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48

  第348章 一拳!(中秋快乐啊(ω))

  看着焦急的木黑崖,Goethe 却是不慌不忙。

  “等。”

  Goethe 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目光looked towards 了院外。

  在拳馆门外的台阶下,二十几辆押运车早已经将拳馆街路堵住了,不少人都站在巷子外,好奇地张望着。

  不过,在看到‘安全委员会’的招牌后,马上收起了好奇心。

  相较于普通警察,‘安全委员会’有着更强大的威慑力。

  “这是我和木黑崖能够动用的所有钱财,甚至以‘安全委员’的信誉做为抵押。”

  佐特解释着。

  木黑崖则是bitterly laughed 。

  “‘安全委员会’的信誉?”

  “没有了。”

  “恐怕几天后,‘安全委员会’都要不复存在了。”

  毫无疑问,之前得到的线索,让木黑崖彻底绝望了。

  他也没有再理会Goethe 和佐特,径直一个人做到院落的stone bench 上发呆。

  Goethe 扫了一眼,没有过多理会。

  有些事情,说再多也没用。

  只能是靠自己。

  或者说……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其中自然有着差别,但从某种本质上来说,却是一样的。

  所以,Goethe looked towards 了佐特。

  “吃了吗?”

  “没。”

  “涮羊肉?”

  “得嘞。”

  一问一答间,铜锅木炭纯净水,枸杞虾皮西洋参,当铜锅内汤汁咕咚开时,数片干紫菜被赵蛇掰开放进了汤水内。

  不等紫菜化开,两根精挑细选的羊尾巴就汆入其中。

  立刻汤汁上开始浮起一层油,羊肉独有的香气开始浮现。

  “手切的上脑、羊腿,炙烤的羊磨裆,还有大人您要的黄瓜条。”

  赵蛇的厨艺或许远远不如restaurant 的厨子,但是刀工与之相比,却是超出不少,most important 的是快,blade light 闪烁就是两盘羊肉。

  Goethe 先煮得是黄瓜条。

  这条肉与磨裆肉相连,特点就是肉质嫩,肥瘦相间,下锅一煮一翻就好,蘸上麻酱滋味相当棒。

  不过,Goethe 偏爱蒜泥和辣椒。

  不是辣椒油,就是切碎了的小米辣拌入蒜泥之中。

  佐特则是正常多了,二八酱,韭花,酱豆腐,剥两瓣糖蒜。

  “有腰子吗?”

  佐特问道。

  “有!”

  “整腰烤着”

  佐特马上兴高采烈地说道。

  人到中年,involuntarily 。

  整腰烧烤,才是真爱。

  瞥了一眼Goethe 诧异的眼神,佐特完全没有任何sorry ,直接问:“你吃不吃?”在Goethe nodded 后,马上又对赵蛇道:“两串儿,我那串儿要老点,多放孜然辣椒。”

  “三串!”

  一旁的木黑崖突然开口。

  接着,这位来自‘安全委员会’总部的成员,就这么走过来,自己加麻酱,调小料。

  而且,在佐特没有反应过来前,一筷子捞起了锅里煮熟的羊肉,就这么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你?”

  佐特不开心地一瞪眼。

  “我怎么了?”

  “‘安全委员会’完了,但也是之后的事情。”

  “现在?”

  “我还是你上司。”

  木黑崖不仅说得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而且端起眼前的羊肉就下到了锅里——刚刚因为事出突然,他有些懵,但是现在他可是想明白了。

  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无法改变。

  只能是补救。

  而想要更好的补救,只能是Goethe 。

  他?

  虽然也算一号人物,但是对方布局了那么多年,令他在这件事情上根本不值得一提。

  更重要的是,对方明显就是冲Goethe 来的。

  Goethe 肯定知道。

  但Goethe 却不急。

  说明什么?

  说明Goethe 稳操胜券。

  虽然与Goethe 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木黑崖却知道Goethe 的性格,不说走一步看十步吧,起码也是走一步看三步,心思机敏之辈。

  这样的人遇事不着急。

  只有两个解释。

  要么这事儿not worth mentioning 。

  要么这事儿早有解决办法。

  而不论哪一个,都不需要他担心了。

  只是他的teacher ……

  木黑崖筷子一顿,但马上恢复了正常,他想到了这些年,他那位teacher 的种种异样,最终,sighed ——有些事就是这样,没有发生,总会欺骗自己。

  只有真正意义上面对现实了,才会认清情况。

  不过,侥幸心理,却依旧会让人轻声说一句,希望一切都没事。

  木黑崖就是这样。

  三十年前有关‘侠客’的事情发生后,他就在逃避现实。

  现在?

  也不例外。

  “en? 好香!”

