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49

  第349章 生活总是需要惊喜!

  三天,九顿涮羊肉。

  佐特吃得直上火,后槽牙疼得晚上睡不着。

  “早!”

  佐特有气无力的冲木黑崖打招呼。

  然后,就看到了石桌上的铜锅。

  这个时候,铜锅已经被点燃了,汤汁翻滚。

  佐特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

  “又是涮羊肉?!”

  佐特惊呼出声,本就疼痛的后槽牙,越发的疼了,这位绿藤市安全委员会会长,万分不解的看着木黑崖,他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木黑崖会如此热衷涮羊肉。

  “好东西,多吃点。”

  木黑崖这样说道。

  “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天天吃,顿顿吃啊?”

  佐特捂着疼痛的牙,呻吟道。

  Goethe 则是和Female Bladesman 已经端起了碗。

  “Goethe 你也快吃不下去了吧?”

  佐特求助地看着Goethe 。

  “免费的。”

  Goethe 强调着,已经用筷子挑起了最好的那块羊肉,放入到了Female Bladesman 的碗中,Female Bladesman 蘸满了麻酱后,一边吃一边看着Goethe 微笑。

  comprehended ‘至情至性,Overturning Cities One Blade ’后,Female Bladesman 的实力开始进入一个飞速成长期,基本上是一天一个样。

  而且,她还发现,她越是爱Goethe ,她的实力就提升的越快。

  吃?

  不重要了。

  有情,饮水饱!

  至于Goethe 自己?

  同样的,不介意吃什么,总比他在‘俱乐部’时,那段被虐待的日子好过。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虐待。

  不单单是食物上的,而是从各个方面入手,然后,影响到精神,从而达到‘俱乐部’想要的模样,值得庆幸的是,他一直保持着冷静、自我,没有成为疯子。

  倒是他那位在‘俱乐部’的朋友有些不正常。

  虽然大部分的时候,能够保持正常,但是一旦发作那就想剁肉馅、吃羊蝎子。

  总之,正常的时候是个好人。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和对方搭伙当‘清洁工’相当长的日子了。

  可惜……

  回忆着‘家乡’种种。

  Goethe 微微sighed 。

  “你认为三天九顿涮羊肉过分吗?”

  “你应该细细体会每一顿涮羊肉的不同,它们的火候、肉质、哪怕是麻酱的咸淡,都是不同的,而这样的不同,其实就是……”

  “我们的生活。”

  Goethe 看着佐特,面带微笑的说道。

  “生活?”

  佐特一愣。

  他几乎是本能的想到了自己的生活。

  day after day ,year after year 。

  每一日,都一样。

  每一年,都一样。

  好像完全不同。

  但某些时候,却又有不同。

  就如同这三天九顿的涮羊肉,看似相同,却又有不同。

  是啊!

  怎么会相同?

  火候不同下,肉当然不同。

  自己调的小料,只有自己知道。

  “Goethe 伱是在告诉我,细细体会这种不同才能够感受到、发现生活中那些不经意间的惊喜……不,是小庆幸吗?”

  “我是什么时候习惯的?”

  “将一切当成习以为常的?”

  佐特端着麻酱的碗,看着里面的羊肉,轻声自语着。

  “在你长大的时候吧?”

  Goethe 说着这样的话语,就把佐特碗中的羊肉夹到了自己的碗中。

  佐特自己调的小料偏咸。

  难怪牙疼。

  放了太多腐乳了。

  Goethe 心底道。

  木黑崖看着Goethe 的动作,却是eyes flashed ,这位安全委员会总部成员,想到了更多。

  面对一成不变的食物,发现其中不同。

  食物,事物。

  都是一个道理。

  Goethe 必然发现了不同。

  接着,不急不躁。

  寻找机会、weak spot 。

  就如同夹走了佐特碗里的肉一样。

  莫名的,木黑崖从心底升起了活到老学到老的感慨。

  而这一餐,Goethe 吃得尤为尽兴。

  佐特、木黑崖都在思考。

  基本上都是他吃了。

  值得一提的是,今儿他特意加的炸响铃,相当不错——生活没有那么多的惊喜,需要的是不停制造惊喜,才会有滋有味。

  “凉茶,我加了陈皮。”

  Female Bladesman 捧着凉茶递给了Goethe 。

  在第一顿涮羊肉后,Female Bladesman 就熬了凉茶。

  绿藤市的气候加上涮羊肉,没有凉茶的话,真的就会上火。

  而在谢婉谢灵走进来后,Female Bladesman 也端来了凉茶。

  “谢Elder Sister Xie 。”

  谢婉有礼的道谢。

  谢灵则是张嘴就道:“热死我了,明明都秋天了,还这么热!”说完就端起了凉茶一饮而尽后,就开始寻找熬制凉茶的锅,在Female Bladesman 向着厨房一指后,马上道谢,顺带问喝完了凉茶的Goethe :“你要吗?我也给你捎带一碗来。”

  与谢婉的温婉大方得体不同。

  谢灵的脾气直来直往,没有一丁点儿girl 模样,反而像是一个男孩。

  或者准确的说是哥们儿。

  就是那种一起熬夜包宿吃泡面的。

  十分容易相处。

  反倒是得体的谢婉,需要一直警惕。

  Goethe from start to finish 抱有这份警惕。

  Female Bladesman ?

