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43

  在‘听棋阁’隐秘的别院中,季琴一夜未睡。

  一旁的仿古灯还亮着。

  阳光照射在上面,让其灯光变得异常昏暗,甚至,让这盏灯有了一种‘暗’的感觉。

  对此,这位‘听棋阁’传人根本毫无察觉。

  她只是捧着一杯早已凉掉的茶,枯坐在书桌前,brows tightly knit 。

  她知道,她应该是被放弃了。

  虽然很不甘,但事实应该就是这样。

  自从顺利‘逃脱’后,她就immediately 把消息传了出去,同时,静静等待阁内下一步的计划。

  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

  而且……

  ‘Heavenly Dao Alliance ’的人也折在了Goethe 手中。

  at first ,季琴还是有点高兴的。

  不单单是taking pleasure in other people’s misfortune 的高兴,而是有一种解脱的意味——被Goethe 俘虏,可是对季琴有着相当大的打击,但是当‘Heavenly Dao Alliance ’也不是Goethe 的对手后,季琴却是大大relaxed 。

  ‘Heavenly Dao Alliance ’的人都失败了。

  她一个小辈的失败,自然是insignificant 了。

  当时,她心里的石头就放下了一半。

  可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却再次提了起来。

  她在担心,也是恐惧一些事情。

  她祈求这样的事情不要发生。

  但任何事儿,will not 随着个人的意愿而改变。

  下一步该怎么办?

  季琴思考着。

  借助着‘听棋阁’的势力,她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的。

  现在,借不到了。

  立刻,季琴有点not knowing what to do 。

  不过,该有的警惕却还是有的。

  耳中响起一阵轻微的衣衿破空声。

  “是谁?”

  季琴shouted in a low voice ,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微弹了数下。

  “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你的人已经全被解决了。”

  一抹低沉的嗓音中。

  一道silhouette 出现在了房间中。

  大red 的外套,面容略显阴鸷,头发也是一片赤红,刚一出现在房间中,整个房间的温度就开始升高。

  季琴警惕地看着这一幕。

  “Vermilion Bird ?”

  她试探地问道。

  “hahaha ,竟然知道old man ,那你也应该知道old man 是为了什么而来吧?”

  来人笑问道。

  笑声很响亮,但是脸上没有一点儿笑模样。

  反而是越发阴鸷了。

  让人看了就觉得不寒而栗。

  更重要的是,那双松耷的三角眼中的目光,带着浓浓地侵略。

  很多男人看到她,都有类似的目光。

  季琴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季琴心底一沉。

  不是因为眼前‘Vermilion Bird Gate ’Vermilion Bird 的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

  而是因为对方出现在这里代表着的意义。

  她并没有成为弃子。

  而是成为了新的‘棋子’。

  但这枚棋子可不是什么有价值的。

  唯一的价值,也就是‘废物利用’罢了。

  既然是废物利用,那用过之后……

  自然是扔了。

  季琴微微sighed 。

  到了这个时候,这位曾经的‘听棋阁’传人却是完全的冷静下来,她坐在那打量着眼前的‘Vermilion Bird Gate ’Vermilion Bird ,目光中隐藏着一丝怜悯。

  Vermilion Bird 找到了这里。

  自然是也是被对方所在的‘四门四堂’放弃了。

  毕竟,那可是杀子之仇。

  可不是那么容易劝说的。

  既然劝说不了。

  所幸就不劝说了。

  ‘四门四堂’……不,应该说‘圣心会’的行事风格,实在是令季琴感到惊叹,要知道‘Vermilion Bird Gate ’可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势力,就这么说放弃就放弃了。

  great generosity !

  季琴在心底感叹着。

  嘴上却是答道。

  “知道。

  您想为儿子报仇。

  所以,您想要联合‘听棋阁’。”

  “不错!”

  Vermilion Bird 并没有遮掩,很干脆地nodded 。

  “那您能否告诉我,您是怎么找到我的?”

  季琴貌似好奇般的问道。

  “你虽然躲藏的很隐蔽,但是还瞒不过old man 的耳目。”

  Vermilion Bird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自傲。

  甚至可以说是supercilious

  并不是故意的。

  而是本能这样。

  或者说,长时间养成的习惯。

  这时,季琴再次在心底sighed ,她彻底的放弃了最后一分希望了。

  Vermilion Bird 这样的性格,哪怕没有死了儿子这件事,也一定是会被推出来当替死鬼的。

  可……

  她不想死!

  对方的死活和她无关,她只想要自己活着!

  好好活着!

  “不愧是‘Vermilion Bird Gate ’!

  不愧是Vermilion Bird 大人!”

  季琴轻声夸赞着,脸上则是恰到好处般的浮现着一抹笑意——这是她在‘听棋阁’学到的,也是烙印在in the bones 的东西。

  这种时候用出来,simply 是毫无痕迹。

  反而是带着一种真诚感。

  “那Vermilion Bird 大人,希望小女子怎么做?”