  秦环儿的声音突然响起。

  在她的身后是谢婉谢灵两姐妹。

  两人拖着大包大包的行礼。

  脸庞越发圆润的秦环儿,毫不客气地拿来了一副碗筷,加入了‘下午茶’时间——她中午吃了,加了肘子肉的猪脚饭,两碗。

  可在看到涮羊肉时,秦环儿又馋了。

  馋,不是饿。

  要是在银环岛的时候,有她mother 的威压,她绝对不敢impudent 。

  可没有了‘mother 慈爱的手’,秦环儿决定继续放纵几天。

  毕竟,时间可不多了。

  “我家里传来消息,‘安全委员会’总部里的几位爷爷Uncle 们准备联合行动,去除掉until now 的scourge ‘Heavenly Dao Alliance ’。”

  秦环儿挑起一块前腿肉,一边放入嘴中咀嚼着一边吃。

  “Qin Family 要参与?”

  木黑崖有点紧张地问道。

  他开始考虑要不要将他的发现告知秦环儿。

  “当然不。”

  “海外那么大,Qin Family 根本没有精力参与进来,按我爷爷说的,不论胜败,都很难收场。”

  秦环儿这样说道。

  木黑崖relaxed ,如果海外Qin Family 也参与的话,他就要考虑这件事最终的结果了,扫了一眼,完全不关心的Goethe 。

  木黑崖又looked towards 了Xie Family 姐妹。

  海外Qin Family 接到了消息。

  Xie Family 自然也接到了。

  “我们爷爷也不会参与。”

  “我爷爷要comprehend ‘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大道,从今天开始,Xie Family 闭门封山十年。”

  谢婉柔声replied 。

  主要是给Goethe 说明。

  至于木黑崖?

  from start to finish ,谢婉都没有多看一眼。

  “先生,我和younger sister 先去看Elder Sister Li ,答应您的事儿,我已经安排下去了,两三天就会有回信。”

  谢婉冲着Goethe 说了一句后,就微微欠身,带着谢灵走向了房间。

  Goethe 夹起一块烤得酥脆的羊磨裆。

  都是old fox !

  他这样评价着。

  不论是Qin Family ,还是Xie Family 明显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然后,找理由找借口先把自己摘出来再说。

  完全就是随机应变。

  不管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

  他们都会跟着下注。

  继续维持着现在的身份地位。

  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相较于这些,Goethe 更关心谢婉说的去各个公司观摩那些沾染了‘Martial Saint ’后裔鲜血凶器的事情,当然了,这种观摩肯定会有事儿。

  不是那些公司的。

  应该是谢婉。

  Goethe 可不相信一路上,谢婉会obediently and honestly 的。

  对此,Goethe 没有多想。

  想多了反而不好。

  要知道,羊肉上火。

  还有就是‘巽’、‘震’和季琴的行动了。

  后者有Southern Sea 四绝、Mount Mang 六鬼、江东三义跟随,没有什么大问题。

  而前者?

  ‘安全委员会’要向‘Heavenly Dao Alliance ’动手了。

  这对两人来说,绝对是好机会。

  说不定就会给他带来惊喜。

  想到这,Goethe 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

  ……

  ‘巽’和‘震’紧紧贴着墙壁阴影。

  两人惊骇地看着眼前的战斗。

  就在两人刚刚摸回总部的时候,‘侠客’的一群人突袭了‘Heavenly Dao Alliance ’总部。

  两人完全不知道‘侠客’是怎么来的。

  要知道‘Heavenly Dao Alliance ’不仅行事隐蔽,总部所在也是极为隐蔽的,除去他们两人和‘乾’、‘坤’、‘坎’、‘离’、‘艮’、‘兑’八人外,就impossible 有人知道。

  手下人知道的也只是一些据点罢了。

  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侠客’的十七人不要命般的攻击着‘坎’、‘离’、‘艮’、‘兑’四人。

  真就是不要命!

  以命换命的打法!

  甚至是以命换伤!

  刚一动手,‘坎’、‘离’、‘艮’、‘兑’四人就落入了下风,尤其是擅长治疗却不擅长攻伐的‘兑’直接被‘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联手以命换伤,‘侠客’的两人被‘兑’一掌打飞,但两人的双掌也印在了‘兑’的胸口、小腹,打得‘兑’连连后退,口吐鲜血。

  ‘巽’、‘震’动也不动。

  两人盯着‘兑’。

  都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兑’有点太积极了,这种时候,‘兑’reasonable in every circumstance 都应该站在后方才对。

