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50

  第350章 你想看,那就演给你看!

  Old Daoist Priest 打量着‘乾坤’与江一拳不由laughed 。

  老和尚打量着‘乾坤’与江一拳却哭丧着脸。

  “赵善……赵善……”

  Old Daoist Priest 轻声念叨了数次,语气越发狠厉。

  老和尚not say a word ,只是目光在‘乾坤’与江一拳身上来来回回扫视。

  ‘乾坤’与江一拳同时停下了脚步。

  “玄悲Senior Brother ,能否谈谈?”

  江一拳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江一拳曾是‘Great Forest Temple ’的俗家Disciple ,与玄悲同辈,但是每次都是口称Senior Brother ,以示尊敬。

  往日里,玄悲自然是答应下来。

  而现在?

  “不敢、不敢,this poor monk 可不敢当江施主的Senior Brother ,当不起。”

  老和尚笑着摆了摆手,坐在地上的身躯,则是在一手支撑下缓缓站起。

  江一拳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后退。

  径直缩在了‘乾坤’身后。

  身为‘Great Forest Temple ’的俗家Disciple ,江一拳可是知道玄悲的实力、innate talent 。

  他为什么称呼年纪比他小的玄悲为Senior Brother ?

  是因为尊敬没错。

  可尊敬怎么来的?

  打出来的!

  当时的江一拳可是号称‘俗家Disciple Number One Person ’,面对被称之为天才的玄悲自然是不服气的。

  私下里的挑战自然而然就出现了。

  一连十三次。

  一连十三败。

  江一拳不仅输掉了比试,更输掉了心气儿。

  甚至,江一拳放弃了原本准备剃度出家的想法,直接闯荡江湖,遇到‘帝莲教’那位的邀请时,更是想也没想就加入了。

  他想要找到打败玄悲的机会。

  可之前一战却告诉他,他还差得远。

  没有机会,那就不出手,那就退。

  十分清醒的江一拳才不会冒进。

  ‘乾坤’站在原地,looked towards 江一拳的目光中浮现着一丝轻蔑,不过,在looked towards 老和尚的时候,却是神情凝重——他之前蓄谋已久的一掌打在了老和尚胸口,正常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但是老和尚却活着,这足以说明问题了。

  “玄悲、凌霄子,我家Sect Lord 仁慈,希望你们能够加入‘帝莲教’,愿意以法王之位相待。”

  ‘乾坤’认真地说道。

  ‘帝莲教’除去Sect Lord 外,还有Let and Right Two Envoys ,四大法王。

  其中,他(她)‘乾坤’就是Let and Right Two Envoys 。

  四大法王,除去江一拳外,还有王、李两位。

  当然了,如果玄悲、凌霄子愿意答应的话,江一拳、王、李三人中的一个,就可以有一个下去了。

  不愿意?

  那就去死好了。

  ‘乾坤’阴恻恻地注视着老和尚和Old Daoist Priest 。

  “呵,法王之位?老道坐下还缺一个吹箫童子,你当不当?”

  “死阴阳人!”

  “烂屁股!”

  Old Daoist Priest 冷笑连连。

  ‘乾坤’eyes slightly narrowed ,手掌中Black and White Qi 开始纷涌而出,直扑凌霄子。

  Old Daoist Priest 则是抬手画圈,拦住了这些Black and White Qi 。

  老和尚body flashed ,挡在了又一次准备sneak attack 的江一拳身前。

  “Senior Brother !”

  江一拳再次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礼。

  “不敢当,不敢当。”

  “江施主是大才,this poor monk 不配,咱们再比试一场……”

  “即决高下,也分生死!”

  老和尚at first 时,还是心平气和,微笑不已,但是说着说着就怒目圆睁,全身更是好似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

  刹那间,老和尚就变成了身高三米,肌肉虬结的Little Giant 。

  宛如fierce appearance 般。

  “你!”

  “Heavenly Demon Disintegration 大法?!”

  江一拳惊呼。

  “错!”

  “是,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

  话音落下。

  呜!

  那拳头好似攻城锤般砸下。

  剧烈的拳风,吹动着all around 的泥土砂石,但莫名的吸力却将江一拳牢牢锁定,让江一拳根本无法闪避,只能是meet force with force 地接this fist 。

  心胆俱寒的江一拳猛地clenched the teeth ,抬手一拳挥出。

  拳头泛着微微金属的光泽。

  Great Vajra Fist ,但却没有Vajra 的fearless ,有着的只是一股子怯懦。

  丝丝black 烟雾出现在这拳头上。

  烟雾如活物,化为了蜘蛛、centipede 、蟾蜍、蛇和蝎子五毒之物,飞腾而起。

  ‘帝莲教’秘传‘五毒神掌’。

  吸髓、化骨,中者无救。

  “Senior Brother ,是伱逼我的!”

  江一拳高喊。

  玄悲的拳头则是到了。

  砰!