  季琴问道。

  “联盟!

  ‘Vermilion Bird Gate ’和‘听棋阁’联盟,然后……

  杀Goethe !”

  Vermilion Bird gnashing teeth 地说道。

  季琴则是心底冷笑连连。

  先不说能不能杀了Goethe ,单单是‘Vermilion Bird Gate ’想要和‘听棋阁’联盟,那就是几乎impossible 的事情。

  要知道,‘圣心会’整个和‘听棋阁’联盟,都稍逊一筹。

  现在单单一个‘Vermilion Bird Gate ’就想要做同样的事情?

  真是想瞎了心。

  双方simply 不是一个量级。

  但是,对方却用一种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态度。

  季琴没有任何表露,她nodded 。

  “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Vermilion Bird 没有任何怀疑,径直追问道。

  “需要诚意!

  我们需要‘Vermilion Bird Gate ’的诚意。

  也需要Vermilion Bird 大人的诚意。”

  季琴轻声说道。

  “hmph! ”

  立刻,Vermilion Bird 就发出了一声coldly snorted ,房间中的温度则是再次以夸张的速度升高着,季琴甚至闻到了自己发梢烧焦的味道。

  但这并没有令季琴有所改变。

  或者说……

  端坐在那的季琴巴不得Vermilion Bird 这么做。

  因为,她要拖延时间。

  拖延破局人到来的时间。

  “Vermilion Bird 大人是展现诚意,而不是展现实力。”

  季琴强调着。

  Vermilion Bird 眯起双眼盯着季琴。

  足足四五秒钟后,Vermilion Bird 这才再次发出了coldly snorted ,房间内的温度,则是再次变得正常。

  “什么诚意?”

  Vermilion Bird 问道。

  “‘Heavenly Book ’或者沾染了‘Martial Saint ’大人后裔鲜血的凶器。”

  在季琴说出前半句话的时候,Vermilion Bird 差点翻脸。

  ‘Heavenly Book ’this thing ,他根本不会拿来做筹码。

  不过,在听到后半句时,却是nodded 。

  “可以。”

  相较于‘Heavenly Book ’,沾染了‘Martial Saint ’后裔鲜血的凶器虽然珍贵,但并不少见,至少他还珍藏了几件。

  “要100件。”

  季琴补充道。

  Vermilion Bird 一愣。

  “你耍我?”

  Vermilion Bird 恶fiercely 地盯着季琴,季琴则是shook the head 。

  “这是规矩。”

  “规矩?”

  “我的规矩就是规矩!”

  Vermilion Bird 恶声恶气地说完,一抬手就向着季琴抓来。

  灼热的气息再次充斥在整个房间中。

  端坐在那的季琴根本没有动。

  因为,没必要。

  Vermilion Bird 的手掌被一只手抓住了。

  是,Goethe 。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房间中的Goethe 擒拿着Vermilion Bird 的手腕。

  “是你?”

  Vermilion Bird 一愣。

  很明显,这位‘Vermilion Bird Gate ’sect master 认识Goethe 。

  或者说是看过Goethe 的照片、画像之类。

  紧接着,这位‘Vermilion Bird Gate ’sect master 就翻瞪着小眼睛,怒视着Goethe 、季琴,大吼出声:“你们这两个adulterous couple ,竟然设下陷阱还你……”

  之后的污言秽语并没有出口。

  因为,Goethe 捏着对方手腕的手掌微微用力。

  ka!

  Vermilion Bird 的手腕断了。

  刚刚还想要出口伤人的‘Vermilion Bird Gate ’sect master groaned ,紧紧闭上了嘴。

  同时,掌心中则是涌起了成片的烈焰。

  烈焰好似潮水,灼热化为气浪。

  霎时,直接吞没Goethe 。

  “给我burn to ashes 吧!”

  Vermilion Bird 狞笑着。

  但马上的,这样的狞笑就僵直在了他的脸上。

  火焰中的Goethe 根本没事。

  不仅没事,反而更加精神了。

  火焰没用?

  Vermilion Bird 查看all around ,被烈焰波及的桌子、地板等都已经成了灰烬。

  显然火焰是有用的。

  但对Goethe 没用。

  想到这,Vermilion Bird 骇然。

  他最大的本钱就是这火焰,现在火焰没用了,基本上就是落了地的凤凰不如鸡。

  没有任何犹豫,Vermilion Bird 扭动手腕,就准备断臂逃生。

  可next moment ——

  砰!

  “啊gu gu gu 欧欧欧!”