  也有。

  却又需要顾及自身身为‘正妻’的颜面,在谢婉柔柔诺诺的时候,没法说什么,不然的话,倒显得是她的不是了。

  “younger sister 情况怎么样。”

  Female Bladesman 清冷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用木质的夹子将一片陈皮放入了谢婉的碗中。

  “很顺利!”

  “我以Xie Family Chamber of Commerce 的名义,联系了二十三家企业和个人收藏家,他们都已经答应了姐夫去观摩的要求,并且,都已经发回了正式的公函。”

  “但是……”

  说到这,谢婉一顿。

  她希望Female Bladesman 能够追问一句。

  这追问自然是没什么。

  但是,这可是在Goethe 面前。

  这样的追问,自然而然会给Goethe 一种急躁感。

  正妻是管理后院的,急躁可是大忌,如果再出现一些错误的话,那她就有了机会,以一个好younger sister 的身份,可以把握住的机会。

  不过,Female Bladesman 却没有追问。

  只是站在那,拿着陈皮罐子,笑吟吟地看着她。

  谢婉心底一突。

  随后,就不着痕迹地接口道。

  “但是,太顺利了。”

  “其中几家完全是主动联系我们。”

  “这很反常。”

  谢婉说完looked towards 了Female Bladesman 。

  this time ,Female Bladesman 则是在谢婉话音落下后,就径直说道:“财帛动人心罢了,而‘Heavenly Book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言,都是无价之宝,你将这几家标注出来,联系他们,就说我们希望他们带着那些沾染了先祖后裔鲜血的凶器前来,一应开销,我们会负责,同时,告知他们有关‘Heavenly Book ’的事情,也可以当面详谈。”

  Goethe 给安全委员总部写了十四页‘Heavenly Book ’。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且,Female Bladesman 还询问过Goethe 。

  知道Goethe 掌握的‘Heavenly Book ’不知凡几,完全是多如星辰般。

  这个时候,自然是可以成为最好的饵。

  但谢婉不知道。

  她看着Female Bladesman ,又看了看Goethe 。

  心底有些泄气。

  她再次感觉到了差距。

  Goethe 几乎看都不看她,大部分的时候就是和Female Bladesman 在一起,连让她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而且,Female Bladesman 知道太多太多关于Goethe 的事情了。

  而她?

  什么都不知道。

  差距太大了。

  不过,谢婉马上就调整了情绪。

  她,谢婉,可没有失败。

  “好的,elder sister 。”

  “我马上就去安排。”

  说完,谢婉转身就走。

  房间中再次剩下了Goethe 和Female Bladesman 两人时,Female Bladesman 忍不住蹙了一下眉头,但马上的,手掌就被Goethe 握住了。

  “需要我让她们离开吗?”

  Goethe 直视着Female Bladesman ,眼中满是认真。

  Female Bladesman 的心,一下子就暖了。

  刚刚的心烦意乱,瞬间没了。

  只剩下了甜蜜。

  “不用了,我能处理好。”

  Female Bladesman 说着在心底暗暗为自己鼓劲儿,李鸢你能行的,一定能行的,绝对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儿,而让Goethe 分心。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谢婉吗?

  实在不行,就拿刀劈……

  不能拿刀劈。

  不过,可以感化。

  只是这个手段……

  Female Bladesman 低头沉思。

  Goethe 却是slightly relaxed 。

  每一次看到谢婉的时候,他总觉得后院和谐生活会变得不稳,但是还不能将谢婉驱赶,对方所掌握的资源是他想要的。

  还有!

  季琴!

  季琴应该也快回来了,也带着相当庞大的资源,他总不好卸磨杀驴吧?

  in the vicinity ,绝对会‘惹事’。

  季琴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跪在那,屁股都盖住脚掌的女人,会没有心眼子?

