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352

  第352章 默契并不能够防止意外!

  资料摔在桌面上,发出了‘砰’的闷响,玄悲与凌霄子却是神情齐齐一黯。

  “Amitabha 。”

  “Immeasurable Heavenly Venerable 。”

  老和尚Old Daoist Priest 各念尊号。

  “老道,我认打也认罚。”

  Old Daoist Priest 极为磊落地说道,老和尚虽然没有开口说话,却跟着一nodded ,显然赞同老友的说法——对于‘Martial Saint ’后裔一事,两人的内心是极为复杂的。

  对于‘Martial Saint ’,两人极为佩服。

  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丝崇拜。

  正常情况下,这种以‘Martial Saint ’后裔为试验品的事情是绝对impossible 出现的。

  一旦出现?

  那人绝对会成为过街老鼠。

  但……

  如果主持实验的就是‘Martial Saint ’后裔呢?

  还不是隔了两三代的那种,就是亲生儿子呢?

  一切就变得不可说了。

  对‘Martial Saint ’的敬佩,at this time 变为了枷锁。

  束缚着那些想要‘多事’的人。

  Qin Family 为什么远赴海外,基本上不问十三洲的世事?

  Xie Family 又基本上闭门不出,连安全委员会的事情都不想理?

  就是因为这件事。

  “我想要知道事情的经过。”

  Goethe 这样说道。

  他得到的消息都是一鳞半爪的,大部分都是依靠自身的推测将其连起来,现在有了机会能够知道全部的话,他当然是不介意。

  老和尚和Old Daoist Priest 诧异地看了一眼脸色依旧阴沉,却没有暴跳如雷,仍然选择追求事情真相的Goethe 。

  “Amitabha ,施主不愧是‘Martial Saint ’大人的真正successor 。”

  老和尚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接着,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将整个事情的the whole sequence of events 讲了一遍。

  “果然是那个‘次子’!”

  “真的是孝顺啊!”

  听完两人讲述的Goethe 不由在心底叹息着。

  然后,他想到了更多。

  例如:眼前的Secret Realm ,‘Mad King ’回来过没有?

  没有的话,这样的场面自然是正常的。

  可假如‘Mad King ’回来过,那这样的场面就值得玩味儿了。

  要知道,根据Goethe 以往得出的信息,‘Mad King ’对于bloodline 还是很在意的,有着一种‘身为father ’的骄傲,但是现在却对这种残害自身bloodline 的事情不闻不问。

  那答案……

  只剩下一个。

  ‘Mad King ’因为某些事对这些后裔彻底死心了。

  不是眼前Secret Realm 的。

  而是锚点world 。

  至于哪些事?

  背叛!

  Goethe 回忆着脑海中的各种信息,一些线索开始浮现,并且连了起来,这让他越发理解‘Mad King ’的疯狂了,那已经不是单纯的疯狂了。

  而是陷入绝境时,wild beast 的嘶吼。

  Goethe 一边想着,一边将目光looked towards 了老和尚和Old Daoist Priest :“两位,我准备销毁这些沾染了亲人bloodline 的凶器,并且,希望两位能够为我这些亲人超度。”说到这,Goethe 顿了一下,在老和尚和Old Daoist Priest 同时nodded ,表示没有问题后,Goethe 继续说道:“还有,就是两位能够找到的沾染了我亲人bloodline 的凶器送来,让我统一销毁。”

  Goethe 的话语相当客气。

  他没有直接说,‘Great Forest Temple ’、‘Supreme Unity Mountain ’山门内保留有沾染了‘Mad King ’后裔鲜血的凶器,而是选择‘找到’。

  human beings will die for riches, just as birds will for food 。

  或许玄悲、凌霄子不会这么做。

  但下面的人呢?

  一定会去的。

  毕竟,那可是‘Martial Saint ’后裔鲜血沾染的东西,万一有什么秘密呢?

  “交给老道了。”

  Old Daoist Priest 目带惭愧,随后用胳膊肘戳了戳老和尚。

  立刻,老和尚bitterly laughed 。

  “this poor monk 一定竭尽所能。”

  说完,老和尚双手合十向着Goethe 鞠躬行礼。

  而Old Daoist Priest 则是直接多了。

  拿起房间中的笔墨,就这么挥毫拨墨地写了起来。

  “小友如若不嫌弃,就把这个收下,这不是‘Supreme Unity Mountain ’的inheritance ,只是老道normally 里没事琢磨出的一些小技巧。”

  Old Daoist Priest 一边说着一边又戳了戳老和尚。

  老和尚眼巴巴地看着Old Daoist Priest ,想要推辞。

  Old Daoist Priest 当即一瞪眼。

  “秃驴!”

  “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要推脱?”

  “把你的‘fierce appearance ,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写出来,记住是‘fierce appearance ,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不是那原本的‘Heavenly Demon Disintegration 大法’!”

