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51

  第351章 交代!

  一路返回拳馆。

  Goethe 接受着自己的‘spoíls of war ’!

  季琴从‘听棋阁’带回了311点【Bloody Honor 】。

  ‘巽’、‘震’则从‘Heavenly Dao Alliance ’带回了229点【Bloody Honor 】。

  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丰收。

  也是超出Goethe 预料的。

  在Goethe 的预计中,两者相加能够达到从‘安全委员会’获得的【Bloody Honor 】就是相当不错的了,但didn’t expect 却是超出了不少。

  看着【Bloody Honor 】达到了前所未有的552点,Goethe 的嘴角不由一翘。

  超出了他预计的【Bloody Honor 】,足以让他做更多的事情。

  最直接的就是提升‘道路’!

  道路【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39%→40%需要500点【Bloody Honor 】,按照Goethe 的计划需要积攒1-2个Secret Realm 才有可能再次提升。

  didn’t expect 竟然一蹴而就了。

  真是意外的惊喜!

  Goethe 想着,目光looked towards 了欲言又止的季琴。

  “有意外发现?”

  心情不错的Goethe ,语气越发温和了。

  “是,大人。”

  “我在密室内找到了《Seven Emotions and Six Desires 惊魂法》的全本和……和……一些记录。”

  季琴说着,猛地clenched the teeth ,将怀中的东西递给了Goethe 。

  【获得特殊Secret Technique ‘欲望之兽(异化.补全)’,是否使用30点Bloody Honor 学习?】

  ……

  “30点?”

  Goethe 微微一眯眼。

  对于现在有实力收割‘Secret Realm ’的他来说,30点【Bloody Honor 】并不算多,但30点学习一个Secret Technique ,却仍旧让Goethe 在意。

  哪怕在残缺的时候,就有所准备,这个时候Goethe 依旧惊讶。

  特别是标注了:异化。

  不过,马上的,Goethe 就被另外一些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这些是一些资料。

  准确的说是:‘Martial Saint ’后裔们各项身体数据、包括繁育、dissection 的资料。

  Goethe brows frowned 。

  身为‘Mad King ’的后裔,结果肯定不会太好。

  这一点,Goethe 是知道的。

  但是,Goethe 从没有想到,会凄惨到沦为‘实验little white mouse ’的地步。

  在这份资料中,有一个名为‘天然’的实验。

  大概就是挑选10名精心培育出的‘Martial Saint ’后裔,不教导他们任何知识,只是任由他们在模拟的大自然恶劣环境中生存。

  实验的目的时想要激发这些‘Martial Saint ’后裔的潜能。

  但结果不言而喻。

  全部死亡。

  为此,又引出了‘bloodline 浓度’问题。

  然后,一些更让人无法接受的实验出现了。

  在人工干预下的‘强化bloodline 浓度’。

  以及一些列的实验。

  最终,结果也是一连串的死亡。

  更重要的是,这只是tip of the iceberg 罢了。

  Goethe 翻阅着这些资料。

  脸色越发深沉。

  一旁的季琴跪在那,再次弓腰后挪盖住了脚心,大气都不敢出。

  她看过这份资料,自然知道里面记录了什么。

  以她的temperament 都觉得头皮发麻,不忍直视。

  even more how 是身为同bloodline 的Goethe 。

  Goethe 扫了一眼季琴,他知道对方误会了,但是他不打算解释这种误会。

  目光略微停留,想要看看对方的脚心,可惜站在他这个角度,无论怎么看都是看不到的,只能是看到另外一种傲然。

  “你先出去。”

  为了保持着‘Martial Saint ’后裔的人设,他said solemnly 。

  “是,大人。”

  季琴恭恭敬敬地离开了房间。

  没人后,Goethe 则是再次looked towards 了手中的资料。

  “难怪会有这么多的【Bloody Honor 】,‘Mad King ’这家伙的后裔似乎被……养猪了!”

  Goethe 思索了一下后,这才找到了一个还算恰当的词语。

  相较于那些运气不好的‘Mad King ’后裔,这些‘后裔’更是悲惨。

  没有自由。

  没有常识。

  甚至连身为‘人’,都做不到。

  在这些实验中,有一项实验就是‘听话狗’。

  顾名思义。

  就是把人变成狗。

  而且,Goethe 相信,不单单是‘听棋阁’这么做了,‘安全委员’、‘Heavenly Dao Alliance ’也做了,不然无法解释这么多的‘Mad King ’后裔。

  至于‘帝莲教’?

  恐怕数量更多,更加没有底线。

  因为‘Mad King ’可是和对方有仇的。

  如果不是‘Mad King ’的出现,对方至少还能struggling on whilst at death’s door 一段时间,或许会签订不少条约,但是还能活着不是?