  战斗继续着。

  ‘侠客’的人死了一多半。

  ‘坎’、‘离’、‘艮’、‘兑’四人中除去‘兑’重伤外,脾气最为暴躁的‘离’被打碎了头颅,活着的‘坎’与‘艮’虽然还站着,却是全身带伤。

  但是,两人却是愈战愈勇。

  很快的,来袭的‘侠客’众人,就只剩下了‘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和‘A Thousand Miles Without Stopping ’,而‘艮’则是在击杀‘意气素霓生’时,被对方斩下一臂。

  鲜血喷散。

  ‘艮’looked pale 。

  ‘坎’挡在‘艮’的身前,双手如同幻影般,将两人周围防守得滴水不漏。

  令‘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和‘A Thousand Miles Without Stopping ’完全没有了机会。

  ‘巽’与‘震’对视了一眼,缓步向着藏宝库而去。

  在场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两人。

  双方对峙着。

  气息悠长的‘坎’丝毫不乱下风。

  直到——

  clang!

  一声sword cry 。

  一抹sword light 。

  舞动双掌的‘坎’突然figure trembled ,被‘坎’挡在身后的‘艮’也是呆愣在原地,两人略带滞涩的扭头看去,一位中年剑客正一脸歉意的笑着。

  “二位,抱歉。”

  “在下实在是逼不得已。”

  中年剑客一脸羞愧,脸色都泛红了,倒转了剑柄,拱手施礼。

  “‘Sword Monarch ’冯……”

  ‘坎’与‘艮’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倒地不起了。

  sword qi 早已搅碎了他们的心脏。

  绝无生还的可能。

  “Amitabha 。”

  “Immeasurable Heavenly Venerable 。”

  一僧一道凌空落下。

  随后则是一四方面容的middle age person 。

  而在三人身后,紧跟着两个身穿长袍的老者,其中一个老者胡须修长,几乎达到脚尖,另外一人则是头发贼长,要碰到脚后跟,两人造型奇特,站在那悄无声息。

  “‘Sword Monarch ’、江一拳、‘Great Forest Temple ’方丈、‘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和王、李二家……这一切都是伱们搞的鬼?”

  重伤的‘兑’质问着。

  “并不是我们。”

  “我们只是present at the right time ,不过……罢了,终究是我们得了好处,说是我们也不为过。”

  被称之为‘Sword Monarch ’的冯先生,想要解释,最终却shook the head 。

  他带着歉意looked towards 了‘兑’。

  手中的剑再次倒转。

  一道sword qi 激射而出。

  可却无用。

  一团Black and White Qi ,挡在了‘兑’的面前。

  sword qi 被吞入后,随之又反弹而出。

  比之前更快,更锋锐。

  sword qi 中还加入了Black and White Qi 。

  pu!

  ‘Sword Monarch ’抬手一剑挡住了这sword qi ,他面带微笑刚准备说话,但是脸色猛地一变,a mouthful of blood 夹杂着内脏碎块喷出,整个人更是踉跄后退数步,倒地不起。

  “Black and White Qi ,顺应乾坤。”

  “乾坤扭转,一气混元。”

  “两位施主又精进了,恐怕距离smashing void ,也只是一步之遥了。”

  ‘Great Forest Temple ’的方丈‘玄悲’双手合十。

  话音中,one black one white two figures 出现在当场。

  两人看着死伤了的手下,一言不发,同时抬手。

  黑气喷涌,犹如火山喷发一般。

  白气乍现,好似sword qi 游走不休。

  Black and White Qi ,合二为一时,运转不断,绵绵不绝。

  几乎是瞬间,‘Sword Monarch ’、江一拳、‘Great Forest Temple ’方丈、‘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和王、李二家patriarch 就被笼罩其中,‘Sword Monarch ’哼都没哼一声,就被切割、碾碎,化为了肉泥。

  江一拳,throws a punch ,借力身形爆退。

  王、李两位patriarch ,一甩胡子,一甩头发,两人就如同直升飞机般,飞了起来。

  只有‘Great Forest Temple ’方丈和‘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动也不动。

  玄悲依旧双手合十,但是在他身后却出现成百上千只虚幻的手,这些手掌一出现,就以半圆方式,矗立在玄悲身后,

  凌霄子则是在原地画圈,大圈小圈,大圆小圆,一个套一个,一个连一个,很快的就连成了一片,圆分两半,一半黑来一半白,连消带打间,就将涌来的Black and White Qi 挡住,而这个时候,玄悲微微躬身,立刻那些刚刚竖起的手掌,就如同是坠落的导弹般,砸向了Black and White Qi 之后的‘乾’与‘坤’。

  bang!

  Heaven and Earth 震动。

  但,

  落空了。

  玄悲、凌霄子complexion changed 。

  不仅是因为两人的攻击落空了,还因为……

  江一拳的拳头砸在了凌霄子的后背上。

   ps 祝大家中秋快乐啊(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