  双方拳头一碰,五毒烟雾侵蚀着玄悲,但却钻不进皮肤,只能是在皮肤上打转,而玄悲拳头上的巨力则是砸碎了江一拳的Great Vajra Fist ,连带着肌肉、skeleton ,甚至是半具身躯都打没了。

  紧接着,老和尚回身又是一拳。

  this fist 直打‘乾坤’后背。

  双掌画圆的Old Daoist Priest ,速度加快了一倍,吸附在老和尚身上的五毒烟雾,立刻聚集在了他手中的圆内,随后向着‘乾坤’而去。

  “hmph! ”

  面对着前后夹击,‘乾坤’coldly snorted ,Black and White Qi 越发浓烈。

  但就at this time ,‘乾坤’的身躯却是一颤,一抹lightning 在他身上乱窜。

  细密的犹如时刀刃般的风刃更是densely packed 包裹他的全身。

  “震、巽!”

  ‘乾坤’脸色阴沉。

  随后,divided into two 。

  一男一女。

  男子执白气,阳刚之极。

  女子持黑气,阴柔如水。

  而且,就在‘乾坤’divided into two 的时候,他整个人由实化虚,一切的攻击都落空了。

  虽然只是刹那,但对‘乾坤’来说却是足够了。

  白气如炸雷,刚猛异常。

  黑气如潮水,连绵不绝。

  bang!

  巨响中,巽、震直接被打飞了。

  Old Daoist Priest 则是原地画圆卸力数次后,将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又一次反击回去,宛如Vajra 的老和尚则是不闪不避,硬抗硬打。

  但没用!

  ‘乾坤’从两人变为了一人,再变回一人的刹那,又是illusory shadow 存在,令玄悲、凌霄子的攻击落空。

  而在this move 后,老和尚Vajra 般的身躯开始漏气,Old Daoist Priest 则是面如golden paper ,摇摇晃晃。

  想要上前的‘兑’,被‘乾坤’一掌打飞。

  “你个slut ,一会儿再炮制你。”

  “现在,you two 还有什么好说的?”

  ‘乾坤’说出第一句时,是女声,面容也是一个女人,当问出第二句时,整个人向后一转,就变成了男声,面容也变成了男人。

  “老阴阳人,呸。”

  Old Daoist Priest 吐了口血,咒骂着。

  老和尚委顿在地,说不出话。

  两人心有不甘,却无济于事。

  如果没有之前受伤,两人绝对不会这么狼狈,不说十拿九稳,至少胜率在七成,而现在却是几乎被压着打。

  实在是难受至极。

  “呵,Old Daoist Priest ,骂,继续骂。”

  “你骂一句,我一会儿就多捅你一下。”

  ‘乾坤’说着looked towards 了‘巽’和‘震’。

  ‘巽’低头认输,任凭打杀。

  ‘震’却则是眼珠子乱转。

  “my lord 会给我们报仇的!”

  ‘震’loudly shouted 。

  “你家大人?”

  “Goethe ?”

  “不过是Sect Lord 看中的棋子罢了,还报仇?他如果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让他明白什么叫做‘there’s a road to Heaven yet you don’t walk it ,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乾坤’sneered ,十分不屑。

  ‘Martial Saint ’的后裔,他又不是没杀过。

  即使是最为特殊的那几个,他也杀了好几遍。

  其中有两个滋味不错的,他多留了几天。

  但也就是这样了。

  apart from this ,他并没有看出这些‘Martial Saint ’后裔有什么不同,至多就是innate talent 好一点罢了,但和真正的天才相比较,还差了不少。

  所以,他并不认为Goethe 有什么不同。

  要知道‘秘武’可是一day after day 练出来的。

  年纪早已决定了一切!

  Goethe 打从娘胎里练,也impossible 挡得住他this fist 五十年的功力。

  “Sect Lord 实在是仁慈!”

  “这种家伙应该只是得了什么fortuitous encounter 罢了,根本不用taking seriously ,哪怕是‘Martial Saint ’inheritance 又怎么样?”

  “现在的我,就不弱于当初的‘Martial Saint ’!”

  “Sect Lord 大人,更是远远超出!”

  说到兴头上,‘乾坤’开始大放厥词了。

  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天空出现了大片的乌云。

  风at this time 停下了。

  轰隆隆!

  阵阵雷鸣终于让‘乾坤’发现了不对,本能的,他抬头看天时,一道thunder 当头劈下。

  煌煌Heavenly Might ,犹如灭世。

  ‘震’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他也擅长thunder technique ,且以此为傲。

  他认为自己无意中获得的thunder technique 就算不是当世第一,也一定是one of the very best 的。

  可是当看到那lightning 时,他才明白什么才是thunder technique 。

  为什么‘Power of Thunder ’被称作‘Destruction Power ’!

  Old Daoist Priest 和老和尚也是一脸震惊。

  相较于巽、震而言,这两位更能够感受到这thunder technique 的terrifying ,那是已经超出‘大strength of Universe ’的范畴,达到了更高的,他们一直期盼的层次。

  One with Heaven and Earth !