  一声凄厉异常地惨叫声中,Vermilion Bird 抱着下腹瘫倒在地。

  刚刚手腕被捏碎都没有吭声的Vermilion Bird ,这个时候惨叫得如同是一个被父母混合双打的brat ,一旁的季琴都看不下去了,直接过去给补了一脚。

  她这是在报仇。

  刚刚Vermilion Bird 的目光真的是让人感觉讨厌到了极点。

  现在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当然,这也是‘投名状’。

  证明自己和对方不是一伙儿的。

  在被彻底放弃后,季琴就在思考自己的出路。

  思来想去,季琴发现,自己的出路只剩下一条:Goethe 。

  眼前,除了Goethe ,她没得选了。

  选谁都无法保护她。

  所以,她必须要证明。

  当然了,这一脚也是极有分寸的。

  只是补了一记,却不致命。

  但这一下,足够Vermilion Bird 晕过去的,可马上的,Vermilion Bird 就又醒过来了——因为,季琴踩在上面,撵动着脚尖,哪怕是red 的裤子,这个时候也掩盖不了血色。

  Goethe 看了一眼,略微估算。

  Vermilion Bird 没‘雀’了。

  朱也变成了‘失’。

  “贱妇!”

  醒过来的Vermilion Bird 大声叫骂。

  Goethe 能够看出来的,Vermilion Bird 自个更是能够感觉到。

  正因为这样,Vermilion Bird 双眼都快喷火了。

  季琴却是笑吟吟的。

  “骂吧。

  趁活着的时候,多骂几句。

  死了的话,我可就听不到了。”

  季琴一边说着一边继续转动脚尖。

  “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来啊!”

  Vermilion Bird 惨叫着,怒骂着。

  “蠢货!”

  “到了现在还搞不清楚事实——你难道没有发现我这里实在是太好找了吗?守卫力量也too weak 吗?我看起来太好欺负了吗?”

  “以至于某个蠢货,直接登门了!”

  季琴说着,抬起脚,缓缓退到了Goethe 身边,就这么跪拜下去。

  “大人,季琴愿意追随您!

  go through water and tread on fire ,万死不辞!”

  说着,季琴就深深叩拜。

  平,那是真的平。

  一眼看到脚面的平。

  翘,那是真的翘。

  跪在那遮住了脚掌的翘。

  “好避震!”

  Goethe 给与了一个中肯的评价后,目光略微挪开,looked towards 了一旁的Vermilion Bird ——骄傲到arrogant and conceited 的Vermilion Bird 这个时候终于反应了过来。

  他,被being used as a tool 了。

  “啊!Azure Dragon !White Tiger !玄武!”

  “你们混蛋!”

  怒斥中,Vermilion Bird 双眼圆睁,就这么没了气息。

  演得很逼真。

  甚至是heartbeat 都停了。

  血液也不再流动。

  看起来就宛如是真的死了一般。

  可惜的是,Vermilion Bird 遇到了Goethe 。

  Goethe 习惯性‘打扫战场’。

  摸了一遍尸后,Goethe 抬手扔下一团烈焰。

  fist sized 的Fireball 还没有落在Vermilion Bird 身上,看着已经死亡了的Vermilion Bird 就这么从地上弹起,好似一支离弦之箭般向外面冲去。

  砰!

  坚固的房门直接碎成了片儿。

  Vermilion Bird 火红的silhouette 跟随着木屑碎片向外窜。

  然后——

  呼!

  成片的火焰当头照脸而来。

  躲闪不及的Vermilion Bird 直接被笼罩其中。

  哼都没哼一声,Vermilion Bird 就被烧成了焦尸。

  尸体跌落在地。

  一只脚掌径直踩了上去。

  那是一个middle age person ,与Vermilion Bird 一样,身穿fiery-red 衣衫,头发也是一样的fiery-red 。

  嘎吱、嘎吱。

  焦尸被踩碎了。

  “废物。”

  middle age person 冷漠、不屑地评价着。

  然后,抬头looked towards 了Goethe ,露出了一个温和有礼的笑容,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拱手。

  “新Vermilion Bird 见过阁下。”

  如果不是脚下的焦尸,这位新Vermilion Bird 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邻家的好好先生,但是脚下碎裂的焦尸,却让人感觉,这就是一变态。

  而就在新Vermilion Bird 的话音落下后,又有三道声音响起——

  “Azure Dragon !”

  “White Tiger !”

  “玄武!”

  “见过阁下!”

  东西北三面,各有一道声音传来。

  站在阁楼中的Goethe 打量着这三道身着azure 、white 、black 衣衫的男人。

  azure 衣衫,身形修长,面容清癯。

  white 衣衫,身材壮硕,面容粗狂。

  black 衣衫,弓背驼腰,面容苍老。

  再加上南门的Vermilion Bird 。

  几乎是一人守一门。

  同时,一股莫名的气息开始one after another 串联四人。

  十分快速。

  几乎是在Goethe 发觉的瞬间,就完成了串联。

  紧接着,一抹声音出现在Goethe 耳中——

  “child ,别怕,我是你的先祖,‘Martial Saint ’赵惊觉!”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