  那动作就是10086个心眼子。

  以这样的心眼子,大概率季琴会联合谢婉,这对Female Bladesman 来说,可是相当麻烦的,而Female Bladesman 的脾气又不会主动去拉拢。

  所以,Goethe 需要让Female Bladesman 思考的去把握住机会。

  只有这样,才能平衡。

  平衡了,他才能够过得舒心。

  才能够轻而易举得解锁更多姿势。

  渣男?

  no no no 。

  这只是身为一个男人天生就懂得的自保手段罢了。

  唯一有点不同的,也就是Goethe innate talent 略微好了一点。

  和渣男那是一点儿都不相关。

  他,Goethe ,好男人。

  他又不是什么见易思签之辈。

  杯中的凉茶喝完,Goethe 神情移动,【血鸦之灵】的视野中出现了季琴的silhouette ,带着五辆卡车正在从机场向着拳馆街而来。

  他感受到了大量的【Bloody Honor 】正在靠近。

  这让Goethe 感到欣喜。

  更欣喜的是,‘巽’和‘震’也回来了。

  也带着数量极多的【Bloody Honor 】!

  只是……

  回来的还不止他们两人。

  “我出去一下,中午饭回来。”

  Goethe 低声说道。

  在Female Bladesman slightly nodded 后,顿时disappeared 。

  ……

  绿藤市,郊区。

  ‘巽’和‘震’brows tightly frowns 地看着‘兑’和‘Great Forest Temple ’方丈玄悲和‘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凌霄子。

  或者准确的说是,正在为‘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凌霄子疗伤的‘兑’。

  到现在为止,‘巽’和‘震’都有点无法接受‘兑’这个女人竟然是‘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凌霄子direct disciple 兼女儿的事实。

  “‘兑’施主是old facetious 的女儿,真是‘兑’施主的大不幸。”

  “old facetious 有‘兑’施主这样的女儿,却是old facetious 的大幸运。”

  ‘Great Forest Temple ’玄悲跌坐在地轻声说道。

  老和尚依旧是慈悲善目的,眼中浮现着悲悯。

  但是,胸前却印有一个黑白交织的掌印。

  是‘乾’与‘坤’的掌印。

  哪怕老和尚‘Indestructible Vajra Divine Art ’早已Great Accomplishment ,这个时候依旧是站不起来了,全靠‘震’背着跑路,才躲开了后面的追兵。

  “老和尚,能不能不打机锋了?”

  “赶快想想该怎么办吧。”

  ‘震’泛着白眼道。

  “江一拳,不好对付。”

  “再加上‘乾’、‘坤’两位……不,‘乾坤’这位施主,更难。”

  老和尚口诵佛号。

  ‘巽’和‘震’brows tightly knit 。

  相较于‘乾坤’是一个人和江一拳的背叛而言,‘兑’是‘Supreme Unity Mountain ’掌教凌霄子direct disciple 兼女儿这件事simply 不值得大惊小怪了。

  “江一拳为什么背叛?”

  “以他的身份地位,不应该啊?”

  ‘巽’有点想不明白。

  老和尚想到了,却无法明说。

  只是再次口诵佛号。

  这个时候,凌霄子却是醒了。

  ‘哇’的一声吐出了a mouthful of blood 后,凌霄子道:“有什么好奇怪的,如果说江一拳from the very beginning 就不是我们的人,不就正常了?他from start to finish 都是‘乾坤’的人,而且……”

  “这次突袭‘Heavenly Dao Alliance ’的建议,可不单单是他提出的。”

  “发起者,还有Zhao Family !”

  老道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后,精神头好了不少,也不顾下颌胡须上的鲜血,就这么一摸胡子,继续说道:“赵善那Old Guy 还有个身份,是‘侠客’的‘白首太玄经’印主,老道我一直佩服他佩服的紧,但是现在看起来,呵。”

  凌霄子一声冷笑。

  ‘巽’、‘震’则是想到了那些突袭的‘侠客’们,心头一黯。

  ‘侠客’的名声与所作所为,虽然不是一个阵营,但他们也暗自佩服。

  可现在?

  ‘侠客’已经全军覆没了吧?

  “王、李两个Old Guy 现在已经做出选择了。”

  凌霄子说着再次轻snorted 。

  “我倒希望他们做出选择,不然的话……”

  老和尚说了一句,又低下了头。

  “老秃驴说话,就是遮遮掩掩,你不就是担心‘帝莲教’吗?以前不也猜测是谁吗?现在还用去想吗?不就是赵善吗!”

  Old Daoist Priest 很不满好友说话的方式。

  “我知道,可如果赵善是‘帝莲教’的人,那‘乾坤’和江一拳就……”

  “也是‘帝莲教’的人!”

  “你是想说这个吧?”

  Old Daoist Priest 打断了pester and chirp 的好友,接着,这位Old Daoist Priest 轻声自语道:“我倒是好奇赵善、‘乾坤’、江一拳三人是以谁为主的。”

  而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远处two figures 走来。

  是‘乾坤’与江一拳。

  不见赵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