  “Amitabha !”

  “Immeasurable Heavenly Venerable !”

  两人轻声默念,感叹着‘Martial Saint ’后手的terrifying 。

  做为几乎是赶着‘Martial Saint ’现世尾巴出生的人,两人十分清楚‘Martial Saint ’的伟大与强大,那种集合Power of Heaven and Earth 的力量,他们一直记忆犹新。

  此刻,再见。

  依旧是让两人心生震荡,不可自已。

  bang!

  刺目的lightning 照耀Heaven and Earth 。

  “Yin-Yang Energy ,变乾坤!”

  ‘乾坤’loudly roared ,双掌中Black and White Qi 冲天而起,想要挡住这道thunder 。

  但根本无用。

  就好似是热刀切黄油一般。

  Black and White Qi 瞬间蒸发。

  ‘乾坤’complexion changed ,silhouette 再次divided into two ,进入了虚化状态。

  可硕大的thunder 下,divided into two 的silhouette 径直被淹没。

  lightning 稍纵即逝。

  乌云迅速散去。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乾坤’化为了焦坑中的灰烬,一直借用着‘Qi Observation Technique ’远隔千里盯着这里的赵善面带微笑,nodded ,却是脸色再次一变,吐出了鲜血。

  他再次遭遇了backlash ,需要进补。

  但足够了!

  他窥视到了Goethe 的底牌!

  强!

  出乎预料的强!

  如果真的正面对敌,他一定会吃亏!

  甚至是落败!

  但是现在不同了!

  他知道了这样的底牌!

  那自然要好好准备!

  最终?

  一定是他获得胜利!

  在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下!

  不过,还需要准备一下。

  心底想着,赵善彻底的转移了视线。

  感受到这股窥视气息消失的Goethe ,缓步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面带微笑,似乎毫无察觉。

  既然想看,那就让对方看。

  对方无非就是想要找到他的weak spot ,那他就must 让对方明白那一击的强大,只有这样,对方才会wholeheartedly 的去准备。

  才会因为这样的准备,而忽略其他。

  而这对Goethe 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毕竟,他底牌多。

  ‘thunder ’只是其一。

  至于为什么暴露‘thunder ’?

  自然是因为第一次来到这里是已经暴露了这样的力量,与其选择其它,远不如选择这已经被对方熟知的一点,将其放大到对方想象不到的程度。

  “效果应该还行?”

  Goethe 不太确定。

  因此,他的目光looked towards 了巽、震。

  在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够获胜时,该怎么办?

  当然是增加实力!

  以远超敌人的速度增加实力!

  而对Goethe 来说,还有什么是比【Bloody Honor 】更好的?

  自然是更多的【Bloody Honor 】!

  季琴已经带着大量的【Bloody Honor 】返回了拳馆。

  现在则是另外一份。

  “大人,幸不辱命!”

  巽与震obediently and honestly 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行礼。

  实力不是唯一能够获得他人尊重的方式,但却是最为直接的,也是最有效的。

  Goethe nodded ,目光looked towards 了玄悲和凌霄子。

  这个时候,兑正在为两人疗伤。

  “见过阁下。”

  老和尚和Old Daoist Priest 齐声说道。

  对于这个实力非凡的‘Martial Saint ’后裔,两人并没有什么其它心思,只是想着交好,毕竟,Goethe 看起来并不像是那种烂杀无辜的人。

  且,名声不错。

  有着这样的前提,双方的交流很顺利。

  称呼也变得亲切起来。

  “‘乾坤’这阴阳人,学了‘前朝内库’的Breathing Technique ,又结合‘Martial Saint 秘武’创出了最适合自己的‘阴阳大法’,早就掌握了‘大strength of Universe ’,要不是小友,恐怕我和老秃驴都得完蛋。”

  熟悉之后的凌霄子变得直来直往。

  “‘阴阳大法’我听说过,当初貌似是‘乾坤’还偷学过Xie Family 的‘大阴阳手’之后才创出了这套秘武,小友恰好还是老谢的grandson-in-law ,真是因果循环。”

  老和尚双手合十,低念佛号。

  凌霄子却是不屑地rolled the eyes 。

  “什么因果循环,只是凑巧。”

  “凑巧,那又何尝不是因果呢?”

  老和尚反问道。

  “诶,秃驴又和Poor Daoist 打机锋,那咱们就好好的辩一辩。”

  Old Daoist Priest 一瞪眼。

  Goethe 却没有听这两位的争辩,而是不着痕迹地落在了焦坑中的那堆灰上。

  【Bloody Honor +5】

  ……

  看着增加的【Bloody Honor 】,Goethe corner of the mouth raised 。

  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啊!

  even more how ,大餐之前来个开胃菜,那真是再惬意不过了。

  想到马上就要收获大量的【Bloody Honor 】,Goethe 的心一下子就火热起来。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