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44

  第344章 一层又一层!

  先祖?

  我日X姥姥个腿!

  Goethe 听到这抹声音的时候,心底直接就是一阵怒骂——出身orphanage 的Goethe ,生平最讨厌两件事,一是有人问他父母,二是有人想当他父母。

  现在,对方不仅想当了。

  还直接拔高了几个层次。

  Goethe eyes slightly narrowed ,冷芒闪烁。

  “child ,我没有骗你!

  我真的是你先祖‘Martial Saint ’赵惊觉!

  来,我给你看证据!”

  对方柔声说道。

  声音似乎带着某种令人相信的力量,Goethe 的【心】连连闪烁着,令Goethe 无比警觉,但马上的,Goethe 就瞪大了双眼。

  在他的眼前浮现了一片光幕。

  无数文字在光幕上闪烁显现。

  而在文字出现的刹那,一旁的季琴就晕了过去。

  “这是《Martial Saint 真经》!”

  “天下秘武,都是由此而出!”

  对方继续说着。

  Goethe 没有打断对方,而是看着这些文字。

  因为这些文字都是在描述Secret Technique !

  或者说是记载着‘Mad King ’Modeus 自己掌握的七种Secret Technique 与未掌握的十一种Secret Technique ,以及无法判断的二十三种Secret Technique 。

  其中七种已经掌握的Secret Technique 是【灵甲术】、【水下呼吸】、【胧影】、【sound transmission technique 】、【斯科特Divination Technique 】、【芬里尔小型变化术】、【芬里尔中型变化术】。

  未掌握的十一种Secret Technique 【Raging Flame Palm 】、【Cold Ice Palm 】、【旋风掌】、【剧毒术】、【Spider Web Art 】、【雾隐】、【毒雨】、【芬里尔大型变化术】、【芬里尔超大型变化术】、【芬里尔巨型变化术】、【芬里尔超巨型变化术】。

  无法判断的二十三种Secret Technique ,没有准确的名字。

  单单根据文字记载,Goethe 一时间也无法分辨其中的奥秘。

  但是,Goethe 知道一点。

  眼前这个冒充他先祖的家伙真的是下血本了。

  换做任何一个人,看到如此多的秘武,都会被震惊当场,再加上对方明显带着‘魅力’的话语,恐怕早就信了五分。

  不过,Goethe 却是一皱眉。

  “它们被称之为《Martial Saint 真经》吗?”

  语气中带着三分释然三分疑惑和四分警惕。

  Goethe 可没有忘记他现在的身份。

  他可是‘Martial Saint ’隐匿的后裔。

  身为‘Martial Saint ’隐匿的后裔,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四十一种秘武?

  他必须要知道。

  不仅知道,而且还应该有所掌握。

  毕竟,他还得到‘Martial Saint ’的遗留……不,不对,不是得到。

  是继承!

  面对着这样的successor ,身为‘先祖’的对方会是什么态度?

  自然是需要继续证明了。

  而且,必须要有更强有力的证据才行!

  “child ,伱曾看过我留下的笔记?

  也对!

  那些东西你应该看过才对!

  不过……

  并不全!”

  对方说着,Goethe 眼前的光幕上开始出现更多的文字。

  this time 出现的就有意思多了。

  《九变Dragon Transformation 法》!

  《百炼千杀劫》!

  《Vermilion Bird Heaven Burning Art 》!

  《北玄幽水功》!

  四Holy Sect 的核心Secret Technique ,其中《Vermilion Bird Heaven Burning Art 》在Goethe 眼中是【阳炎】,而《九变Dragon Transformation 法》则变成了【芬里尔大型变化术(改)】,《百炼千杀劫》则是【killing intent 凝练】,《北玄幽水功》变为了【Cold Ice Palm (改)】。

  “它们都是四Holy Sect 的核心Secret Technique ,当将其全部Full Mastery 后,就可以领悟《四圣炼心登Immortal Art 》——其中蕴藏着smashing void 的秘密。”

  那道声音这样描述。

  同时,Goethe 的【心】闪烁的更快了。

  毫无疑问,对方想要让Goethe turned pale in fright ,令Goethe 整个人都处于muddleheaded 的状态。

  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所以,对方上来就伪造了个‘Martial Saint ’赵惊觉的身份。

  接着,又证明着这样的身份。

  到了此刻,还搬出了‘smashing void ’这种鬼话。

  这些对Goethe 都没用。

  Goethe 知道‘Martial Saint ’赵惊觉的真正身份,更知道对方早就死了。

  而‘smashing void ’?

  更是笑话!

  不过,Goethe 却不介意陪着对方演一会儿。

  要知道,到现在为止,对方已经threw away 了几十种Secret Technique 了。

  其中不乏精品!

  哪怕是已经用了封号Legendary 的实力,Goethe 也从不会嫌弃Secret Technique 少,特别是精品级别的Secret Technique 。

  “smashing void ?”