  “这可不是‘Great Forest Temple ’的inheritance ,你别给我找借口!”

  Old Daoist Priest 怒斥着。

  老和尚苦笑连连。

  “this poor monk 还想要将其放入Hidden Scripture Pavilion ,成为‘Great Forest Temple ’inheritance martial skill 之一,现在……罢了、罢了”

  说着,老和尚也将名为《fierce appearance .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的诀窍写了下来,而且,还详细标注了各种注意事项。

  而在Goethe 接过两份足以让世人疯狂的‘秘籍’时,眼前的文字直接显现——

  【发现特殊技巧‘阴阳反打’,判定中……】

  【判定通过!】

  【是否消耗30点Bloody Honor ,将其融入‘徒手格斗(transcendent Ⅸ)’?】

  ……

  【发现特殊技巧‘fierce appearance ,subdue monsters and defeat demons ’,判定中……】

  【判定通过!】

  【是否消耗30点Bloody Honor ,将其融入‘Blood Qi Fury Ⅶ’‘狱血Ⅲ’?】

  ……

  这算是意外惊喜了。

  Goethe 看着眼前的文字——在他的想法中,玄悲和凌霄子大概率会给与一些东西作为补偿,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补偿竟然相当的好

  已经堪比【欲望之兽】的花销了。

  但马上的,Goethe 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不论是玄悲,还是凌霄子,都是眼前Secret Realm 中一等一的存在,自身的innate talent 、实力、见识早已经超越了世人,而且,两人虽然说两门秘武,不算‘Great Forest Temple ’、‘Supreme Unity Mountain ’的inheritance ,但是两人一生经验总结出的技巧又怎么可能和‘Great Forest Temple ’、‘Supreme Unity Mountain ’没有关系呢?

  要知道,两人几乎一生都在‘Great Forest Temple ’、‘Supreme Unity Mountain ’啊!

  也就是说,这两门技巧,几乎就是‘Great Forest Temple ’、‘Supreme Unity Mountain ’两个Super Influence 的汇总。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比拟【欲望之兽】。

  Goethe 再次扫了一眼两门技巧,现在没有足够的【Bloody Honor 】自然是暂时放后。

  “两位,能够联系到‘赵善’吗?”

  Goethe 说出了此次登门的另外一个重点。

  “Zhao Family 已经没了。”

  “不过,如果想要联系‘赵善’却不难,我和老秃驴一起让‘Supreme Unity Mountain ’、‘Great Forest Temple ’发布消息,以‘赵善’的耳目一定能够知道。”

  “而只要那个混蛋玩意儿感兴趣,就一定会联系我们。”

  Old Daoist Priest 径直说道。

  “嗯,两位就向外散播,问他想不想知道‘Heavenly Book ’所记载的‘immortality ’、‘smashing void ’真正的秘密。”

  Goethe nodded and said 。

  在来之前,Goethe 只有四五分把握。

  但是来了之后,从玄悲、凌霄子嘴中知道了所谓‘Heavenly Book ’秘密的全部过程后,他就有了九分把握。

  谁能够无视‘immortality ’?

  谁又能够无视‘smashing void ’?

  不能。

  人都是贪心的。

  只要有那么一丁点儿机会,will not 放弃。

  不过,有一说一。

  ‘Mad King ’这家伙真的是‘坏’!

  实在是本性难改,竟然和自己的后裔开这种玩笑,以至于他的那位次子temperament 直接扭曲,自认为‘bloodline ’中就有着这样的秘密。

  从而引发了后续一系列terrifying 的事情。

  having only oneself to blame ?

  算是。

  但在当年的‘Mad King ’看来,这何尝不是一种身为father 和child 们的玩笑呢?

  恐怕‘Mad King ’更想要的是,当他返回时,看到的是自己child 们为此探索,孜孜不倦的模样,但他低估了人性中的贪婪。

  也高估了自己。

  他认为一切will not 变。

  他更认为能够应对一切。

  可结果……

  却是悲剧。

  甚至,有可能‘Mad King ’是在看到眼前Secret Realm 中的一切时,才彻底失望的也说不定。

  Goethe 想着,就sighed 。

  并不是心底。

  而是当着玄悲、凌霄子的面。

  老和尚Old Daoist Priest 正在被‘immortality ’、‘smashing void ’真正的秘密而震惊着,此刻看到Goethe 叹息,不由越发好奇了。

  “小友为何叹气?”

  Old Daoist Priest 径直问道。

  “想到了‘家祖’的一些事情。”

  “两位相信‘immortality ’吗?”

