

  更加繁华。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眼前这个鬓角已经发白的男人,埃森科尔。

  对方不仅实力足够,而且管理能力相当高。

  ‘是个不错的人才!’

  Semler Gram 就曾这样评价过对方。

  Gram Family 次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靠谱,但是内心却是相当骄傲的,除了家人之外,能够得到对方这样评价,足以看得出埃森科尔的能力。

  而Goethe 略微思索后,就径直说道。

  “你愿意效忠我吗?”

  Goethe 说着,一抬手。

  土著中跪在最前面的祭司达达尔立刻从怀中拿出了一张契约——并不是心念相同,只是【血鸦之灵】的指引。

  不同于首领开始怀疑Lord Spiritual God 。

  身为祭司的达达尔虔诚且狂热。

  他认为他们现在的一切都是Lord Spiritual God 的。

  只要Lord Spiritual God 想。

  他们就must 付出。

  即使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至于刚刚发生的一切?

  一定是首领……不,是那个罪人的怀疑惹怒了Lord Spiritual God ,才会遭到神使们的惩罚。

  而现在,罪人已经死了。

  仁慈的Lord Spiritual God 自然是宽恕了他们。

  而他怀中的契约?

  这些是他准备给那些刚刚要接收‘baptism ’的年轻warrior 准备的,虽然制作不易,现在Lord Spiritual God 需要,自然是要全部拿出来。

  Goethe 看着跪行到自己面前,将一摞契约raised high 的祭司手,温和地nodded 后,这才拿起了契约。

  谦卑的祭司没有敢直视自己的Spiritual God ,但是似乎感受到了那种善意,立刻全身都激动地颤栗起来。

  要知道,之前的Lord Spiritual God 可是十分严厉的。

  thunder 怒火是日常。

  每年还要进行blood sacrifice 。

  果然,是之前罪人的过!

  祭司心底一边想着,一边以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的方式,匍匐在了Goethe 面前。

  而埃森科尔看着那一摞契约,脸上浮现着无奈的苦笑。

  但next moment ,苦笑就消失了。

  这位卡尔加隆岛之王恢复了平静。

  他知道自己没得选。

  很干脆的,埃森科尔就在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做。

  在埃森科尔身后,数道silhouette 起身就跑。

  “拦住他们!”

  埃森科尔大吼道。

  匍匐在地的祭司,双膝跪地的土著们更是愤怒到咆哮。

  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却是lazily 的。

  因为,它们知道,这些家伙跑不了。

  嘎!嘎嘎!

  一直监视着这里的四只【血鸦之灵】之一,发出了无声鸣叫。

  next moment ,蓄势待发的49只【次等血鸦之灵】俯冲而下。

  puff puff puff !

  一个又一个的血窟窿出现在了逃跑的人身上。

  片刻后,就剩下一地的烂肉。

  无形之间,活生生的人变为了一地烂肉,这一幕,哪怕自我感觉experienced and knowledgeable 的卡尔加隆岛人,在看到之后,也不由齐齐打了个寒颤。

  立刻,他们低着头,以最快的速度,在眼前的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大人,他们……”

  “不用说,我知道。”

  Goethe 摆了摆手,打断了埃森科尔的话语。

  这些人为什么逃跑?

  Goethe 心知肚明。

  无非就是各国的间谍罢了。

  虽然无法染指卡尔加隆岛,但是卡尔加隆岛的一些信息,各国却是必须要知道的。

  “将你知道的家伙监视起来。”

  “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尽可能的遮掩。”

  Goethe instructed 。

  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大概率是impossible 被完全掩饰的。

  因为,很可能这些间谍已经把消息传递出去了。

  虽然不会是完整的,但是也足以让各国重视。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抹除‘他’出现的痕迹,或者说……抹除‘尼斯’已死的事实,哪怕瞒不住,也要拖延时间。

  为了之后的计划!

  他不希望‘他们’参与进来!

  要尽可能的控制变数!

  想到这,Goethe looked towards 了跪地的众人。

  “有北地的人吗?”

  Goethe 问道。

  跪倒的众人中,没人回答。

  Goethe 一皱眉,随后想到了什么,他马上改口道:“有‘影’的人吗?”

  tone barely fell ,一个人就举起了手。

  这是一个面容普通的青年,双眼正激动地看着Goethe 。

  很明显,对方认得Goethe 。

  “大人我是!”

  青年说道。

  Goethe 不动声色地比划了一个手势,青年立刻给与了正确回答。

  “你叫什么?”