  “smashing void 是什么样的?”

  Goethe 问道。

  “我也不知道!因为……

  我也失败了!”

  伪装成‘Mad King ’的家伙再次开始‘震惊’Goethe 了。

  “什么?”

  Goethe 十分配合地惊呼出声。

  “child ,我知道你很惊讶!

  但是,这就是事实!

  我失败了!

  在最关键的时刻,失败了!

  因为……

  ‘Heavenly Dao Alliance ’、‘帝莲教’、‘听棋阁’的布置——他们在我即将成功的时候出手了,而‘Heavenly Sword Sect ’的那位Sect Master 就是帮凶。”

  对方十分合情合理地说道。

  Goethe 站在原地,brows tightly knit ,一副思考的模样。

  这并不是伪装。

  Goethe 真的是在思考。

  ‘Heavenly Sword Sect ’被灭,他知道。

  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那位‘Heavenly Sword Sect ’Young Sect Master 并没有大肆宣扬这件事,反而是尽可能的低调,希望在‘Heavenly Sword Sect ’被灭这一消息被广为人知前,获得更多的发展时间。

  所以,知道‘Heavenly Sword Sect ’被灭的人真的并不多。

  甚至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Heavenly Dao Alliance ’的人?

  还是?

  Goethe 眯起的双眼中闪烁着微光。

  而对方的声音继续着。

  “自那之后,我就一直昏迷,哪怕苏醒也只能够维持一小段时间,不得已之下,我利用这些时间组建了‘Azure Dragon ’、‘White Tiger ’、‘Vermilion Bird ’、‘玄武’四门。

  可惜的是,我苏醒的时间太短了,以至于‘Azure Dragon ’、‘White Tiger ’、‘Vermilion Bird ’、‘玄武’四门sect master 误入歧途。

  为了将他们重返正途,不得已我只能是强行出手。

  这让我的疗伤功亏一篑。

  虽然我留下了新的四Holy Sect ,但我也即将逝去。

  所幸,你出现了!”

  “我?”

  Goethe 配合着一愣。

  “对,就是你。

  child !

  你将会是我的希望,我会将毕生所学都教导给你,同时,我也将毕生功力都传授给你,你将成为我唯一的继承人!

  同样的,你将真正意义上的smashing void !”

  对方的话语中充斥着蛊惑。

  那声音,只要听到,就忍不住心底的贪欲。

  夹杂着reap without sowing 的喜悦,更是弥漫开来。

  在【心】的闪烁之下,Goethe 细细感受着这种变化。

  很快的,他窥到了端倪。

  如果说在之前他还不能够确认对方是谁的话,此刻则是大概知道了。

  ‘听棋阁’Pavilion Lord !

  这种与《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惊魂法》本质相同的Secret Technique ,无疑是同源same sect 的。

  对此,Goethe 有些意外。

  他从没有想到‘四圣四门’的幕后主使者竟然会是‘听棋阁’Pavilion Lord 。

  之前‘Heavenly Dao Alliance ’出手?

  演戏?

  不!

  应该不是演戏!

  而是‘Heavenly Dao Alliance ’也真的不知道这支‘新兴势力’是‘听棋阁’的手笔,不然的话,不会就那么配合着收割对方。

  因为,这应该是‘听棋阁’给‘Heavenly Dao Alliance ’布的局才对。

  但随着他的出现,这个局被打乱了。

  在‘听棋阁’Pavilion Lord 的眼中,他无疑比‘Heavenly Dao Alliance ’更重要。

  所以,才在这里重新布局引他出来。

  倒不是【血鸦之灵】被发现了。

  应该是简单的推断。

  推断出他盯梢了季琴。

  当然,推断出错也无所谓。

  对方会让之前的Old Zhu 雀继续行动下去。

  碰到他,也就是早晚的事儿。

  至于对方想要什么?

  Goethe 心中也有了猜测。

  事实上,这并不难猜。

  对方拥有着出乎预料的秘武,可以说是‘Mad King ’Modeus 留下的Secret Technique ,对方几乎是一网打尽了,还有了bringing forth the new through the old 。

  再加上之前参与到的收割。

  对方肯定不缺秘武。

  但对方一定缺‘Heavenly Book ’!

  或者说……

  对方需要一个认得‘Heavenly Book ’的人!

  也有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

  正因为这样,对方才会布局以‘毕生所学、毕生功力’为诱饵。

  只要Goethe 被贪欲蒙蔽,那就一定会上钩。

  “我该怎么做?”

  Goethe 继续问道。

  “将《Martial Saint 真经》背熟,将《四圣炼心登Immortal Art 》背熟,尤其是后者,这些是我毕生所学,而我的毕生功力……”

  “怎么样?”

  Goethe 有些迫切地问道。

  “放轻松就好。

  脑海中没有杂念。

  不要抗拒!

  我会一点儿不留地传授给你!”

