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47

  第347章 inheritance Legacy !

  床榻之上,Female Bladesman 气息不稳。

  和……

  即将被控制前的‘听棋阁’Pavilion Lord 极为类似。

  或者说,simply 是一模一样。

  Goethe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Female Bladesman 打晕。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变成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而就如同他猜测的那样,打晕了Female Bladesman 可以有效暂缓这种‘控制’。

  “不仅是‘听棋阁’,还有‘侠客’吗?”

  Goethe 眯着眼,心底涌现出诸多猜测。

  随即,他就向外喊道——

  “赵蛇,把所有钱都拿来!”

  “还有……”

  “让佐特和木黑崖带上他们能够找到的所有现金。”

  对于那种mutation 和控制,见识过一次后,Goethe 已经有所猜测。

  他大致知道应该怎么办。

  不过,in order to guard against the unexpected ,他需要亿点儿‘幸运’。

  不多,亿点点就好。

  既然Divine Ability 不及天数。

  那他就要变为‘天数’,破了对方的Divine Ability 。

  想到这,Goethe 抬手放在Female Bladesman 的球上,细细感知着Female Bladesman 此刻身体的变化。

  当【迟钝之疾】展开时,周围的一切开始变慢。

  当【生或死】浮现时,生机与死亡好似Black and White Qi 从Goethe 身后浮现旋转不休。

  很快的,他在Female Bladesman 心脏一侧发现了一枚‘莲子’状的东西。

  一根根细丝从‘莲子’上漫延,连接着Female Bladesman 的心脏。

  Goethe 竖掌为刀,就准备‘切除’这mutation 与控制的来源,但还没有等他真正动手时,一缕锋锐的Blade Qi 就出现在了‘莲子’周围。

  嗯?

  Goethe startled 。

  ……

  我被Goethe 打晕了?

  他在向我道歉的时候,打晕了我?

  明明刚刚还那样欺负我!

  Female Bladesman 半梦半醒间,有着诸多委屈和不解,她又不是那些风尘女子,哪怕是面对Goethe 时,一些姿势也放不开,可Goethe 经常搞sneak attack ,让她不得不半推半就。

  然后,Goethe 还打她?

  难道是什么新花样?

  想偏的Female Bladesman 不由脸色发红。

  随后,她就觉得自己越发清醒起来。

  那是一种旧睡之后的清醒。

  不仅让人refreshed ,还精力充沛。

  正因为这样,让Female Bladesman 发现了此刻自己的不同。

  明明应该是晕倒了,但是却异常清醒,宛如是‘清醒梦’一般。

  对于这种状态,Female Bladesman 十分不解。

  她subconsciously 的去抚摸刀柄。

  在紧张和遇到难题的时候,Female Bladesman 都会去抚摸刀柄。

  这是她习惯性的动作。

  然后……

  她真的摸到了刀柄。

  真实!

  与记忆中的触感exactly similar 。

  Female Bladesman subconsciously 抽刀。

  clang!

  blade light flashed ,霸道绝伦的‘绝情斩’直接化为10米Blade Qi ,向前劈砍。

  blade glow 闪烁。

  Blade Qi 锋锐。

  但就在Blade Qi 斩出的瞬间,那股‘绝情绝性’的意味中,却又多出了一抹‘情爱’之感——为了能够让‘绝情斩’发挥出绝对的力量,施展此刀的人,心底不能有亲情、友情,更不能有爱情,Female Bladesman 也是这样做的,但是偏偏在之前遇到Xie Family 姐妹时,她斩出this blade 时,想到了Goethe 。

  是依恋。

  是不舍。

  那绝情绝性的一刀立刻就变了。

  不是变得软弱,而是更锋锐。

  当时,Female Bladesman 就在思考为什么。

  可却被Goethe 打断了。

  一想到Goethe 当时的模样,Female Bladesman 就忍不住嘴角上翘。

  她没有一丝被打断的气恼。

  有着的只是开心和快乐。

  立刻,这抹情绪影响到了刚刚劈出的那绝情绝性的刀。

  blade glow 与Blade Qi 交织、碰撞。

  发出了chi chi 响声。

  Female Bladesman 却是双眼一眯,谨慎地looked towards 那里。

  她握刀的手,再次紧了紧。

  却没有向后后退一步。

  一道faintly discernible 的silhouette 从blade glow 与Blade Qi 交织、碰撞间闪烁,被阴影、黑暗笼罩的对方,用冰冷的声音说道:“this blade 你练错了!”

  “绝情绝性,即使面对亲朋好友,也要一刀斩下!”

  “这才是‘绝情斩’!”