  “大人,我叫马修,是主人麾下三十六个影子之一。”

  名叫马修的青年replied 。

  “嗯,将这里发生的一切转告伱的主人。”

  Goethe nodded ,再次looked towards 众人。

  “我会暂时离开。”

  “剩余的事情,一切照旧。”

  Goethe 这样instructed ,giant wolf 、魔犬、狼人们立刻disappeared ,他手中的Trident 轻轻一磕早已被海水覆盖的礁石滩,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土著们大声祷告着。

  三遍之后,土著们起身离去。

  并没有理会埃森科尔and the others 。

  而埃森科尔and the others 也相当默契的没有理会这些土著,这个时候的他们,带着无比的善意聚拢到了马修这位原本只是岛上巡逻Captain 的youngster 身边,一个个低声询问。

  仿佛马修才是主事人一般。

  埃森科尔也不例外。

  甚至,这位曾经的卡尔加隆岛之王是最殷勤的那个。

  而面对这样的事情?

  马修则是面带微笑的说道。

  “首领,请一切照旧。”

  说完,马修恭敬地向着埃森科尔鞠躬行礼。

  接着,就是向在场的其余great character 行礼。

  埃森科尔默默地看着这一幕。

  北地吗?

  terrifying 的Gram Family !

  他心底感叹着。

  立刻,尽可能的完善看起来原本不错的计划。

  这是一份,在刚刚的埃森科尔看起来还算不错的‘遮掩计划’,完全符合Goethe 的要求,但是at this time ,埃森科尔却觉得不太行了。

  因为,不够完美!

  认真思索的话,还需要弥补几个漏洞。

  “马修身后的人,那个被对方称之为主人的人,应该就是传闻中的Emil Gram 吧?”

  “以对方的视角,我的计划绝对不行的,毕竟,Gram Family 三子有八百个心眼子——Emil Gram 八百零一个,Semler Gram 负一个,Gegil Gram 一个。”

  “拥有八百零一个心眼的Emil Gram 一定会认为我是消极怠工,那我一定会死得很惨!”

  “不行!不行!”

  “计划还得再完善一些!”

  埃森科尔想着,目光就looked towards 了Goethe 离去的方向。

  “大人应该就是传闻中的Goethe .Wayne 了——果然不愧是,Semler Gram 的younger brother ,以‘郁金香家族次女’为噱头,谋取卡尔加隆岛……”

  ”no! ”

  “应该是还有其他目的吧?”

  “会是什么呢?”

  确定了Goethe 身份的埃森科尔思考着。

  身为聪明人的,埃森科尔总会想更多。

  不过,这和Goethe 的关系不大了。

  在留下一只【血鸦之灵】做为眼睛后,他直奔马恩港。

  不单单是玛格丽达.玛格正在前往那里,还有……

  尼斯的住所!

  在拿起Trident 的时候,Goethe 就感知到了在马恩港那里有着极为特殊的隐蔽住所——位于礁石之间,海水之下。

  上面残留着属于尼斯的浓郁气息。

  “里面会有什么呢?”

  Goethe 思考着。

  然后,给远在熊堡附近一个鱼群下达了命令。

  永远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有着这样习惯的Goethe ,自然不会单单联系Emil Gram 。

  ……

  熊堡,Semler Gram 习惯性地站在城堡的瞭望台上。

  三个younger brother 已经出发了。

  father 则是在更早之前就离开。

  现在整个熊堡就剩下他和Nina 了。

  对于father 、Emil 和Gegil ,这位大公eldest son 并不是很担心。

  father 已经晋升Legendary ,暗中行动,自保肯定无忧。

  Emil 和Gegil 也是暗中行动,计划完全。

  唯有Goethe 不同。

  自己的这个堂弟又一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仅just and honorable 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而且,这些家伙都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

  回忆着刚刚收到的有关利达尔、雅图克的异动,Semler Gram 就眼中泛起了冷意。

  至于Ludex ?

  虽然没有,但是大公eldest son 可以肯定的是,对方也在暗中行动着。

  他们全都会被暂时吸引到Tessin 的首都‘Bord ’。

  但很快的,Faber 才会成为他们关注的地方。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帮助Goethe ?”

  大公eldest son 思考着,突然,他看到了什么。

  气血鼓动,大公eldest son 径直跳入了海中。

  一群鱼,在他面前摆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文字。

  当所有文字全部展现后,鱼群散去。

  大公eldest son 脸上浮现出惊讶、不可置信。

  最终,变为了喜悦。

  Semler Gram 浮上海面,一脸笑意地返回了熊堡。

  与此同时,化为海流的Goethe 来到了马恩港。

  来到了尼斯的‘住所’门前。

  他重新变回人形,感知着尼斯‘住所’内传来的熟悉气息,不由一愣。

  是【Bloody Honor 】的气息!

  而且,数量不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