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amity Crown Chapter 400

  第400章 面帅心软张德寿

  Goethe 一出门就感受到了多道视线。

  不用问,全都是来盯梢的。

  对此,Goethe 并不意外。

  有着王长贵这么大个目标,这些人不找过来才是不对劲了。

  没有任何犹豫,Goethe 控制性的threw away 了一记【Despaire Gaze 】。

  立刻,这街面上就热闹起来。

  蹲在角落要饭的,走在道上的,一旁叫卖药糖的,还有好几个结伴而行的,就如同约定好了似的,开始齐齐吐血。

  那场面,就和一个个小喷泉一样。

  真就是大堂里放盆火,满堂红呐。

  周围人被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等到那些人不吐血了,这才有好事儿的凑过来问。

  “爷们儿,您这是上火了?”

  别问,听这口音就知道是Imperial Capital 来。

  问这话,也够损的。

  谁家上火能吐血吐成这样的。

  被问的也没搭理这货,擦了擦血,低着头跑了。

  所有吐血的人,都这模样。

  也没人敢再去跟着Goethe 了。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位莫先生‘先礼后兵’,这只是警告,下次再follow 的话,那可就指不定是啥了。

  Goethe 感受着身后的动静,又一次让【次等血鸦之灵】followed along 。

  昨儿晚上,挂人头。

  今儿早上,血喷泉。

  一来二去,Sea Sect 内称得上隐秘的地方他都掌握的差不多了。

  虽然暂时还没确定,谁是谁。

  但有【次等血鸦之灵】在,搞清楚也就是早晚的事儿。

  “Sea Sect 该说不愧是‘九河下梢’、‘河海要冲’嘛,这‘异人’的数量有点多呐。”

  Goethe 心底琢磨着。

  在奉城的时候,Goethe 也见过一些个‘异人’。

  不过,这些‘异人’大都和仙家有关。

  主要就是‘Hu Family ’。

  剩下有一些仙家,Goethe 也只是匆匆一面。

  完了之后,跑单帮的,那就寥寥无几了。

  “不过Mountain and Sea Trial ?”

  “不过Mountain and Sea Trial 。”

  “真就是以Mountain and Sea Trial 为限,将外面给了仙家,将里面给了其他‘异人’呗。”

  根据所见所闻,Goethe 总结着。

  当然,这话不全对。

  但大致上没错。

  心底想着,Goethe 七扭八拐的就来到了一处院落前。

  这儿,就是他卜算出来‘长生道’道主所在。

  看得出这处院落曾经辉煌过,门前都是青石路,门楣更是高大,门前石狮子也是威武雄壮,可现在也就门前这块还算干净了,剩下的地儿,都是杂草丛生不说,院墙上不少瓦片都碎了,离得大门越远,就碎得越彻底,不少更是变得光秃秃的。

  而大门上的‘张府’二字,更是早已褪色。

  大门则是开着的,Goethe 站到门前的时候,里面正好是俩人往外走。

  一老一中年,俩男子。

  看穿着打扮,就知道很是富裕。

  俩人一边往外走,一边叹气。

  ”Ai, 这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卖东西都卖出能耐了,都成精了,以后绝对不能打交道了。”

  中年人走着就忍不住sighed then said 。

  老者跟着nodded ,附和道。

  “整个Sea Sect 都知道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是‘wastrel ’,唯一的能耐是‘卖家产’,可是谁又明白人家卖了快十年了,却卖不完,总以为是张family property 子厚,抗造,可谁又明白人家是真有ability ,给咱们来了一手低买高卖,把咱们当傻子玩了。”

  说着,老者也sighed 。

  “咱们这怨不得别人。”

  “都怪自己贪心。”

  “是啊,怪自己,怨不得别人,古董行当,place your bets and hands off the table ,没能耐就是打眼的货。”

  中年人也跟着nodded 。

  说着话,俩人就从Goethe 跟前过。

  那中年人panting with rage 地径直走,那老者则是停了一下。

  “这位先生也是来找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的?”