  说着,对方一挥手。

  百米blade glow 带着千米Blade Qi 横扫一侧。

  大地开裂。

  山峰倾倒。

  Female Bladesman 被this blade 吓得呼吸一滞。

  assaults the senses 的压力,带起了阵阵的绝望。

  Female Bladesman 的脸色都发白了。

  刚刚清晰的意识,at this time 变得一片空白,且带着一阵阵眩晕。

  此刻,that silhouette 继续说道——

  “看到了吗?”

  “这才是‘绝情斩’!”

  “现在去杀了那个小子,你就能够领悟真正的‘绝情斩’——任何人在你面前,都不过是一刀,任何事物都可以一刀解决。”

  that silhouette 冷冷地说道。

  冰冷的声音,令Female Bladesman 心都揪到了一起。

  她完全无法分辨,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

  无法分辨,那就不去分辨。

  Female Bladesman 双眼一凝,随后,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一刀挥出,直斩对方。

  Female Bladesman 的性子就是这样。

  看似清冷,实际火热。

  没有什么弯弯绕,有着的只是直来直往。

  她喜欢的,就是喜欢。

  她讨厌的,就是讨厌。

  没有什么其它情绪。

  至于有人挑拨她和Goethe 关系的?

  自然是斩了!

  blade glow 夹杂Blade Qi 掠过了that silhouette ,但是对方却毫无波澜,就如同是免疫这攻击般站在那,Female Bladesman 却是继续斩出第二刀。

  接着是第三刀。

  然后是第四刀。

  一连九刀。

  刀刀搏命。

  亦刀刀不同。

  绝情绝性依旧在,满心温柔也在。

  前者对敌人。

  后者对爱人。

  在第三刀时,那道illusory shadow 身上就出现了涟漪,黑暗、阴影,连同那种绝望感,都一起泛起了涟漪,而Female Bladesman 每一刀斩出,都会加大这样的涟漪。

  涟漪叠着涟漪。

  一层又一层。

  一波又一波。

  最终,量变达到了质变。

  pa!

  黑暗、阴影、绝望都粉碎了。

  只剩下,更深层的黑暗、阴影与绝望。

  宛如实质。

  几乎是出现的刹那,就将Female Bladesman 包围。

  就要将Female Bladesman 吞噬。

  这一刻,Female Bladesman 心底泛起了绝望。

  不是被眼前的绝望所影响,单单只是因为以后看不到Goethe 的绝望,这样的绝望让Female Bladesman clenched the teeth ,挥出了第十刀。

  blade light 亮起。

  驱散黑暗与阴影。

  弥漫而来的绝望与发自内心的绝望碰撞。

  前者看似庞大,却无根无萍。

  后者看似弱小,却tenacious Peerless 。

  因为,那是Female Bladesman 的Goethe 啊。

  Female Bladesman ,舍不得。

  “斩!”

  低喝中,带着Female Bladesman 对Goethe 的无尽眷恋,this blade 令绝情绝性与眷恋不舍相融合,this blade 令绝望与绝望相碰撞。

  然后!

  阴影、黑暗散去。

  那道饱含绝望的silhouette ,显露出了真身。

  一位面容普通,双目明亮的middle age person 。

  对方也不是站立。

  而是sit cross-legged 在那,手中拿着一支木叉,正笑吟吟地看着Female Bladesman 。

  “不错。”

  “伱不错。”

  “你的那个小子也不错。”

  说着,middle age person cautiously 地收好了木叉,用一种轻快地语气说道:“我以为再也没有人可以领悟‘霸刀’的核心……毕竟,我可是故意设置了种种陷阱,但是最后时,又心有不甘,留下了一丝线索,希望真的有人继承。”

  ‘霸刀’?

  留下?

  “刀邪!”

  Female Bladesman 脱口而出。

  middle age person 听到这个名号,立刻有点sorry ,他挠了挠脸颊:“以前大家都这么叫我,我也无所谓。”说到这的时候,middle age person 越发sorry 了,Female Bladesman 甚至能够看到对方脸皮微微泛红,刀邪明显注意到了Female Bladesman 的目光,马上lightly coughed ,继续道:“不过,阿秀肯定会笑话我,所以……算了,算了,什么名字都一样,反正都是别人。”

  阿秀?

  传闻中‘Martial Saint ’大人的那位私生女?

  还有……

  刀邪的状态?

  对方死了吗?

  Female Bladesman 收集着信息,脑子迅速转动。

  刀邪看到了Female Bladesman 的模样,马上said with a smile 。

  “我没有死,当初那个死的,是假的——唔,也不算是全假吧,是‘帝莲教’那帮混蛋搞出来的类似我的克隆人。”

  “这群混蛋和‘听棋阁’的混蛋们利用我,让我成为第一个屠戮赵惊觉后人的‘刀’,他们利用我让赵惊觉‘Martial Saint ’的光环彻底褪去。”

  “这帮混蛋还布局天下,准备玩一手复辟。”

  “简直是异想天开。”

  刀邪说着,眼中闪动着怒气。

  随后,就是killing intent 。

  那股killing intent 带动着整个空间都泛起了波澜。

  “抱歉!抱歉!”