  ‘Mad King ’以‘Martial Saint ’名义出现后,完全就是扯下了这个王朝最后的遮羞布,让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毁人基业如抄家灭族。

  even more how ,这基业还是‘天下’。

  Goethe 完全可以想象‘帝莲教’对‘Mad King ’的恨是多么的大多么的浓烈,那完全就是海水一样,滔滔不绝无休止。

  “该怎么把‘帝莲教’有着的沾有【Bloody Honor 】的凶器弄到手?”

  Goethe 思考着。

  这并不容易。

  but also not impossible 。

  至少那位‘赵善’并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

  只要‘借口’合适就好。

  Goethe 一边思考着,一边开始了加点。

  他先学习了Secret Technique 【欲望之兽(异化.补全)】——

  【欲望之兽(异化.补全):当‘Mad King ’赵惊觉从Ancient Battlefield 上发现这种‘rare beast ’的碎片时,就完全被震惊了,他从没有见过这么怪异的生物,以及这么纯粹的生物,他徘徊在Ancient Battlefield 上,寻找着更多的线索,最终,他在一处隐秘之地获得了名为‘欲望之兽’的Secret Technique ,那是凝聚自身欲望,让其实质化,让自身变得冷静的特殊Secret Technique ,但可惜的是这样的Secret Technique 早已经残缺了,他只能选择‘借用天下人’智慧的方式,将Secret Technique 补全,‘听棋阁’六代Pavilion Lord 呕心沥血,结合‘王朝秘库’、‘天下martial arts ’、又以重金邀约诸多expert 没日没夜研读寻找补全的方法,最终,将其在原有基础上补全,却也因为太多理念加入其中,让‘欲望之兽’变得越发不可控,也让其formidable power 激增,变得更为恐怖。】

  【效果:1,欲望之基;2,tenacious 之心;3,summon 】

  【欲望之基:你可以很好的控制自身的‘傲慢’‘暴怒’‘嫉妒’‘贪婪’‘暴食’‘懒惰’‘色X’,且不会被这些欲望所迷惑,同样的,你可以用【心】挑起他人的负面欲望,并且加以操控,给与他人致命一击,当对方【心】判定通过时,将不会被迷惑】

  【tenacious 之心:伱的【心】数值超过25,这让你可以自如使用‘欲望之基’并且,完成summon ,且你的心额外+5】

  【summon :summon 一只完全以你自身欲望为基础,凝结而成的rare beast 】

  (标注1:summon 这只rare beast 时,你将需要完成一次无法移动的1秒蓄力)

  (标注2:summon 这只rare beast 时,你将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

  (标注3:这只rare beast 存在时,你将持续消耗体力,当这只rare beast 消失后,你将会根据这只rare beast 停留时间长短,而陷入到‘无感情’状态)

  (标注4:当这只rare beast 在场时,你可以自由行动、攻击,但会消耗更多的体力)

  (标注5:这只rare beast 将会和你的【心】一起成长)

  ……

  Goethe 站在原地,随着眼前文字的出现,他猛然间觉得不同了。

  他仿佛能够感觉到‘情绪’。

  一种十分奇妙,却难以形容的感觉。

  就如同是闻到了‘酸甜苦辣咸’的味道般,看不到摸不着,却就在那里。

  而且,还能够操纵!

  仿佛他只要挥挥手,就能够将这些味道扇动到他人面前,让他人也闻到一般。

  “有意思的能力!”

  Goethe 评价着这项Secret Technique 。

  【欲望之兽】虽然没有summon ,但他的【心】告诉他,绝对不弱。

  这并不是illusory 的。

  而是‘真实’的!

  随着【心】+5,他的心breakthrough 了30点,达到了34.8的程度。

  然后,属于【心】的innate talent 专长出现了。

  【心breakthrough 30时,判定中】

  【判定通过!】

  【获得固有专长:1,直觉;2,心如止水】

  【直觉:你在面对任何一件事时,都有着非同一般的预感,它就是真实的,并不是虚幻的,尤其是面对危险时,你的直觉百分之百准确,哪怕是虚幻生物在你面前也无法隐藏身形,而任何的stealth 者靠近你时,都会被你察觉,而当你‘占卜’时,也将获得一些额外加成,但‘占卜’的准确率依旧需要看运气】

  【心如止水:面对任何需要‘心’的判定时,你都将获得额外判定等级+1的效果】

  ……

  “不错!”

  Goethe 点着头,翘起的嘴角,越发灿烂了。

  在Goethe 看来不论是【直觉】,还是【心如止水】对他来说都是相当实用的。

  前者,有点未卜先知的味道了。

  后者加强了前者后,还全方位的加强,应用广泛。

  呼!

  将【心】的提升完全适应后,Goethe looked towards 了他的‘道路’【splitting heaven and earth apart 】!

  这才是重头戏!