  对方这样说道。

  “好!”

  Goethe 随口replied 。

  对方立刻一喜。

  但是,强忍着这种欣喜与兴奋,开始再次施展《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惊魂法》了。

  他要控制Goethe 。

  让Goethe 成为傀儡。

  之后,他就能够得到‘Martial Saint ’smashing void 的秘密了。

  而且,‘Heavenly Book ’上不单单记载了smashing void 的秘密。

  还有——

  长生之法!

  没错!

  就是‘长生之法’!

  在三十年前,那场所谓的‘企业纵凶杀人事件’背后,就是因为‘Heavenly Book ’中隐藏的‘长生之法’泄露的缘故。

  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提前出手,对还没有成熟的‘侠客’收割。

  虽然没有尽全功。

  但也算不错。

  甚至,可以说是有了unexpected harvest 。

  就连他都没有想到‘Heavenly Book ’里竟然还有‘长生之法’。

  而且,和illusory ,需要极高perception 、天great opportunity 才能够领悟的‘smashing void ’不同。

  长生之法不需要那么多。

  只需要有一定的perception 就可以。

  剩下的?

  都是水磨工夫。

  对此,这位‘听棋阁’Pavilion Lord 深信不疑。

  因为,这都是那位‘Martial Saint ’最后的后裔说出来的。

  是不用怀疑的!

  也正因为这样,他才开始了又一次的布局。

  他原本是打算干掉威胁最大的‘Heavenly Dao Alliance ’和‘帝莲教’,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有‘Martial Saint ’后裔。

  还是隐藏的后裔。

  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懂得‘Heavenly Book ’!

  在确认了这个消息后,他一刻都不想等。

  开始重新布局。

  不仅要引开‘Heavenly Dao Alliance ’和‘帝莲教’的注意。

  还准备悄无声息地将对方绑了。

  可惜human’s calculation are inferior to the heavens calculation 。

  ‘Heavenly Dao Alliance ’竟然意外对‘圣心会’出手了。

  而且,身为‘Martial Saint ’隐秘后裔的Goethe 也出手了。

  双方有了接触。

  这让他不得不又一次改变了计划。

  并且,铤而走险!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不错的!

  他成功了!

  他即将完成计划!

  他将知晓‘Heavenly Book ’的秘密!

  他将immortality !

  他将smashing void !

  嗯?

  怎么回事?

  这位‘听棋阁’Pavilion Lord 施展Secret Technique 感知着Goethe 的‘心灵’。

  可……

  这‘心灵’不仅固若金汤不说,还带刺。

  每当他尝试接触的时候,都会挡在外面。

  稍微用力的话,则是会被‘刺伤’!

  这、这?

  我上当了?

  Goethe 根本没有被诱惑?

  这位‘听棋阁’Pavilion Lord 一愣。

  随后——

  砰!

  “Ahhhh gu gu gu !”

  剧烈的疼痛从胯下传来的时候,这位‘听棋阁’Pavilion Lord 完全没有一丁点儿的防备,径直被一击蛋碎。

  身体上的疼痛,令这位‘听棋阁’Pavilion Lord 冷汗直冒。

  但他还是扭头looked towards 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笑眯眯的Goethe 。

  “你怎么……”

  对方想要问Goethe 怎么发现不对的。

  又或者是想要问Goethe 怎么找到他的。

  不过,这些都没有出口,对方就这么笑起来。

  温和的笑。

  但这笑容有点怪异,就好似是一个人戴着一张as thin as cicada wing 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个笑容般,完全就是肌肉做出了笑的模样,皮肤却没有。

  Goethe 看着眼前露出不属于自己笑容的‘听棋阁’Pavilion Lord 。

  他站在一侧庭院的青砖上。

  brows slightly wrinkle 的看着对方走到了一旁的亭子内,就这么坐在了stone bench 上,还冲他招了招手。

  “聊聊?”

  对方和颜悦色地问道。

  哪怕这个时候,对方已经裤裆飙血了。

  Goethe 扫了一眼对方的裤裆。

  “可以。”

  Goethe 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凉亭,就这么坐了下来。

  “你是谁?”

  Goethe 径直问道。

  “一个寻找答案的人。”

  “你呢?”

  “你又是谁?”

  对方反问道。

  “一个单纯路过的靓仔。”

  Goethe 很自然地replied 。

  对方一皱眉。

  对方笑的时候,就很怪异了,而在皱眉的时候,更是怪异了,更怪异的是,对方竟然nodded, said :“你说的没错。”

  Goethe 暗自挑眉,不动声色地looked towards 对方。

  那张隐藏在别人面孔下的面容,at this time 越发的让人琢磨不透了。

  而且,还在变化着。

  面皮下,不断的有东西鼓起。

  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那张脸下面破壁而出般。

  而就在Goethe 打量对方的时候,对方盯着Goethe ,突然惊讶出声——

  “竟然真的有‘长生’?!”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