  “一说到那些混蛋,我就忍不住。”

  “如果不是当时我情况特殊,我一定会干掉这些混蛋——我被控制过一段时间,当时muddleheaded 的,我心底只剩下了恨意,恨自己为什么不强大,为什么不能保护好阿秀,但是渐渐的,我的心底没有了恨意,只剩下了……阿秀。”

  “我想她。”

  “我要去找她。”

  “地府轮回,Immortal World Celestial Court ,肯定会有她在。”

  “所以,我斩破了虚空,去找她了。”

  “找到了吗?”

  Female Bladesman 出言问道。

  “还没有。”

  “不过,已经越来越近了。”

  刀邪脸上带着笑意,手involuntarily 地摸着放着木叉的地方。

  “恭喜。”

  Female Bladesman 道喜。

  刀邪脸上笑意更浓。

  他还想要说更多,但是at this time 却抬头看‘天’。

  “时间不多了,你再这么待下去,你的那个小子恐怕要发疯,他可not to be trifled with ,隐匿在‘时间之河’下,跳出了‘Wheel of Fate ’,还触碰着‘生死之间’,真的是……有点terrifying 。”

  “我送你回去了。”

  “你身体里的麻烦,我替你解决了,它会变成你的养分。”

  “至于其它?”

  “你和你的那个小子解决吧!”

  “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遇到那群混蛋,fiercely 地干他们,特么的一群bastard 。”

  刀邪说到这,冲着Female Bladesman 一挥手。

  Female Bladesman 再次变得半清醒半迷糊。

  刀邪的话语声则是再次在耳边响起。

  “‘绝情斩’是‘绝情绝性一刀斩,affectionate and true 无尸骸’,你可以用,也可以练,练到骨髓里都没事,它只是First Layer ,记住Second Layer ——

  至情至性,Overturning Cities One Blade 。”

  Overturning Cities One Blade 。

  One Blade Overturns A City 。

  smashing void 。

  虚空之外。

  几乎是刹那间,Female Bladesman 脑海中就多出了一些繁杂而又混乱,且根本无法明言的知识。

  还有一些隐秘的事情。

  而当她睁开眼睛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Goethe 。

  brows tightly knit 的Goethe 。

  Female Bladesman 瞬间就抱紧了Goethe 。

  “要我。”

  说着,Female Bladesman 越发用力抱紧了Goethe 。

  她刚刚差一点就真正失去Goethe 了。

  Goethe 眉头舒展,轻轻抚摸着Female Bladesman 的背部,他没有火急火燎的去干,他只是柔声细语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Female Bladesman 低声讲述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包括那些隐秘的事情。

  而在面对那些无法明言的知识时,Female Bladesman 想用行动表示。

  不过,马上的,就被Goethe 抱住了。

  “好了、好了,不着急。”

  “这些我是知道的。”

  那些知识,Goethe 知道。

  是关于‘Secret Realm ’的。

  多种多样,繁杂且玄奥,根本不是能够讲述的。

  这令Goethe 感到意外。

  他是借用‘Mad King 之戒’穿梭‘Secret Realm ’。

  但刀邪却是依靠自己smashing void 。

  而且,竟然真的有‘轮回’?

  Goethe 相信,刀邪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因为,那是对方的根本。

  难道是因为对方亲身穿梭,才会比他了解更多。

  Goethe 思考着,他知道这些不着急,就如同面对那secret mastermind 一般,不需要着急,只需要step by step 就好。

  而眼前?

  最重要的自然是——

  “事有轻重缓急,那些事不着急,咱们需要讨论要紧的。”

  “所以……”

  “咱们先讨论一下姿势。”

  Female Bladesman 一下就羞红了脸,抬手轻拍在Goethe 的背上。

  pa!

  脆响一声。

  Goethe 则是hehe 的笑着,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抬手抓住了Female Bladesman 的手掌,到了下午时分,Goethe 走出了房间。

  某些事情就是这样的,看似平平常常,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

  就如同斗地主的时候,为什么会有‘四个二带双王’的操作?

  常规之下,这是极度不理智。

  但……

  这真的爽啊!

  事毕。

  Goethe 换了衣衫走出了房间。

  赵蛇站在拳馆大门口,挡着佐特、木黑崖。

  在看到Goethe 走出房间后,立刻躬身。

  “大人。”

  一边说着,一边让开了路。

  一脸焦急的佐特和木黑崖急冲过来。

  木黑崖语速极快地说道——

  “‘安全委员会’要完蛋了。”

  “我们怎么办?”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