  “【Bloody Honor 】提升【开天.辟地】!”

  Goethe 心底默念。

  立刻以【徒手格斗】为基础所诞生的‘道路’【开天.辟地】就从39%蹿升到了49%。

  【开天.辟地(49%):这是你选择的最终道路,也是你的心、技、体最终的展现,当你使用‘开天.辟地’时,你的徒手攻击力、defensive power 、技巧、特效等效果都会获得额外+49%提高,且敌对者需要与你进行一次自身‘心’-4的判定,判定未通过时,对方将会直接崩溃;你的精通选项与‘消力’‘借力’‘临界’将获得额外等级+4;你的‘穿甲’在穿过对方护甲、护盾等之后,产生‘灭’级真实伤害,且这股穿透劲力会黏连敌对者的能量(包括自身能量和Energy Shield 等)产生一次额外‘灭’级爆炸伤害;你的体+49】

  ……

  (标注1:【徒手格斗(transcendent Ⅸ)】是transcendent 极致,无法再使用Bloody Honor 提升)

  (标注2:【开天.辟地(49%)】可以使用Bloody Honor 继续提升)

  (标注3:消力、借力需要‘技’与‘体’综合判定,超出判定时,效果将会无限减弱)

  (标注4:道路判定,是以你的‘心’为基准,最终选择判定为‘体’)

  (标注5:当你使用‘穿甲’爆发出真实伤害时,你的体力消耗会加大)

  (标注6:当爆发出真实伤害时,你劲力的二次爆炸,会让你体力消耗加大)

  ……

  “普攻终于达到了‘灭’级!”

  Goethe 拳头猛地攥紧。

  按照‘锚点world ’的力量分级,‘狂级’就是Legendary 等级,是大部分人可望不可及的程度,但是他的对手至少都是Legendary ,‘称号Legendary ’也不少见,至少‘他们’中大都是这个级别,甚至因为类似【失落的荣耀】这类道具的存在,‘他们’会更强。

  因此,拥有‘灭级’的攻击手段就是必须的。

  在此之前,Goethe 拥有两项Secret Technique 达到和超越了‘灭级’。

  分别是【Volibear Breathing Technique 】和【剑之Breathing Technique 】。

  但两者都有限制。

  前者声势浩大,不够隐秘,甚至Goethe 一直有感觉,会被克制——这种感觉,随着【直觉】出现,就越发的清晰了。

  至于为什么?

  自然是‘Mad King ’的缘故了。

  在锚点world ,‘Mad King ’可是‘威名赫赫’。

  被针对?

  那简直是天经地义。

  后者更是直接。

  只有一击之力。

  一击之后,就得漫长蓄力。

  所以,只能做为底牌。

  不过,现在不同了。

  即使是【Volibear Breathing Technique 】被克制,他随手一击也能够打出‘灭级’,还是真实伤害+爆炸伤害,二次‘灭级’。

  “自保应该够了吧?”

  Goethe 想着,目光再次扫过【开天.辟地】。

  想要从49%breakthrough 到50%,需要2500点【Bloody Honor 】!

  在眼前的Secret Realm 之内,不用想,根本impossible 完成。

  但在其他Secret Realm ?

  却说不定可以。

  Goethe 的【直觉】这样告知着他。

  这令Goethe slightly relaxed 。

  他知道这个过程不会轻松。

  所以,必须要积沙成塔,集腋成裘。

  扫了一眼还剩余22点的【Bloody Honor 】,Goethe 迈步走出了房间,他的手中拿着刚刚从季琴那得来的‘Martial Saint ’后裔研究资料。

  门外,Female Bladesman 静静站立着。

  当看到Goethe 时,一向清冷的Female Bladesman ,径直走了过来,抬手就抱住了Goethe ,一脸的心疼。

  “有我在。”

  Female Bladesman 轻声说道。

  她刚刚已经从季琴嘴中得知了一切——季琴在离开后,深知想要在拳馆中站稳脚跟,不仅需要长得好、身材好,还得会做人。

  之前谢婉不仅给她送来了一些甜点,还约她逛街。

  她都答应了。

  但她知道,她该站在哪里。

  必须是Female Bladesman 。

  所以,她对Female Bladesman ‘坦然告知’,对谢婉‘保持友好’。

  夹缝中求生存嘛。

  她,季琴,擅长。

  “没事。”

  “晚上陪我出去走走。”

  “现在,我有点事。”

  Goethe patted Female Bladesman 的后背。

  Female Bladesman 很善解人意地松开了Goethe ,任由Goethe 走向了正在养伤的玄悲、凌霄子的房门。

  没有任何犹豫,Goethe 抬起一脚,就踹开了房门。

  他将手中的资料重重摔在两人面前,脸色阴沉地说道——

  “两位我需要一个交代!”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