  Goethe 问道。

  “我思考,‘Martial Saint ’大人所说的immortality ,应该是‘声名赫赫’永留世人心中,而不是常人认知中的immortality 。”

  “或者说……”

  “我触碰到了‘大strength of Universe ’的realm ,寿数自然而然的增长,活到200岁都没有问题,这在常人认知中也算是immortality 。”

  Old Daoist Priest 说着自己的理解。

  “不错。”

  “‘Martial Saint ’大人传下的‘秘武’早已改变了一切,曾经与‘Great Forest Temple ’齐名的‘养龙寺’就曾希望借助‘Power of Dragon ’获得大超脱,但是外力终究是外力,或许看起来超脱了,但最终却依旧是束缚,但是‘秘武’不同,它真的可以助人超脱,‘smashing void ’到达彼岸。”

  老和尚这样说道。

  “嗯,两位所说就是我想说的,immortality 也是类似,但是有些人却不相信,依旧困顿在此,‘先祖’制造了类似‘immortality ’的药剂,但绝对不是人们想的那样。”

  “那就拜托两位了。”

  说完,Goethe 起身离开。

  他没有说更多。

  那是横生枝节。

  他只需要让人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就好——既然相信‘秘武’,那就去相信‘秘武’好了。

  信任,是会出现奇迹的。

  而且,他也没有说谎。

  是真的有‘immortality 药剂’。

  但却不是如同人们想的那样。

  在‘Academy ’。

  他就喝了。

  门外,Female Bladesman 正在等着。

  看到Goethe 走了出来,立刻就迎了上来。

  Female Bladesman 牵起Goethe 的手,两人肩并肩向着拳馆外走去,老和尚和Old Daoist Priest 目送着两人离去,突然老和尚sighed 。

  “秃驴,是不是羡慕了?”

  Old Daoist Priest 凑过来笑hehe 地问道。

  ”en. ”

  老和尚坦然的一nodded ,这反而是让准备了话语的Old Daoist Priest 一时语塞。

  Old Daoist Priest 诧异地看着老和尚。

  “Worldly Desire Refining Heart ,最是熬人。”

  “和尚虽然羡慕,却不敢去,因为哪怕是旁观,都心底发寒——老old facetious ,伱还记不记得当初‘阿秀’砍了你一剑,差点把你手砍下来的事儿?”

  老和尚反问道。

  “当然记得。”

  “当时,我只是路见不平,谁知道救下来的姑娘硬要devote one’s life to ,恰巧被阿秀看到误会了,阿秀也是暴脾气,拔刀就砍。”

  “而且,她当时的心境莫名契合了‘寡妇刀’的Blade Intent ,直接就跨过了‘绝对力量’,进入到了‘究极力量’之中。”

  “而我只是一个掌握了‘绝对力量’的家伙,当即就被逼入了绝境。”

  “要不是最后Master 出手相助,我何止断一臂?”

  Old Daoist Priest 想到了年轻时的事情,立刻唏嘘不已。

  “Master 救了我,阿秀误会更深,直接负气出走。”

  “一连二十年,都不肯见我一面。”

  “甚至,不告诉我,我有一个女儿。”

  Old Daoist Priest 是真性情,说到这,眼眶都红了。

  老和尚则是默诵佛号。

  他为什么恐惧?

  不就是因为这些吗?

  羡慕,却不会前进一步。

  参禅打坐习武,对他来说足够了。

  “Amitabha 。”

  想着,老和尚再次双手合十,向着拳馆门口一欠身,这让Old Daoist Priest brows tightly frowns 。

  “秃驴,你在搞什么鬼?”

  “老old facetious ,你有没有发现那位李鸢施主和阿秀有点像?”

  “不是面容,是气质。”

  老和尚提醒道。

  “是有点像。”

  “应该都是练刀的缘故,你不要说一些ominous 的话——我可是和你说了,当初的我是我,小友是小友,人家两口子好好的,不会several decades 不见的。”

  Old Daoist Priest 先是nodded ,随后警告老和尚。

  他就特别讨厌老和尚这一点。

  不仅是打机锋。

  还deliberately mystifying 。

  老和尚则是微笑不语,似乎稳操胜券。

  Old Daoist Priest curl one’s lip 角。

  “贼秃!”

  说完这句,Old Daoist Priest 开始办正事了。

  他可是答应了Goethe 。

  老和尚的速度也不慢。

  而at this time ,Goethe 和Female Bladesman 手牵手闲逛在绿藤市内,两人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就是随意闲逛,看到好玩的就驻足停留片刻,看到好吃的就买一些。

  边走边吃。

  边吃边走。

  当来到一间电影院前时,两人心有灵犀般相视一笑。

  他们默契地挑选了一部恐怖片。

  这是情侣应该做的事儿。

  和姿势无关。

  抱着一堆零食,打了两大桶肥宅水,Goethe 和Female Bladesman 悄悄坐在了电影院的后排。

  大约十几分钟后——

  ”Ah!”

  weng!

  Female Bladesman 瞪大双眼,看着电影幕布,直接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随后长刀出鞘,10米长的blade glow 夹在Blade Qi 将电影院幕布divided into two ,Blade Qi 余势不止,破墙而出,直冲天际。

  顿时,电影院内一片安静。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