  “您要是买东西的话,可就留点神。”

  “水有点深呐。”

  老者好心提醒,Goethe 马上一cup one fist in the other hand 。

  “谢您提醒。”

  老者摆了摆手,直接走了。

  Goethe 则是迈步向着Zhang Family 走去。

  在他的视野中,已经出现了一个youngster 。

  春寒料峭间,捧着一手炉,red lips, white teeth ,面如冠玉,eyes slightly narrowed 着,隐藏着那份毫光,任谁看去,这就是一长相俊美身材高挑的富家Young Master 。

  而知道这人的,更是会肯定你的猜测。

  当然,是带着一丝惋惜和不屑。

  所有人都会告诉你,十年前的Zhang Family ,是多么的富有,称得上富可敌国。

  然后,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是多么的不幸,被‘长生道’盯上了。

  哪怕那位张二爷拼尽全力将自己儿子救回来。

  可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也废了。

  不说ignorant and incompetent 吧。

  可也是没啥能耐。

  就长了一好看的皮囊,唯一的ability 就是‘败家’。

  偌大的一个Zhang Family ,从张二爷死后,七八年的工夫,就给败得bits and pieces ,Sea Sect 内的铺子,码头上的大船,Imperial Capital 的产业全都没了。

  仆人们更是全都遣散了。

  只剩下一位old servant 。

  可在三年前old servant 也去世后,就剩下那个常年做饭的mother 子,等到年前那位mother 子也因为年纪太大,离开了Zhang Family 后,真就空荡荡的。

  而这位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的吃食,则全靠外边了。

  at first 还是从起士林送饭。

  由两个伙计送。

  后来,成了一个伙计。

  再后来,换了饭馆子。

  紧接着,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就又开始卖祖产了,这次可不是什么压手的货,而是衣衫被褥。

  所有人都知道,Zhang Family 真正破落了。

  等到这位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把这祖宅一卖。

  那Zhang Family 也就在Sea Sect 消失了。

  从此,就没了这号人物。

  剩下啥?

  茶余饭后的谈资呗。

  最多也就是在最后感叹一下,此时的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是死是活。

  还必须得是那种悲天悯人的范儿。

  要不就显示不出自己的仁义。

  可你要是真让他去帮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立刻就得板起脸来。

  而且,还argue with the courage of one’s convictions 。

  ‘那败家玩意儿,Zhang Family 的金山银山都败光了,我这三瓜俩枣,哪够?’

  所有人都怜悯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所有人will not 帮助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

  而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需要吗?

  不需要的。

  Goethe 很肯定这一点。

  眼前这位?

  playing the pig to eat the tiger !

  不论外面怎么说,怎么评价,这位都是‘长生道’的道主!

  这事儿,假不了!

  不单单是他的卜算。

  还有【血鸦之灵】的盯梢。

  都告知着Goethe 这个事实。

  “唉。”

  看着走进来的Goethe ,捧着一白如瓷器般手炉的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sighed ,那好看俊俏的面容上浮现着前所未有的愁苦,就好似是吃了二两黄莲一般。

  “进屋谈?”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问道。

  Goethe 摇了摇头道。

  “伱这屋里机关十九道,弩箭翻板陷坑梅花钉无数,还有一张兜天网,我可不敢进去。”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脸色更苦了。

  “那去亭子里说?”

  “不去。”

  “风大,还带毒,蚀骨腐肉,断人魂。”

  Goethe 又摇了摇头。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的脸色又苦了一分。

  “那怎么谈?”

  “就这儿,站着谈。”

  Goethe 微笑如旧。

  半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工夫,足够他利用【血鸦之灵】将整个Zhang Family 祖宅打探得一清二楚了。

  从外面看,Zhang Family 祖宅破旧、没落。

  里面大部分的房间也是类似。

  但有几个地方却不同。

  一是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住的房间。

  二是Zhang Family 前院抄手游廊。

  三是凉亭。

  Zhang Family 凉亭六个,每个都是带着毒烟、弩箭。

  机关精巧就不说了。

  还一环套一环。

  就那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屋里的翻板来说,你踩中了一个,那你前后左右就都是陷坑,身边还射出弩箭,向上则是一张挂着刀片的网,每一枚刀片上都抹着见血封喉的毒。

  在查出这些机关的时候,Goethe 并不意外。

  但当他发现这些机关都是那位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自己制造时,才感到意外。

  因为,就在早上,这位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又做了一件。

  就是对方手中的暖炉。

  看似白如瓷器,实则玄机暗藏。

  既有着加杂了毒的银针,还有一捧黄沙。

  尤其是后者,Goethe 看了都有股隐隐危险之感。

  要知道以Goethe 现在的【体】和诸多Secret Technique ,这黄沙都能够带来隐隐的危险感,足以说明这黄沙的terrifying 了,常人遇到,恐怕就是skeleton doesn’t exist 。

  “这太不合适了,要不去饭厅,我请你吃饭?虽然是粗茶淡饭,但我们可以边吃边谈。”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极力邀请。

  而这次,Goethe 没有拒绝。

  “可以。”

  Goethe 一nodded 。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反倒一愣。

  既然知道了他诸多的布置,那么对于他在饭厅留下的密道,当然impossible 不知道。

  而知道了,还吃,这是……没吃早饭?

  不对啊!

  这身上可有着豆腐脑和糖饼味儿。

  还有羊汤、嘎巴菜味儿。

  不用说,这早餐吃得异常丰盛。

  那是为嘛?

  心底想着,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却没有推三阻四,话都出口了,自然是得办了。

  至于跑?

  他是真想跑。

  可,不敢。

  他那手下的八大Altar Master ,怎么死的,他can’t be called 是一清二楚,但也大概明白。

  正因为明白,他才知道,He is unable to escape 。

  一跑。

  absolute death 。

  不跑,还有机会。

  而现在?

  眼前的Mo Shengyi ,似乎也不是不能谈。

  心底想着,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加快了准备,不一会儿,饭厅内,白粥、甜萝卜、咸鸭蛋、烧饼。

  一式两样,一人一份。

  就这么坐在桌上,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看着Goethe 直接开吃的模样,忍不住sighed 。

  “你就不怕我下毒?”

  “不怕。”

  Goethe 说着,就用筷子挑破了咸鸭蛋,那蛋黄zi zi 冒油,Goethe 一抿筷子,随后夹起一块就放在烧饼里去了,一口下去,就是小半个烧饼。

  这烧饼可不是单面饼,是麻酱烧饼。

  一个甜口,一个咸口。

  甜口的夹咸鸭蛋,咸口的夹甜萝卜。

  Goethe 吃得不亦乐乎。

  至于下毒?

  废话嘛,我的【血鸦之灵】一直盯着了,你还能下毒。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再次愣了愣。

  看着Goethe 吃得香,终于忍不住了。

  “你早上没吃饭?”

  “吃了,没吃饱。”

  “桌上有俩女人unfathomable mystery rival for love 不说,还差点把我殃及池鱼。”

  Goethe sighed 。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笑了。

  “女人啊?”

  “确实是这样的。”

  “我之前也经历过,可那是有钱的时候,等我没钱了,就啥都没有了。”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说着脸上却是frivolous ,没有一点儿不开心。

  “可你看起来很开心?”

  Goethe 问道。

  “如果你是我,你也会开心,因为,你花了一点儿小钱就看到了所谓的山盟海誓还顶不过十silver tael ,而在此之前,我在她身上花了有一千两。”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说这话的时候,又带出了那股子苦涩味。

  “那她现在一定很后悔。”

  Goethe 说道。

  “不知道。”

  “她前两年嫁给了一盐商做小,后来那盐商的老婆太厉害,她才上了盐船的第一个晚上就被直接沉了海河,成了里面的漂子,捞尸队的人不敢碰,说是怨气太重,任由她被鱼虾吃了,剩下一件破衣烂衫,我悄悄去河边捞了回来。”

  “at first 是想留个念想。”

  “后来……”

  “我就埋在后院了。”

  “逢年过节也会去烧烧香。”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说着,手捧炉却放下来,拿起了碗筷。

  “哦,这样啊。”

  “看起来你不恨她。”

  Goethe 一nodded 。

  “不恨。”

  “她是pitiful person ,被人选做了棋子。”

  “既是试探我,也是对付我。”

  “我说了我的,你说说你的事儿呗。”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喝了口白粥,开始转移话题。

  “我的没你复杂,一个是救人,另一个是交易。”

  “前者在我这有安全感。”

  “后者纯粹是胜负欲。”

  Goethe speak frankly 。

  “嗯,照理说,前者麻烦,后者简单”

  “可放在莫兄身上,后者更麻烦。”

  “毕竟,黄当当的father 是‘Sword Immortal ’李秋白。”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说着,放下了手中的碗,做着自我介绍。

  “小弟,张德寿,见过莫兄。”

  “小弟对莫兄敬仰有加,绝对没有任何加害之心。”

  “莫兄能不能放过小弟?”

  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诚恳地问道。

  “能啊。”

  “拿点诚意出来。”

  Goethe 很痛快地nodded 。

  这痛快,让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以为Goethe 在和自己开玩笑。

  当即,said with a smile 。

  “这餐早饭算吗?”

  “算啊。”

  “但不够。”

  本就是玩笑话,Zhang Family 小Young Master 也没有想到Goethe 会承认,当即一愣。

  随后,这位小Young Master 思考了良久,这才replied ——

  “那……‘长生道’道主之位呢?”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